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九陽劍聖
作 者
官人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3.09.02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3年09月04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1
累積人氣
6432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0 / 1
總評
 
 暱稱:
 密碼:
 

九陽劍聖資料大全
               第一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3.09.02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海報標語: 加入書籤

九陽之軀,穿越異世,成為絕頂天才!

為了奪回屬於自己的榮耀和尊嚴,唯有逆天而行!

《九陽劍聖》內容簡介: 加入書籤

一個擁有九陽之軀的現代少年陽頂天,在告別處男的夜晚,陽火焚身,從這個世界消失了。
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身處異世界,他穿越了,來到混沌大陸!

在地球上是災難的九陽之軀,在異界卻成為千年不遇的九陽玄脈,陽頂天成為了絕頂天才。
一代宗師東方涅滅,收他為徒,立他為陰陽宗主繼承人,將獨生女許配給他為妻。
一方霸主西門無涯,想招他為婿,將愛女許配於他,並讓他成為雲霄城主繼承人。

然而,命運告訴陽頂天,人,只能靠自己,想要任何東西,只能憑自己的力量去取。
為了奪回屬於自己的東西,他踏上了逆天強者之路,誓要成為混沌大陸千年第一人!

作者介紹: 加入書籤

入行近十年,從懵懂學生,到初為人父。一路上不斷學習,不斷反思。我享受沉浸在另外一個世界的感覺,我無比熱愛這個行業。我目標只有一個,為讀者奉上精彩的故事,如果能有一點點感動,那就更好了。


第一集 未婚妻,天下一個美人 加入書籤
第一章 九陽之軀,穿越異界!
第二章 神秘老頭
第三章 初習武,玄氣奧妙
第四章 收徒,九陽玄脈!
第五章 洗髓伐脈,離去!
第六章 雲霄城公主,衝突!
第七章 天下宗師,西門無涯
第八章 霸氣玄天宗
第九章 招攬,分別!
第十章 上陰陽宗
第十一章 師娘和未婚妻!

第一集內容簡介: 加入書籤

陽頂天擁有億萬中無一的九陽之軀,陽火無比旺盛,不能睡女人,連YY都不行。

生日之夜,他決定告別處男生涯,和性感女友抵死纏綿,結果身體自燃,熊熊燃燒!

然後,他穿越了。

穿越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個武力為尊的混沌大陸。

在這個世界,他成為擁有九陽玄脈的絕頂天才,千年不遇!

在萬里冰川之下,他救了一個老頭,照顧他一年半,相依為命。

卻沒想到老頭竟是陰陽宗主,臨死之前,老頭收陽頂天為徒,立他為陰陽宗主繼承人,並且把自己的女兒許配給陽頂天為妻。

陽頂天帶著師父的遺言和信物,踏上了去陰陽宗的旅程……

他還不知道,他未曾謀面的未婚妻是天下第一美人,天下第一年輕女強者。

他還不知道,他即將繼承的陰陽宗,是天下第一宗!

新出場人物介紹: 加入書籤

陽頂天:九陽之軀,不能睡女人。告別處男之夜,渾身自燃,穿越到異世界。

東方涅滅:陰陽宗主,天下宗師,因為神秘未知的原因,被冰封在萬里冰川之下。

西門無涯:二百年來,最強大的雲霄城主,天下宗師。

東方冰凌:東方涅滅的女兒,天下第一美人,天下第一年輕女強者,被稱為九天仙女,萬人仰慕。

西門焰焰:西門無涯的獨女,雲霄城的公主,童顏巨乳,絕美無雙。單純容貌和身份上,與東方冰凌是絕代雙嬌。

師 娘:曾經的天下第一美人,東方冰凌的母親。

西門炎:雲霄城主西門無涯的義子之一。

李歸農:木劍堡堡主,看上去如同鄉間老農。

水紅勺:木劍堡堡主的女兒,鄉間的美麗女子,羞澀帶著野性。

冷無言:四百年前的陰陽宗主,千年以來九大武聖之一。

楊雲霄:四百年前的陰陽宗弟子,與冷無言競爭陰陽宗主落敗,出走陰陽宗,創立雲霄城!千年以來九大武聖之一。

勢力介紹: 加入書籤

陰陽宗:五百年歷史,天下三宗之一。千年來的九大武聖,陰陽宗佔其三。

雲霄城:四百年前,陰陽宗叛徒楊雲霄所創,雖然強大,卻始終未能列入天下武道正統。沒落了數百年,一直到贅婿城主西門無涯手中重新變得無比強大,成為一方霸主。

玄天宗:六百年歷史,天下三宗之一。千年來的九大武聖,玄天宗佔其三。

西北秦家:天下九門之一,三百年歷史,西北數千里疆域的霸主。

木劍堡:天下二十七派之一,五百年歷史,曾經有輝煌歷史。但因為位置偏僻,已經完全沒落,如同鄉下小派。


第一章 九陽之軀,穿越異界! 加入書籤

「這是哪裡?我不是活生生被燒死了嗎?」

陽頂天此時身處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這是一個很深很深的洞穴內,洞穴周圍所能夠看到的一方全部被寒冰覆蓋,整個洞穴晶瑩剔透。

而就在幾分鐘之前,他還在水木大學的女教師宿舍中,和性感火辣的女友同時也是他的老師李碧君在床上瘋狂纏綿,然後在激情迸發的時候渾身滾燙赤紅,緊接著整個身體熊熊燃燒,在無比痛苦中徹底失去了意識。

再次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在這個奇怪的洞穴中了。

陽頂天今年二十歲,大二學生,因為老爹是個金庸迷,所以給取了陽頂天這個霸氣的名字。

他長得挺帥,聰明,敏感,善良,小壞。但是卻有一個致命的特點,那就是體內陽火非常旺盛,從小怕冷不怕熱,零下十幾度都只穿一件單衣,食量超級大卻永遠吃不胖,身體裡面彷彿有一個無底洞一般。

當然,這些都不算什麼壞事。而且父母帶他看了無數醫生,檢查了無數次都得出同樣的結論,這孩子雖然有點瘦,但非常健康。

八歲那年,一位遊走西方的邋遢道士見到了陽頂天,面孔驚色說了一句:「沒有想到,竟然真的有傳說之中的九陽之軀。」

然後,道士告訴陽頂天,他這九陽之軀身上陽火比別人旺盛了無數倍,一輩子不能搞女人,連自瀆都不可以,而且就算這樣也很難活過25歲,會被陽火活活燒死。

當時陽頂天全家都覺得這道士是個騙子,他說的話也都沒當一回事。

等漸漸長大後,事情不妙了。漸漸發育成熟的陽頂天發現,不管是看到現實中性感的女人,還是看圖片視頻,只要情慾一起來,體內就有一個兇猛的火焰燒起來,讓自己的體溫迅速飆升。

而且這種情形愈演愈烈,在陽頂天十八歲那年他第一次談戀愛和女友親熱互相撫摸,後果是不到一分鐘時間,陽頂天高燒42度,直接昏厥過去,嚇得她初戀女友一陣陣尖叫,打電話叫救護車才撿回一條小命。

於是,陽頂天才想起那句道士說的話,他是九陽之軀,不能搞女人,不能自瀆。

第一次嘗試自慰的後果證明,道士說的話或許是真的。

於是在二十歲之前,陽頂天不敢搞女人,一直堅守自己的處男身軀。到了今夜,他終於忍不住了。因為他的女友太誘人了,太性感了,太火辣了,摧毀了陽頂天最後的防線。在他生日的那天晚上,在酒精,藥物,美色,情感的刺激下,兩個人終於突破最後的防線,在床上瘋狂地翻滾。

結果證明那個猥瑣道士的話是對的,擁有九陽之軀的他和女人上床真的會自燃,全身燃燒。事實證明陽頂天老爹真有先見之明,給他取了這麼個名字,陽頂天果然是陽…頂天啊。

就在陽頂天被燒得魂飛魄散,失去神識,陷入無窮無盡黑暗的時候。再次醒來之時,卻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內,一個四周都是寒冰的深深洞穴內。

「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陽頂天身軀微微縮了縮,竟然感覺到一股寒冷,這真是太驚人了,從小到大他都不知道什麼是寒冷,現在竟然會覺得冷。

「難道這裡是北極冰窟?」陽頂天暗道,這裡確實很像北極,因為在東北老家哪怕零下二三十度的時候他都不會覺得冷,那麼這裡至少有零下五六十度了。

陽頂天渾身赤裸地從冰地上爬起來,開始探尋這個深深的洞穴。他真的很難理解,為什麼自己自燃了竟然還沒有死,竟然會來到這個莫名其妙的寒冰洞穴內,不過幸好自己是這九陽之軀,否則只怕幾分鐘後就活活凍死了。

這個洞穴真的很深很深,抬頭只能看到一小角落的天空。此時外面應該陽光普照,光線從洞口射,經過多次的反射,使得洞穴底部有了光亮。

陽頂天目測,這洞穴至少有上千米深,而且洞壁完全是陡峭筆直的,還沒有任何工具,所以想要爬上去真的完全是不可能的。

洞穴的底部面積不大,只有一百多平米左右,陽頂天幾下就走完了。他拚命地想要找到一個出口,或者暗門機關之類的,但是找了很久之後發現這裡每一寸都是寒冰,寒冰背後也什麼都沒有,根本不是石頭泥土,從裡到外每一寸都是寒冰。

「天哪?我該怎麼出去啊?這個鬼地方連吃的東西都沒有,用不了幾天就會活活餓死的。」陽頂天頹喪地一屁股坐在冰地上,身上光溜溜的也沒有帶個手機,不過估計就算有手機也沒有信號。

緊接著,陽頂天又努力站起來,朝著外面大聲喊道:「來人啊,救命啊,外面有人沒有啊?」

足足喊了幾十聲,洞口上就連一隻鳥一隻動物都沒有。

陽頂天又重新背靠著一個冰柱坐了下來。

「也不知道碧君怎麼樣了,是不是被我給燒死了。」陽頂天傷心地想起那個性感厲害的女朋友兼英語老師。

後來,又不甘心地在洞穴內四處找了一圈,想著會不會碧君也跟著一起穿越來這裡了。

很顯然,整個洞穴空空如也,不可能有李碧君的存在。

「老爹啊,瞧你給我取的這個破名字啊,太霸氣了,我真的受用不起啊。」陽頂天想起自己金庸迷的老爹和潑辣厲害的老媽,這會兒估計他們應該已經知道陽頂天的死訊了,不知道該怎麼難過呢。

陽頂天仰著頭望著外面的洞口,歎息道:「這個見鬼的洞穴,我應該怎麼才能出去啊?」

忽然一陣刺目,太陽好像來到了洞穴口的正上方,陽頂天幾乎不能直視不由得瞇起了眼睛。

緊接著,陽頂天猛地睜大雙目,身軀猛地一震,因為他看到了一個非常非常驚人的畫面,甚至是非常非常驚悚的畫面,使得他猛地站起來。

天上有兩個太陽,竟然有兩個太陽!

陽頂天以為自己看花眼了,或者是產生幻覺了,有用力搓了搓眼睛看清楚。

沒錯,真的是兩個太陽,一大一小,一個亮得刺目,一個稍稍沒那麼亮!

天哪?這不是地球,地球上只有一個太陽,而這裡有兩個太陽。那,那這裡是什麼鬼地方?外星球?異世界?

自己穿越了?自己竟然穿越了?

陽頂天身軀一軟,重新一屁股坐在冰地上,頭腦一陣陣眩暈,幾乎要昏厥過去。

別人要麼觸電穿越,要麼海嘯穿越,要麼被雷劈穿越,最多的是飛機失事穿越。唯獨他陽頂天,在床上愛愛JJ自燃而穿越,這種穿越方式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老爹啊,瞧你給兒子取的這個破名字啊!陽頂天,陽頂天,這麼威風霸氣的名字,我實在是無福消受啊,直接把我頂到異世界來了!

*****

「再見了爸爸媽媽,再見了朋友,再見了地球!」

「爸爸媽媽,你們也不要太難過,你們年紀還不算很大,或許還可以生一個。」

「碧君,你大概也被我燒死了,我們也算做了同命鴛鴦。」

陽頂天背靠著洞穴中央的冰柱,終於接受了自己穿越到異世界的現實。緬懷著自己的過去,強忍著不讓自己的淚水留下。

「不行,我不能這樣自哀自怨下去。小說裡面那些人穿越了都成就了一番大事業,我總不能穿越了一趟窩囊地餓死在這洞穴裡面吧?」陽頂天猛地站起來,他要想辦法出去。

結果,足足折騰了幾個小時,連半尺都沒能爬上去。這個冰實在是超級滑超級硬,根本就無計可施。然後,他又四處尋找可以出去的路,結果依舊一無所獲。

這幾個小時內,他的情緒經歷了大驚大悲,又努力地折騰了很久,早就筋疲力盡了,重新回到洞穴中央,靠在一根冰柱上休息一陣再另想他法。

他本來只是想休息一陣,但實在是太疲倦了,竟然就這麼昏昏睡去。

真虧得他是億萬中無一的九陽之軀,體內積攢了幾十年的陽火,在地球上和李碧君做愛自燃也僅僅洩出了一小部分。此時光著身子在這極酷嚴寒的冰洞中睡覺,只是覺得稍稍的寒意,也不會被凍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陽頂天生生被餓醒了。因為他特殊的體質,對食物的需求本來就比其他人要大得多,此時餓了幾十個小時,早就痛苦難耐了。

不過這個見鬼的寒冰洞穴內除了冰之外什麼都沒有,更別說有吃的東西了。

陽頂天站了起來,發現頭頂上的洞穴口又出現了兩個太陽,他至少是睡了整整一天一夜了嗎,只不過不知道這個世界的一天一夜是不是24小時。

站起來後嗎,陽頂天忽然發現身後的冰柱有些異樣。

原來他背靠著冰柱睡了幾十個小時,如同火爐一般的身體竟然將冰柱融化掉了大半。

當然這算不上奇奇怪事,但是冰柱被融化了之後,從碧藍碧藍的顏色變得有些透明了,裡面彷彿有什麼東西?

冰柱裡面有東西?!

陽頂天一陣興奮,趕緊湊上前去仔細看,還是看不大清楚。整個洞穴內唯獨中央的這根冰是藍色不透明的。此時儘管被陽頂天融化了很大部分,卻依舊不怎麼透明,看不見裡面究竟是什麼東西。

陽頂天趕緊上前,伸手環抱住那根冰柱,頓時也忍不住被凍得一陣哆嗦。還真虧得陽頂天的九陽之軀了,真的是如同火爐一般,換成其他人直接就被凍堅硬了。

越到後面越冰,最後已經幾乎完全無法忍受了。

就這麼抱著冰柱幾個小時,每半個小時陽頂天就歇一歇,冰柱一寸一寸地融化進去,越往裡面真的越是冰寒,到最後陽頂天幾乎都有些痛苦難耐。

五個小時後,陽頂天已經在瑟瑟發抖,眼前一陣陣發黑,幾乎要完全昏厥過去。明明知道這樣抱下去就會有生命危險了,但陽頂天性格倔強,不達目的不罷休,硬生生堅持下去。

「裡面竟然是一個人?」陽頂天頓時一陣振奮,冰柱終於被融化得差不多了,變得完全透明。

真是奇怪,竟然會有人被冰封在這千米之下的洞穴內。

這是一個老頭,頭髮和鬍鬚完全發白,亂蓬蓬如同雜草一般。整張面孔完全是褶皺,已經老得看不出年紀。身上的衣服又髒又舊,除了沒有破洞,和乞丐身上的衣服沒什麼區別。露在外面的雙手,又瘦又干如同死樹的枯枝一般。這老頭從頭到尾,甚至每一根髮梢都流露出灰敗的氣息。

陽頂天微微有些失望,這個人應該已經死了很久很久了,也被冰封了很久很久了。至於為什麼會被封在這寒冰裡面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做事做到底,儘管裡面的這個人應該已經死了,但陽頂天還是決定將他弄出來。

於是,陽頂天強忍著刺骨的嚴寒,再次抱住這根恐怖酷寒的冰柱,渾身瑟瑟發抖。

這最後的融化真的是對意志的極限考驗,那種冰寒已經完全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終於陽頂天承受不住,眼睛一黑直接要昏厥過去。

「卡嚓……」與此同時,一陣清脆的碎裂聲,那個老頭身上最後一層冰徹底碎裂,粗大的冰柱徹底消失。

刺骨的冰寒停止了,陽頂天身體漸漸恢復了熱量,只不過暫時無法動彈,陽頂天就這麼靠在那個老頭的身上,鼻子內儘是對方腐敗的氣味,雖然不算很臭,但是卻別臭味更加讓人難以忍受。

忽然!眼前這個老頭猛地睜開雙目!讓陽頂天猛地一驚。

這是詐屍了嗎?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緊接著,這個灰敗老頭猛地伸出枯瘦的手掐住陽頂天的脖子,長長的指甲如同刀刃一般刺在他的大動脈上,渾濁的眼球射出冰冷的寒芒,衰老的面孔充滿了憤怒,對著陽頂天吼出了一句話。

聲音如同用刀子刮過牆壁一般刺耳難受。但是,他說的話陽頂天完全聽不懂,根本就是陽頂天從未知道的語言。

見到陽頂天沒有反應,這個老朽非常憤怒生氣,將之前的話再重複了一遍,聽語氣彷彿是在逼問陽頂天。

「我,我根本聽不懂您在說什麼啊?」陽頂天勉力道。

聽到陽頂天回話,老朽非常激動,接連又問了好幾句話,然後將醜陋垂老的面孔逼近,一連串逼問陽頂天,與此同時指甲狠狠刺入陽頂天的脖子。

陽頂天頓時覺得一陣刺痛,鮮血從脖子上流了下來。陽頂天此時力氣耗盡,根本無力動彈。

接著,這個老頭又逼問了一句。

陽頂天苦笑道:「老先生,我真的真的不知道您在說什麼啊?」

老頭暴怒,長長的指甲在陽頂天的脖子上猛地一劃,頓時一道深深的血口,皮肉翻開,鮮血洶湧而出。然後又逼問了一句,陽頂天依舊聽不懂。

老頭怒火沖天,兩支手狠狠掐住陽頂天的脖子,用陰冷的口氣最後一次逼問。

雖然聽不懂老頭的話,但是陽頂天也明白老頭說的話大概意思是,假如他再不說的話,對方就要活活掐死他了。

陽頂天頓時一陣苦笑道:「我冒著生命危險救你,卻要被你活活掐死,真是何苦來由。」

老頭也不懂陽頂天再說什麼,但是很顯然沒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頓時臉上露出一道殘忍的冷笑,然後雙手一緊,冰冷的枯手掐住他的脖子越來越緊。

陽頂天漸漸無法呼吸,眼睛漸漸凸出,舌頭伸出了嘴外。連後悔的力氣都沒有了,好不容易救出來這個老頭,卻要被對方活活掐死。

「我可以死,但絕對不能這樣不明不白窩囊地死。」陽頂天咬著牙,充滿不甘的身體深處不知道從哪裡湧出來的力氣,猛地一腳提出。

「砰……」一腳踢在老頭的胸口。

「卡嚓……」一陣清晰的折斷聲,彷彿枯枝被踩斷的聲音,老頭的肋骨被踢斷了。陽頂天的力氣其實並不大,但是老頭已經油盡燈枯,骨頭又脆又干,就這麼輕易被踢斷了,而且整個身體也被踢倒了,雙手自然也脫離了陽頂天的脖子,看來掐住陽頂天的脖子已經是老頭最後的力氣了。

陽頂天趕緊雙手雙腳並用,快速地後退,遠遠地脫離這老頭,最後背靠著洞壁,大口大口喘著氣,一邊看著身上的傷口,一邊警惕地用餘光望著這個恐怖的老頭。

身上的幾道傷口已經止血了,不過此時真是火辣辣的疼。不過這個洞穴太小了,想要完全遠離這個瘋狂老頭的是不可能的。

陽頂天一邊喘息一邊積攢著力氣,一邊盯著那個危險的老頭,只要他敢再次衝上來行兇的話,就不要怪他不客氣了。

但是那老頭被陽頂天踢倒之後,有可能胸口被踢傷了,從嘴裡吐出兩口黑紅色的血,然後雙手撐著地面想要努力坐起來,但是努力了很多次都失敗了。

好像,好像他全身上下,就只有一雙手能動,其他地方都不能動了,所以怎麼都坐不起來。

努力了許多遍之後依舊失敗,老頭暴怒,發出一陣陣怒吼,雙手拚命捶擊冰面,頓時胸前傷口受創,又吐出幾口黑色的血,雙手捶打冰面也頓時變得血肉模糊。

然後,他放棄了,仰面躺在冰面上開始破口大罵。當然陽頂天聽不懂他在罵什麼,但是聲音裡面充滿了仇恨和悲憤,讓陽頂天都不由得受到了感染。

「這個老頭也很可憐。」陽頂天忍不住湧起一陣同情。

最後,老頭也不罵了,就躺在冰面上一聲不響。胸前的斷骨或許戳入肉裡面,胸前已經高高腫起。一開始老頭還在呼吸,胸口一起一伏,最後彷彿連呼吸也沒有了。

儘管知道這個時候過去很危險,但陽頂天還是沒有忍住,緩緩地走了過去。

遠遠地隔著一段距離,陽頂天輕輕地踢了踢那老頭,對方沒有任何反應。陽頂天有上前一步,摸了摸他的頸部動脈,還有跳動,但已經極其微弱了。

陽頂天上前,用力將老頭扶起,然後解開老頭的衣衫查看他胸前的傷口。

他的右胸肋骨被陽頂天踢斷了,他已經瘦得如同人干一樣,完全是一層皮包著上面的肋骨,所以斷掉的那兩根肋骨都看得清清楚楚,其中一根尖尖的骨刺刺在了肉裡,瘦得只剩一層皮的右胸膛腫起足足有幾寸高,又青又紫,看起來非常可怕。

陽頂天利用粗淺的急救知識幫忙老頭將斷骨勉強正好了位置,整個過程中,因為刺骨的疼痛,老頭身軀顫抖了幾下,卻依舊沒有醒過來。

幸好斷掉的兩根肋骨沒有斷成好幾截,但陽頂天為他調整斷骨還是很辛苦,在這冰天雪地裡面,陽頂天甚至滲出了細汗。

忽然!陽頂天眼前一痛,只見到兩根長長鋒利的指甲頂在自己的眼珠子面前,只要自己稍稍一棟,這兩根鋒利指甲就會刺入自己的眼球,將自己徹底刺瞎。

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老頭竟然醒過來了,見到陽頂天的目光望來,頓時發出一陣殘忍的冷笑。此時的長指甲上還帶著陽頂天的血肉,配上他陰森殘忍的面孔,顯得尤其的恐怖。

陽頂天頓時緊張得屏住呼吸,然後垂下目光,繼續為老頭正骨,彷彿完全不知道對方要戳瞎自己一般。

但是,為他正骨的時候,雙手還是有些顫抖,陽頂天再次長長喘息一口,雙手停止了顫抖,然後認真地調整老頭胸前的斷骨。

他的這種行為沒有獲得任何回報,老頭反而給了一陣充滿嘲諷的冷笑,彷彿在嘲笑陽頂天的虛偽和狡詐。

陽頂天沒有理會,繼續認真救治老頭。

老頭的指甲緩緩用力,鋒利的指甲一點點刺入陽頂天的肉裡面,如同鋒利的刀刃一般一毫米一毫米刺了進去。

刺入脖子的指甲已經進入了近一厘米了,已經刺穿了外層的皮肉,很快就要刺到陽頂天的眼球了。

陽頂天的目光一縮,右手緩緩成拳,下一秒鐘他就猛地一拳將老頭胸前斷骨砸入心臟,徹底讓老頭瞬間斃命!

但是,老頭卻忽然停住了,反而將刺入他皮肉的指甲拔了出來,然後緩緩閉上了眼睛,任由陽頂天施為。

陽頂天長長呼了一口氣,平靜一下亂跳的心臟,然後繼續救治老頭。

最後,為老頭調整好了斷骨,然後用衣服小心包紮好。儘管這樣做實在太粗糙了,但實在沒有辦法,洞穴裡面連一根木頭都沒有。

做好一切後,陽頂天又退避三舍,退到距離老頭最遠的地方,靠著洞壁坐下。

而這個危險的老頭,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第二章 ∼神秘老頭∼ 加入書籤

此時天已經黑了,陽頂天抬頭望天,由於洞穴太深了,本來挺寬大的洞口就只有巴掌一般大小,所以陽頂天只能看到這巴掌一般大小的天空。

此時,月亮升上了天空,經過了陽頂天頭頂的天空,他清晰地看到有兩個月亮。

蘇東坡的詞中寫著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但是現在,陽頂天和父母親人所看到的月亮都不是同一個了,甚至這裡還有兩個月亮。

悲傷和疲倦侵襲著陽頂天,他朝不遠處的老頭望去一眼,老頭依舊閉目,一動不動。

到了這個境地,也沒什麼害怕的了。於是,陽頂天也緩緩閉上雙目,沉沉睡去。

再次醒過來,又是幾十個小時之後。

陽頂天想要起來,繼續找出去的辦法,尋找離開洞穴的路,卻發現自己完全站不起來了。接連幾天幾夜的飢餓已經讓他身上的能量完全消耗殆盡了,那儲存了二十年的熱量,為了融化那根刺寒冰柱救出那老頭而消耗得乾乾淨淨。

這幾天幾夜中,陽頂天只喝過幾口冰融化的水,沒有進過一口食物,還流了很多血,此時想要站起來,真的連一點點力氣都沒有了。

此刻,外面的天空陰沉沉的,沒有太陽,烏雲一層一層地壓下來。

緊接著,天空開始下雪,拳頭一般大的雪團猛地從天空灑下來。沒過一會兒,大雪將整個洞穴底部鋪了厚厚的一層。老頭依舊閉目,一動不動,漸漸地,整個身體完全被大雪覆蓋。差不多一個小時後,老頭整個身體已經都看不到了,變成了一個雪人。

而陽頂天身上的積雪也開始漸漸變厚,他身上的熱量此時甚至已經無法融化積雪了。

為了不被大雪掩埋,陽頂天用力甩頭。但是沒過一會兒,又被積雪掩蓋,陽頂天再次甩頭。

一次,兩次,三次……

最後,陽頂天連甩頭的力氣都沒有,身體徹底流失了最後一絲熱量,眼睜睜看著積雪將自己徹底掩埋,也將自己的生命徹底掩埋。

忽然,前面不遠處的老頭身上的積雪一抖,老頭動了。他伸手進懷中,掏出一顆紅色的東西朝著陽頂天的方向扔過來。

是一顆紅色的藥丸,藥丸落在積雪上,周圍的積雪頓時瞬間融化,在雪白的積雪上,紅色的藥丸如同火焰一般刺目。

此時,陽頂天求生的意志讓他湧起了最後一點力氣,身軀猛地撲了上去,張嘴咬住了那顆紅色的藥丸。

至於會不會是毒藥?吃下去會有什麼後果?陽頂天完全不理會了。

那顆藥丸剛剛入嘴,頓時如同烈火一般在嘴裡化開,如同流動的火焰般鑽進腹中,然後一股熱量散發開來,流入全身的血脈。

頓時,彷彿春天的暖日普照大地一般,陽頂天僵硬的身軀開始一寸一寸地復甦。很快,整個身體重新變成了騰騰燃燒的火爐,完全恢復了活力。甚至,還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體內橫衝直撞,拼命地想要迸發而出,陽頂天只覺得渾身有用不完的力氣。

「這是什麼東西?竟然這麼神奇?」陽頂天驚訝興奮,然後走到老頭的面前鞠躬道:「謝謝您,老先生!不過,您的身體也抗不住了,您不吃一顆嗎?」

老頭沒有理會他,依舊閉目垂坐,任由積雪落在身上,重新將自己裹成一個雪人。

接下來,不管陽頂天說什麼,對方都沒有任何回應。

渾身充滿了熱量的陽頂天不知道應該做什麼,這個洞穴就那麼大,他在大雪中胡亂揮舞了一頓拳頭,完全是舞得亂七八糟。

大雪越下越大,短短半天就堆了兩尺左右,幾乎將那老頭完全掩埋了,所以陽頂天每經過半個小時,就過去為老頭清理身上的積雪一次。

「這雪下得那麼大,堆起來那麼快,只怕再過幾天就會將洞穴堆滿了。」陽頂天暗道。

緊接著,他不由得一陣狂喜,然後衝向老頭道:「老先生,老先生,我找到出去的辦法了,我找到出去的辦法了。」

但是,老頭依舊沒有任何回應。

陽頂天確實找到出去的辦法了,他可以用積雪做成台階黏凍在寒冰洞壁上,這洞口大約有幾千米深,台階環繞而上,大概需要做幾萬個。

說做就做,陽頂天先用積雪壓成一個一尺長,半尺寬,三寸厚的雪磚,然後將這塊雪磚壓黏在寒冰洞壁上,用自己的身體將雪磚融化成水,然後凝結成冰,雪磚就變成了小一號的冰磚,牢牢地黏在洞壁上。

足足花了一個小時,陽頂天成功地做出了第一個台階,距離地面半米多高的寒冰台階,陽頂天站了上去,果然能夠承受一個人的重量而不斷裂。

於是,陽頂天開始做第二個台階,第二個台階位於第一個台階上方三十釐米,前方三十釐米。一級一級台階斜著往上,這樣才能往上走,如果是垂直而上的台階,就沒法行走。

整整十個小時,陽頂天費盡千辛萬苦,做了不到十個寒冰台階,累得精疲力盡,先坐下來睡覺,睡醒了後接著做……

十天後,陽頂天已經做了一百二十個寒冰台階了,最上方一個台階已經距離洞穴底部四十米了。這十天內,老頭依舊閉著眼睛沒有動一下,也沒有說一句話。而陽頂天幾乎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做寒冰台階,到了極度睏倦的時候,躺在雪地上睡一覺,睡醒後繼續做。

不過,陽頂天已經沒法繼續做下去了,因為大雪只下了一天就停了,這一百二十個寒冰台階已經耗盡了洞穴內所有的積雪,想要再次做寒冰台階,只能等著下一次下雪了。

而且,之前那個火焰藥丸的能量也消耗得乾乾淨淨了,陽頂天身體又開始冰冷,身上又沒有了力氣了。

陽頂天仰望著天空,他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期待烏雲的到來,期待大雪的到來。可是,天上萬里無雲,陽光普照。

此時,老頭忽然睜開雙目,這是十天來他第一次睜開眼睛。看了一眼陽頂天做的寒冰台階,又望了一眼陽頂天。

陽頂天頓時一陣激動,自豪地望著自己的寒冰台階,興奮道:「老先生,您看,這是我做的台階,我們很快就可以出去了。放心,我的台階做得很牢固,到時候我背著您出去。」

老頭臉上沒有任何反應,也沒有讚賞的目光,再次緩緩閉上了雙目,彷彿什麼都沒有看到,不過他從懷裡掏出一顆藥丸扔了過來。

依舊是火紅火紅的藥丸,陽頂天趕緊撿起來扔進嘴裡。

頓時,整個身體又開始熊熊燃燒,彷彿充滿了無窮無盡的力量,讓他充滿了想要嘶吼的慾望,但是又害怕吵到老頭,於是只能拼命地胡亂打拳,發洩體內橫衝直撞的能量。

這藥丸實在太神奇了,地球上根本就沒有這麼神奇的東西。這東西應該非常珍貴,或許價值萬金也說不定。有了這藥丸,陽頂天可以幾十天不吃飯,身體也不會缺了能量。

只不過這藥丸如此珍貴,陽頂天卻沒有一點點佔為己有的想法,也根本沒有上前去將藥丸搶過來的念頭。服用了藥丸的陽頂天,渾身的精力無法發洩,更是無比地期待下雪。只要下雪,他就可以做寒冰台階,就可以早日離開這個鬼地方。

終於,上天彷彿聽到了陽頂天的祈禱,也可能是冬天來臨,在陽頂天服用第二顆藥丸的第五天,天終於再次下雪了,雖然沒有上次的大,但是也不小。

頓時,陽頂天幾乎興奮欲狂,拼命地吼叫,還沒有等到雪堆上幾寸,就急不可耐地開始做雪磚。

忽然,老頭身軀一動,身上的積雪抖落。老頭睜開雙目,朝著陽頂天一招手,張嘴說了兩個字,雖然陽頂天依舊聽不懂,卻明白老頭的意思是讓他過去。

陽頂天趕緊過去,道:「老先生您看,又下雪了,我們很快就可以出去了。」

老頭微微一笑,這還是這半個多月來,老頭第一次笑。

然後,老頭伸出手指在雪地上寫了一個字,一個陽頂天不認識的字。然後,老頭讀出了那個字,讀完後指了指自己。

陽頂天忍下興奮,道:「老先生,您是要教我這個世界的文字和語言嗎?」

老頭不懂陽頂天在說什麼,依舊指著地上的字重新念了一遍,再用手指了指自己。

「您寫的這個字,應該是我的意思吧!」陽頂天道,然後在雪地上寫了一個我字,緩緩讀出來,接著也指了指自己。

「我……」老頭聽了一遍,竟然就準確地讀了出來,然後指著雪地上的那個我字,又指了指自己,最後竟然用手指在雪地上寫了我字。

陽頂天頓時驚訝無語,這老頭太牛了,只聽了一次看了一遍,就會讀會寫了。陽頂天的字已經寫得很好了,沒想到老頭第一次寫的我字竟然比他還好要,鐵畫銀鉤,深刻入骨。

接著,老頭重新在雪地上寫了他一開始寫的那個字,然後讀了一遍,又指了指自己。

陽頂天趕緊跟著讀,然後在雪地上跟著寫了一遍,這就是這個世界的我字。

陽頂天的發音和書寫都比較準確,老頭微微一笑,點了點頭,然後在雪地上重新寫了一個字,念了出來,又指了指陽頂天。

這次,應該是異世界的你字。

陽頂天跟著讀了一遍,然後寫了一遍,接著在雪地上寫了漢字你,讀了出來,又指了指老頭,表示這是你的意思。

老頭很快掌握,而且讀得非常準確,寫得依舊比陽頂天好。

接下來是眼睛、鼻子、嘴巴、頭髮、皮膚、肉、血管、筋脈、肚子、腳、大雪、冰、台階、天空等詞語。

陽頂天本來就十分聰明,老頭更加聰明絕頂。

整整十幾個小時,一直到雪停了,兩個人一直在學習對方的語言和文字。

老頭教了陽頂天整整一百八十九個字、五十幾個詞語,學習完畢後,老頭竟然用漢語來考核陽頂天。

比如,老頭指著天上的烏雲,說出了烏雲兩個字,讓陽頂天說出這個世界的烏雲怎麼讀,怎麼寫?

陽頂天說對的話,老頭報以一笑,陽頂天說錯的話,老頭就直接一個耳光打過來。

那個耳光真的很疼,不過老頭好像更疼,因為他的斷骨還沒有完全長好,有一次他打陽頂天耳光,甚至自己都吐了血。於是,陽頂天再也不敢出錯了,出了錯之後,趕緊狠狠自己扇自己的耳光,也不敢讓老頭來打了,而且他自己打得比老頭還要重,直接把自己打腫,有些時候血都打出來。

儘管陽頂天非常聰明,但是十幾個小時,幾百個字,近百個詞語,還是會錯一些。所以,最後整張臉被自己打得如同豬頭一樣紅腫,牙齒都有些鬆了,吐出來的口水都是血。

老頭始終沒有一點憐惜,一旦錯了,就目光如刺地盯著陽頂天。

直到最後學習結束的時候,老頭伸手撫摸了一下陽頂天紅腫的面孔,讓陽頂天內心升起一道溫暖。

「你去做寒冰台階!」老頭竟然是用漢語說出來的話,然後緩緩閉上了眼睛,再次進入坐關狀態。

「您,您不要吃東西嗎?」陽頂天問道。

老頭沒有理會,儘管這個時候他幾乎已經能夠聽懂陽頂天這句話的意思了。

陽頂天訕訕一笑,然後仔細為老頭整理好衣衫,用手梳理好他的頭髮,最後才去做寒冰台階。

就這樣,一天一天地過去。

大部分時候,老頭都在閉目坐關,每隔十天就丟給陽頂天一顆火紅的藥丸,維持陽頂天的生命和能量。

只有開始下雪的時候,他才會睜開雙目,在雪地上寫字教陽頂天這個世界的語言和文字,同時也學習地球的漢語。

當雪停了之後,兩個人停止學習,老頭再次閉目進入坐關,陽頂天繼續去做寒冰台階。

時間一天一天地過去,環繞洞壁而上的寒冰台階越來越高,陽頂天掌握這個世界的語言和文字也越來越多。而老頭,幾乎已經完全掌握了主要漢語文字,因為他是聰明絕頂的,一旦掌握了漢語文字的規律和精髓後,就完全能融會貫通自我學習了,所以到後面,他甚至能夠指出陽頂天一些漢語的偏僻錯誤,所以老頭的智慧讓陽頂天驚絕不已。

不過,陽頂天對這個世界語言文字的學習一開始很順利,到後來就慢慢變得艱難了。一開始,十個小時陽頂天能學習一百多個字,但是後來越來越慢。因為這個世界完全是武力的世界,完全是玄氣的世界,對於很多名詞,陽頂天根本就沒有概念,實在太過於抽象了。

為了讓陽頂天準確地掌握,老頭甚至要將那些名詞和概念完全翻譯成為漢語,然後再教給陽頂天。

所以,本來已經不怎麼挨打的陽頂天再一次挨打了,每一次學習,都被自己抽得面孔紅腫如同豬頭一樣。

老頭依舊無比的嚴厲,目光依舊無比的犀利。

但是,當陽頂天轉身的時候,老頭望著他的目光頓時充滿了柔軟和憐惜。

時光漸漸地流逝……

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

半年時間過去了,冬天過去了,下雪的天氣越來越少了。但是,寒冰台階只完成了一大半!

天氣越來越熱(當然,只是相對而言)。

陽頂天對這個世界的語言文字差不多已經完全掌握了,平常也可以用這個世界的語言文字進行交流了,對這個世界也有了足夠的瞭解。

這個世界叫混沌大陸,土地面積比地球要大很多,人口也比地球多,這完全是一個武力為尊的世界,玄氣是這個武力世界的基礎,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玄脈,天賦高的修為便高,天賦低的修為便低。

可以說,這個世界完全是武者的世界,萬般皆下品,唯有武道高。想要成為人上人,只有一條道路,那就是習武。

陽頂天每十天服用一顆的叫烈焰丸,是用幾十種珍貴藥材,混合十幾種火性玄獸之血,在烈焰聖火下煉成的,價值萬金。一般人只要吃了一顆,就可以修為精進,但是在這裡卻被陽頂天當成飯吃了。

時間一天一天地過去,陽頂天對這個世界的瞭解越來越多,但是對老頭的一切依舊一無所知。老頭是誰?為何會被困在這裡?為何全身盡廢?這一切都依舊是個謎,但是他和老頭的感情越來越深,陽頂天對老頭越來越依戀,最後完全將對方當成了親人一般。

第三章 ∼初習武,玄氣奧妙!∼ 加入書籤

每次服用了烈焰丸後,陽頂天總覺得渾身有用不完的力氣,所以在沒有做寒冰台階的時候,總是會亂七八糟打一頓拳,用來發洩體內源源不絕的澎湃能量。

有一日,老頭在雪地上畫了一套圖形拳譜,這拳法的名字叫正陽拳,總共只有五招,每一招,大約有十來式。

這正陽拳看起來很簡單,陽頂天只學了三四遍,第一招便大概對了,正洋洋得意間,卻見到老頭一臉的冰寒。

然後,老頭在雪地上寫道:表面練拳,內在練氣。拳所往,氣所攻。什麼時候,有一股玄氣在身體飛快流動,這一招便算是練成了。

接著,老頭閉上眼睛不再理會。

於是,陽頂天趕緊認認真真去練拳,一遍又一遍,足足練了幾千遍,也沒有感覺到有什麼氣,反而累得自己骨頭幾乎散架一般,倒地大睡。

第二日一醒來,便見到老頭已經睜開眼睛,在雪地上寫了滿滿上百字。

「這叫天地訣,這是最基礎的練氣口訣,你每日晨起便根據此法練氣。」老頭道:「對這個世界的語言,你大體上已經瞭解了,但是更精深的練氣之法涉及到人體多處穴道,筋脈關隘,需要有專門的圖譜和書籍,那些東西你完全不懂,所以那些練氣之法我不能教你,否則定會走火入魔。這套口訣,只是坐息吐納之法,你練了不會有什麼危險。你每日晨起,練一個小時的氣,再練三個小時的正陽拳,什麼時候在打拳時覺得有一股氣了,就告訴我,我再教你第二招。」

「是!」陽頂天道。

老頭閉上雙眼,再次進入冥睡狀態。整整半年來,大部分時候他都是閉目冥睡,彷彿多說一句話,生機便會少掉一些。整整半年來,陽頂天一直服用烈焰丸,而老頭沒有吃任何東西,他甚至連水都不喝,而且他完全不排泄,讓陽頂天敬畏不已。雖然他從來沒有說過自己的身份,但是從他身上有那麼多的烈焰丸,陽頂天暗中推測老頭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陽頂天按捺所有的雜思,開始根據老頭的口訣,坐息閉目,吐納練氣。

這個口訣只有幾百字,大概有幾十個動作,從鼻子,到舌頭,到呼吸,到手勢,到雙腿折疊,到提肛節奏,都要求準確無誤。幾十個動作完成後,為一個週期。

一個週期後,陽頂天忽然覺得小腹一癢,一熱,彷彿有一隻耗子猛地跳了起來,把他的身體幾乎都一頂,使得他不由得低呼一聲。

「怎麼?」老頭睜開雙目。

「好像,肚子裡面有一隻老鼠猛地一跳。」陽頂天道。

老頭面色一愕,不敢置信道:「這麼快?」

接著,老頭歎息道:「人比人,氣死人!你繼續吧,接下來要有什麼,不要一驚一乍的。」

「是!」陽頂天道,然後繼續開始根據那個口訣進行練氣。

每個週期大概需要三分鐘左右,每個週期過後,小腹內的那隻小老鼠都會跳起來一下,但陽頂天要去找的時候,它卻又消失不見了,所以整個過程完全像是捉迷藏。

整個過程,陽頂天就彷彿得到一個新奇的玩具一般樂此不疲。可以說,一個簡單的天地訣就讓他完全進入了一個陌生而又玄妙的武道世界。

一個小時後,陽頂天不甘心地做最後一次嘗試。

「噗……」結果,那隻小老鼠彷彿真的從小腹深處鑽了出來,然後留在小腹裡面,一直在跳躍。

「如何?」老頭睜眼問道。

陽頂天道:「那隻小老鼠出來了,留在肚子裡面,一直在輕輕地跳躍。」

老頭再次驚愕,再次搖頭道:「人比人,氣死人!」

他沒有告訴陽頂天,其他人根據這個口訣練氣,天賦高的也要一個月才能感覺到那隻小老鼠,至少半年後才能將那隻小老鼠引出來留在自己的小腹中。

「剛才的過程就叫引氣,吸收天地元氣進入你的體內,然後從你無數條筋脈中匯聚到腹中氣海。你說的那隻跳躍的小老鼠,就是你的初始玄氣。」老頭道。

「我也有玄氣了?」陽頂天驚喜道。

「練拳,練三個小時。」老頭道:「練拳重要的不是動作的正確,而是如何與腹中的玄氣進行交流,讓你的拳法和玄氣融會貫通,學會如何掌握你腹中的玄氣。不但要會將玄氣從筋脈中匯聚到氣海,還要學會將氣海中的玄氣引發到筋脈各處,這樣才能起到戰鬥的作用。」

「怎麼樣交流?」陽頂天問道。

老頭道:「去感覺它!」

說完後,老頭閉上雙眼。

陽頂天開始練習正陽拳的第一招,一開始睜著眼睛練,一板一眼不敢練錯一點,結果小腹氣海中的玄氣完全沒有反應,練習了幾十遍,玄氣依舊沒有反應。於是,陽頂天索性閉上眼睛練習,也不去管招式準確不準確了,閉著眼睛去感受那股玄氣。結果讓他喜出望外,那隻小老鼠竟然蠢蠢欲動,但也僅僅只是蠢蠢欲動,彷彿吸引力不夠,不能夠將它引到筋脈各處去。

陽頂天依舊閉目練拳,拼命用心去感受那隻小老鼠,拼命地想去親近它召喚它。誰知道,越想親近它,它越是矜持,一開始還蠢蠢欲動,後來索性懶洋洋地不理會了。

於是,陽頂天再次睜開雙眼,也不去理會這隻玄氣小老鼠,一板一眼完全按照正確的方式進行練習,又練了幾十遍。然後,再次閉著眼睛練習,去感受那隻玄氣小老鼠。

誰知剛剛閉目去練習拳法,用心去感受那隻小老鼠,那隻小老鼠反而迫不及待的猛地跳起來,幾乎就要散到全身筋脈去。

陽頂天大喜,這玄氣小老鼠就彷彿活的一般,跟你若即若離,你拼命想親近,它反而不理你,你不理會它了,它反而貼上來。

陽頂天趕緊再次閉目練拳,要再次感受這股玄氣。這個世界的武道太奇妙了,陽頂天毫無抵抗就沉迷了進去。

「今天到此為止,不要再練了。」老頭忽然道。

「可是,那隻小老鼠猛地一跳,我馬上就要成功了。」陽頂天道。

「它今天不會再跳回你的筋脈去了,剛才它猛地一跳,已經是今天最大的成果了。」老頭道:「不要練了,再練反而會倒退了。」

「唉!人比人,氣死人。」老頭再次歎息道,然後緩緩閉上眼睛。

陽頂天不信邪,繼續偷偷的練習。沒有想到真的如同老頭所說,非但沒有進展,反而大大退步了,那老鼠興奮度越來越小,最後索性懶洋洋在那裡一動不動了。

第二天,陽頂天繼續練氣一個小時,感覺到小老鼠好像大了一些,活躍度也高了一些。

後來三個小時的正陽拳,儘管已經把小老鼠勾引得拼命跳躍了,但還是沒能將它召喚出氣海。彷彿,那個氣海對小老鼠有無比的吸引力一般,它怎麼都捨不得出去。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終於,陽頂天將小老鼠引出小腹的氣海了,就如同真的老鼠一樣,在他的身體內到處亂跑,完全無法控制,每跑到一處地方,那個地方就發熱,感覺好像鼓起來一般,陽頂天再次低呼出聲。

老頭睜開眼睛,看到陽頂天的模樣,歎息地搖了搖頭道:「人比人,氣死人。」

別人需要三個月才能將玄氣從氣海中引到筋脈去,陽頂天只需要五天。

「坐下閉目調息,玄氣就會自動回到氣海了。」老頭道:「正陽拳的第一招,就是引氣作用。將筋脈中的玄氣凝聚到氣海中,積少成多,使得玄氣變得強大。然後,再將這股玄氣從氣海中引出到筋脈中去。」

「所以,第一招你算是練完了。接下來第二招,就是教你學習如何引導控制這股玄氣,什麼時候收,什麼時候發,讓這股玄氣去到哪裡。」

「第三招,是教你如何分離玄氣,總不能每次打人都將所有的玄氣打出去,有些時候只是為了教訓人,而不是打死人,所以只能打出一部分,留一部分。」

「第四招,是讓你學習引導玄氣出了氣海,對敵人進行進攻,卻又中途停止,將玄氣停留在某處筋脈,引而待發。」

「第五招,是如何用玄氣進行攻擊的同時,又快速凝聚全身筋脈的全新玄氣來到氣海,準備下一次的進攻。」

「第五招最重要。」陽頂天道。

「沒錯,第五招最重要,也最難。」老頭道:「人體筋脈好像小溪江河,玄氣彷彿上面的流水,小腹氣海就彷彿汪洋大海,小溪入小河,小河入大河,大河入大江,大江入大海。玄氣來源於天地萬物,人體的每一個毛孔、每一寸地方都在吸收玄氣。當氣海中的玄氣打出去後,筋脈的玄氣能夠快速凝聚入氣海,與此同時,身體的每一處又開始從天地間吸引玄氣。整個過程,源源不絕,循環不止。但是,速度有快慢,你打完一拳將玄氣全部打完了,卻要足足兩分鐘後才能再次凝聚玄氣,那早就死了十次八次了。」

接下來,老頭在雪地上開始畫出正陽拳的第二招、第三招、第四招和第五招。

「夏天快要來了,下雪的天氣會越來越少,所以你要將剩下的招數全部記住。接下來的日子內,我基本上不會再睜開眼睛了,你要自己練習,記住我的話,練氣一小時,練拳三小時。」老頭道。

「您不指點我了嗎?」陽頂天問道。

老頭道:「正陽拳和天地訣都是啟蒙武學,是最簡單基礎的,也是最難最重要的,每一個玄武者都必須練習正陽拳和天地訣才可以進入下一步的武道修習。每一個老師都不會進行指點的,因為根本沒法指點。每一個武者的感覺體悟,和玄氣的交流方式都是不一樣的,任何指導不但沒用,反而會讓這個初學武者走了歪路、絕路。」

「所以,正陽拳和天地訣是這個世界每一個武者的基礎必經之路,甚至可以說,從正陽拳和天地訣的修習中就大概可以看出一個武者這一輩子的最高造詣。所以,這個啟蒙期,完全要看悟性、心性。」

陽頂天聽到這正陽拳和天地訣竟然這麼重要,不由得道:「那是不是越快完成天地訣和正陽拳的人,以後的成就越高?」

「大部分來說是這樣,但也有少部分人例外。關鍵要看啟蒙期武者對玄氣的感悟和理解,還有契合與情感,這些東西才是真正決定一個武者未來造詣的。」老頭道:「當然這又關係到了玄脈,一個武者玄脈天賦高,那麼他自然就非常能夠吸引天地玄氣,氣海就更加龐大,也自然對玄氣更加默契掌握。」

「所以總的來說,在同等的條件下,一個武者的成就七分看玄脈,三分看心性。假如玄脈天賦相等,心性相等,那麼七分看師門、寶貝、器物,三分看偶然機遇。當然,歸根結底還是看玄脈。」

「那我的玄脈如何?」陽頂天趕緊問道。

老頭露出一個奇怪的表情,然後閉上了雙眼。

陽頂天頓時納悶,老頭這奇怪表情是什麼意思,難道自己的天賦很爛?不至於吧?陽頂天還是挺自戀的一個人,覺得自己在哪方面都不會太差的。

然後,就繼續猛練!

第一招,他僅僅只用了五天。

然而,第二招他足足花了十五天,才能夠控制玄氣從拳頭迸發而出。這股玄氣直接將雪花吹開了薄薄的一層,讓陽頂天無比興奮,更加沉迷於這個世界的玄妙武道之中。

接下來,依舊是第二招,他學會了發,還要學會收,還有學會控制玄氣的流動。足足花了二十五天,才完成這些。

也就是說,第二招他足足花了四十天,比第一招多了一倍時間還要多,這讓他稍稍有些鬱悶,小懷疑自己的天賦。

當然,如果讓老頭知道的話,肯定又要說一句:人比人,氣死人。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非常非常出色的人,完成第二招足足需要近半年。

接下來第三招,更加讓陽頂天鬱悶到幾乎懊惱,因為足足花了兩個月才完成。

而這段時間內,老頭也從來都沒有睜開眼睛。至於紅色的烈焰丸,老頭已經全部交給陽頂天了,固定十五天服用一顆。陽頂天除了練氣,練正陽拳之外,下雪的時候依舊做寒冰台階。隨著體內的玄氣小老鼠越來越大,他彷彿越來越耐寒,力氣越來越大,身子越來越輕快。

等陽頂天練完第三招的時候,春去夏來,夏天都已經過去了一半。

儘管這次處於北處極寒,但夏天依舊會下雪,只是下雪的次數少了很多,而且越來越小。所以,陽頂天修建寒冰台階的速度也越來越慢。

因此,陽頂天無比迫切希望夏天趕緊結束,冬天趕緊到來!

陽頂天練習正陽拳,第一招只用了五天,第二招用了四十天,第三招足足用了兩個月。這讓他對第三招的進度做好了充分的思想準備,甚至內心把完成的期限定位在四個月左右。

結果卻讓陽頂天喜出望外,第四招竟然僅僅只用了三天,以至於陽頂天還忍不住發出一陣陣歡呼,這個時候,他非常期待老頭能睜開眼睛表示讚歎或者驚訝。

但是,老頭依舊閉著眼睛,讓他小小的有些失落,彷彿考了好成績卻得不到家長的表揚。

到了第五招,現實又將陽頂天之前的得意全部打消得乾乾淨淨,因為進度慢到令人髮指。

第五招是最重要的一招,需要在打拳將玄氣發出的同時,體內的筋脈同時凝聚足夠的玄氣在氣海內,支撐下一次的攻擊,至少需要堅持三輪。

足足三個月後,陽頂天連第一輪都沒有完成,他需要在玄氣發出去之後,半分鐘內才能凝聚新的玄氣。

這個進度,讓他自己都有些絕望了。

但是,陽頂天絕對是那種越絕望越奮起的人,所以到最後完全是瘋狂的練習。每天三個小時的時間結束之後,就在腦子裡面拼命地想,晚上做夢也在想。

三個月,四個月……

這個世界的夏天過去了,秋天也過去了,再次進入冬天。(北處極寒之地其實一年到頭都是冬天,只不過為了區別,稍稍不冷的就是夏天,很冷的就是冬天)

寒冷的冬天,一場大雪接著一場大雪,讓陽頂天暫時把精力從正陽拳上面移開,每天的練習後開始製作寒冰台階。

因為,除了練武之外,還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早日帶著老頭離開這個鬼地方。

終於,這個冬天的第十次大雪後,陽頂天的寒冰台階完成了99.99%,距離地面僅僅只有十幾個台階,只剩三四米距離了。

只要再來一次大雪,陽頂天足足做了一年的寒冰台階就要完成了,足足上萬個寒冰台階的巨大工程就要完成了,他就可以帶著老頭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他被困在這個寒冰洞穴裡面已經超過一年了,現在,很快就可以離開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九陽劍聖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3.09.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