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故事設定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跪求路人名字

異世稱霸無人可擋
I'm God!!
作 者
蘿莉守護神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7.31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未定?????
本月人氣
374
累積人氣
88066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20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88 / 16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異世稱霸無人可擋資料大全
               第十一章 更新時間:2016.07.31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60-黃雀在後 加入書籤
對手也是料到子揚等人會先將後期修士給擊敗,已破除他們的陣法,也都是朝那位後期修士靠攏,各自施展出最強的一擊,擊退了子揚等人的攻勢

他們也知道,若是陣法真的被子揚等人破除,那他們不出幾分鐘,定然是以慘敗收場,所以一上來就直接使出最強攻擊,以保證後期修士的安危

三位巔峰期修士,分別對上了子揚,莉莉,墮天,這三個近戰系,直接將紫日擺到一邊,這也不是他們故意如此,而是他們只有三個人,而子揚等人的素質也極高,光是一人拖住一人就已經非常吃力,一拖二更是連想都不敢想

不用子揚等人多說,紫日也知道擊敗那位後期修士的任務,就是由他來進行

就在他持筆在陣紙上畫了幾撇,正要衝向那位後期修士時,王景也拿著短劍跟了過來

"我也來幫忙吧!"王景笑道

紫日則是思考了數會,雖然王景來幫忙是很危險,但由他對對方進行壓制,那危險性確實不高,重要的是若是回絕他,可能會給王景難堪,畢竟剛才他已經是連一點忙都沒幫上,這次他主動要幫忙還拒絕,就真的有些不給面子了

因此紫日便點頭道:"恩,那你就小心一點,不要被傷到了."

聽到紫日沒有拒絕他,王景顯得很開心,笑著點了點頭後便道:"沒問題!"

接著兩人快速地衝向那位金丹後期修士

而那位修士看著即將攻過來的兩人,不但沒有緊張,反而是暗自冷笑了幾下

紫日當然也注意到了對方臉上的冷笑,但僅僅因為一個冷笑就放棄這麼好的機會,別說子揚等人會不會怪他,就連他也無法原諒自己

"小心一點,對方好像有什麼陰謀."紫日朝後方的王景提醒了一聲,而後者也點了頭,全身凝住,緊握著手上的短劍

"劍陣三十六式-劍破勢!"只見紫日大喝一聲,手中的墨筆快速地在陣紙上飛舞著,數秒的時間便完成了一個陣法

雖然不知道對方有什麼陰謀,紫日也對自己感到自信,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他一上場便直接畫出一個強力的陣法

接著他將陣紙用力甩向對方,再中途時,陣紙便化作一支支手臂粗的長劍,已驚天之勢攻向對方

而對方見到數把長劍朝他飛來,依舊是面色平靜,絲毫不緊張

只見他拿出一塊木牌子,大喊了一聲

"王昆,該出來了!"

"什麼?"

聽到對方的話,紫日很明顯大驚了一聲,他怎麼也沒料到對方隊伍中還有一人,而且還一直躲藏起來

在他一回頭,便看到後方根本什麼也沒有,便知道自己中計了,對方根本沒有其他成員,這只是為了讓他的視線偏移掉

對方一見到紫日轉過頭,便冷笑了幾聲

剛才他故做淡定,就是為了給紫日一個他們有"陰謀"的假象

只見他運起真力並將它們灌輸進木牌子中,木牌子便發出了淡淡的白光

"小心!"一旁的王景見到對方手中的木牌子,也明白事情不對勁,趕緊朝著紫日喊道

"太晚了."對方冷笑道,手中的木牌子光速脫手而出,化作一道流星射向紫日

紫日也見到對方的攻擊,但距離太近,他根本反應不過來

只見到紫日召喚出來的飛劍都直接被這道流星給摧毀掉,而流星也沒有停下來的趨勢,以極快的速度衝向紫日,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時間

就在紫日闔上眼準備被攻擊時,便突然感覺到自己被推了一把

再次張開眼,便見到在一旁的王景已然是快速的衝向他這裡,並把他推離開

雖然紫日逃過一劫,但也苦了王景,將紫日推開後,攻擊便自動射向他

王景也不是沒有準備,將紫日推到一邊後,緊握著手中的短劍,防禦著木牌子的攻擊

但他也低估了木牌子的攻擊力,只見他抵擋了一會,手中的短劍便"噹-"的一聲,從他手中脫手而出,再天空轉了幾圈,倒在一旁的地上

"媽的 . . ."王景苦笑了一聲,接著木牌子便重重擊在他的腹部,使他直接往後面飛了數公尺

從地上爬起的紫日自然也知道現在要做的不是上前扶起王景,而是得先將對手給擊垮

"劍陣三十六式-劍破天!"

手中的墨筆快速地在陣紙上飛舞著,接著便間紫日將陣紙往上一拋,化作數道劍光射向那位後期修士

而那位後期修士見自己的攻擊沒有得手,也明白自己這下是玩完了,但依舊努力不懈地拿著武器抵抗了許久,接著才被傳送離開

再擊敗對方後,紫日便快速地衝到王景的身前,便見到他衣服已是被打了一個洞,身體更是多處瘀青

"想當英雄反而成了狗熊阿,哈哈哈."王景躺在地上笑道

至於紫日則是一臉嚴肅地從懷中取了一粒丹藥餵給王景,並說道:"為什麼要幫我?"

"什麼為什麼?幫助朋友也需要原因嗎?"王景吞下丹藥後,朝著紫日笑道:"而且剛才你也才救了我一次,這次換我幫你正好抵銷,哈哈,再說了,以我的實力在接著也是打雜而已,根本幫 . . ."

王景連話都還沒說完,便被瞬間傳送至起初那個空間去

然而在後期修士被擊敗的同時,這四人所施展的陣法也隨之被破,失去陣法的剩餘三人,只支撐了一會就被子揚三人給送回家裡去了

結束戰鬥的三人,自然也都看到了王景被傳送走,只見他們什麼也沒說地站在一旁

"紫日 . . .別難過了,勝敗乃兵家常事,恩 . . ."墮天看著紫日嘆道

而子揚什麼也沒說,靜靜地在一旁看著

至於莉莉,則是一臉笑笑,根本沒有覺得怎樣

總而言之 . . .這三個人都屬於不太會安慰人的那個類型

沉靜了數秒後,墮天才苦笑道:"麻 . . .反正也贏了,不錯了 . . ."

"恩."紫日直接句點他,讓墮天頓時感到尷尬起來

接著子揚則是說道:"別低沉了,接著可還有一戰得打 . . ."

"也是呢 . . ."紫日抬起頭來,望向眾人前方一個五人的隊伍

"螳螂捕蟬 . . .黃雀在後嗎 . . ."墮天也朝同一個方向低聲道

這五人的隊伍走到了子揚等人的視線前,能再這個時間點還是保持著五個人的隊伍,實力是不用多說了,全是清一色的金丹巔峰期修士!

這五位修士看著子揚等人,見他們連一位巔峰期修士都沒有,心中也沒有小瞧他們,並竟能打到這個時間還剩四個人,足以證明子揚等人的實力非凡

不過即使子陽再強,他們也有絕對的信心能贏,畢竟一個全由巔峰期修士組成的隊伍,其戰力不容多說,而且這五人在金丹巔峰其中也是非同一般

看著子揚等人,五人中便有一位巔峰期修士輕笑道:"沒想到最後一戰這麼簡單阿 . . .我說,你們是要自己認輸還是我們把你們打回去?"

子揚等人並沒有回話,而是靜靜地看著他們

就再子揚他們要出手時,紫日便擺手阻止他們,並道:"你們休息吧,我一個人足以."

"你一個要打我們五個?別說笑了!"那位修士看著紫日笑道,別說是金丹期修士了,以他們現在隊伍的強度,連元嬰前期修士都能一戰,一個連巔峰期甚至是後期都沒有的修士,竟然想一打五,讓他們感覺到非常荒謬

聽到紫日的話,墮天正想出聲阻止時,便聽子揚淡然說道:"行,就交給你了."

"子揚,讓紫日一個人去也太危險了 . . ."墮天聽到子揚竟然同意,便心急道

就算是他,一個人對付一位巔峰期修士不弱下風已是非常好,一次對付兩位已是覺得吃力不討好,一次打五個 . . .這只能想想,根本做不到!

因此就算紫日還有些什麼底牌,墮天也不認為紫日能做到以一敵五的地步,別以為底牌只有他們才有,對方若是沒有一些絕招,哪能撐到現在?

"恩,謝了,現在心情很不好,沒想到就有沙包能用 . . ."紫日朝子揚點了頭,拿起墨筆和陣紙便在五人的面前佈起陣來

"好吧!隨便你們,我不管了!"墮天見紫日直接無視他,也沒有太計較,只能握著長劍,再紫日弱於下風時快速出手幫忙

不過他可能沒這個機會了

聽到紫日竟然將他們五個人形容成沙包,他們五個人皆是覺得這個世態變了,怎麼有人能夠自信成這樣

而那位扮演著代言的巔峰期修士,見到子揚等三人確實沒有要出手的打算,便朝紫日說道:"很好,就讓我來看看你是真材實料還是虛有其表,辰兄,李兄,我們去應應他!"

雖然他們對自己感到自信,但還是留下兩個人以防備子揚等人突然出手,以他們的視角來說,三個人去對付紫日已是瞧的起他了

紫日當然也知道對方留下兩個人是為了防備子揚他們出手,低聲嘆了一口氣後,手中早已成型的的陣紙便化作一道金光向上衝去

接著紫日又擺了幾個手勢,大喊道:"劍陣三十六式-光寒九州!"

飛到天空的陣紙,在紫日喊完後,便化作金光,照過了下方五個巔峰期修士

"哼!故做玄虛罷了!"

那位修士起初還以為是什麼大招,便趕緊提起長劍防備,但當金光照過他時,卻是什麼也沒發生,當下便已為自己被戲耍,朝著紫日喊了一聲後,快速衝向他

怎料,他才剛抬起腳要向前衝時,突然發覺到自己腳上已是有著百道的劍痕在上頭,起步時便直接向前摔倒在地

"這 . . .怎麼可能!"那位修士喊了一聲,望向其他人也都跟他一樣,身上的各個部位沒有一處是完整的,每個地方就被砍了數百道的劍痕

待陣紙重新飛回紫日手上時,這五位巔峰期修士便悲催地直接被傳送離開,別說一招一式都沒有打出來,連紫日到底是怎麼攻擊他們的也不知道

"太猛了 . . .這個 . . ."看到紫日僅僅只用一招就將這五位巔峰期修士給擊倒,墮天看的是目瞪口呆

至於子揚雖然早有準備,但也是有些吃驚,雖說紫日是從仙界下來的,但這也太猛了些

別說是對手了,就連身為隊友的子揚等人都沒看清紫日的攻擊

也就在他擊敗所有對手的同時,上方也再出現了幾行字 . . .

61-神秘老人 加入書籤
章回次數每章都會減1,因為當時設定錯誤,看到章節是昨天那個數字請別見怪


"恭喜你們成為本試練中最後的優勝隊伍,接下來將把你們傳送至獨立空間中進行許願,願望只限一個,許下後恕無法更改,請各位多多注意!"

這幾句話才剛出現沒多久,站在子揚等人面前的紫日便在瞬間被傳送離開

而墮天的身邊也散發出了淡淡白光

"待會見."墮天朝著子揚說了一聲,接著也隨著紫日被傳送離開

至於莉莉則是在墮天離開時,拉了拉子揚的衣袖,問道:"哥哥,人家該許些什麼願望才好?"

子揚摸著莉莉的頭,笑道:"我怎麼會知道,反正妳就許個自己心中最想要完成的事情就好了."

"喔,人家知道了."莉莉點了頭,接著四周也散發出白光,被傳送離開

偌大的空間中,此時也只剩下正在那裡搔著頭皮的子揚

"怎麼還沒換我 . . ."子揚嘀咕了一句,接著身邊也和其他人一樣三發出淡淡白光

一個瞬間,整個世界彷佛就像是被靜止了一般,子揚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動作足足慢了數百倍

接著他的身心一震,子揚四周的時間流動速度回復正常後,子揚便瞬間半倒在地上,痛苦地低鳴了幾聲

這種感覺,他曾經體驗過一次,那就是當初系統邀請他時感受到的,這種震撼感並不會攻擊到身軀,而是指向更為脆弱的精神

子揚完全能斷定,若是那些精神承受能力較差的人,接受了這一擊後要不是智力嚴重衰退,就是當場成了白痴,嚴重甚至可能造成死亡!

待子揚腦袋清醒些,才撫著頭站起身來

就在他抬起頭的一刻,便見到一位老人不知何時就已經站在他面前

"有事嗎?"子揚雙眼平靜地看著老人說道

而老人則是淡淡地笑道:"我沒事,不過你有事."

"喔,是嗎."子揚點了頭,又道:"我的願望就是想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到這裡來.:

聽到子揚的話,老人臉上的笑意是更加濃重,說道:"是嗎 . . .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說用猜的,你信?"

"呵呵呵 . . ."

"好吧,反正照這個情況看來,我是猜對了."

"引起我懷疑的地方就是,莉莉已經被傳送離開,而我 . . .則是在這裡和你聊天,這樣你懂了吧?"

"莉莉?是剛才那隻幼龍嗎?呵呵 . . ."老人盯著他笑道:"對於你說的事,我根本完全不知道,更何況我也沒有回答你問題的義務."

"那獎勵的願望是擺好看的?"子揚輕聲笑道

至於老人則是回道:"我可不認為你只是為了獎勵而來 . . ."

"要不然是命中注定的巧遇?"子揚笑道

在子揚說完,老人很明顯地驚訝了一下,接著面色瞬間恢復正常,說道:"沒想到你也開始相信命運了 . . ."

"這當然是開玩笑的,哈哈."子揚看著老人笑道:"其實我在看到光柱的時候,就已經聞到了陰謀的味道."

而老人則是不解似地問道:"既然如此,為何你還進來?"

"因為很有趣阿,而且我的直覺告訴我,只要進來後我就會得到我想知道的答案."

"恩 . . .是嗎,那也該是結束這段既無聊又沒有任何意義的對話了."

"是嗎,不過我倒是覺得蠻有趣的."

"假如和你的對話能不指向答案,那我倒是很願意跟你坐下來慢慢聊."

"是嗎,那還真是可惜,不如這樣吧,你就給我提升個境界就行了,這就不會太超過了吧?"

"超過?都已經拿了一萬四千的世界點了,你還敢跟我拿東西,這不會超過?"

聽到子揚竟然還在跟他討東西,老人頓時是哭笑不得

"好好好,原本我就有東西該給你了,這東西你拿去吧,對你來說他比起任何的兵器,功法還要實用百倍."

老人從衣袖中取出了一張小條紙遞給子揚,後者接過小紙條後便立即用系統查看

"起始傳送卷":使用後將會被傳送回玩家一開始所待的界面,效果能持續三十天,效果結束後將自動被傳送回來.

使用限制:元嬰前期

子揚盯著小紙看了許久,說道:"只有這個而已嗎?"

"當然不只."老人搖了頭,拿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木盒子交給子揚

子揚接過後,便打開木盒子,一塊晶瑩剔透的水晶碎片便呈現在他眼前

"記憶碎片˙三":未知,使用后會有意想不到的事發生

使用限制:使用"記憶碎片˙二"

毫無疑問,這便是神秘的記憶碎片的第三塊,只不過使用條件為使用第二塊記憶碎片,現在的子揚也才中期而已,根本無法使用

"我說 . . .就不能給些現在能用的東西嗎?"子揚看著手中的記憶碎片,向老人問道

出乎子揚意料之外,老人竟是笑道:"行,我就破例讓你能直接使用記憶碎片."

"沒想到你人也還不錯麻."子揚看著老人笑道,接著從儲物戒中拿出了第二塊的記憶碎片,與第三塊一同交給老人

"不用交給我,只要在這片空間中使用記憶碎片,其實就能一定程度上無視它的使用條件."

"切,原來如此,還以為你得運功佈陣什麼的,原來本來就可以了."

"要是我不跟你說,你覺得你會知道?"

" . . ."

聽到老人的回答,子揚也明白想要在額外拿到什麼東西,基本上是沒戲唱了

因此子揚也沒和老人再多耍嘴皮子,點擊使用記憶碎片後,眼前便再次暗了下來



62-少年 加入書籤
"下一位!"

在一個被山水樹林所圍繞的仙境中,此時卻是顯得熱鬧非常

在這裡有著三尺高的巨人在行走,上半身為人,下半身為獸的獸人也悠閒地趴在地上休息,也有著那些平凡無奇的普通人

這些人,他們的年齡都不超過五十歲,而他們來此的目的都只有一個,那就是通過天府的入學測驗,成為天府的正式弟子!

話說天府,乃是這個名為神界的界面中,最好最頂級的一所修練學府,裡頭的仙王,天仙境界高手多不勝數,只要成為天府的正式弟子,不只是擁有了近乎用不完的修練資源,更能獲得那些高手們的親臨指導

而今日,便是天府十年一次,長達一周的入學試練,即使今天已是最後一日,依舊有不少年輕天才們陸續趕來

先不說能否成功通過試練,光是有參與到,也就有了向四周人炫燿的本錢!

就在此時,一位約十七,八歲的少年,正漫步的朝這裡走來

這位少年披著一身長達小腿底部的披風,身體則是穿著一件早已是殘破不堪的衣服,看起來十分狼狽

而在他踏進這個仙境時,每走一步,踏過的地方都會留下一個腳印,而他身上的一些沙子則是一粒粒掉到地上,讓原本乾淨整潔的道路,此時顯得有些骯髒

他也感受到四周人的異樣眼光,不過他並沒有停下,而是繼續走著自己的路

此時的他,光是外型就與他們格格不入,一點都不像是同類人,受到異樣眼光看待也是很正常的

少年慢步地走到了一處石桌,緩緩地從腰間拿出了一面牌子

至於那位負責處理報到的人,十分愜意地拿起少年放在桌上的牌子

就在他看到牌子上寫著大大的天字,他整個人的精神就瞬間清醒來

"天人族特邀弟子,報到!"

他大聲地朝著後面的人喊了一聲,接著恭恭敬敬地將牌子雙手奉上交給那位少年

而少年則是朝他點了頭,接著又慢步地走進石桌左方的一個大門

就在少年離開時,一位獅身人面的獸人,便走到那個人的身前,問道:"請問一下,為什麼那個人族修士不需要排隊等候?難道你收了什麼賄絡?"

"噓!小聲點!你這句話被別人聽到可就是直接斬頭了!"那個人直接將獸人拉了過來,低聲說道:"那可是天人族特邀的入學弟子,哪是我們這些人攔的起的,別說讓他等了,沒有通知長老們來親自迎接就已經算是失禮了!"

"這麼厲害?"這位獸人驚呼道

"哈,看來你一定是第一次來的菜鳥,難怪不懂這裡的規矩."見獸人滿臉驚訝,這個人已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看著他,說道:"要知道能獲得特邀弟子身分的,可是只有那些大族的族長親自挑選的人才行."

"而且按照規定,每一個大族中最多也只有兩個特邀弟子名額,你想阿,一整個大族中只能挑選兩個,這能不強嗎?更何況他代表的可是十大家族中最強的天人族的特邀弟子,他一看就知道根本沒有羽翼,只是個普通人,能已非同族的身分取得特邀弟子,要知道我可是在這裡做這個差事已經百年多了,可從來沒聽過有這種事情發生!"

"是嗎."獸人似懂非懂地點了頭,接著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寫著"獸"字的牌子,說道:"那我也可以直接進去了吧?"

"這怎麼可 . . .阿,失禮失禮,你可以進去了."那個人正要嘲笑這位獸人時,忽然見到桌上多出了一個寫著獸字的牌子,趕緊拿起來檢查一番,接著又恭敬地將牌子交回去

"恩,謝謝拉,告訴了我這些事."獸人哈哈地笑了幾聲,取回牌子後便走向左方的大門

"哀,今天霉運沖天阿 . . ."這個人目送著那位送人離開,才慢步走到後面坐下,繼續悠閒地泡著自己的茶

"請問一下有人嗎?"

這時,石壁那裡再次有人朝著他說道

而那位才剛坐下來的人,便大罵道:"我操,不要你也是特邀生阿,我已經受夠了,別在玩我!"

"不 . . .我只是來送些慰勞品來給您的,既然您不要的話就算了."

只聽那人說完,那位負責處理報到的人便立即衝到石桌前,早已不見剛才那人的蹤影

"坑爹阿!"

在少年走進大門許久後,立即有位身穿青色長袍的中年男子飛了過來

天府中共有棕,黃,綠,紅,青,橙,紫這七種顏色的長袍,用於方便辨識每個人的身分不同

而青衣長袍,基本上就是長老階級的人了

"你怎麼這麼晚才來?難道不知道特邀弟子的入門時間只有五天而已,現在都已經過了四天你才來 . . ."

這位中年男子一飛過來,便向少年責備道

而少年並沒有理會他,而是抬起頭來盯著他看

中年男子見少年身邊並沒有跟隨著其他人,便皺起眉頭說道:"話說回來,天人族的另外一位特邀弟子可老早就到了,你怎麼沒有跟他們一起來?"

聽到中年男子問他話,少年才緩緩開口道:"我 . . .是從家裡走到這裡來的."

"恩?"中年男子聽到少年的話後,明顯有些驚訝,接著又道:"你說,你是從天人族那裡走來這邊?"

"是的."少年點了頭

"你再開玩笑吧,從天人族那裡走到這裡就連我也得不眠不休的趕路,一個月才有可能趕到這裡,你說你只用了十天的時間,就走到這裡來,你是在耍我?"

聽到少年的話,中年男子頓時冷笑道:"別以為你是特邀弟子就能為所欲為,別忘記,你現在的身分也還只是特邀弟子,根本還不算是正式弟子,而且特邀弟子的報到時間早已經過了,若你不從實招來,你就準備回去吧."

而少年在聽到中年男子的警告後,依舊不以為然,說道:"我沒有說謊 . . .我是從一個沙漠走過來的,有人跟我說這樣比較快 . . ."

"沙漠?"中年男子思考了一下,從天人族到這裡的路途上有什麼沙漠,就在他想到時,雙眼便爆出了震驚的神色,用著有些震驚的聲音說道:"難道 . . .你是從無盡沙漠走到這裡來的?"

"無盡沙漠嗎 . . .我也不清楚,不過我一路上走來根本就沒有遇到任何人,蠍子毒蛇的倒是很多."

"那肯定就是無盡沙漠了,這樣說的話你的話也就可以實現,從無盡沙漠趕來這裡的確能省上很多的時間."

"不過,你一個小小的修士就能從無盡沙漠走來這裡,這我可不相信,要知道那裡可是被譽為四大生命禁地,就連我進去以後都可能有去無回."

中年男子看著少年說道

而少年則是看著他回道:"那要怎麼做 . . .你才會相信?"

"很簡單."只見中年男子拉起衣袖,看著少年說道:"用你最強的一擊打向我,只要能讓我後退半尺,也就算是相信你說的話了."

"半尺嗎 . . ."少年盯著已是擺出戰鬥姿態的中年男子,低聲說道

而中年男子見到少年在低聲說了一句,還以為是少年辦不到,接著又冷哼道:"我說半尺就是半尺,要是達不到的話管你是什麼特邀弟子,日後也別想再踏入這裡一步!"

少年沒有說話,而是拿出了腰間的一把木劍,朝中年男子砍去

"來的好!"中年男子面露精光,運起仙力在雙臂上,若是少年因為他一句話就退縮,別說能不能過他這關了,日後少年肯定在天府裡呆不下去,走不走也只是時間問題

而少年若是應戰,那代表至少他還有一顆願意上進的心

就在中年男子腦袋思考著接下來要怎麼安慰少年時,便感覺到了雙臂傳來了陣陣撕裂的疼痛感

"什麼?"中年男子驚呼了一聲,趕緊回過神來調動仙力至雙臂

少年的一劍並不花俏,只是非常普通地提劍,揮劍,如此簡單而已

但在中年男子看來,這一套簡單的動作,少年是做的如此行雲流水,其氣勢中年男子只在一些專精劍術的仙王境強者身上才看的到,不過這也只是氣勢堪比而已,威力完全沒有達標

"這樣可以了吧?"少年收起劍,看了地上的兩條因為摩擦出的高溫而產生的黑線,目測長度也有一尺那麼長了

"厲害厲害."中年男子看著自己雙臂上被擦出了傷口,不禁沒有大怒反而還稱讚起少年,說道:"可以告訴我,你這個劍法叫做什麼名字?"

"名字?"少年聽了反而疑惑了一下,接著又道:"劍就是劍,怎麼還有什麼劍法?"

"也就是說,你根本沒有施展什麼劍法了."見到少年的模樣,中年男子不禁再次吃了一驚,接著又大笑道:"好,很好,光是靠著一把劍就能讓我得全力以赴才能擋下,你很不錯,走,我帶你去報到!"

看著一臉喜悅的中年男子,少年根本感覺不到為何對方會感到喜悅,而他也默默地望了插在腰間的另一把劍

"幸好剛才沒有施展全力,否則就鬧大了."少年在心中說道,若是被那位中年男子聽到,可能就當場被氣死了

63-天人族族長 加入書籤
"我已經幫你報到好了,接著就帶你到你的個人洞府,跟我來吧."

少年點了頭,緊跟在中年男子後頭

不久後,他們便走到了一處高山前,中年男子對著少年笑道:"恩,我們到了,這裡就是天府弟子的洞府所在地方,我們稱這座山為天壁,基本上你們的食衣住行通通與這裡息息相關,千萬別忘了."

"好的."少年點了頭

"那你就先去找個洞府換衣服吧,剛才我有順便幫你拿了一套過來."

中年男子才剛說完,便從儲物法寶中取出一套衣服出來,遞給少年

"我說,你應該知道怎麼選洞府吧?"

"知道."

少年點了頭,接過衣服後便朝天壁走去

這個天壁從近看非常的壯觀,少年所看到的就像是一個被削成剖面圖的金字塔,少年要做的便是在這個牆壁山表面選一個空出來的地方,再將自己的血滴一滴在牌子上頭

最後則將牌子放到洞府門口的一個凹槽即可

待少年做完時,便走回原本那處

而中年男子見少年已將那身衣服換成了新一套的衣服,便笑道:"恩,這樣乾乾淨淨的不是很好嗎,走!讓我來帶你認識一下整個天院."

少年點了頭,接著便緊跟在中年男子身後

一路上,少年也在中年男子有耐心地陪他逛天府及細心的解說下,認識了天府中藥園,武器舖,鑄造行,精品店,任務殿 . . .等等

作為神界第一的學府,天府的面積自然是不會太小,兩人足足從近中午逛到了太陽西下,也才逛完整個天府版面的一半多而已

在找到椅子坐後,中年男子便向少年問道:"話說回來,你叫什麼名字?"

"名字?"少年疑惑了一下,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中年男子

而中年男子見少年一臉困惑,一點都不像是裝出來的,心中也開始覺得奇怪,畢竟天人族兩個特邀弟子名額有一個是人族的少年,發生這種大事自然不會沒有消息,而且他在天府當中地位也不低就權力來說已經趕上了一些橙衣長老

主要還是橙衣及紫衣中的大人物,基本上每天就是閉關閉關再閉關,修練修練在修練,哪有時間處理這些事情,因此這些事情都得落在一些青衣的長老身上

見少年思考了這麼久依舊沒有回答,中年男子便擺手說道:"不知道的話就算了,到時候我再去查查看,現在時候也不早了,我就先走了,有事情的話就跟那些穿紅,綠衣的人,說我要找盤金長老,要是他們說不知道的話就再跟他們說我是青衣等級的長老,這樣懂了嗎?"

"恩."少年點了頭,目送著中年男子離開

看著中年男子的身影漸漸模糊,最終消失在他的視線內,少年才站起身,往自己的洞府走去

******************************

時間點快速轉到了早晨

在一座龐大的建築物的大廳中,一位身穿著青色長袍的中年男子,正滿臉怒色的看向身前一位橙衣男子

"不!長老,你不能這麼做,說不定這只是個誤會而已,我們怎麼能夠因為他只是有襲殺天人族特邀弟子的嫌疑,就直接把他給斬殺了?"

至於另外一位橙衣找老則是冷哼道:"要不然,難道是那位特邀弟子親手將令牌拿給那個人族修士?"

"這 . . ."盤金被對方這樣一問,立刻啞口無言

"那不就對了,要是被天人族的人知道我們不只是窩藏殺害他們特邀弟子的兇手,還將修練資源拿給他供他修練,別說你了,就連我也會被從現在這個位子給打下去,現在不處理,更待何時?"

橙衣長老才說完,便從盤金身邊走過去

而盤金此時雖然很想拉住這位長老,但他只能忍住不這麼做

若是他真的拉住了,那迎接他的將是妨礙更高階層者的罪名,到時別說協助少年脫罪了,就連他自己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就在那位橙衣長老從他身邊走過時,他便突然聽到後面傳來了聲音,轉頭一看,便見到橙衣長老此時正彎著腰朝著門前一位年長的老人

待盤金將視角往上移,看到了老者的臉孔,也趕緊朝他彎腰說道:"您來了."

"恩,無須多禮,放輕鬆就好,呵呵呵."老者看著他們笑道,接著很自然地走進了大廳中,坐在一張大椅上

接著老者喝了一口身邊侍者給他倒的茶,微微笑道:"話說回來,那件事你們處理的怎麼樣了?"

"其實您老人家真的不用特地出來 . . .只要您一句話,要我立刻把那個嫌疑人給宰了也不是問題."

那位橙色長老堆起笑臉看著老者說道,至於一旁的盤金雖然面色平靜,但內心可已是十分焦急,腦袋的思緒也正快速運轉,想著要怎麼樣才能保住少年一命

而老人則是笑道:"在還沒有搞清楚事情發生的經過前,也不需要將他斬了什麼的,要是冤忘了好人可就不好了,就先將他帶過來,將事情從頭到尾好好說一次吧,若真的是他殺了我們家小子,那 . . ."

也不用老者再多說,眾人也都知道他接著沒說的那個字是什麼

"盤金,還不快去把那個小子給帶過來!"那位橙色長老急忙拉了拉盤金的衣袖,低聲說道

"阿阿?喔."盤金起初愣了一下,接著才點了頭,轉過身離開大廳

而在盤金離開的同時,老者便咪起雙眼,低聲向身旁一位侍者說道:去盯著他,別讓他做一些無謂的事."

"好的."侍者微微向後退了一步,接著瞬間消失在大廳中

此時的少年正盤坐在自己的洞府中,絲毫不知道死神的鐮刀早已是架在他頭上

"小子!小子快出來!我有話要問你!"

就在少年閉目修行時,便聽到了洞府外傳來了盤金的催促聲

少年運轉了一個週期後,便長吐了一口氣,起身並拿起放在一旁的兩把劍,把它們綁在腰間,接著才慢步走向洞府門口

"怎麼了?"少年出了洞府,便見到了正一臉焦急神色的盤金

盤金見少年依舊是這個處驚不變的樣子,情緒也稍微緩和了一點,向少年問道:"我問你,當初你拿的那個令牌是怎麼拿到的?"

"那個嗎?"少年指向了洞府內那塊寫著大大"天"字的牌子,見盤金點了頭,便回答道:"那個令牌是我在沙漠裡拿到的."

"沙漠?那你是怎麼拿的,是不是去搶一個背後有著翅膀的人?"盤金趕緊問道

而少年則是搖了頭,就在盤金正要繼續問時,身旁便突然出現了那位剛才在大廳上跟在老者身邊的侍者

"請別讓族長等候太久."侍者冷冷地看著盤金說道

盤金能相信,若是自己再問下去的話,對方真的會把少年直接帶走,因此只能點頭道:"恩,我知道."

接著盤金便牽著滿臉疑惑的少年,與侍者一起趕回大廳上

快步跑到大廳中,盤金便緊張地看著正悠閒地坐在大椅上的老者,若是對方一句話說出來,任他千方百計盡出,也都掀不起一小小的浪波

為什麼呢?因為這個老者便是神界十大家族中,公認最強大族群的天人族的族長

這個大族的族長影響力已經不用多做解釋,盤金可以相信,沒多久後那些閉關的橙,紫衣的長老們,有一部分都會提前出關,僅僅是為了迎接這個族長而已

而老者則是起身,慢步走向少年,說道:"孩子,我問你,你的那張令牌是怎麼拿到的."

"我是在一個沙漠裡,把一隻大沙蛇砍了之後,從地上撿到的."少年雙眼平靜地看著老者說道

而老者在聽少年說話時,雙眼也正目視著少年,見他沒有說謊,才慢步走回大椅坐下

緊接著,門外便走來另一位侍者,這位侍者在老者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過程中老者只是偶爾點了頭,再侍者退到一旁時,安靜地坐在大椅上思考

"恩 . . .或許我根本又不該怪罪於你,相反的,反而還得謝謝你幫我們家小子報仇."老者咪著眼看向少年

而盤金在聽到老者的話後,眼神就開始不知所措起來,起初少年的生命還是架在刀口上,怎麼沒過多久後那個死神反而變成了福神?

另一位橙衣長老也懷著與盤金相同的疑問,只不過老者自己不講,他們也沒那個資格詢問

老者喝了一口茶後,才緩緩說道:"剛才我們的族人已經調查過,原本我們家那個小子,是在幾個族人的保護下趕來這裡,不過中途好像被人給襲擊了,最後只有小子一個人逃出來."

"因為害怕被人繼續追著,所以他才選擇通過最危險的無盡沙漠,這樣就能起到嚇阻對方的效果,而且趕過來這裡的時間也能大大縮短."

"雖然計畫是好呢,不過中途他又被一隻大沙蛇給襲擊了,剛才我們已經找到了他的屍骸,確定致死的原因是因為沙蛇,而不是人為所造成的."

"所以說你殺了那隻沙蛇,我還得感謝你呢,否則小子的屍骨可能就真的無存了."

老者嘆了一聲,畢竟族中一位年輕天才身亡,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

"不過呢,我真的很想知道,連我們家小子都打不過的沙蛇,你究竟是已什麼樣的方式才擊敗的?而且從沙蛇身上的傷口看來,是一劍擊殺的."

原本放下心來的盤金,又因為老者接下來的一句話而重新提心吊膽了起來

相比起來,少年就顯得淡定多了,說道:"恩,沒錯,是一劍必殺."

"是嗎,那你就已全力打一擊試試看,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那個實力."

老者才說完,手便朝身旁一揮,一個沙蛇的虛影便突然出現

少年點了頭,往後退了兩步後才將右手放在劍把上

他也能看出老者的實力和盤金比起來是天差地別,若說後者是一隻老虎,那前者就是在天空飛的龍鳳,兩者完全沒有可比性

因此,這次少年也不打算放水,握的是木劍外的另一把劍

只見少年靜下心來,封閉了自己的五覺,全心灌注於這一劍上

突然,劍光一現,閃亮的白光照耀了整個大廳,在場唯有老者及他身後的那些侍者還能平靜地看著,盤金及另一位橙衣長老皆是用衣袖遮住自己的雙眼

待白光逐漸消失,兩人才放下衣袖,心中皆為剛才那一劍感到心驚膽顫

"這一劍要是打在我身上,那 . . ."

盤金一想到自己和少年的初次見面,若當時少年那劍的威力是如今這般,可能當時他的雙手就準備廢掉了

"好!很好!這一劍確實能做到一招秒殺掉沙蛇的地步,恩,年紀輕輕就能有此實力,當真難得!"看到了剛才那一劍,就連老者也忍不住稱讚地拍手起來

"若是你能持續這種威力的攻擊約十下,就連我也會感覺到一絲威脅."

聽到老者的話,盤金和橙衣長老當然都不會認為這是開玩笑,不過心中依舊很難去相信,畢竟老者對付他們也只要一根手指頭即可,如今一位連二十歲都不到的小毛頭竟然就可能做到他們沒辦法辦到的事,這叫他們如何去相信?

角色名字阿阿阿

64-兩把劍 加入書籤
"不過 . . .前提也是你得揮的出十劍以上."

老者依舊是笑笑地看著少年,而盤金和那位橙衣長老則是一臉困惑

而少年聽到老人的評語,也沒有生氣,點頭說道:"恩,我確實揮不出第二劍來."

"雖說如此,你的身體強悍能力也是遠超泰坦族那些已身體著名的種族了,否則根本施展不出這樣威力的攻擊."

老者笑了笑,再次從大椅上走了下來,向少年問道:"能借我看一下你的兩把劍?"

"可以."少年點了頭,將兩把劍解開,遞給老者

老者首先將那把木製的劍拔了出來

這把木製劍在盤金和橙衣長老看來,只是有幾道些微深刻的紋路,並沒有其他突出的地方

怎料,他們便聽老者說道:"沒想到這把劍竟然是用那種木頭製成的,這也難怪了,一般的木頭可承受不了你這麼用,哪來的?"

"亂逛時跟一個小販買的,當時覺得用的還蠻順手,就用五個下品仙玉跟他買了."少年說道

就在另外兩人深深覺得少年被坑慘時,老者便驚訝道:"喔,是嗎,你的運氣可真好,要是我的話可能花個數萬仙玉連個劍鞘都買不到,你竟然這麼輕鬆地就把整套給拿到手 . . .真是讓我也有些忌妒起來了."

"數萬仙玉?"聽到老者的話,盤金便大吃一驚,要知道已老者天人族族長的身分,用的仙玉基本單位就是上品仙玉起跳的,連上萬上品仙玉也連個劍鞘都買不到,那劍本身的價值又能多高?

而另一旁一位橙衣長老心中所想的也與他一樣,不過他又升起了另外的心思,這麼好的寶貝被一個毛頭小子拿著,不就糟蹋了嗎?

老者已欣賞的眼光盯著木劍幾眼,接著又將它放回劍鞘中,說道:"好劍!這把可能是我生平中見過最好的前二十把劍了!"

"前二十把?"盤金一連吃驚了許多,心中也有些克服起來

至於那位橙衣長老,在聽了老者這句話後,心中的邪惡思想便開始無限擴大起來

老者將木劍交給了一旁的侍者,接著拿起剛才少年用的那把劍,一拔出來,除了老者和少年外,全場震驚

"這 . . .沒劍身?"盤金傻眼地看著老者拔出來的劍,人則是已經驚訝到了連嘴巴都說出話來

至於老者身旁的侍者也愣了許久,接著又很快地恢復正常,想來也是見過世面的

這把劍,便是一把根本沒有劍身,單純只有劍把的劍

或許對盤金他們來說,這其實已經根本不算是一把劍了 . . .

老者見到這把劍後,向少年問道:"我可以試試看?"

少年沒有拒絕,微微地點了頭

"恩."老者應了一聲後,拿著這把沒有劍身的劍,慢步地走到大廳外

而在場所有人也跟著老者走到了門外

就在他們剛出門口時,老者早已是傲立於高空中

老者將全身的仙力往那把沒有劍身的劍灌入,沒過多久,原本沒有劍身的這把劍,便伸出了一條淡藍色柱子

只見一道藍光掃過整個天府上空,就連下方的盤金等人也感到了那莫名其妙升出的壓力

這一刻,所有天府的人都向天空看著,一道藍光從他們的頭頂上空掃過去,聲勢驚天!

"這 . . .也太強了吧 . . ."盤金看著上方那一道扇形的藍色劍光,不禁喃喃自語了一句

雖然知道老者強的恐怖,但這也是太超乎他預料了,恐怕這一劍若是打在天府,可能就有大半的地方得遭殃了

至於另一位橙衣長老,此時已是嚇的說不出話來

其餘那些根本不知道藍光是怎麼發生的人,有的是聚集在一夥討論,有的則是專心地看著那道已經慢慢消逝的劍光,想從中獲得一些東西,再來一些比較有地位的人,則是已經開始通知那些紫衣老怪物了

待老者緩緩地從上空飛下,將那把沒有劍身的劍放回原為,接著又大聲笑道:"此劍威力乃驚天,不知小友是如何取得?"

"路上撿的."少年淡然回道,彷佛這只是一把微不足道的劍

至於老者則是被少年的回答給嗆到,咳了幾聲後又道:"此劍,鑄造手法是奪天地之造化,乃是一把價值不可估計的稀世之珍也!"

從老者的眼神及評語,都能看出他對這把劍的評價是極高

"不知小友能否將此劍割愛與我?我也不會白收小友東西,我已天人族族長的身分,讓你享盡本族所有資源,全力支持你至仙王境,並保證日後有什麼困難,只要條件不威脅到本族安危,可以再答應你三件事,意下如何?"

"仙王境?"一旁的盤金聽到老者的話,也不禁嚇了一大跳

一位仙王境強者,基本上在天府中也是橙衣級別開始起跳,若是少年真的答應了,依天人族的修練資源,讓少年在五百年內的時間突破至仙王境也不是困難,年齡未滿六百歲的仙王境強者阿,就算天府給出紫衣的地位也不誇張,因為少年的前途將是一片光明!

更別說除此之外還能在提出的三個條件了,若是身分調換,盤金一定當場直接答應,在他看來,這筆買賣是有賺不賠

但卻見少年搖頭道:"抱歉 . . .我也很喜歡這把劍,不打算把它轉讓給別人."

"那好吧!"老者嘆了口氣,也不再多說什麼,畢竟已他的身分也不好跟一個後輩要東西,只能在心中感到非常可惜

"不過為了保障這把劍的安全,我就小小幫你一把吧."老者才說完,便運起身上的仙力,在這把劍上佈下一個陣法,接著連同另外一把木劍也一同交給少年,說道:"我已經在那把劍上佈下陣法,只要你不死,就沒人使用的了這把劍,除非對方的境界高於我,這把劍你可要小心保管,莫落入心懷不軌者的手裡."

"知道了."少年點了頭,接過兩把劍後迅速將它們綁在腰間

"好了,這下子事情也就解決,我也該去會會那群老家夥了,從哪裡來就從哪裡去吧!"老者朝著他們擺了手,說道

而盤金則是彎下腰,起身時見少年竟然還呆呆站在旁邊看,趕緊把少年的頭給壓下來,接著才牽著少年離開

至於那位橙衣長老也彎下腰,正要離開時便被老者給叫住

"敢問老祖,找小的有什麼事?"橙衣長老緊張地低下頭,不敢直視老者

至於老者則是從旁邊的那位侍者手中拿過一把約半個手臂長的短劍,說道:"你拿看看這把劍."

"好的."橙衣長老恭敬地點了頭,雙手接過那把劍,並疑惑的看了幾眼

看到橙衣長老疑惑的眼神,老者則是繼續說道:"這把劍的材料,跟剛才那位小傢伙的木頭劍是同樣的,你拿著這把揮揮看,只要能發出你平常威力的八成,我就把這把劍送你."

"當真?"橙衣長老下意識地問道,接著也不禁為自己的問題感到白痴,一個大家族的族長怎麼可能會為了玩弄他一個小小修士,以至於言而無信

不過他還是很不明白老者的用意,所謂的平常威力的八成,若以他現在的狀態算是十成,那八成就等於倒退了,也就是說拿著這把劍發出攻擊,威力不只是會上升,反而還會下降?

橙衣長老可沒聽過這麼荒唐的事,將仙力灌輸進木頭短劍後,才終於知道老者的自信是從哪來

"這 . . .這把劍怎麼沒有辦法灌輸仙力進去?"橙衣長老看著手中的木頭劍驚訝道

"沒錯."老者笑著點頭道:"這把劍確實沒有辦法灌輸仙力,正確來說,是用這種木頭製造而成的武器,都無法灌輸仙力."

"那這把劍又該如何使用,價值又在於哪裡?"橙衣長老此時就像一個無知的小孩,看著老者等待著他解釋

老者笑道:"世上沒有最強的劍,只有最適合最強者的劍,你懂了嗎,這把劍確實無法灌輸仙力,但相對的,上天則是賦予它堅硬不壞的特性,就算我已全力看向這把短劍,也只能在上方留下輕微的傷痕."

"哎呀 . . .話題跑遠了,我要說的事不是這些,只是想跟你說,別去動那個少年,就這樣 . . ."老者此時臉上雖然是笑的,但雙眼彷佛是無盡的深淵般,讓橙衣長老有種自己的三魂七破要被勾走的感覺,背上也開始冒出了冷汗

"沒事的話你也走吧,切忌不要忘記我剛才跟你說的事 . . ."

老者才剛說完,這位橙衣長老便立即離開現場,一刻都不敢停留

在橙衣長老離開後,老者身旁那位侍者便低聲說道:"敢問族長,需不需要我將那位少年的兩把劍拿過來?"

"拿?"老者聽到侍者的提議,忍不住笑道:"這就不用了."

"為什麼?"侍者忍不住問道,那把木頭劍的價值他也知道,說它是一寸千金都有些侮辱它,至於另外一把沒有劍身的劍,雖然他完全搞不懂,但從老者的描述,也能知道絕對是一把絕世難尋,天下無雙的無價之寶,很難以理解為何不將它們給搶過來

老者則是依舊淡定地回道:"那孩子 . . .不一般,身上所寄宿的天緣十分強大,剛才他也說了,木劍是從小攤販便宜買來的,那把無身之劍甚至是從地上撿到的,此子福緣不可估計."

"就因為如此?"

"對,就因為如此."老者將手中的木劍遞給侍者,說道:"若今日我們真的搶了那個少年的兩把劍,恐怕影響的不只是我而已,將可能是本族的根基,你說,我敢拿?"

聽到老者的解釋,侍者此時已經是嚇的說不出話來

"雖然這只是猜測,那孩子的天緣可能還不足以影響本族的根基,但 . . .哪怕只有一小點的可能信,我也不敢賭!"

老者看向天空,便見到有許多的紫色小點朝他這裡飛來,自語道:"那些老傢伙也是夠慢了,看來是閉關都閉到腦袋壞掉了,呵呵呵 . . ."

老者才說完,便自行走進大廳中,至於是侍者,則是呆立在外頭,久久不動


子揚的父母名字大募集,這絕對是一線的配角喔!請踴躍參與!!

65-盤古 加入書籤
走到少年的洞府前,盤金也是忍不住好奇心,便開口問道:"小子,這兩把劍也借我看一下,行嗎?"

"你們很奇怪耶,不就只是兩把劍而已嗎,有什麼好看的?"少年抱怨道,但還是將兩把劍從腰上繫下來,拿給盤金

而盤金則是小心翼翼地將木劍拔出來,好奇地拿在手上看了幾眼,說道:"這把劍怎麼沒有辦法灌輸仙力進去?"

"不知道,買來就這樣了."少年搖了搖頭

接著盤金對空揮了幾下,也沒覺得有什麼特別之處,心中也甚是不解,為何當時老者對這把木劍的評價會如此高

"你在拿這把劍揮看看,我想知道為什麼我揮和你揮會差這麼多."盤金問道

"真煩,我想要睡覺了."少年搔了搔頭,不耐煩地道

"好啦,你示範完,改天我帶你去吃大餐,好不?"盤金朝他笑道

"好吧."少年也不知是因為大餐還是什麼原因,從盤金手中接過木劍,朝天空揮了一下

"咻咻!"

少年每揮出一下,便產生出了巨大的空氣爆裂聲響

"怎麼同樣是拿這把劍揮,威力會差這麼多?"盤金看著少年揮也沒什麼問題,只能繼續專心看著

"因為劍也會看人阿,做人太犯劍,劍就不會給你用了."少年則是邊揮邊開玩笑道

"好個小子."盤金沒有生氣,而是笑罵道

"好了,你別揮了,反正繼續揮下去我也看不出什麼來."

"恩,說好的大餐別忘了."

"知道知道,雖然我請的不是很情願,但這點事也沒必要玩你."

盤金收起木劍,接著將木劍靠在一旁,拿起另外一把沒有劍身的劍

這把劍比剛才那一把還要讓他疑惑,前一把至少還有劍身能砍,這把就很乾脆地直接消失掉

突然,他想起少年當時那一件,加上老者試手的那一劍,這兩劍的共通點便是都有產生出耀人的光芒,因此盤金便已著不確定的口氣說道:"難道 . . .這是把光束劍?"

"光束劍?"聽到盤金的猜測,少年忍不住笑出聲來,讓一旁的盤金頓時臉紅起來,要少年別在笑下去

"你把仙力全部灌輸進去就知道了 . . .噗 . . ."少年搶忍住笑意,對著盤金說道

"就跟你說別再笑了,那只是猜測,猜,測,懂嗎?"盤金紅著臉向少年說道,接著便調動身上的仙力至劍中

接著,原本沒有劍身的這把劍,便生出了一根手臂長的光束

"你看,這不就是光束了嗎,疑?"就在盤金開心地向少年說道,卻驚覺自己灌輸進劍中的仙力早已是消耗殆盡

"我靠,這把劍太坑爹了!"盤金大罵了一聲,要知道剛才他為了讓這把劍維持住一段時間,可是足足灌輸了身上三分之一的仙力,但維持的時間卻只有短短幾秒而已

"哈哈,仙力灌輸進去後就要趕緊揮劍了,哪有人像你這樣還呆呆站在那裡,等著敵人過來砍你?還是說 . . .你是在等著對手自己跑來給你砍?"少年看到盤金一臉鬱卒,搶忍住的笑意終於是忍不住,便開始放聲大笑起來

"咳咳 . . .好了好了,別笑的那麼誇張."盤金老臉一紅,咳了幾聲後繼續說道:"話說回來,你接著要何去何從?"

"去哪裡?我覺得呆在這裡就很不錯了阿."少年回道

"恩,是嗎,呆的習慣就好."盤金聽到少年的回答,明顯鬆了一口氣,接著又道:"那今後我也不能少年小子什麼的一直叫,這也聽起來也太奇怪了."

"恩,沒錯沒錯."少年也點了頭

"話說回來你真的沒有名字嗎?"

"恩 . . .真的沒有."

"那你的父母呢?"

"父母?不知道 . . ."

"那你又是怎麼出生的呢?"

盤金的一連環詢問,讓少年也開始認真回憶起以前的事情,只見他皺起眉頭說道:"關於以前的記憶 . . .我只知道我好像是呆在一個全黑的地方,伸手不見五指,恩 . . .沒了."

"這就沒了?"盤今還以為少年會說出什麼重要情報,到了最後那個沒了,更是差點原地摔跤

"那好吧,今後你就跟著我,行吧?"

"沒問題."

盤金看著一臉呆樣的少年,含手沉思了數秒後便道:"我叫做盤金,你的話 . . .就叫做盤古,如何?"

"盤 . . .古?"少年照著唸了一次,接著又問道:"為什麼你想到的是這個名字?"

"因為阿,古這個字下面不是有個口嗎,上面則是一個十,正好合適你這張呆臉,哈哈哈 . . ."

這次就輪到盤金笑了起來

至於少年也沒計較,而是回道:"盤古嗎 . . .恩,還不錯我喜歡,以後我就叫盤古吧!"

"恩."盤金見少年也喜歡這個名字,打從心底也覺得很開心,說道:"那今後你就拜我為師,以後見到我就叫師父吧."

"蛤?為什麼?難道不能讓我當師父嗎?"少年抱怨道

"哈哈,誰叫你比我弱 . . .ㄜ . . .誰叫你比我年輕,哈哈哈 . . ."盤金說到一半,突然想起剛才少年那驚天一劍,頓時不敢說少年比他弱,只能從年齡上取勝

"這也行?"盤古歪了歪嘴,剛才盤金差的說出來的那段句子他也不是聽不出來,但到後面又突然轉向成比年紀,他也只能無奈地看著盤金

"好好好,我這就拜你這個老頭為師,行不?"

"把老頭去掉會更好,我看起來有這麼老嗎?"

"恩,我這就拜你這個老祖宗為師,行不?"

"老祖宗阿 . . .好像也很不錯呢,喂!這不是更老了嗎?"

"呵呵呵 . . ."

"好了好了,別玩了,作為師父呢,我要做的就是負責教導你一切有關於修練上的疑難雜症,而你也是我第一位收的弟子,我便送你一件東西吧,武器,防具,丹藥什麼的,看你要什麼,為師送你一件!"

雖然盤金覺得自己這句話說的頗有氣勢,但基本上武器,防具這兩項是根本不需要的,就武器來說,盤古身上的那兩把劍就已經甩他自己拿的好幾個大街了,作為師父送的東西竟然比徒弟原本拿的還要差,讓他是情何以堪?

至於防具麻 . . .這也不難理解,基本上已少年的實力來說,對付同級者是幾劍解決,根本不會被傷到,就算遇到一個超強的修士能把他打傷,基本上到了那個境界的修士,其攻擊威力也不是盤金送的一件防具能擋下的,總結來說還是有跟沒有一樣

接著就是丹藥及一些雜物了,想到了這些,盤金的底氣也就來了,見到少年起初那副窮酸樣,定然除了這兩把劍外就沒有其他東西了

"丹藥?"盤古疑惑的說了一句,同時也很自然地將武器和防具給無視掉,讓盤金也有些小小的傷心

"沒錯,就是丹藥."盤金點了頭,拿出了一個小玉瓶,將蓋子拿起,三粒圓滾的丹藥便從中滾了出來

"你自己看看吧."

盤金將丹藥遞給盤古,後者則是放在手心上看了幾眼,接著又拿回給盤金,說道:"你說這個圓球就是丹藥嗎?我在路上也有撿到幾粒耶,你幫我看看."

說完,盤古便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小木瓶子,也從裡頭拿出一粒丹藥並拿給盤金

盤金看了幾眼後,便大吃一驚道:"我X!九天清玄丹,有沒有搞錯阿?"

見到盤金如此吃驚,盤古也知道這個丹藥價值非凡,接著又笑笑地取出了其他丹藥

"我X!除了九天清玄丹外,你竟然還有天轉九日炎輪丹,這東西對火焰類的修士有很大的作用阿!哇賽!這不是至聖丹嗎?這東西可是能大幅提升境界的好東西阿,我的天!這不是六芒似初丹嗎,這玩意可是有能讓人容顏回復到年輕時後的奇效阿 . . ."

盤金吃驚地看著手心上的丹藥,一連說出了數種丹藥的名稱及大致上的作用,這些丹藥有大半以上他皆是聽過其形,聞過其名,但真正親眼看過的屈指可數

其中自然也有些他叫不上名的丹藥,不過能跟這些丹藥放在一起,想來也不會差到哪裡去才是

至於盤古則在一旁笑看著盤金,在他眼中,此時的盤金就宛如鄉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而他則是一個身懷萬摜的富豪

在盤金一一將這些丹藥解釋完後,才大口地吐吸氣,接著呼吸平穩下來才問道:"我說,你這些東西哪裡來的?別再跟我說是路上撿到的,能一次撿到這麼多丹藥,根本不可能發生!"

見到盤金那一副要吃人的眼神,盤古便說道:"其實就跟撿到的差不多拉 . . ."

"就是以前我在亂跑時,不小心跌到一個洞穴裡,沒想到洞穴裡竟然就擺著這些小木瓶,我拿了幾粒來吃之後覺得對身體也還不錯,就全部給它收起來了."

"覺得對身體還不錯?"盤金看著盤古無言道,接著又急忙問道:"那你現在身上這類丹藥還剩多少?"

"我想想喔 . . .一開始我好像拿了四十九瓶,一小瓶算十二粒好了,總共是588粒吧."盤古低著頭說道

"這麼多阿!"盤金也被這個數字給嚇到了,不過這只是當初拿的數量,過了這麼久的時間自然不可能還是維持在588,所以他便問道:"那現在還剩多少?"

"剩下的阿."盤古沉思了數會,接著才回道:"基本上我是每天吃一粒,只有偶爾感覺到太累才會再吃一粒,現在應該還剩下一百多粒 . . ."

"啥?你吃了四百多粒了?"盤金看著盤古傻眼道

"假如沒錯的話,應該就是這樣了."盤古點頭到

"糟蹋天物阿!"盤金哀怨了一聲,根本沒有想到盤古會把這些珍稀的丹藥當作補品吃,若是他的話也只會用在瓶頸時使用,平日絕對會將這些丹要當成親祖宗般供奉起來

"算了,吃了也就吃了,不過 . . .看來丹藥方面你也不缺阿 . . ."盤金頭痛地摩蹭了一下頭,根本想不到該拿什麼東西做禮物

至於盤古見到盤金如此苦惱,便說道:"麻,想不到就算了,反正我也不缺那些東西,把這個禮物留到以後再給我吧."

"疑?好辦法!"盤金一聽到盤古的提議,便贊同地點了頭

"那樣的話禮物的事也就解決了,在來就是修練方面了,你有什麼疑難雜症嗎?只要有都能問我."盤金滿心期待地看著盤古

而盤古再一次打破它的妄想,只見到盤古微微地搖頭,說道:"疑難雜症麻 . . .是沒有,不過我想學那個能飛天的法術."

"啥?那個你還不會?"盤金傻眼地看著眼前的盤古,說道:"那東西可是基礎中的基礎阿,你都走到了這個地步竟然還不會,真是的 . . ."

盤金嘴上雖然在抱怨,但還是拿出飛行功法的玉簡,丟給盤古後又道:"吶,給你吧,一開始學這東西可難了,要是不會的話記得來問我,別逞強喔."

"知道了."盤古點了頭,興奮地接過玉簡,接著又突然想起什麼事,說道:"話說回來,這個玉簡不算是禮物喔."

"好好好 . . ."盤金苦笑地點了頭,難道他盤金是那種送白菜貨給徒弟當見面禮的人嗎?

恩 . . .不過看的出來小子很喜歡這玉簡阿,早知道就把它當作禮物送了

盤金微微地嘆了口氣,接著又望向天空,說道:"天色也不晚了,我先回去拉,有事情記得在來找我喔."

"恩,再見."盤古朝盤金揮了揮手道別,接著雙目看向那已經逐漸西下的太陽,輕聲自語道:"盤古 . . .真的是不錯的名字阿."

接著他也朝著自己洞府的方向慢步離開,身影漸漸地融入黃昏的夕陽,最後不見人影

沒有人知道,盤古這個名字,將在千年後的神界,引起了多大的大風波,而作為命名者的盤金也萬萬想不到,一個瞞天蓋地的驚世陰謀,也在日後因為他的原因而被譜寫出來 . . .

恩恩恩?沒人要給個建議嗎?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異世稱霸無人可擋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4.1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