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實體書) 
第二集(實體書) 
第三集(實體書) 
第四集(實體書) 
第五集(實體書)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一章
第二章(上)
第二章(下)
第三章(上)
第三章(下)
第四章(上)
第四章(下)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完結篇)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
作 者
胡鱈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8.10.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825
累積人氣
5234984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261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117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7.10.3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涅之地的冬天異常嚴寒,細雪紛飛中,來自暴風山脈的寒風陣陣襲來,就如同一把把鋒銳的刀子切割在你的皮膚中,疼痛非常。

但涅嘔之地的大廣場上,卻熱浪沖天,原來桀驁不馴的囚徒,現在怒浪口中可愛的士兵們正拼命地訓練著,一個個汗流浹背,卻不敢有絲毫怨言,前獄卒,現在的督軍們手中的皮鞭可不是開玩笑的。

怒浪遠遠眺望著訓練的情況,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下令道︰“第二團和第六團的狀態不錯,今晚給他們加肉。”

站在他身後的里瓦連忙記錄下來,涅之地自克洛諾斯大人上任後就從不缺乏物資,他的“僕從們”總會把豐盛的肉類、新鮮的蔬菜、甚至最新的流行雜志從世界各地送來,至于這位監獄長大人從哪里變那麼多物資出來,那就無從得知了。

怒浪點了根大號雪茄,漫不經心地問︰“對了,新兵的情況如何?”

新兵就是阿蘭斯各處送來的特級罪犯。由于現在是非常時期,作奸犯科者遠比和平時期多,許多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暴徒也跳了出來,暴露出他們強悍的武技,令人類各地的管理者大為頭疼,幸好涅視之地的首席長官克洛諾斯大人深明大義,表示涅之地願意接納他們,改造他們,這一義舉,贏得了阿蘭斯各地治安長官的一片熱烈掌聲。

里瓦望了望怒浪口中那根雪茄,煙雲正隨凌厲的寒風飄渺,他咽了下口水,臉上那條栩栩如生的蜈蚣也隨之抖動了幾下,沉聲匯報道︰“他們現正在新兵訓練營接受高強度訓練,普遍表現良好,按大人的吩咐,表現特別出色的幾個,已抽調過來我們第一訓練營。”

所謂新兵訓練營,其實就是怒浪在涅之地一側加建的一個頗具規模的監獄,稍稍遜色于原涅之地,被監獄系統人員戲稱為小涅。當然,誰也弄不懂克洛諾斯大人無須依靠鳳凰城資助,就弄來了這麼多人力物力將這座小涅崆速給建立了起來。

“哈,里瓦,你越來越稱職了,很好!”怒浪很是滿意里瓦的匯報效率,扔了根雪茄給里瓦。

里瓦兩眼發光,誠惶誠恐地接過,臉上那條長長的蜈蚣也笑得彎起了腰,向怒浪致敬,跟了這位大人以後,物質生活可是大大豐富了。他把雪茄叼在口里,怒浪卻回頭瞪了他一眼,問︰“對了,屠里奧這混蛋管理新兵訓練營,沒鬧出什麼亂子吧?”

里瓦連忙將雪茄吐出來,匯報道︰“基本沒出漏子,不過因為前段時間大人跟他友好切磋時,他受了點傷,所以現在巡察還需要輪椅幫助,倒是對新兵們造成了一定的不良影響……”

怒浪靦腆一笑,說︰“里瓦你說話的技巧是越來越高明了,明明是老子狠狠地修理了他一頓,哈!對了,新兵訓練營負責人的位置,暫時非屠里奧莫屬,你想都不用想了。”

里瓦被看穿心事,頗為尷尬,神色也頓時黯然了一下,但他連忙低下頭應道︰“是,大人。”

怒浪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說︰“不過……本王子要微服出巡幾天,體察民情,這里就由你暫時代理了。”

微服出巡?一個特級監獄的首席長官微服出巡,去體察民情,這個……盡管沒什麼合理性而言,但里瓦臉上還是躍上了喜色,因為大人指定他暫代監獄長一職,他趕緊說︰“大人放心,我一定兢兢業業,將涅突之地打理得整整有條,不負大人所托!你放心去找樂子吧,哦,不是,大人你放心去體察民情吧!”

里瓦在驚喜中擦了擦額頭的細汗,和這位克洛諾斯大人相處,隨時都有可能樂極生悲的。

怒浪轉過了身,注視著里瓦,還“嘿嘿”了兩聲,直看得里瓦心中發毛,他才掏出了一小包糖果,小心翼翼地從其中抖出了一小顆,遞給里瓦,微笑說︰“這是對你的獎勵,里瓦,馬上把它吃掉。”

里瓦的小眼楮不禁眨了眨,稍稍猶豫了一下,但在大人威嚴的逼視下,還是將這顆黑不溜秋的糖果吞進了肚子里,一股濃郁的人參芬芳立即從喉嚨深處涌了上來,他心中一動,天啊,原來是人參糖,民間恐怕得五個銀幣才能買到,這玩意已經很久沒有嘗到了,早知不是什麼慢性毒藥,我真該好好品嘗的……

怒浪卻正容道︰“你剛才吞下的,是一種以人參為藥引的慢性毒藥,發作前毫無征兆,但一旦發作,服毒者將生不如死。本王子向你擔保,放眼整個阿蘭斯,沒有幾個人能配制它的解藥!”

他滿意地看著里瓦的神色變化,微微一笑,又道︰“不過你也不必過份擔憂,只要你忠誠于我,等我平安回來,自然會給你一次性解藥的啦,畢竟你也是我手下的頭號爪牙!”

里瓦已無暇計較這個稱呼了,以微微顫抖的聲音,道︰“那…那個發作期限……還…還請大人你務必平安歸來。”

怒浪樂呵呵的一笑,叮囑道︰“封鎖好消息,別讓屠里奧那混球知道我的離去,如果他起疑,你就編個借口,必須唬得他安分守己。明白了嗎?”

“是,大人……”

臨別前,怒浪似乎感受到里瓦那陰霾的心情,不禁微笑寬慰道︰“其實你也不必過分擔心,剛才你吃的,確實是普通的人參糖罷了!”

里瓦心中頓時一喜,但看著克洛諾斯大人詭異的笑容,還有那灑然離去的身影,心情馬上又沉了下來,以大人的心機,遠行在即,這麼鄭重塞進我嘴巴里的,又怎麼可能是普通的糖果呢?

而事實上,他所吞下的,確實是普通的人參糖果。


灰色的天空正如同此時克洛諾斯心中灰色的心情。

鳳凰城老城主的生命之旅已快走到盡頭,這位與自己有父子之名的男人,畢竟曾在剎那的沖動下創造了自己,雖然他給自己帶來了灰色的童年,但這個男人到了生命的最後一刻,克洛諾斯覺得有義務去看他最後一眼。

或許依舊帶著責備的復雜眼神,令這個男人心中再一次生起愧疚,含恨而終;也或許是用溫潤的雙眼,告訴他已得到最徹底的寬恕,不必抱憾離開……

無論如何,這一次將是最後一次看到他了……

想到這,克洛諾斯覺得自己的鼻子有點酸了。

但他趕緊穩住心神,對于他而言,從眼珠里滾動出的那些晶瑩事物,實在太過奢華了,他擔心開了頭,將一發不可收拾。

鳳凰城的領土雖然暫時還遠離戰場,但這里已能清晰地嗅到戰爭的氣息,源源不斷的物質和士兵正從內地推向與神龍帝國接壤的邊界,與其方向相反的,是從邊界方向涌進來的神龍難民,這些難民大多兩眼無神,他們步伐蹣跚地往前走著,走向一個他們根本不知道方向的明天。

克洛諾斯沿途走來,默默計算著這批難民的人數,這是一個令人心寒的數字,恐怕鳳凰城的內閣已經為此事抓破頭皮了吧,要不斷在鳳凰城國境內劃出暫時安置這批難民的土地,還要派遣出治安力量去管理他們……如此下去,恐怕離鳳凰城停止接納難民,拒絕千年盟友懇求的時間,也差不多快到了。

大路邊的樹陰下,一對母女正遭受著同是難民的幾個大漢包圍,她們相擁而泣,恐怕已能想象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其實,那幾個漢子的模樣怎麼看也不像是壞人,或許在和平時期里,他們都是樂于助手的好好先生,但現在……難民實在太多了,當糧食供應不足時,人吃人的可怕故事就會發生。

這樣的事件在難民潮中並不是第一次,當然,在戰爭結束前,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在苦難的歲月里,同情心和正義感等一些人類本該有的高貴品格被貶值到極點。

路邊走過的難民誰也不會往這里多看一眼,人心在逃亡中是絕對冷漠的,或許在他們看來,除了自己的生存,其余一切已變得微不足道了。

當那幾個大漢正要把那對母女拖到離大道更遠的地方時,疾馳而過的克洛諾斯忽然勒停了馬,他沒有狂風那樣喜歡施虐的嗜好,落馬,出手,對手便已致命,他沒興趣听到太多哼哼哈哈的痛苦呻吟聲。

不過在一眼望不到盡頭的難民大軍里,他也沒有太多的同情心可以揮霍,只是丟了五個銀幣給那對母女,便重新上馬,再次往前疾馳而去。

五個銀幣是一個恰到好處的數字,它不會因為太少而導致這對母女餓死,也不會因為太多而給她們帶來另一種可怕的災難。


鳳凰城的帝都,繁華依舊,過往人們的臉上仍能看到平和親切的笑臉,對于他們這些平凡人而言,在神龍國土內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戰爭似乎還很遠很遠,只需在工作之余,偶爾憂戚一下就可以了。

克洛諾斯仍是一身平民裝束,但手中金色的鳳凰令他通行無阻地進入到皇宮,連續幾日幾夜奔襲,令他看起來帶著些許疲勞,他慢慢來到老城主的床前,從皇室太醫的表情,怒浪知道他趕上了最後一刻。

老城主的臉蒼老得令人心碎,仿佛是命運之神讓他听到了怒浪的腳步聲,他艱難地睜開了眼楮,在模糊的人影里游移了幾遍,終于鎖定在怒浪的臉上,他面上頓時泛過了紅暈,含糊不清地說︰“克洛諾斯,你終于來了!”

這是他三天來唯一說過的一句話,但沒有人會因此現出喜色,因為這只能說明,老成主已到了回光返照的階段了。

床前的貝里安拭著眼角的淚水,為怒浪讓出位置,怒浪只覺心中仿佛被什麼揪住了,難受非常,一股酸酸的寒流正慢慢游移過他的全身。

但盡管如此,他表面看起來依然平靜一片,甚至連眉頭也沒有皺一下,四周的皇室成員和重臣們不禁紛紛交換眼色,這所謂的大王子確實如傳聞一樣,冷漠得不近人情。

克洛諾斯慢慢在床前坐下,在只有老城主才能看到他的臉龐時,他的眼神終于慢慢變了,那種血濃于水的深切悲哀終于在這個剎那傾灑而出,里面拋下了長久以來都無法釋然的怨懟,在這剎那,多了一份寬容和不舍。

但他始終強忍住熱淚,在他身後,其中就有不少人在當年冷眼旁觀母親和他的淒楚,他不希望讓這些人看到自己的眼淚,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老城主嘴唇緩緩動了,發出低沉且沙啞的嗡嗡聲,雖不算清晰,但怒浪還是听懂了他的話︰“克洛諾斯……我很高興還能見到你……你上一次回來,大概是因為你朋友吧……但我相信,這一次…一定是因為我吧,我很欣慰,我為…我為有你這樣的兒子,而感到…驕傲……”

聲音慢慢低沉了下來,直到無聲無息。

克洛諾斯的身後已經哀號一片,他的鼻子也同樣酸楚至極點,但他仍默默忍受,用盡全身的力量才使自己慢慢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再用最堅強的意志,才勉強將自己的眼楮從他父親那張老邁的臉龐上移開。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讓身體保持平衡,緩緩轉過身來,便能看到眼前那一張張泣不成聲的臉,也不知幾人真心,幾人假意。

最後,他的目光落到了同父異母的弟弟貝里安臉上,貝里安已滿臉是淚,怒浪嘴唇微微張了張,仿佛要對這位弟弟說上些什麼,但最後還是什麼也沒說,慢慢、慢慢的便往門外走去。

他異常冷漠的神情與四周的哀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就在他踏出門口的剎那,兩位本來默默垂淚的重臣不約而同地抬起了頭,然後偷偷向對方打了個眼色。

阿蘭斯中部已能聆听到春天走近的腳步聲,但北部的鳳凰城仍是隆冬時節,天空仿佛正映射出眾神憂郁的神經,灰得如此深沉,仰望久了還能從其中看出無數個細點,這些黑白交錯的細點遍布整個天空,一直延伸向世界的盡頭。

怒浪呆立在庭院中,宮廷人員慌張、忙碌地在他四周的長廊穿梭,老城主的駕崩將天空那份灰色深深的融入進皇宮之中,周圍的惶恐慌亂令怒浪看起來是這樣安靜,那樣的無動于衷,仿佛是一尊石像佇立在庭院的中央。

良久後,怒浪才將目光從那片灰蒙蒙的天空中收回,他忽然想起阿蘭斯北部的一句諺語,感情就像包袱,你背負的感情越多,那壓在你肩上的重量就越沉,前進的步伐就越蹣跚……

他慢慢往外走去,也不管正走去何方,心里細想著這句話,突然神經質地笑了笑,那個男人終于走了,那自己現在豈不是拋掉了一個異常沉重的包袱,走得更輕松了,那該不該為此去慶祝一番?

這樣的自我寬慰令怒浪的心情更沉重了,他神經質的大笑起來,一個從小就綁在身上的包袱,又豈是這麼輕易就能解下來的呢……

“哼——”一句冰冷中蘊含憤怒的斥責,這少女的嗓音打斷了怒浪的思考。

怒浪微微凜了凜,自己心神不定,信步前進,恐怕已經走進某個敵人的包圍圈了,但他神色依舊漠然,淡淡然地瞥了眼四周,這個院子的長廊並沒有川流不息的僕人,喧嘩的哭聲也听不到了,莫非這個區域已經被封鎖了?

他再抬頭環視院子的上方,八個秀氣逼人的少女,姿態各異地立在圍牆的各個要點上,每人手上都拿著一件不同的樂器,但論造型而言,倒是頗為賞心悅目。

手提五弦琴那位少女冷斥道︰“克洛諾斯閣下,你的冷血世所罕見,你的父親才剛剛去世,你竟然可以暗自笑個不停,實在人面獸心,禽獸不如!”

怒浪冷冷一笑,他不想解釋,也懶得去解釋,他並不計較這些人如何去看待自己,自他童年開始,曾有一句座右銘烙印進他心里︰不需要他們在乎我,我只是天邊的流星一顆。

這份發自心底的冷笑仿佛滲進了空氣,將森然的冷意擴散向四周,那八名少女的嬌軀幾乎同時一顫,怒浪已從她們顫抖的先後順序,判斷出對方防御力的深淺,試探出等會突圍的方向。

但他並不急著離開,因為以樂器制敵,在她們身後恐怕就是伊琴娃閣下了,說不定龍魂樊帝靈也會拋下神龍的沉重國事,過來參一腳,沒發現他們之前,切忌輕舉妄動。

那八名少女勉強穩住身形,皆看出同伴臉上的駭然之色,雖然她們已十分重視對手,但從未料過,這個敵人竟然強悍如斯,單憑眉宇間的喜努便可影響他人情緒,除了伊琴娃老師,還從未見過有人可以做到這樣。

這樣的實力,此人恐怕已是阿蘭斯武者金字塔最頂端的一員,擁有了絕世強者之名。

怒浪再次仰望那片灰蒙蒙的天空,輕輕感嘆,當不幸的大門打開時,倒霉的事情肯定會洶涌而來,這或許僅僅是第一件吧……

他迫使自己將悲傷暫時壓到腦後,靜下心來計算︰貝里安並不像是為了皇權而同室操戈的人,那應該是某些有心人越權下令,要誅殺自己這個禍根,那只要找到貝里安,這件倒霉事離結束也就不遠了……看這些少女的反應,下令者應該對自己的武技估計不足,那麼樊帝靈出現的幾率將大大降低,只是一個伊琴娃,平安脫離險境的機會還是相當大的……

望著眼前這個似乎心不在焉的強敵,那手按長笛的少女勉強壓住心底涌起的慌亂,冷喝道︰“閣下乃魔鬼之化身,為了讓閣下能安分守己,且讓我們姐妹奏上一曲‘地獄鎮魂’,以化解閣下之戾氣。”

一聲清悅的笛聲引領出曼妙的樂韻,接著,八件樂器同時彈奏,哀傷得令人心神也為之顫動的曲調飄滿了整個空間,如泣似訴間,仿佛能抽走你的力氣,扯動你的靈魂,讓你從內到外的慢慢崩潰,最後以致萬念俱灰,神經崩潰,放棄一切抵抗,任由敵人擺布。

情緒本處于低谷的怒浪,心神立時被引進了音樂之中,如痴如醉,共鳴得難以自控,甚至警惕也慢慢降低,直至忘記了身邊敵人的存在,在鎮魂曲第一樂章高潮時,這個淒美的音樂陷阱已令他差點來到崩潰邊緣。

幸好他的對手對敵經驗並不豐富,未能及時把握住機會,反而在第一樂章與第二樂章轉折時,出現了一絲空隙的時間,怒浪心神一醒,慌忙從那片凶險的音符波濤中跳了出來,發現自己已熱淚盈眶。

心有余悸間,他不禁再重新審視這群少女以音符組成的陣形,收斂起審美的喜惡,過略掉耳邊仍是綿綿不絕的哀傷曲調,只是凝神細听聲音的來源,終于發現東北角的外圍,另外有琴聲為這首樂曲護航,這聲音異常輕微,但卻恰到好處的與陣中的八種樂器共鳴,還順便為這個庭院布置了一個聲音結界,免得這些黑色音樂傳進宮廷,引起慌亂。

能做到如此隱蔽,也只有伊琴娃閣下了。

既然已經判斷出最大敵手的位置,怒浪也失去了繼續逗留的興趣,他拭去眼角邊的淚痕,輕輕地鼓起了掌,掌聲不大,但卻恰恰響在樂曲的間歇處,音樂造詣稍差的東北角兩個少女立即出現慌亂,彈錯了幾個音符,曲調稍亂間,怒浪已借機而起,徑直往東北角射去。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7.10.3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