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前言
第一章 初至異界
第二章 招喚寵物
第三章 人心難測
第四章 西湖二美
第五章 血教試練
第六章 比武招親
第七章 血教之亂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末世血皇
作 者
凌雲雪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2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534
累積人氣
2582371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28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1.3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章 西湖二美
店悄悄的開了三天,取名「碧湖居」的餐館生意平平,跟之前在襄陽差不多,眾人都覺得滿意。

可惜這種不太忙,收入還不錯的情況,卻在第四天一開店就亂了套。

一早店門一開,一堆人跟著衝進來,隨即每張桌子都坐滿人,只有靠湖邊的桌子擺著個插了一支牡丹的紅花瓶,尚未坐人。

吩咐採買的老王再出去買食材後,羅娜奇怪的來到今天負責收錢的華欣旁邊,兩人臉上都覆蓋著面紗。

「怎麼回事?」看到那張擺著紅花瓶的桌子跟所有人不斷往外張望著的神情,羅娜奇怪的問:「誰要來嗎?」

「不知道,那張桌子是昨天有人跟我們訂的,說好訂一天付十兩銀,現在還沒看到人。」

「有這種事?相公知道嗎?」

「嗯。就是相公跟我說,吩咐我擺的。」華欣算著舖裡的銀兩回答。

羅娜看陸羽還忙著點菜,兩個小二應付不了這七、八十人。

「誰要來?那桌子誰訂的?」羅娜找個空檔拉住陸羽問,陸羽整個人滿頭大汗的。

「不知道,外邊還一堆人等著進來。」陸羽邊說,羅娜邊掏出錦帕幫他擦拭滿頭的汗。

陸羽是昨天打烊前接到一個僕役裝扮的男孩來訂桌的,只交代要在窗邊桌子留一支牡丹,保留一天而已。所以陸羽也不知道究竟是誰訂了桌。

「兩位伉儷情深,羨慕死奴家了。」悅耳的女性嗓音銀鈴般在兩人身後響起。

「好說,小姐抱歉,沒位了,妳要不要稍等,或者改日再來……」陸羽的話因羅娜拉了他的袖子而打住:「娘子招呼這位姑娘,我去後邊看看,三桌還要一壺酒。」陸羽完全沒注意到眼前的絕色。

「相公忙去,這邊娘子來就是……」羅娜笑著推陸羽往後堂。

聽陸羽這樣說,這位剛來就吃了個軟釘子的姑娘神色略變了下。

「姑娘該是訂桌的客人吧!那邊請。」羅娜注意到她臉上那抹一閃而過的異采,心中不禁暗笑,嘴上卻淡淡的說:「小李,招呼客人。」

「相公瞎了嗎?」華欣剛也因為來人的絕美容顏看失了神,不禁輕聲罵了陸羽一句。

「誰叫咱相公都對著我們,美女也都看慣了。」羅娜輕聲一笑:「今天帳有的妳算了,等等我叫楓情出來幫妳。」

「謝謝大姊。」

羅娜一笑,跟著壓低聲音:「對了,幫我注意一下我們家呆頭鵝相公的反應,晚些告訴我。」

華欣點點頭笑笑,繼續整理各桌的帳單。

紅衣女孩獨自在窗邊坐了一會兒就結帳離開了。

其餘一早就佔住各桌的客人也跟著結帳,一時之間華欣跟程楓情在櫃檯忙的不亦樂乎。

離桌的客人中,有許多只是點了菜,東西都還沒送上就急著結帳的富家子弟。後來有些更急了,銀兩丟在櫃檯就追著逐漸遠去的紅衣女子身後的人群去了。

「什麼?全走了?」陸羽一聽前堂的人全走了,不禁楞了一下:「還三十多道菜沒上耶!」

「是啊!大姊要我來跟你說菜不用上了,錢都付了。」華欣甜甜的笑著。

「哈哈哈哈!」陸羽開心大笑,不用做事就有錢賺,杭州真是個好地方:「關門上菜!吩咐王伯菜照燒,留兩桌在後邊自己吃,其他一樣往前堂送。娘子,招呼姊妹們跟相公到前堂吃大餐去。」

「好。」

華欣答應一聲後,就往後堂走。

到了廚房,華欣跟正忙著燒菜的王伯說:「王伯,客人都走了,不過老闆說菜繼續燒,等等我們在前堂吃,你們把家人叫來一起幫忙吃。另外,今天賺了不少,吃飽收拾好後,到前面來跟我領分紅。」

「喔。謝謝三夫人,謝謝老闆。」在餐廳幹了半輩子的王伯沒聽過還有這種事,忙起勁的動手燒菜,等會兒還得順便讓小李他把家裡的老婆、兒子和孫兒都叫來,這主子人真不錯。


對著滿滿兩大桌的菜,四個女孩都卸下面紗,微笑的盯著陸羽。

「這麼多怎麼吃啊?!」羅娜誇張的看著請來幫忙的僕役小李,他還在想辦法擠兩碟紅燒魚進去。

「小李,後邊多少人?」

「回大夫人,後邊老老少少大概二十個。」

「後邊的菜夠不夠吃?」陸羽已經坐下伸手在撕雞腿了。

這是羅娜的要求,既然陸羽必須負責維持一個外在形象,那麼身為家主的陸羽就必須要有一家之主的作為。

也幸好羅娜的要求簡單,只要陸羽「想做就做」、「想笑就笑」,而這兩天來,想吃就坐下來吃的陸羽,顯然成功的扮演好這個角色了。

「回老闆,應該夠了。」小李邊說邊抹著汗水,雖然老婆和兒子七個都來了,可主子沒吃,後邊大伙二十來個也都不敢動筷子。

「那魚拿回去後邊,接下來不用上了,後面不夠自己燒,吃完再過來拿。」陸羽想了想:「妹子麻煩跑一趟,叫後院那兩位丫鬟也來幫忙吃。」

「好。」程楓情笑著往後院走。

四女中,也只有程楓情是陸羽表面上的妹妹。因為其他人都有工作,羅娜總管,李靈珊跟華欣負責帳目,程楓情個性比較內向,羅娜就要她幫忙處理自己五個人的「內院」的所有事情。

「明天人家還有訂桌喔!」羅娜夾了塊肉到陸羽碗裡,動作親暱的讓同行的三個女孩暗暗吃驚。

其實也對,華欣轉念一想,如果不能回去的話,與其一個人終老,倒不如真跟了他,至少衣食無慮,也能跟自己的同伴在一起。

在這個時代已經快一年了,不是不知道這個時代的男人多的是三妻四妾,但至少陸羽的性子安穩平和,就算真的嫁給他也無所謂吧……

陸羽愣住的表情讓華欣不禁噗哧一笑,跟著玉手一伸,使勁扯下一根烤雞腿塞到他嘴邊,陸羽不明所以的咬住雞腿。

「快吃吧!還整桌的呢!」華欣臉上泛起一抹酡紅。

「喔,謝謝。」陸羽吐出這幾個字,跟著把人埋進一堆食物中。


吃的好飽,陸羽拍拍肚子。確定事情都忙完了,也已經日落西山了,他才發現自己滿身油煙食物味道,進房間隨手取過幾件洗好的乾淨衣物。

自己總是忙著前面的事,其實也不太清楚房間是誰整理的,以前都是雪雁,現在應該是那兩個丫鬟吧?

陸羽在搬進來時刻意選了裡面獨立的房間,雖然是在房子的最內側角落,但是有獨立的茅廁、浴室、房間,因為自己總是晚睡,這樣比較不會在深夜洗澡還吵到她們。

在這棟不小的宅子裡雖然請了兩個丫鬟,不過陸羽總是一個人在晚上單獨的在最內側角落這邊,打水、燒水、洗澡、洗衣總是不假他人,雖然名義上他有三個老婆,可是心底他總是存著希望要把她們帶回屬於自己的世界。

四個女孩一個美過一個,他配不上任何一個人。天幸天使給了他龐大的力量,應該還能保護她們吧!

能進學院唸到畢業,就已經足夠證明陸羽不是個呆子,只不過並沒有太多人清楚他呆楞的保護色,尤其是用來保護別人的時候。

陸羽把自己投入夜空下最舒服的澡缸。


出乎意外的,一早昨天那個姑娘再一次來到,而且帶了個渾身青綠打扮的女孩,巧笑倩兮的。

陸羽發現今天食材提前賣光的機會比前一天要大的多了,於是早上十點一到,陸羽就要小李先出去買食材,自己又下海當起店小二了。

「兩位,介意我坐下來嗎?」羅娜笑著打量面前兩個跟她自己絕對不相上下的絕色美女。

「老闆娘大駕,倒讓我們驚喜了。」紅衣女孩笑著說。

紅衣女孩自稱紅蘿,綠衣女孩名叫青霓。

羅娜也介紹了自己:「其實我只是好奇,怎麼小店方開幕數天,並不是雕樑畫棟,有天地難掩之玄奇,兩位天仙般的姑娘怎會如此一再惠顧?莫非對我家糟老頭有不正當企圖?」

羅娜說的好笑,兩人不禁莞爾。

「陸大夫人猜對了,小妹倆正為陸公子前來。」穿著一身紅色勁裝的紅蘿說。

羅娜一聽,不禁納悶:「我家老頭一來並非潘安之貌,二來未有萬貫家財,三則妻妾成群,更別提目不識丁,肚無半點文墨,怎會讓二位如此刮目相看?」

正好陸羽高喊一聲:「哪一桌的烤全雞啊?」

三人不由一笑。

「陸夫人言詞如此精采,想當然爾陸公子亦非池中物,再說陸公子全無機心,寬厚待人,更別提陸家三美皆為陸公子帳下,小妹當然不願放過這人中之龍了。昨日一見已然心動,今日特邀好友前來,正是希望冀由好友給小妹一些意見。」紅蘿說。

「卻不知青霓姑娘對我家糟老頭評價如何?」羅娜發現由這兩個不遜於己的麗人來看自己欲託付未來的陸羽,是件很有趣的事。

「如陸夫人不介意,妹子就直說了。」

羅娜笑著點頭。

「陸公子大智若愚,雖甘於市井之流,卻不掩赤子純真,實屬難得。而且,舉止言行之中透著動人傲氣,非身俱異稟不可。聽聞昨日紅妹離去後,貴舖隨即關門休業,宴請僕人雜役,此舉一來不視近利,二來體恤下屬,證明陸公子胸存大志。如此上上之選,連小妹亦難掩心動,真人中龍。」

「是嗎?我倒覺真糟老頭一個也。」羅娜語畢,三人不禁掩口笑開。

「難得二位如此厚愛我家糟老頭,不知可否由小妹做東家,我家三位妹子與糟老頭作伴,共進晚餐?」

「夫人如此抬愛,那小妹倆當於傍晚過後再訪,望夫人留一側門,勿讓小妹們效樑上之舉。」紅蘿說著,嘴邊笑意更添動人神采。

「這個當然。」羅娜邊起身邊說。


中午時分過後,羅娜阻了阻陸羽出去採買的舉動。沒多久之後,人潮就因兩女離去而散。

「我約她們一起吃晚餐,弄清楚到底她們要做什麼。」羅娜一邊幫李靈珊作帳,一邊說。

「她們沒說要做什麼嗎?」李靈珊邊數著銀兩邊說。

「她們說看上我們家相公啊!」羅娜帶著笑意,光這兩天的大筆進帳可能就多過之前在襄陽整個月的收入了。

「啊?」李靈珊楞了一下:「這個時代的男人都死光了嗎?」

「瞧妳說的,她們後邊不是跟了一大群嗎?」羅娜白了她一眼。

「那也叫男人嗎?」李靈珊不屑的說。

「所以其實妳也該好好看看陸羽,我一直在想要不要找個機會把名分真的定了,不然我可不知道如果哪一天真的被他舍下來的時候會不會哭。」羅娜邊整理著帳簿邊說。

「陸羽會捨下我們嗎?」李靈珊突然問了一句奇怪的話,但是顯然她真的很困惑,否則也不會明知沒有答案又要問。


陸羽洗過澡,難得下午沒事忙,順手抄起羅娜放在床邊,他卻始終沒翻過的書──「喚寵使用法門」。

儘管陸羽不讓僕役們幫他整理房間,但是羅娜仍會盡一個「妻子」該有的本份,在陸羽忙著前邊店舖的時候,幫陸羽整理簡單的房間。

雖然陸羽房間簡單的幾乎沒有什麼可以整理的,不過幫他摺疊晾乾好的衣物已經成了兩人間的默契。

而羅娜也常把買來打發時間的書本用陸羽看得懂的文字重新謄寫,一方面給陸羽看,一方面打發自己空閒的時間。

雖然時空不同,但是使用的文字仍然有跡可尋。而陸羽是他們之間,唯一一個沒能完全看懂一本書的人。

並非陸羽資質平庸,學不會字體間的差異,只是因為之前負責早餐店舖,現在竟日在餐館忙著,一直沒能找出時間來記憶這其中的差別。

看看書,陸羽叫出了胖仔:「警戒。」

胖仔一聽,立起身來,左顧右盼,雙爪伸出在胸口交叉,一副隨時會有敵人出現的樣子。

陸羽好笑的打量牠的樣子,耳邊卻聽到前廳華欣跟程楓情的交談。

不會吧!我在房間裡,怎麼聽得見?是牠的關係嗎?

陸羽忙讓胖仔撤掉警戒,兩個女孩的交談聲隨即細不可聞。沒想到穿山甲的聽力這麼好,以後說不定有用到這種能力的機會。

陸羽興趣高昂的繼續看書。

「老爺,夫人說客人到了,請老爺到大廳。」門外響起丫鬟柔兒的聲音。

「好,我馬上來。」

陸羽雖然對「老爺」這個稱呼覺得有些奇怪,但是在知道這是這個年代的僕役對「一家之主」的統一稱呼後,也只好接受了。


「兩位好,請坐,大家都坐吧!」陸羽對六個人都站起來迎接他,顯得有些不習慣。

「相公,這是紅蘿姑娘、這是青霓姑娘,這是我家相公陸羽。」羅娜指著程楓情:「這位是相公的妹子,閨名楓情,另外是我二妹靈珊、三妹華欣。」

「我們以為四位都是陸夫人,原來還有一位是陸公子的妹妹啊!」紅蘿說。

「呵呵……吃飯吧!我餓了。」陸羽的肚子早就咕咕作響了,面對這樣的場面,他只能笑笑的說:「兩位不知有何事指教,如此大費周章,也太辛苦了吧?」

華欣盛了碗湯遞給陸羽,陸羽二話不說接過就往肚子裡灌。

「奴家二人跟大夫人說過了,希望能入陸公子門下。」紅蘿解釋著,臉上沒半點一般女孩談及自己終身大事的嬌羞。

陸羽一聽,眉頭不禁皺起來:「我們人手應該夠了吧?」

陸羽知道下人都滿辛苦的,可是還沒聽過有誰抱怨過的啊?

「她倆是說要嫁給你啦!」羅娜笑著搖頭解釋。

「噗∼∼∼」陸羽剛喝到嘴裡的湯全噴了出來。

「哥∼∼∼」程楓情忙閃開,她就坐在陸羽身邊。

「啊……對不起……」陸羽慶幸還好有碗擋著,沒造成多大災情。

羅娜似乎早已預料到,拿起手絹幫陸羽擦拭一下嘴邊。

「妳們有什麼問題嗎?」陸羽奇怪的看著兩人:「先別說我條件如何,身邊也有三位貌如天仙的佳人了,怎麼看,二位都不應該會找上我才是吧?」說完他毫不猶豫的繼續吃飯。

「陸公子身具傲骨與霸者之氣,隱伏市井之中亦難掩潛龍之姿,紅蘿善於經商統籌,綠霓工心計,胸中計謀萬千,我二人必能輔佐公子取得公子的理想。」青霓開口解釋著。

「不通,此話不通。」陸羽搖頭把飯吞下:「如妳二人真有這種能力,先不論對我有否圖謀,妳倆斷不該以這種毫無半分機會的方式行事。難不成妳們以為我答應的機會比較大嗎?」

「公子敢說心中無前人未有之壯志?」

陸羽一聽,不由一楞。沒有嗎?送她們回到未來的機會不見得比奪鹿中原大啊!

「青霓夜觀群星,於陸公子出現當日,新帝星轉落於杭蘇,此為青霓起因。與蘿妹採此幾近不可能的方式,並非奴家二人所願,只因青霓昨日隱於人群之中,觀察竟日,發現陸公子無任何破綻,只得行此方法,以求可趁之機。」青霓深深吸了一口氣:「至於陸公子三位如花美眷之事……」

「不用說了,吃飯。」陸羽打斷她的話,連星像要真都看的出端倪,那怎會不知道自己跟幾個女孩的身份是假的?

「妳們對『和氏璧』瞭解多少?」陸羽突然問。

他在一本書上曾經看到關於「和氏壁」的說明,雖然不多,只知道是上古異寶,不過這時陸羽想做的,不過是找話題來轉移她們的注意力。

「公子的意思是……」紅蘿看了青霓一眼才問。

「真正的意思。」

青霓看看紅蘿的眼神,深呼吸了一口氣:「據青霓所知,和氏璧乃一異寶,有穿古今轉乾坤之能。但因其中尚有千古未破之奧秘,因此不但無人倚之扭轉乾坤,反因身懷異寶,導致殺伐不斷。」

陸羽點點頭,繼續啃手上的雞腿:「穿古今轉乾坤?此話當真?」

青霓雖然不明白陸羽為何會突然對「和氏璧」有興趣,但是在她的感覺中,要達到她跟紅蘿此來的目的,關鍵可能就在於這一樣傳說中的珍寶。

「據『密器玄物錄』所載,『和氏璧』名列上古類目第二品玄異種,書中有雲,和氏璧乃一奇珍總稱,或呈璧,或成環,或成鏈墜,或成指,質材皆同。其色乳綠相混,碧月天成。相傳漢時一路邊小兒曾拾之,得以破空而去,立地成仙,十數年再歸,諸多神跡,不勝枚舉。後更於市偕老父同去,千百人見憑。」

「妳說明白點,『和氏璧』不只一個嗎?」這段話陸羽雖然聽的吃力,倒還是讓他懂了七八成。這還得歸功於陸羽這段時間除了看些雜書之外,沒其他的休閒活動。

「據書中所載,應該是不只一個。青霓曾就此事請益過數位耆老,就字面上而言的確如此,事實卻無從查證了。除非……」

「除非什麼?」羅娜在一旁聽的緊張起來,所謂「穿古今轉乾坤」不正意味能穿梭時空障礙嗎?那不就有機會可以回去了?

「家父乃先帝宰相,據家父所言,和氏璧藏於先帝陵寢之中。」青霓暗暗鬆了一口氣,她怎麼樣都沒想到,陸羽對逐鹿中原的興趣似乎比不上傳說中的珍寶,也幸好她所知道的和氏璧竟然就這麼順利的將結果導往相同的方向,他果然是新帝星。

「我懂了。」陸羽眼中放出一道難掩喜色:「妳們倆繼續吃,其他人跟我進來。」


陸羽在內院涼亭邊倚著,四個女孩分散在他周圍,或站或坐,每個人都在想著剛剛青霓說的「和氏璧」。

時空漩渦帶著自己跟一群夥伴一起來到這裡,和氏璧能帶我們回去嗎?

這裡充滿許多我們以前不知道的謎團,喚寵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證明。那麼說來,和氏璧真的有可能讓我們回到未來了?

「陸羽,你怎麼想?」羅娜大概猜得到陸羽的想法,雖然她並不是那麼贊同,因為變數實在很多。

怎麼取得;怎麼使用;會不會有後遺症;真的回去的話,是不是能接的上自己離開的時間……太多的不明白,同時和「可以回去」的欣喜念頭交戰著。

「這是一個遊戲,破關就能回到未來……」

「又不是一定能回去。」李靈珊對那兩個女孩沒什麼好感。

「其實沒太多人知道,在二十三世紀我沒有親人,是政府撫養我長大的。可是妳們跟我不一樣,每一個都是天之驕女,如果有這種機會的話,我會盡可能把妳們送回未來。」

「陸羽,我們會到這裡不是你的責任,那只是一場意外。」羅娜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勸他。

「告訴我,妳們不想回去嗎?」陸羽停頓了一下:「楓情,想回去嗎?」陸羽知道她跟自己最不熟,也最客觀。

程楓情沒有說話,只是輕輕點一下頭。

「華欣呢?」

「還好……」

「嗯,靈珊妳呢?」

李靈珊的眼睛飄向另一個地方,卻也是點了頭。

「羅娜,我知道妳最瞭解我,這邊剩下我一個男生,如果我不試著去做,妳猜我會不會陪妳們後悔到老?」

羅娜聽陸羽這樣說,知道他的想法了:「唉……就算我們欠你好了。」

「別這麼說,我只怕自己後悔而已。」陸羽輕拍了拍羅娜從他背後環抱他的雙臂:「我先說,我會試著先找到個地方安置妳們,我可不想真拿到和氏璧,結果妳們都掛光了,再說逐鹿中原本來就是男人的事,只是希望時間短些,不然回去都七老八十了。」

「如果這樣,那我寧可不回去了。」羅娜說。

「別說傻話。」陸羽輕撥開她的雙臂:「我先回去跟那兩個美女聊聊,妳們說好再來,別太久,飯菜涼了可不好吃。」

陸羽說完就往前廳走,留下四個女孩在內院中。


「我覺得我好自私。」程楓情落下淚來。

「別這麼想,陸羽既然決定了,不管我們如何他都會去做的。都過了這麼些日子了,妳們還看不透嗎?」羅娜笑笑,眼中也泛著淚光:「其實他幾乎都為我們在想,在他眼裡我們都是他的寶貝,快一年的時間了,妳們沒注意到他從來沒讓我們不開心過嗎?幾乎我們要什麼有什麼,這段時空災難弄得我們跟渡假一樣,就別讓他跟著我們難過了。」

「想想也對,他知道我不喜歡他,就一直避開和我單獨相處,都這麼久了,朝夕相處的,居然還沒跟他單獨說過一句話。」

「難怪……」華欣回著李靈珊的話:「我看過他好多次都等妳進了房間才走,那時我還奇怪他在幹什麼,原來只是不想讓妳壞了心情……」

「上次我胡亂逛到他房間去。」說話的是程楓情:「那時我還奇怪,怎麼這間房間跟下人住的差不多,就是一張床,一件被子。看到幾件散開在那的衣服,我才知道那是他的房間,那時我還特地去問柔兒,柔兒才說陸羽說叫她們多陪陪我們就好了,不用理他,他不喜歡別人進他的房間,房間自然有夫人會整理……可是我們從來就沒進過他的房間。」

「別哭了,快把淚擦擦,他們還等著我們吃飯的。」羅娜安慰著哭成一團的三個女孩。

「突然好想喝酒。」羅娜輕輕的說。


怎麼回事?陸羽跟紅蘿、青霓聊得好好的,羅娜剛坐下,就與三個女孩反常的突然各抱了兩壺酒放在面前。

羅娜笑著放好酒杯:「明天又要東主有喜了,兩位晚上住這吧!」

「相公反對我們喝酒嗎?」

陸羽嚇一跳,說話的竟是李靈珊,而且他頭一次沒在她眼中看到任何鄙夷的味道。他只好一直點頭。

「就知道相公最疼我們了!」李靈珊笑著,眼角卻落下一滴晶亮淚珠,看的紅蘿、青霓不禁訝異,同樣都是女人,有什麼情形會這樣笑著落淚……

「差點怠慢了客人。」羅娜伸手遞過兩個酒杯:「人手不足,東主請客。」

看陸羽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兩個女孩同聲說:「多謝夫人了。」

「請問夫人同意我倆入陸公子門下嗎?」紅蘿舉起第一杯酒。

「今天晚上是個很有意思的晚上,妳們應該都知道我們三個都只是相公掛名的妻子,連相公的妹妹也都只是掛名,但是很高興今天晚上我們都知道不管我們是什麼、在哪裡,我們都是相公心裡的寶貝。」羅娜沒回答她的問題,只是說著。

「我也是你心裡的寶貝嗎?」李靈珊剛剛才灌下一杯酒,聽到這話,馬上問陸羽。

陸羽笑著點點頭,好玩的看著臉色泛紅,掛著淚珠,嘴邊卻又帶著一抹笑的李靈珊。

「那你以後不要再躲著我了。」

陸羽一聽就知道是華欣說的,這是個什麼夜啊?!

「嗯。」

李靈珊開心的一飲而盡。

羅娜看著兩人這一幕,眼眶泛起淚,笑著說:「至於要不要收妳們入相公門下,似乎就無所謂了。」

「見過大夫人。」兩女跟著一飲而盡,這一群人很有意思,陸羽和四女似乎都不耍心機。

「又多了兩個掛名的。」華欣開心的說。

陸羽好玩的看羅娜被酒嗆到,輕輕撫著她的背。

「紅蘿可沒想過要當掛名的唷!」

「青霓也是。」

「夠了,別威脅我,難得她們興致好,陪她們喝喝酒,好嗎?」陸羽這時只好苦笑了。

「我也沒想繼續當掛名的了……喝酒壯膽!!」反而是程楓情一語驚人。

「不對耶!妳是他的妹妹,喝酒壯什麼膽啊?」華欣奇怪的問。

「不行嗎?只有我當妹妹不好玩,大家都是他的寶貝,為什麼我就要當妹妹?大不了,我當四夫人嘛!」

「可以,自罰三杯!」李靈珊笑著回答:「三杯過後,妳就是四夫人了。」

「要他說了才算啊!」程楓情望著陸羽。

「妳們哪一個問過我的意見啦?」陸羽好笑的抓起一隻雞腿,現在只剩他有空面對滿桌美食了。

「說的也是喔,我為什麼要問你?娜姐說了算!」

「好啊!這樣也比較好記。」羅娜和程楓情碰了一下酒杯,一飲而盡。

看程楓情一杯接一杯灌下三杯烈酒,陸羽不禁懷疑她們剛剛那一點時間,到底都說些什麼了。

過了約莫一刻鐘的妳來我往,陸羽好笑的看著六個橫陳桌上的美麗身形。

和氏璧啊和氏璧……陸羽舉起碗,再喝了口王伯得意的人蔘雞湯。

一手一個,陸羽分三次把六個女孩通通抱進羅娜跟華欣住的廂房,心想:找那兩個侍女來照顧應該比較好,今晚有的她們忙了。


陸羽開設的碧湖居不遠處的血教杭州分舵

剛收到總舵消息的分舵主王霸王,正瞪著銅鈴大的眼,盯著眼前平放在桌上的字條──「戒律堂擬對二弟言行發懲文,大事從速。」

怎麼消息會這麼靈通?血教杭州三分舵之一的分舵主王霸王咬著牙沉思著。他身後侍立著他另一個身份特殊的兒子。

「爹,要不先趁此刻他仍未成氣候,孩兒聯絡各幫派提前舉事?」

「嗯,也只能如此了,行動要快,爹這邊可拖不了幾天。」王霸王有些憂心,雖然這件事他跟多位其他門派大老們商議了很長一段時間,也幾乎做好完善準備了,可是怎也沒料到聖主竟然會真的出世,而且還恰好踩在自己的腳板上。

雖然如此,但是身為血教一員的他,之前就已經打聽清楚,也翻過許多教裡的記載,新任聖主只有剛接任的時候比較有機可趁,至於教中那一大把老骨頭根本就不足為懼。

「是,孩兒馬上修書,並且即刻送往各門派據點。」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1.3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