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一章 四族警訊
第二章 陸翼傲鷹
第三章 異界開啟
第四章 和平統一
第五章 聖血轉世
第六章 魔界界主
第七章 玄武武聖
第八章 霸絕武道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末世血皇
作 者
凌雲雪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2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345
累積人氣
2581062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28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6.28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七章 玄武武聖
「妳怎麼會叫我界主?什麼意思?」吃飽飯後,女侍們收拾著桌面,陸羽邊喝著茶,邊問身邊的易媚兒。

「界主自己不知道嗎?」在這段時間的相處,易湄兒大膽推論陸羽並不是傳說中的魔界之主延續記憶重生,而是人間界的人的記憶:「恕媚兒無禮,界主這並非第一次死後復生,對嗎?」

陸羽點頭。

「易媚兒由古書上知道,千百年以前,我們魔界有著一位一脈相傳的魔界之主。界主和我們一般魔界人不同,我們一般人在壽命終止,或者意外死亡以後,元神都會回到原生池重造,重造出來不僅是個新生兒的樣子,連記憶都會一起消失。而界主擁有一塊我們的聖物,能夠靠著它不斷地重新再造自己的身體,連記憶武功也都能完整的保留。但在千年前,有一天界主突然不知所蹤,我們魔界也陷入分裂。」易媚兒解釋著:「在古書記載中,界主胸口有一塊六芒星形聖晶,稱為血皇聖晶。」

「原來這真是你們魔界的物品?可是我所知道的,這一塊血皇魔晶在我上次跟人打架死後就消失了,怎麼它會再一次把我復活過來?又是在這裡?」陸羽看了看周圍,其實他並不是討厭這裡,因為他發現這裡似乎要比人間界單純許多。

「這……這就要從媚兒到人間界的任務說起了。」

易媚兒簡短的把燁炎被她帶回魔界的經過告訴陸羽,聽得陸羽只有苦笑搖頭的份。

燁炎已經死了,陸羽再沒辦法跟他打聽關於陸羽掛念的女孩們的消息。

「這是小春在那個人死了以後,從他臉上拿下來的。因為很精巧,所以我把它留下來。」易媚兒接過侍女遞來的物品,放在桌面上。

小春是四個女隨侍之一。

那是一張面具,相當精巧的中年男子面具。

「這是……紅蘿的面具!」陸羽仔細看了下,認出是紅蘿曾經在古中國使用過的面具。

血晶碎而重組,紅蘿的精巧面具,加上她們說的,那個滿身紅黑紋路,跟自己幾乎長的一樣的人……

「到底是怎麼回事?」陸羽握著面具,心裡掛記著在人間界的女孩,那些他以為一死換來的和平能讓她們安穩的女孩們。


魔界的一天比人間界的兩天只短上些許,因此魔界人習慣除了夜間睡眠外,還有其他的休息時間,短則兩小時,長則四、五個小時。

魔界的時間計算單位除了一天是四十七小時外,其餘跟人間界幾乎一樣。


兩天後,易媚兒在發佈公告與官方公文以後,正式成為四邪天排名第三,而第四則由原本排名在她之下的「管軍」董長鑫頂上。

魔界屬地中的排名雖然與職務權利沒有直接關係,但是在魔界尚武的環境中,排名越高,自然會有更多特權與升遷機會。

易媚兒幾乎在同時,接到官方的人事命令,原職不動,位階調高一級,成為非常少數的女性將軍。

易媚兒滿心歡喜的回到自己的府邸,一座新掛「易將軍府」的大宅。

易媚兒負責的工作,是統領一群專職刺探情報的人員,這些人員散居在各地,同時作為與其他屬地聯繫的管道。

「稟主人,武聖大人稍早來到府裡了。」一名侍女等候在將軍府外,看到易媚兒領著侍衛們回來,連忙上前報告。

「怎麼沒有去通知我回來啊?!」易媚兒原本高興欣喜的臉龐霎時間冷了下來。

「是武聖大人說不要通知主人的,小的不敢違背大人的意思……」侍女低著頭,心裡是一陣惶恐。

她是前幾天才到府裡工作的,因為將軍府內的侍女們一夜之間死了十來個,才臨時招募人進府幫忙。

在魔界,只要是大戶的僕役,生死大權就在主人手上,連官方都不會過問。因此也時常發生大戶們推僕役出來頂罪的事情。但是在大戶中,僕役們可以不用從事一般的勞務,只要專心服侍大戶人家就能過著衣食無慮的生活,因此,成為大戶中的僕役是多數普通人盼望的夢想。

「搞不清楚誰才是主人嗎?」易媚兒怒喝:「給我關到水牢去,沒我吩咐不准放她出來!」

「主人饒命……」跟隨在易媚兒身後的隨身侍從立刻上前,把侍女押到一旁。

「我說易娃兒,這是老夫的意思,怪小孩子做啥?」

易媚兒聽到老人的說話聲音,先是一怔,跟著滿臉笑容:「武聖大人遠道而來,易媚兒自該相迎。侍女不懂事,讓武聖大人久等,是媚兒管教不當,不勞大人費心。」

一個暗藍色的身影在易媚兒等人面前的石板路面上凝結成形,由迷濛難分到整個形體安定下來,不過是短短幾秒鐘。

讓人意外的,被稱為武聖的老者,不但身材矮小,駝背歪眼,一頭白髮更是雜亂無章,身上還散發著難聞味道。

易媚兒心裡暗罵了幾聲,臉上還是笑容滿面:「武聖大人,多日不見,您可安好?」

「好,當然好。」老人把身體靠近易媚兒,他身上的味道更是叫易媚兒險險作嘔:「還不是思念妳這娃兒嗎?怎樣,妳肯答應了吧?」

易媚兒還在想怎麼推託,老人突然臉上一變:「有高手?好樣的!」

「武聖……」

易媚兒剛想拖延一下,先行隱瞞自己府裡有外人的事實,沒想到老人已在轉眼間消失。


陸羽由入定中回神。

在易媚兒府裡,兩天來陸羽試著了解自己再一次新生成的身體。

除了外觀顯而易見的不同外,陸羽早就知道這一次轉生後的身體,不論在強度上,還是在血皇真氣的容量上,都較以往最強的時候還強上許多,已到了他沒辦法估計的地步。

因而,到了易媚兒府裡以後,他便要求易媚兒別讓人打擾他。他在維持著部分神識在身體上以因應不時之需的狀況下,有限度的從身體內去觀察新生身體的情形。

真氣比以前強了將近一倍,走在新的血皇魔功心法路線也沒有異常,不只是更強韌,氣脈強度更是比以前還高上許多。

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翼跟胖仔呢?

在陸羽還想試試喚寵的時候,突然間心中警訊大響,他顧不得還沒披上黑斗篷,在房門被一個暗藍色龍頭形氣勁穿入的同時,起身破窗而出,站在窗外庭院的涼亭頂上。

「哪來的傢伙,竟然躲得過老夫的『狂龍爪』?再試試這『狂龍十三式』!」

老人跟著出現在被他打破的門邊,兩腳右前左後成弓箭步,身體因為駝背,體積看起來更小,披頭散髮,雙手成爪立在胸前,眼露精光,身上透出的氣勁重新結成藍色的大龍頭形。

「慢!」

陸羽看著老人,不知哪來的自信讓他在老人已經蓄勢待發的這時,竟然只維持著穩穩站在涼亭頂上的氣勁,慢條斯理的止住老人動作。

老人被稱為武聖,不僅只是因為他武功高絕,橫行闇玄武無人出其右,更因為他愛武成痴,為了達到武學頂峰,連妻兒都在他雙爪下殞命。不僅如此,一旦出現擁有新創高深武學的人,只要傳到他耳中,非找到那人比試不可,即使是以對方親人要脅,他也絲毫不在意。

老人到易媚兒府,為的也就是聽聞易媚兒有著難以防範的暗殺功夫,才三番兩次纏著易媚兒,要易媚兒以暗殺功夫對付他。易媚兒不允,他才一夜間潛入易府,殺掉十七個易府僕役。

老人勁勢已聚,在陸羽開口的瞬間,人已經往陸羽撲出,突然聽到陸羽喊了聲「慢」,連他也不明所以的,虛空聚勁翻身,重新回到剛剛躍出的門旁。

「這怎麼回事?這是哪門子邪術?有意思!」

老人心裡奇怪,這情形未曾發生過,怎麼可能會因為這個奇怪的男子說了句話,自己就撤回了攻擊?

老人笑開了嘴,他剛才是感應到宅子裡出現了少見的高手,才捨下易媚兒前來一會,沒想到不但是高手,竟然還令他連已出手的攻擊都史無前例的收了回來。

「再試試、試試,老夫還沒看過像你這樣的人勒!」武聖又要聚勁,用自己擅長的攻擊招數,再一次試驗這前所未見的奇術。

「先別急,就那麼想打架嗎?」陸羽微笑了下,氣機的感應讓他知道眼前的老人並沒有外表的老態,修為絕對比他曾經在古中國見過的任何一個人都要高明。

「打架不急,怎麼打?」老人滿臉興奮,嘴角甚至還因為期待而微微顫抖,雙爪一交,說道:「接著,老夫來囉!」

「好吧!就陪你玩玩!」陸羽笑了下,上身些微後仰,兩手握拳振臂,引動身上的血皇真氣。

和以往陸羽運使霸氣訣時不同,以往霸氣訣運使,會因為氣勁外發,在陸羽身上出現散發著紅光的現象。現在因為體內真氣更強盛,加上最終血皇真氣運使心法的實行,外散的氣勁不再是以往亮紅色的光芒,而是一塊塊,像撕碎的綢緞般,凝聚成形的血氣,漂浮在陸羽身上慢慢環繞。

「無上血雲護體?你是聖龍一脈?太好了!」老人看到陸羽身上的異狀,表情更是因為興奮與驚恐交集,扭曲成難看的樣子:「老夫找你們聖龍一脈的好久了,可別讓老夫失望啊!」

老人的表情趨近瘋狂,嘴邊因為太用力咬牙,流下一條混著唾液的鮮血,臉上冒著細小汗珠,身體更在極度鼓動真氣下,粗壯逾倍,顯得有些突兀。

「這是老夫從來沒機會用的『狂龍吞天拳』,總算遇上你了!你用啥招式啊?」老人似乎在強忍著什麼一樣,身體抖動的程度越來越大。

「『驚天霸皇拳』。」運上血皇勁,在最終心法的催動下,陸羽也沒了一貫的笑容,取代的是凜然、傲然的氣度。

「好、好,果然是聖龍一脈,接招!」老人一聲大吼,身形離地飛出。


易媚兒趕到陸羽居住的「雅然閣」時,看到的是她終生難忘的一幕。

早在武聖找上她,要求她刺殺自己的時候,易媚兒就派出過人馬,全力收集關於武聖的資料,尤其是武聖的武功修為方面。

武聖生平就在大大小小的比鬥中度過,加上他找人比鬥從來不考慮地點,連街市上也動過手,因此收羅武聖的武功資料並不是難事。

對付剛成名的年輕人,武聖多用「潛水戲蛇步」;對小有名氣的武學宗派,多數用「蒼冥遊龍拳」;對上「邪武榜」內的高手,幾乎都是「狂龍十三式」。其中最讓人注意的,是武聖唯一落敗,造成他在「邪武榜」上排名確定第十七的那一次,據聞當時武聖曾經說過,那是未完成的招式,「狂龍吞天拳」。

易媚兒不敢出聲音打擾顯然聚勁準備交鋒的兩人,心裡直估計著,究竟武聖用的是哪一種拳路。

在這種武聖與陸羽都已經運使功力準備交手的時候,全副心神都在對方身上,如果有人打擾了戰局,非常有可能因為氣機的牽動,導致兩人的攻勢全落在第三者身上。

易媚兒看到武聖離地,心裡大駭,險些驚叫出聲。

武聖離地往涼亭上的陸羽飛出,讓人難以置信的,是武聖的身體違反了常理,以一種相當緩慢的速度,彷彿漫步雲端一般,逐漸往陸羽靠近。乍看之下,身體彷彿維持原姿勢,但仔細一看,不斷有拳掌膝足的影子出現在他身體周圍,身上藍光更是閃閃爍爍,就像一顆綻放著璀璨光芒的藍寶石一樣。

易媚兒的武功原本就有相當修為,尤其她有著暗殺工作最需要的集中力與目光,這時的她隱約感覺到,在武聖脫離常理的動作中,舉手投足間不斷在蓄積勁力,而唯一可能的破綻只有在他剛躍出的那一剎那,之後勁力會越積會強,直到遇上抵抗才會一次爆發。

易媚兒擔心的看著陸羽,心中緊張地暗道:他可不能出差錯啊!不然自己的希望就毀了。


陸羽身在其中,感覺更是奇異。

還不知名字的老人這一出手,是陸羽從未見過的。

看在陸羽眼裡,老人時近時遠的在他眼前,讓陸羽身上蓄積的血皇勁在發與不發之間甚為難受。在老人的迅速動作中,外界的先天真氣不斷被引進老人始終彎曲在胸前的右腿,這蓄勢待發的一擊絕非側身閃躲可以避過的。

避不過,那就來吧!

早先陸羽後仰鼓勁,正是血皇霸氣訣最終心法的起手式,不同於隨手使出的血皇勁,這一看似簡單的起手式能在瞬間串聯陸羽身上所有的血皇真氣,讓血皇魔功的威力更甚。

也就是說,在簡單的起手式之後,陸羽才能發揮血皇魔功的最強威力。

左臂斜側在身,血皇勁隨即在手臂後結成氣盾,右手收在腰際,大量血皇勁急速集中,陸羽離開他所在的涼亭頂,迎上老人的玄異攻擊。

「隻手割天!」

陸羽大喝,左臂一橫,血盾來到身前,蓄積大量血皇勁的右拳綻放著帶著金色光芒的紅光,一拳擊實在自己的血盾側邊。

猶如一把帶著不斷滾動鋒利鋼盾的長矛,陸羽的這一擊夾著駭人聲勢,在嗚嗚作響的同時,瞬間突破兩人僅三、四公尺的距離,擊入老人身上。

陸羽一擊之後,運著「凌空訣」就往左側外翻出,這是「驚天霸皇拳」中對敵唯一的遠距離攻擊,但也因為離體氣勁強猛,這一擊之後,陸羽身上的血皇勁會頓時一空,至少需要半息時間才能恢復。

陸羽翻身出去將近十公尺距離,回頭面對著應該被「隻手割天」擊中的老人的方向,卻沒料到,老人竟然已經靠近他,「狂龍吞天拳」已然臨身。

落空的陸羽攻擊招式「隻手遮天」將一大片石板地面刮得破碎亂飛,聲勢驚人。

陸羽身上的氣勁正在空虛之際,氣機更感應到老人接下來會是狂風暴雨般的可怕攻擊,一驚,心裡只來的及喚了聲「翼」,就以雙手保護著頭顱,弓起身體鼓著剛回復不多的血皇勁勉強防禦。

「魔……魔翼戰甲!」在旁觀看的易媚兒看到陸羽身上的情況,終於驚叫出聲。

老人的拳勢不但如狂風暴雨,更像一首以鼓聲輕重組成的喪魂鼓,分不清是拳是足,一聲聲沉重厚實的聲音在陸羽以雙掌捂著的耳邊震盪,不時夾雜著恍若石破天驚的一記重鼓,這樣的攻擊直把陸羽往身後打,穿過了雅然閣的兩間廂房,老人的攻擊才告段落。

陸羽心裡驚恐莫名,因為他根本不覺得疼痛,半點感覺都沒有。

察覺到老人攻擊停頓的瞬間,陸羽已經恢復了血皇勁,兩腿蹬地,以最快的速度破窗而出,離開老人身邊。

武聖施展僅有一式的「狂龍吞天拳」雖然只有短短幾分鐘,但是早已達到他的極限。他身上勁力用罄,這時候對著殘破的廂房牆壁緩緩坐了下來,同時脫力昏迷。

倒也不是武聖不濟,在他這集合畢生武學精華所成的「狂龍吞天拳」中,不只是能以自我勁力為引,借外界先天真氣為用,更能夠在攻擊的同時,以氣機鎖定追蹤敵人,即使有像陸羽一樣的少見外發氣勁攻擊,也會被先天真氣帶偏,絲毫不影響他的攻勢,而其後的連續攻擊,更足有開山破石的威力。不但別想躲避,連防禦也將被這一招粉碎。

陸羽例外的原因是,他剛剛才想要試圖召喚的喚寵,六翼神使。


飛離老人的攻擊範圍,陸羽有些心悸的回望沒有動靜的廂房,感應到裡面力盡陷入昏迷的老人,心裡才鬆了一口氣。

怎麼……不會痛?

翼!

陸羽看著自己手上和身上的甲冑,感覺著從不回應他,卻始終陪伴著他的夥伴,六翼神使,翼。


易媚兒緩緩走到仍在空中的陸羽身下,抬頭仰望同樣始於傳說的「魔翼戰甲」。

全身式的甲冑不同於易媚兒見過的所有甲冑,整套都是紅底黑紋金邊,處處都有著極藝術的曲線,更不是魔界甲冑幾乎由鐵板組成的單調。

這套甲冑上密佈著紋路,即使在魔界太陽強度不高的昏黃光線下,仍映著美麗的色澤,從頭到腳的完整包覆,除了臉,絲毫沒有暴露在外的身體部分。方才經歷過闇玄武屬地最強的武聖絕招,竟然連半點毀損都沒有!三對血紅金邊大翅膀活生生的鼓動,更說明著這身甲冑的玄妙。

這就是「魔翼戰甲」嗎?

易媚兒陷入戰甲的精緻中,突然聽到陸羽喊了聲「翼」,跟著喃喃自語的說:「出不來?沒關係,至少我感覺到你還在。好久不見了。」

易媚兒看到陸羽雙手環抱著自己的身體,就像抱著親人一樣,更是訝異。

他在跟誰說話?


讓侍女們扶著昏迷過去的武聖到客房休息,易媚兒半作弄地吩咐侍女們先將他清洗乾淨,再讓他休息。

在完全脫力的情況下,武聖要醒轉至少也要幾個時辰。而易媚兒完全不考慮將武聖像金霸一樣趁昏迷「做掉」,因為那將導致更多的練武者來找陸羽或者易媚兒搶奪「武聖」的名號,而這不是易媚兒樂見的。

易媚兒回到庭院,陸羽仍在庭院中,坐在涼亭頂上,看著未曾熾熱過的魔界太陽「闇日」,右手在懷裡輕撫著某樣東西。

「恭喜界主!」易媚兒施展輕身功夫,躍到涼亭頂上,在陸羽身邊坐下。

陸羽仍然是一身精緻紅色戰甲,似乎捨不得脫掉一樣。

「恭喜什麼?」陸羽聽易媚兒的聲音似乎很開心,也就微笑著回答。

「啊!這是什麼?好可愛!還穿盔甲啊!」易媚兒驚喜的發現陸羽懷裡,一隻黃澄澄的,身上滿是鱗片,有條尾巴卻穿著副小巧盔甲的可愛動物:「恭喜界主打敗武聖啊!」

「我沒打敗他,他比我強多了。」陸羽回憶著剛才驚心動魄的戰鬥,這是他第一次以血皇魔功對敵險些大敗:「要不是我有這一身盔甲保護,現在倒下的就是我了。」

「界主,您過謙囉!」易媚兒一改之前的沉穩樣貌,用輕鬆親切的語氣說道:「剛才武聖那樣,隨便給他一掌就沒命了,誰說不是您贏了?」

「別殺了他,」陸羽拍了拍懷裡的小動物,小動物抬起頭,不滿地輕叫兩聲,似乎非常不願意離開許久未見的主人懷抱,陸羽不以為意,放棄要牠起來動動的念頭:「真不懂你們怎麼這樣,贏的把輸的殺了,就為了佔有他的名號嗎?」

「媚兒不會殺他的。您不懂,媚兒也不願意這麼做啊!」易媚兒聲音低柔,帶著無限委屈:「讓媚兒給您說個故事好嗎?」

陸羽同意的點頭,他不介意在這樣欣逢兩個好友的美好心情下,聽易媚兒輕柔的聲音說故事。他猜想的到,故事會是易媚兒的過去。

「很久以前,在這一塊土地上,有一個被人尊稱『奔雷重拳』的二邪天,他是個很親切溫和的人,雖然他外表孔武有力,人也很高大,但是大家都很喜歡他,不管是他帶的軍隊,還是他的領地,大家都生活的很愉快安樂。二邪天也就在這裡,和他疼愛的老婆、女兒生活了下來。」易媚兒想起了過去,臉上有著幸福的笑容。

「他最疼他女兒了,知道他年紀小的女兒喜歡讀書,就千方百計的到處跟人買書回來,哪怕是要用武招交換,他也無所謂。他說過,他最愛看女兒讀書的可愛樣子。」

「直到有一天,有一個男人找上門來,說是要比武,但是卻又抓了他老婆威脅。在要保全老婆的性命下,他就那樣,站得直直的讓人給砍下了腦袋。」

易媚兒說話的聲音雖然一樣溫柔,陸羽卻感覺的到她話語聲中隱藏的悲憤與難過。

「小女孩僥倖逃出來,用她在書裡面學到的方法,不斷的躲在山裡面苦練,吃的是野草樹皮,睡的是樹枝山洞,終於小女孩長大了,也學會了一身功夫。」

「小女孩發誓,再也不要經歷那樣的感覺,不要一個人過那種不是人過的生活。」易媚兒彷彿有些疲憊的說:「可是,小女孩已經沒有親人了。」

易媚兒說到這,把臉別到旁邊,像在擦拭眼淚一樣:「我如果沒有保護自己,今天就是我任人宰割了,我不要那樣!」

陸羽確定她說的是自己的故事,雖然陸羽是個孤兒,卻也不是沒嚐過喪失親人的感覺,那的確是痛徹心肺啊!

「有我幫的上忙的地方嗎?」陸羽緩緩的說。

易媚兒深呼吸了一下,似乎在平緩自己起伏的思緒般,停頓了一會兒才說:「是別人的話,誰都拿這種事沒辦法,只能看著它一再重演。但是您不一樣,您是擁有『魔翼戰甲』的界主,魔界真正的主人。而且,媚兒相信,您的能力不只如此。」

「妳是什麼意思?要我成為魔界的主人嗎?」像是聽到天方夜譚一樣,陸羽搖著頭笑著,右手輕捏著懷裡的喚寵──穿山甲的肚皮。

「是的,媚兒的意思就是如此。」縱使易媚兒被稱為狡狐媚妖,但在這時候她有種不顧一切的衝動,儘管理智告訴她現在的時機不見得恰當:「請您建立起屬於您的魔界國度,不但我們千千萬萬魔界子民無須再擔心親人隨時死難,您也能夠號召黑法師,為您開啟回到人間的通道。」

陸羽仍舊是笑著搖頭,心裡百味雜陳。

以前想回現代,必須成為血教聖主,搶到和氏璧;現在竟然也必須要成為魔界主人,才能回到人間……

老天,你在玩弄我嗎?

陸羽抬頭看著有如人間夕陽般毫不刺目的魔界太陽「闇日」,一張張美麗、動人心弦的臉龐逐漸在他腦海裡閃過。

娜兒、珊兒、欣兒、楓情,還有雁兒……我好想回妳們身邊,妳們知道嗎?


在易媚兒的書房中,所有的侍衛、僕役們都被遣開,只有易媚兒與陸羽在書房中。

書房不甚寬敞,只有一張長木桌跟兩張隔著桌子相對的木椅。書房除了留下一個通風窗口跟書房門以外,四面牆壁都是書──在魔界不受重視的物品。

並非魔界人不熱衷學習,只是現實的因素使得魔界中的人在時代變遷之後,逐漸都選擇了棄文崇武的生活方式。

一來,在整個魔界屬地周圍遠到不可探知的範圍都是奇形怪狀的魔物,這讓整個魔界屬地必須擁有相當的武力來驅逐隨時會侵入到城市的魔物。二來,魔界太陽「闇日」的能量並不如人間界太陽的能量強,造成作物收成緩慢,量也不多,因此除了權貴與士兵之外,幾乎所有人都必須從事勞動來支付官方的賦稅。

在目不識丁的勞動平民中,存在另一種少數行業──能讀懂魔界文字的平民。這種人多數是官方公文的傳達者,同時也受僱於其他平民,進行書寫、閱讀的工作。而在大戶中也多數都養有這樣的人,統稱為「文人」。

易宅中則沒有聘用「文人」,因為易媚兒本身就是極少數能閱讀大量書籍的人。而且易媚兒比多數人都要清楚知識才是真正的力量,能與武力對等,甚至超越武力的力量。

易媚兒帶著換上新服裝的陸羽分坐在桌子對面的椅子上,在陸羽右手邊的窗戶外是易宅的後花園,顯然易媚兒也相當重視自己閱讀的環境。

「媚兒猜想,界主應該還不太了解我們魔界,就讓媚兒來跟界主大致說明一下。」

在陸羽更衣的時候,易媚兒也換上了一套雅致的粉色衣裳。這套衣裳是有些介於現代洋裝與古式東方宮裝間的服飾,除了以古式宮裝為基本構成,並沒有宮裝一樣的長裙,而是短短的及膝短裙,易媚兒那一雙除去翠綠色肌膚不談,曲線優美到另人遐想的小巧腿部就露在外邊,讓人驚覺身材玲瓏嬌小的易媚兒有著一副相當有女人味的身段。

陸羽盡量把視線集中在易媚兒臉上,只是他偶爾還是會飄過視線在易媚兒的胸口,在小巧上身低胸開岔間露出淺淺乳溝的胸口。

易媚兒並不是沒發現陸羽的異樣,只是不以為意地繼續她的說明:「魔界人平均壽命有一百七十年,十八歲成年。跟人間界相比來說,我們實際年齡約莫人間界外表的兩倍,就像媚兒,媚兒今年三十一歲了。」

陸羽懷疑的略揚了揚眉,因為易媚兒的外表頂多像個十七、八歲的女孩,跟他的認知上有著段差距。

「再來是魔界人的生活方式,如媚兒告訴過界主的,魔界人統一都在原生池誕生。原生池則需要加入新的純人類的血肉才能維持正常。傳說魔界人死後,靈魂會回到原生池等候重生,但是記憶也會在那時消失,只是偶爾還是會出現保有前世記憶的人,這種人多數都會回到原來的地方繼續生活。魔界人跟人間一樣,也有婚配制度,原則上只要養的起,並沒有限定數目,大致而言都是一夫一妻,不過也有不少終生沒有婚配的。」

易媚兒停頓了下,確定陸羽能了解,才繼續說:「接下來是魔屬領地的部分。」

易媚兒攤開一張地圖,讓人有些意外的,地圖上的魔界屬地就像一個正六邊形,連領地間的分隔山脈都是直直的一條,由六個領地中心延伸到邊界,好像人工建造的一般整齊。

「這是我們魔界的大致地形,整個六邊形平均分成六等份,由右上開始分別是金、木、水、火、土、闇等六大屬地,每個屬地又分成四個分屬地,東青龍、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四個分屬地各有一個領主,領主也幾乎就是各分屬地的武聖。」

易媚兒嫣然一笑,微微抬頭示意客房方向。

陸羽知道她指的是那個脫力昏過去的老人,是有些覺得不可思議,卻也笑著表示懂了。

「四位領主服從六大屬地領主的命令,這六大屬地領主則來自傳承,一個關於界主的傳承。」

陸羽知道這應該是最重要的部分了,關係著他能否成為六大屬地真正服從的界主。

「傳說這六大屬地領主分別為六個世家的當家。最早先,這六大世家是千年前界主世代的僕人,其中火屬地的南宮世家已經滅絕,由鐵世家繼承,其他的五個都是過往界主傳承下的世家。」易媚兒停頓了下,觀察著陸羽的反應:「以往這六個世家都擁有非常高超的武技,分別率領六個屬地的士兵防禦外界魔物入侵,但是隨著時間過去,比六大世家要強橫的家族逐漸興起,現在隱隱有取代原世家的趨勢。」

「在金屬地來說,目前領主雖然還是兵武世家當家,但是據媚兒所知,實權已經逐漸轉移到軍旅出身的杜家,兵武世家幾乎沒有領主實權。」易媚兒收起地圖,正視著陸羽:「也就是說,現在界主出現的及時,順利的話,以界主身分應該還有五成以上的機會。另外五成……」

陸羽點頭,示意她繼續說無妨,逐漸的,陸羽有些回到過往古中國的感覺,一種被極為重視的感覺。

「另外五成機會在界主的實力。」易媚兒說完,微笑看著陸羽:「這樣解釋,您清楚嗎?」

「大致上清楚,現在呢?怎麼開始?」陸羽發覺眼前的小女人出乎他意外的聰慧,尤其在這陸羽不擅長的方面:「還有,我想知道妳的定位,妳把自己定位在哪裡?」

易媚兒同時發現陸羽並不是個空有武力跟血皇魔晶的人間人,甚至說,陸羽給她種特別的感覺,可以去追隨的感覺。

「媚兒可以篤定的告訴界主,整個魔屬地要找到跟媚兒一樣擅長計謀,熟讀各類書籍的人幾乎沒有,媚兒願意追隨在界主身邊,直到界主統一六大屬地。」易媚兒眼神透著興奮的光芒,彷彿她等了許久的機會終於到來了。

「我懂了,妳是想成為新的六大世家之一嗎?這也不錯,妳想想看接下來該怎麼做好了。」陸羽笑了下,拋出個問題給她。

「界主別小看媚兒了,請界主附耳過來,讓媚兒咬咬您的耳朵。」易媚兒用的是她曾經在書上看過的用詞,咬耳朵的意思等同說悄悄話。

陸羽在古中國也曾聽過這種說法,好玩的當真把身體往前湊,側臉把耳朵靠近易媚兒。

一連串輕柔的女性話語加上如蘭似麝的香味讓陸羽的心神略為恍惚了下,驀地耳邊陣陣溫熱帶著貝齒輕啃的感覺,竟是易媚兒當真咬起他耳朵來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6.2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