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一章 四女心結
第二章 血皇絕招
第三章 難得平靜
第四章 北陽戰事
第五章 意外連心
第六章 魔影皇現
第七章 魔皇陷阱
第八章 終究入魔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末世血皇
作 者
凌雲雪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2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534
累積人氣
2582371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28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4.2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五章 意外連心
「相公……」

在羅娜的呼喚聲中,陸羽悠悠醒轉。起來沒看到昨晚窩在身邊的雪雁,他不禁露出些微的疑惑。

羅娜忙道:「雁兒剛剛才起床去梳洗,相公睡的還好嗎?」

「都準備好了嗎?」陸羽起身下床。

「都好了,可是……」羅娜的話語停了下來,一會兒才說:「娜兒想請相公把希婕姊變成普通人就好,可以嗎?」

「為什麼?」陸羽穿上衣服,奇怪的問。

「相公會消耗很多力量,而且……如果相公真的出事,娜兒也不願獨活。至於妹妹她們,她們的家人應該能保護得了她們的。」昨天晚上見過幾位妹妹對陸羽的消息似乎不是很在乎後,羅娜開始明白雪雁那時在醫院中的心情,那不僅是擔憂,更包含對她們的氣憤,

羅娜在雪雁身上看到自己相同的感覺,如果可以,她也願意如雪雁一般,雖然不具力量,但是能提供陸羽心靈的休憩,全意以自己心愛的人為主,為他而生。

同時她也清楚的知道,對陸羽而言,目前只有雪雁一個是不需要陸羽去「面對」的。而幾位妹妹甚至連自己,都有陸羽必須考慮,躲避傷害的地方。

「妳知道我不會答應的。走,吃飯去。」陸羽牽起她的手,往門外走。

他會牽我的手,是因為他喜歡牽,還是不牽的話怕我會難過呢?羅娜想著,心裡泛起一種悲哀的感覺──我懂了,對他而言,我們四個都是責任……


陸羽跟希婕進入辦公廳的房間後,羅娜輕輕握著雪雁的手,果然跟她想像的一樣冰涼:「雁兒,別擔心,相公不會有事的。」

「雁兒知道……」雪雁仍盯著監視器中的陸羽。

其他三個妹妹被羅娜要求待在陸宅,只有雪雁跟羅娜在這裡。

陸羽引導著緩慢輸入昏睡中的希婕體內的血皇勁,在她體內周天逐漸循環,確定真氣自轉後,陸羽逐一釋放被閉鎖在竅穴內的精神力量。

越來越強大的精神力量跟著陸羽帶動,慢慢被同化入希婕體內的血皇勁中。這是陸羽根據自己身體內血皇勁與精神力合一共處的方式想出來的,藉由血皇勁氣脈來讓她週身的精神力進入秩序中,這樣在她體內就不會暴衝了。

而情形也如陸羽設想般,逐步的,終於完全釋放出希婕體內的精神力量。

就在陸羽剛鬆一口氣時,還在希婕體內的神識突然發覺由希婕一個極隱閉的竅穴衝出一絲精神力量,不屬於希婕的精神力量。雖然微小,但仍可以察覺得到。

陸羽還在想怎麼處理的時候,這抹精神力量已經被希婕體內自成的精神循環引入,在血皇勁跟精神力量同時壓迫下消失。

但是這樣一抹小小的精神力量消失,卻好像在平靜湖裡投入石塊,整個希婕體內平靜卻強大的精神力量因它而波動起來。

透過陸羽搭在希婕身上的右手,一小股陸羽留在希婕體內的血皇勁夾帶希婕的一部分精神力量因為波動而回衝入陸羽的經脈中,在陸羽本身血皇勁同化下,瞬間融入陸羽體內。

還有些搞不懂剛才發生了什麼事,陸羽檢視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況,一切都還算正常。

陸羽不明所以的搖搖頭,對著監視器說:「娜兒,過來。」

現在希婕體內同時有血皇勁跟精神力流動的情形,其實就跟陸羽自己一樣。陸羽打算先調校女性機能的部分,讓希婕的身體先適應一下血皇勁。

「時間不會太久……」

陸羽剛要解釋,羅娜就搖搖頭,沒讓陸羽把話說完,笑著說道:「娜兒沒關係的,相公放心。娜兒要躺在床上嗎?」

「嗯……」陸羽有些奇怪,羅娜好像有一些不同了。

隨著神識遊走在兩女身上,陸羽調校了希婕體內多數的竅穴。大約十多分鐘之後,陸羽睜開了眼睛。

眼前兩個女孩都是絕色,可是陸羽卻是一臉汗,他剛剛突然發現自己竟然一次耗掉將近三分之一的精神力量和幾乎一半的血皇勁。希婕復原後,陸羽在精神力量方面已經比不上她了,不過陸羽還有強大的血皇勁與玄甲神兵,整體而言仍高出希婕甚多。

陸羽也不跟羅娜說話,只是將雙手撫在希婕身上,逐步調整她其他有關精神力與血皇勁運使的竅穴。

終於好了!

陸羽雙手扶在病床邊,額上滴著大顆大顆的汗。

見到陸羽停手,早起身在一旁等待的羅娜連忙到陸羽身邊,扶著陸羽的身體。直到這時,她才發現陸羽幾乎是全身的重量都靠雙手支撐才沒倒下。

「雁兒快來!」羅娜急聲呼喚雪雁。

陸羽讓羅娜撐著半邊身體,一手撫在仍然沈睡的希婕的額際,輸入氣勁喚醒她,而後對著羅娜和雪雁道:「好了,讓我去旁邊休息一下,她快醒來了。」

陸羽在一旁的沙發上靠著羅娜閉目著,靜靜的讓體內突然耗失的真氣隨著運轉慢慢恢復。

怎麼會這樣呢?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

陸羽自己也奇怪突然乍失的精神力量,卻不知道他的神識在兩女身上遊走運作的時候,希婕身上自行產生的精神抗力,讓在希婕身上的陸羽神識迅速地消耗著陸羽的精神力和血皇勁,也幸好陸羽收功的時間快,否則在這樣神識集中而感受不到自身的情形下,隨時都有可能力竭,昏死過去。

他真的當自己是外人嗎?為什麼都不說?雁兒妹妹知不知道……羅娜難過的想著,轉頭看向一旁的雪雁,卻發現她也急的都快哭出來了,正忙著幫陸羽擦拭臉上的汗水。


嗯……好累,我怎麼了?

陸羽雙眼驀地一睜,嚇了身邊兩女一跳。陸羽自己更訝異──怎麼有人在我身體裡說話?

妳是誰?陸羽壓下心中的驚異,問道。

我?我是希婕……

陸羽轉頭看向希婕,發現躺在床上側頭看他的希婕臉上也同樣露出訝異。

這是將軍做的嗎?

知道不是敵人,陸羽登時放鬆下來了。

希婕感覺到將軍放鬆了,是嗎?

嗯。我也感覺的到妳現在很疲累,對嗎?陸羽笑笑──慘了,以後沒心事好藏了。

希婕不是壞人,將軍怕希婕啊?躺在床上的希婕竟然聽到陸羽心裡的嘀咕。

不是……怎樣,妳覺得如何?陸羽在心裡問,覺得這樣的心靈感應很有趣。

希婕身上充滿力量,也好疲倦……

隨著希婕在感受自身情形的同時,陸羽也感覺到希婕所感受到的力量與疲倦。

這不是我刻意做的,真的是意外,實在很抱歉……陸羽不知該怎麼說,他壓根沒想到這種情形。

希婕相信將軍,希婕感覺到將軍的身體比希婕還要疲累許多,那是因為希婕的關係吧!希婕真的很感謝將軍。

嗯。那麼,回去我那兒,好嗎?這幾天,我都必須小心妳體內的情形。陸羽在心裡問著。

希婕知道,謝謝將軍收留希婕。

陸羽在希婕這樣「說」的同時,感到一種孤獨的感覺,他知道那是希婕的感覺。

別難過了,妳不會再孤單的,隨時都能在我腦子裡跟我說話,還怕孤單嗎?

……

陸羽笑開了,笑聲惹得身旁的羅娜跟雪雁瞪大眼睛,同時心想:到底相公怎麼了?

「我沒事。雁兒,妳扶希婕起來,我們回家,我想睡覺。」陸羽止住笑說。

跟羅娜一起把陸羽扶起後,雪雁才去摻扶正在下床的希婕。

對了,這種心靈感應的情形別跟娜兒和雁兒以外的人說,好嗎?陸羽想到忙吩咐,他可沒辦法在其他人體內也造成這種情形。

希婕知道了。

陸羽『聽』到他身後,雪雁扶著的希婕回答。同時間,陸羽還感受到一股欣喜的感覺,不禁無奈的搖搖頭,心想希婕應該是因為身體復原高興的吧!


回到陸宅,相繼撲到陸羽身邊的三個女孩,在羅娜制止後,羅娜跟靈珊扶著陸羽,身後的楓情也幫雪雁扶希婕。

希婕感覺到將軍對幾個妹妹都是疼寵,希婕也希望擁有將軍這樣的好哥哥呢!

對於希婕的期盼,陸羽只是搖頭,並沒把心思放在這件事。

他對羅娜等人說道:「等一下我可能會睡上很久,妳們有空多練練血皇功。娜兒,希婕醒來後把血皇功跟她說,知道嗎?」

「知道了。」羅娜回答。

「雁兒,陪我睡覺?」陸羽問著身後的雪雁。

「是。」雪雁低著聲回答,一旁三個女孩跟著不悅的嘟起嘴。

「大家都別吵相公,相公現在需要好好休息,知道嗎?」羅娜出言制止眾女。

「知道了,真想把血皇功丟掉。」靈珊嘟噥著。


躺在客房床上,剛剛接受了陸羽治療的希婕若有所思的,專心感受不遠房間裡陸羽心裡的感覺。慢慢的,五個女孩在他心裡的感覺都清楚呈現了。

原來這是將軍對五個女孩的感覺啊!不知道將軍對我又是什麼感覺呢?

什麼什麼感覺?陸羽的疑問嚇了希婕一跳。

沒什麼!希婕忙在心裡回答。

等等妳睡醒先跟娜兒學血皇訣,那對控制妳體內的精神力量有很大的幫助。

希婕躺在客房內,心裡還聽見陸羽的話,她感覺的到陸羽這時候的平靜與溫柔:是雪雁夫人在將軍身邊嗎?

她剛在猜測,陸羽就隨即回答:嗯,雁兒在我身邊。

隨著逐漸模糊的感覺,希婕知道陸羽睡了。

自己也得快睡,不然胡思亂想可能會打擾將軍休息。她趕忙定下心,幸而身體的疲累讓她也隨即進入夢中。


陸羽直睡到隔天夜裡,當他醒來時身邊睡著雪雁、楓情,華欣和靈珊。輕運起凌空訣,陸羽浮空避開打擾四個沉睡的女孩,輕推門出去。

陸羽知道希婕在運行血皇功的入定狀態,肚子餓的他,壓下想到天空吹吹風的衝動,往樓下餐廳去。

沒在床上睡的羅娜,這時在電視前睡著,電視已經自動關閉了,可她手上還輕握著快掉落的控制器。

陸羽接過控制器放好,羅娜已經醒了:「相公醒了嗎?娜兒幫相公準備吃的,好嗎?」

「好,麻煩妳了。」陸羽發現羅娜真的有些不同了,卻又說不上哪裡不同。

「相公客氣了,」

羅娜往廚房走,廚房有她跟雪雁準備好的菜餚,加熱一下就好了。陸羽對她還真的比對雁兒客氣些,羅娜知道換做雪雁,陸羽會直接叫起她,要她弄吃的。

怎麼自己老愛跟雁兒妹妹比較?羅娜想著,可手上的動作並沒慢下來。


抱著羅娜,陸羽到了曾跟雪雁到過的高塔,沈浸在凌晨三點多略涼的夜風中。

陸羽發現隨著距離加遠,逐漸的,希婕身上的情形不再那麼明顯,但是隨著神識釋放到一定距離,則又清晰可見。

原來是有距離的啊!陸羽發現了這件事。

「聽希婕姊說,相公跟她意外的有了心靈上的聯繫?」羅娜在陸羽懷裡,半分也不覺得冷,好奇的問陸羽,希婕告訴她的事。

「對啊!就在幫她調整穴位的時候,意外產生的。」

「那現在希婕姊不就比我們都還瞭解相公了?」羅娜輕呼了聲,說道:「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呵呵,」陸羽笑了笑,眼睛看著遠遠的城外:「那就像自己的感覺一樣,說來還滿奇妙的,不過真的可以用想的跟她溝通,連話都不用說。」

「娜兒也真想試試。」羅娜羨慕的說,她在陸羽懷裡閉起眼睛,任陸羽輕撫她的長髮,感受著心安與陸羽的溫柔。

怎麼自己從來就不知道,讓相公這樣抱著的感覺會是這麼動人呢?羅娜不是第一次待在陸羽懷裡,可是之前只覺得溫暖與安心,天氣熱的時候還嫌悶,但現在卻是一種全然的幸福。

「難怪雁兒會離不開相公了,娜兒也開始想一直跟著相公呢!」

「是嗎?雁兒身上有一種香味,娜兒也有,味道不一樣,卻同樣好聞。」陸羽笑笑說:「要不是裝不起來,拿去賣一定很好賺。」

兩人就在夜空下說笑著,直到天方亮,不想驚動警備隊才回到陸宅。


一連三日,陸翼城收到了各城送來的請求支援信函,具名的都是各城城主。在連陸羽一起開會之後,決定陸羽因精神損耗過度,無法外出支援。

雖然陸羽無法外出支援,但是意外的各城也都能順利防禦下來,並沒有傳出城被攻破的消息。

也因為多城遭受攻擊的消息傳出,加入陸翼城的人數每日都以數千成長,讓華欣、楓情和靈珊不得不回辦公廳幫忙,陸宅中也因此剩下羅娜、陸羽、雪雁與陸羽救回的希婕。

希婕因為陸羽的灌輸勁氣加上本身的精神力量,經過兩天的入定之後,額上竟然出現兩個一如陸羽額上的紅色小水晶,顯示她一舉突破了兩層血皇霸氣訣,修為進入第三層。

這是血教有史以來首度出現同時兩人修為在二層以上,陸羽更是唯一在創教主之後,身具第六層血皇功的人。

「真好耶!好漂亮。」靈珊羨慕的輕輕碰著希婕額上的小水晶,跟陸羽一樣的血紅色,但是小了一點點,但因希婕白淨的皮膚而更明顯。

希婕卻帶著苦笑。

「怎麼,不高興嗎?」陸羽感覺的到她體內的力量,同時也感覺到希婕擔憂著:「妳可能是第一個把血皇訣練到第三層的女孩喔!」

「對啊!這麼漂亮的水晶,我想要都沒辦法呢!」靈珊也在奇怪希婕的表情。

「希婕姊應該是擔心像相公一樣出現紅黑紋路吧?」羅娜猜想的問。

讓雪雁在懷裡餵他吃點心的陸羽笑了笑。

「除非妳有血晶,不然妳也祇能練到第四層而已。」陸羽感覺到希婕心裡的疑問。

血晶?那是什麼?有的買嗎?

陸羽大笑,解開幾個上衣釦子,露出胸口的血皇魔晶:「妳可以來看看,買的到的話記得幫我買一個,我這個快不行了。」

陸羽邊說,雪雁邊伸手撫著血晶上的裂縫。

希婕依言蹲在陸羽身邊仔細的,用十多公分的距離看著。八卦型的血晶內,陸羽身上的血液正不斷流動著,詭異卻又美麗。

我可以碰碰嗎?希婕在心裡問著。

陸羽直接點頭。

溫溫的,可是怎麼會就這樣貼在身體上?破了?

「嗯,之前有一次受傷,血晶也因此受損,不過目前沒大礙就是了。」陸羽邊說給靈珊聽。

靈珊聽到血晶受損,也跟著過來看。

羅娜看在眼裡,也只好搖頭──難怪相公會傾心雁兒妹妹了,雖然珊兒的外表不比雁兒妹妹遜色,但是雁兒妹妹無所不至的關懷卻是相公最需要的,也正是雁兒妹妹最讓人疼的地方。

雪雁這時在陸羽懷裡,眼前兩個女孩盯著血晶看,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好一動不動的。陸羽發現雪雁的尷尬,連忙疼惜的收攏雙臂,雪雁的臉上泛起了淡淡紅暈。

這時的希婕卻是全然不同的感覺,她體內的血皇勁在接近陸羽時開始加速運轉,讓她渾身開始發熱,儘管已經入冬天了,額上卻泌出細細的汗珠,同時眼睛也被陸羽身上的血晶與紅黑紋路定住了視線,只覺得彷彿在看一幅最美麗的景色般,捨不得離開。

陸羽也感應到她的心靈狀況,加上自己身上的血皇勁也正加速運轉,好奇下,略運行血皇功,加速血勁的速度,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希婕這時候完全沒感覺到陸羽的想法,她身上的血皇勁速度開始加快,雖不至於難受,卻有一種莫名的躁熱從體內蔓延開,曾經有過論及婚嫁男友的她,更是難以抵抗這種銷魂的感覺,白皙的臉龐泛紅,雙眼更是水汪汪的。

一直留心她的情形的陸羽忙停下運行:「珊兒,不是還有飲料嗎?幫我拿一杯。」

「好。」靈珊也由「欣賞」陸羽身體的興奮中回神:「相公的身體還真好看耶!」

陸羽白了靈姍一眼,回看面前的希婕正平復著呼吸,便試圖不去管她心裡的想法。

怎麼會……突然好想要他……希婕一驚,看陸羽仍跟雪雁說笑著,以為他沒注意到:「我回房間一下。」

「希婕姊怎麼了?」羅娜好奇的看希婕匆忙要上樓。

「我沒事。」希婕可不知道怎麼回答,三步併作兩步,不敢再理羅娜。

「她沒事,只是血皇勁感應起了反應而已。」陸羽解釋了一下:「她體內強度比較夠,所以感應下來會比妳們要強烈多了。」

「雁兒要學血皇勁嗎?」陸羽一直想讓雪雁能有血皇勁護身。

「可以不要嗎……雁兒希望能陪相公睡覺。」雪雁紅著臉回答。

陸羽只是笑著點頭,並不堅持。


同時間,各地散落的精神病患團體在損失慘重之後,逐漸往聚集地原豐城移動。雖然每個團體都由一萬多人銳減為百多人,但這百多人都精神奕奕,臉上的表情跟動作也不再只是一昧的瘋狂。

在病患撤回的同時,原豐城中又派出六批萬人多的病患,浩浩蕩蕩再開往六個鄰近城市。


晚上,陸羽梳洗後,雪雁正幫他擦拭頭髮。

陸羽瞥見桌下他由北陽城攜回的木盒:「雁兒,拿那個木盒給我。」

接過雪雁拿來的木盒,陸羽輕手打開,兩柄跟雁翎刀差不多長的長劍連鞘並排在木盒內:「這邊寫什麼?雁兒看的懂嗎?」

「這是草書,雁兒還勉強懂。」雪雁自小讀了不少詩書,是少數能看懂幾種古體的人:「草書在我們那時候用的人也並不多。」

「此二劍單名『比翼雙飛』,取古劍干將和莫邪的斷折劍身製成,有感二人情深,鑄劍以記,劍不開鋒,免損夫妻之情……後面就沒了。」兩劍下的古字說明已經破損大半了。

「意思是說兩把劍一個名字嗎?」陸羽滿感興趣的,順手取起一把,並不重,大概只有五、六斤:「比翼雙飛,真是有趣。」

「相公不知道干將、莫邪的故事嗎?」雪雁似乎能感覺到兩把劍透出的纏綿情意:「要雁兒說給相公聽嗎?」

「好。」陸羽拔出一截劍身,真的沒開鋒。

陸羽聽著雪雁說故事的時候,城邊警鈴又響,知道是普通警戒鈴聲,陸羽也不理會它,這兩天常有落單的病患來鬧城,一下子就又走了。

聽完雪雁說故事,陸羽看到雪雁眼裡的艷羨,順手把手上長劍遞給她,微笑說道:「雁兒不會武功,這兩把劍就給雁兒玩,相公還有厚背刀,厚背刀要管用多了。」

「真的可以嗎?」雪雁打心裡喜歡兩把劍的名字。

「劍沒開鋒,對我沒用,不如給雁兒玩好了。」

在陸羽的堅持下,雪雁才開心的收著。

「雁兒喜歡這兩把劍,為什麼?」陸羽一直以為雪雁討厭舞刀弄槍的,怎麼好像很喜歡這兩把劍似的?

「雁兒喜歡劍的名字,還有剛告訴相公的故事。」雪雁說的輕輕的。

「比翼雙飛嗎?」陸羽轉念才瞭解,果然是女孩子:「傻女孩。」


避開屋裡的四個女孩,陸羽一個人緩慢飛在空中,隨意找了個能遮蔽太陽的角落坐下。他以前在古代就常一個人獨自坐在高處,可以想想事情,吹吹風。

原來自己真的很久沒一個人了。陸羽突然有種少許的孤單感覺,都怪雁兒,被雁兒寵壞了。

想起雪雁,陸羽臉上泛起一抹柔柔的笑。

自己以前常在學院裡見到一對對的情侶,可從沒見過雁兒這樣個性的,雁兒的美早已經讓人難以抗拒了,竟然還如此聽話……

陸羽知道那是雪雁受的教育的關係,卻沒想到是雪雁並不願意隨著環境作改變。他跟著想起羅娜,曾經精明的讓陸羽有些畏懼的羅娜。

在陸羽現在的感覺中,羅娜也逐漸和雪雁有幾分相同的感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羅娜已經不是很在乎幾個妹妹的想法,也不再慫恿幾個妹妹賴在自己身邊,不過這樣的相處,讓陸羽安心多了。

靈珊、楓情、欣兒……陸羽覺得她們給自己跟妹妹差不多的感覺,雖然老愛窩在他身上,在他脖子臉上偷吻一下,但是比起雁兒帶給陸羽的心動,那比較是平平靜靜的,像個小妹妹的撒嬌。

近幾天幾個女孩已經開始氣悶,不時跑回家或者上街買東西了,陸羽有那種鬆一口氣的感覺。她們終於回到原本的樣子了,回到到古代之前的樣子。

這樣應該是最好的吧!

陸羽跟著想起羅娜,如果跟自己在一起真的是她的選擇,那又有何妨呢?以羅娜的家世和美貌都不嫌棄自己了,自己還是乖一些吧!陸羽跟自己開玩笑的說。

那希婕呢?將軍又是如何看待希婕?

一陣清麗的聲音問起,嚇了陸羽一跳,他忘了希婕跟他的思緒相通。

哈哈哈哈,妳真是……我忘了我想的事妳感覺的到。怎麼,演唱會要辦嗎?陸羽問著希婕,三個女孩在幫她籌備演唱會。

是希婕感受到一種自在而孤單的感覺才發現將軍在深思的,演唱會沒什麼大問題,既然將軍把心情分析好了,希婕是不是可以陪將軍看看風景呢?

陸羽看著不遠的陸宅頂上的窈窕身影:不用了,我剛想回去,出來太久,雁兒和娜兒會擔心的。對了,晚些我把「凌空訣」教妳,可以不靠精神力飛行。

希婕在此先謝謝將軍了。

「說」完,陸羽的身形隨即飄往陸宅,在陽台上見到希婕的笑容。

「相公去吹風嗎?」正上陽台的雪雁看到陸羽和希婕,輕聲問著。

「對啊!去想想事情,下次雁兒要陪我去嗎?」陸羽牽起雪雁的手,輕笑著。

「好,下次相公帶雁兒去相公以前住的地方看看,好嗎?雁兒滿好奇的。」雪雁對陸羽的過去一直很好奇。

「當然好,不過那時候很胖,也沒多少衣服現在能穿的。」

陸羽想起以前胖胖的模樣,身後的希婕輕呼,陸羽知道她「看」到了。他們之間的感應越靠近越強烈,最遠的只能用感覺,近些則能聽到,最近的話對方所有感覺都能在自己身上即時重現。

「雁兒知道,雁兒第一次見到相公時,相公整天就會吃跟睡呢!」雪雁回憶著說。那時,陸羽被天使寄附,整天都在補充能量。

陸羽也想起那時候,不由得笑笑,轉身跟希婕說:「反正妳能感應到我想的,有空就問問雁兒、娜兒,她們會跟妳說,就當聽故事一樣吧!」

「好。」希婕反而有些不習慣跟陸羽說話了。

瞧希婕的怪表情,陸羽大笑,執著雪雁的手下樓。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4.2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