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一章 聖皇聚會
第二章 重回陸翼
第三章 天使羅娜
第四章 眾女同至
第五章 冒險施法
第六章 寧虛禁招
第七章 情動元凝
第八章 禁區救美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末世血皇
作 者
凌雲雪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2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308
累積人氣
258102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28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9.2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七章 情動元凝
陸羽跟希婕搭乘通往月落城的普通列車,雖然都掛念程楓情的安危,但是一時之間,就算是陸羽也無法找到程楓情的確切所在。經過兩人討論,聖皇團應該是著手在進行某一件陰謀,程楓情的作用應該在於防止他們的目標找上希婕幫忙,用來牽制希婕的可能性比較大。

因此,在對方找上希婕之前,或者發生某一件大事之前,程楓情的安危應該都不會有問題。


普通列車行駛通往月落城,必須經過八個城市,時間則有將近二十個小時。

陸羽跟希婕選擇這部列車的原因,不單只是陸羽好奇,想看看這幾年裡列車有什麼變化。對希婕來說,曾經是歌手,後來是名噪一時的赤焰妃,搭乘普通列車對她來說同樣是件新奇的事情。

希婕注視著上車後就一直看著窗外的陸羽側臉,陸羽在魔界重生後一直沒修剪過的頭髮,讓他的臉看來有少許的頹廢感覺。

陸羽左手一直握著希婕的右手,像是把玩,也像是撫摸。

在結起元身的瞬間,希婕的身體被天地之力重修,不只是修復了當時身體的創傷,連希婕因為長期握刀,手掌被刀柄磨起的繭也同時消失,這時希婕的一雙手雖然同樣有著紅黑色的紋路,但是皮膚的細緻滑嫩,簡直跟嬰兒差不多。

元身結成之後,平時元身就存在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中,雖然陸羽的右手只是緩緩輕撫,但這等於是兩個元身間接地接觸,對陸羽而言還好,而希婕的情況就真是有苦難言了。

陸羽冒險為希婕結起元身之後,兩人的力量幾乎完全同化,希婕的元身同樣是由渾沌元力組成,身體內同樣是血皇真氣,只是存在的力量強度不同。但是因為希婕在結起元身的時候,神智並不清楚,因而在元身結起的瞬間所決定的「道心」,包含之後希婕修練元身的方向竟然是在元身結起時所感覺的身體狀態──來自身體的感官快樂。

兩人都不清楚這一點,陸羽把玩希婕右手只是因為溫暖、柔細好摸,而希婕在元身間接接觸,還有同質的血皇真氣相互吸引下,明明身體沒有感覺到任何地方不適,卻像是失了力量,整個心跟著陸羽撫摸她右手的動作,不斷急速跳動著,呼吸也隨著略為沉重。

希婕並不是未經人事的少女,雖然不明白是什麼原因讓自己的身體在陸羽看似平常、輕柔的撫觸下,竟然會有這麼強烈的反應,但是三年多來,一直都是冷酷無情,以守護女孩們和陸翼城為職責的「赤焰妃」,此時雖然有些坐立不安,整個人就如同快化成水一樣,卻相當享受這種讓她整個靈魂都跟著悸動,純然只是個女性的感覺。

列車窗外景色逐漸入夜,陸羽思索著自己有些混亂的思緒。

女孩們現在都能照顧自己了,除了楓情跟雁兒以外,羅娜、靈珊、華欣跟紅蘿都有著能跟雲嘉兒相提並論的實力。曾經自己回來是因為放心不下她們,可是現在看起來,反倒是自己的出現,讓她們存在著顧忌。

實在不懂,雲嘉兒是天使族人也就算了,為什麼她們也得跟著雲嘉兒,把我當成敵人?就算是我不對,沒有說明自己是誰,可是也用不著這樣,一見面就什麼也不說,直接要把我丟回魔界吧?就算我真的是闇璔羅,我回來也根本沒傷害到任何人的性命,她們這麼做也未免太過分了。要不是有發現到,這下子人不就又回到魔界了?

如果只是因為繼承了闇璔羅的力量,就非得把一個還沒傷害任何人的人送回魔界,甚至殺死他──女孩們個個都善良,這不就表示,對她們來說,和繼承闇璔羅力量的人是絕對不能共存的?

也許我沒認她們,當作彼此不認識是對的吧!不然要是她們確定了我的身分,不就反而陷入兩難?

還好,現在對我來說,女孩們的力量還不至於產生威脅,就算是現在自己為了幫希婕結起元身,身體跟元身的力量都剩不到之前的一半,但是光是渾沌元力不懼怕各系力量攻擊的特性,就只要留意雲嘉兒的法術就好了,即使是物理傷害,由自己本來的血皇真氣再加上那個不知道是誰的身體擁有的五層血皇真氣,就算減半了,能傷害我的人也不多……

對了!那個人是誰?易媚兒好像說過,他跟我長得很像,難道也是個複製人?會血皇霸氣訣,魔晶也在他身上,希婕應該知道他是誰吧?

陸羽想到這裡,轉頭想問希婕關於這一個他在魔界重生時就有的疑惑,然而,一轉過頭,早已情動的希婕再也克制不住身體的悸動,溫熱濕潤的雙唇封住了陸羽尚未問出的疑惑。

女子唇間特有的馨香、濕潤溫熱的香舌,一瞬間就讓陸羽迷失。元身陸羽因「情」而結,情慾相依,在希婕動情的這時,元身陸羽的喜悅讓陸羽的慾望也被挑起,橫抱過希婕來到懷裡,恣意親吻。

總算陸羽還記得兩人在列車裡面,伸手拉出收納在前面椅背的列車薄被,覆蓋著情動不堪的希婕。

陸羽還能克制,但是希婕整個人坐在陸羽懷中,元身間接接觸的程度更高,整個人更是熱呼呼的。兩人身上的血皇真氣在兩人忘情熱吻的這時,解除了兩人原本收束著的狀況,快速地運轉,互相呼應,更讓兩人體溫不斷升高,直想脫去身上所有衣物,感受對方最赤裸的存在。

希婕被身上狂漲的情慾與和陸羽貼切熱吻的感受弄得有些迷糊,兩手不斷在薄被裡撫著陸羽的胸膛和自己的身體,隨著時間經過,越來越是熱烈,身體不斷扭動著。而這時候,因為兩個元身之間的接觸,雖然希婕並沒有直接修練元身,但是在這時的情緒刺激下,身上透著淡淡的柔和光芒,元身竟然在這時慢慢地,一點一滴地強化起來。

陸羽的情慾同樣被挑起,抬頭看了一下周遭,同車廂的乘客只有兩對,而且都在睡夢中,他便低頭吻住希婕的唇,雙手滑入薄被裡解開她長褲的鈕扣。


希婕由情慾中清醒的時候,自己還在陸羽身上。

列車依然行進著,車廂裡的乘客並沒有被兩人的親密動作吵醒,因為陸羽後來想到,在兩人身旁布下一層能隔絕聲音的防護罩,雖然仍然能夠看到透明防護罩裡擁抱著的兩人,但是在蓋著薄被和上衣完整的情況下,就算被看到,也還不至於太不雅觀。

元靈一體的交合,帶來太過強烈的快感。即使希婕迷失在情慾中,也沒辦法做出太大的動作,在希婕的元身經由兩人交合,強化些許之後,希婕也逐漸由幾乎失神的衝動中清醒,只是仍未完事的情況,讓她更是羞澀不安。

陸羽在與希婕合體的時候,察覺到希婕身上似乎出現了元身特有的柔和光芒,猜測希婕會出現這樣一反平日的動情反應,很有可能來自元身的需求,也因為如此,在這段過程裡,陸羽格外注意著希婕的身體變化,放緩速度配合她,直到現在,希婕身上的元身光芒隱去,人也停頓下來,伏在他身上。

旖旎的時光過了,然而接下來的羞澀卻更為動人。

希婕對自己的大膽求愛行為有些不能置信,但是意識卻清楚的知道,是自己先吻上他,而這時候就算想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也不行,因為自己還在他身上,兩個人在薄被中仍然結合。

一想到這裡,希婕下身不自主地一緊,耳邊卻聽到陸羽輕聲的喘息,臉上更是紅透。

「應該是跟元身有關係……雖然我也很喜歡這種感覺,不過這裡實在不是很方便……妳……要不要先下來?」

陸羽苦笑地在希婕耳邊說著,現在的狀況雖然讓他覺得很舒服,只是還未完事,難免有種不吐不快的難受。

希婕趕忙要離開陸羽的身體,陸羽坐著,這個動作全得賴希婕自己完成,這更讓她羞澀難當,毫無半點赤焰妃的冷傲無情。


陸羽聽著希婕述說複製人燁炎來到陸宅的經過,雖然都已經是過去了,而且燁炎也在魔界殞命,但是他的力量跟血氣卻成為造就陸羽重生的關鍵。

希婕並沒有隱瞞燁炎和紅蘿的情事:「希婕以為,如果燁炎跟將軍……跟你的重生真的有關,那也許應該考慮照料紅蘿……」

陸羽苦笑著搖頭說道:「我只有一個人,現在女孩們除了妳跟雁兒以外,說真的,我還不知道應該怎麼面對她們,用什麼心態面對。別說紅蘿,連羅娜她們幾個都想要我的命,不然就是送我到魔界,當時的情況妳不也知道嗎?今天如果換作是妳,花了那麼大的心血,好不容易回來,面對的卻是這種情形,妳會有什麼感覺?現在妳跟我一樣,我們已經結了元身,通天路是非走不可。走過的話,也許還有機會挽救這一個空間,要是沒走過,就什麼都不用談了。也說不定在空間毀壞之前,我們早已在通天路上死囉!」

陸羽笑著,重新握上希婕的左手:「目前她們都能夠照顧自己,我想先維持這樣就好了。她們現在不會比過去的我差上多少,加上個個聰明,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等確定楓情跟雁兒沒問題以後,我想要找個安靜的地方修練,或者,魔界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陸羽的確有這種感觸,現在和女孩們的情況讓他有些懷念在魔界時,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而他在魔界的霸皇地位,要安靜修練的話會有大批人馬保護,相信有易媚兒等人的領導,魔界的秩序應該不會有什麼差錯,更何況還有一個修練者前輩──狂獅王也在魔界,對他總是多個能夠探討、請教修練過程的對象。

越想,陸羽越覺得應該回魔界去:「仔細想想,好像回魔界真的不錯。看看吧!如果楓情跟雁兒沒出什麼問題的話,而雲嘉兒又那麼堅持,那乾脆請她送我回去好了。」

希婕聽到這裡,神色一黯,不知道陸羽是真的沒想到她還是一時口誤,便輕著聲音問道:「你不帶我去嗎……」

陸羽沒想太多,只是拿起她的右手,用雙手摩擦著:「當然啊!我們可以一起修練,到時候跟我去拜訪我在魔界的老哥,妳不會相信居然有那麼大的人的,幾乎跟一座山一樣。順便帶妳去看看魔界壯觀到有些嚇人的『北山海』,那可是我們這邊看不到的景色喔!」

希婕放心地笑了,她知道陸羽並沒有打算放下她,而陸羽就像她所知道一般,除非是希婕自己放棄,否則陸羽不會捨棄她。

細緻的雙手回握上陸羽右手,列車仍然行進著,希婕將頭靠上陸羽的肩膀,閉上眼睛,品味著全然放鬆,自由自在的感受。

「你!不准出去!」

抵達月落城之後,下了列車,要離開車站前,陸羽被兩個穿著軍警服裝的男人攔住。

陸羽和希婕疑惑地對望一眼,陸羽右手提著小皮箱,左手握著希婕右手,兩人都不知道發生什麼情形。

兩個穿著軍警服裝,配備正規軍隊用武器的其中一個男子說道:「不好意思,月落城目前不允許複製人進入,請留在這裡,等候列車開啟時離開。」

希婕看了下陸羽,陸羽似乎也想知道為什麼會限制複製人進入月落城,於是笑笑問說:「抱歉,我們剛來到這裡,什麼都不知道,能請你跟我們說原因嗎?」

雖然女孩打扮有些怪異,都已經入夜了卻帶著墨鏡,臉上還有仿「聖皇」的紅黑兩色紋面,但是畢竟希婕年輕,而且問得還算禮貌,男子回答道:「很抱歉,因為上面有命令下來,我們必須保密,還麻煩你們配合。如果有必要,你們可以申請住宿,我們有統一的旅館就在附近。」

希婕看身旁的陸羽點頭,就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也只好先不入城了。可以請你幫我們辦理住宿手續嗎?我們明天再走。」

男子點頭,轉身帶兩人往設置在車站旁的臨時管理處。


也許是結成元身之後,力量與一般人差距非常大,也或許是陸羽很少有機會像這樣以一個普通人的身分存在,在回到人間界之後,陸羽似乎溫和了許多,即使人們明顯防備著複製人,他依然不是很在意,頂多笑笑就過去了。

辦好手續以後,陸羽和希婕照著指示,來到位在車站附近的一個老舊旅館區。讓人訝異的是在每一棟旅館外,都有著背負武器穿著軍警服裝的人在守衛,不只如此,馬路上也有幾隊約莫十來個人的隊伍在巡邏,打扮裝備都相同。

走到被安排的旅館門口,軍警檢查了身分跟行李,才放行兩人進入旅館內。

通過帶著霉味的走道,因為電梯廢棄,兩人只好由陰暗的樓梯往上走,前往被分配的五樓房間。

對這種環境陸羽倒還有些懷念,這裡給他的感覺很像過去他唸書時住的破舊公寓,伸手往牆上輕抹,果然手上沾滿了剝落的油漆。

臉上露著讓希婕訝異的微笑,陸羽牽著她的手,由樓梯轉往房間,邊走邊道:「這邊給我的感覺很像以前我住過的公寓,在認識羅娜她們之前,我就只住得起像這樣的地方。」

希婕雖然和女孩們相處了幾年,但是以往女孩們在討論關於陸羽事情的時候,如果不是必要,她不會在場。因此,希婕對陸羽成為公國將軍之前的事情知道的並不多,只清楚陸羽曾經是四個女孩的同學,曾經在太空中意外回到過去。

邊扭動沒有上鎖的門,陸羽邊說道:「後來大亂以後,我只回去過一次,什麼都沒剩下來,不過那時就算有剩,可能她們也不會讓我帶走吧!」

希婕聽著,並沒有說話,她知道那是陸羽的過去,只是陸羽同時讓她想到以姊妹相稱的女孩們。見到娜兒妹妹她們,我該怎麼解釋現在的情況?

打開房間,濃厚的霉味讓兩人都皺起眉頭。

陸羽搖了下頭,進到房間裡打開窗戶跟電燈,轉頭對著剛要進門的希婕道:「先別進來,我剛好試試火系的力量。可能妳也能做得到,妳擁有跟我一樣的力量。」

陸羽回到門口,舉手放出一個指頭大的小光球,凝聚著火系高溫的光球,控制著光球飛到房間中央,潮濕發霉的房間裡溫度逐漸升高。

看著自己放出的火系力量正如自己猜想地「烘乾」房間,陸羽滿意地笑笑:「等一下應該就不會這麼難聞了。以前我都用電暖器,有一次差點把房子燒掉。」

希婕只好笑笑,一直以來,她都沒接觸過這種環境,在剛成為精神病患的時候也許有,但是那時神智不清,什麼也不知道。而在之前她也只是個高級女子學校的學生,後來成為熱門歌手,從來沒有機會住進這樣的地方。只是她更訝異,也覺得奇怪,別說陸羽,就光是自己,無論想要去哪裡都不可能受人限制,更別說依照安排,住進這樣糟糕的地方了。

陸羽原本個性就隨和,沒想到那麼多,只是單純依照感覺做而已。而這樣的心境,坦然面對一切,也正是修練者必要的心境。

房間因為溫度提高,瀰漫著燥熱難聞的氣味,不斷由窗戶與房門流出,幾分鐘時間過後,房間裡去除了濕氣,果然不再讓人那麼難以忍受了。

看陸羽收去小光球,希婕懷疑自己也擁有相同的能力。


躺在床上,陸羽讓希婕儘量靠在他懷裡,雖然陸羽不在意床鋪是不是真的像表面一樣看來還不算髒污,但還是舖上了自己的兩件衣服。

「現在妳也跟我一樣擁有元身了,雖然是在妳走火入魔的時候結成的,可是換個角度想,我是覺得有機會到另外一個境界去看看也不錯。雖然我自己還不是很清楚應該要怎麼修練,不過也還算是有點經驗了。」

陸羽把心神沉入身體裡,元身眼睛睜開,由旁邊移動,出現在兩人面前。

凝結如實,元身陸羽的頭髮隱隱透著跟身體不同的顏色,說道:「試試看,妳應該也可以這樣了。就像入定放出神識一樣,試試。」

希婕點頭,頭略低下,一個女子元身緩緩離開希婕的身體,像是有些猶豫,有些不安。

和陸羽的元身相比,希婕的元身只有透明輪廓,一眼就能看穿元身後的景象。

希婕在元身結起的時候雖然有過類似經驗,但是那時並沒有機會讓她多了解這種情況:「跟那時候在陸氏城好像一樣……」

希婕想起那時像是睡著剛清醒過來,眼前卻是陸羽和自己合體交歡的姿勢,有些羞澀,元身在這時輕輕閃著微弱光芒。

「有點不一樣喔!」元身陸羽說話,肉身的眼睛也在同時張開,一雙手環上希婕的嬌軀,開口說道:「現在我還是可以控制身體,這跟入定不太一樣。妳應該也可以的。」

希婕懷疑的點頭,試著「張開眼睛」。這時候,隨著眼睛張開,另外一個視野逐漸清晰,希婕竟然見到了陸羽的元身跟她自己透明通透的元身,而且清楚的感覺到身體後面,陸羽的體溫。

陸羽的元身笑了一下,像是欺負希婕還不太熟悉這種情況似的,左手轉過希婕臉頰,嘴唇由右邊就親吻過去。

這時候希婕雖然能感覺到陸羽的一舉一動,但是不管怎樣就是沒辦法好好的控制身體,身體睜著明亮大眼,嘴唇微開,任由陸羽汲取裡內馨香。

「還不能控制啊!那怎麼辦?手要過去了喔!」陸羽的元身笑著說道,而身體的右手也真的沿著希婕腰間,一路往上,覆上了希婕高挺卻不誇張的右胸。

雖然希婕還不熟悉如何同時控制兩個身體,但是身體忠實地傳達所有的感覺,這時候希婕的元身逐漸閃動起白光,身體的臉頰紅潤著。

片刻時間,希婕身體的右手終於搭上陸羽右手,只是輕柔無力,身體緩緩扭動著,早在列車中就燃起的情慾,再一次地燃燒。

陸羽留意著希婕元身的反應,很明顯地,希婕的元身比剛出現時要稍微凝實了一些,就像陸羽曾經嘗試尋找「道心」的過程。

不會吧?希婕的道心竟然會是……難不成是因為在幫她結元身的時候,她的身體正是這種狀態嗎?

陸羽嘗試著把左手覆上希婕的另一邊酥胸,果然希婕身體反應更熱烈,而希婕的元身閃動的白光更明顯。

陸羽不敢打擾希婕的元身,因為希婕的元身似乎出了神,就只是盯著兩人身體看,像是座閃著光芒的雕像一般。

陸羽身體逐漸起了原始反應,陸羽發現身體動作越激烈,希婕的元身似乎就越能凝聚。身體雙手解開希婕衣扣,滑入裡內,在列車車廂中未能完成的,重新上演。

破舊的旅館房間裡,兩個散發著白色光芒的裸體男女,站在床邊看著另一對正在纏綿的身體,希婕的元身逐漸凝實。

希婕這次感覺與在車廂裡完全不同,因為這次是全程看著自己因為親密的接觸,逐漸陷入情慾裡,其中的愉悅快感和難以抗拒的動人感受,更叫她有些吃不消。


兩個身體赤裸相擁,元身也已經返回軀體內,兩人都品味著銷魂過後的美好感覺。

赤裸躺在陸羽懷裡,希婕更能夠察覺不知由何而來的,自己對他的極度迷戀。她的嬌軀緊緊靠著陸羽,存在身體裡的元身同時交換著力量,方才才滿足過的身體慾望,悄悄燃燒。

陸羽的元身早已凝實,對於自己元身力量流往希婕身體,跟著回流,感受非常明顯,也能夠察覺這種情況對自己和她的元身都有非常大的助益,只是身上溫熱的女孩嬌軀像是克制不住一樣,開始微細摩擦自己的身體,讓剛平復的慾望重新被挑起,才一低頭,已經被希婕雙唇攫獲。


足足一天兩夜的時間過後,兩人才穿戴整齊,走出旅館。

陸羽跟希婕需要的睡眠時間都不多,雖然難免感到飢餓,但是在封閉的旅館房間裡,兩人竟是日以繼夜地纏綿著,直到此時,才攜著手,走出破舊旅館。

雖然有些意外這段時間裡並沒有人來通知他們離開,但是兩人心思都在對方身上,並不以為意。

來到旅館旁邊的露天餐館,還沒走到,兩人就聞到美味的食物香味,更是加快腳步。

在這時看來,兩人臉上的神情,更像是沉溺在愛河中的愛侶。之前希婕臉上的少許不自然,已經被溫柔、明亮的笑臉取代,更因為邪異的紅黑紋路,給人一種奇特的驚艷感覺。

清晨的餐館客人不多,兩人點餐之後,看著掛在牆上的電視機,電視機正在播送新聞。

電視畫面是一座正在冒煙的巨大方形灰色建築,在建築周圍有許多嚴陣以待的士兵,新聞播報著:「這是現在夕鈴禁區的狀況,由於凌晨聯合公國月落城所屬部隊嘗試攻堅,未能攻入禁區內,禁區內的匪徒隨即引爆炸藥,將禁區一角炸毀。公國派遣的部隊因為考量到禁區安危,不得不撤退。根據禁區內傳出的消息,占領禁區的複製人集團聲明,只要聯合公國方面再嘗試一次攻擊,就將全面炸燬禁區。日前發生在各地的恐怖攻擊行動已經確定,同樣是該集團所為。」

在餐桌旁邊,正忙著倒粥的老闆,年近五十,身材矮小精壯,有著副不小的嗓門:「真不知道怎麼回事!好不容易有太平日子好過,這些個複製人又來搞什麼鬼!難不成又要弄到大亂才滿意嗎?」

老闆的妻子也是矮胖身材,這時候聽到丈夫這樣說,忙來到他身邊輕聲制止:「快別說了,沒看到這邊都是什麼人嗎?」

老闆脾氣似乎並不好,聲音反而更大了:「有什麼好小聲的?事實不就是這樣?這些人也跟人叫啥『聖皇』?當初那個雖然是為了女人,但是起碼也算造福社會。現在這一群倒反過來造反!要是以前那個還在,不通通打成一團爛才怪!」

陸羽跟希婕聞言相視一笑,希婕低著聲音微笑問道:「現在呢?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陸羽抬頭看著電視畫面,說道:「照理說,如果她們各自都負責一個通道口,應該會有一個人在這裡……難怪他們要抓楓情,只有楓情可以威脅她們。不過,是誰在這裡呢?」

希婕也抬頭看畫面,畫面並沒有拍攝到任何像是女孩們之一的人:「應該是雲嘉兒姊姊,或者娜兒妹妹。」

陸羽點頭,現在他尚未見到楓情跟雁兒,還不能回魔界:「對了,我記得那時候看到香香跟妳們在一起,現在她也在冰雪族嗎?」

希婕有些不確定地回答道:「在我們到冰雪族以後,香香妹妹常往外跑,我不太清楚她的行蹤。」

陸羽微笑著接過店老闆端來的食盤,一陣讓人食指大動的芳香傳來,是兩大碗白粥跟四碟小菜,相當傳統的中式早餐,他愉悅的道:「吃完我們就到禁區去,說真的,我看那些跟我長的一樣的傢伙滿不順眼的。」

「好。」希婕笑著點頭。

老闆聽到兩人說話,停下動作說道:「你們不是被限制住,暫時都要留在這裡的嗎?」

陸羽笑著搖頭回答:「我要去的地方,從來就沒人能擋得住。」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9.2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