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試閱)萬聖節番外特別篇
聖誕節特別短篇
第EX夜
第EX2夜
初始之夜
第一夜
第二夜
第三夜
第四夜
第五夜
第六夜
第七夜
第八夜
第九夜
第十夜
第十一夜
第十二夜
第十三夜
第十四夜
第十五夜
第十六夜
第十七夜
第十八夜
第十九夜
第二十夜
第二十一夜
第二十二夜
第二十三夜
第二十四夜
第二十五夜
第二十六夜
第二十七夜

【赤月下的雙子】
The vampire Princess of dual, Under the Scarlet moonlight
作 者
黑暗之光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2.12.05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20
累積人氣
4418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46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38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赤月下的雙子】資料大全
               第十五夜 更新時間:2012.12.05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你眼中真實的我-The Reality Of Me-01* 加入書籤
=============姊姊艾莉希雅視點=============



……意識……一片模糊,頭腦……一片混亂……


我保護不了她,就讓她在我眼前死去……這全都是……我的錯……


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沒有魯娜的世界,我該如何活下去?為什麼?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對了……就是眼前這個敵人,讓我失去了魯娜……


我眼中只剩下必須要打倒的敵人身影,除此之外,我什麼也看不見,也聽不見。腦中所有的思緒,只剩下要如何將對方在最短的時間內殺死。


可是……要怎麼做?手段?方法?力量?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的……力量,就在我身上!


這幾乎沒有底限,噩夢般的強大魔力,就是我用來粉碎目標的方法……我知道現在的自己,能夠輕易的打倒任何敵人。


我不曉得自己在追逐著些什麼樣的身影,不清楚前方有些什麼,總覺得自己無處發洩,就算早一秒也好,也想將眼前的人碎屍萬段。


我並非是沒有別的攻擊方法,只是純粹的想要親手撕碎他,希望能用他的血來澆熄我的破壞衝動。


「艾……雅!」


唔……說是這樣說啦,原本還以為會壞掉得更徹底,讓自己能完全崩潰的,但……我根本就知道現在的自己不正常嘛!這樣還能算是發狂嗎?


好吧,或許我根本就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只是不願意承認自己還清醒著罷了……當然,我並非完全正常,不然也不會亂來到這種程度,只能說是自己還有少部份理智殘存著。


「快……手!……醒……」


現在感覺就像是被埋在不到半公尺深的泥沼裡,明明伸個手就能讓自己得救,但……我卻怕的不敢伸手,也不想被拯救。所以我也不去抵抗,只是任由這股負面的感情控制著我的身體。


我隱約聽到了約瑟的呼喊聲,但是那聲音卻無法傳到我的耳裡,身體就像是在拒絕所有的情報一樣,自動切斷了所有的訊息。


「魯……還……著……!」


因為我知道只要自己去回應他,我馬上就會恢復理智,並從這裡回到現實之中,
為了讓自己去忘掉那件痛苦的事,我只能裝作沒聽到約瑟的呼喊,繼續把自己埋在這裡。


「姊姊是……」


再這樣下去,我大概會溺死在這不到半公尺深的泥沼裡吧?算了,就順其自然吧,沒有魯娜的世界,不要也罷……與其活著去面對那種痛苦,還不如……


「姊姊是超級、超級大笨蛋!!魯娜……還沒有死掉啦!!這根本不是姊姊!!快點……醒過來啊!!!!」


呃……啊勒?這聲音……!!


這熟悉的聲音,彷彿直接灌進我腦子一樣,直接把我給一棒打醒。四周的景物豁然開明,眼中的事物突然變成了彩色。


泥沼就像是被陽光穿透,瞬間變成了清澈的水池,而那隻溫暖的手,用力的拉了我一把。


「這……這聲音是……魯娜?!怎麼會直接從腦子裡……啊!?」


上一瞬間所發生的事情,就像是大夢初醒一樣,開始變得模糊不清,所有的事情正在從我的記憶中移除,因為會讓我崩潰的理由……已經不存在了。


「……我……我到底……」


腦袋一片空白,明明是剛剛才發生過的事情,現在我卻什麼也記不得了。


「哈!成功了!!直接把魯娜妳的聲音傳到她腦裡,這招果然奏效了!!」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約瑟表情看起來超高興的,他興奮的握拳歡呼,好像剛達成了一件什麼高難度任務似的。


「……約瑟?……還有魯娜?」


魯娜坐在那邊對我笑了笑,但卻沒說什麼。一看到魯娜的同時,她被達克給砍殺的畫面,也從腦裡一閃而過。


「魯娜!!!」


我激動得放下雙手,本想立刻跑過去,但這時才發現到自己的狀態好像有點不對勁,因為最後的記憶和眼中所看到的東西,好像無法連結上。


「咦……?我……手是什麼時候舉起來的?我剛剛……到底在做什麼?」


仔細回神一看,才發現自己似乎正在和達克對峙,我嚇得往後退了好幾步。


「咦咦?!達……達克?這……現在是什麼狀況?」


「………」


達克沒有回應,只是一臉戒備的瞪著我,那表情明顯將我成是一個威脅在看待。


之前的記憶全部忘得一乾二淨,我連自己剛才到底在做些什麼都不記得了……總覺得自己原本打算要做什麼很重要的事……


在我一頭霧水的時候,約瑟先向我提供了些建議:


「……艾莉希雅,不管怎樣……妳先把上方的『那個』消掉好嗎?只要那玩意被妳丟出去,伊克利普斯就會成為月亮上的坑洞了。」


「上方?」


我朝著約瑟所比的方向往上看,這才發現,有個巨大的不明物體,正漂浮在我頭上。由於體積實在太過龐大,看起來只像是一根浮在天空的紅色光柱。


「……這……這是……?!」


雖然我非常想吐槽『那到底是什麼鬼東西』!但我卻沒辦法說出口,因為現在不是吐槽的時候,得先冷靜搞清楚目前的狀況才行。


如果要我替現在的狀況打個比方,那感覺就像是手上突然多出了顆隨時可以引爆的炸彈,而且我完全不知道自己何時拿著這炸彈的。更可怕的是,我原本是懷著惡意,打算去點燃它的。


或許我曾經真的打算把這東西引爆吧……?但現在的我,卻一點也不想這麼做了。


大概是反映出了我現在的心情,才剛只是這麼想而已,那光柱開始自己變形,螺旋形的逆向扭曲,整個開始崩解、模糊、透明,並且越來越暗,不過數秒的時間,那光柱就這樣自己消失了……


達克和約瑟看到那東西消失了之後,兩人似乎也跟著鬆了一口氣,如釋重負一般。


雖然仍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很明顯的,狀況八成是出在我身上。我開始回想最後還記得的事情,直到約瑟和達克對打,然後我被射殺的事情都還記得一清二楚。


然後接下來……對了!!魯娜……被達克給砍了!!


一想到這,我立刻緊張的衝向魯娜,並開始檢查她身上的傷勢。


「魯娜!!沒事吧?我記得妳好像被砍了……?啊勒……沒有傷?已經治好了嗎?」


約瑟一臉戒備的看著我:


「放心吧,魯娜沒事……倒是妳……真的恢復正常了嗎?」


當時我沒聽懂約瑟的意思,還只當約瑟在擔心我而已,因此我只是隨便說道:


「呃……我的狀況不重要啦,倒是魯娜看起來怎麼那麼虛弱?她是不是哪裡受傷了?」


「魯娜沒事的啦,人家好好的唷。」


為了讓我安心,魯娜似乎在勉強自己振作起來。


「……她沒有受到實質的物理傷害,過段時間就會自己恢復正常的。」


「哇啊!?」我嚇的快跳了起來。


達克的聲音竟然就在自己正後方,我嚇了一大跳,緊張的轉過頭盯著他。


「達……達克?……你……你是不是……砍了魯娜?」


雖然有一堆事想問,但最後還是只能擠出這幾個字,畢竟這是現在最想知道的問題,因為我可是親眼見到達克砍了魯娜一刀啊。


「……為了不讓她亂來,我只是暫時麻痺了她的神經而已。妳……看錯了。」


達克的口氣冷淡,那眼神就像是在斥責似的瞪著我,似乎在生我的氣。


「呃……咦……?我看錯了……?」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我可是確實看到刀子切開了魯娜耶?!難道我真的眼花了不成?而且,只把魯娜麻痺又是什麼意思?難道殺死我們,並非是他的目的嗎?

*你眼中真實的我-The Reality Of Me-02* 加入書籤
當然,我也不敢再繼續問下去,因為他手上的刀就這樣握在手中。那冰寒的刀光,彷彿在對我發出無言的威脅,使我不敢再多說任何一個字。


這是我第一次在近距離看到所謂的『刀』(Katana),和劍最大的不同之處,刀是稍微有些微彎的,而且只有單刃。雖然刀身是銀色,但刀鋒處卻是鮮紅色的,看起來彷彿沾了血一樣,感覺有些嚇人。


接近刀背處,有條不到半公分寬的縫隙,長度有刀的一半,從刀尖一直延伸到刀的中央,似乎是為了讓刀更有彈性而留的空隙。


幸好達克並沒打算要砍死我的樣子,他就這樣站在我面前,用他那棕色的瞳孔,近距離直盯著我看。


從正面這樣望過去,才發現達克原來長的還挺帥氣的……估計年紀大概在二十到二十五歲左右吧?感覺出乎意料之外的年輕,打破了我對獵人都是些中年老頭的刻版印象。


他那經歷了各種滄桑的冷漠眼神,有種超凡的魅力,看起來非常穩重,感覺目光會不自覺被吸引進去一樣,使我無法將眼神移開他。


達克就這樣看了我數秒,然後呢喃著:


「恢復理智之後,覺醒狀態卻沒有解除嗎……?」


「呃……什麼意思?」


達克沒有回答我。


他只是默默把刀重新收回刀鞘,接著稍微瞄著約瑟看了一眼,然後再轉頭看看我和魯娜。


最後,他閉上眼,嘆了口氣,表情明顯感到不悅。


「果然……不是妳們。真是,浪費我這麼多力氣……」


他睜開眼,又瞄了我一眼:


「……算了……」


「………???」我滿肚子問號,但總覺得不該發問。


達克回頭走到一旁,他從身上掏出個對講機,然後一邊擺弄著頻率。


「他到底在幹麻?」趁這時候,我小聲向約瑟問道。


「我怎知道……看起來好像沒打算立刻給我們死就是了。」約瑟抬手聳肩。


過了數秒,對講機開始傳出說話聲,似乎是好幾人在對談的聲音。


達克按下了發話鈕,故意在我們聽的到的範圍內說話:


「這是達克=嘉斯蒂斯,聽到請回答。」


對講機的聲音突然變成一片死寂,數秒後,有一個聽起來比較老練的聲音從對講機傳了出來:


「死神達克嗎……?在這種時候插入我們的頻道,有什麼要事嗎?」


達克無視對方的提問,自顧自的說:


「你們應該在追捕兩個逃走的吸血鬼吧?如果不想死的話,現在馬上解除包圍網,乖乖回家去。」


達克的口氣聽起來冷冷的,好像沒放什麼感情,似乎對此還覺得有些煩厭。


「……這什麼意思?難道你想搶我們的獵物?你不是只對C級以上的吸血鬼有興趣嗎?」


「對手實際上是A級的,如果你們自認為能打的贏A級的傢伙,那想來送死也無妨。」


「A……A級?!」


對講機另一端的人顯得非常驚訝,一聽到『A級』這兩個字,好像顯得難以置信。


「此話當真?我們這邊得到的情報是兩個E級以下的吸血鬼,你知道A級和E級差了多少級嗎?而且全伊克利普斯裡面也只有七個A級吸血鬼,他們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不可能公然做出那種事情的。」


達克懶的和對方辯解,他直接提出證據:


「那她們就是第八和第九個,剛才橫跨整個城市的紅色魔力光柱,以及稍早之前的那個爆炸,你們應該也有看到吧?那不是E級吸血鬼做得到的事情。」


對講機沉默了好久,大概有十秒以上吧?最後傳來的聲音,卻是變的非常卑微,同時語氣也帶著顫抖:


「……原……原來那是她們的傑作?剛剛我們還因為那玩意而亂成一團……那……達……達克先生,你有辦法對付她們嗎?照你這樣講,能對付的了她們的人……也只有你了。」


「我拒絕,因為我不想浪費力氣在錯誤的目標上。」達克幾乎是即答。


「錯……錯誤?!你是說我們搞錯目標了?」


達克按下發話鍵解釋道:


「雖然她們在現場被目擊,但殺了史達席爾一家人的兇手,卻不是她們兩個。」


「可是……現場除了她們兩個以外,沒有其他人了,如果不是她們那會是誰?!」


達克瞄了我一眼,然後又繼續說道:


「不知道,但也不會是那兩個傢伙……因為她們以前從未殺過人,和她稍微交手就能知道了。而且她們可是A級的吸血鬼,要是來真的,當時在現場的獵人應該全死了才對,哪可能被你們這種等級的獵人追著跑?」


「………」對方先是一陣沉默,但最後還是開口了:


「那……放著那麼危險,又來歷不明的傢伙不管沒關係嗎?一下子多了兩個A級吸血鬼,伊克利普斯的血族生態會被她們改變喔。」


「那是吸血鬼之間的事情,與我們何干?而且她們現在也沒有和人類為敵的意思,暫時先放著不管也無所謂……但你們想繼續找她們碴的話,那就難說了,下次整個伊克利普斯都會被炸飛也說不定。」


聽達克這樣講,對方更是緊張的說服他:


「這樣太危險了!!為了以防萬一,還是除掉比較好吧?讓那些吸血蟲活在世上,根本是一大威脅!!」


「……就算除掉對我也沒有好處,也沒半毛錢可拿,我不做沒意義的事。」


「達克!!能除掉那種目標的也只有你了啊!!」對方依舊不死心。


「要打你們自己打,我不想浪費時間在錯誤的目標上,不過要是她們敢亂來的話,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我會立刻讓她們塵歸塵、土歸土的。」


說完,也不等對方回應,達克立刻就將對講機關了。接著他轉頭就走,頭也不回的離開。


看到這幕,我就理解到達克是在幫我們收拾善後,如此一來,獵人追殺我們的理由便消失了。同時還順便威脅了獵人和我們吸血鬼雙方,讓我們兩邊都不敢輕舉妄動。


「達……達克!」我不由自主的叫住了他。


沒想到達克真的停下了腳步,但他沒回頭看我。


「那個……謝謝你!」我衷心的向他道謝。


「………」他沒回話,而是繼續往前走。


他走到大樓邊緣,再跳到圍牆上,然後二話不說的跳了下去。


看到這幕,我指著達克跳樓的方向,向約瑟驚叫道:


「咦!?跳下去了!?他……他想自殺嗎?」


約瑟倒是不以為然,他毫不在乎的說:


「哼……別擔心啦,像達克那種傢伙,要是這樣就能掛掉他的話,那我也不用這麼辛苦了。」


接著約瑟坐了下來,他全身癱軟,非常疲累的繼續說道:


「呼……我真不敢相信自己還活著……能從『死神』手中逃過一劫的吸血鬼,我們大概是第一個吧?看來可以寫篇歷劫生還記了……」


我看著達克離去的方向,心有餘悸的說:


「雖然達克的確很可怕,但……總覺得他人也不算太壞嘛,不但放過我們,還把其他獵人給趕走呢。」


約瑟苦笑著諷刺著:


「哈哈,的確是蠻不可思議的……看來太陽要打從西邊出來了呢。」


我抬頭看了天空一眼,發現天空已經泛白了。


「總覺得今天有夠漫長的……天好像……快要亮……啊……勒?」


咦?頭突然變的……好暈,視線也……一片模糊!?


「……姊?……姊姊!!」


大概是突然放放鬆下來的關係,緊繃的神經就像突然斷了線,疲憊感一口氣湧了上來。


「喂!……艾莉希雅……?艾莉希雅?!」


約瑟緊張的跑過來扶住我,魯娜則不斷的向我吶喊,可是自己的耳朵卻漸漸的開始聽不見他們的說話聲……連意識也……逐漸在離我而去。


==================================

*你眼中真實的我-The Reality Of Me-03* 加入書籤
身體感覺非常疲倦,彷彿好幾天沒睡覺似的,累的讓我無法動彈,可是儘管如此疲累……卻還是沒辦法安穩的睡著。


因為在我失去意識的時候,不斷做著奇怪的夢。我夢到魯娜在我眼前被達克給砍死,然後我失去理智衝上去和達克廝殺的噩夢。


那夢異常的真實,甚至有點讓我分不清到底是真是假。夢裡的我非常痛苦,因為我失去了最重要,最無可取代的人……那種悲傷,是無法用言語所形容的。


幸好,在朦朧的睡夢之中,有隻溫暖的手一直牽著我,只要我緊握著那隻手,噩夢就會自然的消失掉。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好像很長,也好像很短。在自己處於意識不清的時候,我感到有人在餵我喝東西。雖然不知道對方在餵我喝什麼,但感覺很懷念,而且溫暖……不但滋潤了我乾渴的喉嚨,而且還讓我身體感到舒服了些。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我開始聽到了人的說話聲:


「呐!約瑟!姊姊好像醒來了喔!」


「喔?沒想到妳這點子還蠻有效的……那妳繼續餵她,我再去燒點熱水,不過別太逞強喔。」


「好的。」


我慢慢睜開眼睛,最先看到的是魯娜的臉龐。她就這樣扶在我身旁,一臉關心的看著我:


「姊姊,身體怎麼樣了?有沒有好一點呢?」


「呃……感覺糟透了……」我很鬱卒的回答她。


頭暈,疲憊接踵而來,感覺就像在大太陽下運動過度,結果把自己搞到中暑……如果只是中暑也就算了,還追加一個全身痠痛。


「咦?是嗎?那……再喝一點好嚕!」


魯娜拿起旁邊的一個馬克杯,原本還以為她要讓我喝裡面的東西,沒想到她卻自己舉杯喝了下去。


「呃……?」


不過魯娜只是把杯裡的東西含在嘴裡,接著她把臉靠過來,並用嘴對嘴的方式餵我喝。


「咦!?等等……魯……魯娜!我可以自己……唔∼∼?!嗚∼∼∼∼!」


真讓我欲哭無淚,想不到自己的初吻……竟然『強迫』獻給了自己的妹妹。不不,我才不承認這是我的初吻勒!!


雖然有點尷尬,但這畢竟是魯娜的好意,所以我還是乖乖把魯娜嘴裡的東西給喝了下去。不過……等等……這……這個是……!


等我把嘴裡的東西全嚥下去之後,才驚訝的向魯娜問道:


「魯娜這……這不是……血嗎?」


「是啊,可是姊姊沒辦法自己喝的樣子,所以魯娜只好這樣餵姊姊啦。」


我可不想再來第二次,所以趕緊對她說:


「我……我可以自己喝了啦!」


一旁的約瑟走了過來,他代替魯娜回答我:


「妳要好好謝謝魯娜呢,妳昏倒之後,她就一直在旁邊照顧妳,還餵妳喝了不少她的血。」


「約瑟!!還不可以進來啦!!姊姊還沒換好衣服的說!」魯娜慌張的阻止約瑟。


「啊……抱歉抱歉。」說完,約瑟立即閃了出去。


「……衣服?」聽魯娜這樣講,我不禁低下頭看了自己一眼。


這時,我才發現自己只蓋了一層薄薄的浴巾,全身上下什麼也沒穿。


「啊……咦咦!?我……我的衣服勒!?」


羞恥感一口氣湧了上來,我這副模樣該不會被約瑟給看光了吧!?


魯娜把我那件破破爛爛的洋裝遞給我,一邊解釋道:


「姊姊昏迷的時候好像很難受,一直流冷汗……所以為了方便幫姊姊擦拭身體,人家就先把姊姊的衣服脫掉了。」


「這……這樣啊……」


我回頭看著魯娜,小聲問道:


「魯娜……妳剛剛餵我我喝的,全都是……妳的血嗎?」


魯娜點點頭,一點也不在乎的笑著說:


「是呀,看來粉有效呢,姊姊喝了就立刻醒過來囉。」


一說到這,客廳立刻傳來約瑟的說話聲:


「唉呀……不過也讓我看到了難得的養眼畫面呢,雖然說是不得已的,但真沒想到魯娜願意用嘴對嘴的方式來餵妳……真是一飽眼福了呢。」


說完,約瑟探頭進來,爽朗的露出他潔白的尖牙,笑著眨眨眼,同時對我比了個大拇指。


「請∼∼給∼∼我∼∼忘∼∼掉!!!」我欲哭無淚的釋放殺氣。


為了避免讓他有多餘的誤會,看來還是送他幾拳,把他打到失憶好了。


「哇∼∼!好可怕好可怕!」他把放著熱水的水盆放在魯娜身旁,然後又一溜煙的跑走了。


接著我慢慢坐了起來,這才發現自己竟然躺在約瑟棺材裡。


「這是……棺材?我……我睡在棺材裡!?」


「是啊,約瑟說躺棺材會恢復的比較快呢。」魯娜回應道。


我抬起頭看看四周,再看了掛在牆上的時鐘一眼,上面顯示著晚上十二點四十分。


「我……我睡了多久了?」


魯娜把濕毛巾紐乾,替我擦擦身上的汗,同時一邊說:


「不會很久啦,只睡了一個白天,約瑟說姊姊只是太累了,所以……才會暈倒……」


這時我才注意到魯娜的聲音非常虛弱,連神情也相當憔悴,原來她同樣是在硬撐的。


「魯娜,可以了……我沒事了,妳也休息一下吧。」


「這樣啊……姊姊沒事的話……那魯娜……也要稍微……躺一下了。」


話才說完,魯娜就這樣趴在我腿上睡著了,看起來她真的是非常疲累。我站起來,將她反過來抱到我剛才躺的棺材裡,然後小心的將棺材板蓋上。


要不是知道棺材有助我們吸血鬼恢復身體的效果,不然還真是不想讓魯娜躺在棺材裡……感覺實在有夠不吉利的。


我穿好衣服站了起來,雖然衣服破爛又沾滿了血跡,但總比什麼也沒得穿來的好。


「衣服換好了嗎?」約瑟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嗯……」


他探頭朝我這看了看,確認我衣服穿好之後才走進來,他盯著我的眼睛瞧了瞧:


「嗯……眼睛顏色也變回來了,看起來妳恢復正常了呢。」


「……眼睛?」


正好旁邊有掛著鏡子,我朝鏡子瞄了一眼,鏡中的我臉色十分蒼白,根本像是個死人似的,彷彿完全失去了血色……雖然還算不上嚇人,但卻感覺有些悽慘。


「唔哇……看起來一副快病死的模樣……」我吐槽著自己。


但幸好,我眼睛的顏色並沒有任何變化,還是如往常一樣的深藍。


約瑟接著又看了棺材一眼,頗感興趣的繼續說道:


「不過還真令人驚訝呢……原本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魯娜就這樣立刻捐血給妳喝。」


「……是約瑟建議魯娜捐血給我喝的嗎?」


約瑟搖搖頭,表情有些莫名奇妙的看著我說:


「不……我只是和魯娜說,要是能讓妳喝些血的話,妳應該能恢復的比較快。所以我本來打去搞幾包血回來的……想不到魯娜二話不說,立刻就餵妳喝自己的血。雖然我有阻止過她,但她卻說『沒關係,我們之前已經互相吸好幾次了』。」


「呃!!!」聽約瑟這樣講,我發現魯娜做了蠢事。


那大笨蛋!!她大概忘記吸血鬼之間應不應該做這種事情的吧?只有我們兩個就算了,但現在約瑟也在場啊!這樣他不懷疑才怪!

*你眼中真實的我-The Reality Of Me-04* 加入書籤

不出我所料,約瑟停了停,變得一臉懷疑的繼續問道:


「不過為何妳們能喝對方的血?吸血鬼的同族相噬,可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有可能會被某一方的血脈給吞噬或排斥,並不是說想吸就吸的……而且被吸血鬼吸血這件事,本身就是種相當大的汙辱,妳們不知道吸血鬼之間不該做這種事嗎?」


「呃……這……這個……」我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


正如約瑟所說,我和魯娜這樣互相給予對方血的行為,算是一種異類,正常的吸血鬼之間是不會這樣做的才對。


看我這副有口難言的模樣,約瑟也只是嘆口氣,然後改變話題:


「……算了,反正無論再怎麼奇怪的事情發生在妳身上,我也不會再驚訝了,妳不想勉強解釋也無所謂……倒是妳身體如何了?可以走路嗎?」


我上下摸了摸,發現除了左肩的傷口還沒好以外,身上大部份幾乎都治癒了。


「呃……雖然身體還有點酸痛,左肩的傷也還沒好……但要走路不成問題。」


約瑟看了我肩膀一眼,然後小小嘆了口氣:


「果然……那是被達克的刀所砍到的傷口,可能要花較多時間去治療。」


「……砍到?」


我什麼時候被達克砍到過的?應該說……我是不是忘了什麼事?


「來,手給我。」


接著約瑟捧起我的手,稍微握了一下。我發現約瑟的體溫變的好高,感覺非常溫暖。


「……咦?約瑟的手……好暖和……」


約瑟放下我的手,一臉擔心的看著我說:


「不,其實是妳體溫已經低於正常狀態了,所以才會覺得我手很暖和……恐怕是魔力突然大幅度消耗,造成循環不良的反彈吧。」


「這……那我該怎麼辦呢?這有辦法治療嗎?」我擔心的問道。


要是現在身體出了什麼問題,那可就麻煩大了。雖然身體是自己的,但我卻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醫,以前所學的醫學常識好像全都不管用,也沒辦法去找醫生求助。畢竟……我們是吸血鬼,上哪去找會治療吸血鬼的醫生啊?


不過約瑟也不怎麼緊張,他很冷靜的安撫我:


「別擔心,只是單純太過疲累而以,並不是什麼大問題,也沒有生命危險。畢竟妳最後那擊並沒有投擲出去,所以大部分魔力都回到身上了。」


「……最後那擊?……投擲出去?」


真糟糕……有點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我果然在無意識之間做了許多事的樣子,可是我無法好好回想起來。


約瑟沒有回答我,而是繼續說道:


「我想妳只要好好休息,再多喝點血補補身體,應該就能恢復正常了。」


「這樣啊……吸血鬼彷彿只需要吸血,什麼病都能治的好似的……」我小聲吐槽道。


一想到傷勢,我便緊張的反問約瑟:


「對了,約瑟你自己呢?應該也傷得不輕吧?」


聽我這樣問,約瑟竟一副理所當然似的態度說:


「哈?我說啊……妳是不是忘了我也是吸血鬼啊?光只是那樣才打不死我呢,達克那傢伙離開之後,過了差不多一小時我就痊癒了。」


「……一小時?正常人恐怕得躺在床上一個禮拜吧……」


這時約瑟向外比了比,然後邀請我出去走走:


「諾……能跟我出去一下嗎?在這不好解釋,我有些事情想在妳們離開這之前,和妳問清楚。」


約瑟的語氣是很禮貌,但總覺得他的態度有些嚴肅,看來等下要講的話題,大概不是什麼好事吧?不過……離開之前是什麼意思?


「那個……你說離開之前是什麼意思……?」


他聲音越來越遠,似乎是邊走邊回答我的:


「妳把事情鬧這麼大,我想再過不久就會有人找到這來的……幸好昨天事發當時是接近凌晨的時候,所以才沒有吸血鬼行動。但現在已經天黑了,其他吸血鬼找到這裡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所以我們得趁其他吸血鬼找到之前,盡快離開這。」


「……鬧這麼大?」這時候的我還不是很能理解約瑟的意思,總之先跟上去吧。


穿過書架,走到客廳的時候,才發現整個客廳都變的東倒西歪,家具全部都像換了個位置,牆上的畫和櫃子裡的書都掉了滿地,感覺像是大地震之後的慘狀。


「……這……」我當場愣在那。


我看了感到非常意外。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昨晚發生了地震不成?還是被強盜給翻箱倒櫃啊?


但約瑟卻沒有反應,只是視而不見的小心穿過客廳,並前往外面的大門。


我隨著約瑟走出房門,一陣冷風直襲我的身體,那冰冷又新鮮的空氣,凍的我腦袋打結,但同時也讓我清醒了過來。


「夜風有點冷,妳還是披個外套吧。」


約瑟抓了件外套要我披上,然後帶著我繼續向前走。


空氣中的溼氣很重,我抬起手,發現天空已經開始在飄著毛毛雨了。雨水輕柔的飄在我身上,使我臉頰沾了一層水氣,但我卻不討厭這種感覺,反而感到有些舒服。


「小心腳下,摔倒就慘了喔。」


「唉……!?」


被約瑟這樣一提醒,我才發現到原本整齊堆放的建材,現在卻完全變了個樣。鋼筋隨處亂插,木材橫倒,地板和圍牆都東凹一個,西破一個洞,感覺就像是被什麼給轟炸過一樣,要說多亂就有多亂。


「這……這裡……原本有這麼亂嗎?對了……昨晚回過神的時候,好像就是這麼亂……」


地面的中央有一道非常深的凹痕,凹痕由淺到深,一路延伸到頂樓的圍牆,看起來彷彿有什麼東西從這擊發,並將圍牆給擊穿了。


「來,我有東西要給妳看……妳過來點,從這角度往前看過去。」


約瑟把我拉到中間,要我沿著地面那軌跡向前看……那軌跡的彼端,是一棟廢棄大樓,整棟建築物就這樣被鑿了個誇張的大洞,而那之後則是滿目瘡痍的街景。


「這……這洞到底是……!?」


街道兩旁的車子全部被強大的力量給掀翻了過來,兩旁建築物的玻璃全數震碎,感覺就像剛經歷過一場慘烈的戰爭似的,整個街道變的一團亂。


警察封鎖了前方整條馬路,並投入了大量人力來清理這條街道。在附近圍觀的民眾非常多,一度把交通擠的水洩不通,看起來反而變的比平常還熱鬧。


我啞口無言的楞在那說不出話來,這大洞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街道怎會被破壞成這樣?這種在科幻小說裡面才能看到的場景,竟然出現在現實之中?!


在我目瞪口呆的時候,約瑟把一份報紙遞給我,要我看上面的新聞:


「諾,妳看伊克利普斯的頭條新聞。」


「這是……!?」


我攤開報紙看了第一張,上面寫著數個大字:『巨大隕石低空掠過伊克利普斯!』,而副標題則是:『真的是隕石?學者:不排除UFO,或是恐怖份子的可能性!』


接著下面密密麻麻的一排全是有關於這場災情的報導,各種衡論臆測全都傾巢而出,各說各話,誰也無法下定論。


我還來不及看下面詳細的報導,約瑟就直接跟我說結論:


「由於這場災害規模實在太過龐大,光靠吸血鬼已經無法完全阻止情報走漏了……幸好直接清楚目擊到的人不多,估計最後會把這場意外怪罪到隕石頭上吧?吸血鬼和教會那邊都開始進行情報操作了,反正到最後,連一個字都不會提到吸血鬼的。」

*你眼中真實的我-The Reality Of Me-05* 加入書籤
先不管這大洞到底是怎麼造成的,我最先想到的是……究竟有多少人因此而受傷。


「……那……有死傷嗎?」我擔心的小聲問道。


他看著前方,繼續對我說:


「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造成了這麼大規模的破壞,卻僅僅二十三人受傷而已……雖然有幾人重傷住院,但卻奇蹟似的無人死亡。若妳不是在頂樓發射那玩意的話,我看最少也會造成數百至數千人的死傷,到時候恐怕就沒辦法用隕石來打混過去了。」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在我失憶的那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啊?到底要怎麼做才可以把街道變成這副德性?


「那個……約瑟,這些到底……是誰做的?」


他朝我瞄了一眼,並用著意義深遠的口吻反問我:


「……妳覺得呢?」


雖然我不想說,也不想承認,但我還是說出了那個最不可能發生的答案:


「……難道是……我嗎?」


約瑟點點頭,一臉嚴肅的繼續說:


「嗯,妳和達克大打了一場,這周圍所造成的破壞,幾乎全是妳一人造成的……而妳單單僅用了『一擊』,而且還只是掃過而已,就把街道變成這副慘狀了。」


「不可能!!這……真的是我做的?!」我不死心,再問了一次。


「嗯,不用懷疑,這就是妳一個人的傑作。妳真的很厲害……那是我完全無法插手的高層次戰鬥,我光只是不被你們所波及,就已經非常努力了。」


「呃……真的假的……」我還是半信半疑。


我怎麼可能打得贏達克啊?大概一出手就會被他秒殺吧?別說是戰鬥了,根本打不起來才對。可是約瑟的口氣也不像是在開玩笑,他是很認真在和我討論這件事的。


「妳真的一點也不記得了?」


我無奈的搖搖頭,替約瑟感到有些抱歉,對現在的我而言,幾乎是完全牛頭不對馬嘴,根本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抱歉……雖然我也知道自己好像忘了些什麼,但是我卻連一點都想不起來。」


「這樣啊……」


我看的出來約瑟明明滿腹疑問,但看我一問三不知的態度,他也不知道要從何問起。


「那個……啊。」我和約瑟異口同聲。


「妳先說吧。」約瑟很有風度的禮讓我。


「……呃……其實也沒什麼啦,只是……你救了我們這麼多次,讓你違背自己的規定,還使你遇到這樣的危機……總覺得好對不起你。」


約瑟有點臉紅的回過頭,他抓抓頭,一副無所謂的態度說:


「沒差啦……我是心甘情願去救妳們的,更何況妳們真的是無辜的不是嗎?所以達克那傢伙才沒動手殺妳們。」


「……他是怎麼知道我們是無辜的?」我問道。


約瑟稍微聳聳肩,然後露出調皮的笑容回答我:


「我也不曉得達克是怎麼判斷的,大概是靠直覺吧?不過……我倒是有決定性的證據,足以證明不是妳們做的。」


「證據?!」我驚訝的問道。


「是啊,證據就是……當時在妳們身上所聞到的血腥味,扣除掉妳們自己的味道,加起來也只有三人份。」


「血腥味……?啊……難道說!」約瑟還沒解釋,我就已經理解大半了。


「是的,史達席爾一家包括女傭和廚師,一共有八人。雖然最後還有三人活著,但最少也死了五人,如果妳和我說謊的話,那當時妳身上最少也有五人份的血腥味才對……所以光從這點來看,就足以證明妳所說的話是實話。」


我佩服的驚嘆道:


「哇勒……約瑟你鼻子還真靈啊?竟然能分辨出血味道的差別。」


「吸血鬼當久了自然就會分辨了啦,沒什麼了不起。」約瑟倒是見怪不怪。


「不過多虧了如此,才能夠證明了我們的清白……你幫了我們這麼多忙,又捨命救我們……真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才好。」


約瑟偷瞄了我一眼,然後回過頭看著一旁,小聲問道:


「……既然這樣,我問妳個問題好了,就當作是報答我吧……妳們……到底是什麼人?」


「……這……這個……」


難道說!約瑟他……開始懷疑我們的身份了?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事到如今,是否該老實說比較好呢?可是說出實情的話,事情搞不好會變的更糟糕也說不定……


就在我思考的當下,約瑟卻說出讓我更不知所措的話:


「其實就算妳不說,我也已經猜到了……現在看妳這樣的反應,就讓我更確定了。」


「咦……?真……真的?」我臉色發白,冷汗直流的看著約瑟。


約瑟無奈的抓抓頭,表情甚是為難,他似乎也有點猶豫是否要老實說:


「畢竟看到了那樣誇張的力量,只要是吸血鬼的話,多少都能察覺到吧……」


約瑟沒明說,但他果然猜到了我們的真祖的身份。既然瞞不住了,那還是對他老實說我們的狀況好了。我只能努力和他解釋道:


「對不起喔……我也不是有意要瞞你的,只是我們現在還不能讓別人知道……」


不過約瑟倒是不以為然,他反而很認同我的話:


「我能理解,其實我也建議妳這麼做,考慮到妳現在的狀況,還有種種安全上的因素,暫時不公開是比較明智的抉擇。只是……」


約瑟臉一沉,變得很擔心:


「達克那傢伙……大概也注意到了吧?不知道他會不會到處亂說……」


「咦咦?達克他也發現了嗎?!那該怎麼辦呢?」我擔心的問道。


約瑟摸摸下巴,稍微低頭沉思著:


「可是……如果他也發現到的話,那他當時應該會在對講機裡說出來才對……可是他卻沒提到?不曉得他是另有目的,還是真的沒注意到……」


「希望他是真的沒發現就好了,我可不希望他又找上門一次……」我衷心的祈禱著。


「總之勒……妳們先做好最壞的打算,畢竟引發了那麼大的騷動,就算哪天身分突然曝光也別太驚訝。」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麻煩事還真是一件件跟著來,老天爺無論如何都不肯放過我們就是吧……?


「那……約瑟,那至少你能……替我們保密嗎?」我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拜託他。


「是沒什麼問題啦,但我的工作就是蒐集情報給我的血主,所以我沒辦法不和我的血主說實話。不過我會連妳們的情況一併稟告,我想他應該會尊重妳的意思。」


我疲累的嘆了口氣,無奈的說:


「唉……謝謝,這樣就行了。話說回來……約瑟你還真冷靜呢……我還以為你得知我們身分之後會很吃驚呢。」


會讓我這麼問,是因為我想到布蘭德和尼祿兩人得知我們身分時的表情,相比之下,約瑟的態度也太鎮靜了點。


「在妳昏迷的時候吃驚過啦,現在已經冷靜下來了。」


「啊……原來是這樣。」我輕輕敲擊了一下手掌。


「不過……我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古之世代的吸血鬼呢,妳們是『絲卡蕾特』一族的吧?」


「……咦?」我愣了一下。


約瑟一副很有自信的模樣繼續說道:


「哼哼,不用隱瞞了,給予妳們血的人,應該就是真祖本人吧?看妳的樣子也不像自己希望成為吸血鬼的……那是血主強迫妳們的嗎?」


「血主……?啊勒……?」


「對啊,妳們的血主該不會真的是蘿莉控吧?竟然把還未成年的妳們變成吸血鬼,真不曉得他在想什麼……不過多虧了妳們的出現,現在我更確信真祖是存在的了。」


「…………」我整個人無語的楞在那。


等等……莫非……約瑟並沒有完全猜中我們的身分嗎?那剛剛我和他的對話,難道全都是雞同鴨講!?

*你眼中真實的我-The Reality Of Me-06* 加入書籤

從約瑟的話可以看出,他以為我們是被『真祖所轉化』的吸血鬼,所以只當我們是『真祖血族的其中一人』,而非『真祖本人』。


現在我好像知道約瑟為何能這麼鎮靜了,因為他根本沒掌握到實情。對他而言,我們只是有著真祖直系血脈的吸血鬼。


雖然真祖的直系吸血鬼,地位幾乎和真祖差不多了,的確是會讓人非常驚訝吧。但……那終究是『由人類轉化而成的吸血鬼』,和我們這種『一出生就有真祖血統』的存在不一樣。


我想他大概也不相信自己能夠如此輕易的見到真祖本人吧?正常情況來看,他所推理出來的結果是比較符合實際,但事實偏偏就是這麼巧。


現在打馬虎眼的話,我想應該還可以矇混過去的。可是事到如今,我已經不想再對約瑟有所隱瞞。更何況已經有一個尼祿和布蘭德做先例了,現在再加一個約瑟好像也沒差了。


而且……我希望他所知道的,是那個真實的我。因為……約瑟是我們的朋友!


「那個……約瑟,老實說……其實我們並沒有血主。」


「……什麼意思?沒有血主?!」約瑟一臉怪異的表情看著我。


「嗯……詳細情況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我們好像一出生就是吸血鬼的樣子……但因為種種原因,我們卻是以人類的身分生活,直到上個月才覺醒成吸血鬼的。」


約瑟呆了數秒,之後腦袋才開始理解我的話:


「這……這怎麼可能?一出生就是吸血鬼?!妳們不是被轉化的?」


「好像是這樣吧……?」我自己也不確定。


約瑟臉色變的很難看,但他強迫自己笑出來,然後面色扭曲的說出顫抖的話:


「哈……哈哈,別……別開玩笑了,這……這怎麼可能?妳們可是擁有真祖的血脈耶……那照妳這樣講,妳……妳們豈不就是真祖直系血親的女兒了?」


「我也不希望如此,但似乎……真的就是這樣。」我無奈的攤攤手。


「……呃……!」約瑟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我低下頭,小聲的對他說個更令他震驚的事實:


「那個……雖然不知道這樣講你肯不肯相信,不過實際上那天的赤月事件,其實是我們造成的唷……」


約瑟面如死灰,冷汗像瀑布一樣從臉頰滑下,那表情彷彿是面對著一頭怪物,而且已經被逼到無路可逃似的。


「……約瑟?」看他沒反應,我又問了一次。


我話才出口,約瑟整個人立即跪了下去,並把額頭平貼在地上。


「對……對不起!!我沒發現您……您就是真……真祖……像這樣見您一面,是……是我無上的榮幸。」


唔哇……雖然是意料之中的反應,但我一點也不期待被人跪啊!!我立刻蹲了下去,拼命把約瑟拉起來:


「約……約瑟!別這樣,快起來啦!我並不是為了讓你跪我才跟你說實話的!我是因為當你是朋友,所以才老實說的。」


雖然我把約瑟扶了起來,但他還是有些猶豫的低著頭:


「可是……再怎麼說,妳……您們真祖也是血族的頂點存在,還是對您恭敬點好吧?像我這種下位的弱小吸血鬼,跪在您們面前說話是很正常的事。」


我聽了立刻有些生氣的道:


「別這樣,如果你還當我是朋友,那還請你務必用正常的方式說話,別用敬語,也別對我鞠躬,更別對我下跪……」我衷心的拜託他。


「呃……不不,我照做就是了……」約瑟依舊戰戰兢兢的對我說話。


我握起約瑟那溫暖的手,笑著對他說:


「雖然我們大概是真祖什麼的,但我就是我,並不需要那些虛偽的稱呼。如果你真心重視我,那請你保持和以前一樣就好,我並不需要被人諂媚,也不需要被恭維。」


「……妳還真是不拘小節啊……該說妳比較有大器,還是有王者的風範呢?不過這樣說起話來的確是比較輕鬆。哈哈……」約瑟有點難為情的笑了笑。


我繼續強調著:


「而且,真祖什麼也是我們聽別人說來的,老實說……我們連自己的親生父母親都沒見過呢,也不曉得他們是否還活著,所以我們也不確定這件事是不是真的。」


可是約瑟卻搖搖頭,一口咬定道:


「不……我相信妳們就是真祖的子嗣。」


「咦?為何呢?」我自己反而不知道原因。


約瑟一臉認真的向我解釋著:


「仔細想想,普通吸血鬼不可能有那樣誇張的魔力的,而且這樣也能夠解釋,為何妳們能夠互相吸對方的血,卻不會產生血脈吞噬問題了……因為妳們同是血族頂端的存在嘛!」


他臉上豁然開朗,看來一連串對他而言不解的謎題,就這樣一口氣解開了。


「這……這樣啊?」我一知半解的抓抓頭,因為我不清楚他所說的誇張魔力指的是什麼。


接著約瑟靠著牆壁,稍微上下打量著我,表情還是有點難以置信:


「不過……真的是沒想到啊,傳說中的真祖竟然是兩個蘿莉,光看外表還真是看不出來……」


「抱歉唷……讓你對真祖的印象幻滅了。」我鬱卒的低頭道歉著。


「幻滅?」約瑟竟沒有理解我話中的涵義。


我有些慌張的指著自己解釋道:


「因為……雖然說是真祖,但我們是小孩子嘛,什麼也不懂,而且又沒什麼力量……」


約瑟回頭指著那大樓上的大洞,用他的方式鼓勵我:


「雖然說真祖是個小孩子,的確讓人有些意外啦……但那又如何?吸血鬼看外表又不準,而且妳說妳沒力量?別說笑了,要是沒力量,這大洞是怎麼造成的?」


「呃……」


我也回頭看了那棟大樓一眼,雖然約瑟說是我做的,可是因為我沒記憶的關係,實在無法把這大洞聯想到自己身上。


約瑟繼續道:


「畢竟妳們才剛進入這世界不久,什麼都不懂也沒辦法……但我想應該很快就會習慣的,對自己有信心點吧,妳們真祖可是吸血鬼未來的領導者呢。」


我一臉麻煩的看著一旁,抱怨道:


「可是……就算是這樣,我們不想去當什麼真祖耶……我和魯娜只想平靜的生活而已,對領導吸血鬼的權力一點興趣也沒有。」


聽我這樣講,約瑟立即激動的反駁我:


「喂喂……真祖這頭銜可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啊!是所有吸血鬼的憧憬,也是『強大』的頂點代表,只要妳一聲令下,即可支配所有血族,那股力量甚至可以改變世界!!可是妳……妳卻說沒興趣?!沒搞錯吧?」


我只是抓抓頭傻笑著,依然堅持自己的想法:


「啊哈哈……說是這樣說,但我還真的沒什麼興趣耶……感覺只有麻煩而已。可以的話,真祖能不能換人做啊?要是有適合的人選,我很樂意交棒給他,比方說……讓約瑟你來當吧?」


聽我這麼說,約瑟卻一臉嚴肅的看著我:


「不可能的,就算撇開真祖血脈先不說,光是妳有著S級魔力這點,無論妳想怎麼逃避,這位置都非妳莫屬。」


搞什麼啊?這麼重要的領導者,不應該只看力量的強弱吧?還有適不適合,有沒有資質,還有能力等其他因素在吧?話說回來……怎麼又多了一個新等級?


「啊勒……?原本最高不是只到A?怎麼現在又新增了個S級?」我舉手問道。


約瑟即達:


「哈?沒有新增啊,S這等級其實一直都存在著,從以前就好像就只有真祖之類的吸血鬼才有辦法抵達這個等級,所以S就像是真祖一脈專用的等級。只是真祖的血脈實在太過稀少,然後又沒人能到達那個境界,所以久而久之就被人給忽略了……」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從沒聽過什麼S級……」

*你眼中真實的我-The Reality Of Me-07(完)* 加入書籤
我低下頭,吸了一口氣,不滿的繼續抱怨著:


「可是……為何非得由我們當領導者呢?或許我們繼承了真祖的血脈,有點什麼詭異的力量,但我什麼也不會啊!我所能做的也只有打掃、燒菜煮飯、衣物裁縫、各種家務,除此之外好像也沒其他特別專長了……啊,還有我算數不錯喔。」


約瑟聽了忍不住大聲吐槽我:


「我的天啊……妳是標準的家庭主婦嗎!?未免也太普通了吧?妳可是真祖耶!怎麼沒有比較亮眼的特色啊?」


我也不滿的替自己抗議:


「沒辦法啊!在變成吸血鬼之前,我們也只是普通的鄉下女孩子,比起我們,應該有更適合的人選吧?難道只是因為我們的血統,或者是魔力強的關係,就硬要我們當什麼領導者嗎?」


我反駁的內容很合理,可是沒想到約瑟竟理所當然的道:


「沒錯,雖然血統也是一個理由,但主要就是因為妳們夠強,所以才能夠讓他人信服。當然,還是要有自身的魅力、經驗和領導力,現在妳所缺乏的,大概就是那些吧……但領導力那些或許可以靠後天學習,只有純粹的力量是無法靠努力來取得的。」


「什麼意思啊?難道靠後天努力來變強不行嗎?」我有點生氣的問道。


看我這麼不滿,約瑟便仔細對我解釋原因:


「雖然靠後天努力是有些幫助,但……還是有其極限的。能力種類先不談,但吸血鬼魔力的強弱,基本上全取決於個人『資質』,還有血族『血統』。幾乎可以說是從妳變成吸血鬼之後,就決定了妳魔力的等級。換句話說,位於這血統頂端的妳們,天生注定就是領導者的存在。」


「可是……除了我們以外,應該也有其他很強的吸血鬼吧?比如說A級的吸血鬼,讓他們來領導不就好了?比起我們這種不懂世事的小孩,他們應該更適合吧?」


可是約瑟卻撇著嘴,非常不削的說:


「哈?妳們可是有著S級的魔力耶,妳覺得有人會服從比妳們還要弱的人嗎?更何況A級的吸血鬼又不是只有一個,不管再有領導能力,其他A級吸血鬼也不會認同的啦。」


原來是這樣嗎……難怪吸血鬼會分成這麼多不同的血族派系,就是因為每個人都想稱王,所以才會各自為政。在這之中,只有最強的『真祖』才是唯一能夠讓他們服從的人。


可是聽約瑟這樣講,我還是替A級忿忿不平的抱怨道:


「不過就只差一個等級嘛……有差這麼多嗎?A級的吸血鬼應該也強得不像話吧?」


看我這種什麼也不曉得的態度,他立刻和我講解著其中的原因:


「不過就差一個等級?看來……妳還不曉得每個等級之間的差距吧?如果把吸血鬼的魔力等級數值化,以我的經驗來說,最低等的F級大概是一百魔力左右吧,那麼妳認為E級的吸血鬼,魔力會是多少?」


「呃……三百?還是五百?」我隨口回應道。


他搖搖頭,有點邪惡的笑著說:


「呵呵……不對,是一千喔。」


「一千!?這不是直接十倍了嗎!?」我驚訝的張大嘴。


約瑟束起根手指放在身前,然後繼續問道:


「沒錯,魔力比F級吸血鬼強十倍的話,就可以抵達E級的位置,雖然F到E看起來還靠努力還可以抵達,但以此類推繼續算下去,妳覺得A級吸血鬼的魔力有多少?」


「呃……再加十倍的話……一萬嗎?才不過跳兩級,立刻就差這麼多?那繼續算下去的話,C級就是十萬,B級就是一百萬,然後A級就是……一……一千萬!?」


雖然約瑟只是打個比方,可是一但把吸血鬼的等級強弱數值化,就會發現到每個等級之間都有道非常難以超越的高牆,到後面幾乎是不可能跨越的。


「是啊,『一百』和『一千萬』的差距有多大,一目暸然吧?大概是下級吸血鬼窮盡一輩子都無法到達的境界,除非一開始就是那麼強,或是有其極優秀的資質,不然根本不可能變得更強。」


「原來是這樣……每個等級的差距還真大。那既然血統也會影響力量強弱,那……若是血主原本就很強,那他產生的吸血鬼應該也會很強囉?」我問道。


「正是這樣,所以吸血鬼都很在乎自己的血脈來源,只要血主夠強,之下的吸血鬼自然弱不到哪去,加上若是有著稀有的能力,那更是無人可擋。所以通常只要知道對方血族的名字,大概就可以推測出該吸血鬼的平均水準。」


難怪……人人劈頭就問我們血主或是血族的名字,原來是因為這樣啊?


約瑟繼續說道:


「但……有實力的吸血鬼,也會建立自己的勢力圈,血族之主會允許他們製造別的吸血鬼和奴隸,而由吸血鬼再產生的吸血鬼,力量勢必又會稍微下降,再算上資質本身的問題,可能就會再下降個檔次……比方說我的血主之上,還有三個血主,而在那頂端的,就是一族的血族之主。」


「喔……我懂了,意思是說……越後面製造的吸血鬼會越來越弱?」


「是啊,所以就形成了明顯的階級制度,雖然過去也是有等級低的吸血鬼產生出高等級吸血鬼的例子,但那只是少數情況。正常來說,越是靠近真祖血脈的吸血鬼,力量就越強。比方目前統治這城市的七個A級吸血鬼,或多或少都和真祖的血脈有些關係……不過光只是如此就足以讓他們稱王,那更別說像妳這樣有著真祖直系血緣的存在了。」


「我們的血族……難道很厲害嗎?」我懷疑的問道。


「這不是廢話嗎?妳們一族的全員都是A級以上的血主級吸血鬼,光只是聽到這族名,大概就能嚇死一堆人吧?」


「嗚哇……」我擺出了個怪臉,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約瑟揮揮手,理所當然的繼續說道:


「而且以妳的等級而言,只要成為妳們的血族,幾乎一定會成為A級吸血鬼,所以誰敢和妳們血族過不去,那就等於是找死啦。」


我們血族聽起來人人都是怪物啊……雖然並不希望當什麼真祖,但聽到自己的血族是所有吸血鬼裡面最強的,多少還是感到有些欣慰。


「話說回來……就約瑟你的經驗來看,我的魔力換成數字的話,大概是多少呢?」


一聽我這樣問,約瑟的臉色立刻變的有些凝重,但……他還是回答了我:


「嘛……所謂S級並沒有嚴格定義,只是用來形容像妳這種,遠遠超越A級,擁有顛覆常理魔力的存在。理論上就算並非真祖,魔力能遠高過A級,也可以被定義為S級,但這種情況還沒聽過就是了。」


「所以說……無法衡量嗎?」


「不過……真的硬要將妳魔力給個數字的話……我個人覺得應該是一百億吧?」


「呃……?你說……什麼?億!?」我懷疑我聽錯了,希望只是聽錯就好了。


可是約瑟卻拍拍我肩膀,開朗的笑著和我確認道:


「哈哈,不用懷疑喔,就是一百億。大概是A級的一千倍吧?我猜就歷代真祖而言,妳也是無庸置疑的史上最強吧?光靠純粹的魔力就能造成這種破壞,可見妳有相當優秀的吸血鬼資質呢,啊哈哈哈。」


「呃……」我臉色鐵青的楞在那。


這還真是讓人笑不出來……一百億?這是什麼破表的噁心數字啊?早知道就不問了,這樣不就等於在對我說,我是天生當吸血鬼的料嗎?


我才不想要這種資質啊啊啊啊啊啊!!





                                                  Fifteenth Night –End…
                                                   第十五夜-完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赤月下的雙子】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8.2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