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一章 四族警訊
第二章 陸翼傲鷹
第三章 異界開啟
第四章 和平統一
第五章 聖血轉世
第六章 魔界界主
第七章 玄武武聖
第八章 霸絕武道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末世血皇
作 者
凌雲雪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2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308
累積人氣
258102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28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7.0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八章 霸絕武道
離開書房,穿過四個守衛把手的拱門,陸羽隨著易媚兒來到一座顯然有著高度警戒的宅子。

不只是有不少崗哨或明或暗的分散在庭院中,走道上,連屋上也有兩三個用來觀察戒備的小窗,樹叢花圃間到處隱藏著機關,透露非比尋常的味道。

陸羽注意到在四個獨立的房舍中,除了東面有人在上面小窗監視以外,其餘三座都有四個穿著厚甲的守衛,嚴密的把守在只容兩人通行的房門前,兩個對著外面,兩個則對著緊閉的門扉。

「這裡是媚兒用來留住一些比較特別的客人用的住所,現在連剛才的那位在內,住了三位客人。當然,不包括地下水牢裡的。」易媚兒笑著輕聲說。

這裡的守衛接受過嚴格的訓練,他們也都是易媚兒信任的一群戰士,甚至還有易媚兒由死刑法場私下收留下來的,只對易媚兒效忠的死士。然而就算易媚兒帶著陸羽經過,他們的視線也只會在兩人,尤其是未曾見過的陸羽身上稍作停留,就依然回到他們警戒的方向,連禮都不施。

有地下水牢?陸羽心裡訝異了下。

隨著陸羽的留心,地下隱約傳來數個已經哭喊到有氣無力的女子聲音。

「水牢關的都是什麼人?」陸羽透過放出的精神感應,除了守衛、明暗哨與住在廂房內的人外,只有三個在廂房地下不遠的精神氣息,都集中在唯一一個沒有人把守的房間下方。

沒有人把守,應該就不是重要的人。陸羽心裡暗道。

「都是些犯了過錯的僕人,媚兒只是小小懲戒她們而已。」易媚兒有些不懂為什麼陸羽會關心這件事。

「既然妳希望能夠建立的,是不需要強大武力就能維持安樂家庭的國度,那麼只是犯了小錯的話,應該不用這樣子吧?難道不這樣處罰,她們就不會改過嗎?」

陸羽不悅地搖搖頭,一直以來,陸羽鮮少碰上女性的強力對手,甚至他有一種感覺,女孩子們不是拿來欺負的,是拿來疼,拿來寵的,更別說關在水牢內了。

「我知道妳有妳管教僕役的方式,不過既然不是敵人,無須如此。」陸羽的意思很明顯,他不想看到這種情形。

「媚兒懂了,界主無須生氣,媚兒改改就是囉!」易媚兒笑了下,伸手招來一個在面前房間門把守的侍衛:「讓人把水牢內的人放出來,休息過後,晚點過來找我。」

侍衛不答話,只點了下頭,就往那唯一沒人把守的房舍過去。


易媚兒帶同陸羽進到剩下三個守衛的房間裡。

陸羽看到房間內的武聖情況,不由得一怔。

老人已經沒有先前難聞的氣味,身上也換穿上一身潔白的裡衣,但是老人的情形,卻讓人有些訝異。

老人雖然在床上,但是身體連同頭部都被一個鐵製的物體固定著。頸部有一條指頭大的圓型鐵箍,額頭上也有。雙手分別被較小的鐵環鎖著,連在腰上較粗的鐵環,兩腳在腳踝上一樣有鐵環禁錮,連接在背部吋厚的手掌寬的鐵板上,整個人用張開腳的跪姿被放在床板上。

老人還昏迷著,假使醒來,能動的大概只剩下手指跟嘴了。

「他功力太高,不這樣做,很難把握他醒來不會大肆破壞這裡,媚兒馬上讓人放開他。」易媚兒臉上有些難掩的異樣,在陸羽剛要求她放掉水牢裡的人以後,又看到現在的情形,她實在不知道陸羽會是怎樣的反應。

「等等。」意外的,陸羽制止她:「我先看一下他的身體狀況。」

早在跟老人對戰的時候,陸羽就訝異老人使用氣勁的方式。

老人在將氣勁放出身體的時候,並不如陸羽先前對其他人,包括自己施放氣勁的刻板印象。老人的氣勁似乎更凝結強勁,似乎由氣脈中被高壓放出一般,能夠迅速凝結成型,而且沒有一般真氣的消散速度。

陸羽自忖也能夠辦到這個程度,但是那將消耗他身上相當大程度的力量,基本上並不適合在對戰的時候使用。

但要說老人的修為非常高,高到可以任意役使、消耗自己的真氣,那就不應該有之後的脫力昏厥情況。

也因此,陸羽好奇著老人的氣脈情形,對陸羽現在來說,能夠再提高自己的能力,是再好不過的了。

「跟一般人大致一樣。」陸羽施放神識探索著老人的身體,虛撫在老人身體外的右手透著微微紅光,跟著陸羽探索的方向轉移,在最後,陸羽的右手始終在老人右腦經右耳到左胸的路線游移:「他……心脈有問題。」

陸羽發覺老人惟獨心脈的情形跟正常人不同。

「過來。」陸羽皺著眉頭,轉頭對易媚兒說。

易媚兒不知道陸羽在做什麼,只好點頭,來到陸羽身邊。

隨著陸羽張開的右手放到自己左邊腦袋旁,易媚兒只覺得左眼突然漾起一層血紅霧氣,同時微微發熱,像是有著高溫的東西在自己皮膚外一樣。跟著陸羽右手的移動,火熱的感覺一直到左胸才結束。

「這是……怎麼了嗎?」易媚兒在陸羽睜開眼睛,放下右手後輕聲地問。

陸羽先是察覺到老人身體的異樣,才以易媚兒做比對,確定魔界人在竅穴與氣脈方面跟人間一般是沒有兩樣的。

心脈有問題,難怪人會有些瘋瘋癲癲的!陸羽心裡暗道,跟著看易媚兒一眼。

她說要能夠得到武聖的支持,才好行事,不然就只有把他幹掉,取代他的身分地位。不先醫好他瘋瘋癲癲的狀況,怎麼談?

陸羽確定了該做的事,再不遲疑的,趁老人在昏迷狀態,在老人身上輸入精神力量,逐一調整老人的心脈竅穴,將老人心脈中混亂開閉的竅穴狀態調整到正常人的情形。

「咦……老婆,天亮了啦!」老人突然試圖動了動被固定的頭,發出類似夢囈的話語,突然間眼睛睜開,看著眼前的陸羽跟易媚兒。

「你們是誰?我老婆……兒子……」被尊為武聖的老人似乎想起了什麼,乍然睜開豆子般大的兩眼,眼淚就像決堤的河岸一樣,伴著嚎啕哭聲落了下來。

「我們先出去好了,讓他發洩一下。」易媚兒聰穎過人,又知道過往曾經發生在老人身上的事情,大致猜想到在剛剛界主的奇術下,武聖想起了一些過去發生的事,以至於現在這樣的失態。

陸羽點頭,跟著伸手運勁捏斷了在老人頸邊、額上、雙手雙腳上的圓形箍環,讓老人的身體脫離被禁錮的狀態。


原來武聖是心脈閉鎖,才讓他身上的真氣被強行由其他經脈「擠」出來,所以才會那樣的凝聚,施放迅速。

只是,在這樣的環境裡,他怎麼能夠擁有這樣的真氣力量?是學了什麼特別的功法嗎?

陸羽想著他剛才觀察到的,老人身體內的真氣運轉方式。雖然有著其獨特的走向,但是並沒有特別突出、奇特的地方。充其量來說,不過是一種培氣練勁的心法,甚至還稱不上武功心法,只能說是養氣健身的法門。

為什麼能讓他擁有這樣強大的真氣?難道只因為他心脈閉鎖而已嗎?應該不是,那樣龐大的真氣不會是心脈閉鎖以後才有的,原因到底在哪?

陸羽在門外落入沉思,他身邊的易媚兒則是擔心的留意著房間內的情形。包括放水牢裡面的僕役出來的守衛在內的四個守衛,更是絲毫不敢鬆懈的,就在兩人與房門間,用身體架著一道防衛線。

哭聲持續了十多分鐘,停止後不久,房門打開了,出現了已經被放開,擁有闇玄武屬地最強稱號,同時也是闇玄武屬地領主的老人。

「關永和謝過先生明性大德。」老人作揖一拜,顯然有著不同魔界一般人的文教素養,跟之前的瘋狂鬥武情形更不能以里計。

「關老言重了。」陸羽同樣作揖回禮,心裡越來越覺得這裡跟他到過的古中國有著許多相像的地方,連作揖都一樣。

「武聖大人可還有不適的地方嗎?」易媚兒微笑著問道,半點沒有跟陸羽建議時,不合則殺的凶狠。

「武聖……我真的當上武聖了?那我老婆他們真的被我……」武聖關永和顫著聲音,確認他以為是夢境的事情:「對……妳是狡狐媚妖,那一切都是真的……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突然間,老人一頭就往旁邊的門柱上撞去。

一道血紅色,有如實質的真氣突然出現並擋在他與門柱間,是陸羽及時發出了氣勁,阻止老人的尋死動作。

事出匆忙,陸羽一急,就讓真氣單以一脈的方式,由靠近老人的右手食指發出,果然就如同老人心脈被阻的狀況一樣,真氣散發不但迅速,而且凝聚較以往厚實。

「當然有!」易媚兒看到老人被陸羽阻擋下來,連忙開口說道:「關老請先聽媚兒說。」

老人尋死被阻,淚流滿面地回過頭,也不管眼淚在流,看著易媚兒。

「關老想想,當時關老會想要有更強的力量、更高的地位,為的是什麼?不過是給關老的家人更安全、富有的生活。雖然媚兒很遺憾,關老在心智迷失的時候錯手……但是,過去都已經過去了,相信在原生池的運轉下,夫人跟令郎都有全新的生活。可是關老有沒有想過,如果大環境不改變,我們魔界一直都是現在這樣以武為尊、個人武力可以擁有特權的情形,那轉世以後的夫人跟令郎,是不是還有可能遇到一樣的情形,又同樣死於非命?」易媚兒聲音轉柔,繼續說道:「媚兒的父母也一樣在這種制度下逝去,媚兒多年來一直在等待機會,等待能夠改變的機會。」

不只武聖關永和聽的入了迷,陸羽也是專注的聽易媚兒說話,卻不知易媚兒這時已經使上了密法,務求讓關永和的注意力在她身上,注意她要說的話,好轉移關永和的尋死意圖。

「關老面前這位,是我們魔界失落千年的界主大人,傳說中我們魔界真正的主人。媚兒真切的希望關老能夠化失去妻兒的傷悲,與媚兒一起盡力輔佐界主大人,創造一個有制度,真正和平安樂的魔界。」

「聖……聖龍一脈?」武聖關永和似乎還有些先前對戰的印象,抖著聲音問道:「他不是人間人嗎?」

「千年來界主大人失去蹤跡的原因就在這裡。界主大人,請恕媚兒失禮。」易媚兒邊回答,邊側身解開陸羽的上衣釦子,露出陸羽胸口呈六芒星形的紅色晶體:「關老應該聽過這個吧?魔界聖物,血皇聖晶!」

「關……關永和拜見界主大人。」老人匆忙的趴在地上,五體投地的跪著:「永和願意跟隨界主大人,至死方休。」

「請起。」陸羽趨身上前,扶起老人:「關老無須多禮,以後一切還有勞關老。」


武聖關永和告別了陸羽,依照跟陸羽和易媚兒討論訂立的步驟,先回到他失去心性時從沒待超過一天的領主府,重新整頓人事,並且安排、發佈人事命令,讓易媚兒與陸羽兩人到領主府所在的中央區,逐漸進入權力核心。

易媚兒忙著遷府到領主府所在的闇玄武中央區的整頓事宜,留下陸羽待在雅然閣,思索前一日他和武聖關永和討論的部分。

雖然陸羽擁有的力量已經不是一個領地領主可以比擬的了,但是在統領六大屬地的世家而言,長久以來的武功傳承,加上先行挑選原生池中具有練武根骨的幼兒進行教育,使得目前幾乎六個世家都是人才濟濟,即使是名躁一時的闇玄武武聖關永和遇上六大世家中第二代以上的高手,也只有認輸的份。

魔界至少目前以武為重,尤其是傳說中武功無人能敵,上天下地無所不能的魔界之主,更需要有強絕實力。

陸羽原本就隱約察覺到這件事,因此才會格外注意武聖關永和昏迷時的身體狀況。事實上,除了另一種的真氣運使方式外,跟關永和的一席談話,更開拓了陸羽的另一個方向。

「永和年輕時,雖然沒有遇上名師指點武功,但是曾經有人告訴過永和,武功最後除了功力增進外,還有更重要的,也是永和現在能夠暫居『武聖』名號的原因,武功的『道』。」

「以永和來說,雖然永和並不會高深的內功,但是在以前對武功還有名聲的渴求,讓永和迷失了自己,陷入瘋狂追求更強力量的情形。現在回想起來,就是因為那一個對力量癡迷的心,才讓永和獲得了現在的力量,也就是說,以狂入道。」

「現在的永和拜界主大恩,天幸清醒過來,但是換而言之,永和已經沒有了藉以入道的瘋狂,因此永和這次回去,會盡快依照計劃行事。」

「在永和過去曾和數位高手交手的經驗來看,無論是水領地虛世家的『情』,或者雷世家的『恨』,運使武功來,威力與境界都非一般人能比,甚或說就真正的高手而言,比武對戰已經不是看功力高低,而是在『道』的領悟。」

「每個人心性不同,入道的方式也不同,界主大人務必儘早尋求入道的方式,否則在未來遇上六大世家,將會非常棘手。」

「道」嗎?自己的「道」是什麼?

「界主大人在那多久了?」易媚兒在雅然閣入口小聲問聽她命令,等候陸羽由目前狀態回復的侍女。

這個侍女曾經因為武聖到訪,被易媚兒關進地牢數個時辰,因為陸羽的關係而被放出來,至今仍心有餘悸。

「稟主人,界主大人在那裡已經有六個時辰了。需要送飯給大人嗎?」侍女有些不知所以的回答。

「不用。別打擾界主大人,否則我會親自宰了妳。」易媚兒白了侍女一眼,換作以前早已經怒罵下去了,哪有僕役這樣問主人的?

「是……」瞧著易媚兒的凶狠樣,雖然氣勢被易媚兒的嬌媚外表減弱了幾分,但是身為侍女,她很清楚易媚兒會說到做到。


「血皇霸氣訣,血者,氣之存也。皇霸之氣,血之行也。血氣霸絕,熾綿無絕,周而復始,無斷無滅……」

天色西下,陸羽在涼亭頂上已經足足待了一整天。整天下來,陸羽不斷地思索武聖關永和的話語,找尋屬於他的「道」。

終於,陸羽把思緒完全集中在血皇霸氣訣總訣──在他由古中國血聖宮學會,及至在血晶裡接受多位聖主傳承下的最終心法篇中,從未更改過一字的霸氣訣總訣。

皇、霸、絕……

陸羽抱著頭,彎身屈膝的縮立在涼亭頂上,雖然感到飢餓,卻似乎掌握了,尋找到了某些有關連的線索,始終不願意離開涼亭頂。

時而靜止不動,時而仰望天空沉思,時而緩步來回走動,時而有如飛禽一般在雅然閣涼亭附近迅速飛翔。

易媚兒有些擔心現在的陸羽情形,但是來自她的直覺判斷,現在的陸羽處在一種相當奇妙的境界中,對他武學造詣非常重要的階段。

所有的僕人與侍衛已經運送著大小家具細軟往中央區去了,易媚兒在一天前就在雅然閣入口的拱門邊看著陸羽的情形,隨著陸羽,一夜無休。

他不要緊嗎?

易媚兒突然精神一振,因為她終於等到了,陸羽的悟通。


隨著易媚兒見過的血皇霸氣訣起手式,陸羽雙臂挺直握拳在身側,頭微仰,身體傲然迎著已暗天色的微微夜風,大抹紅光突然爆起,迅速的有如燃油點火般,照亮整個雅然閣。

血紅光芒中,渾身裹著片片血雲的陸羽,散發著傲然無懼的氣勢,一聲大喝,最終心法的第一式「拳定江山」跟著擊出。

陸羽完全沒顧慮到這一擊會有多大損傷,剛掌握自己可能的「道」之所在,渾身氣勁更在心境沉入陸羽預想的情境下,直有股不吐不快的感覺,這一擊暢快淋漓,毫無顧忌。

右拳擊出的虛空爆出恍若閃光的一團亮金血光,直接命中四座房舍中的一座。

這一炸,猶如在房舍中預埋好火藥一樣,不但整個房舍支離破碎,屋瓦磚塊更是四散飛射。幾秒後,整個雅然閣落著磚瓦組成的暴雨。

易媚兒匆忙下舉著雙手護在頭頂,有些驚恐,卻捨不得離開她認定的界主完全展現力量的這時。

幸好,易媚兒站的地方離陸羽有一段距離,只有少許碎石落在她腳邊。

不遠處的陸羽已經聚好勁,虛浮空中的他身上紅光不減,雙手握拳過頭,大喝:「『天野朝滅!』」

天啊!

易媚兒這回真的嚇著了,身體更是急速反應,飛快離開原地,攀上身旁的圍牆上。

當陸羽雙手虛擊在面前,手上凝結成的血紅光球就像大石墜地,落在地面上,但是並沒有直接對地面造成傷害,而是像氣泡掉落裂開。

然而,血紅光球著地裂開的同時,一個以陸羽為中心不斷擴展的紅色光圈瞬間就掃過整個雅然閣的地面。不論是樹木花草、亭柱桌椅,乃至圍籬階梯,都在光圈掃過的同時不斷崩壞傾倒,就如同利刃沿著地面切斷所有阻礙一樣。

易媚兒在圍牆頂上,駭然地感覺著圍牆整個突然間矮了數分,耳邊更是紛紛雜雜夾帶著許多土石響聲,眼前雅然閣樹倒亭歪,整個庭院面目全非。

好霸氣的一招!這才是他真正的力量嗎?

易媚兒完全不敢想像剛才要是自己沒攀上圍牆,會是什麼下場。她緊張的仔細看著背對她的陸羽,不知道陸羽下一招會是什麼情形。

「『穿雲破日!』」

如易媚兒在分解所看過陸羽施展的招數,陸羽側身,左手放出血霧,範圍將近十公尺,凝實程度有如實體血塊一樣,隱隱還能看出流動的光澤。右拳擊出的氣勁不但像一把如人高大的紅色巨矛,穿過血霧,更帶動血霧像一把投擲出的傘,一路上不斷的旋動,翻土割地裂牆,直打到圍牆外另一邊的「沁月閣」才逐漸消失。

易媚兒完全不敢想像這一招的對象如果是她自己,那會是什麼情況。尤其在放出血紅巨矛後,陸羽身上的血紅勁光壓根沒有減弱半分,易媚兒知道這表示著他身上仍有非常充沛的力量,足以應付敵人的任何反擊!

如果當時是這種威力,武聖絕不可能活下來!

易媚兒肯定的想著,一邊壓抑著自己的力量跟情緒,盡可能不被遠處的陸羽察覺。

即使身體不由自主顫抖著,易媚兒還是想再看下去,看這個擁有界主印記的人間人究竟還有多麼具有威力的招式。

顯然陸羽也滿意這一擊,不過他這時看著的,是在他身邊的黃色小獸。

那一隻……

易媚兒想起她看過的,在陸羽懷裡的小動物──一頭溫馴的小穿山甲,穿著可愛甲冑的圓滾小傢伙。

對了!那時怎麼忘了跟他問這小傢伙哪來的?

易媚兒心裡怪責著自己的疏忽,那時她只想著如何把陸羽帶到同意建立一個全新國度的過程,渾然忘了陸羽懷裡還有一隻疑點重重的小動物。

他現在要幹什麼?


陸羽自己也感覺奇怪,由剛剛開始,在他發出第三式「穿雲破日」的同時,心裡就有一陣似乎不屬於他的欣喜,彷彿直要參與他現在的行為一樣。

在陸羽停頓下來的時候,他才感覺到這一陣欣喜來自他的意識分身,金系喚寵穿山甲。

「你也想玩嗎?玩『狂刃亂舞』?」陸羽笑了下,帶著笑意看穿山甲搖頭,心裡感到另一種的雀躍:「不是?那怎麼玩?」

出乎陸羽跟遠處觀看的易媚兒料想,穿山甲胖仔跳了起來,身上散著點點黃光,像是在分解一樣,在陸羽膝蓋邊完全化成一團由細小黃光組成的光團,直到陸羽左手上,然後迅速成型。

「化身合體?原來你已經能夠化型了啊!看來我是小看你了。」陸羽驚喜著外觀一直是三級喚寵的穿山甲胖仔終於突破了不能進化的限制,化型成為喚寵兵器。

喚寵在五級或六級的時候,才能夠真正的轉化型體,在動物外型與主人的武器或者防具間依主人的需求變化。

而陸羽的穿山甲因為某些原因,雖然早已經具有超越三級穿山甲的實力,卻始終停留在三級喚寵的小巧可愛外型,陸羽也因此完全沒想到他的喚寵已經成長到具有另一項能力,化身合體。

這有些類似於陸羽擁有的六翼神使,但是金系喚寵化成的兵器主要在於對攻擊方面的增幅,正因為陸羽在演練破壞力強大的「驚天霸皇拳」,才讓對攻擊能增幅的金系穿山甲躍躍欲試。

在陸羽左手上的穿山甲毫無原本圓滾外型的可愛,牠像是安裝了兩把長劍的黃色長方盾牌一樣,兩支長劍劍身明晃晃地在盾牌前方足有一公尺長,壓根看不出是由穿山甲哪個部分構成。盾面上,佈著一塊一塊的鱗片狀突起,遠比穿山甲動物外型時要厚實許多;在盾牌兩側上下,各有突出的小短角,明顯的還有穿山爪的紅爪子模樣。

陸羽翻手,盾牌內側是穿山甲肚皮模樣的一節節軟甲,右手掌在盾牌末端伸出,同樣有著一節節的軟甲指套。

陸羽最後注意到應該是尾巴變成的護肘,一塊扁平尖三角形。白色尖銳的角質物體在自己的手肘關節部位,順著前臂方向往後延伸約有十多公分,不但足以保護關節部分,陸羽相信在必要時,還能利用這個部位發動攻擊。

整副穿山甲變成的劍盾除了兩把劍刃是銀亮的金屬光澤外,其餘部分有著紅黑黃三色,黃色佔了多數,是帶點青銅味道的黃。功擊力未知,但是陸羽相信穿山甲化成的劍盾在防禦上,絕對能跟六翼神使的圓盾相比。

陸羽同時感應到,分化出來形成穿山甲的小部份神識陷入沉睡狀態。


是神武兵獸?那小傢伙竟然是神武兵獸?界主有六大世家的神武兵獸?

易媚兒越來越是驚奇,眼睛連眨都不眨,盯著遠遠的陸羽瞧。

在魔界因為環境與原生池的關係,魔界人幾乎都是闇屬性精神力量夾帶著少許其他屬性,光屬性除外。也因為如此,雖然魔界人多數可以召喚喚寵,但在闇系喚寵到第三等級才有外型出現的前提下,魔界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擁有喚寵。

唯有分別執掌六大屬地,最原始的六大世家才分別掌有各系,除了光系以外的喚寵。

然而由於魔界人並非藉由自然生育產生下一代,各世家要在原生池誕生的魔界新血中找到擁有多數非闇系精神力量的幼童非常不容易,加上魔界以武為尊的情形,高級喚寵化身成為神武兵獸已經趨近於傳說,整個魔界目前擁有這種能力的不超過十個人。

魔界人對可以大幅增加能力的神武兵獸多數抱著好奇,擁有神武兵獸也只是夢想,仍舊努力不懈地修行武道。

因此,在魔界來說,雖然並不是人人會武,但多少都懂些莊稼把式,練功強身,兼之保護自己和親人。

陸羽揮動包裹著劍盾的左手,輕重適中,迴轉如意,就如同特別打造的大型拳套一樣。盾的外型讓陸羽嘗試著以氣成盾──擊盾攻擊的「驚天霸皇拳」第四式,「隻手割天」。

未曾減低過亮度的繞體血雲在陸羽動念的瞬間,通過左手經脈的凝結,加上劍盾發揮的增幅力量,在劍盾外數公分的地方形成了一面擁有劍盾除了劍刃部分以外的血紅氣盾,氣盾上清楚可見與實體劍盾相同的形體,連紋路都依稀可辨。不同於先前空手結成氣盾略帶透明的模樣,這一個以劍盾為形的氣盾幾乎跟實體相同,沒有絲毫透明通透的感覺。

早在過往戰鬥中陸羽就知道,通過與喚寵合體的方式,能大幅提昇自己的真氣與精神力量外發的效果,只是他沒想到穿山甲形成的劍盾一樣具有相同的效果,甚至陸羽能感覺,在攻擊方面提昇的幅度相當大。

這正是金系喚寵的特色。金系喚寵化身成為合體狀態,能大幅提昇主人的攻擊能力,如同水系喚寵特有的變形效果、土系喚寵的防禦效果,都是喚寵的特殊屬性。

陸羽的劍盾的不同,在於穿山甲本身擁有優越的防禦力量,因此雖然在攻擊方面可能不若其他針對攻擊能力提高的金系喚寵,但相對的能多少為陸羽增加防禦效果。這情形在高等喚寵中並不算罕見。

陸羽滿意的散去血盾,在喚寵穿山甲出現的時候,他已經沒有把握住自己剛掌握些許的「霸、絕」狀態,或者因為穿山甲給予他的實質幫助不如穿山甲在他心裡寵物的份量,自然而然的讓他由狀態中恢復。

現在算是找到自己該行進的方向了。

沒有人能告訴陸羽他這樣的嘗試是對或錯,但是陸羽知道這應該是屬於自己身負血皇霸氣訣最終心法的入「道」方式,以「霸、絕」入「道」。


在魔界,一般人是不會騎乘交通工具的。

這裡雖然也有牛馬等家畜,但是因為魔界的「闇日」強度不高,使得作物生長緩慢,導致家畜量並不多,而且多數家畜都在農場中工作,只有等到自然老死,才會成為魔界人的食物。

在魔界中會被當作交通工具的,只有數量稀少的「拉嘎」。拉嘎是一種魔界動物,生性並不溫馴,數量不多,體積龐大,唯一的好處是可以多日不眠不休的前進。不過,無法人工豢養的拉嘎只能依靠出城捕捉,城外到處是魔界的凶殘生物不說,拉嘎也只有從幼生期開始訓練,才能夠以一般的蔬果餵養,並且聽從人的使喚。

絕大多數魔界人行走都是靠雙腳,即使搬運較大量的物品也是由人力拖車的方式,以四到六個人一組,拉著雙架木板車前進。

由武聖關永和發佈的人事命令已經到了易媚兒手上,易媚兒被委任為副領主,陸羽則是第四城衛軍隊長。

這是易媚兒的意思,陸羽雖然擁有無法否認的界主印記,然而就算魔界人多數不會排斥少見的人間界的人,更不會以人間界的人為食,但是陸羽仍需要有一批部隊,屬於陸羽的親信部隊。

在天色暗了以後,陸羽跟易媚兒由已經搬遷一空的易將軍府出來,動身前往步行約莫魔界半天才能到的中央區。

易府內的僕役已經在這兩日內用木板車將多數物品、家具都搬遷過去了,雖然武聖關永和已經多安排了幾天時間,但是陸羽意外進入「悟道」的過程,讓明日必須就職報到的人事命令就在眼前,天亮以後。所幸,陸羽跟易媚兒對連夜趕路絲毫不在意。

出了易媚兒原先的府邸,易媚兒滿腦子想的都還是方才見過的,陸羽演練的招式跟玄異的神武兵獸。

陸羽想的是自己所悟的「道」,是以「霸、絕」入道,然而會有這麼簡單嗎?陸羽心裡疑惑著。

剛轉生過來,這個新生成的身體真的是比先前的身體強韌,血皇勁也更充沛。而剛剛的演練是能夠發揮「驚天霸皇拳」更強大的威力沒錯,也顯現出血皇霸氣訣最終心法的特色,真氣回復速度快乎尋常。但是,這樣就是以「霸、絕」入道嗎?

「什麼是霸?什麼是絕?」

易媚兒剛從回想這兩日的事態發展,把心神集中在路途上,不意聽見陸羽的低語。

兩人的前進速度比一般人奔跑都還快上逾倍,但行進間帶起的風響聲還不足以阻斷兩人的聽覺,何況易媚兒過去長時間在山野中求生,之後又帶領著較為見不得光的暗殺部隊,這細語聲她聽得一清二楚。

「界主問媚兒嗎?」

「嗯,妳說說看好了。」

陸羽知道自己剛才無意間把自己的疑問說給易媚兒聽見了,這時自然願意聽聽應該飽讀詩書的易媚兒解讀。

「那媚兒就說囉!」

「字面上來說,霸起於傲,乃皇者質氣。淺義解為蠻橫無禮,行事思考魯莽草率,固執,凶狠殘暴。廣義而言,霸者無懼,能為人所不能,霸起於心,以傲為骨,見事果決直斷,其勢如豐江決堤,千山不足擋。絕字,果斷無回,傾全力而為。霸絕二字,以傲骨為幹,無匹氣勢為形,睨千山群峰,踏萬千白骨,只求成事,無計代價,乃創世帝王之氣。」

易媚兒猜想,陸羽該是為了武功上的突破才有這樣的問題,接著說道:「據『乙真氣勁歸流』一書所載,霸絕類武學最忌久鬥,以霸絕性質的真氣而言,出手務求力勢全盡,無存無留,輕傷體,重則遭擊斃命,非習有奇功能保真氣如大江匯流綿延不絕者,悟霸絕心性,非福為禍。」

雖然這段話不同於一般的白話,但以陸羽曾經閉關血聖宮練功多日的經驗來說,仍是簡單易懂,心裡更是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

聽著易媚兒宛如落珠的清脆嗓音,陸羽知道最後的話語有著些許擔心自己的意味,笑了笑,轉回頭繼續朝前方邁進。

關老以狂入道,人跟著瘋瘋癲癲,那是不是要讓人的心性變成入道的狀態,才有可能真正進入「入道」的境界?

血皇霸氣訣最終心法不但改變了原本的真氣流向,在現在更能夠藉著不住循環的血氣,把身上各處經脈連同竅穴內的真氣串流,回復速度快乎尋常。

也許自己是真的不需要擔心真氣耗光,要能夠真的體會「霸、絕」二字,並且入道,才能夠完全發揮血皇霸氣訣最終心法的威力。心法總訣不也明說了,血者,氣之存也。皇霸之氣,血之行也。血氣霸絕,熾綿無絕,周而復始,無斷無滅。真要能以霸絕悟道,才真的是血皇霸氣訣吧!

陸羽對自己身上的血皇勁強度有非常大的信心,他也的確是血皇霸氣訣成訣以來,擁有最強血皇真氣的一位。


魔界闇玄武中央區軍部內,十多個軍部幹部正在開會後的閒聊裡。除了闇玄武四邪天中的首邪天「斷嶽馬刀」徐立照常不出席以外,其他軍部管理幹部都到齊了。

軍部分為兩個單位,統轄訓練軍事的稱為基層軍管,統領諸多軍管的就是這十多個幹部所在的軍部管制會。

闇玄武的魔界軍隊有著一貫的傳統,只招募徵收男性軍官兵,因此闇玄武的所有軍部單位一共四十七萬人都是男性,只有少數醫療輔導單位中存有極少數女性。

陸羽任職的是第四城衛軍隊長,這是領主下令直接擴編的單位,單位擴編裁撤在魔界軍中不算少見,但是在任命人事公文裡由領主特別註明的部份就讓一干軍部管理軍官注意了。

「陸隊長為一少見人間界的人,其職權等等,我一般魔界軍官,若有無理侮辱情事,比照軍法辦理。」

陸羽報到之前,這一群魔界管理軍官們正討論著,該如何維持玄武軍隊一貫的純粹血統。

「連女人都不能進軍隊了,人間界的人怎麼可以當軍官?」

這是會議室內所有軍官的共識,雖然有領主明令不能為難他,但是久居軍部的這些老資格軍官有的是辦法整治像他這樣的新人。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7.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