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故事設定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跪求路人名字

異世稱霸無人可擋
I'm God!!
作 者
蘿莉守護神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7.31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未定?????
本月人氣
270
累積人氣
89072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20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88 / 16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異世稱霸無人可擋資料大全
               第十八章 更新時間:2016.07.31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102-李白 加入書籤
林家村,一個位於青陽派所管理領地上的小村子

就在這個小村落旁邊的樹林裡,一位13歲左右的小少年,正拿著一根木棒當作劍,站在一棵大樹前左右揮打著樹幹

在他擦去了眉間的汗水,便將木棒丟到一旁,直接躺在滿是落葉的地上休息

躺在地上的小少年,雙目望向這幾天來被自己一直當作練習打擊的樹幹,左右邊都被他打了小小的凹陷,樹皮更是整個脫落,露出了綠色的表皮

待急促的呼息頻率逐漸緩和下來,小少年便起身拿著小木棒,正要轉過頭回村子時,突然聽到身後的草叢中傳來了波動草的聲音,嚇的少年是趕緊轉過身來,拿著木棒面向草叢

原本少年就想要直接跑為上策,但一想到自己的實力比起以前,已經有非常大的提升,因此便緊握住木棒,顫抖的身子並放輕腳步,慢慢的走近草叢

不過少年終究還是會有些擔心,便從腳邊拿起一個小石頭,丟進草叢裡想看看到底是人是鬼

但小石子被他丟進草叢裡後,除了落在地上的"咚"一聲,根本沒有其他聲音,根本沒有其他事情發生

少年也是十分確信自己剛才所聽到的聲音,因此便大膽的走上前,用木棒將草叢的草撥開來,雙腳則是面向村子,時刻準備好逃跑

就在小少年將草叢撥開後,當下便立刻愣住不動

只見一個比他還大上一些歲數的人,正閉著雙目躺在草叢裡,小少年用木棒戳了戳,發現到這個人竟然一動也不動

知道剛才的聲音就是這個人發出來的後,少年也沒有再害怕,而是將木棒丟到一旁,慢步走上前並蹲下身,食指放在這個昏迷不醒的人的鼻子前,確定還有生命跡象後,才鬆了一口氣

接著小少年什麼也沒想,直接將這個昏倒的人揹在背上,朝著村子的方向走回去

******************************

"恩 . . .這裡是?"

子揚雙眼迷濛的睜開眼,接著便感覺到腦袋像是整個飛起來一樣,感覺上就如同宿醉的昏沉加上暈船的噁心感

再他抬起頭看著四周,心中的期盼終究是被打破了,他現在所待的這個房間,都是放著一些竹掃把,木頭箱子,一看就知道是人家用來放置東西的儲藏室,而子揚躺的也不是舒服的軟床或者是有一點不太好躺的硬床,而是一個用枯掉的樹葉以及乾掉的樹枝所舖成,整個看起來就是寒酸無比

不過子揚也沒有資格嫌東嫌西,現在的他身上原本還乾淨無塵的衣服,都在這段期間莫名的被穿了幾個小洞,肩上的布料更是整個都被撕開來,整個人反而與這個寒酸的處境十分匹配

這些東西當然不是重點,此時的子揚正在快速的運轉思緒,就在這時,腦海裡也突然響起了其他聲音

"你不用想了,這裡並不是道院,是其他地方."

突然聽到系統的聲音,子揚也沒有嚇一跳,而是語氣平靜的問道:"這裡不是道院的話,又是哪裡?話說回來,當初傳送陣發生異常這件事,肯定是你搞出來的吧?"

"這裡是哪裡,不久後你自己就會知道,至於事情是不是我暗中搞鬼,你心中就已經有了明確的答案,有何必多此一問?"

在子揚目前所知道的各種人事物裡,最強大也最神秘的莫過於系統了

要知道當時傳送陣異常,尹天乞可是第一時間內就趕到現場,但結果依舊還是沒有阻止傳送陣的異常啟動,最後更是吐出一口血來

加上前不久在陣院與那些異界修士對決,後來洛天依送來的一粒丹藥以及要莉莉傳來給他聽的一句話,"不要做一些沒有意義的事情",整個事情都已經顯明出來,也就是說按照"他們"的計畫,當時子揚和其他同伴們,都是得被那些異界修士給生擒走

但偏偏那時子揚又剛好激活了戰王法典的學習條件,一舉將四個異界修士一招秒殺掉,更是力拼化神期修士數久,硬生生的撐到羅軒趕來支援,眾人才免於被抓走的困境

從以上兩點來看,推論出的結果自然就是傳送陣的異常是"他們"所為,其目的便是要讓子揚被傳送到其他界面去,而子揚也能斷定,這裡絕對就是當初那幾個異界修士原先所在的界面

再加上當初在秘境時與其他界面的修士的對話,知道了一個位於木界名為青盟的勢力,擁有能夠傳送到源界的東西,照這樣推論下來,這裡也就是所謂的木界了

不過這也僅僅只是子揚的猜測,結果還是不能如此果斷的斷定這裡就是木界,畢竟比木界強的金界應該也會有這種傳送陣,否則也不會被稱做最強

而系統彷彿能夠讀懂子揚心中所想,說道:"很不錯,你的推算能力已經遠超乎我們估計,不過你的實力還是太弱了,空有一身聰明才智,而沒有相對應的武力,終究也是掀不起多大的波浪."

"恩 . . .你主動來找我說話,為的就只是說一些沒營養又沒涵養的話嗎?"子揚聳肩,面色平淡的說道:"假如你只是單純的來浪費我的時間 . . .那麼恭喜你,你已經浪費掉了我好幾分鐘的時間了."

如子揚所想,系統並沒有回答子揚的問題,而是再次的神隱

就在子揚正要起身去屋外看看,這時倉庫的門突然被人拉開來,讓子揚迅速的躺回倒草床上

"太好了!大哥哥你可終於醒了,這一天來你動也不動,要不是還有呼吸心跳,還真的以為你早就死了呢!"

一個小少年從倉庫外走了進來,手中則是用一個大盤子端著一些飯菜,接著他慢步的走到子揚身旁,蹲下身說道:"你現在還有哪裡不舒服或者是很痛嗎?來,這些是我從廚房裡偷偷拿出來的,你趁熱快吃吧!"

雖然子揚很想問問"偷偷"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他和這個小少年還不熟,也沒有多問,點頭道:"恩,謝謝."

或許是這幾天來子揚油米不進,所以就算這些飯菜裡頭的調味料加的極少,子揚依舊是吃的很香,三兩下便將小少年帶過來的飯菜全部解決掉

將碗盤放回到大盤子上後,子揚便開口問道:"是你把我帶到這裡來的嗎?"

小少年點頭道:"是阿,當初我在樹林裡練習打擊時,突然聽見後面的草叢裡傳來聲音,還以為是什麼野獸,沒想到原來是大哥哥躺在那裡."

"對了,我的名字叫做李白,大哥哥你呢?"

聽到這個小少年的名字竟然叫做李白,子揚真的很慶信飯菜早早就被他吃完,否則真的會將"噴飯"這個動詞活靈活現的示範一次

子揚愣住了一會,接著回過神來便道:"恩 . . .李白嗎,真是個好名字,我叫做蘇子揚."

"咦?姓蘇嗎,那麼大哥哥一定是從別的地方過來的,因為我們村子裡可沒有任何一戶人家有姓蘇的呢."

"恩 . . .我是在外面遊蕩時不小心受傷,結果可能是因為太累失去知覺,所以才會掉進草叢裡頭,話說你當時找到我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一把兩尺長的劍,劍的特徵是有點老舊,劍身也是有點偏灰白色,不是用礦石下去製造的."

"劍嗎?有阿,當時就放在大哥哥的腰間,不過因為繫住的線斷了,所以我才把它拿到其他地方另外放著,你先在這裡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去拿過來."

少年才剛說完,便迅速的起身離開小房間,讓原本想說"不用勞煩了"的子揚,直接將話給吞了回去

大約過了幾分鐘,小少年便拿著一個長條形狀被布料包著的東西,氣喘噓噓的跑回來

"呼 . . .好累阿,大哥哥你看看是不是這把劍."

子揚接過了被布料包著的東西,將布料掀開,確定就是自己原本繫在腰上的骨劍後,便點頭道:"恩,就是這把劍沒錯,真是謝謝你."

接著子揚便從儲物戒裡取出一條全新的繩子,重新將骨劍繫上腰間

由於子揚拿出繩子的時候,手剛好放在死角,導致一旁看著的李白還以為子揚是從口袋裡拿出來的

少年半蹲在一旁,目視著子揚將骨劍繫上的整個過程,一張臉就是若有所思的樣子,在子揚將骨劍繫上後,李白才開口說道:"大哥哥,請問你是修練者嗎?"

"修練者?恩,是阿,怎麼了嗎?話說你也別大哥哥一直叫,我也才比你大上幾歲而已,聽的我很不習慣,你就叫我蘇大哥就可以了."

起初子揚聽到修練者這三個字,還以為是什麼特殊的職業,但隨即便醒悟到所謂的修練者,意思上根本就是修士,只是叫法不同而已

"恩,那麼你會變出冰塊或者是吐出火焰這類的法術嗎?從很久以前我就想近距離看看呢."

"呃 . . .你說的我沒一樣會,不過要是變出小火球,那我就會了."

子揚才剛說完,便將握住的拳頭放到李白的視線前,將手張開來後,一個拳頭大小的小火球就這麼懸空出現

原本李白在聽到子揚說他不會時,興奮的心情也有些失望下來,但隨即而來的小火球,則是再次的帶動他的熱情

"蘇大哥,你好厲害喔!那你能把這個小火球丟出去嗎?你丟到這個掃把上試試看."

對於李白這個簡單的要求,子揚當然是沒有拒絕的理由,不過為了防止小火球的高溫波及到李白,在丟出去前子揚還特別將小火球的威力削減掉四成多

看著原本還放在那裡好好的掃把,竟然就因為一個櫻桃大小的火球而被瞬間燒成了滿地的灰燼,也不知道是不是火球丟出去所產生的高溫影響,此時李白的臉紅的如個熟透的蘋果,臉上充滿了興奮以及激動

103-破而後立 加入書籤
"這,這真的是太厲害了!蘇大哥你這招可比我們家裡一個同樣是修練者的大伯還要強阿!"

雖然子揚完全不明白這招到底有哪裡厲害的,不過還是陪著李白一起笑

緊接著李白的臉也逐漸轉變成有些扭扭捏捏,一看就知道有話想要說,但不好意思說出口

而子揚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李白想要學習這招火球術,不過不好意思開口,因此子揚便主動說道:"怎麼樣,你想學嗎?想學的話我能教你,反正這招其實也沒很難,因該很快就能學會了."

聽到子揚竟然主動要教他,李白當下便如同啄木鳥一般,拼命的點著頭,說道:"恩恩恩,我想學."

"好,那麼首先你得將靈力調動到手上,就會變成我這樣子."

子揚張開手掌為李白示範一次,只見子揚的手掌上有著一團青綠色的環旋氣體,若隱若現的

不過當子揚抬起頭看著李白,卻見原本還興奮至極的他,如今又是一臉有話想說但又說不出來

就在子揚正要開口詢問"怎麼了"時,腦海裡再次響起系統的聲音

"真不知道該說你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還是糊塗一世,聰明幾時 . . ."

聽到系統的嘲諷,子揚語氣平淡的回道:"怎麼?教個東西你也有話想說?不然直接送我一個火球術的速成玉簡,我就不用這麼麻煩了."

"送?就算真的送你,這個小子也還是一樣沒辦法使用,在你決定要教他之前,先好好看一下對方體內到底有沒有靈力吧."

系統才剛說完,子揚便立刻照著做,也因如此,子揚才知道李白的體內果真是不含任合一絲的靈力,活脫脫就是個非常普通的凡人

"你也別想了,先把這個小子打發離開這裡五分鐘,有事情跟你講."

"恩,知道了."子揚在心中回答系統後,便向李白說道:"你先把這些碗盤拿回去放好,過個五分鐘後再來找我,我有點累了想休息一下."

雖然李白完全看不出子揚有哪裡很累,但還是點頭道:"恩,我知道了,那待會我過來時順便帶幾個果子過來."

子揚點了頭表示自己知道了,便目視著李白離開這個小倉庫

也在李白離開的同時,子揚也在心中向系統說道:"他已經走了,你現在已經可以開始說了."

"恩,為了不浪費時間,就單刀直入的直接說吧,首先,那個小子的體質極為特殊,沒有辦法將靈力引導進身體裡,即使是靠外力強制將靈力灌輸進去,也會在外力停止施力的同時消散開來."

聽到李白竟然是和紫月一樣有著特殊體質,子揚便繼續追問道:"那他也和紫月一樣,無法將靈力導引進體內的原因,就是先苦後甘的原理吧?"

"不,這樣想你可就大錯特錯,這小子擁有的特殊體質,讓他的全身上下彷彿就是個靈力的絕緣體,就算練到死也休想在體內凝聚出一絲的靈力,總而言之用這裡的標準來講,這小子就是注定庸碌的過完一生."

子揚含首沉思了一會,接著又道:"你可以說重點了吧?我可不認為你會為了一個天生就是凡人命的人,特地來跟我說依些有的沒的."

"恩,重點來了,雖然這個特殊體質注定要讓這小子就是個沒用的廢柴,但──這並不代表不能從肉體方面著手加強."

"你是說武技?"子揚一言就道出了系統所說的話,說道:"不過光是用武技和那些灌輸靈力在武器上的人對決,這樣很吃虧吧?"

若要比喻的話,武技和靈力這兩個東西就像是兩個大水桶,桶子裡裝的水越多則代表一個人在這方面的實力越強

正常人生來便是擁有這兩個大水桶,能夠依個人喜好去加強練習,在日後當某個水桶裝到八分滿,很難再繼續加水進去時,就能開始把水注入另外一桶裡,將兩桶水注滿後,大約也就到了所謂的仙人境了

但是李白的情況就大大不同,天生只有武技這一桶水的他,就算日後真的將水桶注滿,也沒有新的一個水桶能給他裝更多的水,這也意味著就算李白再怎麼努力,此生成就注定不高

而且武技這東西,得靠著物理的肉身搏鬥,進而強化自身的身心體魄,鍛鍊的方式極為艱辛,再加上遠超於修練靈力者的高死亡率,幾乎沒有人會在這個區塊太過努力

這也是為什麼子揚來到盤古大陸後,根本沒有見到一個甚至是聽說一個人,能夠單憑武技對抗尹天乞這些化神期修士,這也不是說沒有,而是實在太稀少了

總歸一句話,就算李白真的將武技練到一個極高的境界,頂多也只能抗衡一些化神期修士,而且在修練上所花費的時間,將會是修煉靈力者的兩,三倍之多,如此的入不敷出,也難怪沒人肯練了

這些道理,子揚當然不相信系統不清楚,因此接著也沒有說話,靜待著系統開口解釋

"你說的沒錯,不過我這裡倒是有一個辦法,能夠消除掉小子的特殊體質."

"方法是 . . .?"

"破而後立,立而後新."

聽到系統這不明所以的一句話,子揚思考了數久,依舊無法搞懂或是理解

而子揚的反應也在系統的預料之內,只聽系統又道:"這句話的意思你不用太過在意,反正大概說來就是把小子的身體整個毀掉,再用你放在仙園裡的還魂草讓他重塑肉身,這麼就能夠使得他的體質消失掉."

"還魂草麻 . . .反正繼續放著應該也是占位子而已,用掉沒甚麼差,話說你的毀掉身體,指的是甚麼意思,難道是要我把他直接擊斃,再用還魂草把他復活?"

"先聽我把話說完,雖然你說的方法可行,但是太極端了,而且也不一定要讓小子變回正常人,照我的意思是,把小子變成一個武技的天生體,只修武技不修靈力."

"啥?這麼做的話和一開始有什麼不同?"

"當然不同,若是你沒有這麼做的話,小子終身的成就確實只能止步於化神期或者是元嬰期,但那是建立在還未使用我這個方法的前提下,當使用我說的這個方法後,小子將完完全全的被改造成一個專為武技而生的體質,成就的最高上限將可以無限向上提升,單靠武技對抗一些靈武雙修的人也不只是說說而已,不過要真的那麼做,小子終生將永遠與靈力斷絕關係,就算是我也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回復."

"是嗎 . . .那麼你的意思是李白那小子有兩條路能走,一條是讓他變回一般人的體質,不過也只能夠像一般人一樣,最終還是差不多得庸碌一生,另一條路則是把情況加大,直接讓小子擁有專為武技而生的體質,而且成就也不只是止步於化神期,將來甚至能夠繼續向上攀上,對吧?"

"恩,大致上你完全沒有說錯,目前的情況的確就只有這兩條路,當然還有第三條路,那就是什麼都不做,讓小子就這麼面對這個事實,不過按照你的個性,肯定不會這麼做就是了 . . ."

子揚並沒有立刻回答系統,而是低著頭思考了一下,接著才抬起頭來,說道:"是嗎 . . .不過這件事還是讓李白他自己選吧,話說回來你真的認為李白他能夠在武技這條路上一直撐下去?不是我在說,若李白真的是選了第二條路,擁有專為武技而生的體質,但他本身卻沒有積極於修練上,到頭來還是沒用吧?"

"沒錯,你說的一點都沒錯,不過重點就在於你太低於小子對於力量的渴望,剛好現在有個機會給你了解了解,你自己看著吧."

在系統說完後,子揚眼前的無色空氣便突然出現了一團青藍色的氣體,在子揚眼前繞了幾個圈子後,便凝聚成一面鏡子

子揚將頭往前移動一格,雙有目視著鏡子裡的畫面

鏡子裡的畫面當然不是子揚自己,而是剛才才被他打發走的李白

只見此時的李白,正端著子揚吃完的碗盤,躡手躡腳的走進一個廚房裡頭,伸出小頭東張西望的,確定四周沒有任何人後,才放輕腳步慢慢的走進去

誰知道就在他剛走進去的同時,一個同樣也是端著碗盤的打雜僕人,此時也是剛好走了進來,正好看到把碗盤偷偷放到桌上的李白

"李白,你又跑來做甚麼,剛才不是才吃過東西嗎?怎麼又跑來?"

"呃 . . .今天剛好比較餓了一點,所以就多拿一些東西吃了."

僕人將手中的碗盤全部放到一個木頭水盆裡頭,頭半側著的看著李白,說道:"吃飯吃一頓就好,吃多了可就不好了,話說回來你待會有沒有空?去倉庫拿掃把幫我把倉庫四周圍的落葉全部清一清."

"好,好的."

李白唯唯諾諾的點了頭,接著抓緊時機,趕緊溜出廚房

而那位打雜的僕人,則是面色淡然的走到水盆前,開始洗起碗盤來,彷彿指揮李白去做事,只是一件稀鬆平常,不值一提的小事情罷了

而這一切,子揚也都盡收眼底

104-測試 加入書籤
看到這裡,子揚眼前的小鏡子也慢慢的化作藍色輕煙,消逝在空氣之中

也在鏡子消失的同時,系統也隨即開口道:"怎麼樣?看完了這段小小的影片後,作何感想?"

"所以說李白是這個地方的傭人?"子揚回答道

"當然不是,就先在這裡跟你說好了,其實這裡叫做林家村,是一個小到基本上只有六十幾戶人家的小村落,總人口數也僅有兩百多人."

"村子都叫做林家村了,這裡最大戶的人家當然就是林家,而小子則是這個林家,現任家主的幾個妻子裡生出來的幾個男孩之一."

"恩,是嗎 . . .我懂了,不過單憑這個還是沒有辦法證明他的毅力與對力量的渴望,終究到了什麼地步,讓我再多多暗中測試他吧."子揚含首說道

就在子揚話才剛說完的瞬間,眼前又立刻出現一面剛才那樣的鏡子

雖然不清楚系統要給他看些什麼,不過子揚還是很合作地將倒在草堆上的身體,往前移動一個大幅度呈現盤坐姿勢

這次鏡面上的主角,依舊是李白,不過這次的李白身穿著一件厚重的草衣,四周則是開始下起雪來,每當李白吐息時,都能清楚的看到一陣白煙從他的鼻子裡吹出,不用想也知道天氣是異常寒冷

子揚當然知道鏡子上頭的畫面並不是現在這個時候的畫面,而是不知道幾年前的某一天,被系統當作影片擷取過來

只見鏡面上的李白,正拿著一根被削去其他枝葉的粗樹根,當作一把長劍,來回的打著樹幹的左右邊,這個動作足足持續了一分鐘,子揚根本就沒有看到他停了一下,甚至連一點抱怨聲也沒有

為了不浪費太多時間,系統只是意思意思的給子揚看了兩分鐘,接著下來的片段全部都用數倍加速去播放,也因為李白一直再持續著同一個動作,所以子揚看了也不會覺得頭昏眼花,頂多只是周邊的雪花,落下的速度有點太驚人了 . . .

"怎麼樣?看了這個以後,你還認為這小子沒有你所要求的毅力或者是對力量的渴望嗎?能夠拿著一根木棒來會做著這麼枯燥無味的動作,而且僅僅只是為了能夠增加自己的實力,從七歲開始就這麼練習的他,練到現在依舊只能對抗一些比較厲害的凡人,連練體期的標準也沒有達到."

對於系統的話,不可否認的,說的全都是事實沒錯,就連子揚自己也有點小小被李白的毅力給感動到

不過子揚並沒有立刻回答系統,而是說道:"好吧,我承認他的毅力遠超乎我的想像,不過我現在想知道的是──為何你會對李白的事情那麼上心,彷彿就是要我一定得去幫他一般."

系統足足安靜了快一分鐘的時間,才回應道:"那小子以後成長起來,會成為你的一大助力,這是我們樂意見到的,這樣的解釋你還滿意嗎?"

若是系統回答一些類似"很好玩"或者是"沒有強迫你"等等,子揚一定會認為系統的目的不單純,不過這次系統給的回覆,讓子揚直接就相信了

從他來到盤古大陸的那段時間,基本上就是一路順暢無比,根本沒有遇到什麼像樣的挫折, 一切彷彿就像是被人給事先計畫好一般,而子揚只是一個照著劇本走的角色

總而所有的思緒,得出來的結論只有一個,那就是負責策劃這個計畫以及執行的人,對他沒有任何的惡意,至少在目前還沒有

因此,子揚能夠相信自己越來越強,也是那些人樂意見到的

"好,那我現在就把他叫過來,問他要不要接受這個作法,行嗎?"

"可以,不過我順便告訴你,你的倉庫裡頭不是有一株天運草嗎?你把它放進小子的體內,這株草就會自動去吸收掉小子的特殊體質,你接著再用還魂草為小子重塑肉體,這樣得出來的效果會比較好."

"啥?把天運草那玩意放到李白體內?"聽到系統的提議,子揚變故作吃驚的說道:"我看你是想把他害死吧?天運草的威力我又不是沒見過,先不說李白會不會被吸成肉乾,光是一拿出來後這裡就會瞬間成了沙漠地帶,那麼危險的東西你竟然敢叫我拿出來?"

"關於這點,擬就白操心了,小子的特殊體質強度遠超乎你所想像,那個體質可是從很久以前到現在,就一直佔著四大詛咒體質的第四名,光是一株天運草根本沒有辦法把這個體質吸個精光,在此之前就會先成熟,否則我也不會要你把還魂草用在他身上."

"四大詛咒體質?"聽到陌生的名詞,子揚明顯來了興趣,開口問道:"那麼還有比這更慘的三個體質囉?"

"那當然,排行第三的體質叫做天譴體質,有了這個體質的人雖然不會發生任何事情,不過終身至死後都會一直霉運當頭,例如賭博從來沒有一次贏,吃稀飯也能噎到之類的."

"排行第二的體質則叫做晨霜體質,這種體質的人十分稀少,因為這個體質會導致寄生者活不過二十年,就會因為各種原因死亡,例如跌倒撞到死頭就當場被撞死,走在路上突然被雷劈死什麼的,反正不管怎麼樣,絕對活不過二十歲,沒有任何例外!"

"至於排行第一的體質 . . ."

見系統拉著長音,沒有要繼續說下去的意思,子揚便開口說道:"排名第一的是什麼?你不要說到一半就突然停下來,很討厭的."

"排名第一位的體質,從來不會有人見過,因為他們在出生前就會先死在母親的腹中,同時還會連帶詛咒他身邊的所有人,大概就是把運氣吸光之類的."

想到第一位的體質,竟然慘成這樣,不只是自己連出生都活不過,在死之前還得先詛咒母親或者是其他人,子揚也不禁吞了口水,相比起李白無法修練的情況,以上三種體質確實都比李白更慘數倍,畢竟沒辦法修練還是能夠從商或者是練體魄之類的,子揚相信只要樂天知命,肯定會找到屬於自己的一條出路

聽完系統的題外話,子揚也就回歸正題,向系統說道:"行,那麼我就幫他一把,不過在此之前我還要給他一個小小的測試,光是有毅力和對實力的渴望這兩點,可還沒有達到我的要求,最重要的是品性也要好,否則根本免談."

"也是,那麼你就自己慢慢弄吧,這次就先說到這裡了."

系統才說完,聲音便在子揚的腦海中迴盪了數次,過了不久才漸漸的消散掉

而此時的子揚則是歪著嘴,想著要怎麼測試李白的品性,雖然剛才他話講得很好聽,但其實根本只是靈機一動突然想到,先前根本沒有任何計畫

不過子揚也不愧是子揚,在短短的半分鐘內,就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人這種生物,什麼時候才能夠看出一個人的品性如何?那當然是在四下無人並面對著誘惑的時候了!

心動不如行動,子揚很果斷的就選擇將計畫付諸行動,不過想執行這個計畫,就得先有個能夠勾引住李白貪念的物品

原本子揚是打算拿骨劍,不過骨劍因為是用龍骨做的,所以色澤上是完全的白色帶點灰,握把更是有些小小的裂痕,看起來就是破破爛爛的樣子,就算它的內在再好幾百倍,李白身為一個凡人也完全明白不了,更別說能不能誘惑到他了

所以說這個拿來當作誘餌的東西,首要條件自然就是看起來就要很珍稀很強大,而且是要李白用的到的東西

這個東西子揚也沒有想太久,直接就拿出前不久才剛拿到的蟬翼劍出來,若說要比賣相,子揚所有東西裡頭看起來最珍貴的莫過於這把在日光下薄的看不到劍身的長劍,而且李白本身也有在練習武技,面對這麼一把好劍絕對不可能沒有非分之想,只是看他拿或不拿而已

打定主意後,子揚便將蟬翼劍從箱子裡頭拿出,往前一用力站了起來,並將蟬翼劍放到草堆上,就這麼擺在那裡

至於要是真的被李白拿走,子揚絲毫也不擔心,畢竟他的實力可是堪比元嬰期修士,對付一個凡人根本就是吹口氣即可,不怕蟬翼劍被拿走後要不回來

將一切準備就緒後,子揚便滿意的點了頭,從系統商店中買了一份隱身粉,均勻的灑在身上後,整個人便如同變色龍般,整個身體的顏色與周邊融合為一體,根本就看不出有任何異狀,加上又是躲在角落,根本不用怕被李白發覺到

現在子揚要做的就是靜等李白走進來,在此之前只能躲在倉庫的角落,因為實在是太無聊,子揚只得安靜的躲藏在角落看著系統商店又有些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這樣日後遇到麻煩就能夠快速的找到需要的道具

所幸李白也沒讓子揚久等,在子揚翻開第三頁的同時,倉庫的門便突然被打開來,只見李白迅速的走進來,關門前也不忘探出頭四處張望一翻,也在他確定四周沒有其他人後,李白才將門關上

接著當他將頭轉過來,卻發現原本躺在草床上的子揚,此時不知道已經跑到哪裡,向草床走了幾步,李白便發現到草床上多出了一把晶瑩剔透的長劍

105-兩條路 加入書籤
此時的李白,正滿臉煎熬的盤坐在草堆前,吃著手中的水果

看著平放在草床上的蟬翼劍,就算李白本身根本不懂怎麼樣就叫做好劍,但蟬翼劍光從外型來看,就知道始屬於了不得等級的武器

晶瑩剔透的劍身,加上用純白礦石打造出來的握把,整把劍看來就如一個亮著白光的光束劍

李白的雙眼一直盯著蟬翼劍看著,雙眼充滿了依戀,只差嘴角沒有流出口水

不過他並沒有上前去動到蟬翼劍,而是盤坐在草堆前,單純的用眼睛去欣賞

他心中也有浮起將這把劍藏起來的意念,但很快的又被他硬生生的壓下去

雖然壓是壓住了,但心中還是不禁開始補腦著,這把劍會不會是子揚特地留下來當作謝禮

這個解釋明顯的根本就不可能會發生,不過人就是這種生物,即使本意已經是要去搶別人的東西,依舊會找些"這原本是我的"或者是"拿來我用用看,待會在還你"等等的莫名藉口,掩飾住自己的行為

吞了一口口水後,李白便將思緒全部拋開,就這麼在地上打坐起來,等著子揚回來將蟬翼劍拿回去

看到李白克制住自己的欲念,對蟬翼劍是碰也不碰的,一旁隱身的子揚全程都看在眼底,以帶著讚賞的眼光望了李白一眼,不過接著子揚依舊沒有出現,畢竟時間他多的是,要測試不如測試久一點

時間快速飛逝,很快的便是三個小時過去了

這時的天色也接近黃昏,李白也不打算繼續等下去,將身旁為子揚留著的果子塞進嘴裡後,就這麼不留戀地走出倉庫裡,從頭到尾連蟬翼劍都沒有看一眼

看著李白的行為,子揚很滿意的點了頭,照他推測這麼下去,就算過了兩天後結果依舊不會改變,不會拿就是不會拿,一切跟時間完全不相干

不過就在這時,子揚便聽到才剛被關起來的門,又突然被打開來,而這次走進來的不只是李白,還有當初在廚房遇到的那位僕人

"李白!我問你,這裡本來不是有一隻竹掃把?怎麼不見了,是不是你又偷偷拿走?"

這位僕人一走進倉庫裡,便立刻發現到倉庫裡頭少了一隻掃把,轉過頭有些火氣的向李白說道

而李白面對滿臉怒氣的僕人,顯得有些唯唯諾諾,低著頭小聲地回道:"是,是我拿的."

"你個死小子!"

只見僕人連聲招呼也沒打,大大的手掌就這麼重重的擊在李白的臉頰上,強大的衝擊力讓李白直接飛出一尺遠

所幸因為平常對於武技方面的練習,讓李白的抗打能力大大的優於一般人,不過面對體內已經有了靈力的僕人,依舊是顯得弱小無比

至於從頭到尾都在一旁看著的子揚,在看到僕人竟然直接朝李白動手,雙眉便微微一皺,畢竟當時那把掃把雖然是李白要他用測試小火球的威力,但子揚依舊要付一些責任,而李白將所有責任全部一口氣背下,還被這個僕人給賞了一巴掌,子揚越看是月上火

或許是賞了一巴掌後,心情有些改善,此時的僕人臉色也開始恢復正常,左右的走動巡視著倉庫裡頭還有沒有少了些什麼東西

這時,李白也剛從地上爬起來,先是爬起身來將褲子上的灰塵拍掉,接著抬起頭來便看到正要進到倉庫內部的僕人,臉色便立刻慘白起來

還未等他阻止僕人繼續走進,這個僕人便發現到平躺在草堆上,正在這個有些黑暗的倉庫裡發散著光輝的蟬翼劍,當下自然是快步的走上前,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

李白也不會讓僕人得逞,快步的走到僕人身後,雙手拉著僕人的衣角,想要阻止他繼續前進,但卻被僕人一個甩手給再次弄飛出去

"這,這把劍!"僕人滿臉驚訝的拿起蟬翼劍,並揮動了幾下,瞬間就感覺到了極近靈的重量,不用想也知道這把劍絕對不是凡品

李白見到僕人果真是將蟬翼劍拿起,瞬間說道:"這把劍不是我的,是一個修士大哥哥留下來忘記帶走,你不要隨便拿!"

"修士的東西阿!"原本李白是要特別強調東西的主人是修士,讓僕人知難而退,誰知道僕人在得知這把劍竟然是修士留下來的,更堅定了他將東西取走的意念

"你在胡說什麼,放在我們倉庫裡的東西怎麼可能會是其他人的東西?我看這把劍十分的不錯,送給二家主當作兵器正合適,那麼我就先走了,今天就大發慈悲不去計較掃把的事情."

僕人開心的將蟬翼劍收在腰間上,朝著李白隨意的擺了手

聽到僕人的話,李白的最壞情況終究是實現了,雖然他很想就這麼直接將僕人打趴在地,取回蟬翼劍,無奈他的實力對上僕人,只有被虐的份,根本不會是他的對手

捏緊拳頭痛恨著自己的弱小,李白眼眶的淚水便順著臉頰留了下來,雖然說他的毅力十分驚人,不過終究只是個十幾歲的小孩子罷了,根本受不了這種選擇的糾結

堅強也是有堅強的好處,只見李白擦去淚水,滿臉通紅的大喝一聲,早已經握緊的拳頭便在他大喝的同時,揮向早已經有防備的僕人

看著李白出了拳,僕人只是冷笑了幾聲,手中運起靈力,正要回擊時,卻發現到自己的背後向是被什麼撞擊到一般,當他發現到的同時,也就瞬間失去意識

閉著雙眼的李白,慢慢的睜開眼,原以為自己還會挨揍,但卻看到此時的僕人竟然半躺在地上,一看就知道是被打到昏迷

原本李白還以為是自己小宇宙爆發什麼的,不過當看到僕人身後的一個青年,才知道這根本不是自己的拳頭變厲害

"蘇大哥!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阿?"李白擤著鼻水與淚水,開心的望向子揚問道

而這時子揚才發現到自己的方向完全是背對著倉庫的門,至於後面根本也沒有什麼後門之類的能夠通過,但又不好意思說明"其實我很早就在旁邊看了",這麼說的話感覺上李白被揍時,他就有點袖手旁觀,將李白置之不理

因此子揚只能立刻轉移話題,滿臉嚴肅的對著李白說道:"李白,你實在是太弱了."

"阿?"李白根本沒有料到子揚的第一句話就是這樣,當場便有些聽的愣掉,隨即也明白子揚的意思,連個僕人都打不過,確實是弱到爆了

看著低頭不語的李白,子揚也知道這個是上進心的表現,接著說道:"那麼我問你,要是我有一個辦法能讓你變的很強,不過過程會很苦,很艱辛,你要不要?"

"能到多強?"李白問道

"就像這樣."

在子揚說完的同時,他便慢步的走出倉庫,而李白則是緊跟在後頭

在外頭尋到了一個約有近百斤重量的石頭,子揚走到巨石的前面,並轉過頭看向李白,說道:"看好了."

只見子揚緩慢的抬起手,屏氣凝神,將全身的意志灌輸在手臂上,接著迅速的向下揮去,極快的速度甚至讓一旁的李白感覺到一陣風吹過去

當子揚的手臂輕輕的碰到巨石的一刻,便見這個比李白還要再矮一點的巨石,就這麼硬生生的被子揚空手劈成兩半

看著地上被完美地分成兩塊的巨石,李白吞了口口水,抬起頭看著子揚說道:"蘇大哥,你這是 . . .?"

"單純的武技,沒有依靠靈力."子揚淡然的回道,緊接著又慢步的走回到倉庫裡

至於李白也是緊跟著子揚,不過在進到倉庫前,李白一直是滿臉的苦思,在猶豫著要不要答應子揚

回到倉庫後,見到李白依舊是滿臉的猶豫不決,子揚也知道自己的話說得有些突然,才剛認識沒幾天而已,就說要教人家武技什麼的,就算是子揚也得再三的反覆考慮

"你就先回去想想吧,反正我也不急著離開,大約還能夠在這裡待上幾天,你只要在這之前回答我就行了."

說完,子揚便轉過身,走到草堆前將擺放在上頭的蟬翼劍收進儲物戒裡,接著正要躺下來時,一旁的李白終於是做了決定

"好,我答應你,不管這條路有多麼艱難,我都一定會走下去,直到巔峰."

看著雙眼充滿堅定的李白,子揚很滿意的點了頭,接著又道:"行,那麼現在有兩個選項給你,第一,我會負責將你身上讓你無法修練靈力的體質給去除掉,這麼作會讓你重新變回普通人,不過因為體質很難根治的關係,所以說你在靈力方面依舊很難和正常人相比."

"第二條路,我會將你的體質去除掉,並用特殊的東西為你重塑肉體,這麼做的壞處就是你今後只能夠選擇修練武技,沒有其他的選擇,相對的選擇這一條路,你能夠提升到一個你無法想像的高度."

聽完子揚的話後,李白便開始思考著,自己該選哪一條路才行

李白也是那種希望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的人,所以沒有問子揚一些如"我該選什麼才好"之類的話,

"我選擇第二條路."

李白只思考了一分鐘左右,便立即作出決定,讓子揚不禁開口問道:"我能問你一下,為什麼你會想選擇第二條路?照一般來說選擇第一條路會比較好吧?"

"恩 . . ."李白想著自己為什麼會選擇第二條路的原因,將它們統整起來並簡化,說道:"蘇大哥,你知道嗎?從小我就因為沒有辦法修練靈力,遭到村子裡的所有人歧視,就連我的父母也因為這件事情時常受到奚落."

"那時的我不禁就在想,難道我們一定要去修練靈力,才能夠被稱之為強者?難道那些一招能夠秒殺掉修士的武者,還不能說得上是修士,照我來看,所謂的修士只是個實力的標準,只要我的實力能夠達到標準,就有資格被稱為修士,這也是為什麼我會積極修練武技的原因."

"話許選擇第一條路後,我能夠變的和普通人一樣,不過我不甘心!從小到大,這幾十年的時間,我每天都勤奮的修練著自己的武技,到頭來卻還是變成了依靠靈力的修士,那麼之前的我又是在做些什麼?"

"所以我想要走武技這條路,不只是對得起我這幾年來的選擇,更是想證明給其他人看──無法修練靈力,並不代表一個人毫無價值."

106-灌輸真力 加入書籤
李白在說完的同時,一旁的子揚便立刻鼓起掌來,一連說了好幾次"說的好",讓李白的小臉瞬間紅的像一個熟透的蘋果似的

在子揚停下鼓掌後,便開口說道:"既然你已經選擇好了,你就先躺在這個草堆上,讓我來幫你重塑肉體."

"恩."李白點了頭,什麼也沒有問,就照著子揚說的話做,安靜的躺在草堆上,等待子揚的下一個口令

怎料子揚卻說道:"恩,很好,躺下來以後閉上眼,睡覺!"

"睡覺?蘇大哥你確定沒有錯,真的是睡覺?"李白有些無言的問道

而子揚則是點了頭,回道:"沒錯,因為重塑肉體的過程會很苦,所以建議你是直接睡覺會比較好,這樣比較感受不到,至於還能不能起來,你就放心吧,我有把握."

聽到只是因為過程很苦,所以子揚才要他睡覺減輕痛感,李白便有些不在乎的笑道:"很苦?蘇大哥你也太小看我了,別看我這樣瘦弱禁不起風雨摧打,不是我在自誇,我的承受力可是比起修士都要來的強喔!"

看著李白充滿自信的雙眼,這時的子揚則是在心中問著系統,說道:"欸欸,你確定這樣做真的沒問題?李白那小子的承受力你也就過了,一般的疼痛對他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吧."

"你太小看這個過程了,別說是他了,就算是你,處在清醒的情況下想度過這個過程,也是當場被弄成白癡的份."

得到了系統的百分百回復,子揚也就相信了系統的話,接著朝李白說道:"反正你就照著做就行了,這樣對你只有好沒有壞,反正鍛鍊也不差這一次."

"恩,好的."李白點了頭,接著平常在草床上,閉上雙眼

或許是因為整天都在訓練自己的體能,讓李白也是疲憊不以,所以在他閉上眼後沒幾秒,便立刻進入睡眠狀態,子揚在他的肩膀上搖了幾下,一點反應也沒有,想來睡的是十分深沉

"行了,他已經照你說的睡著了,那麼現在該怎麼做?"

"很簡單,你只要把天運草放進小子的體內,天運草就會自動吸收掉小子的體質,等到吸飽後你再把它收回倉庫裡,接著再用還魂草為他重塑肉體,這樣就行了."

"啥?你說的我根本聽不懂阿,光是第一個步驟我就卡死了,把天運草放進李白的體內,方式難道是要我用骨劍把他的肚子剖開,再把天運草放進去?雖然後面還有還魂草,就算他死了也沒關係,但這也太 . . ."

"你說的方法也不是不可以,只要是真的這麼做,可能這個小子以後也歪想修練武技了,能夠走動都還算不錯,雖然還魂草擁有把死者甦醒的效果,但可不會治療一些外傷內傷."

"至於方法很簡單,你只要把天運草拿出來放在小子的腹部上,這麼做就行了."

"這麼簡單阿!"聽到系統指示的方法,子揚不禁嘆了一聲,原本打還以為得打麻醉或者是佈陣法讓天運草瞬間進入李白的身體裡,可是現實完全不需要那麼麻煩 . . .

"沒錯!簡單是簡單,不過你千萬要記住,拿出來的一刻就要馬上放到小子的腹部上,否則你身上的真力可能會被它吸收殆盡."

"恩,知道了."雖然明知道系統應該是看不到的,但子揚還是明白的點了頭

所幸這時的李白已經按照子揚的吩咐,深深的睡過去,不然看到子揚站在那裡自言自語,偶爾還會擺出苦思或者是恍然大悟的表情,可能就會重新思考到底要不要接受子揚的提議

有了系統的特別提醒,子揚再將李白的衣服掀上後,便迅速的把倉庫裡的天運草拿出來,並第一時間的放到李白的腹部上

不過他還是太低估天運草的威力,在這連一秒都不到的時間裡,握住天運草的子揚此刻滿臉蒼白,全身有氣無力的半倒在地上

盤坐在地上,子揚長吐了幾口氣,便開始加速吸收靈石中靈力的速度,不過這種真力瞬間耗盡的情況,這樣一點一滴的累積真的很難在短時間內起到明顯效果

但接下來可沒有時間讓他這麼坐在地上慢慢回復真力,因此子揚只能有些捨不得的吞下一直放在儲物戒的一粒培元丹,將靈力透過系統迅速的轉換成真力後,子揚的臉色也才慢慢的紅潤起來

"好了就快把天運草拿起來,接著才是重要時刻."

"這麼快阿?"子揚嘀咕了一聲,整個過程只有近半分鐘的時間,天運草這個超級吃貨竟然這麼快就吃飽了,實在是很讓人不敢相信,不過在起身拿起放在李白腹部上的天運草後簡單察看一番

飽滿的根莖,翠綠的葉子,以及沒有再出現的吸收現象,無一不是表示著天運草已經成熟了

看到這個簡直逆天的藥草終於成熟,子揚也是忍不住查看了一下資料

「天運草」:透過吸收萬物生機而成長,因為成長至成熟所造成的災難極大,因此又有噩運之草及災厄之草等稱呼.食用後可在一段時間內特大幅提升運氣,時間結束後將永久提升小幅的運氣

品質:仙

看著這個幾乎沒什麼改變的資料,子揚也沒能看出能讓他極為興奮的東西,便將天運草直接收進儲物戒裡頭,等著待會慢慢研究

接著子揚轉過頭來,看著正在沉睡著的李白,自語道:"果然沒錯 . . .現在他體內依舊連一絲靈力也沒有,而且周邊的靈力和他就彷彿是同極相斥,有意無意的保持著一段的距離 . . ."

"你自語完了沒?好了就快點開工,接著的危險性和技巧性可就高了,你一定要聽清楚,千萬不要出了什麼差錯,否則真的會遭殃."

子揚恩的回應一聲,慢步走到李白身旁並蹲下身,問著系統接著該怎麼做

"首先,你要把還魂草拿出來,用小碗把它打成醬泥."

"啥?搗藥?不過我身上根本沒有這種東西阿 . . ."

"沒有也沒關係,你放進嘴裡咬一咬後,在嘴對嘴把藥泥傳給他就行了."

" . . ."

聽到系統的提議,子揚當場就無言了,但因為四周都是別人的東西,子揚也不好意思亂翻亂找,因此便打開系統商城查看有沒有在賣這類的東西

系統或許並非萬能,但起碼也能算是千能,子揚花費一百世界點後,便買來一組搗藥的工具,當場便蹲在那裡搗起藥來

雖然對於子揚的這個選擇,系統並不怎麼意外,不過還是聽它問道:"我真的很搞懂你,不就只是餵個藥草而已,也要特地花費世界點去買工具來用,這不會太多此一舉了?"

"你懂個屁!"子揚只是罵了一聲,並沒有多做解釋,對於系統這種絕對利益理論,當然了解不了這種事情

最少對於子揚來說,別說一百世界點了,只要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初吻,上萬上百萬的世界點,子揚就算沒有也得硬湊出來!

在餵李白吃還魂草的過程中,子揚也向系統詢問過,這東西不是得死了以後再吃嗎?怎麼現在就得吃了?

而系統的回答則是:"我問你,一個人要是被毒蛇咬到,毒素會瞬間蔓延全身嗎?同樣的道理,用在這裡也是一樣."

子揚也是感覺到自己好像問了個蠢問題,靦腆的笑了笑後,便開始專心的餵李白吃還魂草搗成的藥泥

將所有藥泥全部餵光光後,系統也在同時開口道:"恩,接下來你把雙掌貼在他的胸前,背部也可以."

"這樣嗎?"子揚也是覺得雙掌放在胸前感覺有些奇怪,整個畫面看來就像他在襲胸一般,因此便將李白的身體翻過來,並將他的衣服往上拉起

"沒錯,再來你只要瞬間把真力強制灌輸進小子的體內,這麼做就行了."

"啥?要我把真力強制灌輸進去?"子揚有些懵懂的問道

而系統也明白自己要是沒回答子揚的疑惑,待會子揚百分百會照著自己的方式去做,說道:"沒錯,切記一點,要的只是「瞬間」,不要緩慢的輸入真力,這樣根本沒有效果,還有你最好放一個培元丹在嘴邊,不然等等要全力輸出真力約一分鐘的時間,我怕你又中途真力耗竭."

"好,我知道了."子揚點了頭,從儲物戒裡再拿出一粒培元丹,並用牙齒將培元丹咬住,接著雙掌便放在李白的背上,屏氣凝神,將真力調動到手掌附近,時刻準備在瞬間將真力輸進李白的身體裡

在子揚長吸了一口氣後,手臂便開始出現些微的青綠色流水波動,便是子揚開始輸入真力

雖然搞不清楚系統要他這麼做的意義究竟何在,但看到被它權力輸入真力的,正在痛苦的低吟著的李白,子揚就開始想著是不是要把力道再放低一點

"不要想其他事情,專心把真力輸進他的體內,反正再怎麼痛也弄不死他,就算弄死還有還魂草的效果,你不用擔心."

也不知道是不是讀懂子揚心中所想,這時的系統突然說道

而子揚在聽完系統的話後,也乖乖的照著系統所說的做,真力的輸出量不緊沒有減少,反而還向上多了數成

隨著子揚逐漸將真力的輸出量增高,倉庫裡頭不只是有著正在昏睡中的李白發出的低吟聲,更有從他的身體各處,傳來的陣陣"劈啪"聲,是宛如洋芋片被掰成兩半的脆響

子揚聽到這個聲音雖然感覺到很不對勁,想要停下來查看一番,不過就連系統也沒有發話,想必這個聲音也應該在它的預料之中,因此子揚也沒有多想,專心的輸出真力進到李白的體內

107-妖熊 加入書籤
等到"霹啪"的脆響聲沒有再出現後,系統的聲音便在子揚的腦海中響起

"可以了,這樣就行了,接著只要等他自己醒來."

聽到系統說可以了,子揚彷彿解脫一般,手臂瞬間沿著李白的後背,重重的落在地上

看著根本沒有什麼改變或是異常的李白,子揚便狐疑的問道:"這樣真的就可以了嗎?那他又得睡多久才能醒來?"

"當然,再繼續輸送真力下去,可能這小子就會被你的真力撐爆,至於醒來的時間,保守估計約為一天半,不過按照這小子的能力來說,可能一天就可以醒過來了."

"是嗎 . . ."

子揚點了頭,接著將李白的身體翻過面,手掌貼在李白的雙胸中央的骨盆前,閉上眼察看著系統所謂的變化

"你耍我阿,根本沒有什麼改變阿!"

"是你根本沒找到,難道你沒有發現這小子的經脈全部都已經消失不見了嗎?"

所謂的經脈,便是凡人在成為修士後,用來輸送靈力的傳輸管,與輸送血液的血管,功用上有些相似

這個經脈,就連子揚也一樣擁有,不過當他仔細的察看著李白全身上下的經脈後,便驚覺李白身上根本沒有任何一條經脈

"小子原本就不能夠修練靈力,把那些經脈留在身體裡也只是拖油瓶,剛剛我要你把真力輸送進小子體內的用意,便是要借用龐大的真力撐爆小子全身上下的經脈."

"一般來說把經脈全部撐爆,一個人就可以算是立刻被判斷為死亡了,但因為剛才餵食的還魂草在現在發生作用,讓小子可以免於一死,現在就靜等著小子醒來,再繼續下一步吧."

系統才說完,聲音便漸漸的消散在子揚的腦海中,子揚也在同時從儲物戒中拿出培元丹,恢復已經接近消耗殆盡的真力

看著昏睡在草堆上的李白,子揚不用系統提醒也能知道短時間內,他是沒辦法醒來,因此也就沒有打算在這裡乾等下去,等到真力恢復到平常值的一半以上後,便起身想到倉庫外走幾圈,看看環境如何

也就在這時,子揚才發覺到被他打暈的那個僕人,此時依舊是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為了不讓他醒來後去妨礙到李白,子揚便將這位僕人放在肩上,打算出去後隨便找個地方放著

這位僕人也沒有對子揚怎樣,只是欺凌李白時讓子揚覺得很不爽,所以才將其打暈做為訓誡

至於在這之前,這位僕人對李白做的事情,子揚既不想明白也不想追究,反正李白沒有被他弄死,這樣就夠了

為了怕在自己離開倉庫的這段時間,又有其他人跑過來倉庫裡頭,因此子揚便在李白的四周用石頭佈下一個簡單的幻陣,雖然簡陋,寒酸的可以,不過沒有築基期的境界也休想看破這個幻陣

將一切都搞定好後,子揚便拉開倉庫的木門,慢步的走出倉庫中

倉庫外是一片的大空地,再走個幾十公尺後,便能走到一個大建築物中

因為現在的時間也有些偏晚,所以倉庫的四周都連個人影也沒有,子揚也時刻的使用真力查探四周,確保沒有任何生物的波動後,才大大方方的在周圍繞了幾圈

如同子揚所料,能擁有專門在儲放東西的大倉庫,又有僕人在伺候,這裡的富裕程度可想而知

繞了一圈後,也沒有再發現什麼東西,子揚便運起真力,緩慢的向天空飛起,朝著其他地方飛去

真力強度的優勢也在這裡顯現出來,子揚只是閉上眼仔細的感受著周邊靈力的波動,便能夠得知哪個地方有很多人,哪個方向人很少

飛上高空中俯視著原本待的地方,以規模來說這裡就只是個小小的村落,因為人數本來就不多,所以晚上便如同幽林般寂靜無息

不過子揚只是單純為了確定這個地方有沒有境界與他相同,甚至是高過他的修士,與子揚猜測的無異,這一個小村落別說是金丹期修士了,就連築基期修士也只有前期的一名,而且從氣息看來還是剛突破不久,靈力波動時高時低,相當的不穩定,至於引氣期的修士則是有六位,實力都極為分散

而練體練氣期也不用特別說,這種境界基本上就連根本沒有辦法修練靈力的李白也能輕鬆達到

子揚察看了村落的四周,根本連一隻妖獸也沒有,不過現在的子揚也是閒得發慌,在感覺到離這裡有一段路的山谷中央下方處,有一隻境界在築基中期的妖熊後,便運起真力快速的朝著妖熊所在地點猛奔而去

村落的四周皆是一片平原,只有到了幾百公尺遠後才會出現高度不高的丘陵,而這隻妖熊所棲息的位置,剛好就為於兩個丘陵的中間

飛到了妖熊所在的地方,子揚左右察看了一番,才找到一個山洞,傳來的陣陣靈力波動,明白的告訴著子揚,妖熊就在裡頭

動物對於危機的意識總比人類高上數百倍不止,原本該在夜晚歇息的妖熊,在聽到洞口外傳來人類漸漸走進的腳步聲,便自行走出山洞中,威嚇似的吼了幾聲並用能夠先飛汽車的雙掌重擊地板

對於妖熊的示威,子揚是一點也不在意,或許他比較想知道的就只是妖熊為什麼會知道他過來,還特地跑出來迎接他吧!

也不知道妖熊到底是腦袋裝豆腐還是喜歡已經威嚇慣了,在它感受到子揚身上傳來的氣息,便感覺到子揚是個非常危險的人物,雖然雙掌依舊是重擊著地面,但沒有再繼續亂吼亂叫,兩個彷彿夜明珠的眼球直直的盯著子揚看

子揚也沒有打算繼續浪費時間下去,蹲下身從腳邊拿起一個小石子放在手上,接著便用手指的力量將小石子朝妖熊彈去

看到朝著自己飛來的小石子,妖熊當下的反應動作自然就是用大掌將小石子拍落,不過在它伸出巨掌去拍擊小石子時,卻驚覺小石子上彷彿如一條流星飛過,直接穿透過妖熊的手掌,硬生生的打在妖熊的身體前

見自己的攻擊沒有將妖熊一擊斃命,而是被它用大掌減緩衝擊力僥倖的活下來,子揚便低語道:"運氣很不錯 . . .可惜你遇到的是我."

在子揚說完的同時,手中的一個小石子便再次射出,發出了第二次的攻擊

而妖熊看到第二次的攻擊朝它而來,也沒有打算放棄掙扎,再次的將手掌放在小石子的行進的直線上,打算再次以手掌減緩小石子的殺傷力

由於子揚施的力道與一開始完全相同,所以這一次也是與剛才一樣,只是穿過熊掌再重重擊在龐大的身軀上,便被反彈到地上

"吼──"

只聽妖熊沉沉的低吼了一聲,完全沒有理會雙掌以及胸口的劇痛,此時依舊是雙眼睛盯著子揚

而子揚也是被妖熊給勾起興趣來,接著再次從腳邊撿起小石子,不過這次的數量是兩個

一次面對兩個小石子的極速攻擊,妖熊很聰明的盡全力躲避掉一個,接著又老招重用,那個根本無法躲掉的小石子便再次被它用手掌擋住

看著自己的三次攻擊都沒有將妖熊擊垮,子揚也沒有因此生氣或者是羞怒,臉色平淡的從地上取了一塊約有半個拳頭大小的石頭,比剛才丟的那些還要大上幾倍的體積

就在子揚正要將石子丟出時,卻看到剛才還在拼命掙扎的妖熊,此刻竟然毫無防備的將身子往後,以"大"字型撲倒在地上

也許是知道自己根本沒有任何勝算,所幸早死早超生,此時妖熊竟然十分擬人的露出悲壯犧牲的神色,只差在眼眶沒有眼淚流出來

看著這隻明明沒有很高境界,但卻人性十足的妖熊,子揚也就沒打算將它殺來吃,把石子丟到一旁後,便從儲物戒中拿出一株治療傷勢的藥草,丟給正閉著裝雙眼,卻又偷偷的張開眼盯著他看的妖熊

見子揚沒有打算繼續丟石頭打它,妖熊很果斷的起身來,並拿起子揚給它的藥草,聞了幾下後便直接丟進嘴裡咀嚼

接著再發現到身上的傷口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復原,妖熊便興奮的吼了幾聲,有些討好似的朝子揚低吼了幾聲,根本看不出剛才才要被子揚擊殺掉

看著妖熊的一連串表現,子揚真的很懷疑這隻熊是不是什麼神獸英熊之類的,不過想也知道不可能,接著子揚便對著它淡道:"我可以不殺你,不過做為代價,你得去幫我獵一隻妖獸過來,我的肚子餓了."

聽到子揚的吩咐,妖熊立刻用它的大掌拍了拍胸膛,彷彿在說"交給我吧",接著手足共用,快速的奔離開這裡

看著妖熊逐漸離開自己的視線中,子揚依舊是平靜的坐在一塊大石頭上,若是妖熊真的逃跑了,到時只要真力一擴散出去,馬上就能查出它往哪裡跑,以妖熊手足共用的速度,哪能快的上子揚的升天術?

若到時妖熊真的不知好歹,子揚是不介意再給它一點教訓 . . .

在妖熊離開幾分鐘後,離這裡不遠的一個樹林裡便傳來了野獸們的嘶吼聲,而且一次就是數十隻在叫,聲音大的連子揚都聽得一清二楚

這個聲音大約持續了一分鐘後便逐漸降下來,再隔了約十分鐘,子揚遠遠看去便能看到妖熊正拖著幾隻妖熊往這裡走來

"吼吼!"

興奮的妖熊在遠遠的地方就吼叫了幾聲,彷彿要告訴子揚自己收穫不菲

看著妖熊竟然一次獵了三隻妖獸過來,子揚也只能嘆了一聲,這年頭連熊都會討好人,真的是 . . .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異世稱霸無人可擋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5.2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