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實體書) 
第二集(實體書) 
第三集(實體書) 
第四集(實體書) 
第五集(實體書)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完結篇)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
作 者
胡鱈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8.10.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825
累積人氣
5234984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261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117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7.01.0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自由天堂的中南部,氣溫已開始漸漸轉暖,但在天空聖堂的這個角落中,溫度卻在急劇下降,冰冷的蕭索殺氣,如水銀瀉地,傾灑滿這片空間。

在這一個剎那,阿倫心潮起伏,暗暗思索著,他們到底是不是為自己和鳳雅玲而來……

如果是的話,問題就大了,是誰將自己正在天空聖堂這個消息給泄露出去的。

鳳雅玲?她與洛塞夫大主教在里面呆了這麼久,難道她把自己銀灰色血液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現在這些人正是洛塞夫指派過來的,正因為他們是天空聖堂里的高手,自然可以隨隨便便進來……

我出賣過鳳雅玲,這次被她出賣,也沒什麼好怨的……

但她真會這樣做嗎……

洛塞夫大主教也不像是草率處理事情的人……

那,難道是愛莉婭?

今天她咬牙切齒說要殺了鳳雅玲,當時還基本確認她是開玩笑的,但愛莉婭的性情里可是有著善變的一面,她說不定出去就是為了雇佣這麼一群殺手來行凶,不然怎麼會這麼晚還不回來……

不過,她的力量應該會貯存到復仇的時候用,現在拿來對付鳳雅玲,是不是太過浪費了呢

而且,愛莉婭真會這麼絕情絕性嗎……

那從今早到現在,到底還有誰看到過自己進來天空聖堂,難道是那些教士護衛口中傳了出去……

但就算有人膽敢違背愛莉婭的命令傳了出來,憑什麼認為我就是藍雪雲,馬車中載著的是鳳雅玲。

那會不會是他們當中有誰看出了端倪,又恰好是某方勢力的臥底……

哼,如果真是這樣,那也太過浪費人才了,有這樣的眼光和判斷,還要留在天空聖堂潛伏當臥底嗎?

那難道是凌蒂絲……

她不需要這麼做吧,這樣做對她能有什麼好處呢?

到底還有誰……

怒浪?

阿倫的心莫名一冷,他剛好離去找東西吃了,他代表的勢力是阿蘭斯最具勢力的情報組織……

但他立即否定了這個猜想,假如怒浪也無法信任的話,那等于否定了自己,否定了整個世界。

他忽然有點明白鳳雅玲的心態了,所有她最信任的人都並不是她所想像的那樣,悲哀至此,令她對人生和世界產生了強烈的懷疑,最近的意志才會消沉至此……

每一個都有可能,但每一個都沒可能!

因為他們當中隨便哪一個將事情泄露出去,對阿倫的打擊都是致命的。


這些想法迅速游過阿倫的腦海,他慢慢把杯子放下,圍在周圍的八人似乎知道他的身份,對他頗為忌憚,一時間也沒有輕舉妄動。

阿倫心中一動,再一陣寒風拂過,庭院中又多了十個黑衣人,不過這一次,他們是落在靠向鳳雅玲房間的位置,但身子卻是面向阿倫所在方向,忌憚心理,再一次顯露無遺。

阿倫暗暗判斷,他們的戰術意圖應該是用前面那八人困住自己,而後面的十人來劫持鳳雅玲。

阿倫的心反倒松了一松,根據他們的表現,首先可以否定是怒浪出賣他了,因為怒浪知道他的底細,現在的阿倫可是弱不禁風得很,用不著這麼小心翼翼的提防。

他提著茶壺,將杯子注滿,淡淡的說︰“哪位是帶頭人,可否出來談兩句。”

一眾黑衣人冷冷的注視著他,不發一言,默然了一陣後,終于其中一人啞著喉嚨說︰“先生,你好!我等深夜冒昧拜訪,真是失禮了。”

阿倫心中一動,听聲音的來源,此人應該正是站在自己身後,從位置,再到他的恭謹語氣,都可听出他對自己的敬畏,更為重要的是,此人故意用沙啞的聲音來說話,他為何刻意隱瞞自己的聲音,難道說,他和我見過面,他怕我听出他的聲音,從而把他認出來?

阿倫正細細辨認著他的聲音,尚在疑惑間,那人又道︰“先生,我們只想帶走鳳雅玲公主,只要你肯一直安坐于此,我定當保證先生的安全,其中得罪之處,還請先生多多包涵。”

阿倫又想,听他文雅的措詞,出身貴族或是經常出入上流社會的可能性甚高,又與自己見過面,剛好是在自由天堂人物的話,那此人的名字幾乎呼之欲出了……

尤其還有那把嗓音,阿倫擅長口技,對聲線的判斷最為準確,盡管此人已盡量掩飾,但音底卻是無法改變的。

阿倫故作沉思,面色為難的說︰“這個提議有點強人所難,容我考慮……”

一陣沉默過後,他忽然說︰“索賽克先生,你恩師漢弗里伯爵臨終曾留有一信給我,里面有提到你……”

那黑衣人身軀猛地一振,失聲道︰“什麼……”

但他立即醒悟過來,在急促的呼吸中,盡量沉穩過來,補救說︰“什麼?先生你到底在說什麼,我听不明白!”

阿倫釋然一笑,看他如此反應,幾乎可斷定他就是索賽克了,而索賽克為何會來這里,目標又專門針對鳳雅玲,其中原因就耐人尋味了。

他微笑說︰“索賽克先生,你為何要針對鳳雅玲而來呢?對你有何好處?”

那黑衣人冷然道︰“先生,你切勿認錯人了!”他打了個眼色,另外那十個黑衣人立即往鳳雅玲房間靠去。

但他們很快又停下了腳步,因為阿倫慢慢站了起來,或許,他們行動前都听過藍雪雲這個名字,經過民間的多番渲染,這名字代表的,已經不單單是死亡這麼簡單了,惡魔狂風,已經升華至一個符號,一個烙印,它象征了凶邪,象征了毀滅,象征了這個時代的夢魘。

當這樣一個傳說中的人物活生生站在面前,還很深沉的微笑時,對這群黑衣人的壓力是巨大的,站在亭子周圍的黑衣人,無須言語、眼神交流,立即不無畏縮的往後倒退了兩步。

這份異樣的整齊,阿倫看在眼里,也心知肚明,同時清楚,自己所剩下和僅可憑持的,也只有這個了。

他冷冷的看向索賽克,淡淡的說︰“索賽克先生,不知你現在是受何人所托而來,但你可曾深思過,卡氏家族目前正處低迷時期,本該步步為營,但你卻冒險突進,以身犯險,可知只要一個錯失,你和卡氏家族都將萬劫不復啊”

那黑衣人避開了阿倫的目光,但眼眸深處閃過了深思,嘴唇微微動了動,似乎要再次否定自己是索賽克。

阿倫已向他又踏近了一小步,淡淡的說︰“如果你肯帶人立即離去,我當此事從未發生,你看如何?”

黑衣人這次沒再後退,眼神多次變幻,內心似正在激烈的爭斗之中,又似在醞釀著某個沖動的決定。

全部人的動作都像凝固了下來,等待著那黑衣人沉默的決定,如果可以選擇,誰願意與惡魔狂風為敵。

仿佛片刻之間,空氣流動的速度仿佛也緩慢了下來。

阿倫背後一個黑衣人忽然離開了自己的位置,貓著步子,屏著氣息,緩緩向阿倫踏去,他落步無聲,所有的毛孔都緊閉了起來,如果閉起眼楮,就算此人走到面前,也未必能感覺到他的存在,可見其人已深得刺殺之道的精髓。

索賽克自然看在眼里,他嘴巴又再微微張了張,似是要制止些什麼,又似是要準備下達某個命令,但最後什麼聲音也沒有發出來。

這細微至極的動作,立即引起了阿倫的注意,他立即就回過了頭,發現有一個黑衣人竟然已經來到五步以內的距離,阿倫心中大驚,但他強控心神,表面平靜無比,只是陰惻惻的一笑,輕聲問︰“怎麼了?”

那黑衣人本正準備發動雷霆一擊,刺殺對象忽然作出這麼一個詭異表情,他的呼吸頓時窘了一下,面對那似乎能看穿自己一切的蔚藍色瞳孔,他有一種無力為繼的可怕感覺,趕緊將準備發動的刺殺動作硬生生收回,蓄勢待發的力氣頓時自傷其身,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就這樣淋灕噴出,他踉蹌後退了幾大步,能恰恰站穩時,剛好又回到了他原來的位置上。

眾人心中大凜,惡魔狂風一招未發,就已將隊伍里的主力逼得吐血而回,看來他還手下留情,不然以剛才的情形來看,該主力是無法全身而退的。

一眾黑衣人馬上又聯想到自身的安全性,結合傳說中的一切一切,立即得出了一個可怕的結論,只要這個惡魔願意,他們全部人都會立即死去。

這一次行動會不會真的是太過魯莽了呢……這個念頭盤旋在眾人的腦海,士氣一下就跌落冰點。

阿倫就像什麼也沒發生,甚至沒興趣再多看那人一眼,又回過了頭,繼續微笑注視著索賽克。

索賽克眼中卻閃過精光,像是下了某種決定,一握拳頭,盯向阿倫,剛要下達那個無法挽回的命令時,喉嚨卻忽然被一件硬物頂住了。

四周眾人為之駭然,只是眼前一花,一個頭綁白色繃帶的男子,已靜靜的站在索賽克的聲旁,仿佛就是憑空出現那樣。

他只是以一根手指,指住了索賽克咽喉最脆弱的位置,但冰冷的殺氣,瞬間布滿了整個空間,令每個人的呼吸都難以順暢自然。

此人竟然可以瞞過這麼多人的耳目,悄然無聲的來到索賽克的身邊,輕而易舉就將索賽克的生命握在了手上,這份實力實在太驚世駭俗,是惡魔的同伴出手了?

索賽克身形不動,但眼中卻閃過了恐懼,假如此人想要自己性命,剛才自己已經和死神見面了。

阿倫卻輕輕松了口氣,怒浪終于回來了。

怒浪另一只手,也就是那只代表死亡的右手正提著一個黑色的絲綢袋子,令四周眾人也警惕提防,惡魔伙伴手中那袋子里,說不定有無數個人頭,只要袋口一開,那數之不清的人頭就會滾出來,其中說不定有自己熟悉的面孔,要不然就是什麼可怕的暗器,一打開就會殺人于無形……

當然誰也沒想到,里面裝的不過是食物罷了,還是偷來的。

阿倫目光柔和的看向索賽克,淡淡的微笑著說︰“索賽克,我們之前的協議仍然有效,只要你肯立即離開,我當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

索賽克的眼神已經完全黯淡了下來,他沉聲說︰“我們立即離開,從未來過這里!”

怒浪看了一眼阿倫,阿倫點了點頭,表示可值信賴,怒浪立即收回了指在索賽克喉嚨的手指。

索賽克深深的看了一眼阿倫,眼神深處中閃過了茫然和怨恨,但隱約中還帶著點感激,他向阿倫微微躬身,以示敬意,才朝眾黑衣人一揮手。

他們的離去,與他們來時一樣迅捷,眨眼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等索賽克遠去後,怒浪那凌厲的殺氣也漸漸退去,回復成原本懶散的模樣,他看見阿倫正注視索賽克離去的方向,便低聲說︰“你和他認識很久了?”

阿倫唏噓的嘆了口氣,想起的卻是當日的漢弗里伯爵,從威風凜凜的不可一世,到最後那個勇于犧牲自我的垂死老人,他臨終的托付雖然只是短期行為,但自己在潛意識當中,總覺得虧欠了漢弗里了什麼,他畢竟曾用生命來拯救過自己,而索賽克,正是他生平最喜愛的弟子,放他一馬,並不是什麼過分的事情……

怒浪拍了拍阿倫的肩膀,很是諒解的說︰“從那家伙離去前怨懟的眼神,到你現在茫然的神情,我什麼都明白了……唉,娜娜小姐,自古多情空余恨啊。”

“喂……”

“……”


這一段插曲過後,怒浪便以熟練的動作,將袋子中的食物統統倒到了桌面上,口中解釋︰“幸好現在是冬季,采購不容易啊,所以天空聖堂儲備了大量的食物,嘖嘖,不然我哪能這麼快回來。”

阿倫瞪大了眼楮,說︰“天啊,你偷了這麼多,神看到了一定很生氣。”

“胡說,神是寬容,哪有這麼容易生氣,那你不吃好了!”

“這個……我當然同意,神是寬容的!”

“……”

兩位無神論者對著亭子邊柱子上面的碑文,似模似樣的念了一段,最後以一句“神將寬恕我們”,便開始分享賊贓。

天空聖堂的干食和點心雖然美味,但過于清淡,不太合兩人的胃口,怒浪很快便喃喃的說起最近世界的各大新聞,並不時插入自己的見解,阿倫心不在焉的聆听著,偶爾也評論兩句,他注視著暗沉沉的天空,仿佛之間,又回到了那個暴風年代。

在那個時候,幾乎每天都徘徊在生與死之間,每天都努力的充滿生氣去面對將來,現在回頭想想,其實他和怒浪在那個時候,真正在努力的,是在逃避現實,那一個他們所不敢面對的現實,所以才用生與死之間的刺激來麻木自己。

那段年華匆匆而逝,想必怒浪也和自己一樣,漸漸從迷惘中走起,漸漸去面對現實,但那份壓得叫人喘不過氣的無奈,卻是何其的沉重。

遠方黑得看不到底的天空,仿佛正如那無法摸得清的未來。

他喜歡和怒浪呆在一起,是否內心深處,正深深的緬懷著那一段離開了現實、一去而不再復返的暴風年華,說不定,怒浪他也一樣……

阿倫慢慢將目光垂下,發現黑暗已完全將自己籠罩在其中,鳳雅玲房間的燈光正明亮耀眼,是不是有著某種征兆,她是屬于光明,我是屬于黑暗,是不是就如同正義和邪惡,人類與亡靈一般,永遠都只能站在對立面,永遠也不可能共存在一起。

身旁的怒浪忽然停止了原本的話題,正容的插了一句,說︰“狂風,總有一天,我要在一個萬眾矚目的環境下,一圈一圈的脫下我頭上的繃帶,露出那對生來就與我共存在一起的英俊耳朵,讓所有的世人看清我真面目後,仍對我報以最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

阿倫的心劇烈的顫動了一下,假如真有這麼一天,該是多麼的耀眼奪目啊……

怒浪注視著阿倫,沉聲說︰“狂風,相信我,你也可以的!你可以選擇屬于自己的方式,譬如說,你可以光著膀子,大步大步的走在繁華擁擠的長街上,然後,你拿著牛角刀,一刀一刀的割在自己身上,那見鬼的銀灰色血液洶涌而出的時候,世人就向你瘋狂鼓掌,以表達他們對你狂熱的愛戴,還對你投來鮮花和崇慕的眼光,老人們還趕緊把你留出來的血用瓶子收藏起來,以後拿回家祭拜……”

阿倫為之啞然失笑,那該是多麼滑稽荒謬一個場面啊,真虧怒浪能想像出來,但這樣的場面,又怎可能有實現的一天呢……

正當怒浪說得興高采烈,阿倫也想入非非時,鳳雅玲的房門終于打開了!

阿倫不禁站了起來,怒浪也停下了說話,卻沒有絲毫回避的意思,也靜靜的看向了房門的方向。

洛塞夫大主教緩緩走出,面容深處隱約可辨出幾分疲倦,阿倫大步走了上去,怒浪似是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跟在了阿倫後面。

阿倫並沒有開口,但他的眼神足以向洛塞夫表達他想知道什麼,洛塞夫平靜的看向了阿倫,那惺忪的目光似乎能洞察到阿倫內心最深處的秘密,隱約當中仿佛還帶著憐憫與鼓舞,他那老態龍鐘的聲音,嗡嗡響起︰“藍雪雲先生,無須擔憂,鳳雅玲小姐的高燒已經退去了……”

阿倫的心不禁一松,面對這位高貴的老人,他覺得有必要再交代些什麼,他說︰“洛塞夫大主教,其實我……”

洛塞夫大主教平靜一笑,打斷了阿倫,說︰“你到底是誰,這並不重要!事實上,也沒有人能回答出‘你是誰’、‘我是誰’這樣的問題。藍雪雲先生,進去看看鳳雅玲小姐吧,在她還沒入睡之前。”

阿倫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內心深處不禁也輕輕問一句自己,我是誰?

他發現這個問題實在無從回答,當一個最簡單的問題忽然變成最復雜的時候,人是最容易變得茫然的,他心神微微仿佛之際,剛剛推門進入到房間里,就听到背後的洛塞夫以一種罕見的關切語調說︰“克洛諾斯,這麼多年了,你終于肯來看望一下我了……”

阿倫心中大奇,克洛諾斯?外面只有洛塞夫大主教和怒浪了,難道克洛諾斯就是怒浪的真名?洛塞夫這樣關切的語調,就算是在愛莉婭身上,也是十分罕見的……

只听到怒浪也以一種極為罕見的慚愧、恭謹,而且小心翼翼的語調,輕聲說︰“克洛諾斯向大主教問好了……”

阿倫心中又是一震,回想起當日星雲流血夜,怒浪曾經淡淡的苦笑說︰“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秘密,貝里安是我同父異母的弟弟……”

自由天堂和鳳凰城的關系緊密,當年怒浪作為鳳凰城的大王子,說不定正是由洛塞夫大主教為他做出生洗禮的,後來怒浪的身份受到世人的質疑,逃出鳳凰城皇族,在那段顛沛流離的日子里,莫非洛塞夫大主教曾收留過他,怪不得怒浪對天空聖堂如此熟悉,偷東西不用一陣就回來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7.01.0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