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實體書) 
第二集(實體書) 
第三集(實體書) 
第四集(實體書) 
第五集(實體書)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完結篇)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
作 者
胡鱈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8.10.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755
累積人氣
5234914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261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117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5.07.2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大風仍在陣陣呼嘯,耳邊尚有巨鐘打響後的餘韻。

阿倫深吸一口氣,將那陣刺骨的冰冷驅之體外,令自己迅速平靜下來,躬身問候:「老師,三年不見,您一切可好?」

那修長瘦削的身影似正在深深地端詳著阿倫,只淡淡地回了一個字:「好!」聲音仍是一如既往的低沉、冰冷。

阿倫慢慢抬起頭,看著這位授業恩師,他與三年前別離時一模一樣,全身上下包裹在一件黑色的長袍中,根本看不清他臉上此刻到底是什麼表情,他整個人彷彿就被一團濃而不散的黑霧重重包圍著,多年前的噩夢又再次在阿倫腦海中倒流。

飛龍沙漠中日日夜夜的苦練、火系魔獸尖銳的咆哮聲、沙漠白天刺目的艷陽、沙漠入夜後刺骨的寒風……老師的聲音比沙漠入夜後的寒風還要冰冷,就是這一把聲音,向自己講述著武技的要訣,不時還會穿插他對人類經濟、政治、軍事、文化等方方面面的看法。

他從未呵責過自己半句,只會用無比殘酷的手段來錘鍊自己……

無論什麼時候,他都保持著像冰一樣的風度、冰一樣的優雅,但這座千年的冰山,任何陽光都無法溶解它分毫,哪怕是盛夏正午的烈日……

「阿倫,你準備好了嗎?」老師冰冷而無語調起伏的聲音響起,打斷了阿倫的遐想。

阿倫默然點頭,慢慢移動幾步,拉開距離。過去的經驗告訴他,老師一旦出手,那將是雷霆萬鈞之勢。

「你的兵器呢?」老師忽然冷冷的問。

阿倫很想說一時間很難找到一件稱心的兵器,與其這樣,倒不如空手更來得靈活一點,但這個說法實在有點說不過去,老師很容易會認為,自己對他、對這場約會並不重視,所以阿倫一時語塞,只能選擇默然不語。

「忘記帶了?」老師帶著滿是自嘲的語氣道,「我怎麼會有你這麼粗心的弟子?」

老師那件黑色長袍微微一抖,一柄散發出淡藍色光輝的水晶劍已從他長袍中飄出,輕飄飄的飛向阿倫。

阿倫躬身接過,定神一看,暗自詫異,無疑,手中這柄長劍絕對是一把罕見的神兵,在陽光的照射下,彷彿正有力量的介質在藍色的水晶中緩緩的流淌而過。

但令他震動的是,劍柄上刻有一行精細的太古文,阿倫認出,那是「仁者無敵」四個字,難道老師真的是仁者東帝天,而手中這柄藍色水晶劍,就是他當年以之縱橫天下的神兵「飄零」?

老師冷冷地說:「如果我沒推斷錯,你最擅長的兵器,應該還是劍吧!」

「正是如此,謝謝老師贈劍!」阿倫再次躬身,心中默默補充:不過,已經很久沒用過了。

「那麼,我們就開始吧!」

萬里晴空下,那頭巨大的白鷹又從鐘樓的一側翱翔而過,成為了這場強者間對決的唯一見證者。

環繞在老師四周的黑霧剎那間變得更濃,並漸漸蔓延向四周,阿倫知道這並不是自己的錯覺,他手腕微微一轉,舞出了一個代表敬意的劍花,水晶劍發出一陣清悅的龍吟聲,他恭敬地說:「請老師賜教。」

「好!」又是以一個字作為答案,爽快且俐落。

老師的手上已多出了一根法杖,通體晶瑩,隱隱閃爍出暗褐色的光芒。

阿倫心中一寒,他還是首次看到老師手中拿上了武器,這代表老師對他的重視,但同時也說明,自己的處境將更加危險。

阿倫疑慮間,那根法杖已猛的指向他的咽喉,阿倫側身閃過,正待反擊,法杖已化作一片暗褐色的光華,鋪天蓋地地向他襲來,攻勢竟在剛一發動就達到顛峰。

阿倫感到一陣窒息,魔幻飄渺的幻聽自耳邊響起,並直直迴響到內心的深處。這樣狂風暴雨般的攻勢令他回憶起與漢弗裡的那次對決,但這樣沒有任何轉圜餘地的攻勢,甚至比漢弗裡手中那柄神兵「永恆的黃昏」做得更為徹底。

漢弗裡的氣勢陽剛暴烈,而老師的氣勢是陰柔冰冷。

阿倫暗暗比較這兩位絕世強者,漢弗裡伯爵在蓄勢已久後,才能揮出那片暗紅色的劍影,而老師卻在無聲無息間,就已將暗褐色的光華完全籠罩住了自己,這更是印證了過去的看法,老師的實力尤在漢弗裡之上。

如果老師真的是傳說中的仁者東帝天,他當年又怎麼可能敗在漢弗裡手上呢……

這番思考在電光石火間掠過了阿倫的腦海,有了上一次的經驗,這次他在閃躲迴避中有了相當大的進步,起碼身上的衣物至今仍保持著完整,但阿倫知道,這還是不夠的,身後不遠處就是鐘樓的邊緣,自己再一步一步退下去,勢必要掉到那深淵中去。

老師冷冷的哼了一聲,明顯對阿倫至今仍未能揮出一劍而感到不滿。

這時,阿倫的腦海中卻浮現出了一個驚人的想法:與其強行回招,倒不如真的從太古鐘樓上掉下去。

在老師一浪更勝一浪的攻勢下,阿倫默默估計著位置,為了力求準確,他將心神的集中力提到了最高點,他甚至能聽清自己的呼吸聲、心跳聲、血脈流動的聲音、兩人移動時輕微的腳步聲、遠處白鷹拍打翅膀的聲音……

到了鐘樓的邊緣位置,他假裝一腳踏空,哎呀一聲,整個人就從鐘樓上倒栽了下去,動作表情都十分逼真。

「咦?」老師發出一聲驚疑。

那片暗褐色光華瞬間斂去,老師急身踏前一步,往鐘樓下看去,只見阿倫倒掛在鐘樓邊緣下的橫樑上,臉上無絲毫驚慌,顯然剛才那一幕是他蓄意而為的表演。

就在老師探頭出來察看,心神驚詫的瞬間,阿倫的腰猛的一挺,手中水晶劍已疾速遞出,直取老師的咽喉,老師的上身後仰,避過劍鋒,阿倫已飛身彈回鐘樓上,水晶劍閃電揮舞,刺向老師全身各大要害,在金色的太陽光下,織出一片燦爛奪目的藍色劍網。

「嗯。」老師的聲音中隱隱帶著讚賞。

在阿倫近乎瘋狂的攻勢下,老師步步後退,不知是否有意要觀察阿倫深淺,他並未還招,於是,之前上演的一切此刻重演,老師被阿倫一步一步地逼向了鐘樓另一邊的邊緣。

眼看老師離邊緣只有幾步之遙,阿倫手中水晶劍緩了一緩,但立即又再恢復暴雨般的攻勢,他不死不休的氣勢贏來了他老師的另一聲讚賞,因為阿倫在瞬間作出了生與死之間最正確的選擇。

但這麼輕易就被人逼進絕境的人,那就不配是阿倫的老師了。他手中的法杖終於揮出,速度並不算快,但恰好攻在阿倫劍鋒的間歇處,阿倫悶哼一聲,連退了幾步,才將那力度化解,那片輝煌的藍色劍網頓時為之黯淡,而暗褐色的光華立時崛起,將藍色的劍芒籠罩在其中。

在這片漸漸迷離的光華中,阿倫信心受挫,幻覺頓生,彷彿再次經歷那種置身於一片驚濤駭浪的大海中的錯覺,滔天的怒浪一浪接一浪地向他打來,漫天漆黑下,數條巨蛟纏繞在他四周翻騰起舞,一個巨大的漩渦正在他腳下迅速蔓延開,要將他拖進萬劫不復的深淵之中。

錐心的挫折感瘋狂地折磨著阿倫,他幾乎產生要扔劍認輸的念頭,下唇早已被他咬破,妖異的銀灰色血液正從他嘴角邊緩緩逸出,但他渾然不覺,在飛龍沙漠中磨練出的堅強意識,此時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儘管身心已疲憊到極點,但不到死的那一刻,也誓不低頭。

又是一個巨浪打來,阿倫把心一橫,將全身力氣都集中在了右手上,然後揮劍就往那片巨浪擊去。

「鏘」的一聲巨響,響徹天地間。

阿倫眼中幻覺瞬間斂去,只見手中的神兵和老師的法杖碰撞在一起,兩件神器同時發生陣陣清悅的龍吟聲。

天空之城的人們不禁同時看向了太古鐘樓的方向,暗想古鐘今天怎麼了,竟然提前報時。

不過粗心的警衛倒沒意識到頂樓上正進行著一場顛峰對決,他們只是仰頭看看,然後紛紛嘲笑古鐘該修理維護了,倒沒有人願意上去查看一二。

對於阿倫拚死一搏的表現,老師只是冷哼一聲,法杖緊緊貼住了水晶劍,然後緩緩壓下去。

阿倫只覺一股無比驚人的力量正以排山倒海之勢,瘋狂地向他壓來,彷彿幾座不朽之峰同時壓落在他的劍刃上,他已雙手持劍,卻仍吃不消這股帶有瘋狂氣息的力量。

他知道這是生死存亡關頭,也不去顧及什麼顏面了,藉著老師這股巨力,身形仰天貼地,以一個匪夷所思的角度,從東帝天胯中滑過去。

在恰恰滑過去的瞬間,阿倫仍不忘將長劍後刺,直取老師的背心,老師悶哼一聲,往前急踏一步,恰恰避過要害,但他那件黑色長袍的下擺,已被劍氣輾成碎片,迅速隨風而去。

阿倫暗嘆可惜時,老師也不回頭,法杖往後一揮,那法杖竟像長了眼睛般,直追阿倫而來,此時阿倫的身形正貼地急速前滑,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趕緊收劍擋格,又是「鏘」的一聲巨響,連續與巨力碰撞,阿倫的虎口一陣酸痛,長劍差點就脫手而去。

他藉著身形疾速前滑,避過了法杖下一輪的追擊,但在前後兩股力量的推送下,他差點就滑出了平台外。在平台邊緣處,阿倫連續變換幾種身法,才勉強將那巨力卸去,恰恰站穩時,卻發覺自己全身上下已被汗水濕透了,黃豆般大小的汗珠正從額上緩緩流淌而下,急促的呼吸中,雙手因為使力過度,正輕輕的顫抖著。

前面一系列動作是在電光石火間完成,只要阿倫在某個環節錯失少許,恐怕現在平台上只剩下他的屍體了。

老師並沒有急著追擊,他只是將法杖前揮,直指阿倫,法杖頂上那顆寶石在艷陽下閃爍出七色的光芒。

這也是阿倫唯一值得安慰的事情,由此證明,老師並不是表面看來的神舒意閒,他在前面的交鋒中,肯定也付出了相當多的體力,不然他在自己力竭一刻衝過來的話,自己肯定無力還擊了。

當阿倫停下,呼吸到第十次的時候,老師終於又動了,阿倫知道不能再讓他搶得先機,不然那可怕的幻覺又會再次重現。於是,阿倫深吸一口氣,一聲長嘯,盡情燃燒起生命的潛力,直直迎了上去。

暗褐色的光華和深藍色的劍影以驚人的速度再次相撞在一起,藍天上慢慢堆湧起了團團雲霧,以太古鐘樓為中心,漸漸盤旋轉動起來。

此刻,天空之城這個商業之都依舊像往日般忙忙碌碌,人們在大街小巷中正為著各自的生計奔奔波波,並沒有人知道太古鐘樓的頂端上,正進行著一場驚心動魄的對決。

阿倫的心神從未試過如此的清晰,天地萬物任何細微變化,彷彿都能被他一一捕捉到。

老師的攻擊雖然凌厲依舊,但他已能像一葉輕舟,無論波濤如何洶湧澎湃,總能在怒浪尖上任意遨遊而安然無恙。

水晶劍的劍影彷彿化作藍龍,與暗褐色光華凝聚出的怒蛟鬥在一起,儘管怒蛟的身軀仍比藍龍巨大許多,但已無法將藍龍吞噬掉,龍蛟盤旋交錯,風雲為之變色。

所有天空之城的人們都得以目睹其奇景,整個天空明明一片蔚藍,唯有太古鐘樓的上空,凝聚出一團團又厚又重的烏雲,其中夾雜著狂亂的閃電,真疑為末日魔王即將在此降臨。

經過與劍客漢弗裡一戰,這次又與老師生死對決,阿倫的武技終於到達了一個全新的境界,一個阿蘭斯大陸上所有武者夢寐以求的境界。

在漫天旋飛狂舞的雲霧下,力量之神彷彿也自蒼穹深處中睜開了眼睛,見證著又一個絕世強者的誕生!

在捲飛狂旋的烏雲中,藍龍與怒蛟迎著閃電,互相嘶咬,漸漸已相搏千回以上,雖然怒蛟由始至終都占據著絕對的優勢,但始終不能將藍龍完全壓下。

阿倫眼看那片暗褐色的光華漸漸變得平和,心中暗喜,這場戰鬥是不是到了結束的時候呢?因為老師應該已經認可自己這三年來的進步了。

但命運是一位惡作劇的專家,就在戰鬥快要和平結束的時候,阿倫胸中湧起陣陣鬱悶,他久未活動身體,忽然長時間作出這麼劇烈的動作,又與老師這麼強勁的力量作多次對撞,終於牽動漢弗裡在他身體中種下的內傷。他動作一窒,手臂一酸,那柄藍水晶長劍差點就從他手中滑落。

兩人正在高速對戰中,豈容其中一方忽然出現這種低級錯誤,天空中藍龍一聲痛苦的嘶叫,身影瞬間消失,那巨大的怒蛟頓時發出尖銳的咆哮,俯衝而下,直撲阿倫而來。阿倫瞇起眼睛,全身像散了架那樣,任由這驚天動地的力量穿體而過。

阿倫心神恍惚間,老師的法杖已重重地擊向阿倫的胸口。阿倫一陣劇痛,幻覺頓消,他忙強忍住昏眩,一個閃身,堪堪避過要害,但法杖頂上那顆奪目的寶石仍重重地撞在了他左肩的關節處。

「卡喇」一聲,阿倫聽到自己肩膀的脫臼聲,身體更是被這股巨大的力量撞得倒飛出去,遠遠地飛出了鐘樓之外,眼看就要從幾百米的高空掉到下面去了。

無須任何哨音或手勢的指引,那頭翱翔在四周的白鷹彷彿通靈般,在空中一個漂亮的轉身,直直飛到阿倫的落點處。

阿倫收拾起慌亂的心情和體內混亂不堪的氣息,在緊壓耳膜的風聲中,冷靜地踏在巨鷹的背脊上,借力在空中一個翻身,重新躍回到鐘樓的頂上。

但他的臉色已變得十分難看,這並不單單因為內傷的發作,還因為考核已經失敗,自己作為失敗者,將要兌現承諾,被老師追回曾賦予給自己的一切。

生命,所有的一切,就這樣要結束了嗎……

一陣狂風刮過,吹散了凝聚在太古鐘樓上的團團烏雲,烈日重新照耀在這個平台上,卻不能給阿倫絲毫溫暖,不過天空之城的人們看到烏雲瞬間盡散,倒是紛紛鬆了口氣,這種末日才會出現的奇景,還是不要看到的好。

阿倫默默地將那脫臼的肩膀重新接上,撕心的疼痛令他的臉色更為蒼白,不過他一聲不吭,默默地看著他的老師,那位彷彿站在一團黑霧中的黑衣男子。

兩人就在無聲中對望了足有十秒,老師才以那一貫冰冷的語調問:「誰傷你的?」

這是一個省略掉幾個諸如「你剛才怎麼了?」「你受了內傷?」等問句,直接問到重點的問題。

「漢弗裡。」阿倫也直接回答,並凝視著老師,觀察著他聽到這個名字時的反應。果如他所料,老師的身影十分輕微地顫動了一下。

「阿倫,告訴我,詳細的過程!」

阿倫點點頭,詳盡的將漢弗裡為何找上他,以及自己如何交手的整個過程描述了出來,至於自己為何會出現在星雲、與愛莉婭等人的瓜葛,也簡略的說了一次。

老師聽完,默然了好一會,才慢慢地轉過了身,走向了鐘樓的邊緣,面向藍河方向,淡淡的說:「阿倫,過來我身邊。」

老師那冰冷的語調出奇的溫和了不少,阿倫順從的站到了他的身旁,太陽已在不知不覺中往西方默默靠攏,下午的自由天堂正是一個忙碌的時段,人流在遙遠的腳下如同螻蟻般活動著,又如同這個城市的血脈,在喧嘩中跳動。

老師平靜地說:「阿倫,漢弗裡判斷得沒錯,我作為人類時,曾擁有過所謂的仁者之名,也就是過去的神龍守護者,仁者東帝天……」

對於這個答案,阿倫並沒有太多的詫異,甚至當聽到「我作為人類時」這句話,阿倫的眉頭也僅僅是輕輕地顫動了一下而已,他早就懷疑老師的血液和自己一樣,都是那種令人心神顫動的銀灰色。

但他為何會成為亡靈族呢?是否當年敗給漢弗裡之後,心有不甘,為了追求更強大的力量,故意令自己走上這條世人所不容的不歸路呢?但如果真是這樣,以他今時今日的力量,為何不找漢弗裡雪恥……

東帝天似無聲的嘆了口氣,他看出阿倫的好奇,又冷冷地說:「往昔是一把枷鎖,會把我們的心靈困在無形的牢籠中,有些事情,你還是不知道的好!」

「是,老師。」阿倫只能用恭謹的口吻回答,心中雖有不滿,但他更關心的,還是東帝天會如何處理自己這個考核失敗者的問題。

東帝天凝望著遠方的藍河,那條猶如飄動在大地上的藍綢緞的美麗河流,他淡淡地說:「當我在浩瀚如海的資料中不斷的探索,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世界其實是由無數偶然構成,人們常常說,『當時如果不是……就不會……』,然而,就像我們此刻俯視著整個天空之城,如果長久觀察,我們將會發現,所謂的湊巧是愚人安慰自己的謊言,無數偶然的沙土堆積在一起,必然的大廈就建立了……」

阿倫聽得暗叫不妙,果然,東帝天冷冷地接著說:「由此可見,漢弗裡重創你一事是偶然,甚至此事是因我而起,但如果沒有這個偶然呢!想必定會有另一個偶然出現,來導致你這次不能通過考核的必然……」

這是什麼奇怪的邏輯啊?阿倫聽著聽著,嘴角邊不禁浮現出一絲無奈的苦笑,幸好東帝天話鋒一轉,又說:「但是,此事我始終擔當著主導者的角色,所以,我考慮給你一個補考的機會!」

「謝謝老師!」阿倫輕輕一震,躬身表示謝意。

「不用這麼早謝我,補考還是需要資格的!」東帝天手中法杖指向腳下大地某處,奇峰突起地問:「看到那個老婦和小孩嗎?」

常人從這麼高的地方看向大地,大地上的人們都會像螻蟻般大小,只有一個模糊的影子,別說要看清面目了。但在東帝天和阿倫眼中,看清楚每一個人,只是與呼吸一樣正常的事情。

阿倫順著東帝天手指的方向看去,在一片中層階級的住宅區中,一條寧靜的道路上,一個八、九歲的小孩攙扶著一位彎著腰拄著枴杖的老婦,兩人身上的衣衫打滿了補丁,一看就知道這兩人應該是自由天堂中的貧民。

東帝天和阿倫默默看著這兩個人走到一間靜謐的修道院前就停了下來,小孩掏出髒兮兮的手絹為老婦擦去額上的汗珠,兩人低聲交談了幾句,不時看看修道院的大門,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阿倫暗想,怎麼看,這兩個人都只是一對平凡的婆孫罷了,老師怎麼會在芸芸眾生中留意到他們呢……唯一不協調的地方是,他們只是普通貧民,而這個區域是有點身家的商人的住宅區,勉強說還有不妥的地方,就是那個小孩臉上並沒有太多的稚氣,眼中偶爾還會閃爍出狡黠的光芒,但那老人家倒是挺和藹可親的……

東帝天發問了,「阿倫,依你看來,這兩個人停留在那裡,要做什麼?請你認真回答,這關係到你是否擁有補考資格的。」

阿倫飛速思考,他們這樣的神情,配合這古老的修道院,應該是在等某個人,或許那個人就是那個小孩的大哥,老婦來向他要生活費了……

一幅家庭故事畫面迅速在阿倫腦海中勾勒了出來,他沉吟道:「回老師,我想,他們是在等人。」

「哦,確實如此嗎?」東帝天淡淡的說:「那麼,我猜他們是準備行騙。」

行騙?!阿倫眨了眨眼睛。

這時,修道院裡響起了清脆的鐘聲,在一陣和鳴的鐘琴聲中,院中走出了一大批信徒,大多是老人。

阿倫的臉色變了,因為他看到門口那個老婦已經嚎啕大哭了起來,而那個小孩一臉不知所措的癡呆模樣,彷彿只懂怔怔地流著眼淚。

他們的情緒在這樣的情況下說變就變,那真的很可能是在行騙了……

果然,善良的信徒們圍住了這對哭泣的婆孫,那位老婦開始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訴說著什麼,接著信徒們個個露出同情的神色,然後紛紛慷慨解囊,不到一會,老婦手中已滿是自由天堂的銀幣。

這兩個騙子在人們溫情的目送下,緩緩走向了大道的另一方。就在街道的轉角,他們臉上的悲慼立即變作了歡容,變化的速度比暴風山脈中的天氣變換還要快。

阿倫接近呻吟般的哀嘆了一聲,自己對人性的看法還是太過樂觀了……

「阿倫,你猜錯了!」老師淡淡的說:「不過不必失望,你還有機會!」

他法杖一揮,已指向另一個方向。

貧民區,一條骯髒、堆滿垃圾的小道中,一群穿著前衛服裝的青年正圍在一間簡陋的平房前。阿倫看出,這些青年的服裝雖然前衛,但質地和造工都相當粗糙,可見他們也僅僅是貧民式的流氓。

平房前站著一個頗有姿色的少婦,懷中抱著熟睡的嬰孩,她臉上滿是驚慌失措,不斷地向後退,而她身後一對長相刻薄的老人卻不斷地將她往前推,那群流氓也想將她拉過來。

阿倫默默觀察著這一幕,從那間平房外掛著白布,以及少婦手臂上的白紗來判斷,這一戶人大概剛死了主人。而被一群流氓圍住家,發生這麼大的事,少婦的丈夫並沒有出現,那麼他們正弔喪的那個人很可能就是少婦的丈夫,而少婦身後那兩個老人應該是她的公公、婆婆吧!他們臉上的表情厭惡大於悲慼,大概是認為新進門的媳婦剋死了自己的兒子……

這個家庭欠下了大批的債務,債主派出凶悍的流氓上門討債,少主人剛好去世,公公婆婆打算將自己的媳婦抵押出去……

雖然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什麼,但阿倫相信這次的猜測應該十不離八九了,這在人類世界中,不過是一齣平凡的家庭倫理悲劇,老師要自己猜的是什麼呢……

不過東帝天默不作聲,顯然要阿倫猜測的內容尚未出現。

這時,小道的一端出現了一位絕色少女,她的穿著打扮相當簡單,乳白色的寬鬆上衣、淡黃色的裙子,腰間纏著一條看似飾物的銀色鍊子,雙手各握著鍊子的一端,輕輕甩動著。

但她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她的絕色容顏,也不是腰間那條銀色的鍊子,而是她擁有一頭墨綠色的短髮,散發出濃郁的大自然氣息,在人類世界裡,這樣顏色的頭髮相當罕見!

這樣骯髒的一條小道中,忽然出現這樣一位氣質高貴的少女,感覺上是一件相當突兀的事情,但她似乎正努力使自己溶入到這個氣氛中,嘴角邊掛著親切的微笑,緩緩的向那間平房走去。

流氓們和那戶人家終於也發現了這個少女的存在,人人呆呆的瞪著那位少女,顯然被少女的絕美容顏和周圍古怪的氣氛所懾。

阿倫心神一陣震動,因為從某方面說,這個少女的氣質和自己相當接近,尤其是散發出殺氣時流露出來的眼神,此刻的她,正在召喚死神的到來。

東帝天終於發問:「阿倫,你猜,她將要殺幾個人?注意了,如果這題猜錯了,你將失去繼續作答的機會,也就是說,你將失去補考的資格!」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5.07.2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