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前言
第一章 初至異界
第二章 招喚寵物
第三章 人心難測
第四章 西湖二美
第五章 血教試練
第六章 比武招親
第七章 血教之亂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末世血皇
作 者
凌雲雪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2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308
累積人氣
258102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28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1.3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五章 血教試練
「相公!」

聽著一聲嬌呼,陸羽睜開眼睛,這是第幾天了?陸羽已經聞不到浸泡著的藥湯味道,嗅覺麻木了嗎?

「欣兒,外邊都還好吧?」

華欣吃力地把藥湯往桶裡倒:「沒問題的,你放心吧!再忍一忍喔,紅蘿妹妹說晚上就可以出來了。」

已經七天了嗎?真快!陸羽仰起頭,把自己再浸入藥湯一些,讓更多的皮膚受到藥湯浸潤。

雖然紅蘿保證過,這種湯汁造成的作用除了強化身體能力以外,最大的效果是讓人感覺不到疼痛,在取得血皇魔晶後,一定能夠復原。

而四女只是輪流在三個時辰過後幫自己換一些新燒好的藥湯,但是陸羽知道雖然只是偶爾碰觸到,四個女孩的手掌就都有些因為藥效造成的麻木,更別說長時間浸泡在藥湯裡的自己了。

這樣的傷害身體神經,還有機會復原嗎?陸羽不由得搖頭。既然已經決定要這麼做,也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陸羽怎樣都不願意喊停。

除了臉耳還感覺的到空氣溫度的不同,浸在冒著熱氣藥湯裡的身體,可沒半點感覺,但是陸羽還是很慶幸,自己依然能夠自在的運使手腳。

「相公還是要聽欣唱歌嗎?」夕陽斜下的黃色陽光透過窗間細格,映在華欣身上,她那嬌柔的身軀裹著柔美,穿著古典的仕女服。

「嗯。」陸羽笑著點頭,眼睛仔細品味著眼前自己的同學、夥伴、掛名妻子在這種情境下的美麗。

輕柔的歌聲如同前六天一樣,在夕陽西下的傍晚迴盪在陸羽不大的房間中。

以最快的方式取得天下,能有多快呢?

陸羽回想到七天前,紅蘿跟青霓在醉了一夜的隔天跟他說的話:「想最快取得天下,至少要先拿到血皇魔晶,如果連血皇魔晶都拿不到,就必須靠一步一步的轉移政權。」

沒那種時間!如果要等到三、五十年後才能回到原來的世界,那不如算了。

約定好取得魔晶前都依她倆的話,浸泡這種藥液七天就是第一道關卡。

而這種帶著墨綠色和超重藥草味的液體隨著時間過去,已經逐步侵蝕陸羽週身表皮的神經。

總是要付出相當代價的!陸羽有這種心理準備也就釋懷了。陸羽專心聽著華欣在他耳邊柔柔的歌聲,他知道等他由這桶藥液中離開,要再等上許久許久才能有機會聽到了。


深夜裡,由藥桶中起身的陸羽,在青霓的要求下,穿上青霓帶來的一套深黑衣服,顯然就是小說中常提到的夜行衣。

在青霓的帶領下,陸羽跟青霓在荒野中疾奔。

半個多時辰後,來到一個兩江交會的河口,月光下一艘能容納四五十人的帆船正泊在岸邊。

「你的喚寵呢?」青霓的美好身段包裹在夜行衣中,成熟柔美的線條讓陸羽不由得驚嘆

。「要做什麼?」

「下面有一艘靠岸的倭船,憑你自己和喚寵的力量將他們全部消滅掉,記住,不能留下任一個活口,絕對不能。」青霓邊說邊遞給陸羽一把尋常的長劍。

「嗯。」反正在未來這些人早就死了,現在不過由自己來提前執行而已,不是自己也還有別人會來,都是屍骨的話,何必讓別人踩上去而不自己來踩呢?

有這樣的體悟,陸羽喚出從未傷過人的三級金系喚寵──胖仔,跟著往山腳下停泊岸邊的帆船奔去。


由東洋遠行至中土經商的商船,遇到可怕的夜半殺戮。

沒有人會料到在這個荒郊野外的夜半時分,又是長治久安的蘇杭附近,竟然會有人在所有人熟睡的這種時候,孤身殺到船上來。

從岸邊輪值的兩個弟兄開始,短短的時間內不斷有哀嚎聲傳出,明明自己這艘船就一直維持著跟黑白兩道都交好的情況,怎麼還會得罪人,讓人半夜殺到船上來?

夜半灑下的明亮月光,見證著傳說中最強者的誕生。

一般商船都會維持十來名護船的武力,可是在眼睛見不到東西的情形下,商船上的人出手往往傷到自己人,也造成敵人大量來犯的錯覺,讓船上不斷減少的倭人更是不安,除了慌張的尋找藏身的地方外,竟沒有人想到跳船逃生。

夜晚的黑暗大幅度降低陸羽頭一次殺人帶來的罪惡感跟噁心不適的感覺,從兩刀劈去在岸邊打盹的守衛腦袋後,陸羽一上船就讓喚寵見人就殺,自己也持著長劍衝進一個又一個窄小的艙房中,在對方還來不及下床前跟胖仔沿著艙邊通道一路清剿。

雖然撞到幾次艙房上的短樑,可是這種有些許感覺的疼痛只會讓陸羽更冷靜的進行第一次的任務。

穿山甲胖仔動作迅疾,雖遭遇到很多的對手,但是天生的迅捷動作跟強大的破壞力,加上動物先天的野性感應,胖仔清除的數量遠超過陸羽。

感應到胖仔即將與自己會合,陸羽冷眼看著眼前應該是最後的殘存者,一個抱著小孩,手持短刀的東洋女子。

陸羽沒有表情的提刀,落下。

完成任務之後,陸羽跳下船和在船邊等候的青霓回身,奔回大宅。


又是第七天嗎?看著夜月下的銀光反照在浴盆上,彷彿都是鮮血,陸羽笑笑,雙手掬起水就往臉上潑,臉總是要洗吧……

七天來,陸羽每到夜晚就隨著青霓去執行一次又一次的殺戮任務。除了第一夜,陸羽還算完身而歸,第二天起前往的兵營、幫派、賭場、衙門,甚至到最末兩天的大戶人家,讓陸羽身上添了許多創傷。

雖然多數傷口不會感到疼痛,但是為了阻止血液流出和加快復原,青霓在任務結束之後都會為陸羽做好完善的包紮上藥。

這七天,陸羽要侍女吩咐別讓人到自己房裡,也不得告訴夫人們自己的情況,甚至連飯菜都只能放在門口。

唯一能見到陸羽的,只有每天帶陸羽執行任務的青霓,跟偶爾來看看的紅蘿。

心態上變化許多的陸羽不再容易有笑容,總是在吃掉所有飯菜後,倒頭就睡,補足精神面對晚上的任務。

而兩女似乎也知曉這一切,非但不和陸羽交談,連笑容也欠奉。

不過對陸羽而言,這樣的孤獨是他現在最需要的。

一個年僅二十的男孩在過慣了太平日子後,突然要在每一天晚上,在一片黑暗中躲避敵人隨時襲身而來的刀劍,更要狠下心去了斷每一個在自己面前的生命,無論對方對他是否有威脅。

就算習慣了殺人的感覺,陸羽還是忍不住心裡深沉的悲哀,但是肩負著四個女孩的未來,讓他也只能斬斷自己的感覺,讓自己更冷血、無情。

而不願見到其他人的原因,是陸羽擔心一個把持不住,揮下的長劍將帶走自己夥伴的生命。


連著七起夜半的殺戮慘案,杭州府衙動員著所有力量,要找出這樣冷血無情的殺人集團,只為殺戮而殺戮的集團,卻怎也沒想到動手的竟然只是一個二十歲的男孩。

已經沒人敢在半夜出門的杭州街市上走著兩個魁武大漢,不懼夜風,精赤著上身,邊走邊交談著。

「根據青娘的傳書,目標已經達成了任務,總計六千九百的數目。現在青娘正把目標帶往總壇。」

「下面今天也有消息,一共三十七組聖女,目前除了我們的以外,只剩下兩組,一組是華山派的,一組是虎門幫的,就只我們那一個沒學過武功。」

「沒學過武功也能達成『七日殺』?就是傳說中的六級喚寵嗎?」

「不是,是三級金系穿山甲。」

「好,這傢伙比我還像霸王,看來他很有可能入主啊!」

「這可不是嗎?真難得你王霸王還有這等眼力,連這樣的人選都找的出來。」

「我哪有什麼眼力?」被稱為王霸王的男子大笑:「還不是貪圖目標如果死了,會留下四個千嬌百媚的美人而已。」

「你這話可得小心點,別讓他真的聽到,不然你的後果堪慮啊!」

不遠的一處民房,一個沒睡好的男子飛快起床點燈,記下了他聽到的這一段話。


陸羽隨著紅蘿、青霓在山路中奔波了兩日,一路上三人只是奔跑,居然都沒交談過。

三人魚貫的奔入一個位於荒山之中卻到處守衛的小山洞,先是站立而行,後來需彎腰前行,有的路段甚至連爬行都有些困難。

在陸羽身上的夜行衣經過七日血戰,再加上這一段巖洞的割破損傷,幾乎全身赤裸之後,三個人終於到了一個極大的山洞。

藏在這座山裡的山洞,寬大的讓陸羽驚嘆。而且,它並非天然形成的鍾乳石巖洞,而是貨真價實由花崗岩層中鑿掘而成的山洞,像個倒蓋的大碗,四周包括地面都是斧鑿痕跡。

隨著兩女停下,陸羽見到眼前不可思議的景象。

除了陸羽之外還有另外兩組,也都是一男二女,而他們包括青霓跟紅蘿,面對著的是一個奇怪的血色通道,跟一個站在通道前的白髮禿頭老者,老者表情非常嚴肅。

「你們是最後一組了,青紅。這就是妳們的人選嗎?」老者看著陸羽問。

「是。」紅蘿跟青霓恭敬的回答。

「原本三十七組只剩下三組,這一任的血皇看來呼之欲出了,回到人本吧!最後的試鍊就要開始了!」老人下完命令後,就轉身走到一旁,在通道前靜立著。

青霓、紅蘿開始動手脫去陸羽身上僅剩的殘破衣物,連包紮的繃帶都一併解下,大大小小的傷口看來怵目驚心。

「我們的性命將與你同在。」青蘿在陸羽唇邊輕輕一吻。

「進去吧!這是最後的一道關卡了,記住你來的目的。」紅蘿輕聲的說。

陸羽毫不遲疑挺身與另外兩個同樣被脫的精光的男子,並肩走入面前彷彿泛著一層實質血液的通道,強烈的血腥味一再提醒陸羽真實感。

就在陸羽強忍著閉住呼吸,一股氣通過血道之後,身後突然傳出兩聲爆炸聲,跟著似乎有東西由身後噴出,濺到陸羽身上。

毫不在意的陸羽連看都沒看,就通過了第二關卡──「血磨道心」。

這樣一個關卡主要在利用強烈的血腥味和加入藥物魔力的血液,來激起修練道家內功心法的人體內力的激暴。

天下內功幾乎都來自少林、武當二派,能通過這個考驗的除非本來就修練純邪派內功,否則就是如陸羽一般,一點內功都沒有。

參加爭奪「血皇魔晶」同時也在爭奪「血教聖主」之位,由創教之初就傳下的三道關卡,是血教內絕不能違的鐵則,因此在教主之位空懸的十多年間,已經有超出兩千人的「聖女」與試鍊者葬生在這樣的規則下。

這十多年來,血教的聲勢也逐漸下降,但是仍穩居三大邪派之一,只是面對另外兩個隨時想吞併血教的邪派,「聖主」之位再不能空缺,卻也不能隨便由一個人遞上。

因為這包含了血教聖主之所以絕強的原因││血皇魔晶與血皇霸氣訣。


「死極轉生……」

陸羽默念面前刻著的大字幾次,跟著走入另一個山洞,卻不料剛一進山洞,身後的山壁突然伸出兩把大鐮刀,前方山壁也有,連反應都來不及,陸羽發覺自己已經面目貼地了。

連痛楚都來不及,陸羽隨著山洞底部滾動落進一個只有七八尺寬,高也約莫七八尺的洞室。好笑的是洞壁上明顯有著一道門,甚至門前的地面上還有一塊血紅色的八卦形水晶,正是陸羽拚命要取得的──血皇魔晶。

我死了嗎?應該沒有吧!從沒聽過死了還能這樣張開眼睛四處看著。

試了不知多少次,陸羽放棄了召喚雷光翼者,本來還想看看治癒術有沒有效果的,看樣子只能把希望放在「死極轉生」四個字了。

多久了?滿室淡淡的紅光中,陸羽發現自己幾乎快要到達崩潰邊緣,面前應該屬於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已經腐爛長出蛆來了,不知過了多久,兩個眼睛也傳來奇怪的聲音,跟著逐漸模糊的視線,到最後只剩一片灰暗。

眼睛也不行了嗎?陸羽感覺到腦部開始有一點感覺,慢慢延伸到整個腦,想像的到應該是蟲類在自己大腦咬嚙的感覺。

我可能是少數在自己身體裡待到這種程度的人了,我算死了嗎?那死極轉生是什麼意思?死到極點嗎?應該算是吧!我已經只剩下意識了,那什麼是轉生?

陸羽發覺自己要不找一點事情來想,說不定會崩潰在無窮無盡的黑暗之中。

轉生嗎?應該不是要等到自己通過六道輪迴,「十八年後還是好漢一條」吧!

那轉生是什麼?陸羽開始回想跟生命有關的一切。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把意念集中在胎兒於人體中的樣子。記得在學院的時候,自己跟一個醫護兵一起住,整天就陪著他看那部:「生命的初始──人體胎兒篇」。

陸羽回想起受精卵的模樣時,突然發覺自己的感覺出現了,不再是虛無飄渺的一切,彷彿……成了一個受精卵?

壓下心中的竊喜,陸羽專心的思考胎兒在母體內的一步步成長,感覺到了,這是感覺,身體的感覺,陸羽猛然張開眼睛。

張開了!他看到了一道紅色淡光,一個暗室。

陸羽伸腳一踢,果然能踢到牆邊。原來是這樣!

陸羽剛要起身,卻發現眼前有著一個骷髏頭。

看著骷髏的門牙……陸羽伸手往自己口中一摸,有了,門牙也都長回來了。被藥物侵蝕的皮膚也有了冷冷的感覺。

好一個死極轉生。那是不是應該哭?胎兒剛生出來時,醫生都會讓胎兒哭,好增加肺活量的。

「哈哈哈哈!」在一段長笑聲中,「死亡」一個多月的陸羽,回到了人世。

拾起地面上的水晶,陸羽才知道原來只是塊胸鏈。胸鏈的絲線極細,陸羽試著掛上,奇蹟般的胸飾一沉,嵌進胸口,陸羽甚至看到自己的血液在其中流動,就像身上擺了塊玻璃一樣。

好奇妙!陸羽感受著通過水晶的血液似乎更活潑,更有力量。

他不禁回頭看看這間奇怪的密室。

手剛旋轉門扣,遠遠的一道鳴笛聲響起,陸羽推開門,往筆直的通道走去,通往世界的通道。

「生極轉死、死極轉生、輪迴血玉、轉死控生。」

陸羽看著盡頭碩大的字,如果這真是宋朝,那麼寫歷史的也太失敗了。

苦笑著搖搖頭,陸羽伸手拿起牆上吊著的血紅長披風,隨手往身上披。


陸羽跟著路來到一個超乎想像的大山洞,突然見到上萬人,讓他不禁一訝。

「恭迎聖主轉生降世,萬歲萬萬歲。」上萬人的聲音在山洞中不斷迴盪著。

陸羽在正中間的血紅大椅坐下,跟著微一擺手,所有人才站起身來。

萬多人不分男女,圍繞在周圍上下兩層岩石鑿成的座台上。

陸羽面前的是一片空地,地上塗著血教的圖騰,紅色的火焰,像極巨大手掌的紅色火焰。火焰旁邊分立著兩列十多人,或黑髮或白髮的灰袍老人。

「聖教長老團見過聖主,聖主萬歲萬萬歲!」

十多人的聲音雄渾低沉,竟不比萬多人遜色太多。

雖然血紅長袍敞開,露出坐在大椅上陸羽赤裸的身體,可是陸羽卻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剛轉生的身體是該以最自然的模樣面對人世啊!

「紅蘿、青霓呢?」

「帶犯人紅蘿、青霓!」陸羽面前的一個禿頭老者大喊。

陸羽認得出來,那人正是在最後試鍊前的老人,顯然在血教中地位崇高。

罪犯?陸羽揚起眉。

「犯人紅蘿、青霓帶到!」紅蘿跟青霓穿著一身灰袍,手腳都上著鐐銬,被人帶過來。

「人留下,我還有用,其他人散去,各回本位。」陸羽看著眼前的萬人似乎完全聽由自己號令,胸中豪氣頓生,跟著大喝:「以血手為令,爭霸天下!」

「聖主有令!各回本位,血手為令,爭霸天下!」禿頭老著大喊。

「血手為令,爭霸天下!血手為令,爭霸天下!血手為令,爭霸天下!」

人群在高喊中逐漸退去,剩下的只有陸羽跟面前的長老群與紅蘿、青霓二女,以及近百個在四處警戒的衛兵。

「她倆犯了什麼罪?」

「稟聖主,往例聖主轉生後,兩名聖女皆即刻處死。」老者恭敬的回答。

「這兩人我有用,今後她們會代我與教裡聯絡,見她二人如見本聖主!」

「是!」長老群應聲。

「也別再當什麼聖女了,紅蘿封為血聖妃,青霓封為霓聖妃,沒問題吧?」

「是!」

「教裡的事她們比我熟,有命令我會叫她們轉達,其他的別來煩我,我還有事,別逼我回來整理教務。」

透過轉化後的身軀,陸羽此時身上透出龐大的壓力,讓那名長老光亮的額頭隱隱透出汗光──歷代聖主都以嗜血好戰聞名,今個兒聖主並沒有一如傳說般處決兩名聖女,別要拿自己開刀了……

經由「轉生」後的陸羽,人不僅比原先高大許多,肌肉更是精壯結實,舉動不僅大方自在,更帶著沛然氣勢,原先略為圓胖的臉型亦削瘦俊挺許多,兩眼更是炯炯有神。

只是「轉生」之後,身上的毛髮還需要時間長齊,雖然有些滑稽,但是在場卻沒有人敢發出一聲笑聲。

自在隨意坐在大殿前座位的他,除了莫名的霸氣外,還透著為所欲為的危險氣息。

「下去吧!」陸羽揮退十多個長老,環顧洞窟,感嘆天地造化玄奇,憑人力應該做不到這樣吧!

「帶我去吃飯!」陸羽對著眼前兩個突然像小女孩一樣,不時在自己看著週遭時交換眼神,卻又顯得心虛無助的紅蘿和青霓下令,兩人忙應聲帶路。

在陸羽面前走著的兩女手上腳上都繫著鐵鍊,走在通道內叮咚出聲,引的每隔十多步就一組兩人的警衛們側目,但在看到兩人身後跟著只披血紅長袍的陸羽時,連忙轉頭,恭敬行禮。


「差點被妳們兩個害死!」

陸羽讓紅蘿和青霓帶路回聖主寢室後,伸手在兩女臀上重重擰了一記,兩女不禁輕呼出聲。

寬大的囚袍下居然一絲不掛?陸羽努力忽略手上因豐盈彈力帶來的感覺。

換上衣物後,陸羽放懷開始享用第一餐。

而兩女在除去鐐銬之後,也都換上宮裝,一紅一青的陪伴在陸羽身邊,盛飯倒湯。卻也因為囚犯一日僅得一餐,面對眼前大餐忍不住腹鳴起來。

「坐下,吃飯。」陸羽咕噥著,手不停地把十多日未曾嘗到的美味嚼進肚中。

也許是因為接受試鍊的一個多月的時間中,陸羽始終沒有好好的享用過食物帶來的滿足感。即使最早在大宅內浸泡藥湯,也讓藥湯味道弄失了食慾。加上之後處在無邊黑暗中的可怕感覺,在這一刻起,陸羽就成了極度不願忍受飢餓的人。但是儘管日後權力再高,能力再強,陸羽總會碰上數日甚至數十日或者數年無法進食的情況。

在陸羽的命令下,紅蘿和青霓連忙坐下,盛好飯就開始小口進食。她們之前在陸宅就知道陸羽的性子,儘管有天大的事,陸羽也不會讓身旁的人餓到肚子。

「待會準備一下,我要回去看娜兒她們!」陸羽邊吃邊說。

「聖主……」紅蘿的話被陸羽一聲輕哼聲打斷,不敢再說下去了。

換上普通衣物後,陸羽連同二女搭上了馬車,往杭州直奔。他在密室中竟然待了一個多月了。


「說好的,拿到血皇魔晶後都聽我的了。」陸羽撥開馬車上掩著小窗的簾布,外邊是綠意盎然的叢林。

「你真的是陸羽?」紅蘿悄悄的問。

兩人一上車後就縮在角落裡,雖然換回了兩人原本的衣著,陸羽也只是穿著尋常年輕富家男子的綢服,她倆還是驚恐畏懼著。

「廢話,也不說清楚,害我差點死在裡面!」陸羽想到密室中的經歷,就忍不住口出惡言。

以陸羽以往的個性,溫和謙恭,是怎樣也不會對人用這樣的語氣,頂多只是不說話,努力忽視不舒服的感覺而已。

但是在紅蘿兩人隱瞞過程,讓他經歷了未知的生死大關,險些就要放四女在這個時空中,這讓他有說不出的氣憤。

「真的是陸羽耶!」青霓也高興的驚呼。

「不是我,會是誰?」陸羽奇怪她們的反應。

「據說聖主醒來會性情大變,凶暴殘厲,你怎麼……」紅蘿回憶著以前聽教堛囍捋〞爾隉C

「我哪知道啊?!」陸羽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有哪邊比較安全,可以讓我暫時安置娜兒她們的?」

「杭州城內就有我們的一個分舵,那邊很安全。」青霓連忙回答。

雖然還不知道為什麼陸羽成了聖主之後,會放過她們兩個,而且性情也跟原來幾乎一樣,可是她們也都清楚明白暫時最好別問,省得小命真的不保。

「真想休了妳們兩個。」陸羽一想起在那暗室中的經歷就有些不寒而慄,連現在陽光普照也覺得背脊發涼。

真要以最快的方式取得天下,的確,利用血教是個不錯的方法,一來有人,二來可以動用大筆資金,但是如果單單只是血教的話,還不足以掌控那麼大的中原。

陸羽心裡不免想起一些各個朝代有名的開國君王,但是顯然他的時間並不是那麼多,他也不想用那種穩紮穩打的方式。

如果是這樣的話,自己勢必要成為一個頂尖高手,可以在萬人之中取敵將首級的高手。一定要儘快加強自己的武技,順便看看血教到底有多少實力。

車廂內黃光一閃,一頭胖胖的穿山甲出現。

「怎麼還是三級?」青霓低喃著。

新生的陸羽聽力比先前好多了:「不對嗎?」

「稟聖主,依照古時留下來的記錄,聖主的喚寵在重生之後幾乎都會提高二到三級,這也是歷來聖主實力最直接的保證。」青霓恭敬的說。

「是這樣嗎?停車!」

紅蘿忙探頭要車伕停車。陸羽在車停之後信步下車,二人一獸也隨即跟在他身後。

到了一旁的樹林內,正好有塊空地。

「翼!」陸羽輕喝一聲,一陣銀光閃過,在上次結合了神兵之後首次出現的雷光翼者真的有了不同,原先的輕甲厚實了許多,面部表情也更為冷峻,最特別的是身後一對雪白大翅膀扎扎實實多了兩對,一共三對六翼的大翅膀。

他有兩隻喚寵?這是第一個閃過兩女腦海中的念頭,在看到居然是六翼的人形喚寵,兩女說不出的膽寒。

「這種除了雷光翼者外,還有別的稱呼嗎?」陸羽伸手敲敲厚實的胸甲。

「稟聖主,這應該是七級帝王喚寵『六翼神使』,跟聖主所說的六級雷光翼者不可同日而語,這……這已經是神獸了,所有能力都是謎。」見多識廣的兩女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

「回去問問娘子們,她們對喚寵滿有興趣的。」

藍光又一閃,六翼神使消失了。

陸羽彎腰抱起胖仔:「怎麼爪子紅了?」

先前包在胖仔前爪的金屬套子原本應該是爛銀色的,剛陸羽沒注意到,現在才發覺顏色不同。

「去,砍那棵樹。」

穿山甲胖仔不想脫離主人懷抱,隔空一揮,三道圓弧形光芒閃過。

「嘩!」一陣亂響後,大樹被截成好幾斷。

「胖仔也變強啦,哈哈哈哈!」陸羽這時終於感覺到自己的實力有了明顯的長進,放聲大笑。

七級帝王喚寵,再加上一隻實力成謎的三級金系穿山甲……兩女不禁後悔「拐」陸羽去參加原本百死一生的「血聖降臨」。

假以時日,如果陸羽再悟通了歷代聖主都會的轉輪心法,那天下誰能與之為敵?要是他到時還氣自己騙他去參加試鍊,自己豈不是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1.3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