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故事設定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跪求路人名字

異世稱霸無人可擋
I'm God!!
作 者
蘿莉守護神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7.31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未定?????
本月人氣
374
累積人氣
88066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20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88 / 16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異世稱霸無人可擋資料大全
               第三十二章 更新時間:2016.07.31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185-歸來 加入書籤
在這冰天雪地的地洞之中,子揚瞪大雙眼的看著眼前的場景

只見他腳下的地板,就像是凝結成冰的一面超大鏡子,上方則是有非常多的水晶尖柱,雖然要是真的掉下來,肯定會死人,但散發著淡淡的藍光,實在是美極了!

然而在更裡面的地方,貌似有著什麼東西,子揚也就好奇的一邊看著四周,一邊向前走去

"這是 . . ."

看著眼前一塊明顯異於四周的方形物體,子揚好奇的走上前用手摸了一下

不過就在他的手才接近這塊東西幾公分時,子揚便立刻感覺到一股寒氣順著自己的手,直衝到腦內

當下子揚是趕緊將手伸了回去,無法使用真力的情況下,貿然的行動確實不智

雖然碰是不敢碰,但這也礙不了子揚去觀察,仔細的看了看,子揚才發現這塊像是鏡子的東西,邊邊的四條明顯有一點的空隙,可見這東西並非自然生成,而是某個人拿到這裡放的

就在子揚想著是不是要把這塊鏡子旁邊的水晶牆壁挖一些,把這塊大東西敲下來時,子揚便聽到了自己過來的地方,傳來了大堆雪落下的聲音

不用想也知道,葉秋已經過來了

在子揚聽到聲音,將頭轉過去的同時,葉秋便慢步的穿過隙縫走了過來

看著全身幾乎毫髮無傷的子揚,葉秋心裡也是鬆了一口氣,但臉上依舊沒有任何表情

葉秋一句也不吭聲的走到子揚身前,光是雙眼朝封鎖住子揚的道具看了一眼,這個道具就像是內部被塞了手雷一樣,當場直接爆開來

當限制道具被葉秋破壞掉後,子揚當然也就能夠使用真力

感受著許久未用的真力,在身體的各個部位流動著,子揚舒暢的長吐了一口氣

而葉秋也在這時開口道:"要走了?"

子揚在閉著雙眼吐了一口氣後,張開眼的同時也搖了搖頭,並將雙目轉向水晶牆上的那塊鏡子

葉秋也很聰明的知道子揚為何搖頭,接著便一語不發的站在旁邊,等子揚處理好

由於子揚本身就有莉莉傳受過來的火系功法(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所以抵擋這點溫度還是小意思,將大手一攤,一顆小火球便在瞬間生了出來

連續用了四個火球分別打在鏡子的四個角落,子揚接著便將真力凝聚於手上,走上前將鏡子拿了下來

縱使子揚已經取回了真力,但拿起這東西時仍覺得手掌快要凍僵,可見這東西不是凡物

只要拿起來,事情就非常好辦了,子揚直接就將這塊有一個手臂寬,一公尺長的大塊鏡子,收進系統倉庫裡頭

見子揚手中的鏡子瞬間消失掉,葉秋仍舊面不改色,想來他自己也時常接觸空間法寶

不過他心中還是有個小疑問,那就是子揚既然能夠過來參賽,那麼身上絕對是一件也不留

那麼 . . .空間法寶又是打哪來的呢?

雖然是個小疑問,但葉秋也沒有無聊到特地開口去問,實力越高,對於未知東西的理解能力也就更強

在子揚將東西收進系統倉庫以後,葉秋又開口道:"走了?"

"恩,走吧."子揚點了頭,雖然不知道葉秋有什麼手段,不過能再這麼短的時間內抵達這裡,想必沒些手段是不可能的

聽到子揚的回答以後,葉秋微微的點了頭,接著走到子揚的旁邊,一手直接以拿貨物的方式將子揚提在肩膀上

"?"子揚有些不明所以的愣了愣

而葉秋也沒有廢話,惜字如金的說了一句"走了",接著兩人便瞬間消失在這個空蕩蕩的地洞裡 . . .

在子揚下次睜開眼的同時,雙目看到的便是一片樹林的荒郊野外

接著葉秋也將子揚往後放了下來,子揚也在下來後問道:"這裡是哪裡?"

"赤城附近的樹林 . . .從這裡往西邊走個幾分鐘就到了."

葉秋淡然的回答道,沉默了幾秒後又接著說:"看來你應該還不知道自己一共失縱了多久 . . .從雪崩那裡開始算起,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

"第三天?"

子揚聽到葉秋的話以後,不敢置信的瞪大眼,不過葉秋也沒有騙他的理由,也就是子揚真的已經睡了三天左右

三天,子揚自己是沒什麼感覺,但能夠想像知道雪崩災難發生,李白他們定是緊張的過日如渡年,時刻為自己擔心

一想到這裡,子揚當然也沒有廢話,朝葉秋道了一聲謝以後,便立刻運起真力,以最快的速度衝至遠方的赤城

看著子揚逐漸的飛離於自己的視線,葉秋彷彿是想著什麼事一樣,失神了一會後又嘆了一口氣,接著臉色黯淡的消失在這片森林中

樹林的位置確實離赤城不遠,子揚只是幾分鐘的時間,就趕到門口

雖然從外頭直接飛到裡面沒有什麼困難,不過要是子揚真敢這麼做,可能就立刻會有元嬰期修士把他抓下來,接著不外乎就是賠錢或者是拘束行動幾天

因為赤城本身的人口流量極大,每天進進出出的總人數起碼也是萬人開始起跳,所以除非是一些形跡可疑的人,否則在入城時也不需要進行特別的盤查

子揚很輕鬆的進來赤城內,接著便是找到朱稀家去和他們幾個人報平安

由於那幾天常常出來亂逛,所以子揚對這裡的街道也還算是一點熟悉,轉了沒幾個彎以後,便到了朱稀家的後門

或許會有人想問,難道從這個後門就能夠隨便進入朱稀家嗎?那麼大門站的那些守衛有放跟沒放沒差別吧?

事實上,從後門進入確實沒有人會把你攔下來,但重點就在於這個後面是那種會翻轉的牆壁,用力的往這個機關牆壁一推,就能夠走出來或者是走進去

而且後門的方向也沒多少人在進出,基本上還是很安全的

走到李白和自己共用的房間外,子揚發覺到房間裡傳來了聲音,當下便悄悄的走到窗邊,想看看在自己失蹤的這段時間,他們幾個都在做些什麼事情

當子揚探出頭,往房間裡面看去,便見到一個寫著"蘇大哥"三大字的牌位,被高放在一個新釘上的架子上頭

" . . ."

在內心中無言了一下以後,子揚接著便將視角向下移動

這時候李白正坐在木椅上頭,因為剛好是背對著子揚,所以子揚也沒辦法知道他再做些什麼

當幾秒過後,李白轉過身來,子揚才終於知道他再做些什麼

此時的李白 . . .正拿著一個小刀在削著一塊如同手臂粗大的木頭,像是在雕刻著什麼東西一樣,不過子揚是完全看不出來

雕刻著手上的木頭的李白,專新的低著頭看著,渾然不知自己早已經被暗中盯著看了

接著又過了半分鐘,狄雲打開門走了進來

"喂!小白,我交代給你的東西,你到底刻好了沒有阿?"

狄雲口氣與以往一樣沒有改變

不過接著李白的回答,則是讓子揚有點小小的吃驚

"稍等我一下喔,雲姐姐,我這就快要弄好了,再給我五分鐘."

聽到李白竟然稱狄雲為雲姐姐而非小雨姐姐,子揚也就知道狄雲的身分看來是被李白知道了

看著李白手上幾乎沒有怎麼動到的木頭,狄雲無奈的朝李白說道:"我說阿 . . .你確定只要再五分鐘就行了?不要逞強阿."

"我沒有逞強!你別看我現在好像一刀都沒下,其實我現在是在心裡構圖,等到想好該怎麼做的時候,就能立刻下手了."

"所以說這五分鐘都是用來給你想東西的?"

"沒錯,就是這麼一回事."

李白低著頭回答狄雲的話,接著迎接他的是來自於狄雲的拳頭

無緣無故的被打了一拳,李白將刻刀和木塊放到桌上,楚楚可憐的看著狄雲,說道:"嗚 . . .妳怎麼又打我啦."

"不知道,反正就是肚子裡生出火來,既然妳還要很久才能做好,那麼我就先走了,今晚我還會再過來,要是你又還沒用好,就等著再吃一拳吧!"

狄雲張牙舞爪了一下,裝做一幅要往李白頭上補一拳的模樣,接著哼了一口氣,將門關上便離開

"真莫名其妙 . . ."李白低語了一聲,才剛轉過頭而已,便又聽到了門被推開來的聲音

"雲姐姐,妳不是說晚上才過來麻?怎麼 . . ."

李白才剛轉頭看過去時,見到推開門進來的人,當場就嚇的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

"蘇大哥!!"


對於近日收到的留言,本菌非常認真的看過了幾次,並開始深思,以後的劇情是不是要微調一下
對於自己的缺點,喜歡把日常生活拉的超長,本菌自己也挺清楚,不過一寫下去,哇!的一聲就不得了,幾千字瞬間擺在眼前
往後會想辦法製造點劇情高潮,並想辦法使得節奏加快
並不只是參考,本菌會對於"真正不足"的地方採取行動
感謝大家!

186-第三場比賽 加入書籤
看著失蹤許久的子揚,就這麼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李白呆滯著臉,接著用手掌往臉上打了幾下,確定這是不是單純的夢境而以

從臉上傳來的疼痛,李白反而覺得十分的開心

至於子揚則是淡淡的微笑,慢步的走進房間裡,默默的將架子上的牌位給取下來,並在手上用火焰直接燒成了一團灰燼

"我回來了."

子揚淡然的說了一句,緊接著李白便立刻朝他衝了過來,直接將子揚給抱住

"蘇大哥,你到底跑哪去啦?你怎麼這麼久才回來?"

這時候的李白看來還不知道子揚是去參加第三場的比賽,便如此的問道

而子揚則是摸著李白的頭,笑道:"我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嗎?話說你剛才在雕什麼東西?"

"喔喔,你說這個阿."李白向後退了幾步,拿起放在桌上的木頭,說道:"是雲姐姐要我做的,說是要送給朱稀."

"是嗎 . . .話說我不在的這幾天,朱稀怎麼樣了呢?"

"恩 . . .我也不知道耶,因為這幾天都是雲姐姐過去找她,我要不是待在房間裡發呆睡覺,就是四處跑跑看看."

"恩,那麼你能帶我去找小 . . .狄雲和朱稀嗎?我失蹤這麼久,她們應該也很擔心了."

李白聽完子揚的話後,便點了點頭

讓李白帶著自己走到狄雲和朱稀在的房間裡,子揚用手欄住李白要他不要前進,接著兩人便悄悄的走到窗邊

光是走近房間,兩人便能聽到房間裡頭傳來了哽咽的哭聲

"蘇大哥 . . .為什麼你要把我丟在這裡,一個人就走了,嗚 . . .蘇大哥."

朱稀坐在椅子上,拿著一條毛巾不停的擦著像是瀑布般流下的眼淚

至於狄雲則是坐在一旁,輕拍著朱稀的肩膀,安慰道:"小稀阿,妳這都已經是哭了兩天多了,就不要在哭了好嗎?蘇大哥他一定會回來的,妳不是說過他有和妳約定過嗎?"

"嗚 . . .沒錯 . . .但是,但是 . . ."

這時的朱稀已經是泣不成聲,轉過頭來時眼眶也是紅到就連窗邊的兩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好了好了,妳就別在自己胡思亂想,說不定蘇大哥只是在山上迷路而已呢,我可不相信一個小小的雪崩就能把蘇大哥做掉呢."

嘴上雖然是這麼說著,但狄雲也同樣為子揚感到擔心

雪崩這東西他們是完全沒有見過,但透過其他人的轉述,大致上也能了解是怎麼樣的一個場景

只能說,面對這種災難而且還被封鎖住真力,子揚是凶多吉少 . . .

雖是如此,但狄雲也明白現在絕對沒有感傷的時間,在沒有見到子揚真的翹辮子前,她都不會相信

看著眼前這幅場景,李白有些不明所以的低聲問道:"蘇大哥,她們到底在說些什麼阿?總感覺是在說你死了耶 . . ."

面對遲鈍且理解能力有點不足的李白,子揚也不想花時間為他解釋,只說了一句"我這不是好好的站在這?",接著便又往房間裡頭看去

或許是看著朱稀哭,自己可能也會有想哭的衝動,接著狄雲說了一句"那我先去看看小白把東西用好了沒",然後快步的離開房間裡

"蘇大哥,現在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都是你們把事情搞成這樣,反而讓我不好意思出來,想找個洞鑽阿!"

子揚憤怒的吼了一聲,不過他也不是做事拖泥帶水,猶豫不決的人

輕輕的將門推開,也不知道是因為哭的聲音太大還是根本不想理會,這時朱稀仍然低著頭用毛巾擦著臉

看著只因為自己失蹤個幾天,就為自己難過成這樣的朱稀,子揚的心中升起了莫名的罪惡感

"朱稀 . . ."

子揚走上前,往朱稀的肩膀上一碰

聽到子揚的聲音,朱稀當下便立刻停止哭泣,瞬間轉過頭來,便看到子揚站在自己眼前

"蘇大哥?你是蘇大哥吧?這不是夢吧?"

朱稀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子揚,小手往子揚的身體摸了幾下,確定這是真的以後,便直接將子揚給緊緊抱住

"蘇大哥,你怎麼現在才回來阿 . . .聽說比賽時發生雪崩,我就為你擔心死,而且回來的人裡也見不到你的蹤影,我,我 . . ."

朱稀這時候或許是因為情緒反差太大,腦袋有些昏眩說不出話來,接著便又莫名的哭了起來

"好了,打住!我這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嗎?妳就別在哭了好嗎?"

見自已都已經回來,朱稀還是要哭,子揚有些無奈的抱著朱稀,輕輕的摸著朱稀的頭

"恩 . . .我會當個乖小孩,不哭,不哭."

朱稀用力的吸了鼻子,緊接著露出了笑容,朝子揚問道:"蘇大哥,你才剛回來應該餓極了吧?我這就去幫你準備一桌菜,你在這裡好好等我喔!"

"恩,我知道了."

子揚點了頭,目送著朱稀走到門前,接著朱稀又停在那裡不動

子揚自然是明白朱稀在想些什麼,當下便笑著說道:"放心吧,我會好好的待在這裡等妳過來."

"恩 . . ."

在聽到子揚的話以後,朱稀背對著子揚點了頭,接著緩緩的將門推開來,走了出去

"三天阿 . . .真該死."

子揚頭一次為自己睡過頭感覺到後悔

就在子揚做在椅子上唉聲嘆氣的同時,外頭便傳來了追逐的聲音

之所以不是追逐嬉戲,那是因為除了奔跑的聲音以外,還有慘叫的聲音

不用想也知道是狄雲又在追著李白跑 . . .

看在李白帶自己過來的份上,子揚嘆了口氣後便走到門前,將門推開以後朝在外頭繞著圈圈的兩人,喊道:"喂喂喂,你們兩又怎麼啦?"

這時候的狄雲已是將李白撲倒在地,正騎在李白的腹部上用力的往李白的身體各處搔著癢

看到子揚從朱稀的房間裡走出來,狄雲先是愣了一下,而李白則是抓好了這個時間,迅速的脫離魔掌

"蘇大哥 . . .你怎麼在這裡?"

"我不在這裡是要在哪裡 . . ."

狄雲的反應比起李白和朱稀來,明顯比較淡定,看到子揚出現也沒有懷疑是自己在做夢,接著是問道:"蘇大哥,你終於回來了!這幾天朱稀可為了你失蹤的事情哭慘了,你要好好的去和她聊聊阿!"

"我知道,剛才我已經處理好了,她剛才才出去幫我準備東西吃呢 . . ."

子揚笑了幾聲,接著又道:"話說你們兩個也進來坐吧,別在那裡打情罵俏放閃光了,洗好手待會一起來吃東西吧."

"是誰在打情罵俏阿 . . ."聽到子揚的話,狄雲先是大聲然後慢慢的轉小,到了後面幾個字甚至是小到子揚都有點聽不太清楚了

相比起害羞紅著臉的狄雲,李白的重點很自然的就在於子揚後面那一句,"洗好手來吃飯",當下便開心的歡呼道:"呀乎!可以吃東西囉,這幾天我都是一個人吃,好久沒有大家坐在一起吃了呢!"

"我說你,也稍微給我害羞一下阿!"

狄雲朝著李白怒喊了一句

時間過了二十分鐘,朱稀安排的料理全部被送上來,子揚等四人皆是坐在椅子上

"蘇大哥,去那裡的時候你肯定沒有好好的攝取營養吧?你看!這裡有菜有肉,你就多吃一點吧!來,我幫你夾喔."

這時候子揚和朱稀也沒有說相隔一隻手臂的距離什麼的,朱稀這次也是學聰明了,拿過來的是那種長型的椅子兩個,大小剛好可以供兩個人坐

或許是因為感覺對朱稀有點抱歉,所以子揚也沒有和平常一樣要李白過來坐著

看著朱稀一邊說著話,一邊往自己的碗裡夾些東西,子揚只是一直說著謝謝,其他話都說不出來

這時候氣氛非常的怪異,四人中唯有朱稀是滿臉的笑容,至於隔壁桌的狄雲和李白,暗地裡則是在爭鬥著,子揚自己則是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對了 . . .關於比武招親的事情,比賽應該已經被終止了吧?"

這時候的子揚終於找到了話題,一邊吃著菜一邊問道

" . . .沒有."

朱稀沉默了一下子,最後只是蹦出了這一句話

"咦?"

聽到朱稀的回答,子揚當場愣了一下,緊接著又問道:"比賽不是都已經發生事情了嗎?怎麼還會繼續進行呢?"

"是沒錯 . . .不過那天回來以後的隔天,第三場比賽就宣布開始,聽叔叔說,好像是這次的雪崩雖然嚴重,但奇怪的就是一個人也沒有因此而受重傷,頂多只是被埋在雪底下有些受寒傷而已."

"這怎麼可能 . . .算了,話說比賽該不會已經全部結束了吧?"

子揚強擠出笑容來問道,若是比賽真的已經結束,那就真的有點悲劇了,就各種方面來說 . . .

"不,因為第三場比賽的比賽時間有兩天,所以到今天下午前都還沒結束."

"是嗎,那麼看來我還有機會阿."

"恩 . . .回頭我在和叔叔說一下就可以了."

看著朱稀在自己問出這個問題以後,就開始有點悶悶不樂,一看就知道有問題

"話說回來,第三場比賽的比賽項目是什麼呢?"

"就是 . . .比賽財力 . . ."

"妳說什麼呢?太小聲了我聽不到."

"比賽財力,要在兩天內拿出一件寶物出來,證明自己擁有足夠的財力,身世背景,就是這樣."

看著朱稀那充滿了擔心的眼神,子揚也知道朱稀是在擔心子揚能不能通關

或許是因為朱斂特別和朱稀交待過,否則朱稀接著肯定會拿出一樣寶物,要子揚拿著去通過比賽

不過 . . .這項看來可能會難倒子揚的比賽,實際上對子揚來說,根本就是躺著也能過的比賽

但是送什麼寶劍或者是藥草什麼的,感覺也太過隨俗,身為一個擁有著超強輔助系統的使用者,不拿出個獨特,刁爆,異於常人的東西,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阿

就在子揚低著頭思考時,腦袋裡也在同時浮現出了從地洞裡拿到的那塊鏡子



最近腦袋怪怪的,寫不出啥東西來,不然就是語句怪到自己都看不下去
總之,這章是昨天的. .

187-純手工 加入書籤
"東西都已經準備好了,那麼我們就開始吧!"

掃視了一下四周,確定所有東西都擺齊了以後,子揚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

至於站在他身旁的,則是一臉哀戚樣的李白

"我說 . . .蘇大哥,你要做也不是不行,但總不需要拖我一起下水吧?人家可是連中餐都還沒吃,現在餓的沒力氣啦!"

一旁的李白有氣無力的朝子揚說道

而子揚只是側著臉看著他,回答道:"昨天不知道是誰死求活求拼命求,要我帶著他一起做的喔,現在又在那裡反悔,真不知道心裡在想些什麼."

"要知道是來做打雜的,拉著我我都不來!"李白在心中嘀咕了一句,接著又哀求的說道:"那至少也讓我吃個飯吧?人家不都說吃飽飯才有力氣做事?"

"你喔,吃飽就直接睡,能做什麼事?夢周公下棋喔."子揚鄙視的朝他一望,接著轉過頭來,說道:"你就放心吧,照我初步估計,最快大約只要兩個鐘頭就能完工,到時候我不止放你去吃飯,還會叫朱稀幫你擺個滿漢全餐什麼的,讓你一次吃個夠,好嗎?"

"喔 . . ."李白有氣無力的回答道,明顯沒有因為子揚的誘惑而打起精神來,仍然處於剛起床那種沒幹勁的狀態

"那我先去上個廁所,待會再回來,這樣可以吧?"

"當然可以."

就在李白轉過身,才剛勾起嘴角竊笑的同時,子揚也跟著轉了過頭,並補了一句話

"還有,剛才忘了提醒你,在過來之前我有和朱稀特別吩咐過了,要是"某個人"偷偷跑去找她要吃的,一律不准給,而且聽說要是被小雲知道,那後果會很,好,玩喔!"

" . . ."

"怎麼?不是想要去廁所?趕快去阿."

"不,不用了,剛才突然又覺得不想上廁所,蘇大哥,我們趕緊把事情都做完,然後在過去一起吃飯吧!"

見自己的計畫才剛執行就立刻瞬間馬上被子揚識破,李白尷尬的乾笑了幾聲,並開始轉移話題

而子揚也沒打算繼續揪著辮子扯下去,見李白精神百倍的樣子,也算是達成目的

"放心吧,要是三個小時內沒有弄好,你就自己先去吃,我一個人弄就好了."

子揚朝李白笑道,接著走上前蹲下身,用手敲了敲放在地上的大水晶鏡子

看著這塊大東西,李白當然問過子揚是從哪裡得來的,而子揚也很敷衍又老實的說是撿來的,李白當下也沒有懷疑,就當作是子揚撿來的

雖然事實的確是如此,但這麼大塊的東西能從地上撿來,本身就是個問題,不過在李白眼中,這些恐怕都不是問題吧!

前面都已經說了,這是塊超大的鏡子,也應該能明白過來子揚想送去參賽的東西,就是這個大鏡子了

這塊大鏡子雖然是水晶體,但卻有和鏡子一般的功能,直接打進牆壁裡雖是個好的方法,但總不能打進去以後把整個牆壁搬去參賽吧?

所以說子揚要做的並不是製造鏡子,而是在外觀上予以一些修正,將一個原物料作成一個工藝品

子揚首先要解決的,便是鏡子邊邊那一些凹凹凸凸的地方,得先用東西將上頭凹凸不平的地方磨成平的才行

因為這塊大東西本身也不是什麼超稀有的水晶體,所以就算用磨菜刀的方法慢慢去磨,不久以後也能全部磨平

至於這個技巧度不高,單純的勞力運動,自然就由李白來勝任了

或許是想趕快做完趕快離開,分配到這個無聊工作的李白也沒有和子揚討價還價,甚至發牢騷也沒有,非常乖的拿著工具走到大鏡子旁邊,開始認真的磨了起來

而子揚的工作當然不是站在旁邊"指導"著李白該怎麼做,他也還有屬於自己才能完成的任務

這個任務呢,就是用四根大木棒,做出待會鏡子四個邊的框架!

由於大鏡子本身體積就很龐大,這四根木棒的體積自然也不妨多讓,一根根立著都能比子揚還要高一些,寬度大約是兩個李白用手臂圍成的圓圈

為了效率上的需求,子揚也管不著什麼殺雞用牛刀,大材小用的事情,從儲物戒裡拿出許久未見的骨劍,開始當起木匠來

時間過去一個鐘頭,這時候子揚才終於將四根大木棒全部削成自己需要的大小,至於李白那邊,仍然在努力當中

看著寬度至少少了原本的一半,子揚抹去了額間的汗珠,並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雖然和腦裡想的有點偏差,但基本上也沒有差到哪裡去,子揚接著也沒有閒著,而是將骨劍收了起來,換了一把大約短匕長度的雕刻專用刀

光是做出個邊框裝上去以後就完工,就連子揚自己都覺得整個就是在敷衍了事,因此除了給鏡子做個邊框以外,還得在邊框上雕出一些花紋來,最好是在上個顏色,那就更完美了

因為後面裝上邊框的需要,所以這四根大木棒也不只是一般的木頭,而是有著彈性的橡皮樹的樹幹

這裡所謂的彈性,並不是說和枕頭一樣,用力往它垂去也能慢慢恢復原狀,也不是像彈力球一樣,往地上丟下去以後又會高高的飛起來

真要比喻的話,大約就是伸展性超差的橡皮筋了,雖然能夠小幅度的讓兩邊拉開來,但要是雙手一放開或者是停止施力,又會立刻或者慢慢的恢復原狀,要是一個不注意不小心拉過上限,那麼就是直接毀了

也因為這小小的彈力,導致子揚在雕刻上也遇到了不小的困境,每當他將雕刻刀往裡面一切時,那個部分便會整個微微的陷下去,讓子揚只得小心翼翼且細火慢工的慢慢來

時間大概經過了兩個小時,子揚終於在這四根大木棒上全部雕刻上了花紋,因為子揚本身在這方面並沒有很厲害,所以要說是個無價的藝術品,也說不上那麼誇張

至於李白那裡,在這三個小時的長時間努力下,終於是完成了三個邊,只剩下最後一個邊,且目測只要再幾分鐘就能夠正式完成了

關於上不上色的問題,子揚已經不想去想了,要是真的打算做得那麼徹底,沒有做到晚上是不會做好的

從屋子裡的小窗戶往外看去,這時候太陽已經從艷陽高照慢慢轉變成了薄暮夕陽,子揚見李白磨的認真,當下也沒打算去打擾他,靜靜的站在一旁等待著李白

過了十分鐘以後,李白這裡也總算是完工,雖然磨的有一點點的彎曲,但沒有特別站到前面去,是不會注意到

而且待會就要將邊框裝上去,只要不是凹凸的太誇張,裝上去以後也沒人看得出來

好不容易完工的李白,直接往後躺在地板上,抬起頭來看著子揚,說道:"呼,終於做好了阿!蘇大哥,接下來就都交給你了,人家先去吃飯嚕."

"恩,辛苦你了."子揚笑著拉起倒在地上的李白,並拍了拍李白的肩膀,說道:"放心吧,看你做得那麼認真,我當然不會白白浪費你時間,改天就送你一個好東西當做獎勵吧!"

"恩,那就謝謝蘇大哥囉,那麼我就先走嚕."

點了頭並目視著李白打開門走出屋子,子揚接著便轉過頭,看著擺放在地上的大鏡子以及四根雕刻著美麗花紋的邊框

因為這裡也沒有玻璃用強力膠能夠黏,所以子揚的做法也只剩下一個

那就是直接用蠻力幫鏡子裝上邊框!

子揚敢這麼做,自然是有著他自己分析出不會失敗的理由

首先關於木棒子彈性的材質,也是為了現在做準備,否則要是真的用蠻力裝上,結果肯定是立刻爆開來

至於大鏡子方面,本身的硬度也還算可以,所以也不怕在裝的過程中被敲出裂痕甚至是整個裂開來的情況發生

接著的過程也不多加敘述了,只是非常單純的組裝東西 . . .

將邊框全部裝上去以後,雖然整體看來有些歪歪的,但老話一句,一切都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接著下來再用布將整個鏡子的每個地方都仔細的擦過一次以後,子揚便直接將整個大鏡子收進儲物戒裡

所幸儲物戒因為有升級過的關係(幾百章前的事情了,我還記得真厲害),所以放下一個大鏡子還算勉強可以

就在子揚將大鏡子收進儲物戒裡頭,才正要坐下來好好休息一下時,便聽到了身後傳來了門被打開來的聲音

原本子揚還以為是朱稀,但才轉過頭一看,卻是個長著鬍子的老頭找上門來

雖然出場的鏡頭很少,但子揚還是沒忘記,這個老頭就是朱稀家的管家(子揚自己定義的),也就是和他提出交易的那個人

看著有些亂糟糟的工作室,老頭站在那裡掃視了幾眼

"原本還想過來看看有沒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忙的,貌似是我自己太多心呢."

老頭笑著朝子揚說道

因為一時間也想不出該如何稱呼對方,所以子揚很乾脆的省略掉打招呼,直接問道:"你過來應該不只是因為這樣吧?找我有什麼事情?"

"我剛剛說過了,單純是來看看你有沒有什麼麻煩."老頭低著頭看著滿地的木頭碎片,接著又抬起頭來說道:"要是你沒辦法順利的取得冠軍,對於你和我,都會是莫大的麻煩呢,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不過 . . .你自己就不覺得你做的有點太多了嗎?"

" . . ."

老頭並沒有回答子揚的話,沉默了一會後便道:"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不打擾你了,多多加油吧,我非常期待在冠軍頒布出來的那天,在台上看到你."

"放心,我會的."子揚朝著老頭笑著說道,雖然後者說完時就已經轉頭離開,也不知道也沒有聽到

等到老頭離開沒多久以後,接著便是換朱稀走了進來


最近更新挺不穩定,會在假日前統一解決 . .

188-約會 加入書籤
"蘇大哥,還沒吃飽吧?我拿了一些東西過來了."

拿著一個竹籃子的朱稀,從門外走了進來,並朝子揚說道

"恩,謝謝,就先放在旁邊吧,待會我會去吃,先讓我把東西都整理一下."

子揚坐在椅子上,長吐了一口氣以後便起身開始收拾地上的垃圾

朱稀將竹籃子放到一旁的桌子上,接著快步走了過來,蹲下身和子揚一起收拾垃圾

"蘇大哥,我也來幫你吧."

"恩,謝謝."

子揚微微的點了點頭,接著便沉默的低著頭整理,一語不發

看著遍地的木削,朱稀剛才就從李白的口中得知了他和子揚一起做了個大東西,難得那個小子還懂什麼叫作驚喜,並沒有說出來

後來又由狄雲助攻,要朱稀帶些東西拿去給子揚吃,順便看看子揚和李白究竟做了什麼東西,也才有了現在這幅局面

不過到了這裡以後,朱稀別說是個大東西了,看到的只有滿地的木削,其他就只剩下子揚要求的工具組合和一張大桌子,除此之外就沒有了

雖然朱稀很想開口問問子揚,究竟是做了什麼東西,而東西又放到哪裡去,但她最後還是忍住沒有問出口,等到幾天後第三場比賽截止時,也就能知道子揚究竟是做了什麼東西了

在收拾垃圾的同時,子揚也往朱稀瞄了一眼,見她不想開口問自己做了什麼東西,也就重新低下頭撿垃圾

就算朱稀真的問了,子揚也不會直接告訴她,而是要她多等一些時間,等到比賽截止那天自然能夠知道

由於沒有畚箕和掃帚,所以子揚只要朱稀撿那些看起來比較粗大的木削,至於那些吹一口氣就會亂飛的小削削,則是留到最後整理

將比較大的木削用一個袋子裝了起來,子揚接著在去確認了一次工具有沒有少,全部都確定完畢以後,便從裝木削的袋子裡,取出了一根已經不能算是削削,而是有大拇指粗,辦跟手臂那麼長的小枝條

在朱稀疑惑的眼神下,子揚淡定的打了一個響指,一小叢的火焰便出現在子揚的手指上,接著子揚便用點菸的方法,點燃手上木條的前端

接著子揚將這個前端燃起火焰的木條,往地上一放,地上那些小削削便燃燒起來

這點小火自然是無法擴及整個地板,所以子揚接著又將木條拿給朱稀,自己則是用手指頭慢慢的燒

至於為什麼不用小火球的原因,自然是因為害怕整個地板燒出個焦洞,這裡可不像一些用來比賽戰鬥的地方,場地的耐力度很夠,是非常普通的地板

或許是因為第一次嘗試,朱稀倍感新鮮的拿著子揚給她的小火棒,像是在玩一樣,手是胡亂的上下左右揮動

在過了一些時間以後,子揚和朱稀終於將整個地板的木削全部清理好

走去為子揚拿過自己帶來的小竹藍,接著竹藍的子揚將蓋子打開來,裡頭放著的是一小盤的煎蛋以及仍有餘溫的饅頭和一點的野菜

將煎蛋和野菜包進饅頭裡頭,子揚接著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沒有任何形象的行為,讓坐在他身旁的朱稀不禁會心一笑

"怎麼了嗎?"

"沒,沒事,只是蘇大哥吃東西的樣子,和李白有點像而已."

"喔?是嗎,老實說我自己也沒特別去注意呢."

雖然吃起來是很沒形象且有點偏向粗俗,但子揚也是知道講話時嘴巴裡不能有東西,當食物吞嚥進去才會開口回答

看著子揚一臉淡定,但卻是像個孩子一樣大口大口的咬著東西,動作誇張的咀嚼著嘴裡的食物,朱稀接著便用袖子遮起臉,不用想也知道是在遮什麼

一個饅頭也吃不了多少時間,只是短短的一分鐘,子揚便將它解決得清潔溜溜

吃完以後子揚便將蓋子重新蓋回小竹藍上頭,要交給朱稀的同時說道:"很好吃,謝謝."

"蘇大哥喜歡就好,因為李公子把所有的東西都吃的精光,只剩下這些小東西,原本我還以為蘇大哥你會不喜歡呢,真是太好了!"

朱稀開心的笑了笑,接著又道:"蘇大哥接著打算怎麼辦呢?現在也才快黃昏而已,李公子的話剛才已經睡著了,第三場比賽也是在明天中午的時候."

"恩 . . .是嗎."子揚長應了一句,也不曉得該做些什麼事情才好

修練這東西跟他是八竿子打不著,雖說本作是個東方奇幻小說,但到目前為止尚未有認真修練,刻苦修練的章節出現

"我說 . . .蘇大哥,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去看個夜景?"

朱稀也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了膽子來,說出這一句話以後,就意識到自己問了個什麼問題,當下立刻臉紅的不知所措起來

"看夜景?可以阿,反正我接著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就陪陪妳吧."

子揚聽到朱稀的提議,同意的點了點頭,臉色一點也沒有變化,很明顯沒有想到別的地方去,純粹只是認為去看個夜景而已

聽到子揚竟然同意,朱稀當下是立刻瞪大眼站了起來,並已不太相信的口氣重新問了一次

"蘇大哥,你真的,真的要陪我去看夜景嗎?"

"是阿,怎麼了嗎?"

見朱稀的反應如此的激動,子揚有些不解的看著她,心中則是說道:"不過就是看個夜景麻,有必要這麼興奮嗎?"

見自己並沒有聽錯,朱稀整個人興奮的頭頂都快要冒出白煙來,沒有料到子揚真的同意,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怎,怎麼辦,蘇大哥竟然同意了阿!兩個人一起在黃昏下看夜景 . . .這,這不就是約會嗎!!"

有些被幸福沖昏了頭的朱稀,在心中如此想到

看著朱稀整個臉都紅的像是剛從火爐拿出來的生鐵,子揚有些擔心的走上前,摸了摸朱稀的額頭,發覺有些燙,不禁問道:"妳是不是不舒服阿?怎麼臉紅成這樣,不如妳就先回房間休息吧,待會我在自己出去亂逛消磨時間就行了."

見百年難得一遇的好機會,可能就這麼從自己眼皮底下溜走,朱稀接著是急的像是老婆被人偷了一樣,說道:"不不不!我沒有不舒服,只是因為有點太開心,所以才會臉紅而已."

"是嗎,那就好,要是妳真的不舒服一定要說出來,知道了嗎?"

"嗯嗯嗯,我知道了."

在子揚將手拿開朱稀的額頭,朱稀不禁有一種想把子揚的手重新拉回到自己額頭上的衝動,不過終究只是在心裡想想,沒有那個膽子做出來

看了看窗外掛在路上的燈火都被點了起來(這是在朱稀家裡),朱稀接著便道:"既然決定了,那麼我們就走吧!"

懷著一不做二不休的心情,朱稀再次大膽的主動走上前握起子揚的手,拉著子揚一起往外頭走去

"話說裡頭的籃子該怎麼辦?"

"待會我再回來拿就好了,我們先走吧,我剛好知道一個不錯的地方,能把整個城裡都看得清清楚楚喔!"

"是嗎,那我們走吧!"

被朱稀拉著離開房間的子揚,兩人像是對新婚的夫妻,滿臉都是笑容的手拉著手,從大門開開心心的走了出去

然而匆忙離開的兩人,並沒有注意到一道站在大門附近房間陰影處的影子

"沒想到小稀竟然這麼大膽,直接就把蘇大哥帶出去搞約會了 . . ."

這個人不用想,便是原本待在房間裡陪著李白的狄雲

在李白吃飽完走到床上睡覺後,狄雲就一直在房間裡欣賞著自己的那把長劍

雖然說對於這把屬於自己的長劍,自己是非常的愛不釋手,不過在沒有能力使用前,也就只能像現在這樣偶爾拿出來摸個幾下,一飽眼福,無聊時也能拿到空曠的地方對空揮個幾下

看久了以後也覺得有些膩,便想說出來走走散步

前面也提到了,朱稀家大的程度都超過棒球場(不加觀眾席)一些,而且沿路還有許多美麗的樹木或是植物,這裡不只是個居住的地方,更是個屬於個人的公園

也因為出來逛逛的關係,讓狄雲偶然看到了朱稀牽著子揚的手,兩個人開開心心的從大門離開往外頭跑的畫面

看著原本一點進展都沒有的朱稀,如今卻是已經安全的上了一壘,離成功上二壘看來也只是短時間內的問題,讓狄雲不禁有些小小的忌妒

話說他們家小白,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時候兩個人太過親近,導致長大以後連牽手之類的事情都害羞的不敢去做

加上互相信任對方不會做出一些色色的事情,讓整個局面處於一個超級好朋友和戀人的終極臨界點

不過李白的腦殘不只是體現在情商,就連理解方面有時候都會跟不上,即使狄雲自己主動提起要出去約會什麼的,李白肯定也會一臉癡呆的問"約會是什麼?可以吃嗎?"

在腦內模擬出對話的情景,狄雲自己完全無法想像到了那個時候,自己得已什麼樣的表情去和李白解釋什麼叫作約會

嘆了一口氣以後,狄雲心中也開始想著,等朱稀回來以後是不是要偷偷的去找她學個幾招,看用在李白身上會不會有同樣的作用

最後,狄雲只能黯然的一邊嘆氣,一邊走在被樹木環繞的道路上,原本散步的好心情,也被破壞得一乾二淨,連個渣都不留

189-仙玉 加入書籤
喧嘩不止的街道,如今又如同幾天前那般,許多的人擁擠成一團

這時候的子揚正站在第一場比賽時的那個擂台上,而他旁邊一排的人,則是和他一樣晉級到第三場比賽的選手

雖然不知道雪崩過後,這些人究竟是如何去通關,不過子揚也沒有太深入去探討

正時候烈陽高照在所有人的頭頂上,台下是一片鬧轟轟,討論著選手們會拿些什麼東西出來,討論討論著,就連能夠讓人起死回生,吃下去以後瞬間晉級的丹藥也都出現,只能說想像力真的很豐富

反觀台上的選手們,雖然不是一個個緊張的說不出話來,能夠站在現在這個舞台,已經表示他們的實力以及能耐,並非常人能比

就連子揚 . . .雖然先前說出了一句鄙視所有選手的話,但不得不承認的是他的眼睛終究是有了失靈的一天,這些人或許說不上是強敵,但要是兩個人朝子揚圍攻過來,子揚打的也是很吃力

而且,這還是基於他們的合作不夠熟練的情況下,所產生的結果

其實比賽的時間老早就已經開始,倒不如說是都已經過了十分鐘左右

然而會一直停在這個階段的原因,莫過於身為朱稀叔叔兼這場比賽的評審,朱斂,這時後仍是不見人影,一般來說他這種比賽重要人士,因該得比所有人都更早來才對

時間再次過去五分鐘,眾人也開始有點等待不下去,不只是台下的觀眾們已經轉而討論為何這時後朱斂仍然不見人影,台上的一些選手們也滿臉不耐煩的瞪著腳,宣示著自己的不滿

接著朱稀家的管家,那個被朱稀叫作雲叔的老頭,從人群中擠進前排,並對一位滿臉焦急之色的人,悄悄的說了幾句話

在他們兩個人私下聊完以後,這個人便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由樓梯慢步的走上台,轉過身面對著台下所有的觀眾

"由於郡主大人的叔叔,也是本次比賽的評審,因為某些原因而無法立刻趕來,所以關於評審方面的工作,就由敝人李余暫代其職."

"現在就由我來宣布,第三場比賽,正式開始!請第一位選手拿著你的比賽物品走到台下,由我評審是否通過比賽."

他語調平穩,快速的將幾句話將完,接著便在所有觀眾的掌聲下走回到位子

關於第幾位選手,其排法則是依照趕到比賽現場報到的先後順序,然後排出來的

雖說子揚很早就起來,不過又陪了李白他們一些時間,所以號碼並沒有很前面,是十三號,大約是所有號碼的後半段部分了

第一位選手是一個比子揚還要大上幾歲的青年,只見他自信滿滿的拿著一個盒子,快步的走到台下

"我的東西就是這個,天山雪蓮子!"

青年走到李余的坐位前,一幅等著過關的模樣,將手上的盒子打開來,擺到李余的眼前讓他看個幾眼

雖然觀眾們都是來看奇珍異寶的,但真正面對著這些東西,他們別說是效果了,就連名字也完全叫不來,只得統一的將目光往李余身上看去,等著他解釋

而能夠暫代朱斂的工作,也證明了他的見識並不會差到哪裡,只見李余接過青年手中的盒子,專心的看了幾眼,緊接著有些嘆息的搖頭道

"天山雪蓮子,是從高到非渡劫期修士不可踏及的地方才有的東西,本身有能夠治療疾病的奇效,同時更是治癒火系傷害方面的聖品,可惜的是這顆天山雪蓮子,先不說幾乎還算不上是成熟,採下也沒有妥善保存好,這種天材地寶的東西本就該用極佳的盒子裝起來,如今已是比一些稀有藥材好一些,但未達本次比賽的標準."

李余的一番話,雖然開頭的搖頭歎息就已經預告了這位選手會落選,但他並不是一昧的批評這個東西不好的地方,而是先說它的好處,接著在慢慢轉到不足的地方,點出了為何不通過的地方

在這樣的說話技巧下,這位被淘汰的選手也沒有顯得太過尷尬,只是有些失落的接過盒子,並朝李余抱拳說道:"在下對於這番批判是心服口服,告辭."

"恩,下一位選手請下來吧."

李余朝對方點了點頭,接著便開口要下一位選手過來

或許是因為第一個選手就這麼被淘汰,讓其他人也都產生了危機意識,在此之前他們都認為自己準備的東西沒有問題,但他們從來沒有想過

通關的標準並不在於他們這些選手,而是李余這個評審阿!

相較起第一位選手,第二位選手拿出來的東西就比較大型一些,是一把用稀有金屬打造出來的大錘子

雖然價值比起第一位選手是高出了三,四倍,不過最後則倍李余以"價值是夠,但朱稀根本用不到"的理由,慘遭淘汰

這也告訴所有選手第二件事情,並不是只要符合李余的標準和口味就可以了,還得顧慮到朱稀用不用的到 . . .

接著的第三位選手,就算有了前面兩個落選的案例,仍就是一臉平淡的走了下台,一看就知道非常有把握

最終,只見他從口袋裡取出了一個精緻的絲織小袋子,從裡頭倒出了一顆朱紅色的圓形東西

"赤血紅龍丹?"

看到這東西的同時,李余的反應明顯與前面不同,眼神中有些小小的吃驚

至於這位選手見李余認出這東西,當下便掃視了一下一頭霧水的觀眾們,說道:"赤血紅龍丹,物如其名,傳說是由真龍精血所煉化而成,價值不可估計."

"關於效用方面,將其泡在水中不只是會飄散著淡淡的香味,飲其水甚至能有治癒殘疾的神效,不過這些都還不是重點 . . ."

"會讓它獲得至寶名號的原因,便是在於一個傳說,只要將這粒赤血紅龍丹給蛟龍,龍蛇這些亞龍吃下,說不定能夠激發體內潛在的真龍血脈,變成一頭真正的龍!"

前面沒有提到,第三場比賽所拿出來參賽的物品,並不是統一由朱稀這裡進行回收,而是"成為冠軍"以後,才需要繳交出來

看著全場都被自己驚的說不出話來,這位選手明顯十分的得意,並站在那裡等待著李余宣布他通過

倒不是說他真的那麼自信,而是這個東西比起前面幾樣,完全不是同一個等級,層次的東西,而且其效果也沒有像兵器或是一些功法,特別指向某些特定的群體去使用

總之,要是連這個都沒有通過,後面的選手也都不用玩了,乾脆直接走下台放棄比賽,免得丟人

不過意外並沒有發生,在確認過手上的東西屬於真品,而且也不是劣品,李余便將赤血紅龍丹交還給對方,接著點了點頭,說道:"恭喜你,過關!"

"哈哈哈."

聽到自己通關,這位選手高聲的笑了幾下,接著回頭看了一群選手們,嘴角上揚的看著他們,挑釁的意味再濃厚不過

至於被宣布通關的選手,還不能立刻離開,而是得待在台下的選手席(剛弄出來的,為了後面比賽的需要),等待第三場比賽結束,並迎接第四場比賽,也就是最後一場比賽的到來

在子揚之前的仍有不少人,一些比較沒有把握的人,忐忑不安的將自己比賽的東西拿了出來,不管是落選亦過關,李余這個評審做的也的確是讓所有人心服口服,沒有任何一個人有異言

既第一位通過的選手出現,接著也開始出現第二位,第三位,有人是拿出了加工過的長劍,其形狀美型的拿來當做展示品都夠了,也有人拿了一個盆栽來,當眾人都以為他就要被淘汰的同時,李余也在瞬間宣布他通關

最異於常人的,莫過一位體型比較臃腫的的胖子,他用來比賽的並不像其他人一樣是拿得出來的"東西",而是一整棟的餐館,且還是那種門庭若市,口碑極佳的那種,然而李余在低頭深思了一下以後,也給他通關

時間說短不短,很快的便輪到子揚 . . .前面一位上場

也在這位選手走下台時,一道身影便從遠處快速的朝這裡飛過來,到了比賽場地的正上空,才停了下來並緩緩的向下降

"抱歉抱歉,因為私下有些事情得去處理,所以耽擱了一些時間,不用管我,比賽繼續沒關係."

這個人便是朱斂,只見他大聲的朝所有人喊道,接著隨意的找了一個位子坐了下來

李余見朱斂過來了,也朝他望了一眼,詢問著是否由他重新接手評審的工作

而朱斂只是朝李余微微一笑,並沒有任何動作,也算是給了李余答覆

在朱斂出現的同時,葉秋也不知道何時冒了出來,坐在位子上低著頭,不知道在想著什麼事情

看著這位選手,不只是雙拳握的非常緊,而且整顆頭從被他點到以後就是低著往地板看,比其他人還要緊張好幾倍

見此人如此緊張,李余也知道現在自己不是該去催他快點,而是口氣緩和的朝他說道:"不用那麼緊張,深呼吸個幾口氣吧."

"恩 . . ."這人照著李余的話,做完以後雖然比較鎮定了一點,但仍是緊張萬分

"我,我的東西是這,這個."

緊張歸緊張,但他也知道要是自己這麼拖下去,浪費的可不只是他和李余的時間,而全部選手甚至是所有觀眾的時間,所以接著他便抖著手從背上的袋子裡,拿出了一顆像是路邊石頭一樣的石塊

李余疑惑的接過這個有兩個手掌攤開來那麼大的石塊,放在手上來回的反覆看了幾次,仍是沒看出個所以然,不管從什麼角度來看,都只是個非常普通的石頭而已

"就是,那個,師傅說裡頭有那個 . . .仙,仙玉."

這位緊張的少年在說出了這一句話時,李余嚇的差點將手上的石頭弄掉到地上

"仙玉?這玩意是仙玉?"

只見李余有些傻眼的盯著眼前的石頭看著,並質問起少年來

本來就很緊張的少年,一被李余雙眼瞪大盯著看,立刻就嚇的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一直僵住在那裡

這時候原本還默默的坐在那裡的葉秋,突然地站了起來,因為他是坐在最前一排,也就是和李余同一排,所以當他一起來,所有人又將目光朝他望去

無視所有目光,葉秋慢步的走到李余旁邊,一句話也不說的便將石頭拿了起來

見有人不只是突然站了起來,還走過來不經自己同意擅自把東西拿走,李余也是面露怒色,不過就在他要站起來教教對方什麼叫作"尊重"時,卻看到坐在那裡的朱斂一直朝他拼命的搖著頭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回事,不過這時李余自己也感覺到自己是有點過激,當下也就忍了下來,坐在那裡並抬頭往葉秋看去

將石頭拿起來看了幾眼,接著又將石頭拋起來在接住,葉秋便隨意的將東西丟還給那位緊張的少年,無視李余那要吃人的眼光,平淡的語氣說道:"這東西是仙玉沒錯."

"你怎麼知道?難道光是看個幾眼拋個幾下就能知道?這樣不會太草率了嗎?"

聽到葉秋的話,李余有些輕視的冷笑道

見李余面露不削之色,葉秋完全沒有在意,而是自說自的繼續道:"看來你根本沒有見過仙玉,對吧?"

就在李余要反問"難道你看過?"的同時,葉秋完全不給他說話的時間,接著又道:"仙玉這東西,因為和靈力相沖,所以根本沒有辦法暴露在靈氣中太久,所以真正的仙玉並不是這塊石頭,而是藏在裡頭的東西."

解釋是解釋,但這基本上就是和相信地心說的人,說日心說其實才是正確的,對方不只是會給你投以鄙視的眼神,並送上一口口水給你

不過李余還沒有說出來,朱斂就在他要說話的前一秒鐘,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好了好了,李余,既然葉皇子都說是仙玉沒錯,那就百分百沒錯了."

聽到朱斂竟然親自站出來支持葉秋的判定,李余顯得有些無法理解,這時候也激起他的好勝心,畢竟哪個到這境界的人會認為自己是錯的,大部分都是自負的要命

"哼!要真是仙玉的話,那麼就打開來給我瞧瞧,我可沒辦法接受這塊一文不值得石頭就是仙玉."

李余如此冷笑道,並抬起頭往葉秋看去,想看看葉秋做何反應

可惜的是並沒有如同他所預料一般,此刻的葉秋仍舊一幅處驚不變的樣子

在他說完以後,葉秋先是沉默了幾秒,接著又道:"那麼 . . .你就把這塊石頭劈開來,如何?"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歡朱稀呢?硬要說的話她也算是女主角群之一,以後也會出現
老實說一開始劇情完全沒有她,原本是想讓子揚帶著李白去其他小村子斬妖除魔解決小煩惱
恩 . . .老實說本菌也挺喜歡朱稀的

190-決賽 加入書籤
"那麼 . . .你就把這塊石頭劈開來,如何?"

葉秋面色平淡的看著李余,如此的說道

現在他也是有點懶得再和對方浪費時間辯論

反觀李余,在聽了葉秋的話以後,便立刻頓住了幾秒

在他才要回一句"試就試阿,誰怕你",坐在那裡的朱斂見情況有些不對,便立刻走上前,在李余的耳邊說了幾句

將葉秋的身分告訴了李余,李余看著葉秋的眼光也逐漸的轉變,是介於敬畏以及些微的恐懼之間

至於葉秋,始終是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臉上毫無表情也讓人開不出現在的他是喜是怒

得知了葉秋的身分以後,李余也非常的乾脆,不在繼續和對方辯解下去,很有風度的朝葉秋鞠躬,接著轉過頭望向那位少年,手指朝通過的選手區比了一下

明白自己通關以後,少年當然知道是誰幫助自己通關,感激的朝葉秋說道:"謝,謝謝你."

"不用客氣,還有,替我跟你師傅問聲好,我們不知道已經多少年沒見了呢."

葉秋少見的展露出表情,朝少年微微一笑,接著便緩慢的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接著的下一個選手,便是再次被遺忘掉的子揚

比起前面幾個選手,子揚拿來的東西就屬於比較大件的那種(整棟餐館那個不算,因為沒有帶過來),待子揚走到台下時,才從系統倉庫裡頭將自己做好了那一面大鏡子拿了出來

見到子揚原本還是雙手空空,但在走下台的一瞬間,手上又立刻多了一個大東西,觀眾裡比較有見識的人,瞬間就認出這是儲物法寶

或許是因為儲物法寶的效果,導致所有人也都瞪大眼看著子揚,想看看子揚手上的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寶物

由於鏡子的體積太過龐大,所以子揚便將它放在地上,用手支撐住免得它掉下來,至於李余也是很自動的從位子上站了起來,先是繞著看了鏡子一圈,接著才走上去蹲下身子朝鏡子摸了幾下

摸上去除了觸感比較冰冷,反射的比較清稀以外,也沒有其他特別的地方

原本還期待會是什麼好東西的李余,也不禁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從地上站了起來以後,便以遺憾的口氣朝子揚說道

"從製作的手法看來,這東西想必是最近才做出來的,這點和其他選手有非常大的不同,可惜的是這終究只是一面鏡子."

雖然沒有明白的講出子揚被淘汰,但李余的口氣基本上就是如此

原本還有點擔心的子揚,聽到子揚真的被淘汰以後,也只能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就這麼灰溜溜的拿著鏡子離開,這當然是不可能的,在看到自己前一位選手的情況以後,子揚也才想到自己的儲物戒裡,貌似有一塊某次系統送他的仙玉,也不知道是放了多久,要不是剛才他們提起,子揚至今可能都還沒有想起來

比賽規則中也沒有提到不能中途換個東西,所以子揚之所以在沒把握的情況下,仍然將鏡子拿出來,便是打算沒有通過的話,在把儲物戒裡的仙玉拿出來

不過或許不用子揚多此一舉,葉秋又再次走上前來

比起這個在普通不過的鏡子,李余很理所當然的將視線轉到葉秋身上,想看看他究竟又要搞些什麼名堂

這次葉秋連話也不說,走上來就是就是一顆超大的火球,直接砸到這面大鏡子上

這顆火球有多大?大約就是一顆頭那麼大,如此大的火球能在一秒之內的時間內凝聚出來,葉秋本身的實力也不用多說了

被那麼強力的火球直接打中,別說是這面鏡子了,就連李余被打中,不死也會重傷

就在眾人等著看這面鏡子被成碎塊,異變便在一個瞬間發生

只見葉秋凝聚出來的火球,在觸碰到鏡面的一刻,行進的軌跡便突然轉過頭來,朝著葉秋飛去

然而葉秋自己也是早有預備,一根手指輕碰在火球上,這顆火球便在葉秋的手指上以急速旋轉

緊接著葉秋便默默的走回自己的坐位上

目瞪口呆的眾人,不敢置信的看著這面大鏡子,皆是久久說不出話來

"這是什麼鬼阿 . . ."

就連李余,也完全搞不清楚子揚拿出來的這位大鏡子,究竟是什麼東西,雖然是看著子揚說,但其實是在問回到座位上的葉秋

不過葉秋也完全沒有打算說出來的意思,回到座位上以後就是一臉淡定的坐在那裡,彷彿一切都跟他沒有關係

至於當事人,子揚也都有些搞不太清楚狀況,雖然用系統查看,得出來的結果只是面稀有的鏡子,但可完全沒有提到有那麼厲害阿

能抵擋住葉秋那一擊,其實並沒有很厲害,畢竟看也知道葉秋只是隨便打個一發,給大家看看這面鏡子的真正效果,但要是能做到毫髮無傷,甚至是把攻擊反彈回去,那樣可就厲害了

見眾人久久還沒有回過神來,葉秋接著便突然的開口道:"反彈一切由靈力,真力所組成的傷害攻擊,這樣聽得懂嗎?"

" . . .很好,看來敝人的見識只是井底之蛙而已,竟然把一個寶物當成了廢鐵,實在是有辱評審這個位子 . . ."

李余說著的同時,也往葉秋的方向望去,有意無意的想讓葉秋來代理他執行評審的工作

不過葉秋自己當然不會沒事找事做,避開李余的雙目不與其相對,也暗示著自己不打算接受

最後的結果,子揚當然是非常安全的通關了,不過他本人卻仍是不知道這面鏡子的其他訊息,除了剛才葉秋說出來的那一句以外,其他的是一概不知

雖然是不知道,不過看樣子葉秋是認得此物,子揚也打定好主意,待會比賽結束後有空閒的時間,便去找葉秋一趟,問問有關於這面鏡子的事情

繼子揚之後,仍有許多的選手們,還沒有下台來

而不知道是不是好的都被排在前面的關係,從子揚那裡結束開始,平均每四,五個人才有一位通關,最終第三場比賽結束,為決賽添增了兩個人

後半段的通關人數兩位,再加上前半段,含子揚在內的通關人數一共是八名選手

這八位選手在比賽正式結束以後,便被叫到台上去,被朱斂好好的表揚了一下以後,接著又走回到台下去

最後一場比賽,也在同時悄悄的來臨了 . . .

在選手們全數被叫到台下去以後,剛才他們站的那個擂臺,便被幾個人推走,然前面空出了一大塊出來

然而擂台後面原本是後台,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比剛才那個還要大的站台,因為前面掛著大大的紅色布幕,導致沒有人特別注意到

因為被超大的布幕擋住,所以除了比賽相關人員以外的眾人,皆是不知道布幕後面究竟在搞些什麼玩意,從聲音上來聽來只能知道很吵雜

面對著未知的最後一場比賽,子揚有一點小緊張的握住拳頭,並長吐了好幾口氣,努力保持好最佳狀態,準備迎接最後一場比賽的到來

就在這個時候,朱稀家的那位老管家,則是朝子揚走了過來

"有什麼事情嗎?"

在對方走到離自己剩下三,四步距離的時候,子揚便面色平淡的抬頭看著老管家,說道

"呵呵呵 . . .我可是好心要過來提醒你阿,不過照這個情況看來你好像不需要的樣子."

老管家一邊笑著說,一邊坐到子揚的旁邊位子

"第四場比賽阿 . . .其實並不難,大概就是類似猜謎的一個小遊戲吧,總之到時候你就選擇最右手邊的選項,這樣就可以了."

"恩,我知道了."

雖然有點聽不明白,不過子揚還是知道自己該怎麼做,當下便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將話說完以後,老管家也沒有離開,而是坐在子揚旁邊的位置,雖然頭是往台上看去,但很明顯完全想著其他事情

"終於阿 . . ."

子揚輕聲的嘆了一口氣,只要撐過今天,那麼他就能夠取得第二塊的記憶碎片,接著只要再找到一塊,就能重新回到道院,也就是源界了

讓所有人等待了二十分鐘,在眾人議論紛紛之下,布幕便突然地朝兩邊移動,台上的情況也展示在所有人眼前

這時候台上的背景色為紅,上方則是掛了許多赤色燈籠,一個個上頭寫著"喜"字

地板上則是鋪著紅色的毛絨毯,加上布幕被拉開後,後台傳來的歡樂音樂,使得全場的氣氛喜氣洋洋

這時候從一開始就一直旁觀到現在的朱斂,也接手了李余的工作,為眾人介紹第四場比賽的相關規定

"接著下來,便是我們這長達數天的比武招親,第四場比賽,也就是決賽."

朱斂慢步的踏著樓梯走上去,接著看了看台下,說道:"這八位選手,是從數百位選手中脫穎而出的佼佼者,雖然可惜的是只有其中一個人能夠通過這一關,但是他們的實力無庸置疑,請大家為他們走到這一步,給予支持的掌聲."

一說完,朱斂便立刻鼓起掌來,拍了幾下以後台下的眾人也才跟著拍了起來

"那麼我廢話不多說,就立刻來為大家說明決賽的比賽方式以及相關規定,不過,在此之前我們還有一件事情要做 . . ."

說到一半時,朱斂便朝台下的李余使了眼色,而後者也是明白地點了頭

緊接著後台傳來了雜亂無章的腳步聲,像是動物集體遷徙一般,一個個穿著古裝婚禮服的人,一一的從後台走了出來,並迅速的排成了一列又一列

這些人因為身高差不多,所以子揚也沒辦法看到後方幾排的人,不過人數起碼有四十之多

因為這個站台比起之前那個還要寬闊上近一倍,所以即使站了那麼多人,位子仍然有空出來

然而這些人,不只是全身上下被用紅色布料包的緊緊,頭部還用東西遮蔽住,別說是五官了,連頭髮也見不著

要不是周圍瀰漫著喜慶的氣氛,這幾乎是分身術的待嫁少女們,排在一起並拍一張照,把背景弄得灰暗一點恐怕就成了鬼片的封面圖了

等待所有人都上台來以後,朱斂的聲音才再次響起

"站在台上的少女們,是我們決賽的客串角色,扮演著非常重大的角色,接著,讓我開始說明比賽規則."

朱斂一邊說著,一邊從擂台的正中央緩緩的走到邊緣區,並接過台下一位修士遞過來的小瓶子

"規則很簡單,由我先從這個瓶子裡頭抽出所有選手們的出場先後順序,接著被點到的選手只要走上台,隨便掀開一位少女的面紗,這樣就行了."

"台上一共有五十六位少女,其中的一位,便是我們今天的女主角,赤城郡主,朱稀,只要選手成功的將朱稀的面紗掀開來,那麼他將是本次比賽的優勝者!"

朱斂說完以後,掃視了台下幾眼,接著說道:"規則就是如此,那麼 . . .說到這裡,大家還有沒有什麼疑問?"

在他說完以後,台下一位觀眾便舉起手來,看到朱斂朝他望過來時,便大聲的提問出自己的問題

"那麼請問一下,要是所有選手都沒有選中的話,該怎麼辦?"

"這個問題問的非常好!剛才我忘了補充,要是所有選手全部選擇錯誤,那麼將會進行第二輪,比賽將繼續進行下去,直到選手將我們的赤城郡主找出來,比賽才算是真正結束."

"那麼還有沒有人有問題的?要是沒有的話,我在這裡正式宣布,本次比武招親大賽的決賽,現在開始!"

在朱斂說完以後,台下的觀眾們便給予了如雷般的掌聲

"那麼我們有請第一位幸運的選手上台來, . . ."

收回之前能在假日解決更新問題的豪言壯語
明天看看能不能拼一章 . .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異世稱霸無人可擋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1.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