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前言
第一章 初至異界
第二章 招喚寵物
第三章 人心難測
第四章 西湖二美
第五章 血教試練
第六章 比武招親
第七章 血教之亂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末世血皇
作 者
凌雲雪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2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534
累積人氣
2582371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28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1.3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六章 比武招親
回到杭州營業中的餐館,已經是夕陽西下的傍晚了。

「目前沒位置喔!先生,請稍待片刻或改日再來?」櫃檯裡的程楓情連頭都沒抬,懶懶的說。

「是嗎?那我是不是明天再來找娘子們呢?」陸羽打趣的說。

「相公!」程楓情驚呼。


陸羽離開餐館有三十多天了,一日比一日沉重的氣氛讓這時待在院子裡的三個女孩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連僕役們也識相的儘量別來打擾女主子們。

「真是奇怪,以前巴不得別看到他,現在整天心裡想的卻都是他。」李靈珊坐在陸羽搭給她們玩的鞦韆上:「大姊,什麼時候相公才會回來啊?」

「真想再賴他陪我去夜遊……」華欣低頭玩弄手上的粉紅緞帶。那是她從學院就一直帶在身邊的。

「不要勒,妳好重。」躡著手腳的陸羽突然在華欣耳邊說。

「慘了,我居然出現幻聽了……」華欣沒注意到身邊兩個女孩的表情。

「幻妳個大頭啦!」陸羽輕輕在她臉頰咬了一記,緊接著抱起她:「翼,合體!」

一陣藍光閃過,六對大翅膀,一身甲冑的陸羽對著旁邊還兀自張著嘴的羅娜、李靈珊說:「我帶欣兒去晃晃,一會兒就回來,準備晚餐啦!哈哈哈哈!」

看她倆呆楞的模樣,陸羽有些想不起一向冷靜聰穎的羅娜了。

翅膀輕拍,拔空而去。六翼的速度快好多,陸羽幾乎是隨心所欲的,不一會兒就落到西湖中的一個小島。

陸羽抱著華欣在大樹的枝枒間坐著,不斷的輕輕拍動六翼。

西湖的落日分外的美。

「我們別回去了,好嗎?」華欣柔柔的說。

陸羽這時才發現她沒在看落日,似乎一直都這麼在他懷裡仰頭盯著他。

「大姐說要能拿到和氏璧不但危險,時間或許也要很久,其實在這裡也不錯啊!至少你會陪我們。」

「呆子。」陸羽笑笑:「這不是屬於我們的地方,再說其實妳們各有各的美,也都美的令人讚嘆,只是因為突然到了這裡才讓你把心思放在我身上,其實妳們都值得更好的人。」

「這就是你一直沒碰我們的原因嗎?」華欣小聲的說。

「如果萬一我們真的回到未來,我可不想一段美好的回憶變成遺憾,我有預感我們都會回去。到那時,希望我們都還會是朋友。真是,沒事跑來宋朝做啥?我都準備好要去殖民星當個土財主了說。」陸羽嘆了一口氣。

陸羽一副好夢盡碎的模樣惹的華欣嬌笑不斷:「對啊!肥肥的土財主。」


「妳們似乎不打算放我去洗澡、睡覺喔?」陸羽好玩的看四女收拾好餐桌,拿來幾樣小菜、幾壺茶跟幾壺酒。

「久別重逢嘛!還是我們陪相公去洗澡睡覺啊?」羅娜打趣的說。

「不用了,這邊不錯啊!」陸羽連忙顧左右而言他,避開敏感話題。

「就知道,你這傢伙就只會壞一張嘴。真的要做,半點膽都沒有!」羅娜取笑著他。

「我知道原因。」華欣小聲的說,但是另外三個女孩都清楚的聽見了:「相公下午有跟我提過一點……」

「看不出來還滿柳下惠的嘛!」羅娜聽完,遞過一杯酒給陸羽:「就這樣放你『完壁』回到二十三世紀,那我們姊妹不就半點魅力都沒有了?聽說青霓妹子那邊有強力春藥……」

陸羽差點把酒噴出來:「別鬧了,喝酒喝酒。」


兩天了,羅娜有些奇怪紅蘿、青霓的態度,似乎做了什麼對不起陸羽的事般,每天一早都會到餐館來,但是在陸羽出現後沒多久就會悄悄離去,連一句話都沒有說,但是眼神和神態卻又好像有千百句話擱在心裡一樣。

就這件事來說,陸羽也不像陸羽,竟然擺明不原諒她們似的。即使現在兩女來帶路到陸羽說的新居,一整個早上了,還真是一句話都沒有,奇怪。

「相公。」

陸羽從一本記載喚寵事跡的書中抬頭,納悶的問:「怎麼來了?不是在整理行李嗎?」

羅娜剛也奇怪他怎麼好整以暇的看書,原來他幾乎沒行李,幾件衣服摺疊好放在一邊,加上幾本書和一個太空艙帶下來的背包,還真簡單。

「看樣子得幫你做幾件衣服了,別老是穿的跟個下人一樣。」羅娜打量著房間,簡單到不行的擺設,看不出來跟給紅蘿、青霓用的客房有什麼不一樣。反而之前雪雁在的時候還比較好些。

「呵呵。」陸羽放下書,倒了杯茶給羅娜:「不打緊,別辛苦了。」

「哪會,找些事,幾個姊妹忙忙也不錯。」羅娜話鋒一轉:「倒是想問問你,你跟那兩個女孩怎麼了?」

陸羽並不想隱瞞這個對自己瞭解最多的女孩,其實羅娜幾乎可以說是陸羽自小到大對他瞭解最多的人了。

於是,陸羽從紅蘿在他浸泡藥湯前跟他說的話開始,沒漏過任何細節的敘述。

「真的耶,好奇妙的東西。」羅娜輕輕碰著陸羽胸口的血紅水晶,居然就這樣嵌在胸口……

「也還好通過了那種試驗,現在成了血教的聖主,不然可就回不來了。」

羅娜回想起陸羽剛剛所說,匪夷所思卻又真實的過程:「其實你不用這麼做的。」

「我已經取得了這種身份了,怎樣也都不會放棄。她倆說的也沒錯,血教的確是我將來拿到和氏璧的一個不錯的幫手。」

「這麼說……你打算把我們安頓在這裡嗎?」羅娜記得他曾經說過的,要先找個地方安頓她們。

「我是血教的聖主,這裡應該還算安全。」

「……你打算去多久呢?」羅娜想起之前那段沒有他在的日子,就忍不住嘆氣。

「誰知道,不過應該在安全上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我有如此強力且稀少的喚寵,再加上合體飛行的能力,基本上應該不會掛在外面,只是沒人知道要多久時間就是了。」陸羽猜想少說也要幾年,卻沒說出口。

「打算什麼時候走?」羅娜的聲音透出一抹不捨。

「過兩天,我會先回血教一趟,紅蘿說血教有一個聖主禁地,裡面有提高我能力的辦法。有一件事,我一直沒有說……」陸羽深深吸了一口氣,迎上羅娜美麗而信任的臉龐:「截至目前為止,死在我手上的,已經不下數千人了。」

羅娜略閃過驚訝,但也只是苦笑一下:「如果不是為了我們,你也不會這樣……」

「可能吧!我有那種感覺,離開這裡之後可能會有更血腥的未來。」陸羽看著自己重生後的新生手掌,沒有絲毫傷痕,可是滿手的血腥會也這樣消失嗎?

知道怎樣都不可能讓陸羽收手,羅娜也只能嘆氣了。

「不管怎樣,請記得我們,好嗎?你的四個寶貝。」那天酒後的話語讓羅娜現在想來也不禁臉紅。

但是羅娜並不是不知道,在陸羽跟著兩女開始進行試鍊的那幾天,陸羽身上突然多出許多的傷口,幾乎用盡了她們四個由學院帶出的背包中的急救藥品。

那些傷口讓羅娜跟李靈珊在陸羽吃了含安眠藥的食物睡著後,幫他上藥、換藥的時候,都忍不住淚流滿面。

「我知道。對了,等等幫我叫華欣她們,我想和大家研究一下我的那隻翼。」陸羽這時才想起他那隻形象大變的人形喚寵。


「怎麼差這麼多?」程楓情一向很留意她看到的書中對雷光翼者的描述,可眼前這隻幾乎沒什麼符合的地方:「變小了,雙翼變成六翼,盔甲也比之前要厚好多,連頭盔也不一樣,甲冑的覆蓋程度也比以前多……」

「紅蘿說這隻叫做六翼神使,基本上雷光翼者會的牠都會,可是其他的能力就不知道了。」陸羽好玩的看四女研究著。

「本來好像不是這種武器耶!」沒人記得巨大的雷光翼者腰間的兵器長什麼樣,不過顯然不是現在這把連鞘劍。

「劍嗎?這倒比較常見,這也算盾嗎,怎麼這麼小?」李靈珊指著牠右手臂一塊比人掌大不了多少,類似圓盾的物體。

「相公,你合體看看好了。」羅娜建議著說。

「好,不過合體以後,妳們別這樣摸……」陸羽看羅娜跟華欣對那六翼似乎非常喜歡的「愛不釋手」,就覺得怪怪的。

「知道啦……」李靈珊一副看到小氣鬼的樣子,紅唇略嘟了起來。

「翼,合體。」

在摸的,還是在摸……陸羽不由得苦笑,同時面對幾雙柔軟的玉手在身上撫摸可不是件輕鬆的差事,陸羽試著集中意念到李靈珊剛剛說的「盾」,銀光一閃,頓時出現一塊直徑將近一公尺的金屬圓盾,險些撞到旁邊的李靈珊。

「臭相公,不會說一聲喔!」李靈珊不滿的輕吼一聲。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陸羽忙不迭的道歉。

「知道啦,笨相公!」


晚餐餐桌上幾個人對六翼神使還研究不出所以然,不過在搬家忙了一天之後,五個人對一整桌的美食都胃口大開。

「去請紅蘿跟青霓。」羅娜跟一旁的侍女吩咐,這邊與陸羽先前的餐館不同,光侍女就有十多位。

「是。」

「我要跟大家解釋一下相公跟這兩個女孩的事。」

聽到羅娜找兩女,三個女孩就沒動碗筷,只有陸羽依舊大快朵頤。她們也猜到陸羽和兩女一定有不愉快,只是忙著搬家跟陸羽回來,也沒人去問過這事。

羅娜緩緩說完,包括中間陸羽死了一次的歷程也幾乎一字不漏,三女臉上都是一股極為氣憤的神色,連一向溫柔害羞的程楓情也不例外。

「那幹嘛不把她們趕走啊?!」李靈珊憤憤的說。

「這就是我要跟大家說的,相公過幾天就要走了,他說我們幫不上忙。」羅娜料準了靈珊的反應。

「我們有三級喚寵耶!」程楓情插了一句話。

「相公不會讓我們涉險的,妳以為他會讓妳跟嗎?可是這兩個女孩卻不同,沒問題的話,她們應該會跟相公一起去,所以儘管之前她們騙了相公,我想還是應該以禮相待吧?」羅娜解釋著。

「那至少不能讓她們當五夫人跟六夫人。」程楓情說。

陸羽好玩的抬頭看著氣嘟嘟的程楓情,她怎麼這麼在乎這件事啊?

「對啊!不能便宜她們!」李靈珊也跟著說。

「這件事應該問相公吧?」羅娜笑著說,四女的視線都集中到陸羽身上。

「參見聖主和四位夫人。」卻是紅蘿跟青霓到了。

羅娜讓她倆也入了座。

「妳們為什麼騙相公?」李靈珊一看她們就有氣。

「讓相公自己決定吧!」羅娜自然知道陸羽隨和的個性,但讓陸羽做決定遠比她做決定好多了,而現在的她很樂意看到事情這樣發展。

「喔,哼!」李靈珊回應羅娜的話,卻忍不住對兩女哼了一聲。

「沒什麼嘛!反正我不是在這裡了嗎?」陸羽不在意的說。

「怎麼能這樣就算了?!」李靈珊一聽陸羽的語氣,不滿的回了句話。

一旁的青霓、紅蘿心裡一驚,她們怎麼忘了,聖主可能不在意,可是聖主夫人們……

「不,她們沒錯。」陸羽邊說邊夾菜到自己碗裡:「妳們都知道我想做什麼,她們雖然沒先跟我說明白,可是結論是我成了血教聖主,這就夠了。」

「你喔……」李靈珊話才出口,就被羅娜制止。

羅娜伸手輕拍身旁仍一肚子憤怒的李靈珊的右手,示意她先別生氣,接著轉頭問陸羽:「我們幾個真的有那麼重要嗎?重要到即使犧牲你自己,你也想嘗試送我們回去嗎?」

聽到羅娜的這段話,李靈珊滿腹的怨怒完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不僅僅是感動,還有莫名的心悸。

對啊!難道他真的為了我們,連自己的生命都可以不顧了嗎?

不只四個女孩,連紅蘿、青霓都因為這段話,深深注視著還在大快朵頤的陸羽,她們名義上共同的夫婿。

「我也不知道,不過即使發生萬一,沒回來的話,我大概也不會感到遺憾吧!」陸羽邊想邊說:「只是會擔心妳們而已。」

他真的沒想到他自己。

羅娜輕嘆了口氣,以她對陸羽的認知,這番話陸羽說的沒半點誇張:「要幫你盛碗湯嗎,相公?」

陸羽忙不迭點頭。

「那夫人的事呢?」說話的是程楓情。雖然相公好像不太在乎這件事,可是自己就是不要她們兩個也跟自己姊妹們一樣。

「又沒拜堂,也不像我們私定終身,酒後的話哪做得了準?」陸羽還是帶著一貫的笑容,注意到紅蘿跟青霓似乎鬆了一口氣。

也對,她們這麼出色的人,應該找更合適的對象吧!

「吃飯了,這事就別再提了,倒是妳們對這裡有別的意見沒有?」

「意見沒有,不過有件事要請相公配合。」華欣輕聲說著:「相公現在貴為血教聖主了,而且相公體型也變了,楓情妹妹說要幫相公做幾件衣服呢!」

陸羽原先穿的衣褲這時穿在他的身上,顯得尺寸極度誇張,不但鬆垮到必須折起老大一截再用腰帶豎緊,連長度都只到陸羽膝蓋下去十公分左右,加上一雙黑布鞋,都是之前陸羽在餐館穿的衣物,早就磨損髒污許多了,只是因為還清洗得很乾淨,所以女孩們還勉強能接受。不過,別說是身份尊貴的血教聖主,連普通平民的穿著都比他強上許多。

紅蘿、青霓相視苦笑,誰叫陸羽堅持不穿聖主服飾,唯一從宮中穿出來的衣服又在剛剛陸羽和喚寵合體的時候毀壞了。

「不用做了,麻煩的很,隨便上街買就是了。」陸羽不在意的搖頭。

「反正相公還會在這裡待一些日子,就麻煩楓情妹妹跟欣兒妹妹幫相公做幾件好了。」羅娜瞥見泫然欲泣的程楓情忙說:「就這麼說定了,大家先用餐吧!」


陸羽回到杭州的第四天,沒事可做的四個女孩拉他陪著在午後街道上逛著。

四女都沒覆上面紗,羅娜的柔媚、李靈珊的開朗、華欣的溫婉和程楓情的羞澀,不斷吸引著路人的眼光。

畢竟四個女孩與一般江南杭州的女孩總是一副體弱多病的樣子差別太大了,卻又同樣的清麗絕俗。

幸好四女都做人婦打扮,加上陸羽在旁邊,倒是一路無事。

杭州街市極大,四女腳都累了,就在一間茶樓二樓靠窗桌子旁坐下歇息,邊喝茶邊看對面大宅門前的兩個擂台比試。

「比武招親耶!」李靈珊興致盎然的看著對面的兩個擂台:「一個比人,一個比喚寵,真有趣。」

「喚寵不能跟人比嗎?怎麼分兩個?」陸羽不常上街,看到這樣的情形,不免發出疑問。

「當然不能啊!喚寵容易傷到人。」程楓情解釋著,她猜陸羽對這些事情是真的不懂:「用喚寵的叫喚寵使,這裡的科舉除了文武比試,還多了喚寵比試。三年舉辦一次,第一名會得到官府重用而當官喔!」

「這樣啊!」陸羽點點頭。

「用喚寵傷人罪名很重的,所以喚寵使大部分都會進公門當差,像王城風就是因為叫的出喚寵才通過測試的。」程楓情繼續說:「不過如果是要保護自己,那用喚寵就比較沒關係了。」

「不會吧!那人好醜,怎麼給他贏去了?!」李靈珊的眼睛一直盯著擂台。

其他四個人跟著她的話往擂台看,喚寵比試擂台上是一個滿臉麻花的粗魯中年漢子,身上還穿著官府的服飾,顯然是衙門中人。擂台旁邊還有十多個衙役在叫好。

「慘了,新娘把比人的那邊打贏了,看來她的武功不錯,可她會指揮喚寵嗎?」李靈珊輕喊。

「那是三級木系的獨角猴。」程楓情看著那粗漢腳邊半人高的棕色喚寵說:「應該滿強的。」

「我去救她。」李靈珊說完馬上往樓下衝,陸羽四人沒來的及制止,連忙追著下去。

好不容易四人分開人潮,到了擂台邊,李靈珊已經上了擂台了。

粗漢原本和同僚約定,自己事後請大家上酒樓,這個開招親場的姑娘就由自己娶回家。他本打著如意算盤,認為杭州擅用喚寵的全是自己的弟兄,怎料這會兒還有人跳上來跟他猴王「比試」啊?還是個女的?!

「好個標緻美人,丈夫死了,要我王二當老公嗎?」粗漢大笑,圍觀的群眾也笑開了。

「你醜成這樣,算了吧!」李靈珊剛剛一時衝動的爬上擂台,這時才想起自己的身份:「我只是看不慣那麼嬌滴滴的姑娘落在你這樣的醜漢手上而已。真不知羞,也不想想自己幾歲了!」

「相公,不上來幫娘子啊?被欺負了啦!」李靈珊朝陸羽喊道。

「來了。」陸羽邊大聲說邊爬上擂台,心裡想著:先用胖仔好了,如果胖仔輸了,也就算了。

「真是的,有了那麼漂亮的老婆,還來跟我王二爭女人?也留點給別人嘛!」粗漢王二是衙門捕頭,年近五十,一直沒辦法結親。

「我也沒法子,娘子交代了。」陸羽邊說邊看了看另一邊擂台上白著臉穿著新娘服飾,手上持著長劍的女孩。女孩大概只有十七、八歲,比四女看來都小些。

在這年代很少有武喚雙修的,因為基本入門容易,但是在要進入比較高深的部分時,往往會因為分心而導致兩者皆不成。

因此,除了極少部分在單方面有了高度成就的人會考慮修練另一種外,幾乎所有人都單選一種。也因此,喚寵使多數都具有文人背景,也因此在此刻外患紛擾的年代,居將軍擁實權的幾乎都是喚寵使。

「先下去,我跟他玩玩。」陸羽在李靈珊耳邊說。

李靈珊點頭,輕巧的跳下擂台,回三個姊妹身邊。

「來吧!」陸羽面前出現他的三級金系穿山甲。

「三級的?」王二看到是三級喚寵,不禁感到訝異:面前這年輕人頂多二十出頭,怎會有三級喚寵?那隻穿山甲爪子上的又是什麼?

王二雖然外貌看來粗豪,但是身為府衙捕快的習性,讓他對細節非常重視,這時見到眼前三級金系穿山甲爪上跟他見過的穿山甲似乎略有不同,正在考慮著勝敗把握,不過陸羽並沒給他太久的時間。

「嗯,三級金系穿山甲。」陸羽不想拖延,一揚手,穿山甲胖仔已經往對方逼近。

指揮喚寵跟自己下場作戰是兩回事,除了特殊技能外,只能對喚寵下「攻擊」的指令,其餘的就只能靠喚寵的自身反應了。

雖然主人可以透過與喚寵間的神識相連,來感知喚寵的狀況,但是在瞬息變化的決鬥來說,影響並不如喚寵本身的能力與經驗。

身型較穿山甲龐大逾倍的木系獨角猴也跟著逼近穿山甲,跟著試探般的用長度比穿山甲身體還長的右上肢往穿山甲頭上一捶。沒料到敵人會用這種方式,穿山甲胖仔呆楞了下。見一擊得手,獨角猴跟著又再捶了幾下。

三級喚寵的比試其實並不常見,多數擁有三級以上喚寵的彼此也幾乎都有固定的習練對手,甚少會在這樣的公開場合較量,因此原本等著看一場精采比試的人們,在見到穿山甲一面倒的被獨角猴捶擊,許多人不約而同發出驚嘆。

伴隨陸羽通過血教「七日殺」試鍊的穿山甲胖仔,在對敵的風格上跟陸羽在執行那七次任務時雷同,出手講究快速、有效、速戰速決,以最精短的時間擊敗敵人。但是頭一次遇到跟自己一樣的喚寵對手,讓穿山甲有些疑慮,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同時間感應到穿山甲的想法,陸羽也覺得頗有意思,想看看喚寵會如何自行應付對手,陸羽只下達別殺害對方喚寵的命令後,就退到擂台邊,看穿山甲怎麼發揮。

受了獨角猴幾記試探性的捶擊,雖然皮厚的穿山甲不覺得有任何疼痛,不過老被敵人捶自己腦袋,感覺可差了。雖然有著承襲自陸羽的溫和個性,穿山甲胖仔這時也不禁惱火。

「胖仔生氣了!」擂台下觀戰的程楓情緊張的緊挽著羅娜的手臂,雖然知道對方應該沒辦法傷害跟自己相公一起經歷過血教試鍊的胖仔,但她還是非常專注,緊盯著擂台。

「唧!」穿山甲被惹怒的叫了聲,飛快的弓起身體跟著一彈,借助強健短腿的力道,圓滾的身體拉成極限地擦過處於戒備狀態的獨角猴身邊,一蓬木屑般的碎末跟著在獨角猴右前肢爆開。

氣惱的穿山甲胖仔並不停留,落地後隨即捲起身體,順勢滾了一小圈,來到獨角猴腹部前方,擺出側身的戰鬥姿態。

「胖仔要硬拼耶!」程楓情驚呼。

雖然胖仔剛剛被對手捶了幾下,好像沒受傷,但是這不一定表示可以硬拼啊!

程楓情連忙想要陸羽制止胖仔的舉動,卻看到陸羽似乎覺得非常有趣。

每當穿山甲被擊中時,陸羽都能感受到陣陣的精神波動,幸而只是輕微的波動。

穿山甲皮厚,獨角猴或捶或打並不能造成太大傷害。反而是穿山甲的爪子偶爾劃過獨角猴的身體,都留下一道道翻皮破肉的傷痕。

片刻時間過後,穿山甲全然無損,獨角猴卻已經呈大字型的躺在地上,身上有很多穿山甲留下的爪痕。

隨著對手倒下,胖仔雙爪一交,看起來相當威武不凡,彷彿一個武林高手一樣。

此時,擂台上,已遍佈來自木系獨角猴身上的木質短錐外表的碎片。

「我輸了,哼!」王二白著麻臉,臉上滿是汗珠,揚手收回喚寵,在兩個衙卒的攙扶下離場。

「多謝這位壯士,還請入內稍事歇息。」一個總管打扮的中年人在擂台邊跟陸羽作揖說著。

「不用了,我只是上來幫我娘子而已,你們還是繼續吧!」陸羽說。

「壯士眼下是擂台主,還請壯士歇息等候挑戰,否則小的可不知該怎麼繼續了。」總管惶恐的說。

陸羽看另一邊擂台,只有新娘持劍站著,沒人上擂台跟她挑戰。

除了陸羽幾人以外,大部分來觀看比武招親的人都知道,穿新娘服的女孩師承正氣劍宗,跟妹妹兩人在藝成之後行走江湖,短短數個月的時間,在南武林已經闖出了名堂,小有名氣,人稱「玉雙劍」。

尤其是台上的「大玉兒」趙芝,巧妙的輕身騰挪加上不弱的手裡功夫,尋常人絕難在她手上討到好處。

「好,我等等就是了。」陸羽點頭,坐到旁邊的椅子上。

此時,一直在台下觀看的羅娜,心想自己四人在擂台下早已成了眾人目光的焦點,陸羽不在旁難保不出事情,於是便帶著其他三女從擂台後上到擂台,走到陸羽身邊。

「妳喔!想幫相公找第五夫人啊?!」羅娜笑著輕聲的在李靈珊身邊說,聲音卻讓五個人都聽見了。

「我忘了,我只是想幫新娘而已嘛!大不了相公等等隨便打,認輸就好了啊!」李靈珊不滿的嘟噥著,卻也知道自己理虧,衝動了些。

「沒關係,反正當玩玩也不錯。」陸羽回頭笑著說。

一個多時辰後,天色近晚,人潮逐漸散去,剩下少數的圍觀者和台上眾人。

不過眾人卻沒有注意到,此時在街道上行走的,並不只有一般的居民和遊客,許多陸續進入杭州城的人的裝扮顯然是行走江湖的武林中人。

「如果沒有人要向擂台主挑戰,那麼今日的比武招親就至此結束了。」總管站上擂台大聲說。

一個穿著藍灰色下人布衣的男孩似乎鼓著勇氣般,紅著臉爬上陸羽身前的擂台。

「小張,你幹什麼?還不快下去?!」總管忙趕那男孩下場。

「王總管,他不能比試嗎?」卻是一旁擂台上的新娘說話了。

幾個人把這一幕看在眼裡,心裡大概都明白事情可能的經過。幾個女孩還兀自猜想著,陸羽已經走到擂台場內了。

「當然可以,開始吧!」陸羽邊說邊喚出胖仔,然後計劃著怎麼輸。

男孩也不多話,清秀的臉龐因為緊張而冒著汗,他身前一隻二級的貓形紅色喚寵亦步亦趨的朝陸羽的喚寵走。

實力原本相差許多的兩隻喚寵,卻在紅色喚寵用力衝撞胖仔之後,胖仔發出唧唧聲就被撞飛,而後倒在擂台上,消失了。

「啊!」陸羽詐作腳步不穩晃了晃:「剛才比試太累,我不行了,你贏了。」

幾個女孩連忙攙扶著他下場,臉上都裝著嚴肅緊張,心裡卻一直暗笑。

「相公也太假了吧!」羅娜回頭看看場上抱在一起的男孩跟新娘:「輸的好勉強。」

「別說了,快溜。」陸羽低聲說,引的女孩們也是低聲笑著。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1.3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