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實體書) 
第二集(實體書) 
第三集(實體書) 
第四集(實體書) 
第五集(實體書)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一章
第二章(上)
第二章(下)
第三章(上)
第三章(下)
第四章(上)
第四章(下)
第五章
第六章(上)
第六章(下)
第七章(上)
第七章(下)
第八章(上)
第八章(下)
第九章(上)
第九章(下)
第十章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完結篇)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
作 者
胡鱈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8.10.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610
累積人氣
5236652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261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117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7.05.3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德薩雷納,一個注定被寫歷史的名字,因為這里發生了一場神龍歷史上罕見的叛亂,並且將有一位神龍國君暴斃于此,最為重要的是,德薩雷納這個名字,本來並不屬于神龍。

天空的烏雲仿佛被一雙神秘的手慢慢撥開,露出仿如藍絲絨一般美麗的面目,遠方傳來了鳥兒的鳴叫,歡頌著暴風雨的離去,撲面而來的涼風清新自然,無奈其中夾雜著一份濃濃的血腥味,提醒世人此地不久前發生過的慘劇。

對于這份濃得化不開的血腥氣息,阿倫不以為然,他依舊平靜的呼吸,踏過叛軍的尸體,來到鳳慕雪的身畔,女皇這份遺詔已寫到結尾,她用顫抖著的左手慢慢探進胸口,又在顫抖中慢慢伸出,手中已經多了一個小小的印章,印章雖小,但它代表著神龍最高的皇權。

阿倫看著那印章沾上胭脂,重重地往遺詔上蓋去,無奈鳳慕雪的體力已經到了透支階段,手又是一顫,本該蓋到落款處的印章,最後只落在整篇遺詔的開篇處。

做完這件事,鳳慕雪仿佛已經用光了畢生所有的力氣,身體一軟,重重坐倒在石椅上,急促且毫無規律的呼吸著,讓人絲毫不懷疑,任何一個瞬間,都將是這位神龍君主生命里的最後一秒。

隨著鳳慕雪身軀的顫抖,阿倫內心也不由得顫動了幾下,面前這個女人,畢竟同樣是流淌著銀灰色血液的同族,畢竟是同一個老師的弟子,畢竟同樣經歷過心靈上的無數次煎熬……但現在,她將永遠消逝在自己的生命里,從此以後,她的音容笑貌,只能在記憶中去尋覓。

無聲嘆息間,鳳慕雪艱難地穩住了呼吸的節拍,以無比老邁的聲線,顫聲道︰“約翰,朕要死了……朕這一生,還沒求過什麼人……但,朕現在求你,求你答應,遵從遺詔上的內容……”

阿倫的目光慢慢從鳳慕雪那張蒼老得無以復加的臉孔上移開,移到那份由胭脂書寫的遺詔上,那殷紅的色彩,仿佛是鮮血涂抹上去一般。

朕,駕崩前立詔。
將神龍皇座傳位于大公主鳳雅玲,任命祖賓,即藍雪雲,為攝政王,輔佐君王,領導群臣,振興神龍。
新皇未正式登位之前,神龍國事,改攝政王之藍批暫代帝皇之朱批,由攝政王決策一切國事。
雅玲已到大婚之期,朕欽定藍雪雲為神龍親王,與雅玲結成連理,新任皇帝與親王,必須繼承朕之遺志,對疾風之戰爭進行到底,務必要將疾風忘義之旗幟,自阿蘭斯抹去,將其土地,納入神龍之版圖。
另,二公主鳳雅煙犯下叛逆之罪,立即賜死,不得有誤!


遺詔的最後,筆鋒已遠遠不如開始般順暢,可見鳳慕雪已到油竭燈枯的地步,或許,也與最後那句話不無關系,那可真是石破天驚的一句話啊……

阿倫迅速閱覽完畢,不由得為之震撼,這位神龍女皇,就算到了生命之火即將熄滅的時候,仍不忘對土地的野心,但萬萬沒想到的是,曾經對自己猜疑至此的神龍皇帝,如今對己信任至此,竟然在臨終前,將自己推到神龍自皇帝以下的最高地位。

不過,最令人難以相信的是,她竟在臨終前賜死鳳雅煙,難道雅煙不是她和老師的親生女兒嗎?神龍皇帝是不是在臨終前看穿了什麼,想明白了什麼……

她是打算犧牲雅煙來保證雅玲的皇權,還是因為老師的存在……

再或是,她正用另一種方式來保護鳳雅煙的周全,賜死鳳雅煙,老師就會出現將她帶走,讓她永遠離開皇權的漩渦……

他心潮起伏間,身後傳來了陣陣騷動聲,遙遙已可听聞兵刃相撞的搏擊聲,看來唐氏的救兵,已經適時趕到了。

嘈雜的聲浪之中,阿倫迎上鳳慕雪無比期待的目光,暗暗嘆了口氣,輕輕道︰“陛下的遺詔,我可以答應的地方,實在不多啊……”

鳳慕雪的听力已大幅度下降,她仿佛听到的是另一個答案,竟欣然一笑,頭慢慢垂下,目光最後自然而然又落回到憐雲飛所在的方向,這位神龍君王在生命的最後時刻,眼神中已沒有了任何的怨恨,在雙眼合攏前的一剎,剩余下的,只是深深的嘆息,隱約間,還有一絲絲說不清的抱歉。

相比而言,憐雲飛的眼神就豐富多了,他至死雙目仍未閉上,緊緊盯著對面這位曾情濃半生的妻子,道不盡的愛與恨,完全凝固在這剎那的眼眸之中。

阿倫又再苦澀地牽了牽嘴角,緩緩地搖了搖沉重的頭顱,盡力將心底那份惆悵揮去,抬眼望天,天色已萬里放藍,身後的喊殺聲也漸漸低沉,可見這場忽然而來的叛亂,也如同不久前那場暴風雨般,轉眼即逝。

他低頭重新看向那殷紅遺詔,腦海忽然轟了一下,這里並沒有第三者見證皇帝書寫遺詔,假如自己將其更改,那神龍的歷史,甚至整個阿蘭斯的歷史,將因此改寫!

阿倫側耳聆听,身後遠方的腳步聲重新整齊,可見皇室護衛軍的秩序正在重新建立,假如自己這個大膽的念頭真要實行的話,那必須當機立斷了。

剎那間,阿倫的腦海里掠過了無數人的影子,掠過無數往事的畫面︰在疾風的歲月,平原上世代在此耕作的人們,那一張張淳樸得不帶一絲一毫雜質的臉孔;鳳雅玲傾城絕色的一顰一笑;鳳雅煙那雙仿佛被鋪墊上層層煙雲的眼眸……

仿佛之中,他發現自己的指尖已落在“雅玲已到大婚之期,朕欽定藍雪雲為神龍親王,與雅玲結成連理,新任皇帝與親王,必須繼承朕之遺志,對疾風之戰爭進行到底……”這句話上面,它輕輕劃過,直到白布的末端。

手指再重重一轉,女皇遺詔中最重要的一段,已經斷裂出來,接著隨風而起,在藍天白雲下,化成萬千碎片,飄向遠方。

阿倫用力抿了抿嘴唇,心里重重的悸動了一下,畢竟這一段內容里,曾經有他最甜最美的夢想,娶到那位夢寐以求的美麗妻子,成為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這個夢想從當年的遙不可及,到今天的觸手可及,由他親手編織,也由他親手粉碎。

神龍皇座的主人不可能與別人分享同一個丈夫,但他已經對怒浪和愛莉婭許下了最為鄭重的承諾。

將來有一天,美夢的碎片或許有機會能重新拼湊在一起,但或許,這永遠也只是一個“或許”。

鳳慕雪已經永遠閉上了雙眼,嘴角邊掛著永遠凝固了的欣慰笑意,阿倫卻不得不撬開她的手,用她的手指點在那盒用來書寫遺詔的胭脂上,不輕不重地抹在了“藍雪雲”這個名字上,還沒到恰當的時候,他並不願意讓世人知道祖賓和藍雪雲是同一個人。

雖然這個名字具有相當的震懾力,但也會為他帶來許許多多不可預測的麻煩。

“陛下,雖然我不能長期呆在神龍,甚至不知道會在攝政王這個位置上呆多久,但我一定盡我所能,保護神龍新皇帝的安危,讓神龍子民安居樂業……其余的,只能對你說聲抱歉了!”阿倫慢慢放下那盒記錄歷史的胭脂,輕輕地向鳳慕雪的遺體躬身,致上歉意。

花園大門外已經響起了整齊的腳步聲,阿倫轉過身,便可看到護衛軍長長的隊列,他們的兵刃上,尤掛著未干的鮮血,一個個神情肅穆,似乎已經隱約感覺到了某些重大不幸的發生。

令阿倫意外的是,領頭的竟然是光海庭,這位神龍皇室近衛軍的軍團長之一,難道他並沒有加入到憐雲飛這次叛亂,反倒成為了臨危護國的救國功臣?

作為保護皇帝親征的近衛軍大頭目之一,今日又是留守在此地,憐雲飛並沒有收買他?還有以他和鳳雅煙的關系,此人不參加叛亂的幾率,實在微乎其微……

不過很快,阿倫心中便一片雪亮,跟在這隊近衛軍後面的,正是以忠誠聞名于阿蘭斯的唐氏軍團,相貌威武的唐磺此時臉上一片凝重,遠目眺望間流露出的憂慮,可見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因為發現唐氏軍團的疾速趕至,光海庭敏銳地發覺到憐雲飛大勢已去,立即倒戈陣營,想必還使用不光彩的方式偷襲了別的叛軍,才令亂局這麼快穩定了下來。

阿倫自問這個猜測離真相十之八九,心中不禁默默冷笑,好個光海庭,不愧是光悅影這老狐狸的嫡孫啊,能在瞬息之間,看清形勢,馬上從罪臣變回功臣。這樣一個人,假如在和平時期,他能成為光氏一族的領導者,確實夠格制衡其他勢力,但在非常時期,以此人的心機、眼光、野心,勢必成為未來皇帝的絆腳石,遲早總會鬧出亂子啊……

一念及此,深沉的殺機頓時從他腦海一閃而過。

皇室和唐氏的軍團分別列隊,唐磺和光海庭相互點了點頭,在平亂的戰斗過後,他們也是首次照面。

阿倫慢慢迎了上去,以很平淡的語調,向他們大概述說了這次叛亂的經過,只是省略掉了皇帝的銀灰色血液,將驚雷剛好完全打落到這一帶的現象描述成天象奇跡,這是天佑神龍的神跡。

話畢,他就避開皇帝的遺體,遠遠站到花園的另一角,憑欄觀望,由得他們去調查、去分析他們想像中的真相。

只听身後的將領軍人嚎啕大哭,哭得驚天動地,也不知幾人在虛偽做作,幾人真正傷心。

身後的哭聲隨著時間的推移,還越來越大,看來附近駐扎各大營的將領都紛紛問訊趕來了。

阿倫不由得捏了捏眉心,站在現在的位置,實在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良久過後,以唐磺、光海庭為首等一眾高級將領慢慢向阿倫圍了過來,人人神情悲戚,隱約中還透射出對阿倫的隔膜和戒備。

阿倫體會他們的心情,遺詔竟然要一個外來者來當神龍的攝政王,而這個外來者在今年以前,還是一個聞所未聞的中年人,而在未來,卻要成為他們的上司。最可恨的是,遺詔上的筆跡確實是鳳慕雪的筆跡,難以偽造,他們不得不去遵從先皇的意願。

唐磺無聲地嘆了口氣,率先單膝跪下,用沙啞的嗓子說︰“屬下唐磺,拜見攝政王大人!”

這個以忠義聞名的唐氏家主第一個承認了阿倫身份,立即有好幾人也跟著單膝跪倒,和聲參拜,但仍有不少人面帶猶豫,一位陌生的外來者忽然成為他們的攝政王,一時半刻難以接受,阿倫細心地留意到,其中就有眼神閃爍的光海庭。

這時,一陣涼風拂過,仿佛已經提前帶上了幾分秋天蕭索的寒意,他們當中立即有人縮了縮脖子,顯然正聯想到逆旨的後果,稀稀拉拉地又跪倒了好些人。

對峙間,終于有一人鼓足勇氣,顫聲道︰“敢問祖賓先生,先王遺詔上為何有個地方模糊不清,而且……而且遺詔的言辭……最後似乎意猶未盡,我懷疑……懷疑先王遺詔曾有被篡改過的可能!”

這幾句話頓時令整個氣氛變得凝重冰冷起來,每個人都死死盯著未來的攝政王,看他如何應對。

阿倫淡淡看著那人,看服飾,他應該也屬于皇室親衛隊派系的將領,真要細分,相信是光海庭派系的吧。

阿倫平靜的問︰“這位將軍,你剛才這句話,不單是在質疑本人,也是在褻瀆先王啊,在先王尸骨未寒之際,你說這話,恰當嗎?”

他的語調平靜得仿佛是閑話家常,眼神平和得仿如友鄰,但出言質疑內容,還有眼前這位祖賓嘴角邊詭異的弧度,都令將領沒來由地打了個冷顫,就像有一盤冰冷無比的水從他頭顱灌溉而下,令他遍體發寒,他強挺了一下胸膛,提高聲量,說︰“祖賓先生,末將只是說出心中疑惑,沒有褻瀆先王的意思,你……你休得胡言!你……”

“閉嘴!”唐璜喝道,“王雷,你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嗎?竟然敢在先王遺體前肆意放言!先王如此器重祖賓大人,臨危前將重任托付,以先王之睿智,必有她的道理,又豈是你我可以輕易猜度的……”

說到此,唐璜忍不住望了阿倫一眼,察覺對方平靜得就像一個毫不相關的外人,實在難以看穿,而對望間,阿倫也能從唐璜眼中清清楚楚地看到一絲揮之不去的疑惑,可見那個叫王雷的家伙所提出的疑問,同樣存在于唐璜的心中。

阿倫想,他此時全力支持自己,不單因為遺詔確實是鳳慕雪的筆跡,一切當以大局為重,更因為此人的胸襟氣魄,還有流淌在唐氏一族身體里的忠誠熱血,只要能讓正統登位,現在一切,都是其次的。

唐璜移回目光,重新盯向王雷,繼續道︰“祖賓大人或者另有身份,但先王既然抹去了那一筆,我們任何人都不該再質疑,至于你說遺詔尚有另外內容,根本是妄自猜度,褻瀆先王,這可是死罪啊!你還不快快跪下向祖賓大人謝罪!”

面對唐璜的嚴厲言辭,還有唐氏一族將領的冰冷注視,王雷的腿一軟,再也支撐不住,撲通一下,跪倒在地,他此時已經將自己和光海庭的結盟關系遠遠拋到腦後,心里只想著自己的身家性命,顫聲道︰“祖賓大人,末將失言了,請大人恕罪。”

阿倫溫和一笑,很仁厚地說︰“雖然我心里不太樂意,但恕你無罪就是。”

听得眾將不禁面面相窺,這位大人說話,還真夠直接的,完全不加修飾。

得到唐氏的承認,也就是獲得神龍最大一個派系的支持,就算事實不是如此,那都將成為事實。

眼見一向硬朗的王雷都屈服了,光海庭派系的將領一個個暗自分析個中利害,紛紛跪下,阿倫這個攝政王的位置,是基本定下來了。

在此過程,阿倫相當留意光海庭的表現,他雖然也磨磨蹭蹭地跪下了,但他游移的目光,低垂的眼皮,著實令阿倫感到一陣不舒服。

記得老師東帝天曾經這樣問過他︰“一個封閉的密室里,一頭凶猛的魔獸被人用鐐環禁錮,而你剛好也被關在這間密室中,你會怎麼做?”

“我會嘗試和它接觸,說不定能降低它的敵意……”

“阿倫,你的想法太純樸了,把你邊緣養成的劣性思維給收起來,最好的做法應該是馬上干掉它!與其提心吊膽,時時警惕,倒不如直截了當的解決問題!”

“可是……”

結果當晚,阿倫用身體去驗證了東帝天的正確,那一間密室,他也終生難忘。


阿倫心不在焉地接受眾人的正式參拜後,他親自將唐璜等重臣扶起,權當做做表面功夫。

唐璜借機沉聲說︰“祖賓大人,先王已經走了,國喪需要籌備,雅玲陛下尚未歸來,新皇登基需要籌備,還有與疾風家族的戰爭到底是戰是和……遵先王遺詔,新皇未正式登位之前,神龍國事,改攝政王之藍批暫代帝皇之朱批,這些大事,都等待攝政王來決策了……”

他看了看阿倫的反應,恰好踫上這位新任攝政王心不在焉的眼神,還大大地打了個呵欠,只好停頓了一下,才繼續道︰“不過祖賓大人,現在你要處理的第一件事,便是叛軍俘虜,共三千余人……”

阿倫腦筋頓時醒了醒,他捏了捏鼻子,心想怪不得這麼人喜愛權力,竟然一句話就可以決定幾千人的生死。

他沉吟道︰“唐璜大人,關于此,你有什麼建議嗎?”

唐璜微微垂下頭,沉聲道︰“按照慣例,叛亂犯上者,該處以極刑……”

對于這個建議,阿倫立即搖了搖頭,鳳慕雪在暴風要塞已經埋下了禍根,此時正是用人之際,久經訓練的老兵,死一個就少一個了,他稍稍提高聲量,說︰“唐璜大人,現在是非常時期,當用非常處理方式,將這三千多叛軍全部分到暴風要塞的各個隊伍里面去,讓他們戴罪立功吧。”

“攝政王仁義處事,屬于遵命。”唐璜等將領立即微微躬身,以示敬意。

阿倫淡淡地環視周圍每一個正細心聆听的眾將,又道︰“先王已逝,國喪當前,雅玲陛下又尚未正式登基,國內外的一切事務,當穩妥處理。第一,暫時不能泄漏先王的死訊,直到雅玲陛下平安回國;第二,立即與疾風家族談判,停止戰爭;第三,我將親自帶領精銳,前往星雲,將雅玲陛下迎接回神龍繼位……”

他眼角瞥過光海庭,閃過不易察覺的森嚴殺機,淡淡道︰“光海庭大人有勇有謀,迎接女皇陛下歸來一事,當陪我一同前往,其余精銳,將在唐氏家族中挑選!”

阿倫不理面色變得十分難看的光海庭,又轉向唐璜,鄭重道︰“唐璜大人,在此期間,由你負責神龍的外務了!”

“是,大人,屬下定不負你重托……”


交代完具體事務後,阿倫一陣疲憊,權力在手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為什麼這麼世人熱衷其中……

他走回一樓的會議廳,自由天堂的各代表一個個誠惶誠恐,正望穿秋水地等待他歸來。

祖賓大叔漫不經心地告訴大家,停止與神龍的貿易戰,一切經濟秩序,回復以往,但大家還沒來得及歡呼,祖賓大叔又補充說,女皇已經反悔,許下的條件,一條都不能實行。

這令自由天堂的商人們的臉上頓時浮現出失望的神色,有人還暗自猜想,祖賓這老家伙自個爽完了,肯定因為兒女私情就不理會大伙的利益了。

祖賓大叔可不會理會他們的感受,再簡單交代幾句,便表示各位可以自便了,最後對凌蒂絲打個眼色,徑自走出門外。


大樓外的廣場一角,阿倫回頭仰望,視線剛好觸及到那充滿古典風情的空中花園,心中不禁一陣感傷,因為鳳慕雪,這里勢必將被歷史記住,千百年後,人們只會知道這里的凶邪,而無法了解到這里的美麗。

這時,廣場邊緣上剛好有一群因為戰爭而流離失所的游蕩者路過,他們用沙啞的嗓子歌唱著阿蘭斯中西部的一首古老民謠︰

苦難是一種力量,
是千錘百煉後提煉出來的力量!
它給予我們踏平陰森荊棘的勇氣,
它給予我們翻越陡峭山崖的魄力,
它能令我們走過血雨腥風也能保持從容,
它透析出人類的千姿百態!
如果幸福可以品嘗,
十個人能品出一百種不同滋味,
如果苦難可以品嘗,
一百個人也只能品出一種味道,
那就是痛苦!
哎呀喲,痛苦何時才是盡頭?
哎呀喲,苦難何時才是盡頭……

韻曲悲涼,這種富有感染力的歌唱方式,令阿倫心神不禁為之仿佛,他淡淡苦笑,輕聲自言︰“你們的苦難快要告一段落了,而我的苦難,才剛剛開始!”

再回首,發覺凌蒂絲不知何時已站在身後,正和自己看著同一方向,聆听著同一首疾風民謠。

漸漸遠去的歌聲中,兩人仍默默聆听,內心又一次因為音樂而無聲共鳴。

每個人心里面都有一根弦,它能彈奏出令你靈魂也為之顫動的樂韻,只可惜它並不輕易彈動。

阿倫望向凌蒂絲時,恰恰迎上她溫柔如水的目光,阿倫心中一動,他忽然意識到,她的手,正按在自己內心深處那根心弦上。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7.05.3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