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一章 記者會
第二章 天使釋疑
第三章 重回陸翼
第四章 大戰之前
第五章 滅世之戰
第六章 基元複製
第七章 陸宅訪客
第八章 紅女定情
第九章 魔晶再結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末世血皇
作 者
凌雲雪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2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534
累積人氣
2582371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28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6.0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八章 紅女定情
燁炎在日光下揮舞著鋤頭,一頭黑髮跟日益健壯的身材,加上俊朗的面孔,路過的人莫不對他注目。

一個多月前他意外的倒在陸氏城外,被現在他的爺爺,成威全發現。也在成威全的照顧下,他用成威全孫子的名義,在陸氏城安定了下來。

成威全是個快七十歲的老人,陸氏城建好不久就到陸氏城避難。本來他是在別人的田裡幫工,多數人遷到陸翼城後,陸氏城城主紅蘿重新分配了當時無人耕種的田地,他跟她妻子也分到相當大的一片菜圃和一片果園。

妻子過世後,他每日為了能保有兩塊土地而拚命工作著,不饒人的年紀讓他想把菜圃繳回城裡。幸好這個時候燁炎出現,他也能稍微休息一下。卻沒想到燁炎個性沉穩實在,隨著日子過去,成威全竟然幾乎不用下田,繁重的工作全讓燁炎給一手包辦了。

這樣天降下來的清福,讓成威全終日笑呵呵的,也更疼惜燁炎,雖然他只是個複製人。

因為成威全的出面,所以燁炎的身分並沒有人懷疑,雖然長的跟前城主有些相像,但是隨著日益健壯,被日光逐漸曬黑的面孔,城裡的人也都接受了這個長相上的巧合。

更有幾個平日和成威全交好的警備隊員,把紅蘿公佈讓城裡人學來強身的「血皇霸氣訣初章」教給燁炎,而燁炎專心好學的態度更讓警備隊員們把自己的體會與認知都教給他,於是修習血皇霸氣訣成了燁炎每天回家後到睡前的唯一一件事。


紅蘿在城堡上的辦公廳中看著下方城堡外,唯一日正當中仍然在田中幹活的年輕人。

那就是成老伯的孫子吧!

陸氏城剩下的四百三十二個人的資料,紅蘿都很熟悉。自從半個多月前發現有個人不論日出雨淋都極專心的照料作物開始,紅蘿在辦公、練功之餘都會在窗邊,邊喝著茶水,邊看著幾乎不曾抬過頭的年輕身影。

聽說他和聖主長的很像,不知道像到什麼程度?

紅蘿抱著疑問,離開房間往城外走去。

陸氏城的政務並不多,也都只是些安排仍在陸氏城的人們生活的瑣事。羅娜再三的邀請紅蘿到陸翼城幫她,但是一來紅蘿需要時間修習血皇霸氣訣,二來她在考慮陸羽之前交代的事──擴大招收門徒。是那個不成才的師弟讓紅蘿決定以自己的力量,做到曾答應聖主的事情。


「你就是成燁炎嗎?」紅蘿走近田邊小路,燁炎在田裡專心工作,沒發現紅蘿到來。

「是啊!我是燁炎。」燁炎抬頭朝來人一笑,又埋頭回去翻土,鋤頭不斷的,一次次落在田地上。

紅蘿也不打擾他,只是在一旁小路邊的板凳坐下,那是燁炎吃飯時才用到的板凳,板凳邊還有一個大水壺。

水壺應該是他的吧!紅蘿看著專心工作的燁炎。

長的真的跟聖主好像,不過比起來聖主要高大些,也更健壯。紅蘿比較著,邊看燁炎不斷的翻新土壤。如果聖主不是聖主,也在田裡工作的話,說不定也是這個樣子呢!

從紅蘿出現的那天開始,每天下午三點左右,燁炎就會發現在他沒注意到的時候,紅蘿已經坐在他中午休息的椅子上看著他,從行人對紅蘿的打招呼與恭敬,燁炎知道這個總是一身紅色穿著的漂亮女孩是陸氏城城主。

只是他生怕這城主跟那時的孫家小姐一樣,脾氣難以捉摸,別要一個不小心就把自己趕出城去了,因此燁炎除了偶爾到紅蘿身邊取水壺喝水外,連招呼都不敢跟紅蘿打,匆匆忙忙又回田裡直工作到天黑。

日子一天天過去,一個多月後田裡的作物也終於收成了。燁炎邊收集拔下來的果菜邊想著,女城主還在旁邊看他。

要是明天田裡不用做事的話,城主會不會就把我趕出去呢?

燁炎正想得出神,突然一個聲音傳來:「燁炎!」

「爺爺。」燁炎讓自己爺爺給嚇了一跳。

「城主也在啊!」成威全笑笑,跟紅蘿打個招呼,心裡卻暗自高興。聽說城主喜歡上自己家的乖孫子,看來不假啊!

「等等幫爺爺跟王大嬸拿些酒,順便請她幫爺爺燒些小菜,今天爺爺生日,幾個朋友要到家裡來慶祝。」成威全拍拍燁炎的背,滿手汗濕:「現在就去,明天再來整理這些東西就好了。」

「好。」燁炎起身,雙手在褲子上胡亂抹兩下,往城牆邊王大嬸家走。

「成伯晚上忙的話,讓燁炎到堡裡來找我好了,我有些事想問他。」紅蘿來到成威全身邊說。

「好好,反正我喝酒,那小子老是礙事,我會讓他到堡裡找城主,晚上沒回來也沒關係,我很早就睡了。」成威全跟這個年輕的城主一向關係都不錯,總拿紅蘿當小輩看,這時以為紅蘿喜歡上自家的孫子,忙開心的直說。

「成伯想到哪了?紅蘿只是想讓燁炎學霸氣訣而已。」紅蘿儘管見多世面,位高權重,但讓成威全這樣調侃,卻也不禁臉泛微紅。

「沒關係,沒關係,要怎樣都好。」成伯還是笑著,邊說邊往自家走:「要是我那口子能看到今天這樣,一定也很高興。」

紅蘿聽著老人越行越遠的說話,實在不知怎麼介面,卻也起了疑惑。

一個多月來自己每天下午總會到這裡來看燁炎工作,莫非自己真的喜歡上他了嗎?就算真的喜歡上好了,有關係嗎?

紅蘿笑著搖了搖頭。

雖然她仍期待著陸羽有一天會回來,但是陸羽身邊已經有太多女孩,她又是陸羽的弟子……

聖主之前不是也要自己找一個好對象嗎?這也算是聖主的遺言之一吧!

紅蘿往城堡走,邊走邊想著陸羽最後交代她的事情。


燁炎洗浴後,匆匆吃過飯就到了城堡大廳,紅蘿在人通知後,親自出來接他。

「城主。」一看到紅蘿,燁炎就不由的緊張。

「跟我來。」

紅蘿發現燁炎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不禁笑笑,帶著燁炎往會議室去。

「聽說你有學血皇功,對嗎?」紅蘿讓燁炎坐在身側,轉頭看他。

大大的會議長桌邊有近二十張椅子,在人們轉往陸翼城後,會議室就很少用到了。這時偌大的會議室中只有紅蘿跟燁炎,顯得有些冷清。

「有,隔壁陳大哥教的。」燁炎如實回答,始終不敢正面看紅蘿,怕紅蘿會像孫家小姐一樣突然不開心,甚至如果可以的話,燁炎比較想回自己的家。

「那好,你運功,我想看看你的血皇功到什麼程度。」紅蘿伸手搭在燁炎的左手脈搏上,她的功力並不足以如陸羽過去般,能單靠感應察知別人的狀況。

「運功?像練功那樣嗎?」燁炎不明白的問。

「對。」紅蘿笑著點頭。

隨著燁炎雙眼閉上,紅蘿搭在燁炎左手脈搏上的指尖跟著傳來龐大的真氣脈動,直把紅蘿嚇了一跳。

紅蘿連忙鬆手,怕不意間引來燁炎的真氣衝入自己的身體。

怎麼可能?他應該只學了一個多月,怎麼會幾乎跟自己一樣的強度?他還不會二層心法的啊!

紅蘿卻不知道,燁炎胸口隨時掛著孫家大小姐贈與的,來自血教的教主異寶,血皇魔晶的碎片。

也正因為血皇魔晶掛在燁炎胸口的部位跟血皇魔晶原本所在的穴位相近,因此每日燁炎行功的時候,血晶會發揮協助真氣運轉,甚至淬鍊真氣的效果。

雖然血晶只有小小的一塊,比一般人的小指甲還小上一半,但是加上燁炎專心無比的集中力,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燁炎身上的血皇真氣已經能跟紅蘿相比了。

紅蘿這時感覺到燁炎身上透出的血皇勁感應,跟自己身上的真氣相呼應著,知道剛剛並非她的錯覺,而是燁炎身上真的有極精純的血皇真氣。

壓下心裡的欣喜,紅蘿考慮著應該怎麼做。

「燁炎,可以了。」紅蘿出聲阻止燁炎。

「好了嗎?」燁炎問著,一副想回家的樣子。

紅蘿看了,笑著搖頭,問道:「你的血皇功練的很好,我要你加入我們聖血門,你要不要?」

燁炎有些奇怪聖血門是什麼,但怎麼都不敢違背紅蘿的意思。他怕紅蘿一個不高興,就像孫家小姐一樣,又打又罵還沒關係,萬一把自己趕走,自己又該到哪裡去呢?爺爺又怎麼辦?

「要。」燁炎出乎紅蘿意外的一口答應。

「那就好,從現在起你就叫我師姐,我們的師父名字叫陸羽,是前公國將軍。你還有個大師姐,希婕.龍,現在在陸翼城保護師父的夫人們。另外還有個師兄,名字是李慶耀,在陸翼城內當守備隊長。這樣懂嗎?」紅蘿笑著說。

「燁炎懂了,師姐。」燁炎只是單純,並不笨,知道紅蘿要他改口。

「那好,明天開始每天晚上吃飯後到我這裡來,我開始傳授你血皇霸氣訣的第二層心法,這件事不要跟別人說,知道嗎?」紅蘿交代著。

「是。」燁炎聽話的直點頭,心想紅蘿不把自己趕走就好了。


一天天過去,燁炎在收成之後幾乎每日清晨就來到陸氏城城堡內,紅蘿也都會準時的接他進到自己的專屬練功房。

燁炎修習第二層血皇功的同時,紅蘿也一樣在修習,然後直到傍晚,紅蘿等他出定,一起吃晚餐。

燁炎慢慢的發現,紅蘿跟孫家小姐孫嘉祺是完全不同的。外表不提,紅蘿對他總是溫柔,說話也始終輕聲細語。

慢慢的,餐桌上兩人也會交談,除了燁炎爺爺成威全要他別告訴人的複製人事情外,紅蘿幾乎清楚燁炎的所有,也始終微笑著,不管燁炎說的作物生長情況她有沒有興趣。

燁炎覺得他喜歡跟紅蘿在一起。

那是很奇怪的感覺,每天清早起來就想見到紅蘿,見到紅蘿的時候,除了開心外,更有著許多欣賞,欣賞紅蘿的笑容、溫柔、舉止,一切一切跟紅蘿有關的事情他都很感興趣,甚至還會希望晚上不用回自己跟爺爺住的小屋,能陪紅蘿一起。


「你為什麼這樣看我?」紅蘿有趣的發現燁炎忘了把湯匙舀進嘴邊,一隻左手拿著湯匙,湯匙裡還有他剛舀起的湯,而燁炎只是盯著她笑著。

「啊!」燁炎忙喝掉湯匙上的湯,看紅蘿還在等他回答,才訥訥的說:「師姐吃東西很漂亮,剛我看呆了,忘記還拿著湯匙。」

紅蘿經過多天跟燁炎的相處,早知道燁炎心性純真,一如孩童,她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也沒有多問。正因如此,紅蘿知道燁炎說的是實話。

「燁炎這麼喜歡師姐啊?」紅蘿笑著問。

「應該是喜歡吧!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很喜歡看到師姐,也很喜歡跟師姐在一起。」燁炎坦白的說。

「師姐也喜歡燁炎,等一下陪師姐出去走走好嗎?」紅蘿臉上有些許紅暈,更添美麗。

「好。反正爺爺總是很早就睡了,我回去也見不到爺爺。」燁炎開心的說。


飯後,紅蘿跟燁炎牽著手漫步在陸氏城外邊的鄉間小路。燁炎在一次差點滑倒,讓紅蘿牽起手後就再沒放開過了。

「燁炎喜歡牽師姐的手啊?」紅蘿並不討厭,甚至還喜歡燁炎。剛燁炎一直沒放手,讓她心裡直喜著。

「喜歡。師姐的手小小的,又細又滑,可以讓我一直牽著嗎?」燁炎亳無機心的說。

雖然知道燁炎說的話不會另外有其他含意,紅蘿心裡卻仍少跳了一拍,月光下雖不用擔心燁炎見到,但紅蘿肯定自己臉上一定紅了。

「可以啊!燁炎想牽多久呢?」紅蘿試探的問。

「可以很久很久嗎?我不想放開師姐的手呢!」

燁炎剛說完,紅蘿就拉住他,兩人在鄉間小道上相望。緩緩的,紅蘿在燁炎唇邊輕吻,輕輕吻了一下,一下,再一下。

燁炎先是一楞,隨即也喜歡上這樣跟紅蘿的親密接觸,雙手輕輕擁著紅蘿單薄的身體,回吻著。


陸氏城的居民雖然不多,但是紅蘿跟燁炎牽著手回到陸氏城仍然造成相當的震撼。

許多男禁衛軍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卻仍不免暗暗跺腳。誰都想一親城主芳澤,偏偏自己的媽媽沒幫自己多生個膽。

而此時的成威全還在跟朋友喝酒,聽見這消息開心的直笑,連連多灌了好幾杯,年邁的臉龐也似乎年輕了許多。


清晨,燁炎醒在紅蘿的房間裡,輕柔的米色床舖上除了他,還有正靠在他胸膛,仍睡著的紅蘿。

燁炎知道這就是生化教育中心老師所說的行房,也不得不承認他喜歡跟紅蘿行房的感覺──真實的讓他以為自己除了自己外,還擁有她。

燁炎怎麼都沒想到,自己引以為卑的滿身黑斑,紅蘿竟然半點都不在意,只要他願意陪著紅蘿就好了。一種帶著感激和說不出的憐愛感覺,燁炎在考慮,要不要告訴紅蘿他是複製人的事。

「鈴──」

一連串短促警鈴聲讓燁炎嚇一跳,沉睡的紅蘿也馬上起身,開始穿上昨天晚上卸下的衣物。

「快穿衣服!有敵人來了。」紅蘿顧不得羞赧,忙邊穿衣服邊跟床上的燁炎說。

「城主,有盜賊來犯。」紅蘿門外傳來許多人急急的腳步聲。

「我知道了,讓所有人都進城,快。」紅蘿忙高聲喊,手不停的繫緊衣帶。

「是。」外邊人聽到,趕緊匆忙的去了。

「我先下去,你快點下來。」紅蘿走到正穿衣服的燁炎身邊,輕輕一吻,跟著把自己的配劍放在床上:「劍給你用,小心些。」

紅蘿說完,忙開門匆匆離去。


陸翼城門碉堡頂上,希婕一身紅色勁裝,搭配著半身輕甲站著。帶著淺淺藍色的黑髮隨風飄揚,神色冷漠的看著城內秩序分明,正往城外走的守備隊。

這就是陸將軍當時的感覺嗎?希婕並不是討厭羅娜對她的請求,甚至她還很熱心為陸宅的每一位夫人處理任何事情。但是像這樣不過是幾股盜賊團合併的敵人,照理說城裡的守備軍實力應該能順利清除,怎麼非得要等她出關,由她來處理?

意識到自己成了陸翼城繼公國將軍陸羽後的期待,希婕也不知該喜該憂。

既然是羅娜夫人交託的,就盡力辦好吧!

「希婕姊,可以走了。」希婕手腕上的傳訊儀傳來楓情甜甜的聲音,楓情因為李慶耀負傷而負責帶領三千的守備隊協助她。

「我知道了,妳小心些。」希婕說完,人往預定的方向,陸氏城南邊飛去。


十多分鐘後,希婕就到了陸氏城南方的山谷中,羅娜告訴她的盜賊山寨。可是當她在五十多棟建築物上方來回找了幾次,除了少數躲在屋內角落的婦孺外,根本沒見到任何跟盜賊有點像的人。

「希婕姊,快回來,盜賊在陸氏城,快。」楓情的聲音非常急迫。

「我知道了。」希婕趕緊飛身往陸氏城方向去。


燁炎剛到紅蘿房門外,就聽到大廳一陣紛亂的兵器聲,忙提著紅蘿的配劍下樓。

大廳裡,紅蘿拿著長刀對付著三個來犯的盜賊,一個一個的,自己方面的守兵和百姓接連的倒下身體,圍攻紅蘿的人也越來越多。

「大夥加把勁,把城攻下來當山寨……」

紅蘿看到在遠遠大喊的,類似盜賊頭目的人突然身首異處,他身旁的大群盜賊也血肉紛飛的倒下,許多附近的盜賊忙不迭的往自己這邊跑。

「沒事吧!」紅蘿面前突然出現一個紅色女子身影,正是趕來的希婕。

「沒事,謝謝師姐。」紅蘿說完,希婕就往外邊衝去了。

這時,紅蘿才發現自己身上的多處刀傷。

看來傷的不輕……紅蘿貼著牆緩緩坐下,眼前慢慢變黑。


「師姐!」剛下樓到大廳的燁炎發現紅蘿滿身血,急得想找人來幫忙醫治,眼睛卻瞥見大廳外柱子旁躺著的熟悉身影──爺爺。

為什麼……

燁炎跪下身子,看著臉上被劃了長長一刀,由額頭到左下巴,人已經氣絕身亡的爺爺,成威全。

燁炎滿滿的難過與憤怒,體內的二層血皇勁在他情緒波動的這時飛快流竄著。

怒氣與恨意夾帶著失去親人的痛楚,燁炎放下自己爺爺的屍身,滿眼通紅的提起身邊散落在地上的長刀,往城堡外邊四處廝殺的戰圈衝去。

燁炎手上拿著貫注二層血皇勁的長刀,劈開他所看到的盜賊的身體,他滿身滿臉也都濺滿盜賊噴出的血液。

原本紛亂戰場上的聲音,漸漸傳不到心裡滿是怨恨的燁炎耳朵,他專心的一個接一個,找尋下一個目標,連自己身上逐漸多出的許多傷口都遺忘了。

「楓情,把部隊收回城外。」希婕發現戰況快結束了,而那個她剛才就注意到,滿身血的年輕男子用的正是血皇功,可是神情似乎失控了。

這是二層血皇勁?希婕看著緩緩走近她的男子,以及他手上的捲口長刀透出的紅色真氣,卻也知道這不是詢問的時候。

希婕一手用精神刀架住燁炎的攻擊,另一手反過刀背,重重往燁炎的肩頸間擊落。殺掉數十個盜賊的燁炎,在希婕手上一招倒地。

他是誰?怎麼會二層血皇功?師妹呢?希婕往大廳方向看,在剛剛她幫紅蘿解決三個盜賊的原地,紅蘿倚牆不動。

糟了!


陸翼城醫院因為希婕一手夾著一個重傷傷患到來而忙碌起來,尤其在知道其中一個失血過多,身上有十多處刀傷的女傷者是陸氏城城主,急診部更是緊張。

終於在一陣急救後,因為失血過多休克的紅蘿被送入加護病房,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另一個滿身也都刀傷的病患在護士擦去他臉上的血污後,更嚇了醫生們一跳。雖然如此,醫生們也還是不停的縫合他身上的傷口,但是隨著因縫合需要剪開的衣服,男子身上的怪異黑斑,更讓醫生們心裡疑雲重重。

紅蘿跟燁炎被放在同一個加護病房,這是希婕的意思,希婕也在兩人都送進病房後,在病房外思索著,等著其他陸宅內的人。


新遷移後的醫院離陸宅有一個多小時的車程。

他會二層血皇功,一定跟師妹有關。可是怎麼他會長的跟聖主那麼像,又有滿身的黑斑,他是聖主嗎?

雖然陸羽身上的紅黑紋路跟燁炎身上因為基因工程突變產生的黑斑大不相同,可是希婕這時卻難免把它們聯想在一起。尤其她剛剛看到的,燁炎身上掛著一小塊血皇魔晶。

「希婕姊,紅蘿妹妹沒事吧?」最先趕來的是羅娜跟靈珊,她們直接從辦公室過來,比起楓情要接雪雁快的多了。

「應該沒事。醫生說失血過多,昏迷過去,現在輸血後已經安定下來了,只是需要休息。」希婕說。

「那個是誰啊?」靈珊看到加護病房的病床除了紅蘿外還有一個男的,當她看清楚燁炎的面貌時,不禁驚呼:「相公?」

「應該不是。他是住在陸氏城的,身上也不是將軍的紅黑紋,但是他會二層血皇功,這也是我連忙把他也帶來的原因。」希婕解釋著,雖然她也希望那人跟陸羽有關,但是她怕那人醒來後只會讓女孩們更失望:「而且,他身上有一小塊血晶,我想別把它拿下來比較好,如果他真的跟陸將軍有關,那麼那塊血晶可能會很重要。」

「他有血晶?」羅娜忙看著玻璃窗內的男子,只見到男子頸上有一條鍊子:「跟相公那麼像,又有血晶……他該是嘉祺說的複製人,燁炎。」

孫嘉祺後來就在陸翼城辦公廳幫忙,自食其力的生活讓她原本嬌縱蠻橫的個性逐漸收斂,在她自己的要求下,成為靈珊專屬秘書,現在正在辦公廳忙著。

而在雪雁、楓情帶著小懷羽到醫院前,羅娜就回辦公廳去了,讓靈珊處理接下來的事情。希婕也獨自回到陸宅梳洗,調復體內的血皇真氣。


紅蘿在一天的昏迷後醒轉,她驚奇地發現自己在醫院。紅蘿自己傷重,在醫院並不奇怪,奇怪的是自己左手邊病床上躺著的滿身繃帶的燁炎,雪雁在餵他吃東西。而更奇怪的是病床前的沙發上,坐著的靈珊跟抱著小懷羽的楓情,兩人含笑的眼光。

「蘿兒妹妹醒了,還好嗎?」雪雁看到紅蘿要坐起身,忙放下手上的碗粥扶起她,讓她靠著枕頭。

「妳們……」紅蘿看著靈珊跟楓情帶著奇怪的笑意走近她身邊,不禁疑惑起來。

「蘿兒妹妹,那個男的昏過去的時候一直叫妳的名字,他是誰啊?」靈珊雖然放輕聲音了,但是連最遠的燁炎都聽見了。

紅蘿不禁羞赧的低頭,不知該怎麼回答。

「我叫燁炎,是師姐的師弟。」燁炎看到兩個女孩似乎在為難紅蘿,忙說。

「相公曾說要蘿兒妹妹找個好對像,我們當然都很高興,不過蘿兒妹妹也要跟我們說一聲啊!把楓情當外人嗎?」楓情這一說,紅蘿臉更紅了。

「我去安排一下,讓你們回家修養好了,醫院一股藥味,怪討厭的。楓情、雁兒,我們都出去一下,讓他們小倆口聊聊。」靈珊說著,抱起沙發上的小懷羽,兩歲多的小懷羽一直試圖爬下沙發。

三個女孩連小懷羽一起出去,病房內剩下紅蘿跟燁炎。

「雁兒姊姊漂亮嗎?」紅蘿突然奇怪的問。

「漂亮啊!」燁炎不假思索回答。

「那燁炎喜歡師姐,還是雁兒姊姊?」紅蘿剛看雪雁在餵燁炎吃東西,心裡就泛起淺淺醋意了。

「都喜歡,可是又不一樣。」燁炎想了想才回答:「雁兒姊姊很溫柔,可是我還是喜歡師姐,跟喜歡雁兒姊姊的感覺不一樣,差很多的。」

紅蘿先是心裡一沉,跟著卻又滿心歡喜,為了燁炎一段話,心情高低起伏了趟。

「爺爺死了,我好難過……師姐,我殺了好多人,怎麼辦?」雖然中心說人上了年紀就會死亡,燁炎知道這是一定會發生的,但是爺爺成威全突然死在盜賊手上,讓他措手不及。

知道自己昏迷後燁炎一定殺了人,也知道這是燁炎的心結,紅蘿謹慎的回答說道:「燁炎是殺了人沒錯,但是燁炎殺的都是壞人,如果燁炎沒殺他們,他們會殺死師姐,燁炎捨得師姐被他們殺死嗎?」

「當然捨不得,可是中心說殺人是犯法的,怎麼辦?」燁炎話語透著不安。

「要保護自己跟自己的愛人,殺人就不犯法了。」紅蘿開導著他,跟著想到燁炎剛說的話:「中心?燁炎是說生化基因研究中心嗎?」

紅蘿在猜測燁炎長相的時候就想過燁炎的可能來歷了,因此也知道燁炎說的可能是因為培育教育複製人而聲名大噪的生化基因研究中心。

「嗯。爺爺不讓我告訴人,我早上醒來就想跟師姐說了,只是來不及。」燁炎說著。

「燁炎就是燁炎,師姐不會在意的。」紅蘿笑笑,心裡感動著。

突然,燁炎緩緩翻身下床,吃力地拿起床頭上掛著的血漿袋。

「你要去哪?洗手間嗎?」紅蘿忙招呼外邊的雪雁跟楓情進來幫忙。

「要上洗手間嗎?我去叫人來。」楓情看到燁炎下床,忙接過他手上的血漿袋。

「不是,我只是想跟師姐躺在一起。」燁炎邊說,邊忍著週身的疼痛,往紅蘿的病床走。

「好,好,讓你跟師姐躺在一起喔!」楓情把血漿袋交給雪雁,扶著燁炎。

兩公尺多的距離,燁炎讓身上的傷口痛出滿臉細汗,終於在紅蘿左邊躺下。

「師姐好香,燁炎喜歡跟師姐一起。」燁炎邊說邊闔上眼睛,是餐後的藥在作用了。

「不打擾妳們了,我跟雁兒妹妹去看珊姊辦的怎樣。」楓情掛著微笑,輕挽著雪雁的手離開。

「傻孩子,讓紅蘿不喜歡你都難。」紅蘿左手輕輕撫著燁炎的臉龐,微濕的細汗讓紅蘿知道燁炎方纔這點距離忍受的疼痛。

紅蘿感覺自己的滿足,終於再也不是孤單的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6.0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