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實體書) 
第二集(實體書) 
第三集(實體書) 
第四集(實體書) 
第五集(實體書)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完結篇)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
作 者
胡鱈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8.10.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823
累積人氣
5234982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261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117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6.07.0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章
一座古老破舊的廟宇中,阿倫打掃干淨一個位置,讓昏睡中的鳳雅玲坐好,又將兩匹馬兒牽到廟宇的後院深處栓好,再找來幾根破木,生起了一團火,才在鳳雅玲的身旁坐下。

在星雲山脈的中西部,這樣的古東方廟宇實在不在少數,不過當星雲山脈漸漸被移出神龍帝國的版圖後,這些廟宇便漸漸被人所遺忘了,偶爾會有小型的盜賊團伙,將這些地方當成是臨時的據點。

阿倫現在所處的這座就是其中一間,面積相當寬敞,不過除了主殿還能保持著基本完整外,後面那二十來個院子就已經變得破爛不堪了。

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風雪越下越大,阿倫擔心雪水融進鳳雅玲的衣服中,會造成重風寒,也不敢再趕路了,就找了一間這樣的廟宇,暫時避過眼前這場罕見的暴風雪。

阿倫溫柔的將鳳雅玲身上的雪花彈開,發覺鳳雅玲的睫毛輕輕的顫動了幾下,心知鳳雅玲已經醒過來了,只是不想面對自己罷了。

阿倫嘆了口氣,將她衣服上的雪點清理干淨後,又探了探她的額頭,發覺一切正常,心中一松,上次帶著有病的艾波琳上路的情景還如在昨日,如無必要,阿倫實在不願意再嘗試第二次了。

阿倫在鳳雅玲的對面坐好,才柔聲說︰“雅玲,你醒了?”

鳳雅玲這才將朦朧的睡眼慢慢睜開,她輕輕的揉動著眼楮,打量著四周,目光好幾次在阿倫身上游過時,都會停頓一陣,美目中所包含的復雜情感,可令最頑固的石頭都心動低下頭。

看著風華絕代的鳳雅玲如此慵懶的一面,阿倫只覺喉嚨一陣干燥,他忽然想起這里是荒山野嶺,四處杳無人煙,而此時又是干柴烈火,面前更是自己心儀已久的佳人……阿倫不敢再想下去,怕會情不自禁的發出狼嚎聲。

他重重的咳嗽了一下,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找個話題來說︰“雅玲,我們已經來到了星雲山脈的中西部地區,這些古廟都是你們神龍過去的建築,香火曾經鼎盛一時。”

鳳雅玲輕輕的“嗯”了一聲,停頓了一下,忽然輕輕的說︰“你為何又恢復女聲來說話了?”

阿倫知道前面離開疾風駐地時,鳳雅玲雖然在半昏迷狀態中,但要辨別出一把嗓子的性別,大概並不是太過困難的事情,他不禁一陣尷尬,過去曾無數次想象過鳳雅玲知道自己真正身份時會作何感想,恐怕現在很快將得到答案了。

鳳雅玲將目光投向了地上的火光,輕聲問︰“在疾風營地的時候,我听到他們都叫你阿倫,對嗎?”

阿倫苦澀的牽了牽嘴角,說︰“對!”

鳳雅玲的目光慢慢上移,移到了阿倫的靴子上,繼續問︰“阿倫才是你的真名,對嗎?”

阿倫嘴角的弧度更大了,苦澀的笑容中,他很想說不是,但找不出再欺騙鳳雅玲的理由,只有繼續點頭說︰“對!”

鳳雅玲的目光移到了阿倫的腰間,仍在問︰“阿倫是一個男孩子的名字,對嗎?”

“對!”阿倫發覺自己只能用單音節來說話了。

鳳雅玲目光移動到了阿倫的胸口,對尚穿著女裝的阿倫來說,那個位置只有兩團填充物,他一陣心虛,身軀不自禁的往後縮了縮,低咳了一聲,不過仍是給出同一個答案︰“對!”

鳳雅玲的眼楮終于看向了阿倫那張清秀的臉龐,輕聲說︰“娜娜……不,該稱呼你阿倫才對!阿倫先生,你本來就是一個男孩子,你本來的聲音應該是昨晚我所听到的那把男子聲音,對嗎?”

一陣乏力感涌遍全身,阿倫很想編造一個謊言,說昨晚他是模仿男人,為的是將你雅玲小姐救出狼群呀,但這樣的謊話,連三歲小孩子都不會相信了,更何況是鳳雅玲,他嘆了口氣,無力的回答說︰“確實如此。”

到了這四個字,他的聲音終于恢復為男聲了,他偷望了鳳雅玲一眼,鳳雅玲眼中的神色變得更復雜了,兩人目光中交錯而過的剎那,仿佛腦海中同時閃過了星雲里一同度過的一幕幕。

他們曾緊緊靠在一起,觀望過星雲四年一度的“夢幻仙境”。

他們曾經手牽著手,逛過星雲里的每一個角落。

鳳雅玲曾經對阿倫說過,他是她最好的朋友。

她還曾經說過,真可惜你是個女孩子,要不然,我一定要嫁給你。

……

現在我真的不是個女孩子,鳳雅玲又如何看待當天的戲言呢?阿倫苦澀一笑,又再將目光投向了火光中,他與鳳雅玲之間的往事化成了畫卷,慢慢在眼前拉開,再一幅一幅的飄過。

他們不禁都沉默了下來,他們之間的回憶無疑是充滿甜蜜的,但這個甜蜜,是建立在雙方都是女孩子的基礎上,一旦這個基礎不存在的話,但這樣的甜蜜就會演變成荒誕了。

阿倫眼眉跳動了一下,苦笑的弧度不由得更大了,他忽然想起了去年星雲八百年校慶晚會後的一幕。

他因為受了重傷,鳳雅玲為了照顧他,還曾共浴過,那可是一個漆黑寂靜中充滿著無盡誘惑的夜晚,最可怕的是,她還曾引導著他摸過她胸脯下的十字星印記,然後還半開玩笑的告訴過他︰“如果有男孩子知道了我這個秘密的話,我一定逼他娶我!”

“如果他已經有老婆了呢?”

“那麼,我就一劍殺了他,哼哼……”

“……”

想起鳳雅玲曾經咬牙切齒的說著那句話的神情,阿倫就一陣心驚膽戰,他不禁又再次抬頭偷看了鳳雅玲一眼,只見鳳雅玲本來已經恢復正常的臉色,再次涌起了紅暈,似乎也正回憶著這件尷尬而旖旎的往事。

她感覺到阿倫的目光,立即回望了過來,不過是用憤怒的神情,狠狠的瞪了阿倫一眼。

阿倫不敢與鳳雅玲的目光多作糾纏,慌忙重新將頭低下。

就在兩人都沉浸在甜蜜的荒誕往事中時,遠處的風雪深處中,隱約傳來了馬蹄聲。

阿倫眼中閃過警惕,心中暗暗慶幸自己將馬匹栓到了後院的深處,來人只要不去仔細搜索,是不可能在這麼的廟宇中發現那兩匹馬兒的,他低聲對鳳雅玲說︰“雅玲…雅玲小姐,有人來了?”

鳳雅玲沒作聲,但眼神卻在咨詢著阿倫該怎麼辦。

阿倫不想在鳳雅玲面前殺人,他飛速起腳,將地上的篝火踩滅,想起上次在星雲山脈中的教訓,他還取水在上面澆了幾下,盡量別讓人看出有人剛在這里呆過。

他輕聲對鳳雅玲說了句“得罪”,一手便扶上了鳳雅玲的縴腰,腳下輕輕的往廟宇的直粱一蹬,已經躍起了數米,到直梁的中段再用力一踏,兩人已經輕飄飄的落到了廟宇大殿頂部的橫梁上。

鳳雅玲冷冷的哼了一聲,這位“娜娜小姐”過去還裝出一副病胚子的樣子,沒想武技高強得很……

阿倫只好苦澀一笑,他揮手掃退了一大片蜘蛛網,招呼鳳雅玲來到一根比較干爽的橫梁上,這根廟宇的主橫梁還算寬敞,剛好夠兩人並肩伏下,從高處俯瞰下去,剛好將整個大殿都收于眼底。

五個身穿著漆黑冬服的男子,策馬來到了廟宇前,他們將馬兒拴在了前院,便呼著白氣,大步走進了大殿之中。

每個人都將連著披風的帽子罩在了頭頂,而且盡量的將帽緣壓低,就算進廟後也沒打算將帽子摘下,臉上的上半部還帶著半截深藍色的面具,似乎並不願意讓人看清他們的真面目。

他們打量著地面那團熄滅了的篝火堆,領頭那人判斷說︰“看來有人剛剛離去,不過那人心腸看來不壞,臨走還把火澆熄了,免得釀成火災。”

听得橫梁上的阿倫一陣慚愧,只見其余幾人紛紛點頭,表示同意這個判斷。

他們簡單的將廟宇四周搜索了一遍,並沒有異樣發現後,便回來重新將篝火點燃,又取出些干面包,就地盤膝坐著,食用了起來,也不多交談半句,整個大殿中,除了篝火燃燒的劈啪聲,就只剩下他們嚼東西的聲音了。

好一會過後,其中一名黑衣人才打破沉默,低聲說︰“……這次任務可真是奇怪啊,找到鳳雅玲後,竟然不送回學院,而是直接帶回暗部軟禁起來,加入暗部也快兩年了,還是第一次踫到猜不到目的何在的任務……”

阿倫和鳳雅玲同時一震,星雲暗部是星雲學院一個神秘的機構,他們從來不讓人看到真面目,永遠將自己隱藏于漆黑當中,總部也不在學院里設立,有人曾猜測過他們的真正總部應該是在不朽之顛的山腰處,他們從來只听令于校方最高層,一直以來在外界心目中的形象是默默維護著星雲學院的安定。

不過現在星雲暗部這樣做的話,意義到底何在呢?

阿倫的思維飛速運動開了,星雲出動暗部來尋找鳳雅玲並不奇怪,畢竟鳳雅玲未來可是神龍之主,但他們竟然要用非常手段來禁錮鳳雅玲,這不是瘋了嗎?神龍帝國可是星雲學院主要贊助國之一啊,得罪神龍有什麼好處,舒梅蒂那老家伙瘋了?還是在打什麼主意……

當阿倫還想多了解一些時,領頭那黑衣人已經冷冷的打斷了他,沉聲說︰“六十七號,你的話太多了,把你的嘴巴閉上!”

那被喚作六十七號的暗部隊員立即就閉上了嘴。

又是安靜了一會,那領頭的黑衣人又說︰“六十七號,還有各位,我知道這幾天大家都很辛苦,但星雲高層的事情,是不容許我們討論和質疑的,請不要忘了,他們是不容許星雲暗部有自己思想的,讓其他人知道我們在議論他們,後果將不堪設想啊,唉……”說這句話時,他的語氣已經放軟了許多,身邊的伙伴畢竟是合作多時的老戰友了。

那被喚作六十七號的暗部隊員低聲說︰“老大,這里哪可能有其他人啊?真的有,又怎麼可能不被我們發現呢?”

領頭的黑衣人沉聲說︰“現在星雲山脈正處于非常時期,鳳雅玲的失蹤令各方勢力都運動起來了,此時周圍高手雲集,我們一切都以小心謹慎為上啊!”

另一個黑衣人終于也忍不住出聲問道︰“老大,听說昨天有幾名暗部的伙計被人暗殺了,是不是真的?”

領頭的黑衣人沉默了一會,緩緩的嘆了口氣,說︰“是真的!所以我們才必須更加小心,各方勢力都派人進入到這一帶,想要鳳雅玲性命的人可不在少數……”

听到這里,阿倫心中一亮,鳳雅玲是被疾風綁架走的,這件事已經得到證實,但假設鳳雅玲忽然死亡的話,那責任勢必會栽到疾風的頭上,到時候,神龍肯定會成為攻打疾風的第一主力,那鳳凰城必定會全力支持盟友,冰風和雷諾勢必也來撿便宜的,那麼,疾風將走上滅亡之路……

那叫六十七號的那個暗部隊員冷笑說︰“听說神龍皇族也派有人來暗殺鳳雅玲呀,星雲山脈很久沒試過這麼熱鬧了……”

領頭的黑衣人又嘆了口氣,說︰“爭權奪利的事情,永遠會追隨著皇族左右的……”

阿倫清晰的感覺到身旁的鳳雅玲輕微的顫抖了一下,阿倫習慣性的將手伸向了鳳雅玲,輕輕的拍打著她的手背,以示安慰,誰知鳳雅玲很快就將手縮開了,令阿倫感到一陣尷尬和黯然。

另一名黑衣人說︰“神龍皇族那邊的勢力,還是有不少拯救隊伍的吧,畢竟事情已經發生第四天了……”

領頭的黑衣人忽然喝道︰“全部閉嘴,有人要來了……”

廟宇外風雪的深處中再次傳來了馬蹄聲,阿倫遠遠就能听到一把熟悉的大嗓門喊道︰“嘿,已經有人在這里!”

另一把聲音說︰“扎斯町先生,請你小聲點,里面說不定是敵非友呢!”

“……”

阿倫心中一動,另一個人竟然是貝里安!

扎斯町一行人大概三十人左右,他們來到廟宇前,阿倫才發覺,魯迪斯竟然也在其中。

阿倫發覺鳳雅玲蠢蠢欲動,忙湊到她耳邊說︰“別急著下去,小心那幾個星雲的暗部,說不定另外還有一些無法預測的危機,等看清楚形勢再下去,到那時還不遲吧……”

鳳雅玲猶豫了一下,終于緩緩的點了點頭,不過又將身體挪開少許,仿佛在怪阿倫靠太近了。

剛才听到那些消息肯定令她的情緒陷入了低谷,這幾天經歷的事情,令她覺得身邊的人遠不如過去那樣值得信賴了。


魯迪斯他們都是星雲里的名人,那五人星雲暗部的隊員立即就認了出來,領頭的黑衣人站了起來,從懷中取出一張特殊的黑色卡片,舉向魯迪斯,沉聲說︰“我們是星雲暗部隊員,是與諸位執行同樣任務的!”

扎斯町叫道︰“星雲暗部?听說那是一群喜歡把頭縮起來生活的家伙,哪有這麼容易就給我們遇見呀,你說我就相信?”

扎斯町那邊的隊長狠狠瞪了扎斯町一眼,喝道︰“扎斯町,你別大呼小叫的胡說八道了,那卡片是冒充不了的!”

接下來,星雲暗部、星雲警戒隊、學生警戒隊按規矩互相檢驗了各自身份的卡片,原本緊張的氣氛很快就緩和了下來。

暗部的隊長與扎斯町的隊長簡單的交流了幾句,立即就和他們的隊員恢復了沉默寡言,他們遠遠坐到了一邊,似乎不願也不屑于與星雲的正規隊伍交談,要不是這場暴風雪,他們大概已經離開了。

“哼,還看不起我們呀……”扎斯町低嚷了一句。

但馬上就被他的隊長壓制住了他的不滿情緒︰“干活吧,扎斯町,風雪一停,我們還要繼續趕路的。”

“……”

星雲兩大警戒系統難得的合作,雙方表現出來的動作都十分利索,很快就堆起了兩堆篝火,又將簡便的行李放置得井井有條。

連日來的趕路早就將這班人折磨得疲憊不堪,眾人用過一些干糧後,也沒用多久,很多人就大睡了過去,鼾聲彼起此落。

魯迪斯、貝里安和警戒隊隊長湊在一起討論著行進搜尋的路線,扎斯町不識趣的也湊了上去,偶爾也會加上幾句意見,往往他的意見是相當具有實用性的,那隊長雖然覺得他討厭,但由得他發表見解。

到討論差不多結束時,扎斯町忽然盯著魯迪斯,笑問︰“魯迪斯先生,疾風家族綁架鳳雅玲小姐的那一天,你是用什麼辦法離開現場的?”

魯迪斯臉色一沉,冷冷的看了扎斯町一眼,說︰“扎斯町先生,這件事我在過去幾天里向你講過好幾次了,你為何總要喃喃不休的追問呢?”

扎斯町愉快的笑道︰“魯迪斯先生,我覺得你說的並不是真相啊,經過我反復推敲,當時的情形啊……”

說到這里,他故意撥弄了一下他那頂插著彩色羽毛的帽子,發覺周圍尚未入睡的人都看向了自己,連坐在大殿角落的那幾個暗部也豎起了耳朵,扎斯町更得意了,這才看向一臉色陰沉的魯迪斯,說︰“當時的情形,應該是你提前逃走,你根本沒有盡力,而且你沒有提醒你伙伴一同逃走,你擔心一起跑的話,就沒有人在後面幫你擋住那群傳說中的血影武士團,你這個逃生怕死的家伙呀,一看到危險就第一個跑掉了……”

魯迪斯的臉色更陰沉了,就連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起來,阿倫卻在上面听得暗暗點頭,扎斯町的猜測,與當時的情形差之不遠。

周圍還在聆听著的人們,眼中紛紛閃過不易察覺的鄙視,貪生怕死是一個武者的大忌,哪怕這是十分理智的貪生怕死。

那隊長看出雙方有了火藥味,趕緊說︰“夠了,扎斯町,不要再說了!”

扎斯町卻毫不理會自己的隊長,繼續笑道︰“哎呀呀,可憐鳳雅玲小姐對你一片痴情啊,而你呢,口口聲聲說多愛人家,結果在大難臨頭的時候,根本也不去盡力,就臨陣逃脫了,真不是個男人啊!”

鳳雅玲臉色蒼白了少許,魯迪斯在她心目中一直是位難得一見的英雄,然而听扎斯町的描繪,再看看魯迪斯的表情,扎斯町的判斷有可能是真的,雖然這是一件十分情有可原的事情,但她還是微微感到一陣失望。

阿倫暗嘆了一口氣,再次伸出手,輕輕拍打著鳳雅玲的手背,以示安慰,這一次,鳳雅玲並沒再將手縮開。

那隊長看見魯迪斯臉上連青筋都凸出來了,趕緊按住魯迪斯的肩膀,對扎斯町說︰“扎斯町,你又不在現場,不要妄自猜測了,魯迪斯先生一直是我們星雲武者的典範,你該好好向他學習才對,而不是一味的中傷他,明白嗎?”

扎斯町尚未答話,貝里安終于也哼聲了,說︰“扎斯町先生,雖然平時你與雅玲的關系平平,但你在她失蹤這段時間里,總是一副喜氣洋洋的樣子,你的心腸實在令人質疑啊!”

扎斯町笑道︰“貝里安先生,這次我無意針對你,但我還是要說,我天生就是這樣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而對鳳雅玲小姐的失蹤,我根本就沒擔心過,因為娜娜是跟她一起失蹤的,有娜娜在她身邊保護著她,鳳雅玲小姐現在恐怕比我們所處的境地還要安全呢。”

阿倫暗想,謝謝你的夸獎,扎斯町!不過比你們還要安全實在不敢當了,因為我們正好在你們頭頂罷了。

一提起娜娜的名字,貝里安的心情馬上變得低落無比,他沉聲說︰“娜娜她柔弱得很,雅玲保護她還差不多,又怎麼會是她保護雅玲呢?”

扎斯町哈哈一笑,說︰“隆.娜娜恐怕才是真正的星雲第一高手啊,比你厲害一大截,比某些貪生怕死的懦夫也厲害一大截……”說到某些懦夫的時候,他故意用眼角瞥了一下魯迪斯,才繼續說下去,“大概,和我差不多吧!”

那隊長終于無法再按住魯迪斯了,怒不可遏的魯迪斯“ ”一下站了起來,一雙布滿血絲的雙眼狠狠的瞪著扎斯町,他指著這個一直在侮辱自己的男人,一字一句的說︰“你,給我出來!”

此時,廟宇外正白茫茫一片,風雪越下越大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惡魔狂想曲 之 明日驕陽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6.07.0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