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試閱)萬聖節番外特別篇
聖誕節特別短篇
第EX夜
第EX2夜
初始之夜
第一夜
第二夜
第三夜
第四夜
第五夜
第六夜
第七夜
第八夜
第九夜
第十夜
第十一夜
第十二夜
第十三夜
第十四夜
第十五夜
第十六夜
第十七夜
第十八夜
第十九夜
第二十夜
第二十一夜
第二十二夜
第二十三夜
第二十四夜
第二十五夜
第二十六夜
第二十七夜

【赤月下的雙子】
The vampire Princess of dual, Under the Scarlet moonlight
作 者
黑暗之光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2.12.05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20
累積人氣
4418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46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38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赤月下的雙子】資料大全
               第十二夜 更新時間:2012.12.05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夜裡的小屋-A Place In The Dark-01* 加入書籤

最近很流行這種突然冒出來嚇人的玩法嗎?怎麼老是有人喜歡偷偷摸摸的靠近我們啊?算了……被連續這樣嚇幾次,好像也漸漸開始習慣了。


我稍微打量了一下那人的外觀,他的穿著相當普通,完全沒有什麼特別顯眼之處,看起來像是那種數秒後就會讓人遺忘的路人甲。從體形來推測,我猜大概是個男生吧?但也不排除是個很像男生的女生。


只是……會特地在這種地方等我們,我想他應該就是那個自稱『幽靈』的聲音主人吧?但我還是不太喜歡這種故作神秘的傢伙,就算你幫了我們,但可疑就是可疑!


「可疑人物!?」我明知故問。


那人聽了差點摔倒,看來受到了很大的打擊,但他立刻抓住窗戶的邊緣穩住身子,然後極力否認:


「才不是!!」


「難道是……跟蹤狂?!」我又改口,懷疑理由變的更惡劣。


那人頭上冒出了三條線:


「妳是故意還是認真的啊!?」


聽我這樣講,對方更是急的直跳腳,好不容易維持的神秘形象瞬間毀滅。


啊勒?這反應還真有趣,雖然還不是很了解他,但看來似乎是個可以吐槽的對象。


魯娜總算認出了聲音主人,她有點意外的看著對方說:


「啊……這聲音……你是那個幽靈對吧?原來不是真正的幽靈啊?」


對方把左手插入口袋,右手則慢慢的抬高頭上的鴨舌帽,並將它從頭上拿下,同時口裡小聲抱怨著:


「真是……未免發現的太晚了吧?」


對方穿著實在太普通,乍看之下完全沒有什麼顯眼之處,但當對方露出真面目之後,我才發現……他竟然是那種相當帥氣的娃娃臉美少年!!


他長的並不高,年紀比我大一點,大概十六到十七歲左右吧?有著漂亮的金色短髮,深紫色的瞳孔,以及白晢到不像活人的皮膚。年紀雖輕,但瞳孔中卻流露出一種穩重的風采,好像什麼事情都看透了似的,有種超齡般的成熟。


並不是我想找碴,只是每次看到帥哥或是美女吸血鬼,都有種讓我不爽到想翻桌的衝動,因為吸血鬼不會長大的關係,我們已經失去了能夠當『美女』的機會了。要是我能夠再長大個幾歲的話,或許也會變成大美女也說不定呢。


只是像他這樣可愛又有點帥氣的男生,我想光是走在路上就會有女孩子尖叫,星探看到就會挖角,甚至是去外面倒個垃圾都會被人告白吧?而男人看了則會想立刻掐死他,再把他千刀萬剮,以免這活像是漫畫裡蹦出來的傢伙把全世界的女孩給搶走。


不過他帥歸帥,但卻無法讓我心動,甚至產生了些戒心……因為他外表實在太過完美,反而讓我有種飄渺虛幻的不實感。但讓我產生戒心的最大主因,是因為這男生恐怕也不是人類,而是吸血鬼。


雖然並不明顯,但他身上同樣也有著吸血鬼獨有的不祥氣息。只是那感覺沒有布蘭德和尼祿強烈……不如說是非常微弱,若不仔細去感受,或許還感覺不出來。


不管怎樣,對方都是我們的救命恩人,總之先道謝吧。我很禮貌的低下頭,盡可能的向他表示我的謝意:


「那個……謝謝你救了我們。」


對方沉默了數秒,他慢慢撇過頭,看著一旁回答我:


「現在道謝還太早……這裡只不過是用來和妳們會面的地方,接下來的路線比較複雜,如果不直接帶妳們去,恐怕沒辦法順利抵達。」


果然……這裡並不是『安全的地方』嗎?那他現身的用意,只是親自來替我們帶路?


原本還以為他是那種隔岸觀火看好戲的人,本人絕對不會出現在我們眼前,以免波及到自己……但沒想到對方願意冒這樣的危險現身,這讓我感覺到他已經不再是抱著那種打發時間的玩玩心態在救我們,而是有了以身犯險也要救出我們的決心。


「……你為什麼……要冒險救我們呢?像這樣出現在我們面前,你也會有危險吧?」


不知道是不是踢到他的地雷了,對方的反應變的有些奇怪。他立即將視線避開我,然後對著旁邊的櫃子說:


「哼……我……我可不是喜歡妳們才幫忙的,只……只是同為吸血鬼,對!因為同樣是弱小的吸血鬼,所以我才想救妳們。」


呃……還真不坦率啊,我想他大概是那種無法見死不救的性格吧?某方面來說和我有點相似呢。


當他把聲音直接傳到我腦海裡時,感覺他是個冷靜又老成的人,但實際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時候,卻變成容易緊張又害羞的人……到底哪個才是他真正的個性呢?


「哎呀?幽靈先生也是吸血鬼啊?」魯娜問道。


「這一眼就能看出來了吧……」我立刻吐槽。


「可是幽靈先生讓人感覺很親切呢,一點也不像吸血鬼或是幽靈耶。」


魯娜直率的說出她的真心話,只是不知道對吸血鬼說這種話,對方會不會生氣?雖說我和魯娜都不喜歡自己的吸血鬼的身分,但我想應該還是有那種很自豪自己是吸血鬼的人在吧。


那男生的反應也很有趣,他看了魯娜一眼,突然臉紅的回過頭,然後用著抱怨般的口吻說:


「約……約瑟(Joseph),我……我的名字啦,幽靈什麼的……是開玩笑的!」


對方都說出自己的名字了,我也順便做個自我介紹:


「啊,我叫艾莉希雅,叫我艾莉希雅就好囉。另外這是我的妹妹魯娜,我們才變成吸血鬼沒多久,有很多事情都不懂,還請你多多指教囉,約瑟。」


「請多多指教唷,約瑟!!」魯娜跟著附和。


約瑟有點難為情的回過頭,再稍微轉頭偷瞄著我問:


「……沒多久?那妳們年紀和外貌差不多囉?只有十歲而已嗎?」


「那個……我已經十三歲囉,魯娜則是十二歲。」我無奈的更正他的話。


「咦?是喔?我還以為妳們不到十歲呢。」


聽他這樣講,我也只能欲哭無淚的報怨:


「唉唉……我們看起來年紀有那麼小嗎?真是的,要是能再晚個幾年變成吸血鬼就好了。」


魯娜拍拍我的肩膀,很故意的對我說:


「姊姊,別難過啦,反正就算再過幾年,妳身材一樣不會有變化的啦。」


「還輪不到妳來說這種話啦!!」我額頭爆青筋的怒吼。


我們倆的一搭一唱也讓氣氛緩和了不少,但不知為何,約瑟看著我們的時候,臉上還是會露出少許感傷的表情。


「好奇怪……妳們看起來不像是這麼壞的吸血鬼啊?那妳們會殺人,應該是有什麼苦衷吧?」


聽約瑟這樣說,我立刻接著他的話:


「咦?等……等一下,我們才沒有殺人啦!這是誤會!」


不會吧?!這傢伙也把我們當殺人犯啊?原本還以為他知道我們是清白的,所以才出手幫忙,但……看來不是這樣。


我很努力的想證明自己的無辜,但約瑟只是用著『我很了解』的表情看著我,一臉同情的說:


「看來妳們也有自己的想法,那我就不再多問了,反正我會想辦法讓妳們平安離開這裡的。」


「就說你搞錯啦!!」我大吼道。


附近有桌子的話,我會特地跑過去翻吧。雖說約瑟是出自於一片好心,特地給我台階下,但問題是我誰也沒殺過,這反而讓我承擔了莫須有的罪名。


約瑟無視我的抗議,自說自話:


「別擔心啦,不用隱瞞也無所謂,在『這邊』的世界,殺幾個人是難免的。而且我也是吸血鬼,所以能明白妳們的心情。」


說完,約瑟也學魯娜拍拍我的肩膀,有點同情的安慰我。只是……這聽不懂人話的傢伙已經開始讓我有點抓狂了……


*夜裡的小屋-A Place In The Dark-02* 加入書籤

我立刻接著他的話怒吼:


「嘎喔!!就說你誤會了,誰隱瞞了啦?我們真的沒有殺人啦!」


看我這樣極力否認,約瑟態度總算有了些改變,他看著我們嗅了嗅,抱著疑惑的態度問:


「喔……?是嗎?但妳們身上有好幾種不同人的血腥味,我一開始還以為妳們不是血祭了一兩戶人家,不然就是在大街上無差別殺戮呢!!」


不同人的血腥味?真不愧是吸血鬼,沒想到他竟然能分辨出我們身上血的味道種類?但讓他察覺到這點,反而更加深了誤會。


我緊張的急跳腳,極力解釋著自己的清白:


「才……才沒有!誰幹過那種事啦?我們只是被捲進了命案現場,為了救人,所以才會沾到別人的血。結果被闖進來的獵人誤認我們就是兇手,才會被這樣追殺!」


想不到約瑟卻突然露出一副早就知道的狡猾表情,笑著對我說:


「噗……哈哈哈,別緊張,只是逗妳玩的啦,我早知道妳們不是殺人兇手了,不然才不會出手救妳們勒。」


「……哈?」


接著約瑟拍拍我的肩膀,一臉頑皮的笑著說:


「哈哈,好啦,這樣就扯平了。」


「……哼……呵呵呵……竟然敢這樣耍我……」


這……這傢伙,原來是在把我當白痴耍啊……?是想報剛才的仇是吧?如果他不是我們的救命恩人,不然還真想送他一記迴旋踢。


看我那麼不爽,約瑟趕緊改口說:


「不過我也是從妳們跳樓之後才注意到妳們的,那之前妳們做了些什麼我並不清楚。所以剛剛才會那樣試探妳……不過現在我確定了,妳們人還蠻不錯的,有拯救的價值。」


或許之前他是在玩我,但他現在說的幾句話卻很誠懇,看來他那樣整我,似乎也有他的用意在吧……?


不過當他確定我們是無辜的之後,他臉上明顯顯得很高興,好像鬆了一大口氣似的。


「怎……怎麼啦?有什麼好高興的?」我好奇的反問道。


他抓抓頭,有點不好意思的回我:


「沒什麼,只是很高興妳們是那種表裡如一的人。以前……我也常常像這樣從中救走那些被獵人追殺的吸血鬼。可是,就算同樣是吸血鬼,也不是每人都有我出手拯救的價值,所以我已經很久沒有插手干涉過了。」


說到這,他雙手抱交叉抱在胸前,有點不高興的看著我:


「不過……妳們的個性也太過於天真了點,真的很不適合踏入『這邊』的世界耶,為何妳們這樣的傢伙會變成吸血鬼啊?」


約瑟的話裡大概有罵人的意思,這代表我們是個很不入流的吸血鬼,可是被他這樣講,我心裡反而有點高興。


「呃……這個說來話長,不過我們也不是自願想當吸血鬼的。」我含糊解釋。


約瑟一臉難為情,但卻滿是懷疑的小聲問我:


「妳……妳們的血主……該不會是蘿莉控吧?還是說有什麼特殊原因……」


「這……這我也不太清楚……」我哭笑不得的回答他。


「不過你們能干涉重力的話,至少也有D以上的等級吧?看來血統還不算太差。」


「干涉重力?」魯娜插話反問道。


「就是妳們走在牆壁上的那招啊,通稱是『重力干涉』,用魔力讓自身原本的重力方向扭曲,將↓改為其他方向,如此一來,就能夠行走在任何地方了。不過要用這招,起碼也要有D級的魔力才行。」


「我才不會那種超現實的能力啦,不過魯娜被你這樣一逼,好像突然會用了。唔……話說回來……」


一想到這我就有點火大,我指著他,不爽的問道:


「要我們爬進四樓高的窗戶裡是什麼意思啦?要是沒有來得及在時間內爬進來,我們不就死定了嗎?」


「喔……那個啊,其實……」


約瑟回過身,把一捆準備好的繩子拿出來給我看:


「最後的情報是假的啦,所以就算時間到了也不會怎樣,我只是想測試看看妳們的實力而已,如果沒辦法爬進來,我也會用這繩子把妳們拉上來的。」


「呃……假的?那你為何要把我們引導到那種地方啊?!找個樓梯讓我們上去不就好了?」


聽我這樣抱怨,約瑟立刻指著窗戶外,理直氣壯的反駁我:


「我說啊……妳以為街上有多少獵人啊?如果正常的路線能夠甩的掉那些傢伙,那我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這樣說……也是喔。抱歉,錯怪你了。」


約瑟說的也挺有道理的,看來他想的比我還多。本來還以為他只是在單純的惡整我們,沒想到卻是深思熟慮,連我們爬不上來的情況也考慮進去了。一想到這,氣也就消了。


在我思考的時候,約瑟轉身拿了兩件長外套丟給我們:


「來,披上這個吧,雖然現在是春天,但晚上還是有點冷的。」


「啊……謝謝。」我和魯娜一起道謝著,同時接過他的外套。


將外套披上的時候,我才注意到自己的衣服早已破破爛爛,全身不但是血又是泥,非常不得體,大概是注意到我們的慘狀,所以才會拿個外套要我們披上吧。


認識約瑟的時間雖然還不到十分鐘,但總覺得他其實是個很體貼的人。他不像布蘭德那樣紳士,也不像尼祿那樣搞怪,但卻很好相處。只是說話有時會比較直率,偶爾也會表現的很害羞。


大概也是因為年紀相近(就外表而言),吐槽他也可以吐槽的很自然,講話也不會覺得拘謹,讓我有一種安全感,總覺得……自己能放心的信任這個人。


「好了,妳們傷口恢復的如何?體力恢復的話,那就趕快轉移陣地吧。這邊不適合久留,有些獵人會追蹤妳們吸血鬼的氣息,在這待太久會被發現的。」


「我應該還可以……嗚……」


我扶著旁邊的東西,忍痛緩緩站起身子。


看我這樣虛弱,約瑟猶豫的走了過來,並伸出手讓我拉,但頭卻臉紅的看著旁邊:


「切,真是的……手來,我拉妳吧。」


雖然在抱怨,但臉上的表情卻很擔心我,看他這副彆拗的模樣,我反而覺得他有點可愛。將我們兩個拉起來之後,接著就要開始繼續逃亡了。


房間內只有一個出入口,出去之後,我們就跟著約瑟開始爬樓梯,一路往上走。


「……往樓上走?我們要去頂樓?」我問道。


約瑟重新戴上他的那頂鴨舌帽,同時邊走邊回答我:


「不,只是會經過而已。等等要走的路都很奇怪,如果妳們能走牆壁的話,應該會更輕鬆點,當然路會更奇怪。不過沒關係,我已經準備了一條不需要走牆壁也能逃出去的安全路線了。待會走路時盡量輕手輕腳,並依照我的指示前進,我可不想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我們知道囉。」我和魯娜一起答應道。


如約瑟所說,他所走的路線真的很奇怪,不如說那根本不是路,大部分都是在大樓的小路之間穿梭,有時候還得從一棟大樓越過另一棟大樓,或是爬過一些奇怪的小洞、通風口,或是鑽過一些細縫之類的地方。


但比起在大路中行走,在這種地方穿梭,反而會比較有安全感,也比較像是在逃亡的感覺。


「你還真熟悉這裡的地形啊,連這種莫名奇妙的小徑都知道,真是服了你。」


約瑟邊走邊回答我的話:


「這一帶就像我家後院,因為我和妳們一樣,都是屬於『弱小』的吸血鬼,既然戰鬥勝算不大,自然對於逃生的手段就變的很在行。」


難怪約瑟連籬笆第幾塊可以搬動,還有倉庫鑰匙藏在哪都知道,原來他是逃跑的專家嗎?只是……他準備這麼多逃走方式幹麻?莫非他做了很多壞事,隨時都準備在開溜嗎?

*夜裡的小屋-A Place In The Dark-03* 加入書籤

大概是猜到我在想什麼,約瑟也立刻澄清:


「啊,先說好,我可沒理由會被獵人和教會追殺喔,我可是血包派吸血鬼呢。像這樣準備那麼多逃走路線,也只是出於習慣和以防萬一,畢竟小心點總是好的。不然平常沒事,就算在路上撞見獵人,他們也不會隨意就出手的。」


「是這樣喔?我還以為獵人都是些見一個殺一個傢伙呢。」我有點不滿的抱怨道。


約瑟立即笑著跟我說:


「哈哈,現在沒有那麼偏激的獵人啦,大多獵人都是針對身分不明,沒有血統,或是素行不良的吸血鬼,只要別做的太過分,他們是不會輕舉妄動的。畢竟獵人也不是吃飽撐著沒事幹,要是沒錢可拿,他們也不會主動冒命和我們為敵的。」


聽約瑟這樣講,才讓我想到獵人也是人。因為我們很弱小,所以才會覺得獵人很可怕,但……站在獵人的立場來思考的話,和我們吸血鬼為敵,或許才是一件更危險的事。


這時一旁的魯娜插話問道:


「可是……要是真的有那種壞獵人的話怎麼辦呢?」


「那就逃到人群中吧。」約瑟即答。


「逃到人群中?」我問道。


「是啊,畢竟我們是無法被公開的存在,就算是獵人也得盡量避人耳目,必須偷偷的將我們做掉才行。所以只要逃到滿是人的人群中,就可以拿路人為盾,獵人也就不敢隨意出手了。」


「把路人當人質嗎……?總覺得這做法很卑鄙耶。」


聽我這樣講,約瑟倒是不以為然,他一副理所當然的說:


「逃命的時候誰管那麼多?逃不逃的掉才是重點,而且對方若出手傷到路人,錯的是對方吧?」


的確,他說到重點了,雖然很不講理,但我無法反駁。如果想在這世界活下去,一些比較卑鄙的手段還是得學起來。


約瑟停了停,然後才看著我繼續說道:


「話說回來,妳們還真的是被捲進很誇張的案子裡呢,這麼多人一起圍捕兩個吸血鬼還是頭一遭,獵人協會的八成人手都出動了吧?待會兒最好跟我詳細交代一下事件經過,我想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我知道了……」我只能點頭答應。


走著走著,我們繞到了一處奇怪的地方,看起來有點像是貧民窟的區域,附近的建築變的越來越老舊,也越漸荒涼。大樓沒有燈光,房屋沒有人煙,路上也看不到幾個行人,放眼望去,只是一片死寂。


魯娜怯怯的轉頭四處張望,一邊小聲問約瑟:


「……這裡是哪裡呀?房屋看起來好像都很老舊呢,破破爛爛的……人煙也很稀少,感覺有點可怕。」


約瑟邊走邊回答她:


「這邊是尚未整頓過的舊區域,通稱『舊街』(Old Street),妳們可以想成是受到戰爭波及的地區。過去曾經很繁榮,但現在卻變成這副德性……不過很多流浪漢,乞丐和社會邊緣人都喜歡躲到這區域,可以說是這城市的下層地帶。」


他轉過頭,臉上流露出有點得意的神情:


「嘿……或許這不適合一般人來,不過倒是很適合我們吸血鬼遊走,無論是要躲藏還是襲擊人,這都是最適合的地方。另外這裡消息很靈通,只要有錢就可以問到許多地下情報。除此之外,也能買的到槍械、毒品甚至是鮮血……但還是要有管道和人脈就是了。」


聽完約瑟親切的講解之後,我和魯娜頭上都是三條黑線,怎麼不知不覺好像跑到了更危險的地方來啊?總覺得不知道感覺還比較舒服些。


「那……到這裡之後就安全了嗎?」


約瑟搖搖頭,不以為然的回答我:


「還沒呢,獵人也知道我們很有可能會跑到這,老早就跑到這一帶在找了。但獵人的包圍網也不可能一直持續包下去,現在只要先避避風頭,之後再行動就好。可是我們沒辦法在白天移動,所以得趁天亮之前抵達『那個地方』。」


魯娜舉起手,直率的詢問約瑟:


「請問……那個地方是哪呢?」


「等等妳們就知道了,總之是個陽光照不到,又適合我們躲藏的地方……啊。」


約瑟腳步突然停了下來,他的那個『啊』聽起來好像不是什麼好事。順著約瑟的方向看過去,只看到三個穿著制服的警察在那邊巡邏。


約瑟抓抓頭,有點傷腦筋的看著那方向說:


「嘖……光注意獵人,差點忘了這些礙事的警察……這一帶也蠻常傳出暴力事件的,所以這幾天警察也很頻繁的跑到這來巡邏。好死不死,剛好擋到我們要去的地方。」


「要繞過去嗎?」我問道。


「不用,我去請他們讓個路吧,妳們等一下。」


「呃?請他們讓個路!?」


約瑟說完,立刻就逕自走了出去。那些警察一看到約瑟,立刻變的有些戒備,但他和對方說了幾句話之後,想不到警察就這樣乖乖讓了開來。


接著約瑟招招手要我們跟上去,等我們穿過那些警察之後,我才追問約瑟:


「你……你認識那些警察啊?」


約瑟一副『妳是傻瓜嗎?』的眼神看著我:


「……哈?不認識啊,我怎麼可能會認識他們?」


「咦咦?可……可是他讓我們過去了耶!?」我指著後方那些警察。


而約瑟只是指指自己的眼睛,看著我說:


「對付那些普通人類,用媚惑之眼就好了啊,我才懶的跟他們浪費時間。」


「媚惑之眼?好像在哪聽過……?」


看我一副莫名奇妙的模樣,他才有些好奇的問道:


「妳們……難道不知道吸血鬼最基本的能力──『媚惑』嗎?」


我和魯娜都是一陣搖頭,雖然以前好像有聽尼祿提起過,可是我卻沒有詳細問下去。


「連這個都不知道啊……?虧妳們還能活到現在。」


約瑟對我們竟然不知道這點感到有些好奇,不過他沒追問下去,而是很親切的替我們講解:


「如果不知道的話,那我教妳們吧。簡單來說,就是利用視線來操縱對方意志的能力,無論是再怎麼樣弱的吸血鬼都能夠簡單使用的招式,所以妳們應該也能辦的到。」


「操縱對方?那不就是和把人類變成奴隸一樣?」我問道。


「不一樣啊,奴隸是指被我們吸過血的人類,有半永久的拘束效果,而媚惑之眼只能做到一時的操縱對方。這能力並不會帶給對方什麼後遺症,也不會把對方變成奴隸或吸血鬼,妳可以想成是一種瞬間催眠術,過段時間就會自行恢復正常了。」


不知道為何,我對這樣的能力感到有些反感,像重力干涉之類的招式倒是還可以接受,可是要控制對方意志的話,感覺就像是無視他人意願,不把對方當人看。


雖然這能力好像很方便,但這樣控制他人意志實在太惡劣了點,慎重考慮了一下,我決定還是不學比較好。


因此我向約瑟婉拒著:


「還是……算了吧,我不太想學,就算學了我也不太想用。」


約瑟突然沉默著不發任何一語,我好奇的轉頭望向他,想不到約瑟竟用著見鬼般的表情看著我,好像無法相信自己聽到什麼。


「真令人詫異……沒想到妳會對這種力量沒興趣,妳真的是吸血鬼嗎?」


我連忙解釋道:


「呃……也不是沒興趣啦,只是我對操縱他人心智的作法有些反感而已,總覺得學會了這種能力,自己會不自覺的想要去依賴它,所以……還是不學比較好。」


一旁的魯娜也挺認同的附和道:


「是的說,魯娜也不是很喜歡這種能力呢,那樣好像太卑鄙了一點。」


他很詫異的看著我們,但臉上的表情好像顯得很高興:


「妳們……還真是與眾不同呢……不會就算了,可是得知這種能力之後卻不想學?真有意思……」


「不然……如果在不做壞事為前提的情況下,這能力還可以用在什麼地方呢?」


想不到約瑟卻很明白的回答我:


「喂喂……妳也太天真了吧?這本來就是無視對方個人意志的能力,照妳這樣說,只要使用了就等於是在做壞事喔。」


「嗯……也是呢,我在想什麼啊……」


約瑟繼續說服我,並告訴我這能力的好處:


「不過妳也別想的那麼複雜,反正學了對妳也沒損失,還是學起來比較好。對我們這種沒什力量的吸血鬼而言,魅惑之眼可是很重要的能力喔。比方像剛剛那樣,可以避開不必要的麻煩。或是在吸血的過程時,不小心被其他人類撞見,也可以用這招洗掉對方當時的記憶。」


「咦咦!?還可以洗掉對方的記憶啊!?」我驚訝的問道。


「可以啊,但也只能洗掉對方當時的記憶而已,無法洗掉超過一天之前的記憶,畢竟魅惑也只有一時之效,它所能做的事情其實也有限。」


唔哇……這倒讓我有點心動了,如果連對方的記憶都能控制的話,這也等於多了一道保險。要是吸血鬼身份不小心曝了光,至少還有個洗掉對方記憶的手段可用。


衡量過各種利害關係之後,感覺果然還是有學起來的必要性,畢竟正如約瑟所說,現在的我們連自保的力量都沒有,所以明知道是些相當卑鄙的手段,也還是不得不學起來。


主意既定,我便虛心對約瑟求教:


「好吧,我知道了,還是學起來好囉……麻煩你教我們吧。」

*夜裡的小屋-A Place In The Dark-04* 加入書籤

約瑟指著自己的眼睛,同時看著我的眼睛,邊走邊說:


「使用方法其實很簡單,大概保持這個距離,稍微遠點沒關係,但一定要讓對方看到妳眼睛,然後再這樣凝視對方的眼睛數秒,接著在心裡下達簡單又清楚的命令。比方說……『給我讓開』,或是『服從我的命令』之類的,如果對方乖乖照做,那就代表媚惑成功了。」


「咦?就這樣?看著對方眼睛下命令就好?」我問道。


「對,很簡單吧?只要看到對方的眼睛,不需要兩秒就能控制對方。可以唸出來也可以在心裡想,命令會透過我們視線將意志傳達給對方,但一次控制的人數太多,效力可能會減低,所以還是要看場合使用。」


原來……吸血鬼有這麼狡猾的能力嗎?只要用了這招,人類不就只能任吸血鬼宰割了?就算像茱莉雅那樣的強者,在媚惑之眼面前,也只有乖乖屈服的份……這能力感覺比槍械還可怕。


這時候,魯娜突然拉拉我的袖子:


「姊姊。」


「嗯?」


我回過頭,只看到魯娜故意睜大眼,盯著我眼睛看,同時用著唸咒文般的口氣反覆呢喃:


「給魯娜買蛋糕給魯娜買蛋糕給魯娜買蛋糕……嗚喵!!」


我先往魯娜頭上送了一記鐵拳,然後才笑瞇瞇的問她:


「好吃嗎?用不著客氣,還要再一塊(拳)嗎?」


魯娜眼冒金星的抱著頭:


「嗚……不好吃,人家不要了。」


魯娜這傢伙……誰不好用,偏偏對我用?要是被她給控制的話還得了,錢根本就存不起來,一定會全部被她拿去亂花。


接著她淚汪汪的轉頭向約瑟抱怨:


「嗚嗚∼約瑟騙人,根本沒用嘛!!嗚嗚∼∼!」


魯娜裝哭的眼神有著非常強大的殺傷力,連約瑟都無法招架,他不知所措又慌張的對魯娜解釋道:


「呃……別……別哭啊!我解釋就是了,因為媚惑只對人類有效,妳姊姊也是吸血鬼,所以媚惑對她是無效的啦!除……除此之外,對奴隸也沒有效果,因為奴隸身上有來自於血主的更高階拘束,所以媚惑的效果會被抵消。」


原來奴隸和吸血鬼都免疫這招嗎?太好了,知道自己是被控制對象的範圍外後,總算能放心了點。


我內心暗自鬆了口氣,然後又繼續問道:


「對了,那能不能對獵人使用這招呢?」


其實我大概猜到了答案,因為如果有效的話,那我們又何必逃跑?果然,約瑟只是揮揮手,否決我這想法:


「行不通的,大多比較有經驗的獵人都有免疫媚惑的方法。而且對早有防備,或是意志力超高的極少數人可能也無法發揮應有的效果,但除此之外的人類,幾乎都能用這招搞定。」


說到這,約瑟在岔路前看了看,好像臨時改變了路線。


「啊,等等……姆……算了,退回來,還是往這走吧。」


魯娜好奇的左右看看,有些不解的問道:


「啊哩?改往這走不要緊嗎?原本不是要走這?」


「嗯,這邊獵人比較少,要閃開就比較容易些。」


我有些納悶的問約瑟:


「等等……你怎麼會知道哪邊會有人啊?這麼說來,一路上雖然東繞西繞的,但是卻沒撞到半個獵人呢?就好像你早就知道他們在哪,所以先行避開似的。」


約瑟另有涵義的笑了笑,有點得意的說:


「哈哈,再說下去就是商業機密了。」


商業機密?什麼意思啊?難道他不光只是熟悉這一帶的路,還動了些什麼手腳嗎?正當我在思考他話中的涵義時,反而是魯娜立刻就理解了。


「啊……魯娜知道嚕!難道是約瑟的『能力』嗎?」


不過約瑟其實也沒隱瞞的意思,他很乾脆的回答魯娜:


「切……這麼快就被發現了。不過實際上也沒什麼好機密的,讓妳們知道了也無所謂。魯娜妳猜的沒錯,其實就是『千里眼』(Clairvoyance),是我做為吸血鬼的特殊能力。」


我和魯娜聽了都大吃了一驚,一起追問他:


「咦……咦咦咦?千、千里眼!?」


約瑟擺擺手,似乎一點也不這麼認為:


「那麼吃驚幹麻?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能力,畢竟又不能拿它來戰鬥,頂多只能讓我早點看到敵人,提前逃跑而已。不過平時拿來蒐集情報,倒是挺方便的。」


千里眼?我的媽啊,該不會還有順風耳吧?這種一聽就感覺像是在騙小孩的能力,是真正存在的嗎?


「意思就是說……你眼睛很好嗎?」我半信半疑的問道。


「呃……不是這意思啦……是真正意義上的千里眼,和視力沒關係。」


不知道為何,心理有種東西好像被敲碎了。


「哼哼……呵呵呵……千里眼啊……光線不會轉彎的說法可以被推翻了吧?根本莫名奇妙,這什麼跟什麼?盡是一些違背常理的東西,以往的常識好像正在崩壞……不,我不能輸,沒有什麼是科學無法解釋的!!」


就像是在逃避現實般,我只好無奈的在一旁碎碎念,試著去吐槽這可惡的幻想世界。


「妳姊姊怎麼啦?她還好嗎?」約瑟偷偷的小聲問魯娜,但問題內容卻被我聽的一清二楚。


魯娜攤攤手,一點也不擔心的回答約瑟:


「沒事啦,姊姊只是很不能接受這些脫離現實太多的東西,她正在用自己的常識和眼前的現實交戰呢。」


約瑟很詫異的看著魯娜,再滿頭黑線的看著我:


「喂喂……明明自己都是吸血鬼了,卻不肯相信這種事啊?」


努力掙扎了一番,最後我還是屈服在這莫名奇妙的非現實下了,好吧,就暫時當做真的有千里眼這種東西存在好了。


不過……撇開千里眼可不可能存在不談,若他真有這種東西的話,那就能夠解釋,他那時為何能夠引導我們逃離獵人的包圍了,因為這能力可以無視空間與地形,對全方位空間進行觀測,死角什麼的對他而言根本不存在。


魯娜倒是沒想那麼多,反而很直率的誇獎約瑟:


「真是好厲害的能力唷,這樣敵人的位置就無所遁形了嘛。」


被魯娜開心的稱讚,約瑟先是有點小小的高興,但隨即卻有點失落:


「嘖……一點也不厲害啦,D級吸血鬼的能力都差不多像這樣貧弱吧?大多都是些無法直接用在戰鬥上的能力。不過也多虧了它,我才能夠像這樣躲過多次危機呢。」


「這樣呀……那真的能看到一千里以外的東西嗎?」


約瑟只是坦然笑著,並老實回答魯娜:


「哈哈,當然不行啦,距離和我魔力等級成正比,像我這樣的程度,實際上所能看到的範圍也只有大約半徑十公里而已。不過當狀況好,或是滿月的時候,可以延伸到二十公里外吧。」


「二十公里也粉厲害囉。」即使約瑟認為沒什麼,但看在魯娜眼中,卻是相當佩服。


約瑟停了停,然後突然用非常小聲的聲音呢喃著說:


「今天的話,大概可以延伸到一百公里外吧……」


「啊哩?剛剛約瑟說什麼呢?」魯娜把頭貼近約瑟,一臉天真的看著他。


約瑟立刻看著旁邊,臉紅的小聲說:


「沒……沒事。」


約瑟貼心和我們大方講解,是讓我很高興,但同時也讓我有點納悶他為何要跟我們說這麼多。


「那個……通常能力這東西是用來保命的王牌吧?但你卻讓我們知道這麼多有關於你能力的秘密……這樣好嗎?」


聽我這樣問,約瑟也變的有些擔憂,之後才用著無所謂的口吻說道:


「正常情況下……當然是不好啦,平時我也不會對任何人說的。只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耶,總覺得對妳們說實話好像也沒什麼關係,讓人有種奇妙的安心感……反正我們都是吸血鬼,而且妳們比我還弱嘛,哈哈哈。」


約瑟只是爽朗的笑了笑,似乎一點也不在意讓我們知道這些事。


或許我們同樣是吸血鬼的關係,約瑟一點防備我們的意思都沒有,不光只是幫我們逃走,還很親切的教導我們各種生存手段,甚至毫無隱瞞的說出自己的能力……如果這世界上真的有好人,大概就是指約瑟吧?


約瑟給我一種像是鄰家大哥哥那樣的存在,就像是朝夕相處許久的朋友。或許有點不太可靠,但卻能夠讓我打從心底去相信他的話。


在我感動的當下,魯娜則趁機問約瑟別的問題:


「呐呐,那約瑟之前在我們腦海裡說話的那招,也是你的『能力』嗎?莫非那就是所謂的順風耳?只是這樣不就是兩種能力囉?」


「順風耳應該是接收吧?那大概是千里嘴……」我小聲吐槽道。


約瑟揮手否認,邊走邊說:


「那不是能力啦,那只是意念對話,妳也可以叫心電感應。是透過魔力導向聲音的一種應用技巧,絕大部分吸血鬼都能用的共通技能,所以妳們應該也能用。但這是比較需要技巧的一招,對變成吸血鬼沒多久的妳們而言,要使用這招還有些困難。」


原來如此,反正就當成是『沒有線,也沒有電話的電話』吧?聽起來蠻方便的,要是能學會這招的話,或許可以和魯娜打免費電話也說不定……

*夜裡的小屋-A Place In The Dark-05* 加入書籤

不知不覺,我們走到了一個死路,道路的盡頭有一扇門,約瑟把門打開,一邊提醒我:


「等等要小心腳下,要是摔下去的話,那就很麻煩了。」


「腳下……?咦!?沒有路!!」


我探出頭一看,才發現門外是某棟公寓的頂樓,但這棟公寓不知道沒蓋好還是怎樣,門外竟然什麼也沒有,是直通地獄的大門。只要不小心往外踏一步,就會立刻摔下去。


目光稍微放遠點,可以見到大約十五公尺外還有棟公寓,高度和我們目前所在的這棟平行。


約瑟指著門外解釋道:


「這附近的公寓都尚未完工,因為它蓋到一半的時候戰爭就爆發了……所以荒廢到現在。由於設計過時,加上毀壞過度,現在已經沒人打算再繼續蓋它了,我想未來大概會拆除重新蓋吧。」


說完,約瑟伸出手,然後用手指向前方勾一勾,幾塊很厚的木板就這樣從對面那棟公寓自己飛了過來,並架在門前的下方,形成一座臨時的橋。


「哇!!好厲害,沒有用手碰,木板卻自己飛過來了?!」魯娜吃驚的道。


看到這幕,我驚訝到懷疑自己是眼睛是否出了問題,為何吸血鬼的一舉一動都像是在和別人說『我不是人』啊?


「這……這是怎麼辦到的啊?你用線拉過來的嗎?」


其實我大概也知道這不是什麼機關,但我就是想試著去否定眼前所看到的現實,不去給它吐槽一下的話,以後的生活大概就會漸漸分不清什麼是現實與幻想了。


約瑟率先踏上木板走了過去,他邊走邊回答我:


「這也是魔力的延伸運用法,都是些人類做不到的技巧,如果有興趣的話,我等等也可以教妳們。先跟我來吧,前面就是『安全的地方』了。」


我往橋下瞄了一眼,這高度是百分之百能把人給摔成肉醬的,但對我們吸血鬼而言,大概是不會死吧……可是即便是如此,我也不想掉下去。


膽顫心驚的走過那個危險到爆的木橋後,約瑟把木橋拉回來,並把木橋放置在這棟獨立的公寓樓頂上。如此一來,可以通往這棟公寓頂樓的道路就消失了。


我看了看四周的地形,頂樓大而寬暢,但是上面放置了許多的鋼筋、木板,還有許多各式各樣的建材,使得周圍視野變的較差。除了那些建材外,還有間像是臨時搭建而成的小屋,大概有兩個臥室的大小,看起來像是間倉庫。


「這裡……就是你所謂安全的地方?」我有些懷疑的問道。


「目前算是吧,我在這頂樓周圍加了遮斷結界,可以阻絕我們吸血鬼的氣息,防止獵人追蹤到這來。另外,也用了物理的方式封鎖了能夠來到這頂樓的方法,就算發現到我們在這,那些獵人一時也到不了這來。」


正如約瑟所說,這裡是個獨立的空間,既沒有可以上來的樓梯,也沒有可攀爬的地方,所以我們來的時候,才會使用那麼麻煩的方法。要是有人能輕易的來到這,那他八成不是普通人吧。


晚上的頂樓既安靜又可怕,看起來寒氣逼人,對膽小的魯娜而言,這裡已經變成了十足的鬼屋。


「嗚……這裡看起來好陰森喔,感覺像是隨時會有什麼東西飄出來似的,好……好可怕。」


約瑟帶領我們前往那個方形小屋,一邊對魯娜說:


「其實……這裡真的有鬧鬼的傳聞喔。」


「咦!?真……真的有鬼嗎?!嗚∼∼!」魯娜緊張的抱起我的手臂,害怕到快要哭了出來。


沒想到魯娜這麼不禁嚇,約瑟趕緊指著自己:


「啊,有吸血鬼啦,也就是我。基本上鬧鬼的傳言算是我搞出來的,這樣就能讓人不敢靠近了。」


聽約瑟這樣講,魯娜也大大的鬆了口氣:


「呼……所以說並不是真的鬧鬼囉?」


「可以這麼說啦,但我們本身就不是人類,也不能完全說沒有就是了。」


「哈哈哈……的確是這樣,有吸血『鬼』嘛。」我苦笑著。


看魯娜放鬆了之後,約瑟也開始吐魯娜的槽:


「不過妳也太不禁嚇了吧……妳自己本身就是吸血鬼耶,怕鬼怎麼行啊?!」


「嗚……人家就是討厭嘛……」魯娜臉紅的互戳雙手的食指。


談話之際,我們也走到了那小倉庫的門前,約瑟拿出鑰匙把門打開,並拉開大門請我們進去:


「好啦,請進吧,這裡就是我家。」


「咦……?你家?」


在他開門前,我腦中已經補完了即將印入眼簾的景象,也做好了會大吃一驚的心理準備。因為是吸血鬼的家,八成……會出現些什麼非常驚人的畫面吧?


可是,當我看到這個小房間的同時,突然覺得約瑟的本質一點也不像吸血鬼,反而和我們很像,因為這個房間讓我感到非常的親切,也感到相當溫馨。


如果要讓我給這房間取個名字,我會說這是『普通男生的房間』,和豪華或詭異完全沾不上邊,有的只是再普通不過的『平凡』。


「房間有點亂,隨便坐吧。門不用關了,這樣開著可以通風,反正也沒人能到的了這來。」


說完,約瑟就先走了進去。


我和魯娜則呆在門口處,向室內觀望著。


「哇……」


小房間裡面堆放的東西很多,到處都堆滿了各種書籍、雜誌、衣物等平價物,但數量很多,看起來有點繁亂。但都亂中有序,不會讓人覺得心浮氣躁,而且房間也打掃的很乾淨,看的出來他長時居住在這。


房間裡有兩扇窗戶,可是已經用木板釘死了。不過空氣並不會感到不流通,因為上方似乎還有個通風口,但被改裝成陽光無法直接照進來的設計。


外邊有兩張雙人沙發,一個小茶几,三個書櫃,一個躺椅,門邊還放有一個非常巨大的望遠鏡。書櫃並列放在房間中央,形成了一道牆,把房間給一分為二。我想書櫃後方應該是寢室之類的地方吧,因為這裡沒看到床。


放在門邊的那巨大望遠鏡,深深吸引了魯娜的好奇心,她坐在沙發上之後,眼睛還是一直盯著那望遠鏡看。


「哇……好大的望遠鏡喔!!這是用來看什麼的呢?」


他在書櫃後方,一邊翻找東西,一邊回答魯娜:


「那個是天文望遠鏡,用來看星星的,因為這裡很適合觀星,算是我的興趣吧。」


「好棒喔……!」


雖然魯娜一臉『好想看看』的表情,但她知道這樣要求很沒禮貌,也可能會被我罵,所以沒說出來。


我想約瑟也不會在意這種小事,但並非約瑟不願意,而是老天不配合。


「今天大概看不到星星了,烏雲很厚,我想這兩天大概會下雨,改天有機會再讓妳看看吧。」


我朝門外看了一眼,這才注意到今晚是陰天,天空中不見月亮與星星,看起來的確像是要下雨了。


稍微四處張望過之後,我開始和約瑟閒話家常:


「約瑟,你一個人住在這裡嗎?」


「嗯?是啊,雖然我有正式的家,但我還是比較喜歡住在這種地方,感覺像是秘密基地一樣,還蠻有趣的……其實以前在我還是人類時,生活過的很窮困,所以有時就會跑到這裡來換換心情,感覺比較自在。」


「呃……這樣啊……」


應該說他很樂觀嗎?想不到這種事能若無其事的說出來,害我們兩個都不知道該怎回應。


「對了,妳們要喝些什麼嗎?不過我這只有紅茶、咖啡,和烈酒就是了。」


都已經受到約瑟這麼多幫助,我哪敢再要求東要求西的?我立刻委婉的拒絕:


「不用啦,這怎麼好意思呢?」


「魯娜要烈酒……嗚喵!!」


我反手送魯娜頭頂一記手刀,順便小聲教訓她一下:


「真是的,妳多少也客氣點吧……?」


「嗚……對不起……既然這樣,那人家改喝紅茶好了……嗚咿!!」


我直接把魯娜嘴巴拉成橫的,這次也懶的向她解釋原因了。


約瑟倒是蠻不在乎的繼續燒他的開水:


「沒差啦……反正我自己也想喝點東西。只是……雖說妳們是吸血鬼,不過實際上未成年吧?那最好還是別喝酒比較好喔。」


我慌張的解釋道:


「當……當然是魯娜在開玩笑的啦,啊哈哈哈……」


如果我們之前沒有自報年紀的話,約瑟大概真的會端烈酒上來吧……只是沒想到約瑟會把吸血鬼的我們當小孩子看,這倒是有些沒料到。


不過這鬼地方竟然還能泡茶,讓我不禁有些納悶的詢問道:


「真神奇……為何這裡會有水電瓦斯啊?你不是說是廢棄建築嗎?」


回答我的同時,約瑟手也沒停下,他一邊煮開水一邊說:


「當然是偷接的啊,雖說現在廢棄了,但也曾經接近完工,只要稍微改變一下線路就好。反正我用的水電量很少,不會有人發現的。」


「你到底是吸血鬼還是水電工啊?!」我吐槽道。


房間裡一片漆黑,雖然對我們吸血鬼來說沒差別,但不習慣黑的魯娜,自作主張的把燈給打了開來。


「話說……怎麼不開燈哩?明明有燈啊……偶按!」


燈並不亮,屋頂只有兩個小燈泡,只能勉強照亮房間。但這舉動卻嚇壞了約瑟,他連滾帶爬的對魯娜大吼:


「不能開!!快把燈關掉!!!」


「咦?!」


魯娜有點嚇到了,她沒想到約瑟會緊張成這樣,但嚇到歸嚇到,她還是立刻就把燈給關了。

*夜裡的小屋-A Place In The Dark-06* 加入書籤

室內又恢復一片黑暗,約瑟才如釋重負般的爬了起來。也不等我問,他自己就先對魯娜解釋:


「真是的……拜託別嚇死我啊,這裡是廢棄大樓,理論上沒人在這才對。要是有燈光的話,不就等於是在告訴別人這裡有人住了嗎?所以要開燈,也只能在白天開。」


魯娜低下頭,有點難過的和約瑟道歉:


「對……對不起,人家……不是故意的……」


看魯娜如此有悔意,約瑟也變的不忍心再繼續說下去,他只是繼續煮他的開水,順便問道:


「算了,只是一瞬間而已,應該沒事的。不過有沒有光,對我們吸血鬼而言根本沒差別吧?別告訴我妳連夜視力都沒有。」


我替魯娜回答:


「嘛……因為魯娜蠻怕黑的,所以她會不自覺的去開燈。況且我們才剛變成吸血鬼不久,多少還是比較習慣有點光的感覺。」


想不到約瑟卻笑了笑,很是認同我的話:


「哈哈,我能理解呢,其實我以前也是這樣,不過吸血鬼當久了就慢慢習慣漆黑的地方了,現在反而在黑暗中會比較有安全感喔。」


過了不久,他右手用托盤端了一組茶具走了過來。除此之外,他左手還拿了兩條濕毛巾,還有一個急救箱。


他把東西都放在桌上之後,再把手上的急救箱和濕毛巾遞給我:


「諾……拿去吧,雖然我想大概用不到了吧?但如果還有傷口還沒好的話,那就包一包吧。另外這是濕毛巾,雖然這裡沒辦法洗澡,但還是可以讓妳們擦擦身體。」


沒想到約瑟還挺細心的,原來他一直在擔心我們的傷勢嗎?


「謝謝你囉,約瑟。」接過急救箱和濕毛巾之後,我親切的微笑和他道謝。


「別……別客氣。」


約瑟立刻回過頭,他臉似乎紅的發燙,要是把水壺放到他臉上,或許還能把水再煮開也說不定。總覺得約瑟只要正面看我們,好像就會變的很緊張……是我或魯娜臉上沾到了什麼嗎?


還是問問看好了:


「那個……我們有哪裡不太對勁嗎?總覺得約瑟你好像很緊張。」


聽我這樣問,約瑟更是猛烈搖頭,他整個人轉過身,用緊張到不行的語氣小聲說:


「沒……沒什麼啦……只……只是……我很少帶女孩子來家裡……多少還是會有點緊張……而且這裡又小又亂,總覺得有點難為情。」


呃……沒想到約瑟還有這麼純情的一面啊?之前一直下意識的當他是吸血鬼,所以也沒想這麼多……現在看他這樣,連我也變的怪不好意思的。


我傻笑回應著他:


「啊……啊哈哈……我還蠻喜歡這裡的喔,感覺很溫馨呢。話說回來……這好像也是我們第一次來獨居男孩子的家裡呢……耶嘿嘿……」


「這……這是非常時期,就稍微將就一下吧……啊,我去拿點吃的。」


這時約瑟又站了起來,借故跑去一旁拿東西。


我和魯娜開始拿濕毛巾擦拭身體,順便處理身上的傷口。不過真不愧是吸血鬼的身體,雖然還沒完全康復,但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已經治癒了八九成左右。我想只要再睡個覺,明晚應該就能完全復原了吧?


約瑟端出了些配茶用的茶點,並坐到前方,替我們倒了杯茶。讓我眼睛為之一亮的是,那些茶點有餅乾、仙貝,還有我最喜歡的草莓大福。


「這……這這這是……草莓大福嗎?!」


「嗯?對啊,妳不喜歡嗎?」


「不不,我非常喜歡!!」說完,我開心的立刻咬了一口。


香濃的糯米以及入口即溶的草莓果醬,在我口中形成如夢一般的交響曲,彷彿在歌頌著哈雷路亞。沒想到竟然能在這種地方吃到如此高級的草莓大福,真是讓我幸福到差點哭出來。


「實……實在是太好吃了……好感動,若是每天能吃草莓大福,就算不吸血我也能活的下去了!!」


「呃……等等,我想應該不行吧?」約瑟一臉緊張的吐我槽。


旁邊的魯娜也吃仙貝吃的津津有味,臉上也洋溢著幸福的表情。


「哇!!真好吃耶!已經好久沒吃過了!!好懷念的味道喔!!」


約瑟倒是不以為然,他看著手中的仙貝,邊吃邊找話題聊:


「妳們知道嗎?像是仙貝、大福或是什麼洋羹之類的小零食,其實都是從遙遠的東方國度傳來的。數十年前,這塊大陸上還沒有這些玩意,是從最近這幾年才開始普遍流行起來的。」


「是喔……?東方國度?我以前好像有在歷史課本上讀過……那好像是個非常、非常遙遠的國家。」


約瑟也拿了個草苺大福,吃了一口才回我話:


「是啊,光是遠就算了,中間還隔了高山和沙漠,車子無法開的到那邊。加上那裡似乎採取鎖國政策,所以基本上和這塊大陸上的國家沒有往來。」


魯娜歪頭詢問道:


「啊哩?沒有往來嗎?那這些可愛又有趣的零食又是怎麼傳到這塊大陸上的呢?」


約瑟舉杯喝了口茶潤潤喉,然後才回答魯娜:


「就算我不說,妳們應該也知道數年前在這塊大陸上發生的戰爭吧?因為兩國實力差距太小,戰況遲遲無法有所進展,所以需要的就是用來突破現狀的新技術與資源,因此兩國都派遣特使,長途跋涉前往東方國家尋求協助。結果意外發現,東方國度雖然採取鎖國政策,但科技卻非常先進,連軍事力都是這國家的十倍強。」


「十……十倍?差這麼多?!」


沒想到差距大成這樣,這塊大陸的兵力有這麼不濟嗎?


接著約瑟又拿了塊仙貝,啃了一口才繼續說:


「由於東方國家不想插手戰爭,所以那些特使當然沒有獲得任何資源與幫助。但……卻學到了些當地的獨特文化,而這些奇怪的零食,就是那時候傳進來的。由於那些奇特的點心在這塊大陸上受到了好評,而被廣為流傳,因此現在到處都能買的到這種零食了。」


「原來是這樣啊……還真是些大有來頭的食物哩……偶咬!」


說完,魯娜又伸手拿了個大福,一臉幸福的咬了下去。


不過引起我興趣的,反而是停戰的理由,這些事情都是我第一次聽說,畢竟政府根本連提都沒提過這種事。


我試著用自己的想法,來詮釋戰爭會進入冷戰的理由:


「難怪……戰爭就是因此而進入冷戰的吧?如果東方國家有意侵略,這塊大陸上的軍力根本擋不住。雙方看到第三者的軍力這麼強,知道繼續打下去也只會被人佔盡可趁之機,所以才決定停手是吧?」


約瑟豎起一根手指指著我,一臉認同的說:


「沒錯!妳很聰明嘛,理解的真快。雖然這塊大陸有我們吸血鬼存在,能夠影響某種程度的戰局,但我們畢竟只是幕後的居民,在不登上舞台的情況下,所能做的事情也有限……真的打起來的話,我看還是沒多少勝算。」


我抓起了最後一個草苺大福,然後提問道:


「那……約瑟你認為對方會侵略過來嗎?」


約瑟搖搖頭,喝了口茶才回答我:


「很難說,但我覺得不會。聽說東方國度的自然資源非常豐富,根本沒有侵略這裡的理由,要侵略也是反過來才對……況且這裡離那邊實在太過遙遠,除非有什麼特別原因,不然實在沒理由侵略過來。」


「自然資源很豐富嗎?那裡是什麼樣的國家啊?真是好奇呢。」


面對我的提問,約瑟只是聳聳肩,看來他也不清楚。


「我沒去過,所以也不知道。但聽說很漂亮就是了,去過的人都說那邊是像仙境一樣美麗的地方。」


魯娜聽了非常心動,她有點羨慕的說:


「哇……有機會真想去一次看看呢,魯娜也想看看仙境是長什麼樣子。」


約瑟苦笑的潑了魯娜一盆冷水:


「哈哈……我們是吸血鬼,沒辦法橫越沙漠的啦。白天沒地方躲太陽的話,馬上就會燒成灰喔。」


「嗚……應該還是有辦法吧?只是陽光的話……」魯娜還沒死心。


我給魯娜致命的一擊,讓她完全打消這念頭:


「嘛……就算平安抵達了那邊,我們也沒辦法在白天活動喔,到時候也只能看到一片烏漆抹黑的景象。而且那邊和伊克利普斯不同,正常人可不會在晚上活動喔。」


魯娜徹底絕望了,她拿起最後兩片仙貝,用吃東西來宣洩自己的不滿:


「嗚嗚……什麼嘛,這世界對吸血鬼還真不公平……我咬我咬我咬!!」


魯娜默默啃著手中的仙貝,看起來就像是隻松鼠那樣,總覺得……有點可愛。

*夜裡的小屋-A Place In The Dark-07(完)* 加入書籤
這時約瑟舉起茶壺,替我們把杯子倒滿。但和剛才輕鬆的表情不同,他的臉上變的有些嚴肅。


「好了,閒聊就說到這吧,差不多該回到正題了……做為救了妳們的代價,我希望能夠詳細的聽一遍事情的經過。隱瞞對妳們沒有好處,講解的越詳細越好。」


魯娜朝我這裡看了一眼,她的眼神就在對我說『交給姊姊了』。看來她怕自己不小心說錯話,所以打算從頭到尾閉口不說吧……不過在我來看,她或許只是想偷懶。


就這樣,我詳細的描述了事件發生的經過,我們和蘇菲雅她們的關係,還有如何被捲進這件事情的全部。但我卻刻意的省略掉了任何有關於真祖的情報,也略過了有關於那吸血鬼的目的。


我講完之後,約瑟低頭沉思了許久,臉上的表情感到大是不解。他轉頭看向魯娜,再和她做了一次確認:


「魯娜,事情真如妳姊姊所講的那樣嗎?」


「呃……對……對啊,就是這樣沒錯。」魯娜的口吻好像有點心虛。


真是的,雖然我隱瞞了某些事,但可沒說謊啊!給我有自信點啦!!


他摸著下巴喃喃自語:


「唔……光頭,皮膚偏黑,使用劍和短刀,有著隱身能力的吸血鬼嗎?」


「怎……怎麼了嗎?」我問道。


「沒聽過這號人物呢……而且,總覺得……事情好像有點蹊蹺?如果是為了進食而殺人我還可以理解,也蠻多吸血鬼喜歡這麼做。但……故意用劍砍人是什麼意思?感覺就像是出於某種特殊目的,所以才用這麼明顯的手段殺死他們……妳所知道的部份真的就只有這些?」


我也有點心虛的回答他:


「嗯……就只有這些,之後我們被闖進來的獵人撞見,結果被誤認是兇手,然後就這樣被一路追殺了。」


雖然我略過有關於背後的真相,但約瑟立刻察覺到問題所在,可見他其實是個很敏銳的人。約瑟對我們這麼親切,我其實蠻想和他說實話的,若是有了約瑟的幫助,或許能夠得到更多情報也說不定。


可是,我也不能就這樣到處和人公開我們是真祖的事,也不希望約瑟變的對我們另眼相待,所以為了我們也是為了約瑟好,還是閉口不提才是上策。


最後約瑟自己理出了些結論,他有點無奈的看著我說:


「算了……就當作是這樣吧。無論如何,只要妳們所說的事情是真的,那就還有婉轉的餘地……今天妳們就在這過一晚吧,等風聲過去了,我再來替妳們想想辦法。」


約瑟大概也察覺到我隱瞞了某些事,但他卻沒追問下去,而是選擇繼續保護我們,這讓我覺得他人真的很好。


「謝……謝謝你,約瑟幫了我們這麼多忙,真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才好。」


約瑟把喝完的茶具收了回去,他邊收邊回答我:


「沒關係……能夠認識像妳們這樣的吸血鬼,我已經很高興了。」


「我們這樣的吸血鬼?」我有點好奇的反問道。


他抓抓頭,有點不好意思的小聲說:


「沒什麼啦……只是在『這邊』的世界裡,已經找不到像妳們這樣純真的吸血鬼了,該說腦袋空空什麼都沒想呢,還是完全沒有搞清楚狀況……感覺就好像還是人類一樣,讓人不自覺的想去保護妳們。」


啊勒?總覺得最近好像誰也有說過類似的話,是誰呢……?現在一時間卻想不起來。


不過……『腦袋空空是什麼意思啊!!』雖然很想這樣吐槽,但我忍住了,因為我知道他是無心的。


所以我只能苦笑著說:


「因為我們才變成吸血鬼沒多久嘛,啊哈哈……」


約瑟繼續說道:


「其實……我一開始見到妳們的時候,還以為妳們是哪裡來的貴族千金呢,總覺得有一種不同於凡人的高貴氣質。不過,和妳們談過話之後,才發現妳們比想像中的還要更平易近人,讓人覺得很好相處呢。」


沒想到會被約瑟一個勁的稱讚,讓我怪不好意思的。


「沒……沒有啦……我們才不是什麼貴族呢,雖然說我們有稍微受過那種教育就是了。」


一旁的魯娜插著腰,很自豪的說:


「哼哼,雖然就吸血鬼而言我們還是新手,但窮鬼的話我們可是專業的喔,每天光是能吃到兩餐就很不錯了呢……嗚咿!」


我馬上把魯娜嘴巴拉成橫的,阻止她繼續亂說:


「笨蛋!別拿這種事情來炫耀啦啦啦啦!!太丟臉了!」


「對……對噗起啦……!」


約瑟笑了笑,但那笑容不知道為何,感覺有點哀傷。


「哈哈,妳們真的很有趣呢……若是妳們能一直保持這樣就好了。」


「……保持這樣?是說哪方面啊?聽起來我們以後好像會改變似的?」我有點不知所云的問道。


唔……我記得茱莉雅好像也有說過類似的話呢,為何大家都希望我們保持原樣啊?是希望我們不要變的更像吸血鬼嗎?


他拿起茶壺,替自己的杯子倒滿,同時解釋著:


「人類轉生成吸血鬼之後,就會逐漸變的無法理解人類的『死亡』是什麼。畢竟對能夠永遠活著的吸血鬼而言,人類就像是浮雲,只是轉眼即逝的存在罷了,所以……就算殺了人,也不會有任何感覺。」


就像是在自諷般,他臉上的表情雖然是笑容,但卻感到很悲傷。


「我們……也會變成那樣嗎?」我有點擔心的問道。


約瑟看著自己的手,有些哀傷的說:


「吸血鬼都會變成那樣的,一但獲得了永恆的生命,就會逐漸遺忘生命的價值……不僅是對他人的生命,就連吸血鬼本身也一樣。像現在的我,單單只是存在著而已,連自己為何要活著的理由都忘了……」


約瑟的表情很難過,雖然想安慰他,但卻無法懂得他的痛苦,因此我只好傻笑著打圓場:


「呃……怎麼說呢,輕視生命什麼的,我有點無法理解耶……或許是我當吸血鬼的時間還不夠久的關係吧?啊哈哈……」


聽我這樣講,約瑟只是苦笑的看著我們說:


「哈哈……所以說妳們和其他人不一樣啊,就一個吸血鬼而言,妳們實在太像人類了。不過……要是妳們還是人類,我應該會逃之夭夭吧,因為我其實還蠻害怕和人類說話的。」


「呃……害怕人類?」


我有點懷疑是否自己聽錯,正常來說應該是反過來吧?如果是獵人那就另當別論了。


約瑟舉杯喝了一口茶,然後才繼續解釋道:


「其實我以前也有幾個信賴我的人類朋友,不過他們和我們不同,遲早都會死……所以與其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離我而去,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認識來的好。」


接著約瑟抬起頭,有些欣慰的看著我們:


「不過……這次我不用再害怕了。雖然這樣說對妳們有些抱歉,但多虧妳們也成了吸血鬼,我不必再忍受離別時的痛苦了。所以……別說報答我什麼的,光是能和這樣的妳們一起渡過這漫長的人生,我就已經感到非常心滿意足了。」


「……約瑟……」


現在……我也能夠理解約瑟的感受了,因為害怕分離時的痛苦,總是不敢與他人太過深交,以免傷害到自己。但是到最後……還是一樣得忍受孤獨與寂寞所帶來的痛苦。


我伸出手,抓住約瑟的手臂,真摯的和他說:


「約瑟,我和魯娜都是最近才來到伊克利普斯的,所以幾乎不認識幾個人,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當我們的朋友哩?我總覺得我們應該能聊的很愉快呢。」


魯娜舉起手,高興的附和著:


「魯娜也想和約瑟當朋友!可以嗎?」


「這……這是我的榮幸才對……謝……謝謝妳們。」


他臉紅的低下頭,整個人害羞到不知道臉該往哪看……這反應還真有趣,沒想到他會害羞成這樣,這感覺還真新鮮。


其實我欣賞約瑟的地方,不光是他那友善的性格,而是他的生活習慣和品味都非常接近正常人的關係。


雖然約瑟不像尼祿那樣有錢,也不像布蘭德那樣強大,可是他卻非常的『普通』,也因為這樣,反而讓我有一種親切到不行的安全感。


或許也是因為他和我們一樣沒什麼力量的關係吧,總覺得很能夠感同身受,所以也希望能夠去盡自己所能的來報答他。


大概是想掩飾自己的害羞,約瑟慌慌張張的改變話題:


「啊……話說時候也不早了,還是早點休息吧?我就睡沙發,妳們睡床和躺椅吧。」


我連忙揮手,拒絕了約瑟的好意:


「啊……這怎麼好意思哩?這是你家,我們兩個睡沙發和躺椅就好了。」


約瑟一臉認真的握緊拳頭,似乎是鐵了心:


「別跟我爭,我再怎麼樣也不會讓女孩子睡沙發的啦。」


想不到約瑟也蠻紳士的,看他這種態度,大概死也不會退讓吧?


這時,魯娜擅自走了進去,稍微往裡面看了一眼,大概是想看看約瑟的臥房長什麼樣吧?不過不看還好,一看卻讓魯娜嚇一跳。


「呃!?姊……姊姊!!!」


魯娜表情似笑非笑,臉部神經好像在不自然的抽動,真沒想到魯娜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呃……怎麼啦?」


我禁不住好奇心,也擅自走過去朝後方看了一眼。


「這……這是……!!」


也難怪魯娜表情會變成那樣,因為放在地上的並不是一張床,而是一個黑色的方型五角盒。


無論我正面看,側面看,還是倒著看,這都像是一副貨真價實的……『棺材』。


當我看到那副棺材後,我的理性也在一根根的被崩斷,但我仍極力壓抑著那股想吐槽的衝動,並禮貌的詢問著:


「那個……是我的錯覺嗎?約瑟的床看起來像是一副……棺材?」


這時約瑟也走了過來,他看了看棺材,再不知所云的回頭看著我們。


「是棺材沒錯啊,怎麼了嗎?」


『啪』的一聲,名為理性的神經全部斷裂了,我卯起來指著棺材吐槽:


「這……這是在開什麼國際玩笑啊?吸血鬼睡在棺材裡的說法不是傳說喔?難不成約瑟你真的睡在棺材裡面嗎?!」


好吧,我收回約瑟很平凡這句話,看來吸血鬼果然都是些怪胎……






                                                       Twelveth Night –End…
                                                         第十二夜-完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赤月下的雙子】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7.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