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實體書)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二集(實體書) 
第三集(實體書) 
第四集(實體書) 
第五集(實體書)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完結篇)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
作 者
胡鱈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8.10.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823
累積人氣
5234982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261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117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5.02.2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章∼
看著阿倫穿著一身雪白的武士裝束向自己走來,愛莉婭不禁雙眼一亮。

男裝的阿倫與之前穿女裝的娜娜,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氣質。緊身的武士服將他修長的身材恰到好處的展現出來,那張輪廓分明的臉上散發出淡淡的傲氣,他冷傲、挺拔、俊美,緩步而行,英氣逼人。那從容的儀態,是必須經歷過無數風霜才能錘鍊出來的,配上淡然自若的風度、高貴的氣質,這是一個可以令女性為之傾倒的男子啊!

因為不久前情感的失控,加上在愛莉婭面前並不需要隱藏什麼,阿倫便將真實的自我表現了出來,他的眼神不再裝出膚淺,神態也不再裝出無賴。

他微笑說:「愛莉婭小姐,我們走吧!」

「等等!」愛莉婭敏銳地觀察到阿倫的雙眼又重新回復成深邃,之前無比憐惜看著自己的眼神這麼快就化作冷靜了嗎?

當阿倫不解地看著愛莉婭,美麗動人的愛莉婭小姐已奔到了他的面前,阿倫根本來不及抗拒,雙唇已經被愛莉婭封上,在她香舌近乎瘋狂的挑動下,阿倫感到一陣洶湧澎湃的銷魂,一陣茫然失措的迷失。

哲人曾說,當出現第一次的時候,第二次很快就會來臨。

阿倫對此深以為然,沒想到昨晚才剛被艾波琳劫去了初吻,第二次這麼快就已經來臨了。

良久後,雙唇才緩緩分開,愛莉婭深情地盯著阿倫,當她看到阿倫深邃的眼神中再次飄起迷惘和愛慕時,她嫣然一笑,說:「你現在這個樣子走到星雲裡面去,那我肯定會多出不少競爭對手。好了,我們走吧!」

阿倫默默跟在愛莉婭身後,看著愛莉婭將他那套女裝折好,放進她的背包裡時,剛才突然而來的激情一吻的餘韻仍在他腦海裡來回盤旋。


走出廢棄的實驗樓,阿倫默默的跟著愛莉婭走上一段路後,終於忍不住問:「愛莉婭小姐,星雲巨臂好像不是這個方向啊?」

愛莉婭神秘一笑,低聲說:「上下不朽之峰不一定需要通過星雲巨臂的,要知道,使用星雲巨臂的學員都必須登記的,這會給我們的行動帶來麻煩。跟著我來,我知道一條神才知道的密道。」

阿倫疑惑地跟在愛莉婭身後,來到了星雲最邊緣的地帶。

在幾塊形狀古怪的巨石後面,愛莉婭蹲著身子,撥開了一堆毫不起眼的碎石,便露出了一根粗鐵樁,看樣子,它的根部應該深深陷進了碎石的深層。愛莉婭示意阿倫過來幫忙,兩人合力下,又撥開了周圍的碎石,原來鐵樁周圍纏繞著一圈又一圈的粗繩。

阿倫有點明白愛莉婭想怎麼下山了,他不禁搖晃了一下那鐵樁,應該十分堅固。

愛莉婭立即洞察到阿倫的擔憂,微笑道:「別擔心,我用這個上下不朽之峰好幾回了,從未出過問題,安全性不比星雲巨臂差。」

說話間,她在繩端繫上了一塊石頭,然後抓著石頭,往峰下扔去。圍住鐵樁的繩子立即迅速收細,一會過後,繩子就已來到盡頭。

阿倫輕輕讚嘆了一句:這根可能是人類世界裡最長的繩子!

「我先走一步了,我們下面見!」愛莉婭向阿倫眨眨眼,抓住繩子就往不朽之峰下面的雲霧深處滑去。

阿倫看著腳下瀰漫的雲霧,愛莉婭的身影早已消失在雲霧的深處,他靜心聆聽了一下,也抓住繩子,往下高速滑去。


當阿倫到達地面,愛莉婭早已牽著兩匹健馬在一旁恭候了。

她將其中一匹的韁繩交到阿倫手中,自己飛身上馬,動作相當利索,輕笑說:「來,阿倫,動作要快!」

阿倫抬頭看了看高不可攀登的不朽之峰,眼神中不禁閃過擔憂,如果用這條繩子爬回去,起碼要一個多小時,而且還要配合驚人的體力,愛莉婭能行嗎?

「我們上峰時,我另有方法,無須擔心。當然,那方法是我們有命回來才能使用的!」愛莉婭彷彿察覺到阿倫的憂心,立時為阿倫解除困惑。

阿倫點點頭,也飛身躍到馬上,跟在愛莉婭的馬後,飛速往西南面奔去。

愛莉婭的騎術相當出色,在處處布滿了奇形怪狀巨石的荒野之上,仍能左閃右避,保持住高速前進,她看到阿倫始終能跟在身後,速度便更驚人了。

阿倫一直都在觀察著愛莉婭,希望能判斷出她實力的深淺,到目前為止,他的初步結論是,單憑她能藏匿在自己身邊偷看自己換衣服一事,眼前這個女子肯定能躋身於阿蘭斯大陸第一流高手的行列。

兩人足足奔跑了一個多小時,穿過數條小溪,越過兩座大山後,愛莉婭立馬山頭。

指著山下,她沉聲說:「博塔斯盜賊軍團就隱藏在山下那個小村鎮裡,村鎮裡的人們早已被他們殺光了,等會我們小心點,狗賊博塔斯是阿蘭斯大陸上有名的頂尖高手,出道以來從未敗過……」

阿倫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那個小村鎮在他們的角度看來就像一個小小的方塊,根本看不清內裡的玄虛。

阿倫沉聲問道:「你為何這麼清楚博塔斯的動向呢?」

愛莉婭眼中閃過寒光,冷冷的說:「在一年前,我用重金收買了博塔斯的一個得力手下,我們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用特定的手法聯絡一次。」

愛莉婭眼中的光芒令阿倫也看得心中一寒,說不定愛莉婭除了金錢,還在那場交易中奉獻出了自己青春美麗的肉體……不知為何,阿倫為自己的這個猜測而感到一陣不舒服。

愛莉婭看向阿倫,目光漸漸轉化成了溫柔,輕聲說:「我知道你這壞蛋會聯想到什麼,請不要胡思亂想,我和他僅僅是金錢交易。幹他們這種喪盡天良的職業,誰不把金錢當作是自己的第一生命。如果你還不相信,總有一天,我會證明給你看的……」

阿倫心中不禁一蕩,因為證明的方法只有一種!

他淡淡一笑,點了點頭,這是他對愛莉婭過人智慧的讚賞,也暗帶期望著那一天到來的意思。

然而,他還是必須將他的想法說出來,他說:「愛莉婭小姐,等會我希望我能一個人去完成你所希望做的一切,你在這裡等我回來。」

愛莉婭的神色中立即表現出強烈的不滿,盯著阿倫,沉聲問:「阿倫,我們之前不是說好了嗎?」

阿倫淡淡的回應,「我答應讓你親手殺死博塔斯,我一定會做到的……」

愛莉婭的聲音轉厲,冷冷的說:「那你現在如何做到?」

阿倫柔聲說:「小姐,請放心,我會將他帶回來給你親手殺死的!」

愛莉婭的聲音慢慢又放溫柔,說:「但是為什麼不讓我去?請相信,我不比任何一個A級騎士差的!」

阿倫溫柔的看著愛莉婭,柔聲說:「我深信這一點,小姐。只是……我不習慣在我殺人的時候,有人在旁邊看著。」

愛莉婭不禁無言。

阿倫又問:「你派在博塔斯身邊的臥底,如果條件允許,要殺了他嗎?」

愛莉婭並沒有作答,只是靜靜地做了一個封喉的手勢。

這是阿倫早已可以預計的答案,所以他沒再多評論什麼。他馳馬向前,直直衝下了那近乎是筆直的山坡,揚起一片塵埃,留下首次處於下風的愛莉婭,呆呆立在山頭上,目送他的背影離去。

「請謹記你的承諾,愛莉婭小姐!」這是阿倫跑到山坡中段,藉著風向愛莉婭喊出了他離去前的最後一句話。

我的承諾?呵,是殺光整個博塔斯盜賊軍團,我就當他完成了兩件事的那個承諾嗎?他真是個瘋子,一個人是不可能戰勝整支軍團的!難道他真的打算這麼去做?

愛莉婭想到這裡,她早已變得無比冰冷的心,竟不禁為阿倫擔憂起來。


山坡下是一片小小的針葉林,阿倫知道,穿出這片針葉林後,博塔斯軍團的駐地將會呈現在眼前,所以,他的口袋裡裝滿了剛剛從樹上摘落下來的針葉。

針林已盡,已能遠遠看到那個小村鎮的大門和圍牆。但阿倫的目光首先看到的是幾大堆被燒焦了的屍體,堆放在林子的外面,發出陣陣惡臭。

這些就是博塔斯軍團殘殺村民後留下的罪證吧!死者已逝,博塔斯軍團竟然連挖個大坑將他們埋葬的耐心也欠缺,由得他們暴屍荒野!

無比的義憤如同一點火星,進入到阿倫心靈的那片平原上,迅速便化作熊熊的烈火。

整個小鎮的四周被有兩個人高的小城牆圍起,村鎮的大門外正站著兩個懶散的低層盜賊,他們發現東北方正有一騎高速逼近的時候,也是懶洋洋的吹響了手中的警笛,發出三級危險信號。

所謂危險信號,分為三級:當關係到生死存亡時,警笛響一級;比較嚴重的危機,警笛響二級;微不足道的小危險,警笛響三級。

顯然,在他們眼裡,阿倫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騎士,只須他們和幾個值班衛兵就能輕易擺平。

有幾個衣衫不整的盜賊從他們身後的一間小茅屋裡走了出來,一臉的不滿,嚷嚷道:「兄弟,什麼事呀?」

當他們看到阿倫騎著白馬飛速而來,滿臉不屑的說:「我說兄弟,一個小兔崽子而已,用不著驚動我們吧!」

「嘿嘿,大伙一起幹,可以快點完事啊……」

正當這幾個盜賊談話間,那白馬忽然加速,化作一團疾風,猛的向他們衝來。他們猶在驚詫之間,只聽得「嗖」的一聲在他們身邊擦過,然後他們每個人的喉嚨上就都多了一片針葉。這幾個盜賊緩緩地倒在了地上,兩眼直瞪瞪地盯著天空,顯然他們到死也沒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阿倫臉上慢慢布上了詭異的笑容,喃喃的說:「下了地獄,與同伴會合以後,你們將明白到自己的死亡方式是何等的幸福了……」

他搶下了立在村口的巨大火把,一路在街道上貼著屋子馳馬急奔,將火送到每一間茅屋上面。

這是一個比較落後的小鎮,幾乎每間屋子都是由茅草做成,所以火焰擴散得很快,熊熊的烈火迅速在阿倫的身後蔓延開來,不少屋子裡立即衝出了不明所以的盜賊們,當他們分辨出有可能就是那個騎著白馬的小子所為時,乾脆連傢伙也不抄,氣勢洶洶的從後追來,心想才一個人而已,輕易就能收拾!

很快,阿倫身後的整條街道上,就追滿了博塔斯軍團的盜賊們。阿倫默默的觀察,發覺有好幾間屋子是毫無動靜的,他的笑容變得更詭異了,裡面住的肯定是昨晚值班的盜賊,那些可憐的傢伙將會在熟睡中被烈火無情的燒死。他仔細聆聽,果然聽到裡面隱約傳來了可憐蟲們臨死前的哀號,但因為此時四周已亂成一片,誰也沒有空去顧及他們。

在身後盜賊們的吆喝聲中,阿倫已經在高速中繞到了另一條街道上,他在一家屋子前有了意外的發現,那是一大堆易燃的松木,他側過身子,身體以與地面幾乎平行的角度,探手取過了一大捆,然後用手中的火把將它們逐一點燃,再一一砸到每一間屋子的頂樓,烈火肆意擴張,蔓延的速度變得更驚人了。

阿倫在烈火和濃煙的世界中左衝右突,盜賊們慢慢也學聰明了,開始採取包夾戰術來追擊阿倫,有些傢伙甚至不畏烈火,爬到屋頂,從上面跳下來撲向阿倫。阿倫輕笑著一一避開他們,實在避無可避,就用詭異的手法削下對方一隻手或者一隻腿,然後駕御著馬從其身上踐踏過去。

又繞了一圈之後,阿倫終於在南面發現了盜賊們的馬棚,他將帶火松枝一根接一根的扔進馬棚中,然後再利索的將馬棚的閘門一一打開,受驚的馬群立時像瘋了一般疾衝向他們的主人,不少因為過度慌亂而變得遲鈍的盜賊立時被馬群踐踏而過,然後變作一堆無法辨認的肉醬。

接近兩千匹發了瘋的野馬狂奔,這是何等驚人的氣勢,盜賊們都嚇傻了眼,紛紛從口袋裡取出警笛吹響,二級危險警笛聲和一級危險警笛聲在村鎮裡響不絕耳。

靠近馬棚的盜賊們看到馬群湧近,紛紛沒命地往前狂奔跑,為了生存不惜推倒前面跑得比自己慢的同伴,然後再從他們身上用力的踩過去。那些速度不快的盜賊沒給敵人殺死,就先被自己的同伴推倒,然後在馬群還沒來到之前,就已被同伴們的皮靴踏得奄奄一息了,死亡率漸漸被推上了新的高潮

阿倫又來到村莊的各個入口,打算將大門栓起來,發覺盜賊們為了避免他逃跑,做得十分周到,很配合的早已將各個大門栓緊了。他滿意的獰笑著,回頭又再御馬重新往城鎮的中心奔去。

一時間,整個小鎮充滿了怒吼聲、哀號聲、烈火燃燒的劈啪聲、馬兒驚亂的嘶叫聲、轟隆的馬蹄聲……

在紛亂嘈雜的聲音中,一陣狂風適時的刮過,更是助長了烈火的蔓延,恐怖的死亡氣息迅速占領了整個小鎮。

這時,盜賊們完全慌了,此刻的他們猶如一群缺乏指揮的流寇,在村鎮的各個角落慌亂的吆喝跑動。

「該死的,快將那個騎白馬的瘋子給攔截下來!」

「上面的,別怕死啊!跳下來將他壓住……」

「射他的馬腿呀!該死的……」

「又被他避過了,真是混帳……」

「你他媽當年怎麼通過弓箭考核的?」

「兄弟們,還是快救火吧!我們快連立足的地方都沒有了……」那個人說話間就被一間燒斷了橫樑的茅屋倒塌下來壓死了。

「快制止那些該死的馬,牠們是我們慌亂的根源!」

「媽的,你就會叫,幹嘛自己不去做,那些馬像瘋了一樣。」

「天啊!老大他們怎麼還沒開完會,快點回來?我們都要瘋了!」

「……」

阿倫口袋裡的針葉不斷飛出,刺進馬兒耳朵裡最薄弱的位置上,令馬群始終保持瘋狂狀態四處狂奔。被自己的馬踐踏成肉醬的盜賊人數正直線上升,村鎮裡處處是血肉模糊一片,盜賊們奔跑而過時,看到腳下那一團團肉醬,好些還粘在自己的靴子上,不禁陣陣反胃,這其中一團說不定就是剛剛和自己喝酒的那位。

阿倫又搶下了一個撲向自己的盜賊手中的大刀,順手砍下了那個傢伙的肩膀後,便勒著馬頭回過身去,在狂笑中衝向了正在身後追擊他的那幫盜賊。

如同一隻餓獅撲進了羊群當中,阿倫每出一刀都能砍掉對方的一個重要部位,或手、或腳、或某個重要器官,這樣準確又可怕的刀法是盜賊們從未見過的,最令人膽戰心驚的是,這個騎著白馬的惡魔似乎洞悉了所有人體的疼痛點,他出手只是傷人,卻不要你的命,盜賊們在他刀下紛紛倒下,然後生不如死的在地上翻滾了起來。

這是神派來折磨我們的惡魔!經過幾輪自殺式的衝擊過後,盜賊們忽然有了這個覺悟,明白到這一點後,他們開始四處逃竄,像一群喪家之犬在村鎮中尋找躲藏的地方。

當然,也有聰明的傢伙想起打開大門逃走的,但來到大門時才想起大門已被自己的同伴在不久前牢牢的栓死了,他們趕緊又爬到小城牆上,希望能就此逃到外面去。

不過,阿倫早已經密切留意各處高點,一有人爬上去,手中的針葉就會毫不留情的飛出。而為了表示他對聰明人的讚賞,那些針葉往往都是一針刺破喉嚨致命的。

盜賊們此時的心裡是充滿了極度恐慌,恰逢烈火正到高潮,房屋在四處倒塌,壓死一群又一群的盜賊,馬群像瘋了一般,以比野馬還要野性的方式奔馳在各條大街小道,有些盜賊想跳上馬背征服牠們,就立即被牠們狠狠地摔了下來,將妄想征服牠們的勇士踐踏成一團又一團的肉醬。

但最可怕的還是那個騎著白馬的惡魔,一旦遇上他,你將遭遇到比死亡還要痛苦可怕的事情。看著同伴們的慘況,盜賊們都變得聰明了點,如果阿倫在後面追上來的話,他們情願迎上失控的馬群,也不要去面對這個惡魔。

世界末日的來臨,大概也就是這樣子了吧!到處是生不如死的人們,哭喊的哀號聲響不絕耳,盜賊們的目光四處搜索,卻發現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烈火和野馬,還有自己無助的同伴們占領了每一寸空間。

阿倫蔚藍色的瞳孔被火光和血光映成了一種詭異的顏色,他英俊的臉上全是扭曲後的快意,他專往人多的地方殺去,他的臉因為持續施虐而變得無比猙獰,他狂笑著將每一個看到的盜賊都折磨得痛不欲生。

他心中本來正奇怪博塔斯軍團裡為何沒有一個像樣的人物,但盜賊們的哀號聲早已給出了答案,博塔斯率領著幾十個大頭目到附近一個山頭和另一支盜賊軍團結盟去了。

在他們回來之前,先將這裡處理乾淨吧!阿倫想到這裡,殺戮的速度就變得更快更殘酷了。

在他手下,死者是幸運的,只有傷者才是不幸的,因為他們必須接受生不如死的折磨。

阿倫在挖掉一個盜賊的兩隻眼珠,砍掉一個正想爬上火勢還不算猛烈的屋子的盜賊的大腿後,在狂笑中大叫。

「先生們,好好回憶吧!在痛苦中回憶,在無助的彷徨中回憶,回憶那些在你們手中慘死的無辜人們,回憶那些在你們胯下痛苦掙扎的可憐女子,回憶起他們的模樣吧!你們說得一點都沒錯,我是神從地獄裡釋放出來的惡魔,專門來折磨你們的!哀號,盡情的哀號吧!我喜歡聽你們痛苦的聲音,我喜歡聽你們絕望的聲音,它們將伴隨我度過未來每一個晚上的美夢,哈哈哈……」

這時,大地遠方的盡頭揚起淡淡的塵埃,顯然是博塔斯和他的頭目們正趕回這個小鎮。

在他們的身後,還有另一支和他們剛剛結盟的盜賊軍團。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5.02.2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