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故事設定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跪求路人名字

異世稱霸無人可擋
I'm God!!
作 者
蘿莉守護神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7.31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未定?????
本月人氣
374
累積人氣
88066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20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88 / 16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異世稱霸無人可擋資料大全
               第十六章 更新時間:2016.07.31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90-挑釁 加入書籤
"真巧阿,這不是紫大師兄嗎?你也帶朋友來這裡玩阿,真剛好,我也是呢."

站在這個隊伍首端的一位陣院弟子,微笑地看著紫日說道

而紫日則是皺著眉頭看著他,什麼也沒說,看的出來他並不歡迎對方

對方見紫日完全不去理會,也在他的預料之中,接著便又提起笑臉,走到正要進去小帳棚裡的子揚身前,上下的打量子揚一番

見對方一直盯著自己看,子揚也感覺到毛毛的,因此便道:"請問有事嗎?"

"沒事,沒事,不過紫大師兄的朋友竟然是這種我從來沒看過的貨色,看來果然是物以類聚阿,喔,抱歉了,我並不是要嘲笑紫大師兄您阿,您可別誤會了,哈哈哈."

只聽對方說完便開始笑了起來,至於他身後的一群人也很配合地跟著他笑了起來

看著對方全部都在發笑,子揚則是向紫日靠近,低聲問道:"他們是誰阿?"

"一群蚊子而已,不用管他們."紫日平靜地回答道,並沒有特地壓低聲音,以致於他說的話一清二楚的被對方給聽進去了

聽到紫日的這句話,他們再笨也知道剛才子揚跟他問的是什麼事情,就在後方那些人正要上前開罵時,首端那人則是抬手阻止他們,接著又上前看著子揚和王景笑道:"忘了自我介紹,我叫作宋南真."

"宋南真?難怪了."聽到對方的自我介紹,站在子揚身旁的王景便低聲的說了一句

而子揚聽到王景認識對方,便向他問道:"你認識他?"

"不認識,但有聽過."王景回道:"宋南真他也是通過六角難度被招入陣院裡的,因為當初他是唯一一個通過最高難度,所以頗受陣院高層們的重視,而他也是當之無愧的未來新星,因此在與跟自己差不多階級的陣師相處時,都是自以為高人一等."

"不過麻,好景不長,到後來他的光環則是被第二個通過六角難度進入陣院的紫日給奪走了,相較起整天在欺壓師弟,拍長老馬屁的宋南真,雖然紫日他也是很少開口說話,但紫月可就厲害了,幾乎所有陣院的長老以上階級人物都跟她還蠻熟的,據說當時還有長老想要把紫月給收作弟子呢,不過後來被紫日給拒絕了."

"而且紫日在陣術上的資質也比他不知道高了多少倍,因此陣院原本是要指派羅軒去保護宋南真的安全,到最後則是將羅軒轉到紫日的保鑣,至於宋南真的保鑣則是從其他長老裡頭選出來,在這之後的修練資源,他也少了很多,因此對紫日懷恨在心也是很正常的."

王景小聲地向子揚說道,讓原本根本搞不清楚狀況的子揚已經看的懂一些情況了

在王景向子揚解說的時候,這為宋南真則是一個勁的自說自話,完全沒有發現到子揚他們根本沒有在聽他講話

也就在王景說完後,宋南真也咳了一聲,說道:"那請問兩位又該如何稱呼呢?"

"王景和蘇子揚."

回答的人是在一旁沉默許久的紫日,只聽他簡潔有力的回答宋南真,看也知道就是要宋南真問完就趕緊走,別在這裡找麻煩

在聽到紫日的回答後,宋南真也能確定這期的天才修士裡頭並沒有這兩個人的名字,畢竟各個大小勢力的天才修士是上百個起跳,他哪有可能每個都一一拜訪過,但至少能讓他耳濡目染的絕對是直得他注意的人

知道了子揚和王景並沒有什麼威脅性後,宋南真的語氣也開始有些轉變,說道:"那麼就先請兩位離開吧,我的兩位朋友想要先測,畢竟我們這些天才修士的時間都很寶貴麻,就在這裡謝謝你了."

說完,他們一群人便擅自的取代子揚他們的空位

對此,紫日和子揚也沒有多說什麼,但王景可不是個會安靜的主,接著便大聲道:"憑什麼阿,難道你不知道排隊這個東西嗎?別說你這種小咖了,就算是羅軒親自過來也得乖乖排隊."

"喔喔喔,好大的口氣阿,竟然敢直呼羅長老的名字,實在是對羅長老的一大不敬,若不是我們不削做那種以大欺小的事情,早就把你們已武力給綁在樹上一天一夜了."

宋南真撇了撇嘴,接著也不去理會子揚和王景,走到紫日的身前笑道:"紫大師兄,不如這樣好了,我們就來辦個比賽."

紫日並沒有回話,而是雙目盯著他看

至於宋南真也不期待紫日回話,接著又道:"比賽的方式很簡單,就讓你們那邊兩位沒有參加過資質測試的人,和我的兩位朋友進行比賽,各方兩人加起來的難度高低合起來則為總分,比我們和你們誰比較高分,如何?"

宋南真的話說完,紫日依舊沒有打算回答他,而是緊閉著雙唇,彷彿只是一個蒼蠅在他身前嗡嗡叫一般

而王景見紫日沒有要回答他,又看到宋南真滿臉的得意樣,心裡當然是一肚子火,接著便上前走了幾步,說道:"比就比阿,誰怕誰?"

"好,爽快,既然紫大師兄不想回答,那就用這人的話替代你的回答,這樣行吧?"宋南真望向紫日笑道

聽到宋南真的話,紫日依舊是滿臉平靜,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緒起伏

"小賭怡情,不如我們就賭個三百上品靈石好了."

"三,三百上品靈石?"

王景聽到宋南真竟然賭這麼大,也不禁當場傻眼

"對阿,只是三百靈石而已,作為紫大師兄朋友的你,應該不會拿不出來吧?畢竟紫大師兄在我們這裡可是風雲人物呢,要是不賭大一點的話可能還會被紫大師兄瞧不起呢."

宋南真已挑釁的眼身望向紫日一眼,接著又滿臉微笑的看著王景

在他說完這句話後,也就徹底的讓王景沒有回轉的餘地了,但王景哪拿的出三百靈石,別說是折半的一百五了,現在他全身上下連一百個上品靈石也不到

但要是回答我沒錢,那也就是間接地給紫日丟臉,因此此時的王景也不知道該回答些什麼才好,只得紅著臉站在那裡

"要比也是可以,不過才三百靈石而已,就算贏了給我們當出場費又不夠."這時紫日突然開口說了一句,接著又道:"九百上品靈石,如何?"

"九百阿 . . .行!"宋南真笑著點了點頭

他從頭到尾根本不將這點靈石給放在心上,最主要他來這裡只是為了減減紫日的銳氣,使得陣院高層看到自己終究是高紫日一等,要他們重新評估誰最有資格獲得陣院的資源栽培

"那麼第一場就由我們先來吧."

宋南真才說完,他身後的隊伍裡頭便走出了一位身姿英挺的年輕修士

彷彿是為了起到嚇阻子揚他們,從而製造出無形的壓力,只聽宋南真又道:"這位是紫雲閣的賀之良,在本次的紫雲閣築基期比賽中可是取得了第二名的傲人成績."

相比起將驕傲藏在骨子裡的宋南真,這位賀之良從一開始便已著鄙視的眼神看著子揚他們,若說宋南真是一把放在劍匣中的長劍,那麼賀之良就一把從頭到尾都暴露在眾人眼下的一把長劍

不過究竟這兩把劍是否能傷到子揚他們,就得看他們是用劣質鐵礦又或者是高級鐵礦製造的囉

只見賀之良高傲地抬著頭,直接從子揚他們眼前走過去,連一身招呼也不打,那一眼的鄙視更是會使人莫名發火

不過子揚他們的心性也非同常人,根本不受他的影響,不過就王景一個人例外了

"嘿!頭別抬那麼高阿,小心踩到狗屎,這樣可會弄髒狗屎的阿!"

王景朝著賀之良大聲說了一句,而後者則是回頭瞪了他一眼,接著才走進小帳棚中

這個名為賀之良的修士,其名子揚雖然完全沒有聽說過,但他的實力的確非同常人,呆在裡頭的時間竟然比墮天還要長一些

雖然呆在小帳棚的時間越長,並不一定代表著突破的難度越高,只不過這就像一個參考,能大致上猜測出一個人究竟已經到了哪個難度

靜等了數分鐘後,賀之良便滿臉喜氣的從小帳棚中走出來,一看就知道成績不賴

"敝人不才,只到了四方難度就辛辛止步,還望你們多多承讓!"

賀之良的語句雖然誠懇至極,但口氣則是完全相反,再加上那看著天空,目下無人的雙木,一看就知道是在諷刺子揚他們

就連一個不才的人就能夠到四方難度,拿連四方難度都沒有的,不就是垃圾,又或者是說,比垃圾更垃圾?

只見王景這個很容易受他人語句影響的人,此時滿臉也是寫著他心中的憤怒,不過礙於這裡並不是他們的地盤,只得忍下怒氣,反諷回道:"恩,好說好說,我就單手讓你,子揚,換你上!"

王景氣勢壯大的喊了一句,但卻連一步也沒有上前,而是舉起手,並將食指指向小帳棚中,直接讓眾人有種想暈倒的感覺

這個只有讓人無言的份的一句話,在王景說出來後,便見到賀之良原本平靜的臉,立即有了怒色

"你 . . ."賀之良有些顫抖的指著王景,接著那隻手就正要朝王景打過去時,中途則被在一旁已經見事不妙的宋南真給擋了下來

"賀兄,冷靜點!若是你在這裡打了他,就正中他下懷了,雖然這裡是陣院,不過我的勢力也還沒到一手遮天的地步,更何況他還是紫日的朋友,要是到最後把羅長老給牽扯進來,事情可就不能善了!"

宋南真將賀之良擋下,大聲的喊了一聲,接著的後半句幾乎都是在他的耳邊小聲的說

不得不說宋南真的說話技巧也是十分高明,若是他的話只是單純的要賀之良別出手,那賀之良肯定會心存芥蒂

他的這一句話,不只是給了賀之良一種"我會盡全力幫你,但也請你別太過分的"的隱藏詞,但後面甚至連羅軒也牽扯進來

宋南真雖然平時傲氣十足,但在羅軒這種巨頭前,也是乖的像個綿羊似的,因此在宋南真循環漸進的警告中,他也能夠清楚理解事情究竟會發生到什麼樣的地步

因此賀之良很快地便冷靜下來,雖然臉上依舊是怒氣十足,但也沒有要動手的打算

而王景見到自己的計畫被阻撓,也只能騷了騷頭,笑道:"麻!我都親自來這裡給你打了,你竟然還不敢打,真是的,會怕哥就說麻!"

聽到王景的這一句話後,賀之良的拳頭又立即緊握住,整隻手臂的青筋皆暴露出來

這一次宋南真並沒有再提醒賀之良,而是全神凝注的看著賀之良那快要揮出的拳頭,時刻準備擋下來

但這一次賀之良很快地便將怒火給壓制住,面色恢復平淡,說道:"哼!多說無異,接著就換你們了,別浪費我們的時間了."

說完,他便慢步的走回到他們的隊伍中,不過目光依舊是死死的盯著王景看,若是怨念能夠化成一把劍的話,王景可能早就死了上百次也說不定


91-莉莉上場 加入書籤
走進小帳棚中,子揚才知道原來帳棚裡頭的空間比他想像的還要小一點

也不是說空間真的太小,正確來說是裡頭放的東西太多,導致整體的空間大大減少

在子揚的眼前,便有一個小木牌子,上頭則是介紹著測試的規矩

其實並不難,最開始的一龍難度,便是在最左邊,接著左邊第二個便是兩儀,接著以此類推,最右邊的便是最高難度的六角了

子揚首先走到了一龍的測試位置

這裡放著一個木製的圓桌子,上頭則是放著幾個類似積木的方形物體

木牌上也有提到關於測試的教學,簡單來說,子揚只要將桌上的積木排成陣法,便算是通關

或許是因為這是第一關,所以桌上除了幾個方形積木外,還有一張圖片供挑戰者參考用

憑著這張圖片,子揚很輕鬆的便通過了第一關,不過他並沒有露出興奮的表情,因為第一關的答案直接就印在桌上阿!就算是白痴也會過!

接著的第二關,就沒有前面那樣的友情圖片提示,只放了幾個積木在桌上,便要子揚自行排出陣法來

一看到桌上擺著兩個類似蝌蚪的積木,和兩個小圓球,再加上它們分別是一黑一白,子揚在笨也猜的出來,這根本就是地球上的陰陽雙魚阿!

懷著吐槽的心態,子揚三兩下就將第二關需要的陣法擺出來,若是有人在一旁計時的話,會發現到子揚竟然連半分鐘也沒花到,時間上比第一關還要更快通過!

這也不能說子揚有多厲害,畢竟那是陰陽雙魚阿,在地球上別說是東方人了,就連老美也知道這玩意的存在,從此也不禁讓子揚覺得,東方的文化是不是太厲害了,聽說愛情能夠不分國界,文化這東西也能夠跨越界面阿!

想歸想,子揚也沒將事情太複雜話,畢竟光憑一個陰陽雙魚就認為這裡和地球有什麼關係,未免也太果斷了些

不過接著的第三關,子揚又有些無言了

只見桌上放置著三個長方形積木,子揚連想都不用想,就直接將它給擺成三角形

接著便見到積木微微的發出了金色光芒,下一關被設下的陣法也在同一時間被去除掉

雖然說自己已經通關,但此時的子揚卻有些說不出話來,含首看著眼前的事物,開始思考了起來

被傳送到這裡的他,與地球有些相似的文化,盤古和盤古大陸的關聯,洛天依的真實身分

雖然子揚又感覺到一絲的小線索,但他畢竟只是推理而已,若是真的能夠以這小小的細絲尋到源頭,那這個問題也不會讓他思考那麼久了

不過一切的一切,還是源自於遊戲的最終目的,子揚可不相信會有人花費力氣就為了把他送過來,目前他也只見過洛天依一位玩家,而且洛天依知道的事明顯比他還要多上百倍

總而言之,子揚能夠知道這一切絕對是個陰謀,也可以說是個陽謀,因為他只能照著這個劇情走,可能他的下一步會怎麼做又會何去何從,可能老早就已經被規劃好了

想了許久後,子揚便用手掌拍了拍腦袋,讓自己不再去想這些事,與其有時間在這裡漫無思緒的思考,猜測,還不如趕緊提升自己的實力,還來得比較實際點

接著的第四關,不出子揚預料,便是要排出一個正方形

這個雖然對子揚來說是簡單到不能再簡單,但對於從來沒有接觸過這些東西的人來說,就像是要文盲看英文一般,除了看不懂外,還是只有看不懂

緊接著的第五關,便有些難度了,不過這個有難度有僅限於盤古大陸上的人們,對於子揚來說根本就是輕而易舉

第五關的通關條件便是要挑戰者排出五行的相刻以及相生的位置,只要其中有一個排錯,那就得重來

接著最高難度的第六關也被開啟,不過子揚這次只有到第六關的位置看了一眼,並沒有要解決的打算

畢竟子揚的修練天賦已經夠驚人了,看看人家墮天修練的多辛苦,到現在竟然也只是快追上子揚而已,要知道他原本的境界比子揚還要高阿!

因此若是他在添個陣術奇才的稱謂,肯定又會引發出一連串的事件,畢竟天下之大,可不是只有道院缺少天才弟子,陣院同樣也是求賢若渴

接著子揚便在小帳棚裡頭呆立了一會,畢竟他要是出去的太早,可就會被認為是故意放棄通過第六關,到時肯定又會引發一些人天馬行空的幻想

例如他跟紫日暗中有一腿,不想要奪走紫日在陣院中的光環阿什麼的

因此子揚足足在裡頭呆立了一分鐘,接著便面色平靜的走出小帳棚中

原本他還想說什麼自己到達第幾關什麼的,但卻發現到周圍的人竟然都是以著非同一般的眼光看著他,就連紫日的眼中也有一些驚訝之色

子揚才走過來,王景便感嘆了一聲,說道:"我說 . . .有一句話叫作人比人,氣死人,貨比貨得扔,今日所見,果然不同一般阿."

而子揚則是裝糊塗似的笑了幾聲,讓王景沒好氣的說道:"切,不就只是修練天賦好加上在陣法上有些資質嗎?不怕不怕,反正哥有一顆不服輸的心,肯定不會輸給你的."

王景說到後面,整個人都開始有些語無倫次起來,而子揚見狀只得搖了搖頭,接著走到紫日的身旁,準備聽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比起此時正在那裡不知道在說些什麼的王景,紫日明顯更加清醒,看著子揚笑道:"話說剛才也沒跟你提醒,其實在挑戰者通過第五關的同時,遮住帳棚的布料就會發出淡藍色的光,要是是通過第六關,接著也會發出深藍光芒."

"所以 . . ."

子揚的腦袋也不笨,即使紫日並沒有將話給說完,也猜出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原來就在子揚通過第五關的同時,其他人老早就已經知道子揚已經通過了,原本照他們推算,以這種速度繼續下去的話,通過第六關並不是問題,說不定還能夠入選陣院的歷史最速紀錄!

不過子揚就這麼卡在第五關很長一段時間,再笨的人也知道子揚在裡頭只是單純的浪費時間,根本沒有要通過第六關的打算

知道了自己聰明反被聰明誤,子揚只得自嘲似的笑了幾聲

雖然他們這邊是在笑,但宋南真他們那裡的人,臉色就完全不好看了

原本他們看子揚一幅弱樣,以為能夠通過三才難度就很厲害了,卻萬萬想不到子揚竟然通過了五行,而且中途還意義不明的停頓下來,接著也沒有再繼續通關

看著回神過來的王景,遞過來的挑釁目光,賀之良的手掌再次緊握住,不過一旁的宋南真則是低聲的說道:"別生氣了,反正下一局他們也沒人可以用,剛才我已經有派人去查了他們的資料,那個叫作王景的只是一個很中上型的修士,在陣術上也沒有比較卓越的表現,而且下一局還是林懷山道友出場,奪個五,六分也是手到擒來."

一想到下場的選手,賀之良的手又立即放鬆下來,冷冷的看著王景,什麼也沒有說

接著下來的第三場,宋南真這方派出的便是大眾臉的修士,比起傲氣十足的賀之良,他就要顯得沒有什麼特色了,從頭到尾都是平靜的走進小帳棚中

不過就因為如此,子揚他們那方也感覺到了此人並不一般

果真不出子揚他們所料,這位名叫作林懷山的修士,竟然通過了所有關卡,只見到小帳棚上的布料正在散發著深藍色的光芒,雖然說是很微弱的那種,但依舊能使他們看的一清二楚

就在林懷山從小帳棚裡頭走出來,正要接受宋南真身後那群人的歡呼時,卻聽紫日平靜的說道:"讓已經有測試過的人還下去測,你也真是為了贏而不擇手段阿."

聽到紫日的話,周圍的觀眾們很快的便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宋南真見事不妙,趕緊回道:"紫大師兄,雖然我敬你一聲大師兄,但也不是說你就可以這樣含血噴人,隨意汙辱人!"

聽到宋南真的回話,紫日依舊是一臉平淡,可見對於宋南真的回覆,早已在他的預料之中

"照我剛才的計時,這位林道友的通關時間恐怕是在七分半左右吧?根據我的記憶中,貌似陣院的通關歷史紀錄,只要時間在九分鐘內都有機會入榜吧?就連九分鐘都有機會了,更別說是七分半鐘了,但我剛才看了一下,在榜上完全沒有看到"林懷山"這三個字."

"更重要的是,假如真的有人通過第六關的話,肯定再第一時間就有陣院的人會過來吧?但都已經過了幾分鐘了,卻連點消息也沒有,一切的一切,不都代表著那位叫作林懷山的道友,肯定是第二次參加了."

聽完了紫日詳細的分析,周圍的人也都恍然大悟似的點了點頭,接著他們望向宋南真一方的眼神也都有微微的變了

看到情勢對自己不利,宋南真根本沒有去在意,只要他贏了,那就是贏了,何必去管別人說什麼呢?

現在最大的變因就是在他的計畫被識破,所以接著紫日若是派自己上場,那也就合乎情理,若是紫日真的上場,突破最高難度根本就是手到擒來

從派測試過的來再去測一次這點來看,很明顯他是一個為了贏而不擇手段的人,雖然說爾反爾的事情他也做了不少,但現在是在大庭廣眾之下阿,在先前他也沒有特別聲明不能派測試過的人上場,所以這點他還有狡辯的餘地

但若是接著紫日要上場,他也就想不到該說些什麼理由讓他不能上場

畢竟是先也沒有說明,兩方都不能上場,不是嗎?

此時的宋南真面色雖然平靜,但內心卻是極為焦急,若是真讓紫日上場,那最後的分數依舊是紫日那方贏,而他們這邊則會被冠已一個卑必小人的名號

雖然被叫小人的次數已經多不可數,但最重要的是他用了這種近乎犯規的方式,到最後還輸給紫日,這不是在主動向陣院高層說明,我真的差了紫日不只一點,而是一大截

但紫日的下一句話,又瞬間不知道紫日的內心到底是什麼打算了

"我不會上場的,你放心吧."紫日看著宋南真的雙目,這一刻,宋南真彷彿感覺到了自己內心所想的事情,全部都被紫日給讀取的乾乾淨淨,當下便趕緊甩過頭

最後上場的自然就是莉莉,一開始周圍的觀眾以及宋南真那方,都以為這隻小蘿莉只是來賣萌打醬油,聽到紫日竟然派她上場,所有人都是臉上三條線

不過除了子揚那方外,便只有宋南真面露喜色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這個紫日腦袋也終於燒壞掉了."宋南真內心暗笑了一句,在他的價值觀中,難到他們會輸給一個比他們小上好幾歲的蘿莉

而且從分數來看,紫日那方得突破六關,才能獲得勝利,一個連十五歲都不到的小蘿莉,能夠突破六關?別說笑了!

這時的宋南真不禁感覺到,天助自助者,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不過他從未想過,測試資質根本就和年紀沒有任何關係

92-陣院精品店 加入書籤
"莉莉,加油喔!給他們好看."

王景在後方朝著莉莉打氣道

見識過了莉莉的實力,其實他們潛意識下也認為莉莉的陣法資質很不錯

正確來說,是子揚沒有出口反對,可就他對莉莉也很有自信

雖然不知道子揚的自信心是從何而來,不過他們兩個人還是很自然的選擇去相信

反觀對面,則是一個勁的冷笑聲,就連圍觀的人也搞不太清楚狀況,依照現在的情勢,就算紫日親自上場,量對方也不敢說些什麼,但子揚他們卻選擇讓一個小蘿莉上場,用意根本不清不楚

莉莉走在前往小帳棚的一段小路,中途又轉頭看向子揚

在接受到了子揚雙目的意思後,莉莉則是點了點頭,小臉再次的轉向前

也在莉莉進入小帳棚的同時,對面的宋南真則是冷笑的看著子揚他們,說道:"剛才那位小女孩在這裡,讓我不太敢開口,但你們真的以為光憑一個女孩就能贏的了我們?"

"也要看過才知道,不是嗎?"紫日笑著回答道

"是嗎,那就讓我拭目以待了."

看著子揚那方三個人,全部都是面色平靜,彷彿最終的勝利者絕對是他們那一方,這讓宋南真十分的擔心

擔心歸擔心,但現在他也沒有回頭路可走,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更何況他這個耍小技巧又輸的,可能當乞丐都汙辱乞丐這個職業了

反觀他身後的一群豬隊友,早已經開始在嘲笑子揚他們那方,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老大此時臉色很不好看,在後面罵的十分開心

就在宋南真開始思考待會要是真的輸了的話,得該怎麼辦時,右方的小帳棚便亮起了但藍色的光芒

緊接著他還來不及吃驚時,下一秒竟然又亮起了深藍色的光芒

"這,這怎麼可能!"

宋南真吃驚的看著正從小帳棚中輕盈的跳回子揚那邊的莉莉,面色驚恐的看著散發著深藍色光芒的小帳棚

不只是他,就連他身後的一群豬隊友以及周圍的人,都已著誇張的臉看向小帳棚,接著又將目光轉向正在被子揚搔著頭的莉莉

意識到了自己竟然毫無懸念的就輸了,宋南真便說道:"這怎麼可能?你們絕對是作弊!"

"作弊?你先去看看排行榜再來說吧."紫日看著雙目充滿了不可置信的宋南真,語氣平淡的回道

還沒有等他派人去看看排行榜,一位身穿著咖啡色長袍的陣院長老,立即朝這裡趕了過來,原因也不必多說,自然就是來招募那位通過六方難度的修士

接著則由紫日負責與那位長老交談,但因為那位長老也是硬脾氣,畢竟要是招募到這樣一位天才弟子進入陣院,那他也能夠領到一筆不菲的靈石阿

最後紫日只好亮出了莉莉在道院的身分,才終於將這位長老給打發掉

至於宋南真那方,在交出九百靈石給紫日之後,便灰溜溜的逃離現場

一拿到九百個上品靈石,紫日當下便將這些靈石已300個的數目分給子揚,莉莉,王景

原本子揚打算拒絕掉,但因為紫日的一句"到時還得依仗你,就別跟我客氣了",只得收下來,不過莉莉那份他就拒絕掉了

至於王景在看到子揚拒絕的那一刻,心中也是有些緊張,畢竟要是子揚真的拒絕,他也不太敢收下,但當子揚收下後,他也就笑著將靈石收進自己的儲物法寶中

待紫日將剩下的三百靈石收進儲物法寶後,一群人便慢步的走向接著的地點──陣院精品店

在路途中,王景也向紫日詢問,當時他是如何得知排行榜上根本沒有林懷山這個人

而紫日則是笑著將手張開來,一張被畫著陣法的陣紙,便一直被他握在手中

"我用這張陣紙通知了一個朋友,讓他去幫我看看,最後再把訊息傳給我,就這麼簡單."

像是怕王景聽不懂,紫日還特別解釋道

而王景也沒有辜負紫日的一番解釋,原本面色迷濛的他,聽完紫日的解釋後也是將事情搞懂了

陣院的精品店離試陣地並沒有太遠,因此子揚他們走了幾分鐘後,便抵達到目的地

至於剛才先走一步的墮天,此時則是平靜的站在精品店的門口,等待著子揚他們

看到子揚他們走向這裡,墮天也上前走了幾步,笑道:"你們怎麼那麼慢?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讓王景跟你說吧."紫日淡道,將向墮天解釋他們為何會那麼晚到的任務,交給了王景

王景本人也沒有反對,十分開心的開始向墮天解釋起來,他剛才可是白賺到了三百靈石,心情怎麼能不好?

而且跟墮天說起話來,也比跟子揚他們說來的沒有壓力,至少王景在賣關子時,墮天絕對不會說什麼"恩,那就算了"又或者是"我都知道了",這種話

有就是在跟墮天相處的時候,王景才知道不是自己有問題,而是他和子揚及紫日,差距太大了!

所謂的陣院精品店,這裡的佔地約有百坪大,雖然是大,但與成千上萬的人群比起來,就顯得不值一提

每當秘境一行的飛船到此停留,上百位的天才修士們下船,其他的店舖便開始打起折價或者是消費多少就送相對應的禮物,但這間陣院精品店不同,不只是沒有任何促銷價,反而還定了堪稱嚴格的入店條件!

平常,擁有進入資格的人便是一些陣院的菁英弟子以及許多的長老們,至於外人想要進入,則是得滿足以下三個條件的其中兩個

一,身上所攜帶的金額得達到三百靈石

二,需有長老親自帶來,並全程在內跟隨,不得離開

三,進入店舖後不管金額一定得消費,否則將要付五個上品靈石的入場費

這三個條件絕對堪稱嚴格,第一個條件還好,只要帶夠三百靈石就好,但第二項和第三項,就有些困難了

想要由陣院長老親自帶來,就得和對方有認識,畢竟這可是要浪費對方的時間,不熟的話根本不可能

第三項也是最多人選擇的,畢竟進去裡頭假如不買東西的話,也只是花五個上品靈石而已

花五個上品靈石,就有了向其他人吹噓的本錢,某些不知道靈石為何物的,十分樂意這麼做

別看這只是小小的五個上品靈石,但要是一個小時有六百個人進進出出呢?要是他們全部不買東西,那這間店舖也能因此淨賺三千個上品靈石阿,而且還是什麼都不用付出,完完全全的白賺

紫日雖然並不是陣院長老,但他是擁有和長老同等級的權力,再加上陣院第一陣術師,羅軒親自保護等等名頭,使得他在陣院幾乎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因此他在帶著子揚他們進去,員工連過來檢查一下也沒有,彷彿紫日那張臉就是最好的通行證般

能夠讓那麼多人即使花五個上品靈石,也想進來長長眼界,這個陣院精品店自然不會差到哪裡

為了方便消費者選購,他們也很貼心的將商品分成幾大區,分別為綠,藍,紅這三大區

據紫日介紹,基本上那些只是單純進來看看的人,就是看綠色那區,那裡有擺設許多高階的陣法相關物品

想要進來買一些小東西,也就是紫日剛才使用的傳話陣紙以及發熱陣紙等等的成品,則是會到藍色那區

基本上這些東西並不貴,但問題就出在它是一次好幾張放在一個袋子裡賣,因此價格也不便宜

紅色區域,則是一些跟陣法相關,但比起綠色區域的等級要差了許多,時常會有陣院的弟子出入,一些打算學點簡單陣術的人也會到那裡選購

而王景自然是問起了像紫日那種大張的陣紙,在這裡有沒有在賣

紫日搖了搖頭,表示他那種陣紙基本上是特製的,不只是質感好,畫出的陣法也比一般陣紙來的強悍,一般市面上根本不會販賣

至於一般的陣紙則是已一張一百上品靈石的高價被擺放在綠色區域,原本想要買一張來玩玩的王景,果斷的放棄了

為了讓消費者多看看那些高價產品,店家很陰險的將綠色區域給擺在最前面,一進店裡來便能看到幾樣高價的產品被高掛在架子上

子揚他們閒著也是閒著,便先從綠色區域開始逛起

不得不說,陣法雖然只是兩個字,但卻分成了許多種類

像是綠色區域就擺放著許多佈陣的特殊道具,例如雕像或者是有靈性的石頭之類的,在一直排的櫃子中,甚至擺放著陣法的簡略成品供他們觀看,不過這當然不是真正的陣法,只是用一些小道具做出來的,走則要是真的佈下完整的陣法,一個可能就要佔地好幾坪了

這些陣法的下面都會有一張小紙,上頭會寫著這個陣法的名字叫作什麼,功用又是什麼

一路上看過來,子揚他們便已經見到了不下於十種完全不同功用的陣法

例如能夠製造出幻象的幻陣,能夠小幅改變天氣的凝雲陣,能夠困住人的九匣陣

不過紫日也說,這裡展示的基本上都是一些中低下的陣法,例如天罡陣或者是八門劍影陣這種一流的陣法,則是被秘密保管住

接著走到了藍色區域,原本子揚是打算買幾疊傳音紙,方便和紫日他們溝通,但則是被紫日阻止,原因便是他這裡就有很多張了,根本不需要買 . . .

最後王景則是拿了一個小型幻陣的木盒子,功用則是幫助睡眠以及做好夢,但這麼一個東西就得花上五十個上品靈石,子揚他們也不知道平常那麼斤斤計較的王景,為什麼會花錢買這種東西

至於他的回答也很讓人無言,竟然是"跟你們在一起壓力太大,時常睡不好",使得子揚他們不禁在心中想,"難道都是我們的錯?"

走到了紅色區域後,子揚也挑了一本陣法的大全,一開始他還不怎麼重視陣法這東西,但在經過剛才那個測試後,子揚也開始覺得,說不定自己在陣法上真的很有天賦

就算真的不太行,到時候能學個火炎陣之類的也不錯,要是某天需要到像是仙殿那麼冷的地方,便可以佈下陣法已供取暖

至於沿路一直被遺忘的莉莉和紫月,兩人則是脫離了子揚他們,自己在裡頭逛了起來,結果當他們要結帳出去時,卻發現兩隻蘿莉竟然滿手提著東西過來,不得不當場傻住

走出陣院的精品店後,天色也有些偏向黃昏,不過離飛船出發也還有些時間,因此子揚他們便照著計畫走,接著由紫月帶隊前往瀑布


93-界面傳送陣 加入書籤
子揚一群人有笑有聊的走到了紫月所說的瀑布前,不禁都將目光放到眼前的瀑布,不再繼續談話

從下往上看去,便會看到整個瀑布像是從高空中憑空出現,接著向下掉落

從高空中向下掉落的水滴打擊在石頭上,發出了"噗噗噗"的聲音,非常非常的吵

不過子揚他們還是看的十分開心,畢竟瀑布這種東西雖然常常聽到,但真正能見到的次數屈指可數

在看到眾人都有些被瀑布震撼到,紫月開心的說道:"哼哼,厲害吧,其實要是我們能夠早上來的話,運氣好還能夠看到彩虹喔!"

"恩,確實十分不錯."墮天情不自禁的看著眼前的瀑布點了點頭

至於莉莉,此時則是低著頭看著水面,想要看看裡頭有沒有魚 . . .

"你們看,那裡怎麼好像有東西在裡頭."

這時,王景突然指著瀑布內部,說道

而子揚他們也將目光往王景所指的地方看去,原本他們還沒有看到什麼,但時間一久,便能夠發現到瀑布的裡面竟然真的有東西

不過因為瀑布落下的速度實在是太急促了,使得他們只能看到裡頭有東西的影子,但根本就看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

"紫日 . . .你能不能佈個陣法讓瀑布的水暫時不能流動?"子揚深色凝重的看著瀑布內,向紫日問道

至於紫日也是明白子揚的意思,回答道:"想讓這個瀑布不流動,很難,但要是只是讓水分開來,讓出一條路,這就簡單了."

"恩,那就拜託你了,我總覺得有些不安,還是進去看一下到底是什麼才好."

看著神色凝重的子揚,王景也才意識到自己發現到的東西,或許真的是有什麼大來頭也說不定

只見紫日向前走了幾步,從衣袖中拿出幾張陣紙出來,並用墨筆在上頭佈下陣法,接著便將這幾張陣紙拋向水流較少的一個地方

在陣紙被紫日拋出去後,便瞬間分成了三個定點,以類似尖型屋頂的方式將流水分到兩邊去,空出一條路

"快進去吧,水流真的太湍急了,只能撐個幾分鐘."

紫日轉過頭向子揚說了一聲

而子揚向紫日到了一聲謝後,便運起升天術,雙腳漸漸的離開地面,接著便往瀑布內的一個山洞飛去

至於墮天也是運起翔天術,跟隨著子揚一起進到裡頭

一進到瀑布中的山洞,墮天便向子揚問道:"子揚,這裡有什麼問題嗎?"

"有,而且是大問題,剛才我們從外面能夠看到裡頭有東西,但進來以後卻什麼也沒有,你覺得是怎麼了?"

"幻陣?"

墮天回答的同時,面色也開始凝重起來,接著又道:"那我去外面通知紫日進來,你先在這裡等等."

"恩,勞煩你了."

在墮天運起翔天術飛出山洞,沒過幾秒,紫日便從山洞外走了進來

在外面他也聽說為何要他進去了,因此他進來之後也沒有再問一次,從儲物法寶中拿出一個小瓶子,並將蓋子打開從中倒出一些細沙,並將這些細沙分佈的灑在山洞的各個地方

不出子揚所料,在紫日灑下細沙後沒多久,山洞裡果真出現了一個被隱藏住的陣法

還未等子揚使用系統偵查,紫日才瞄了一眼後便道:"這是雙向傳送陣,而且是非常高端的那種."

"傳送陣嗎 . . .不過為什麼這東西要建立在這種幾乎沒人會來的地方?而且還特地佈下幻陣掩人耳目."

子揚將目光望向紫日,但紫日則是搖頭道:"我根本沒聽說過陣院裡頭有隱性的傳送陣,而且這個傳送陣還是最近才建立起來的,要真的是陣院用出來的,我不會得不到消息."

子揚當然明白紫日的消息來源多是靠羅軒,畢竟有誰能夠比這位陣院大人物還要早得到消息呢?

"所以說這個傳送陣根本不是陣院所建立,而是另有其他人 . . .紫日,你有沒有辦法看出這個傳送陣能夠傳送到哪一個區域?"

"我試試看."

紫日說完,便從儲物法寶中拿出一個小羅盤

只見小羅盤一出來之後,指針便一直向左向右偏動,根本沒辦法持續的停留在某一個方向超過兩秒

看著羅盤,紫日便道:"沒辦法,這個羅盤是我從上界帶過來的,就連它也沒辦法查看的話,就說明兩個情況."

"哪兩個情況?"

"情況一,這個傳送陣能夠傳送到的地方,距離這裡有上萬里的距離,並且那一端的傳送陣並沒有在開啟的狀態."

"情況二,這個傳送陣比我的羅盤還要高端,不過這應該是不可能的,雖然我的陣法造詣並沒有很高,但基本上還是能夠認出上界的陣法."

"是嗎 . . .也就是說,這個傳送陣的另一端,至少有上萬里的距離,而且另一端的傳送陣並沒有處在開啟的狀態,所以即使我們想要傳送到那裡,也不行囉?"

"完全正確,不過能讓羅盤偏轉的這麼快速,距離應該不只是上萬里,甚至可能到十萬里那裡!"

"十萬里阿 . . .這已經差不多等於盤古大陸的最北端到最南端的距離吧,也就是說這個傳送陣的另一端 . . ."

"在其他界面!"

子揚和紫日兩者皆是異口同聲的說道,但他們聽到對方竟然和自己同時說出同一句話,並沒有露出微笑,而是看到對方臉上的凝重之色

接著紫日又道:"不過這也僅僅是我的猜測而已,說不定另一端其實有佈下能夠讓羅盤誤判的陣法."

"但我還是覺得你先去通知一下羅軒會比較好,若是這個傳送陣真的是通向其他界面,那事情可就真的不得了了 . . ."

"恩."紫日點了頭並應了一聲,接著便拿出一張小紙,在上頭用墨筆佈出一個陣法後,接著便將這一小張陣紙對折起來,將它撕成兩半

緊接著便見到被撕成兩半的陣紙,不知道從何處冒出了火,將它們瞬間燒的一乾二淨

就在子揚和紫日打算離開山洞中,去和外頭的墮天他們會合時,走在前方的紫日猛然回首,向子揚說道:"小心!這個傳送陣已經被啟動了!"

"什麼?"子揚驚訝的喊了一聲,接著又瞬間將骨劍拿了出來,擺出戰鬥姿勢

至於紫日也是拿出了數張的陣紙,專注的看著發起亮光的傳送陣,只等到上頭出現人影時,便立即向對方射出

原本他們還以為被傳送過來的只有幾個人而已,但看到傳送陣散發的亮光越加耀眼,也就知道事情不妙

不出子揚他們所料,只見傳送陣上慢慢的浮現出人影,子揚隨意的掃過去,便確認了這群人最少也有八來個

而他們在傳送到山洞裡時,完全沒有注意到子揚和紫日已經站在他們面前,時刻準備出手

接著他們正式被傳送到傳送陣上時,第一見到的並不是山洞的黑色岩壁,而是數張陣紙

或許他們以為這裡很安全,所以他們看到這些陣紙後,一時間竟然反應不過來,就這麼呆呆站在那裡被陣紙擊中

紫日的第一波攻擊,成果不菲,足足將兩個人打的暈倒在地上,一個人則是失去戰鬥能力,此時正半倒在地上,用手摀住自己受傷的部位,滿臉痛苦之色

他們只是呆滯住幾秒,接著看到子揚和紫日兩人後,便知道剛才的攻擊就是他們發出來的,當下也快速的拿出各自的兵器

"情況有點不妙阿 . . .話說羅軒大約要多久才能到?"

看著這個仗勢,子揚也感覺到了些許的壓力

從剛才紫日的全力一擊,仍然只能取得四個擊破的戰績來看,這些人無疑是他們那個界面的修練天才

要知道紫日還是以偷襲佔了先手,若不是如此的話,可能連一個人也不會擊敗

接著子揚手持著骨劍,運起天行術衝至人群中

一旁的紫日也沒有閒著,拿起了陣紙便開始佈起陣法來

就這麼狹小的地形來說,對於他的陣法十分有利

首先要做的當然是在岩壁上佈下防禦陣法,否則要是戰鬥的動靜太大,可能整座山就直接向下崩潰,就算他和子揚的能力再通天,也是難逃一死

想到了外面的紫月他們還不知道裡面的情況,紫日趕緊走到洞口,想要佈下一個陣法防止有人逃出去,但就在他起步的同時,卻見到子揚竟然如一道流星般,直線的向洞穴外飛去

當下他便轉過頭去,一個身上環繞著濃厚靈力氣息的中年男子,就這麼站在對面那群人的最前面,不用想也知道剛才是誰做的

原本還在外面看著風景閒聊的王景等人,笑談中卻驚見一個人從瀑布中的洞穴往外飛出,直至落到離他們不遠的水池中

眾人看到有人突然飛出來,當然是嚇了一大跳,接著墮天則是迅速運起翔天術,飛向水池上方

在將落到水池的人就回到地面上後,他們也就看清了這個人便是子揚

只見子揚吐了一口水出來,接著便被一旁的墮天給扶起身

"子揚!裡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怎麼會突然飛出來阿?"

看著子揚的肚子竟然多出了一個嚴重的凹陷,王景不禁問道

"裡頭,裡頭有傳送陣,其他界面的人,來了."子揚有氣無力的向他們說道

至於墮天在扶著子揚的同時,也從懷中取出一瓶療傷的丹藥,並遞給子揚

吃下墮天給的療傷丹藥後,子揚的臉色也逐漸好轉,不過肚子上的凹陷依舊沒有回復

子揚向墮天點了頭後,墮天便會意的慢慢將手放開

94-完敗 加入書籤
緊接著一個人獨自在裡頭的紫日,也在子揚一個人站起的同時,從洞穴中飛了出來

不過他的情況要比子揚好多了,由於他不只是在身前佈下陣法防禦攻擊,更在後面施加了旋風,使得他只是微微的退出洞穴,並沒有如子揚一般,直接飛進水池中

在紫日衝出來的同時,他也朝著子揚他們的方向大喝道:"王景,你快帶紫月離開這裡,快!"

王景也知道情況不對勁,雖然很想要留下來幫忙他們,但他有幾兩重自己知道,就連子揚和紫日也都先後被擊退出來,對手有多強就不必多說了

若是他留在這裡,反而還會讓子揚他們有所顧忌,若是後面發生他被抓起來當人質,那可就好玩了

因此王景也沒有猶豫太久,立刻抓起紫月往陣院的方向奔去

不過紫月看到紫日要王景帶她走,也知道接著肯定有危險,因此便在王景的手中努力的掙扎,不想要被帶走

正當王景不知道該怎麼辦時,一隻手便突然從紫月的頸部打去,原本還在拼命掙扎的紫月,瞬間昏睡了過去

出手的人便是墮天,墮天在將紫月弄睡後,便向王景說道:"你快帶紫月走,還有千萬不要把消息傳開,要是遇到尹大長老就請他快過來幫忙!"

"恩,我知道了,你們也要小心點阿!"王景當然也知道要是事情傳出去,到時絕對會引發難以收拾的混亂場景,因此便慎重的點了頭,快速的揹起紫月,朝著陣院的方向狂奔而去

在目送著王景離開後,墮天便神色凝重的取出了自己的兵器,看著瀑布中的山洞,一動也不動

至於子揚則是快速的從系統商城中買了一粒能夠快速回覆傷勢的丹藥,雖然墮天給他的那粒效果極好,但絕對做不到讓子揚的戰鬥力瞬間回復到巔峰狀態

漂浮在空中的紫日也是緩慢的朝著子揚他們那裡靠近,三個人圍在一起,皆是一言不發的望著瀑布看

緊接著沒多久,原本平靜無比的瀑布,裡頭便走出了數個修士,為首的則是一位看似三十來歲的中年男子

這位中年男子身上真力充沛,當子揚他們仔細的看,甚至能夠發現男子的每個部位,皆散發著淡淡的真力光輝,一看就知道不會太弱

事實也是如此,在感覺到中年男子身上那熟悉的氣息及威壓,墮天便沉色道:"化神期?"

"恩,幸好只是化神中期而已,子揚和我就負責拖住那個化神期修士,莉莉和墮天,你們就負責處理其他小兵."

紫日低聲的分配了眾人的工作,接著他拿出一張陣紙,向上一拋,一道青藍色的閃電便從上面往地面擊去

這個閃電的攻擊,也就是他們出手的號角聲,只見子揚不管其他的小兵,直接拿著骨劍衝向那位化神期修士

那位化神期修士見子揚竟然敢獨自一人跑來送死,當下便冷笑了幾聲,手指向子揚彈出一個無形的真力彈,快速的射向子揚

子揚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對方的小動作,趕緊拿起骨劍擋下這粒真力彈

讓他大吃一驚的地方,便在於他竟然被對方一個小小的攻擊打到向後退了幾步的距離

就在同一個時間,那位化神期修士便在一個眨眼的瞬間,移動到了子揚的身前,手掌放在子揚的身前,一鼓強勁的真力波便直接將子揚震飛出去

就在子揚被對方震飛的同時,紫日也將陣法佈置完畢,只見方圓術公尺的距離,彷彿成了一個圓形的護頓般

緊接著這些護頓,便開始延伸出一支支手臂粗的利劍的,已撲天蓋地之勢攻向被圍在中間的化神期修士

不過化神期就是化神期,就算子揚他們自認同級中幾乎少有敵手,但這可是足足差了兩個大境界阿,而且能夠成為化神期修士,也代表著對方的修練天賦肯定也不會太低

看著自己身邊的許多長劍,這位化神期修士便冷哼道:"雕蟲小技!"

只見這位化神期修士抬起手來,手中便出現了一把兩尺長劍,他高舉起長劍,快速的由上而下揮動,製造出的波動直接讓紫日佈下的陣法瞬間瓦解

看著自己的陣法竟然連對方的一根寒毛也沒碰到,紫日也沒有氣餒,手中的墨筆快速飛舞在陣紙上,寫出了一個個陣法出來

在紫日提筆後,這張陣紙便化作不下於五個的陣法,全部攻向化神期修士

"連鎖型陣法?"這位化神期修士一語就道出了紫日的招式名稱,接著嘴角微微的向上翹起,揮動著手中的長劍,製造出了一道劍氣抵擋住紫日的連鎖型陣法

能被稱為連鎖型,代表的就是這個陣法絕對非同往常,不過事實也是如此,在紫日的陣法隱約有被劍氣擊退的前兆時,陣法的威力卻突然加強了數倍,直接將化神期修士揮出的劍氣,硬生生的打散

子揚和紫日聯合對付化神期修士,很不輕鬆,不過墮天和莉莉的情況也不會比他們好太多

站在化神期修士四周,一共有七位的金丹巔峰期修士,這些人能夠取得來到子揚這一界的資格,天賦自然也都是超一線級別的,墮天一個人扛住了三位修士的圍攻,竟從頭到尾都是處於下風的那方,根本沒有什麼反擊的機會

至於莉莉一個人雖然是對付四個修士,但這些人或許是礙於莉莉的年紀,所以不打算下殺手,但這隻小蘿莉偏偏又是實力驚人,四個人來回和莉莉鬥了數次,都只能以平手收場

他們當然也知道,憑他們幾個人根本不可能擊退這些外來者,但他們要做的僅僅只是拖住這些人,等到羅軒和尹天乞這些化神期修士來援

所以他們的戰鬥方式皆已防禦為主,能夠不攻擊就盡量不攻擊

看著墮天和莉莉與自己帶來的人,竟然已少搏多,這位化神期修士雙眼也閃過了一絲精光,看著子揚和紫日說道:"小子們,看來你們也是這一界裡的天才修士,要不你們宣誓日後歸順於我們,如何?"

"歸順?你想太多了,這是不可能的."子揚搖了搖頭,持著骨劍再次的衝向化神期修士

不過子揚即使在厲害數倍,依舊不會是化神期修士的對手,畢竟兩者可是足足差了兩個大境界,別說他了,就算是其他界的天才們也不敢如此誇下海口

化神期修士見到子揚他們沒有一個願意歸順,心中也是暗嘆了一聲可惜,接著他也不算留手,向這種不願意歸順的天才們,就是要扼殺於搖籃之中,免得日後壯大起來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只見這位化神期修士以手中的長劍和子揚近身搏鬥數回,面帶輕鬆之色的說道:"小子,你知道為什麼化神期前面的化神士什麼意思嗎?就讓我讓你見見吧."

就在對方說完的同時,子揚便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味道,趕緊拋下化神期修士,向後退了幾步

看著子揚向後退,化神期修事也沒有追上去或者是阻止,而是微笑道:"反應力不錯,可是太晚了."

"什 . . .麼!"

子揚大驚了一聲,卻突然驚現一個身影快速的蹲下身,直接通向子揚的身前,隨即子揚便感覺到了腹部傳來了陣陣的巨痛感

"子揚!"後方的紫日大喊了一聲,快速的從腰間取出了數張的陣紙並拋出去,而這些陣紙在半途便化作數個小火球,射向正要繼續追擊的化神期修士

這樣的小攻擊自然無法傷到對方,不過紫日的目的本來就不是攻擊,只是要牽制一下對方,讓子揚有時間向後退

朝著自己的腹部摸了一下,子揚便感覺到熱熱的液體這順著他的身體,向地上流去

"所謂的化神期修士阿,就是擁有能夠在短時間內將真力化作分身的能力,小子你也是輸的精采,畢竟能夠在金丹期就逼我使出這招,只得嘉獎."那道虛影回到了正一臉微笑的化神期修士體內

不久前才受傷的子揚,這時又被統了一刀,而且受傷的地方幾乎快要重合在一起,更是傷上加傷,這時的子揚渾身無力,只得用骨劍當作柺杖,慢步的走到紫日那裡,接著又失去力氣似的倒了下來

紫日朝著子揚喊了一聲,不過這時那位化神期修士便瞬間出現在紫日的眼前,紫日一個不注意便被對方抓住機會,一拳被化神期修士擊飛至瀑布下的水池裡,濺出的水花更是有一個人那麼高

看著自己的對手全部被擊倒,化神期修士便回頭望向剩餘的墮天和莉莉,接著手指微微彈出了一個小氣彈射向墮天手中的長劍,使得墮天的長劍微微向外偏了一下

緊接著還沒等他重新防禦,一位修士便趁著這個機會,緊握著長劍刺在墮天的左手臂上

最讓他驚訝的莫過於莉莉了,一個人對付四個修士的莉莉,此時竟然還是處於上風的狀態,讓這位化神期修士也不禁為莉莉的驚艷而震驚

不過再怎麼厲害,這把劍也不會為他們所用,接著化神期修士便親自出手,施起全力將莉莉鎮壓在地板上

但莉莉也不愧於她龍族的身分,竟然在受到化神期修士的鎮壓,依舊能勉強的站住身

雖然莉莉能夠站起身來,但想要正常戰鬥基本上就不可能了,最後則是被其他的修士們一同圍攻,被用特製的繩子綁起來

至於落入水池的紫日,為了怕他是假裝昏迷,所以便由化神期修士親自去將他帶回來地板上,並用繩子將他綁起來

"你們去把那裡兩個人也都綁好一起帶走,我們這麼大的動靜應該引起這一界修士的注意了,再不快走就有麻煩了."

化神期修士指揮著五名修士,要他們去將子揚和墮天搬過來,用繩子綁住

此時的墮天雖然還是處於清醒,但手臂傳來的陣陣疼痛根本讓他無法在繼續握起劍戰鬥,只能滿臉不甘的被這些修士們五花大綁

倒在地上的子揚,此時是躺在自己製造出的血泊中,滿臉痴呆的仰望著天空

修士肉體的強悍程度遠超乎他的想像,即使受了這麼重的傷,子揚依舊能感覺到自己離死還遠的很,不過要是真的被對方綁起來,那也真的是離死很近了

"叮!目前玩家處於重傷狀態,符合心法:「戰王法典」的學習條件,是否學習?"

95-反殺 加入書籤
聽到耳邊傳來的系統聲響,原本已經差不多絕望的子揚,微微的愣了一下,接著趕緊選擇了學習

現在的他當然是說不出話來,所幸學習東西只要在心裡默想就行了

"叮!學習完成,詳細資料請自行查看."

耳邊傳來的學習成功聲音,子揚這時便感覺到了腹部的傷口沒有剛才那麼痛,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法效果的影響

那些準備將子揚綁起來的修士們,見到子揚受到這麼重的傷,也就不怕子揚再爬起來戰鬥,放下戒心的開始綁起子揚的手腳,完全不知道死神的鐮刀正架在他們的脖子上

看到這些人正準備將他綁起來,子揚並沒有緊張,而是繼續假裝昏死過去

等到他們全員圍繞在子揚身邊,要將子揚綁起來時,子揚才動了

只見子揚快速的握起手中的骨劍,趁著他們驚訝的時候,以躺在地上的姿勢,將握著骨劍的手臂宛如陀螺般轉動了一圈

這些修士們怎麼也沒料到子揚剛才是在裝昏,還未等他拿起手邊的武器,皆被子揚已環繞的方式砍了一劍

清楚的明白修士的身體到底有多麼強悍後,子揚也不覺得光是在對手的腹部砍一劍,就能讓他們失去戰鬥力,所以子揚這次便下了狠手,瞄準的,便是他們的頸部

前文也說過了,子揚在地球上時幾乎是無物不學,當然明白人體最容易致死的地方,莫過於頸部了

就算修士的肉體多麼強悍,像是眼睛這類的部位依舊是十分脆弱,而頸部,便是屬於這種脆弱部位的其中之一!

鋒利的骨劍劃過了他們的頸部,噴出來的鮮血像是玫瑰的花瓣般,飛舞在空氣中

原本還在不遠處與其他修士笑談的化神期修士,在看到子揚竟然突然爬起,並拿著骨劍將四位要把他綁起來的修士殺死,當下便立刻大怒,衝向子揚

對此,子揚也沒有任何辦法,畢竟不是他們死就是我們亡,子揚可不打算讓他的小命就這麼交代在這裡

"你這個畜生竟然敢這麼做,原本我還想留你們一條,這下別說你了,就連你的同伴們我也會一同殺掉!"

看著倒在地上沒有了脈搏的修士們,化神期修士臉色也開始猙獰起來

畢竟這些可都是他們那一界的天才修士,日後成長起來對他們那一界絕對是一大助力,但卻被子揚斬殺於此,而且一次就是四個同時死,如何能不讓他震驚

就連其他的修士們也都朝這裡聚集過來,看到地上的修士們,一些心理承受力不好的人,甚至開始哭了起來,畢竟沒多久前還在和他們嘻笑的人,此時竟然成了冰冷的屍體,如何能不讓他們感到悲傷?

接著化神期修士也沒和子揚再繼續多說,拿著手中的長劍,施起全力朝子揚橫砍了一劍

子揚看到化神期修士的手動的同時,也就知道對方要出手了,手中的骨劍也再同個時間上前擋住對方的攻擊

見到子揚的力量竟然增加了數倍,已經到了差不多能和他分庭抗禮的程度,化神期修士顯得十分驚訝,心中對於要殺子揚的決定更加堅定

緊接著化神修士嘴角微微一翹,一道虛影便再次出現在子揚的側邊

子揚當然不會再被同樣的攻擊給傷到,不過要是他真的用骨劍去砍那道虛影,則會被化神期修士攻擊

緊急的時刻,子揚便突然想起剛才那個陀螺的攻擊,當下也沒有在猶豫,手中的骨劍傾斜的向左攻擊那道虛影

看到子揚竟然放棄防禦攻向虛影,化神期修士頓時心中大喜,手中的長劍快速的揮向子揚的右手臂,想要直接將子揚的手砍斷

隨即,他便發現到了原本朝著左邊攻擊的骨劍,竟然又從右邊回來,使得原本要攻擊的化神期修士,只得急忙將長劍轉向去擋住骨劍的攻擊

趁著他驚訝的時間,子揚又抬起了右腳,用了的朝化神期修士踹了一腳,緊接著手中的骨劍便瞬間斬向對方的頸部

驚覺自己竟然被子揚的一腳踹到後面,化神期修士趕緊拿起長劍護住自己的頸部

誰知道子揚的目的根本不在他的頸部,只聽子揚已著只有他聽的到的聲音,微微的說了一句:

"一器,破,萬,法."

和子揚距離極近的化神期修士自然也聽到了子揚的低聲自語,不過他也沒有特別去注意聽

只見在子揚一句話說出口後,骨劍的劍身便瞬間亮起了淡淡金光,使得化神期修士大感不妙,趕緊向後移動

不過子揚當然不會放任化神期修士逃跑,在對方想要離開的同時也運起行天術,將速度直接提升到了五倍,一時間竟然和化神期修士的速度持平

看著子揚不只是連力量,就連速度也是上升了數倍,化神期修士還以為子揚是吃了甚麼能夠瞬間增強實力的東西,當下也沒有再繼續浪費時間逃下去,轉身並拿起長劍斬向子揚

而子揚等的就是這個時機,手中散發著淡金色光芒的骨劍,在他施啟全力的同時,金光更加的耀人

原本化神期修士以為,子揚的全力一擊也就和他的全力一擊差不多持平了,但在見到散發著光芒的骨劍,心中也就頓時涼了下來,趕緊放棄攻擊轉變成防禦的姿勢

也就是這個突然的決定,讓他日後慶幸不已 . . .

只見骨劍砍在抵擋它的長劍上,向右微微的傾斜了一點角度,但也就是這一點角度,使得原本瞄準著心臟的劍峰,竟然斬向了化神期修士的右手

這時的子揚也沒有那個力氣再次重新秒準方向,現在的他基本上就是用著身體的重量在揮動著骨劍

只見骨劍沒有任何停留的,直接將化神期修士的右手臂直接砍了下來,至於那位化神期修士也很能忍,咬緊牙關便向後退了一步,讓子揚沒有辦法在繼續攻擊他

"走!我們別管他了,先走在說."看著依舊沒有倒下的子揚,化神期修士也放棄了繼續和子揚盤鬥的打算,朝著後面喊了一聲後,轉過身便要離開

誰知道他才剛回頭,根本沒有任何一位修士在他後面,唯有一個身穿著白色長袍的中年男子,腳下則是踩著那些修士們的身體

"小傢伙,多虧你把他拖住,否則我真的會來不及趕過來呢,既然我來你,你就躺著好好休息吧."

子揚雙眼迷濛的看著不遠處的中年男子,雖然完全看不清楚,不過這個聲音已經代表了一切,當下子揚只是露出了一抹微笑,緊接著便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識

接著中年男子將頭望向了正要逃跑的化神期修士,笑道:"何必走的那麼急?我都還沒好好招待你,盡到地主之責呢."

這位前來支援的中年男子,便是陣院最強者之一的羅軒

而化神期修士也清楚感覺到了羅軒身上的危險氣息,心中大呼一聲不妙,當下毫不猶豫的運起翔天術,打算逃跑

"把他們人丟下自己一個人逃跑,你也真夠狠心."羅軒淡淡的說了一句,接著他的手向上一揮,天空中便出現了數把銳利的針,將飛在天空的化神期修士,硬生生的釘在地面上,一動也不能動

這時的化神期修士也明白自己已經沒有了逃跑的機會,雙眼頓時充滿了絕望之色

彷彿是看到了化神期修士眼中的絕望,羅軒便淡笑道:"放心吧,接著我們還要問你一些事,要是你都能夠乖乖回答,我們頂多只會把你一身的修為費掉,不會要你命的."

得到了羅軒的保證,被釘在地上的那位化神期修士明顯鬆了一口氣,畢竟人只要沒死就好,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緊接著還沒等他開口,遠出便飛來了一根細針

羅軒根本沒料到除了這些人外,還有其他人在附近看著,當下便立即抬起手,一個陣法便瞬間被他佈置完成

不過待他發現到細針並不是朝他射過來,而是一旁無法動彈的化神期修士後,也就知道對方真正的目的不是救出化神期修士,相反的,還是要殺死他!

羅軒當然不會這麼輕易的讓對方殺人滅口,在化神期修士喊著救命的同時,彈了一聲響指,一瞬間便有數個陣法擋住飛針的去路

這個便是紫日不久前才使用的連鎖型陣法

但羅軒在感受到第一個陣法被破時,臉色便立即大變,正要再次揮手佈下陣法,但也來不及了,這根細針彷彿是無物可擋般,羅軒佈下的一連串陣法都沒辦法阻擋它半分

躺在地上的化神期修士驚恐的看著細針穿進了自己的腦袋,接著臉便僵持住,一動也不動的

感受到了發射出細針的人已經逃離了很遠,羅軒也沒有跟上去,而是快步上前查看化神期修士的傷勢

不過待他將手放在化神期修士的脈搏上,便發覺到他的脈搏已經停止了跳動,確定已經死亡

看著自己竟然也會有失手了一天,羅軒也不禁嘆了口氣,所幸那個射出細針的人,並沒有打算連後面那幾個小囉嘍也解決掉,否則真的就成了做白功,沒有任何收穫了

接著他便在周圍佈下一個防禦陣法,防止對方再用同樣的方法進行攻擊

看著子揚他們胸口都還有起伏,便知道他們還活著,因此羅軒也沒有拿丹藥給他們吃什麼的,坐在一旁的大石頭上,靜靜的等著其他人過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異世稱霸無人可擋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5.1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