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試閱)萬聖節番外特別篇
聖誕節特別短篇
第EX夜
第EX2夜
初始之夜
第一夜
第二夜
第三夜
第四夜
第五夜
第六夜
第七夜
第八夜
第九夜
第十夜
第十一夜
第十二夜
第十三夜
第十四夜
第十五夜
第十六夜
第十七夜
第十八夜
第十九夜
第二十夜
第二十一夜
第二十二夜
第二十三夜
第二十四夜
第二十五夜
第二十六夜
第二十七夜

【赤月下的雙子】
The vampire Princess of dual, Under the Scarlet moonlight
作 者
黑暗之光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2.12.05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5
累積人氣
44159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46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38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赤月下的雙子】資料大全
               第九夜 更新時間:2012.12.05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為妳編織的話語-01* 加入書籤
我的房間就在魯娜隔壁,那是一個寬暢又舒適的房間,該有的家具一應俱全,給我們這樣的窮困小孩子住,實在太過奢侈了點。


唯一的窗戶被黑色的遮光塑料給貼住,雖然是有極少量的光線透入啦……但那種程度的光線已無法對我們造成傷害了,相對的……除非打開窗戶,不然幾乎沒辦法看到外面的景色。


窗簾用的則是無法被陽光穿透的遮光窗簾,就算是大白天,房間裡也依舊昏暗一片,不曉得這是茱莉雅事後才更換的,還是原本就是這樣,總之設計的非常貼心,是個相當適合我們吸血鬼居住的地方。


昨天晚上……魯娜並沒有回自己的房間,而是擠到我的床上和我一起睡……在魯娜心裡平靜下來之前,還是讓她和我一起睡比較好。


她在我床上大哭了一整晚,哭到淚水都無法流出來,還是繼續哭……她就這樣邊哭邊跟我道歉,不斷的說『對不起』……因為她認為這樣哭會給我添麻煩,所以在說對不起的同時,也盡她所能的撒嬌了。


不過該說對不起的人,應該是我才對……我很不甘心,會讓魯娜這麼不安,都是因為我太沒用了。除了替她分擔那些淚水之外,我沒有任何方法能安慰她。


最後魯娜總算是哭累了,就這樣依慰在我懷裡,哽噎的睡著了。


那晚,我在床上思考著很多事……現在總算領悟到自己要走的這條路到底有多麼艱辛,抱著半調子的心態踏入這個世界,只會帶給自己更多的傷害而以……如果不從現在開始做改變,就算運氣好沒死,精神也遲早會承受不住的。


就這樣一邊思考,一邊進入了夢鄉……那晚,我睡的很熟。


「唔……幾點了……?」


睡醒之後,我瞄了一眼掛在牆上的時鐘,上面顯示著下午六點,即是太陽剛下山的時候。魯娜依舊在我身旁熟睡著,看起來睡的相當舒服……我欣慰的笑了笑,再悄悄替她把棉被拉上,接著獨自下床走向廚房。


這是我以前就養成的習慣,為了讓魯娜一起床就有得吃,我都會故意比她早起做早餐,畢竟魯娜以前體弱多病,實在不希望她太過操勞。


不過現在講『早餐』是有點奇怪啦……畢竟太陽才剛下山而已。但我決定以後都以自己(吸血鬼)的步調來過活,而不是去迎合人類時的習慣。


總之,早餐要做什麼好呢……?昨天買了蠻多的食材,今天就來大顯身手吧。


我決定做培根蛋加小熱狗,主食則是剛烤好的吐司,配菜則是雞肉玉米沙拉。至於飲料嘛……有紅茶和牛奶,嗯……做成奶茶好了。昨天遇到那種事情,實在讓人心情不好,所以至少早餐要吃好點,算是給自己一點補償。


我承認自己做甜點的技術沒有魯娜好,畢竟那是她的專長。但論煮菜的功夫,我還是蠻有自信的呢,要把簡陋的材料做成好吃的料理,是我每天都在學的課程。


以前住在古里蘭德的時候,生活都過的很節儉,幾乎就是能省則省,所以每天吃東西的材料都少的可憐。為了讓那些便宜的簡單材料變成好吃的東西,真是讓我絞盡了腦汁,畢竟自己也想吃到好吃的料理嘛……不知不覺就成了料理鐵人。


「姊姊……?」


大概是我煮菜時的聲音太大,不小心把還在睡的魯娜吵醒了。她抱著枕頭從房間走出來,表情看起來有些憔悴,眼睛也有些紅腫……大概是昨天留下的後遺症吧。


「早啊魯娜,啊……抱歉,吵醒妳了嗎?」


魯娜揉揉眼睛,沉默了一陣才小聲回答我:


「早啊……唔……姊姊的……眼睛好紅喔……」


「呃……」


聽她這樣講,我不禁有些緊張的揉揉眼睛:


「哈哈……沒辦法,我們哭了一整晚嘛……不過還敢說我,妳自己更慘吧?等等還是去洗個臉吧?」


魯娜把臉輕靠在枕頭上,只留下眼睛偷瞄著我:


「那個……對不起……給姊姊添麻煩了……」


我揮揮手,裝作不在意的笑著說:


「好了啦,妳根本沒做錯什麼吧?偶爾撒點嬌沒關係喔。更何況妳都道歉了一整晚了……像這樣大哭一場之後,心情也好點了吧?」


她把頭整個埋到枕頭裡,有點疲累的向我抱怨著:


「沒有……總覺得心情變的更糟糕……明明都下定決心了,昨天卻又說那種喪氣話……沒想到吸血鬼的生活還真難適應呢……」


「哈哈哈……」我只能苦笑著。


看著這樣垂頭喪氣的魯娜,不禁讓我想起了以前的她……


小時候的魯娜時常臥病在床,認為自己活著只會給我添麻煩。所以她時常悲觀看待人生,想說自己什麼時候死掉都沒關係,也做好了隨時會死的心理準備,一點也不打算繼續活下去。


對她而言,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什麼意義,為了不讓他人悲傷,自己選擇了孤獨。那時的她……就像是逐漸壞掉的人偶一樣,沒有表情,也沒有感情,只是在靜靜等待自己的死期……


幸好隨著年紀的增加,她身體狀況也逐漸轉好了些,而不是繼續惡化下去。這讓她重新找回了一點活下去的自信,在我和安潔她們的幫助之下,魯娜總算是能夠露出了笑容,重新找回了屬於自己的人生。


但……上帝對她真的是太殘酷了,魯娜好不容易才能夠離開床上,現在卻又成了無法見到陽光,永遠孤獨的吸血鬼……


就像是想抵抗那命運一樣,她沒有因此變的消沉,反而變的更加開朗……不過變成吸血鬼之後,她同時也獲得了一副健康過頭的身體……就某方面來說,也算是重獲新生了吧?


或許她現在一直在勉強自己強顏歡笑,但比起回到過去,我更喜歡魯娜現在這副開朗的模樣……要是她哪天能夠發自內心的露出笑容就好了。


只是她這樣沮喪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試著用我昨晚想到的東西來哄魯娜,希望她能振作起來。


「……那個……也不用那麼沮喪啦,雖然我們以後大概沒辦法再去安潔她們家了,但是她們可以來我們家玩啊。」


魯娜違背自己的心情,說出口是心非的謊話:


「我們……最好別再和安潔她們見面了吧……」


「為什麼?」我明知故問的反問她。


「因為我們……已經不是人類了啊……要是讓她們發現我們是吸血鬼的話……」


說到這,魯娜似乎又快哭了。


聽她這樣講,我立刻用理直氣壯的口吻回應:


「所以呢……?那又怎麼樣勒?要是這麼擔心,乾脆和她們說實話吧?」


「……咦……?」


魯娜愣了五秒,她剛睡醒的腦袋似乎還反應不過來。


「……咦咦咦!?等……等一下,姊……妳認真的嗎?」


五秒後,她才驚訝的抬起頭看著我,似乎不敢相信我在說什麼。但我這並不完全是在哄她,而是認真這麼想的。


「當然是真的啊,妳認為她們是那種知道真相之後,就會立刻和我們絕交的傢伙嗎?妳和安潔之間的友情應該沒那麼脆弱吧?」


「這……!!」


魯娜無話可說,因為她八成沒朝這方向想過。


我和魯娜之所以會討厭吸血鬼這身份,其中的一個原因就是無法被人類所接受,就算我們能忍耐這樣的生活,其他人也不見得能夠接受這樣的我們……


無論在哪個時代,哪個地方,我們永遠都不會被人類所接納。可是……為何我們吸血鬼只有永遠孤獨這條路可走呢?難道就不能改變這命運嗎?


我繼續述說自己的想法:


「我啊……昨天想了很久,最後得到的結論就是這個……我們又不像奴隸那樣被下了禁口令,自己就是主人,應該可以憑自己的意志決定是否要這麼做吧?」


魯娜聽了之後,反而很不安的詢問我:


「可……可是……這樣好嗎?把我們是吸血鬼的事情告訴安潔她們……我們會不會有生命危險啊?」


我攤攤手,笑著和她說:


「當然一定有風險啊,我們得自己去承擔……不過她們也不是那種會到處亂說的人吧?如果是不小心說出去就另當別論啦……」


魯娜想了一下,但最後還是搖搖頭,擔心的拒絕這提議:


「還……還是不行啦!!要是安潔她們因此變的討厭我們怎麼辦……與其這樣……還不如讓她們永遠不知道……」


*為妳編織的話語-02* 加入書籤
我反問魯娜:


「我不這麼認為喔,如果反過來是安潔和蘇菲雅變成吸血鬼的話,那魯娜還會接受她們嗎?」


魯娜毫不猶豫的點點頭,認真的對我說:


「當然會啊,無論安潔變成什麼樣子都是魯娜的好朋友!!」


「那不就好了嗎?她們一定也是這樣想的。」


我攤攤手,繼續說:


「我也認為安潔會毫不在乎的接受變成吸血鬼的我們,但蘇菲雅那個傢伙……她雖然不會因為這種小事就和我們斷絕關係啦,但要讓她相信這種事,恐怕得花上一番功夫吧……」


蘇菲雅和我一樣是算是現實派的,不會去輕易相信這種怪力亂神的事情,不過只要把事實和鐵證擺在眼前,就算不信也由不得她。


「可是……」


魯娜還是覺得有點不妥,但其實我心裡也這麼想。雖然蘇菲雅她們是我們的摯友,但也不能這樣草率透露,畢竟這攸關我們的生命安危,或許也會帶給她們麻煩。


不過這方面的疑慮我也早就考慮過了,也想出了前置方案。


「不過……也不必急著告訴她們啊,反正我們還有時間,可以先試探她們,再考慮要不要說實話。畢竟我們是最近才變成吸血鬼的,這兩年多少還是有長大一點,在她們眼中應該不會是毫無變化,所以至少一兩年內還不會被發現吧……」


我都考慮到了這個地步,魯娜總該放心點了吧?


原本一直很沮喪的魯娜,臉上也開始多了些表情,並認真思考著我話中的可能性。


她娜歪著頭,不自覺的喃喃自語:


「……嗯……和安潔她們說實話嗎?好像……也不錯呢……」


我走到魯娜身旁,摟著她小聲說:


「魯娜……以後有什麼煩惱,都跟姊姊說吧?別自己一個人逞強,與其一個人鑽牛角尖,還不如像這樣一起煩惱吧?」


總覺得魯娜會哭成這樣,或許還有些什麼原因,趁這機會來問個清楚好了。


她有些心虛的搖搖頭,並把頭埋到手中的枕頭裡,然後透過枕頭小聲對我說:


「魯娜沒有逞強啦……!」


沒有逞強才怪!每次魯娜有事想瞞我,總是會自己先露餡。看她這態度,果然有什麼事情讓她非常苦惱。


「是嗎?不過我都知道喔……」


我摸摸她的頭,繼續說:


「變成吸血鬼這件事,果然還是讓妳感到很害怕吧?如果真的那麼不安,那就跟我商量吧?姊姊會替妳想辦法的。」


但魯娜只是低頭不語,不敢跟我說實話。


為了知道她的想法,我先主動向她坦白自己的感受:


「其實我自己也還沒習慣吸血鬼的生活呢,一想到自己得吸血,就覺得蠻恐怖的……魯娜是不是還很怕血呢?」


魯娜突然搖搖頭,再抱著枕頭看著我,一臉委屈的向我訴苦:


「人家……已經不怕血了啦,現在變的很喜歡血了。不如說……魯娜怕的……正是那個越來越喜歡血的自己……」


說到這,魯娜臉上逐漸流露出害怕的神情,有些驚恐的說道:


「魯娜好想吸血,非常非常的想!!可是……明明才吸過血而以,為何還是這麼想吸血呢?其實昨天遇到安潔的時候,也有想要襲擊她的衝動……」


原來是這樣嗎?難怪她會自己說出『不要再和她們見面』這種話……比起自己的感受,她更在乎安潔的安危。


魯娜不知所措的抱著我,語氣哽噎的哭訴著:


「魯娜真的……好害怕這麼嗜血的自己,一想到自己曾經想襲擊安潔,就會怕的不敢再和她見面。魯娜是不是……已經……快要變成真正的怪物了?」


事情或許比我想像的還簡單?我完全能理解魯娜的感受,因為我也有同樣的感覺。只是魯娜一直在鑽牛角尖的胡思亂想,所以才會帶給自己更多的恐懼……


「哈哈哈,什麼嘛……原來是這樣啊……」


我笑了笑,轉身走向冰箱,並從裡面拿出一包輸血包。


「……姊姊……?」魯娜對我的反應感到有些困惑。


接著我從櫃子裡拿出兩只紅酒杯,並把手中的鮮血分成兩份倒入杯子裡,一邊用著不好意思的口吻說:


「嘛……我想這並不是魯娜本身的問題啦,其實我也快壓抑不住了呢,只是沒有和魯娜說而已……」


「咦……?姊姊也是嗎?!」


魯娜抬頭看著我,臉上露出意外的神情,好像完全不知道我也一直在忍耐。


「當然啊,妳忘了嗎?我吸的血也沒有妳來的多啊,狀況怎麼可能會比魯娜好呢?」


「可……可是……我們不是才吸過血嗎……?為什麼還……」


這樣跟魯娜講,她不但沒有比較放心,反而也開始擔心起我的狀況。不過我早已想出一套自己的說法,無論是真是假,應該都能讓她接受。


「之前尼祿不是也有說過嗎?我們是屬於上位的那種高階吸血鬼,又是什麼真祖的關係……好像本來就比其他吸血鬼需要攝取更多的血,之前在小偷身上吸的那一點,對我們而言根本不夠。」


我拿著裝著鮮血的紅酒杯走向魯娜,並將其中一杯遞給她:


「但我們不想去襲擊人,又沒有固定的鮮血來源,所以才會把自己逼成這樣……畢竟我們比一般的吸血鬼更嗜血,無法滿足也沒辦法的事。」


「……是……是這樣嗎?」


聽我這樣解釋,魯娜也稍微放心了些……但實際上連我自己也不確定是不是這樣。或許正如魯娜所擔心的……我們逐漸在變成怪物也說不定。


魯娜接過我手中的紅酒杯之後,我才繼續對她說:


「……如果忍的很痛苦的話,那就趕快跟姊姊說啊,無論多少都給妳喝,就算讓妳吸我血也沒關係……」


魯娜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頭,頓時變的滿臉通紅:


「可……可是……姊姊老是不願意……痛痛!」


看她這害羞的模樣,我立刻朝她頭上輕輕揮下手刀,然後教訓她:


「所以妳別老是用撒嬌的方式和我要啊!!害我老是搞不清楚妳到底是『想吸血』,還是純粹『嘴饞』而已……現在我們還無法獲得穩定的鮮血來源,所以除了生理需求外,還是要省著喝!」


魯娜猶豫的看著手中的酒杯,似乎有些過意不去:


「對不起嘛……可是……這樣就用掉一包血,會不會太浪費……哇!」


我嘆了口氣,然後用力摸了摸魯娜的頭:


「傻瓜……我不會那麼小氣啦,該喝的時候我不會節省的,總比把自己逼到極限來的好吧?現在我也想喝,我們一起喝吧?」


魯娜看著手中的杯子,有些欣慰的點點頭:


「嗯……謝謝姊姊。」


語畢,我舉起杯子朝著魯娜,微笑著說:


「好啦,來乾杯吧?」


我們舉杯互碰,然後同時喝了一口。


杯裡的東西是冰冷的,順著喉嚨流下的腥紅液體,讓我脊椎一陣騷動。興奮與不安的心情,迫使我想起自己不再是人類的瞬間。雖然短時間撫平了身體飢渴的顫慄感,但內心卻很清楚……這點份量仍然不夠。


「嗯……果然還是直接吸比較好呢,這樣喝,魯娜總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


魯娜的表情好像頗有意見,但她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而我則提出不同的看法:


「哈哈……還好啦,反正一樣是血,我想應該是少了吸血時的那種興奮感吧?但……這樣喝比較有格調耶?一點也不像在喝血,感覺就像是在喝紅酒一樣,瞬間變的很有品味。」


直到現在,我還是把『吸血』這種行為當成傷害別人的野蠻行為,無論這過程能獲得多少快感,還是會讓我覺得自己很沒人性。或許這只是在騙自己而已,但用杯子喝的話,還能當成自己是在喝紅酒。


魯娜晃了晃手中的紅酒杯,似乎還有別的想法:


「……的確啦……但下次至少弄成室溫吧?魯娜不太喜歡喝冰的呢,喝起來感覺很微妙……」


「吼,別挑剔了啦……有得喝就該偷笑了……」我白了魯娜一眼。


接著我比了比餐桌,提醒魯娜:


「諾……既然這樣,就放著等等再喝吧,先吃早餐如何?」


這時魯娜才注意到裝上擺著我做好的早餐,她看著滿桌可口的食物,總算是露出了笑容:


「哇……好棒喔!!真豐盛的早餐呢,一大早吃這麼豪華可以嗎?」


我插著腰,得意的抬起頭說:


「哼哼,這次可是難得下了重本呢,如果妳不想吃也可以啦,那我就幫妳全吃掉囉。」


聽我這樣講,魯娜立刻驚慌的跑回房間,一邊警告我:


「等……等一下啦!!人家先去換衣服,要留給魯娜喔,別吃掉魯娜的份唷!!」


魯娜把手中的酒杯塞給我,然後一溜煙的跑回房間刷牙洗臉,看起來她似乎恢復精神了。


換好衣服之後,她很有元氣的衝了出來,然後用力替自己打氣:


「好!!魯娜振作起來了,今天也要加油!!!Let’s吃早餐吧!!」


不曉得是我的建議讓她打起了精神,還是自己想通了,總之她臉上陰影已經消失無蹤。一掃之前的陰霾,現在已經重新充滿活力了。


看著這樣有元氣的魯娜,讓我深信自己的決定沒有錯,若是為了活下去而失去更重要的東西,那就是本末倒置了。即使……這決定可能會讓我們陷入危險之中,但我覺得還是有賭賭看的價值。

*為妳編織的話語-03* 加入書籤

早餐後,因為不知道要做什麼,我和魯娜則開始在新家裡到處探險。這家真是有夠大的,應該很適合玩捉迷藏吧?只是當鬼的人恐怕永遠找不到對方藏在哪,所以最後還是作罷……而且只有我們兩人,玩起來也沒有什麼意思,除非把蘇菲雅和安潔一起抓來玩,不然好像提不起勁。


之後……就沒事做了……因為我們真的不知道要做什麼。如果我們還是人類的話,平時應該是要去上學的……


魯娜就這樣趴在客廳地毯上滾來滾去,一邊懶洋洋的問我:


「姊……吸血鬼平時應該要做什麼好呢?好閒喔……」


「……我怎麼知道啊……自己去找本恐怖小說翻翻吧?上面或許有說要做什麼……但我至少知道吸血鬼不會趴在地上滾來滾去。」


這是怎樣?一邊完美的毀掉吸血鬼形象,然後問我吸血鬼平時都在幹嘛?特地讓我來吐槽的是吧?


魯娜白眼看著我數秒,反過來吐我槽:


「唔唔……姊姊也沒有吸血鬼該有的樣子啊!妳自己還不是躺在沙發上看書,還一邊吃昨天偷買的草莓麻糬!而且……還沒有買人家的份!!」


我一邊吃著草苺麻糬,一邊理所當然的回答她:


「姆……我可是有買妳的蛋糕(材料)喔,所以我犒賞自己一點不過份吧?更何況……妳都幾歲了還相信吸血鬼啊?那種東西怎麼可能存在啊?哈哈哈,魯娜真是小孩子呢。」


啊啊……吸血鬼什麼的麻煩死啦!暫時忘掉這件事算了……好想當做吸血鬼根本不存在……


魯娜無力的趴了下去,一臉哭笑不得:


「人家已經懶的吐槽了……姊姊這時候才說這種話太卑鄙了啦……只是……接下來的日子該不會都要這樣無所事事的度過吧……?難道就沒有些什麼只有吸血鬼才能做的事情嗎?」


「比方說?」


魯娜想了一下才回答我:


「比方說……在黑夜中斬奸鋤惡,行俠仗義,持強扶弱的正義使者!」


我聽了一秒駁回,並將手上的書翻下一頁:


「我不要,感覺好累喔……而且正常情況應該是反過來吧?我們可是吸血鬼耶。」


「那姊姊說該怎麼辦嘛……人家好無聊喔……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


好無聊三連發,看來她真的是很無聊。


我把書闔上,並將書放在胸前,然後才轉頭看著魯娜說:


「嘛……再忍忍吧,現在就先等那個『室友』回來再說,在那之前……我們就乖乖在家待著。」


「……為什麼要等他呢?」魯娜不假思索的轉頭問道。


我思考了數秒,然後才回答魯娜:


「雖然……不知道那室友是什麼人,但茱莉雅敢讓他和我們一起住,應該有什麼用意,而且這代表那個室友應該不是什麼等閒之輩……至少我可以確定他是知道有吸血鬼存在的,所以有關於吸血鬼方面的事情,或許也能找他請教。」


「原來如此……」魯娜又把頭轉回去,讓臉貼著地毯。


看魯娜這樣懶洋洋的模樣,總覺得叫她起來坐正好像很可憐……身為一個女孩子,這樣趴在地上會不會太沒水準了……?她是在表演屍體嗎?如果是的話,演的倒是還蠻像的……


算了,反正也沒人看,家教什麼就擺一邊,今天就讓她好好休息吧。反正我自己也沒什麼幹勁,現在只想懶懶的度過一天。


我有感而發的繼續說道:


「不過……仔細想想,好像沒有吸血鬼在擔心錢的事情吼……?無論是漫畫還是小說,幾乎都看不到吸血鬼在為錢煩心呢……他們的錢都是從哪來的?」


說到這,魯娜突然爬了起來,她靠在一旁的小桌子旁,開心的看著我說:


「對了,乾脆在城裡開一家蛋糕店怎麼樣?不但可以賺錢也可以吃蛋糕,一舉兩得呢!!人家要烤很多很多好吃的蛋糕!」


「我說啊……」


魯娜打斷我的話,一臉傷腦筋的說:


「可是,吸血鬼開蛋糕店會不會很奇怪啊?果然還是得做壞事來賺錢嗎?」


「擔心的重點不是那個吧?妳以為店能說開就開喔?!」我立刻吐槽她。


「啊……說到蛋糕……好,來去烤個蛋糕吧,剛好昨天也有買材料!」


「無視我啊?!」我額頭冒青筋。


說完,魯娜興致勃勃的站了起來,一溜煙的跑到廚房去烤蛋糕了。


「只有蛋糕方面的熱忱不輸人呢……不過蛋糕店嗎……」


我抓抓頭,看著廚房的方向思考著。


魯娜烤的蛋糕非常好吃,不單單只是因為她本身有這樣的才能,另一個緣故也是因為自己想吃到好吃的蛋糕,所以非常的努力在學習。如果把她所做的蛋糕拿來賣,是絕對能夠高價賣出的……


可是……問題是我們不是人類,而且又是小孩子,加上沒有本錢……這個夢想或許遙不可及也說不定。但幸好我們有的是時間,希望……總有一天一定要實現這個夢想。


花掉了魯娜不少的時間,她總算是做了一個非常與眾不同的蛋糕。


「鏘鏘!!姊姊,蛋糕做好了唷!這次的蛋糕是魯娜的自信之作喔。」


我正在書房翻書,看看還有些什麼書能看的,但聽到魯娜自信滿滿的聲音,使我好奇的走到廚房去欣賞她的傑作。


「喔?這次是什麼蛋糕啊?哇啊……看起來挺不賴的嘛……」


那是個相當漂亮的大蛋糕,被裝飾的華麗又可愛,很有魯娜個人的獨特風格。從蛋糕上放著的草莓來看,應該是草莓蛋糕……吧?


讓我有點介意的是那白色與暗紅色相間的鮮奶油……這啥?看起來有別於一般的奶油顏色,好像比較暗沉……她是同時加了草莓果醬和巧克力醬進去嗎?


魯娜拿起刀子,從蛋糕上切了兩塊,並分別放在準備好的盤子裡,然後將其中一盤遞給我:


「來,這塊是姊姊的。」


「謝啦。」


魯娜的蛋糕很少失敗過,而且每次都會去挑戰新的做法。雖然有時候會使用詭異的配方,但幾乎都不會難吃,反而會使味蕾有新的體驗,讓人有種大開眼界的感覺。所以能夠吃魯娜做的蛋糕,是件很有趣又幸福的事。


雖說外面奶油的顏色有點怪,但是裡面的夾層卻非常的漂亮,滿滿的濃厚鮮奶油,以及數個切片橫放在內側的草莓,真是讓人看了食指大動,口水直流。


我用叉子切了一塊放到嘴裡……吃了兩口才發現味道有點微妙,有種不像在吃蛋糕的感覺……


「……呃……魯娜……妳在奶油裡面加了什麼?這個味道……難不成……」



*為妳編織的話語-04* 加入書籤

看我發現到了真相,魯娜才笑嘻嘻的拿出她這次的『獨家秘方』給我看:


「嘻嘻,對的唷,人家在奶油裡面加了鮮血,所以這是魯娜特別調製的『鮮血奶油』喔!!」


魯娜手上晃的是那早已空空如也的輸血袋……我的媽啊啊啊啊!!!


「姊姊怎麼囉?妳臉都綠了耶?」魯娜還一臉天真的歪頭看著我。


「廢話!!妳是……白痴啊!!!?」


「嗚咿!!」


我氣的青筋暴長,先送她腦袋一記手刀,再把魯娜臉給用力拉成橫的,然後怒斥她:


「不要亂搞啦!好浪費啊啊啊啊啊啊!!雖然我說過不用太節省,但也別這樣拿血來玩啊!!好歹替這些捐血的人著想一下吧?!」


魯娜一副哭喪臉的向我抱怨:


「嗚∼!口……口訴,倫家祖速拿萊座淡高,迷友拿萊丸阿……」


「唉……太浪費了啦……現在只剩下四包血了……這下該怎辦啊……」


我真替我們的未來擔憂……只是反正都做了,現在才教訓她也沒意義,因此我放開魯娜,讓她好好說話。


「算了……反正都用掉了……下次別再這麼浪費囉。」


魯娜摸摸那有些發紅的臉頰,仍不死心的對我說:


「抱歉啦……不過姊姊再吃看看嘛?很好吃喔。自從魯娜知道血也可以吃之後,立刻就想試試這種做法了。」


魯娜仍很有自信的向我推銷她的傑作,即使明知道會被我罵,還是想挑戰這種蛋糕嗎?看來她對這鮮血蛋糕的怨念很深……


我看著那暗紅色的蛋糕,發表自己最直接的感想:


「這種血做成的蛋糕,真的蠻可怕的,根本就是恐怖片裡才有的東西……心理上會毛毛的呐?虧妳還真有勇氣這麼做……」


魯娜一臉認真的看著我回答:


「所以人家把它做的非常可愛啊,外表看起來很好吃對吧?」


「只看外表的話啦……」


不過抱怨歸抱怨,但我還是拿起了盤子,又吃了那蛋糕一口……老實說,我不得不佩服魯娜的鬼點子,因為正如魯娜所說,我竟然覺得……這種充滿血腥味的蛋糕非常好吃!


「唔……怎麼說……不得不承認這蛋糕的確有點……好吃……蠻好吃的……不,超好吃的啦!!這大概是妳目前做過最好吃的蛋糕吧!!怪了?怎麼會這麼好吃啊!?真是太神奇了!」


太奇怪了,我竟然會覺得好吃的不得了……這要歸功於魯娜的蛋糕技術,還是說吸血鬼其實都是味覺白痴……?


只要加了鮮血什麼都好吃的話,那這種做法也可以運用在一般的菜餚上嗎?我的料理鐵人之心莫名的燃燒了起來,開始變的有點躍躍欲試。


只是能做成什麼料理呢?像是鮮血雞肉伴沙拉,血蘑菇醬牛肉排,血肉起司披薩,血腥肉派,鮮血燻肉……


算了,STOP!別再想了,光是聽名字我就很想撞牆自殺……別說把那種血淋淋的東西端上桌了,光是想像就覺得很恐怖,就算再好吃,胃口也會倒光光……


只是看我認同了她,魯娜也高興的邊吃邊說:


「姆恩∼∼偶就縮嘛,粉好粗隊吧?宙可塑倫佳低得異之作哩。」


「要吃東西還是要說話,請給我選一個……完全聽不懂妳在說啥……」


我看了手中的蛋糕一眼,心中感到很複雜:


「好吧……我承認,蛋糕的確是很好吃啦,但這血腥味太濃了……是因為和奶油一起吃的關係嗎?血的味道被蛋糕明顯強化了……如果我們還是人類的話,只要吃一口就會立刻跑去廁所大吐特吐了吧……嗯?魯娜妳怎麼了?」


魯娜整個人就像石化般的愣在那邊,臉上還不斷冒出冷汗,看起來好像受到了什麼打擊。


「糟……糟糕了啦!!!這樣就不能和室友交換了嗎!?」魯娜驚愕的抱頭大喊。


「妳現在才想到喔!?」


「嗚嗚嗚嗚嗚……!!」魯娜裝可憐,用著幼兒式哭法看著我,表情甚是無辜。


原本魯娜打算和那沒見過面的室友交換一半蛋糕的,但看起來這計劃是泡湯了……因為人類絕對無法吃下這種東西的,血腥味實在太重了,會覺得這種東西好吃的,只有吸食人血維生的吸血鬼吧。


不過看她這麼沮喪,還是安慰她一下好了……


「算了啦……就放棄巧克力蛋糕吧,反正妳這鮮血草莓蛋糕也挺成功的不是嗎?雖然只能給吸血鬼吃……」


魯娜死了心,放棄和室友交換這念頭了,她看著那蛋糕,反問我意見:


「……唉……算嚕,那我們來給這新蛋糕取個名字吧?」


「名字?有什麼好取的?就直接叫鮮血蛋糕(Bloody Cake)吧?大不了加個草苺(Strawberry)在中間……」


「不好啦,要取個有創意點的,魯娜已經想好名字了,就叫做『超級濃厚美味可口的宇宙銀河終極至尊霹靂無敵好吃蛋糕』吧?」


我整個人無力的差點跌到,魯娜這傢伙完全沒有命名的天份啊……那是什麼鬼名字!?


「否決!」我一秒即答。


「咦∼∼?為什麼啊?這名字聽起來不是很炫咪?」


「那名字是什麼?我有點忘記了。」


「超級濃厚美味可口的宇宙銀河終極……至尊霹靂無敵好吃蛋糕!」


「啊?我沒聽清楚,妳再說一次?」


「呃……超級濃厚美味可口的……至尊銀河宇宙終極無敵霹靂好吃蛋糕!」


「什麼蛋糕?我好像聽漏了,可以再說一次嗎?」


「超級美味濃厚……可口的宇宙霹靂……呃……無敵至尊銀河終極……?好吃蛋……嗚,咬到舌頭了……」


「最近耳朵不好使,我想大概是上了年紀吧,可以再連續說十次嗎?這樣我應該就能記住了。」


「對不起,是魯娜錯了,魯娜是笨蛋,還是叫鮮血蛋糕吧……」


魯娜淚汪汪的看著我,似乎在用眼神求我放過她。


「很好,妳總算理解了。還有順便吐槽一下,妳剛剛三次念的名字都不同,既然連自己都記不住,就別給我取這麼長的名字。」


「嗚……名字果然太長了嗎……」


「這種事應該一開始就要發現吧?」我白了魯娜一眼。


這種加入了大量人血的蛋糕真的蠻恐怖的,無論是感覺上還是視覺上都讓人毛骨悚然……但對變成吸血鬼的我們而言,卻是難以言喻的好吃,我和魯娜沒兩下就把整個蛋糕給啃個精光。


「呼……魯娜吃飽囉。」


魯娜半躺在沙發上,臉上洋溢著幸福美滿的可愛表情。


我拿起那壺新泡的紅茶,替我和魯娜各倒了一杯,然後再拿起手帕替她擦擦嘴角的奶油:


「真是的……吃的滿嘴都是,我幫妳擦擦,頭過來。」


「啊姆∼謝謝姊姊……」


幫魯娜把嘴巴擦好後,我拿起桌上熱騰騰的紅茶啜了一口,溫暖的紅茶讓我有種非常充實的滿足感……


「啊……真是好茶……活著真好啊……」


「姊……別像老頭子那樣啦……」


我看著桌上的空盤,有點擔心的說:


「只是沒想到我們把整個蛋糕都吃掉了……會不會因此而變胖啊?真是令人擔心。」


不過魯娜倒是一點也不在乎,而是朝我比了個大拇指,很有自信的眨眨眼說:


「沒問題的,人家早就想過這問題嚕。我們的外表已經不會再有變化了不是嗎?這同時也代表……吃再多也不用怕胖囉!!」


「呃……這麼說來……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沒錯……」


「嘻嘻嘻!」魯娜得意又可愛的笑了笑。


原本想趁機讓魯娜慌張一下,想不到卻踢了個鐵板。魯娜歪腦筋動的倒是挺快的,竟然利用吸血鬼無法長大這點來趁機大吃大喝……


*為妳編織的話語-05(完)* 加入書籤
我靠著沙發往後躺了下來,一派悠閒的說:


「不過……吃這麼多蛋糕,看來晚餐應該是吃不下了吧?」


聽我這樣講,魯娜也有些納悶的反問著:


「晚餐……?那時間應該算早餐了吧?」


魯娜總算注意到我改變了稱呼,因此便趁機對她解釋:


「說到這個,我決定以後把我們睡醒的時間都當成『早上』。我們已經是吸血鬼了,永遠沒辦法再見到白天,所以也沒必要再去迎合人類時的習慣,所以晚上對我們而言就是『早上』,而早上就是『晚上』。」


魯娜沒有任何意見,她反而表示贊同:


「好啊,魯娜也覺得這樣比較好呢,睡醒時還是比較適合叫『早安』。」


「對了……說到這個,今天晚上要吃什麼……?啊勒……?」


就在這時,某件事情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甚至讓我停下了嘴裡的話。


魯娜一臉天真的看著我問道:


「怎麼啦?食材不夠?」


「不是啦……唔……是我的錯覺嗎……?」


我看著魯娜,有點懷疑的詢問她:


「妳有沒有……聞到血的味道……?」


魯娜看著桌上的蛋糕殘渣,然後指著盤子說:


「是不是鮮血蛋糕上傳來的……?魯娜拿去收拾掉好了……」


「好像不是……這味道……是剛剛從人身上流出來的……非常新鮮的血腥味……」


我的嗅覺的確是變的比人類時期更加靈敏,但大概是本能吧……唯獨對血腥味特別敏感,即使非常少量,我也能輕易的聞出來。


魯娜像小狗那樣到處嗅嗅,之後也開始認同了我的話:


「咦……?好像是耶……的確有股淡淡的新鮮血腥味……是從哪飄來的呢?」


「來找找看吧……?」我提議著。


「好啊,味道似乎很甜美的鮮血……不知道喝起來是什麼滋味呢?呼呼呼……哇哈哈哈……!」


「別自然的說出反派角色的話啦!還給我壞笑什麼啊?!那笑聲聽起來一點也不恐怖,反而很可愛好嗎?」


想不吐槽都不行,這傢伙少根筋的程度更勝從前了嗎?!別說是反派了,她根本是搞笑角色吧……


魯娜歪著頭,竟給我認真思考著:


「那……是不是應該改成『佛佛佛』,或是『嚇嚇嚇』?唔……好奇怪的笑聲喔,為何壞人要這樣笑呢……?」


「現代還有人這樣笑的嗎?既然連妳都覺得奇怪了,那幹嘛還提出來啊?其實壞笑用『嘿嘿嘿』或是『哈哈哈』就好了,重點是笑的方式……吼!我在幹嘛?竟然認真討論起來了!!總之這不重要,快點找找看味道的來源啦!」


我該高興自己總算有點反派角色的自覺了嗎?不過我更有種這輩子都當不成反派角色的感覺……算了,反正我也不想當。


我們開始尋著味道來源到處尋找,找著找著,發現那血腥味竟然是從窗外傳來的。


我打開窗戶往外看,納悶的呢喃著:


「啊勒……從窗外?在平地的話還沒話說,但這裡是高樓耶……為何在這麼高的地方也能聞到遙遠的血腥味……?」


魯娜把頭伸出窗外仔細嗅嗅,之後有點沉重的轉頭對我說:


「魯娜……有種不好的預感耶……總覺得血腥味太明顯了點。」


我大概知道魯娜話中的意思,順便再說的更明白點:


「恐怕……不是削蘋果時,切到手指的出血量……八成有人受了重傷吧……?」


魯娜點點頭,臉上的表情甚是嚴肅。


我們是吸血鬼,我承認自己嗜血,也很喜歡吸血,但……卻不樂見人們因此而受傷,一但聞到這麼濃厚的血腥味,不但高興不起來,反而會覺得擔心。


「話說回來……我總覺得這血的氣味好像有點熟悉……」我自言自語著。


就在我打算和魯娜更進一步討論的時候,『叩』的一聲,就這樣傳了出來。


「魯娜,妳有聽到嗎?!」我驚慌的左右看。


「那……那是什麼聲音啊!?難……難道是幽靈?!」


魯娜害怕的躲在我背後,她別的什麼不想,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幽靈。


「怎麼可能啦,妳想點別的可能性好不好?」


我和魯娜就這樣站著不動,想試著摸清聲音來源,但過了兩分鐘左右,聲音卻沒有再傳出來了……


「……好像沒……」


我話還沒說完,『碰』的一下撞擊聲又突然傳了出來。魯娜嚇的驚慌失措,她緊慌的抱著我的手發抖:


「這……這到底是什麼聲音啊?!難道真的有幽靈!?還是大樓要垮了?」


「噓……妳小聲點啦。」


我打斷魯娜的話,因為這次我聽請楚了聲音來源。


我低頭看著地板道:


「好像是……從下面傳來的……?」


那聲音並不是很明顯,聽起來像是經過層層物體遮掩後才發出的聲音。只是那碰撞力道非常大,所以即使沒聽見,也能感受到腳下傳來微微的震動。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樓下的人在辦派對嗎?」魯娜滿臉問號的看著地板。


「派對有哪個活動項目會重擊屋頂或牆壁的啊?!」我立刻吐槽她。


我話才說完,『磅』的一聲巨響,又再度由下方傳來……感覺像是有人用力往牆上敲的聲音,不時還會傳來細小的玻璃打破聲。那破碎聲讓人感覺好像很不對勁,加上之前的碰撞聲,更是讓人覺得奇怪。


魯娜疑惑的歪著頭道:


「難道是有人在打架不成……?」


就在這時,我不自覺的脫口而出:


「對了,我記得……安潔她們好像就是住在我們家正下……方?」


「哈……哈哈,應該不……不會那麼巧吧……?」


為了掩飾自己的不安,魯娜反而自諷般的笑了出來,但那笑聲分明是在發抖。


四周的氣氛……好像也變的不太對勁,我們倆心中同時燃起了一股極度不样的預感。我和魯娜互看了一眼,然後很有默契的一起奪門而出。


雖然昨天才發生過那種事,不過我們已經完全不放在心上了,現在只有滿滿的擔心。連電梯的時間都不想等,我們就這樣直接走樓梯衝下去,深怕來遲了那麼一步。


「可惡!!莫非那血腥味的來源就在樓下嗎?!」我有點恍然大悟。


魯娜不安的邊跑邊問我:


「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誰知道?!先下去看看再說!!」


到了二十樓的樓層,我們也注意到了那血腥味正是來自於此樓,隨著我們不斷往前,那血腥味也不斷的加重。


雖然我一直祈禱和安潔她們無關,但越是靠近,心中的那股不祥預感也就越強。拜託……千萬別出事啊!!


「蘇菲雅!!安潔!!!妳們沒事吧!?快開門啊!!」


我們在門牌上寫著『2008』號的房門前猛敲,但等了一分鐘左右,卻沒有人來應門。


「怎麼搞的……?敲這麼用力,不可能沒聽到吧?」


我敲門的聲音大到像打鼓一樣大聲,除非裡面的人都耳聾了,不然不可能聽不到的。


「姊!!裡面有……好濃的血腥味……」


魯娜的臉色發白,眼角泛著淚光,表情充滿了恐懼……看來魯娜好像多少猜到了門後的情況……因為裡面……八成有人死了。


如此濃厚的血腥味,通常要死很多人才能到這種程度。我和魯娜之所以會知道,是因為我們曾經見過那種場面。那種恐懼感是無法輕易消除的,光是回想起古里蘭德所發生的事情,就會讓人崩潰……


但只有這一次,無論怎樣我們都必須打開這扇門前進,因為裡面有我們最重要的朋友。


我心急之下,立刻當機立斷,決定破門而入,因此我和魯娜提議道:


「沒辦法了,既然這樣……魯娜,來幫我把門撞開!!」


「咦?撞門?」魯娜一臉愕然。


「不然妳想怎麼開門?現在也不是找管理員來的時候了,雖然還不知道門後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可以確定至少有人受傷了!快點,現在分秒必爭啊!!」


「可是這種門我們撞不開的啦!!」魯娜指著門,焦急的對我大吼。


也難怪魯娜會這樣講,因為不用仔細看也能發現……那扇鐵門造的非常堅固,好像連子彈都打不穿。門邊還上了三道鎖,就算是三個大人也不見得能夠撞開,更何況我們是小孩。


不過我們可是吸血鬼,力氣自然比普通的小孩大的多,或許有嘗試的價值,現在就祈禱自己真的有超越常人的力量吧。


「那也要試了才知道啊!!快,我數到三就用全力一起撞下去!」


「好吧,人家不管了啦!!」魯娜和我一起往後退。


「一……二……三!!」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和魯娜使盡了全力,用肩膀一口氣朝門上撞了過去。


碰的一聲巨響,堅固的門就這樣整扇被我們撞開……不,是撞飛了……連門旁的牆都被我們給拆了一部份下來……這種破壞力遠遠超乎我們的預期,以致讓我們倆愣在門前呆掉。


我一時連話都無法好好說,只傻眼的發呆:


「呃……唉……?不會吧?整扇門……都飛掉了!!?」


那鐵門被我們破壞的非常徹底,整個都凹了下去,看起來再也沒辦法修復了。如果說是火災時的蠻力,這好像也太超過了點……根本像是被大砲給轟飛的。


魯娜呆看著那鐵門,一臉心有餘悸的說:


「幸……幸好沒有人在門後……不然在救人之前就要先殺人了……」


我立刻回過神衝了進去,同時提醒魯娜:


「別發呆了,快點找她們,似乎真的出事了!」


不過這時的我還不知道……最糟糕的惡夢,竟然變成了現實。


並且再一次的,出現在我們眼前……








                                                                           Ninth Night –End…
                                                                            第九夜-完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赤月下的雙子】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4.3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