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故事設定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跪求路人名字

異世稱霸無人可擋
I'm God!!
作 者
蘿莉守護神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7.31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未定?????
本月人氣
216
累積人氣
89018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20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88 / 16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異世稱霸無人可擋資料大全
               第三十三章 更新時間:2016.07.31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191-辯論 加入書籤
接連上去了三個選手,全部的結果都是一樣,沒中

或許是管家他們並沒有在抽順序上動過手腳,以至於子揚成了第四個上台的人

不過這倒也是,畢竟五十六分之一的機率阿,想中哪有那麼簡單

換自己上台以後,子揚並沒有立刻做出選擇,而是在所有蒙面女之間來回走動

並不是他在拖延時間,而是當時管家只告訴他要選最右手邊的,但並沒有告訴他該選哪一排阿!

看著一共有五排的整齊隊伍,這時的子揚也不知道該怎麼選擇,所幸前面幾位選手上台來也是慢的要死,所以子揚倒是沒有顯得太突出

帶著求助的眼神往管家的位子一看,便見管家此時正微微的看著他笑,見到子揚回頭看自己時,還點了點頭

總之,管家已經是打定子揚絕對能選到正確解答,不過此時的子揚有的只是蛋疼 . . .

打著沒選中也不要緊,還有下一次機會的想法,子揚便緩慢的走向第一排最右手邊的那一位少女

就在子揚才正要抬起手,將眼前少女的面紗掀開來時,卻突然注意到了第二排那一位,緊握著雙手,看起來非常的緊張

從兩個人之間穿越過去,子揚毫不猶豫的將第二排最右邊那一位,其面紗掀開

"蘇大哥!"

見子揚第一次就猜出自己來,朱稀還真以為是命運有意撮合她和子揚,也沒有在意台下的眼光,在面紗被掀開來以後便立刻抱住子揚

就在兩個人抱住再一起的時候,朱斂也同時站了起來,並滿臉笑容的大聲喊道:"看來我們這一次的比賽,就到此為止了,讓我們恭喜選手,蘇 . . ."

"慢著!"

就在朱斂打算宣布出本次比賽優勝者的同時,觀眾裡卻是有人舉手大喊道

這位提出異議的是一位十幾歲的少年,同他一起走出來的還有兩位差不多年紀的少年,而眾人的目光也從台上擁抱著的子揚和朱稀,轉移到這三個人身上

雖然對於有人中途插進來攪局,朱斂心中是十分不快,但仍是笑著朝他們三個問道:"比賽進行到這裡,不知道你們三個有什麼問題?"

"有,問題可大了."那位走在三人最前面的少年,冷笑了幾聲後指著台上的子揚和朱稀,以質問的口氣說道:"請問一下,赤城郡主和這個小子,是不是一開始就認識了?'

"沒錯,那麼 . . .又如何?"

"所以說,他們兩個人從一開始就已經兩情相悅,那麼我請問,舉辦這場比武招親比賽的意義,究竟在哪裡呢?"

說完,後方的觀眾們也爆發出了同樣的疑問

浪費了他們那麼多時間來看,但到最後女主角早已經有了夢中郎,整個就是有種被人耍著玩的感覺,誰受的了?

情緒最激動的莫過於台下幾位等待中的選手,此時每個人臉上都能清楚的看出怒意,畢竟他們辛苦打到決賽,但打到最後竟然只是為他人做嫁衣,哪能不生氣?

見現場情況臨界於爆發的邊境,朱斂趕緊提起嗓子,大吼了一聲

"全部都給我安靜!!"

" . . ."

再朱斂打吼了一聲以後,全場的人皆是被其嚇的說不出話來

見場面暫時控制住了,朱斂先是吐了一口長氣,接著說道:"關於這個問題,或許是兩情相悅不錯,但這是發生在我們提出舉辦比武招親之後的事情 . . ."

"就算是如此,那又怎麼樣?先不說你還可以立刻取消掉比賽,才幾天的時間而已,兩個人感情就能變得那麼好,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對於朱斂的辯解,少年以犀利的方式回覆,在後方的觀眾們也全數同意的點了頭,並將目光望向朱斂,想看看朱斂接著又會如何解釋

而朱斂本身就不太會打這種文明戰爭,之前說的那些台詞幾乎都是事先硬備下來的

"那麼我問你,你打算怎麼辦?"

"很簡單,更改比賽項目,轉由公正且讓所有人信服的方式."

少年臉色平淡的說道,見朱斂低著頭深思著,也不忘趁勝追擊道:"這個要求我想並不困難吧?要是你們真的沒有暗中動手腳,我想你們應該不會介意的 . . ."

文明戰爭中落敗的朱斂,想了一下以後也只能無奈的選擇答應,點了頭說道:" . . .好,我同意你的要求,那麼你打算用什麼樣的比賽方式?"

"首先,你們得先將這麼多的人數取消掉,以免有人"事先知道"該選哪個,統一公平一人只能選一位,怎麼樣?"

" . . .可以,就照你說的辦沒關係."

朱斂點了頭,表示同意對方的條件,並朝李余望了一眼

他們兩的對話並沒有很大聲,不過周遭的人也都聽得很清楚,當下李余便點了頭,轉過頭去處理

不過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見李余已經走去處理,這位少年又接著道:"慢著!我還有一個條件."

"你不要太過分,我已經按照你的要求更改比賽方式,你還打算怎麼樣?"

見少年一再得找麻煩,朱斂的笑臉終於支撐不住,面色難看的看著少年

至於少年被朱斂這麼盯著看,仍然老神在在,完全不在意

"別生氣,畢竟這可是關係到赤城郡主的名聲,我可不想讓郡主大人無緣無故背了一個私下操弄比賽結果的黑鍋 . . ."

看著朱斂臉色十分難看,但並沒有反對,少年便得意的笑了笑,接著才將自己的最終目的說了出來:"這是我最後一個要求,那就是 . . .讓台上那個小子,讓他失去參賽資格!"

"什麼?"

一聽到對方的要求,朱斂當場就傻眼

還沒等他出聲,台上的朱稀見這些人不只是妨礙子揚獲得最終勝利,現在更是想要將子揚的參賽資格強制剝奪走,生氣的走到台前

"喂!你們這些人,怎麼可以那麼過份,我和蘇大哥到底哪裡招惹到你們了?"

指著那三個人大聲喊道,這時朱稀才看清楚三個人的面容,首先是驚訝了一下,接著又大喊道:"你 . . .不是當初在餐館裡的那個人?"

三個人之中,有一位正是之前子揚他們去吃館子時,遇到的四個少年之一,或許是因為他從頭到尾都沒什麼存在感,而且這時後仍然是站在最後面,所以朱稀也是這時候才認出來

見他被朱稀認出來,最前排的那位少年,便冷笑著說道:"沒想到郡主大人還會記得我們這些小人物阿 . . .話說我們家那幾個人"很是"思念郡主大人呢,希望您有時間的話抽空來後我們敘舊敘舊."

至於朱斂,是完全搞不懂他們兩個的對話,還以為是他們先前私下就有結仇

朱斂當然也知道朱稀心之歸屬,只能嘆為什麼子揚不早出現個幾天,那麼事情就不用搞得今天這樣麻煩

"關於你提出的這個要求,恕我無法同意 . . ."

朱斂沉著臉,說出這一句話前他是有了心理準備

對方當然不會因為朱斂的一句"無法同意"而輕易妥協,冷笑著往台上的子揚一看,說道:"台上那一位,難道你都沒有什麼話想說的嗎?"

" . . ."

從頭到尾都是面無表情的子揚,當被對方點到名以後,眾人的目光也在同時朝他望過來

見自己無可避免的得說個幾句話回敬過去,子揚只能在心中嘆了一口氣,接著說道:"我還有什麼話好說?"

"哈哈,沒想到竟然有人主動承認自己作弊,不錯不錯."聽到子揚的話,少年放聲大笑了幾聲,並開始大力的拍著手鼓掌

"誰說我作弊了?請問一下 . . .在你說這些事情前,你又有什麼證據呢?"

"證據?這東西不是已經很明顯了嗎?整件事情就是你和赤城郡主老早就兩情相悅,並且把決賽更改成完全依靠運氣的方式,私下操弄比賽結果,把所有人都當成傻瓜在戲弄."

"那麼我請問 . . .你憑什麼認為我和朱稀兩情相悅?又怎麼證明我和她擅自操弄比賽結果?"

一聽到子揚的問題,對方煞時間說不出話來,整個人定格在那裡

逐漸的將局勢往己方拉回來,趁著對方思考著該如何回覆自己,子揚是立刻接著說道,完全不給對方留下一絲喘息的時間

"首先關於比賽方式,在事前完全是機密消息,除了幾個人以外根本沒有人知道,而且要是我真的是提前知道的那幾個人之一,並知道朱稀站的位子,那麼我請問你 . . .既然朱稀她們幫我幫到如此,又何必背著"被人發現"的風險,做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先不說你們這些人被耍了沒好氣,這麼做對我們來說有什麼好處,難道你想說我們單純心裡有問題?"

子揚的連環彈珠炮,打得對方毫無招架之力

面對子揚的攻勢,對方明顯處於弱勢,不過他並沒有放棄,而是放氣回答子揚的那些問題,說道:"那麼你和赤城郡主兩情相悅的事情,總沒錯了吧?"

這時候的少年,基本上已經是完全的戰敗狀態,此時也只不過是想爭上一口氣,盡全力的想給子揚他們製造麻煩

然而子揚也是很淡然的立刻回答道:"說錯不錯,說不錯是錯,首先關於兩情相悅的定義,你覺得是如何?"

"不就是兩個人互相喜歡對方嗎?當我腦殘阿?"對方冷笑著回答道,並不放棄打擊子揚

至於子揚明顯把不是自己要的話給過濾掉,在台上隨便走了幾步,接著道:"沒錯,從一開始我根本不喜歡赤城郡主,只是赤城郡主單方面的愛慕我而已."

子揚的這一句話,讓全場皆是如同沸騰的熱水一樣,整個鬧開來

這時候原本還以為子揚能夠大獲全勝的朱斂,也在子揚說出這一句話的同時,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看著他

至於朱稀再聽到子揚的這番話以後,不禁有些傷心,失落的將握著子揚衣袖的手放開來

不過接著的一句話,又瞬間讓朱稀開心的笑了出來

"不過,既然有兩情相悅,那麼當然也就有一見鍾情,我知道現在的我,是喜歡著她,這樣的回答你滿意嗎?"

子揚雙眼目視著對方,見對方沒打算再接著回答,便朝一旁的朱斂說道:"朱叔叔,麻煩您將他們幾個趕出去吧,他們只是單純來鬧事的而已."

"喔喔."

被子揚叫到的朱斂,瞬間回過神來,明白到子揚大獲全勝以後,便朝這位未來的女婿投了一個滿意的眼神,接著才轉過頭望向那四個已經完全說不出話來的少年

"你們這四個小子,看在今天是朱稀比武招親的好日子,我就不和你們幾個計較了,能滾多遠就滾多遠吧!"

朱斂口氣極差的朝他們幾個說道,而這幾個人在回過神以後,臉上皆露出了被羞辱後的吃人表情

"你,你們這些人,真是欺人太甚,難道不知道我的父親是什麼人物嗎?我父親可是老鷹碉堡的城主,你們這些人竟然對我如此無禮 . . .待我回去向父親說明,你們這幾個人就等著倒大霉吧!"

少年也是明白繼續扯嘴皮子下去,對上子揚也沒什麼勝算,當下便直接來了個威脅的戲碼

一聽到少年的背景,朱斂也微微的變了臉色

要是單純的拿赤城和老鷹碉堡相比,那麼前者差了後者不只是一小截,赤城厲害的並不是這坐城的戰力,而是其身後的龐大勢力,朱雀城,在威震著其他池城

不過老鷹刁寶也不簡單,同時也有和朱雀城相當的勢力背景

就在事情準備進一步的變的更加麻煩時,一直坐在那角落沉默不語的葉秋,才終於站了起來

"雖然這件事和我毫不相干,不過要是你要是真的想要找麻煩的話 . . .說實在的,我會相當的為難."

葉秋面無表情的緩步走向那位少年

見葉秋這個生面孔朝自己走來,雖然葉秋完全沒有表情,也沒有散發出敵意,不過少年心裡卻像是多了一顆大石頭壓在心底,當下是動也沒辦法動

在眾人的眼光下,葉秋直接將少年的袖子拉了起來,小聲的念了一句"老鷹碉堡是吧 . . ."接著下一秒,便瞬間從原地消失不見

見少年被一個陌生人給帶走,失去了少年以後,另外兩個小嘍囉也沒有任何停頓,立刻往場外的方向衝出去,一刻也不想繼續待在這裡丟人現眼


因為住南部,登革熱災情嚴重(本菌無感),所以昨天噴藥,放學一回家就立刻幫忙撲報紙,所以沒有發章節
所有結果是,還欠大家一章 . . .

192-真相大白 加入書籤
"東西拿過來了嗎?"

看了一眼慢步朝自己走來的老管家,子揚平淡的仰頭望向天空,如此說道

老管家笑著臉,走了過來,說道:"都已經準備好了,只等兩天後婚禮結束,就會直接拿來給你了."

老管家面帶笑臉的如此說道,至於子揚在聽完以後,先是低著頭笑了幾聲,接著才笑著說道:"哈哈,果然如此,看來你根本沒有打算放我走,對吧?"

"這是一個非常公平的交易,你拿到你想要的東西,然後我獲得我想要的結局."老管家並沒有直接回答子揚的問題,說道:"這樣不是兩全其美,和樂收場嗎?"

在子揚低著頭思考時,老管家便慢步的繞著子揚走,一邊說道:"朱稀對你的心意,你應該也能夠明白,她是真的已經非你不嫁,而你對她也有一點好感,難道你真的就沒辦法接受?"

"感情這種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 . . ."

明白老管家也是為了朱稀著想,不是為了一己知利,雖然老管家食言而肥,但子揚仍舊沒有真正的討厭他,只不過是討厭被人玩在手心上的感覺

"但是在我看來,感情就是這麼簡單,哪怕你不想要,你也得把她給娶進門,否則 . . .你將要面對的,會是一個龐大勢力的追殺."

老管家這時候也沉著臉,見子揚依舊不肯照著自己的劇本走,也開始敘述起其中利害,希望子揚改變主意

"娶了朱稀以後,你能享受的不只是永遠也用不完的榮華富貴,而且還能夠獲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勢,難道比起被人追殺到天崖海角,你還真的不願意選?"

"我在事先早已經調查過你的來歷,先是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一個名不經傳的小村子,接著一路上又先後待了數個城鎮以及村落,想來你也不是一個有大勢力背景的人,惹到我們對你並沒有任何好處 . . ."

"所以說我只能雙手攤開,任命的接受你們擅自的安排,是這樣嗎?"子揚嘴角勾起笑了一下

"在我看來,這是一個對雙方來說,都非常好的結局."老管家平淡的說道

"哈哈哈,說的真好,不過我已經說了,不可能!"

"這由不得你決定,別以為有了朱稀當作盾牌,我就不敢對你怎麼樣 . . ."

老管家殺心一起,雙眼朝子揚望去

明白對方和自己的差距不是天和地那麼簡單,子揚只是頓了一下,接著又豪放的笑了幾聲,讓老管家十分的困惑

最後,當子揚笑完,擦了擦眼角的眼淚,接著又自語似的說道:"我說你也該看夠了吧,從剛才就一直蹲在角落,不累嗎?"

在子揚話才剛落下,葉秋便突然從轉角的陰影處走了出來

見突然走出一個人,而且看情況還是站了有一段時間,老管家當下便嚇了一跳,要不是葉秋自己主動走出來,他可能還會認為是子揚嚇唬他而已

"事情我都已經明白了 . . .既然道理站在我們這邊,那麼事情就好處理多了."葉秋朝子揚說了一句,接著走到老管家的面前,帶著微笑的臉看著他

"都活到這個歲數了,還像個小孩一樣撒謊,難到就不覺得很幼稚嗎,朱雲."

"你是誰?"

聽到對方喊出自己的名字,老管家當下便警惕的向後退了一步,並將手放在後背的武器上,時刻準備先發至人

不過他也是低估了葉秋的實力,只見一道風快速的往自己吹過,被朱雲藏在背後的短劍,便在瞬間出現在葉秋的手上

"恩,是把不錯的東西呢,為了防止你做了些不該做的事情,就先放在我這把."葉秋自言自語的將短劍收進儲物法寶中

見自己在對方的面前,彷彿就是個不具任何殺傷力的小嬰兒,朱雲也知道此時的情況已經對調了

"怎麼樣?"子揚看著像是憋住大號的朱雲,微微的朝他笑道

知道自己是沒那麼簡單能夠離開,朱雲便長嘆了一口氣,口氣也在瞬間軟了下來,沒有一開始那種命令的語氣

"難道你就這麼不願意和朱稀在一起嗎?就算我求你了,只要你把朱稀娶了然後帶離開這座城就行了 . . ."

看著朱雲有些哀求自己眼神,子揚頓時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

從葉秋那裡得知,朱家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勢力,赤城只是其中一個城池而已,且還是屬於不上不下的那種,和真正的繁華城市還有非常大的距離

這麼一個強大勢力,就連深不可測的葉秋都需要顧忌,擁有那麼深厚背景的朱雲,沒理由得求自己將朱稀娶過來

而且從語氣和眼神來看,朱雲要的只是子揚把朱稀帶走,那麼簡單而已

明白到事情有些不對勁,再加上來到這裡接連發生的奇怪事件,子揚知道現在就是自己明白一切的時候了

"現在你也該說了吧,關於朱稀的事情."

子揚看著朱雲,如此問道

至於朱雲先是有些不解,接著像是明白了些什麼,開口道:"看來朱斂並沒有把事情告訴你阿 . . .也難怪了,畢竟要是真的說出來,可能朱稀現在又得是孤獨一人了."

朱雲像是想起了什麼陳年往事,微微的向上抬起頭來,並嘆了不少哀氣,而子揚則是安靜的站在一旁,等著朱雲開口

"首先 . . .朱稀的身分並不是赤城郡主,那麼簡單而已,而是四大家族直系血脈的子女,是現在掌管著朱雀城的當代朱雀的親妹妹."

"四大家族?什麼東西?"

聽到一個不認識的名詞,子揚有些疑惑的問道

"就是"目前"整個大陸上最強的四個家族,分別掌握著青龍城,白虎城,朱雀城,玄武城,每個家族的族長會被冠以該族之名,其中只有朱雀城是女性當家."

站在一旁的葉秋為子揚解釋道,對於子揚不知道這些事情,也不覺得特別奇怪

相反的,朱雲聽到子揚問的問題,當下就愣住了幾秒,接著又笑了幾聲搖頭道:"沒想到這世上竟然真的有不認識四大家族的人,哈哈哈 . . ."

在朱雲笑完之後,他便恢復起初的表情,平淡的繼續說道:"他說的沒錯,貴為當代朱雀親妹妹的朱稀,本不該待在這個微不足道的小城,當個什麼郡主,而是可以待在朱雀城中,與同齡的孩子一起玩樂,一起搗蛋."

說道一半時,朱雲的臉頰便突然流下了兩道眼淚,讓子揚完全搞不懂狀態

"看來那個傳聞是真的呢 . . .朱雀為了穩固住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所以幾年前就將朱稀給分發到了這座赤城,當一個小小的郡主,而非朱雀位置之下的公主."

"看來前輩並不是一般人呢 . . .朱稀是朱雀親妹妹的事情,也只有我們朱家高層的一部分人物才知道,但你卻知道的一清二楚."

"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和你們前任的朱雀有幾面之緣,所以會特別去注意你們罷了."

"原來如此阿 . . ."

聽到對方竟然認識家族前任的族長,朱雲也沒有懷疑,畢竟現在這個情況,對方完全沒有必要欺騙自己

"所以說一開始我和朱稀相遇時,遇到的那些殺手全都是她姐派來的?"

"關於這點,我不清楚,畢竟身為四大家族族長的朱雀,底下的人可是數都數不清,想要立功讓自己能夠被朱雀看上的,免不了打上朱稀的主意."

"總之,還是跟她姐有關係,沒錯吧?"

"恩 . . ."

朱雲並沒有回答子揚,而是低著頭不語,也算是默認了子揚自己的猜測

得知想要將朱稀至於死地的,竟然就是她的親姐姐,子揚也沒有太過憤怒或者是生氣,看著朱雲說道:"既然如此,為何你們沒有幫助朱稀呢?"

"幫助?當然有阿,否則我和朱斂也不會主動要來這個赤城裡,扶持新上任的朱稀."朱雲搖著頭說道:"才剛出生沒幾年,連玩樂的年紀都還不到,就得先被自己的姐姐惦記著性命,我已經不打算讓朱稀更加的傷心了."

"所以說關於這些事情,朱稀完全都不知情?"

"沒錯,同時我也希望你在朱稀面前保密這件事情,最好都不要外傳,否則會引起不小的騷動."

"這個我明白,不過既然朱稀都已經被派來這個小城了,她姐的目的也應該算是達成,為何還要取朱稀的性命?"

"那是因為一件事情,只有我們這些和朱稀流著直系血脈的高層才能知道的秘辛."

朱雲笑著說道,一邊向子揚走了幾步,不過被葉秋給欄了下來

"讓他過來吧,現在的他已經沒有傷害我的理由了."子揚朝著葉秋說道,後者聽完以後也點了頭,將手給放了下來

"因為這件事情非常重大,所以可能需要前輩相助,我不想讓第三者偷聽到 . . "

"沒問題."

葉秋點了頭並將手抬了起來,接著三個人便被一個透明的半圓圈給圍住

朝葉秋的謝了一聲以後,朱雲也緩緩的開口接著剛才的話:"我們朱家的下任族長,當然不是隨便挑選的,除了得是直系血脈的女性以外,還得被朱雀石給認可,才有辦法繼承朱雀的名號,並成為一族之長."

"並不是只有我們朱家這樣,其他如青家,白家,玄家等三個大族,也都是如此 . . .至於所謂的朱雀石,則是從第一代的朱雀就開始流傳下來,唯有被朱雀石所認可的人,才能夠勝任族長的位置."

"至於朱稀的母親則是我們朱家的前任家族,自然是直系血脈的其中一員,所生下的女兒自然也有取得族長位置的權力,而且比起其他人來說,曾經被朱雀石給認可的朱雀,生下的女兒能夠繼任的機率,相對來說也會高上許多."

說到這裡,朱雲便住了幾秒鐘,像是在回憶著以前的事情一樣,接著才又開口道:"那時候是朱稀她的姐姐,十五歲那年,同時也是鑑定是否被朱雀石所認可的一天,那時候我也在場,朱稀的母親和父親,也都是."

"我還記得很清楚,當時朱稀她姐將手放在朱雀石上時,所散發出來的鮮紅色光芒,那時我們全族全部都被驚呆了,自古以來,朱雀石會以透明,微紅,粉紅,深紅,血紅這五種,來作為被朱雀石所評分的分數高低,而鮮紅則是處於深紅和血紅之間."

見子揚面露不解,朱雲接著便又道:"可別以為好像沒什麼大不了,想當年朱稀的母親才指示到了接近深紅的地步,就被當作未來的族長接班人來培養,鮮紅已經算的上是非常高非常高了,能真正抵達到血紅地步的,相傳也只有第一任的朱雀,以及另外一個人了 . . ."

"那個人就是朱稀,沒錯吧?"

"不錯,就是朱稀."朱雲聽到子揚的猜測,給予肯定的點了點頭,接著說道:"重點並不在於朱稀被朱雀石所承認的高低,而是在於接下來這件事情 . . .因為除了朱稀以外,沒有人能夠抵達血紅的地步,所以經過我們試驗,當朱稀站在朱雀石附近時,能夠影響測試者的成績,強制提升到從粉紅開始起跳."

"而現在的朱雀,接受朱雀石測試的那一天,則剛好朱稀被抱在她母親懷裡,一同觀看朱雀接受測驗,接著你應該也能知道了 . . ."

"恩 . . ."

對於朱稀的遭遇,子揚只能說是非常的戲劇化,看著滿臉無奈的朱雲,也能夠明白當年朱雲究竟是如何的保住朱稀不受到傷害

"現在我也老了,能該待在朱稀身邊的日子,看來也是不多了,雖然還有朱斂能夠接下下一棒,不過我始終非常擔心 . . .畢竟朱稀在幾年後,依照慣例必須回到朱雀城,接受朱雀石的測驗,到時候事情一暴露出來,她姐姐朱雀的位置,絕對會不保,所以她肯定會在這之前,想盡一切辦法將朱稀處理掉 . . ."

"所以你打算讓我帶著朱稀離開這裡,難到你認為這樣她的姐姐就會放過我們?既然連自己的妹妹都能夠狠下心下殺手,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不讓朱稀真的變成屍體,我看她是永遠不會放棄吧."

"或許就如同你所說的一般,不過我希望朱稀也能在我死之前,快快樂樂的過著生活,而不是每天生活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恐懼之中 . . .我希望你能夠明白."

朱雲說完,老臉便又開始流起眼淚來,這時候他也將自己的衣袍拿了起來,將整個臉遮住

明白到事情的真相以後,子揚也知道自己不能夠坐視不管,才正要轉過頭尋求葉秋的幫助時,還沒開口就先吃了閉門羹

"這件事情事關重大,等你把我要的東西拿到手以後,在慢慢來談吧 . . .在這之前,我會確保那個女孩的性命安全."

"恩 . . ."

雖然無法得到葉秋的幫助,不過葉秋這句話也告訴子揚,只要能夠把他需要的東西拿到手,他就會來把事情處理好

並不是不能管,而是不想管的太多


有沒有人是從本書一開始刊登就一路看到現在的?
本菌對於自己的更新速度一直挺有自信,每天只是看個娛樂一定夠
不知不覺,這本書也寫了快一年半了 . . .
回想起來寫了那麼多字,真是累爆啦!哈哈
話說,欠大家的還完了,沒意外本日還會有一章

193-請求 加入書籤
將事情處理好以後,子揚便讓葉秋放朱雲走,並要朱雲把接著的事情給辦妥

朱雲當然明白子揚的意思,現在的子揚也不是他一開始預料的軟柿子,也只能點著頭,承諾絕對會好好處理

事情結束以後,子揚又和葉秋寒暄了幾句,主要還是感謝葉秋的出手相助,要是沒有葉秋威震住對方,子揚真的就只能照著朱雲的劇本走了

而葉秋很不在意義的擺了擺手,說了一句"三天後就要前往那裡了,有什麼事情趕緊準備好",接著又瞬間從子揚眼前離開

回到朱稀家,這時候有非常多的"喜"字燈籠被吊在房間與房間之間,每個僕人也都換下那身粗布衣,統一穿上了紅色的衣服

來來往往的僕人,手裡端著一道一道的佳餚,來往於某個大廳之間,光聽那個豪放的笑聲,子揚就知道是朱斂在宴請特地過來的嘉賓

不過這很明顯和子揚無關

慢步的走到房間裡,如同子揚所料,這時候朱稀不知道何時就已經守在這裡等子揚回來,原本待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李白也不知道跑哪去

早就抱持著心理準備的子揚,緩緩的將門給推開,一走進去是雙目便直接地和朱稀對上

這時候朱稀的反應,並沒有像往常一樣直接衝過來搭著子揚的手臂,而是迅速的將頭低下來,看著地板,雖然臉部被那紅色的長髮給掩蓋住,不過子揚能夠想像這時候的朱稀,臉肯定和這頭長髮一樣紅

"蘇大哥 . . .坐吧,剛才比賽了那麼久,肯定餓著了吧?"

朱稀羞滴滴的拉出一張椅子給子揚,並沒有像之前那樣刻意準備一張長椅,藉機和子揚拉近距離

面對朱稀種種的反常現象,子揚先是在心裡苦嘆了一句"自作孽,不可活",接著硬擠出微笑,朝朱稀說道:"恩,謝謝."

"恩 . . ."

聽到子揚和自己道謝,朱稀也沒有抬起頭來,而是點了頭表示自己聽到了

這時候的氣氛非常的尷尬,而子揚也在沉默之下坐在椅子上,並拿起桌上的筷子,夾了一些菜進到自己的碗裡

"不吃嗎?"

"不用了 . . .剛才我已經先吃飽,蘇大哥你吃就好了."

這時候朱稀仍是沒有將頭抬起來,讓子揚也是十分無奈

子揚並不像李白那樣狼吞虎嚥,雖然說不上是優雅但也是細嚼慢嚥,足足吃了十分鐘左右,才解決掉兩道菜的份量

也在這時候,朱稀才抬起頭來,看著子揚的碗,說道:"蘇大哥 . . .好吃嗎?"

"恩,很好吃."

子揚點了點頭,回答道

看著子揚吃得津津有味,朱稀便側著頭看著子揚,說道:"吶 . . .蘇大哥,你是真的也喜歡我嗎?"

" . . ."

一聽到朱稀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子揚差點將嘴裡的飯菜全部噴了出來

"咳咳!這是什麼問題阿 . . ."

"我想知道嘛."

"恩 . . .讓我想想 . . ."

子揚將手中的筷子放了下來,縱使他聰明一世,現在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

局面僵直了數秒,一直被朱稀緊盯著看的子揚,只得開口道"恩 . . .還好."

"還好是什麼意思嘛!"

聽到子揚的回答,朱稀嘟起嘴來發了一聲牢騷,緊接著眼神又轉變成了有些寂寞

"吶 . . .蘇大哥,你願意聽聽關於我的一些事情嗎?"

"可以."

"恩 . . .那我就開始說了喔."

朱稀將頭一轉,視線穿過了窗外,側影顯得心事重重的

"其實我以前是住在一個比這裡還要大上好幾倍的地方,父親和母親也都對我非常的溫柔,叔叔伯伯們也都很照顧我."

"不過因為一些事情,在我的父母親死掉之後,雲叔就把我帶來了這個陌生的地方,其實一開始我很害怕,因為哪時帶我過來的雲叔,身上有很多的血跡,而且雲叔身上還多了很多傷痕,當時可是嚇死我了."

"來到這裡也有快十年的時間 . . .我也想過離開這裡,回到以前的那個地方,但是雲叔一直連讓我出城都不行,我只能每天待在這個城裡,終於有一天,我趁著雲叔他們不注意,偷偷的跑了出來."

"所以當時妳才會出現在那個樹林裡?"

"恩 . . .起初人家還以為出城以後,會遇到很多好玩的事情,也沒想到才走出去沒幾分鐘,就有好幾個人衝了出來,想要把我帶走,那時候我在小黑的保護下,才一直逃呀逃的,最後才遇到蘇大哥你們."

"我喜歡父親和母親,也喜歡雲叔和其他的伯伯們,也很喜歡從小時候就和我一直作伴玩耍的小黑,當然 . . .我也很喜歡蘇大哥,不過 . . ."

話才剛說完,朱稀的雙眼便突然地流出眼淚來,哽咽著吸著鼻子,說話也開始有些含糊不清

"最近我都一直在想,朱稀我是不是天生就帶霉運,在人家才幾歲時,父親和母親就死掉,雲叔也因為我而受了重傷,到了最近,小黑也差點因為我而被連累,蘇大哥也是因為我,而遇到了雪崩的災難,人家,人家 . . ."

說到後面,朱稀已是泣不成聲

見朱稀哭得如此,子揚也是心生不捨,站起身來走上前將其抱在懷裡,抱得緊緊的,就連朱稀的心跳也能夠清楚的感覺到

"妳不要多想,這些事情單純都只是意外而已,跟妳完全沒有關係,知道嗎?"

子揚柔聲的在朱稀的耳邊如此說著,並用手輕輕的在朱稀的背後拍了拍,讓朱稀能夠平穩住情緒

在朱稀的哭聲逐漸削弱以後,子揚便想要抽身回到位子上,不過當他才想要往後退一步時,卻發現自己的衣服被朱稀用雙手拉住不放

"蘇大哥,不要走 . . ."

朱稀已幾乎都快要聽不到的音量,對著子揚說道

而子揚當然明白還不容易才讓朱稀平撫情緒,便放棄了抽身離開的想法,靜靜的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安詳的氣氛,足足持續了十幾分鐘

發現到朱稀就這麼在自己的懷中睡著,子揚無奈的苦笑了幾聲,並將朱稀抱起,走到床邊將她放在床上

看著一臉滿足的朱稀睡著的模樣,子揚心中也決定,以後有時間得去朱雀城好好的走一趟

******************************

離開房間以後,子揚在附近繞了幾圈,仍不見李白和狄雲的蹤影,也不知道這兩個活寶是跑哪去,現在子揚閒著想找他們時,完全都找不著

在外頭漫無目標的閒逛了幾圈,就在子揚準備離開這裡,到外頭去看看時,一個人就這麼擋在子揚的行進路上

抬起頭來一看,子揚對對方還是有點印象,就是當初在樹林裡遇到朱稀時的那位男孩,子揚也還記得對方叫作小黑

相較於只是受了些皮肉傷的李白,小黑受到的傷就重上好幾倍,雖然朱稀她們有妥善的處理,但現在他仍是有許多的地方包著白布

"你叫作蘇子揚,沒錯吧?"

"恩,有事情嗎?"

小黑說話的口氣並沒有很好,而子揚也不記得自己有哪裡招惹到對方,顯得有些不解

" . . .雖然你救了我和郡主大人一條命,但要是你想要玩弄甚至是欺騙郡主大人的感情,就算我打不過你,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開門見山的一句話,才讓子揚明白過來,為何對方的眼神會帶有些敵意

然而子揚也回道:"我是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否則哪還要這麼做 . . ."

"不得已的苦衷?你們這些人就只會說這種話 . . .郡主大人自小就沒辦法像個正常的小孩子般,出去嬉鬧玩樂,只能像個小鳥一般被困在家裡沒有辦法出去."

"郡主大人好不容易能夠對一個人產生感情,受過郡主大人莫大恩惠的我 . . .沒有辦法做事不管."

小黑冷笑了幾聲,說完以後便直盯著子揚看

接著他的動作,讓子揚呆住數秒說不出話來

只見小黑雙膝重重的向地板跪下,將頭往地板一碰,目視著地板說道:"拜託你,就算是假的也好,至少 . . .至少讓郡主大人,能夠在她真正逝去的那天到來前,明白什麼叫作活著的幸福感覺."

"你這麼做是何必呢?"子揚嘆了一口氣,蹲下身來將小黑扶起,接著又道:"話說回來,那個老頭都把事情告訴你了?"

"雖然我不是什麼都知道,但郡主大人是朱雀的親妹妹的點,我還是知道的."

小黑抬起頭來,雙目堅定的看著子揚,說道:"郡主大人是個非常好的女孩,我相信你也明白,難到你就不能嘗試著去接受她嗎?"

"怎麼每個人都要搶著作月老阿 . . ."子揚在心中嘆了一口氣,接著又一幅無奈的臉色,聳了聳肩道:"我也說過了,我自己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就算真的喜歡朱稀好了,我們兩個也是注定沒有結果."

"是什麼苦衷,你不如就說來聽聽,說不定有我能夠幫上忙的地方."

"算了吧,這件事情你幫不上忙的,話說回來你有沒有看到小白和狄雲?就是和我一起過來的那兩個人."

在話題的轉移下,小黑也逐漸被子揚誘導,將話題往其他方向說去

小黑搖了搖頭,回答道:"沒有看到."

"是嗎,那我就先去找他們兩個囉,再見."

"再見 . . ."

揮著手目視著子揚離開,呆立在原地數秒以後,小黑才想起自己來找子揚的最初目的,當下才想要快步的趕上子揚,但跑了幾分鐘,仍是連個人影也沒看到

194-準備工作 加入書籤
在子揚特地的要求下,朱雲也沒有讓子揚失望,一到隔天,朱稀便滿臉失望的走到子揚的房間裡,告訴子揚關於婚禮的日子,不知為什麼突然被改成了從人皇墓一行之後,才舉辦

心中雖然感到十分的慶幸,但為了配合需要,子揚還是裝出一幅非常可惜的模樣,說了幾句話安慰朱稀,朱稀便點了頭,轉過身去說要去幫子揚準備一頓吃的,接著便又匆忙的離開

望著朱稀離開的身影,子揚長吐了一口氣,不過來的客人並不只有朱稀一個人而已,一位不速之客也在朱稀離開後,慢步的走進來

"現在有空嗎?"

來的人不是誰,正是葉秋

見葉秋居然主動來找自己,子揚是顯得十分詫異,不過葉秋的一句話,也讓他立刻明白葉秋找來的目的

"看你的樣子 . . .該不會是忘了明天就是要出發的日子了吧?"

"哈哈 . . .你不說,我還真的忘記了呢."

子揚當然不可能忘記如此重要的事情,笑了幾聲便要葉秋坐下來,兩人慢慢來談

不過葉秋明顯不想浪費太多時間,擺了擺手表示不必了,接著才道:"我來這並不打算花太多時間,只是想過來提醒你一下,說個幾句話給你聽,然後 . . .把東西交給你."

"什麼東西呢?"

子揚疑惑的接過葉秋遞過來的一張紙,在接過手後,子揚習慣性的搓揉了幾下,得出了這是一個非常有年紀的紙

將這張紙攤開來鋪在桌子上,紙上話的是一株長相奇特的花

要說是哪裡奇特麻 . . .首先這朵花並沒有莖部,只是一片單純的花片而已,除了這個之外,其它都算是很正常

看了這張紙上的花片,子揚不用想也知道葉秋需要的東西,鐵定就是這個玩意了

不過子揚可還是記得,那時候葉秋可是告訴他並沒有圖片能給子揚參考

而葉秋貌似也明白子揚想問什麼,在子揚看著這張紙的同時,便道:"我需要的東西並不是這個,而是它的莖部分."

聽到葉秋的話,子揚也才明白過來

"恩,那麼看起來還挺簡單的麻,至少有了這張圖片,我還能知道該怎麼去找出來."

"別把事情想的太簡單 . . .總而言之,這東西並不是普通的東西,獲取時千萬要小心謹慎,要是讓它溜掉了,可就難拿到手了."

這時的子揚沒有聽出葉秋話的後半段,用的是動詞,還以為葉秋是在指讓機會溜掉,當下便點了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我要說的事就這些了,那麼明早我會再來找你,在這之前的時間,你就趕緊好好的休息吧."

望著門外的黃昏景色,葉秋如此說道,接著頭也不會的,便立刻離開

原本子揚還想多問幾個問題,才正想伸出手阻止葉秋離開,卻是晚了一步,當子揚伸出手的同時,朱稀也在同一時間走了進來

接著當然不是什麼把手放在不該放的地方,這種古早味劇情,只是看著子揚莫名其妙的向著門的方向伸出手,做出如此詭異的動作,朱稀當下也有些不明白

"蘇大哥,你在做什麼呢?"

"呃 . . .沒事,沒事,只是一直待著有點倦,所以做個伸展操而已,哈哈."

面對朱稀的問題,子揚哈哈大笑的隨便敷衍過去

緊接著,聽到子揚挺倦的朱稀,雙眼便立刻一亮,說道:"既然如此,不如我們出去逛逛吧!本來我剛才想說要去幫蘇大哥準備一下出去時需要用到的東西,既然蘇大哥覺得無聊,那麼剛好可以一起去呢!"

自己要去人皇墓的消息,子揚並沒有告訴朱稀,不過朱稀知道也不奇怪

聽到朱稀接著要去幫自己準備出去的東西,子揚心中也是糾結萬分,接著尷尬的搔著頭皮,笑著答道:"恩 . . .就一起去吧."

"恩恩!那麼我馬上去準備一下,待會再過來喔."

"恩 . . ."

興奮的朱稀,哼著調調走出了門,跑去準備出門的東西

至於子揚則是鬆了一口氣,同時也意識到自己一定得找個機會,好好把話跟朱稀講清楚,否則一直這樣下去也是沒完沒了

大約過了十分鐘,朱稀才提著一個精緻的小袋子,興沖沖的走了回來

這時候的朱稀退下了平常那身衣裙,換上了一身平凡的布衣,咖啡色的衣服與紅色的頭髮成了奇怪的搭配

不過朱稀本人對此也沒有什麼感覺,看來也是習以為常了

"吶!蘇大哥,我們走吧!"

不等子揚開口回答,朱稀一刻也待不住的直接牽著子揚的手,兩人快步的朝著外頭前進

行走的過程中,兩人並沒有聊天,前面的朱稀開心的笑著臉,迫不急待的想快點走出去,後頭的子揚則是滿臉苦笑,也不知道就只是買個東西,有必要這麼興奮?

在子揚的想法中,還以為是要買些什麼護符,又或者是防具甚至是成品的陣紙(先用小量的真力(靈力)觸發上頭的陣法,丟出去以後就能立刻發動陣法,威力偏強但價格不菲,沒有任何使用限制,一般只有沒什麼實力但錢多的人會買一堆留在身上,已備不時之需)

以上這些東西都有著相關的共通點,不外乎就是能夠短時間內提升實力,至於價格不菲甚至是到了搶劫的地步,這很明顯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

想像歸想像,但負責帶路的朱稀並沒有朝賣這些地方的區域走去,而是轉而偏向賣日常用品的地方

雖然在這裡,商鋪是隨便的被規劃成一個區域裡,但賣的東西還是有簡單去區分,讓逛的人比較容易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

比起賣一些修士才會用到的東西,日常用品區域的人數明顯更多了

別以為這裡是人人都能夠修練,這東西還是得靠著先天一定的天賦,想變強才是依靠後天的努力

在子揚無聊得觀察之下,路過的人每十個人裡大約會出現一個修士(不分境界),聽起來修士雖然稀少,但其實有大多數都是躲在家裡閉關,或者是到外頭歷練什麼的,其實數量並不是真的這麼少

就子揚看來,朱稀那及腰的紅色長髮,一整個就是顯眼,依靠一件布衣怎麼可能隱瞞身分?

不過事實看來,完全超乎子揚想像 . . .

在朱稀的帶領之下,子揚走到了一間賣燻肉的肉舖裡

看著牆壁上掛著一個個的肉塊,這時子揚也不太笑得出來,只能糾結著臉,問道:"我說 . . .妳確定是來這裡,沒錯嗎?"

"是阿,要不然呢?"聽到子揚的問題,朱稀帶著有些奇怪的眼神看著子揚,緊接著運轉了腦袋一想,才恍然大悟的說道:"喔喔喔!我倒忘了蘇大哥你對這些事情一概不知,老實說去人皇墓裡,是完全沒有辦法使用真力和靈力的,所以說每個人會有一段時間變成平凡人,可不能像以前一樣靠著真力維持身體機能呢."

"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之前都沒有人講!!"聽到朱稀隨口的一句話,聽在子揚耳中卻是如同晴天霹靂

"所以囉,我們就得多準備一些東西,以免到時候蘇大哥你餓肚子了呢."

"恩 . . .也是."

聽到朱稀的話,子揚也認同的點了點頭

確實是如此,假如真的進到裡頭,完全沒有辦法使用真力(靈力)的話,那麼有了陣紙或是護符也沒辦法使用,畢竟兩者都是靠真力(靈力)在運作的,只是量太小,平常人也不會特地去注意到

買個防具或者是兵器看來是個不錯的選擇,不過沒了真力(靈力)去驅動,也只是比一般的劍厲害一點的東西而已,要是一個不小心搞壞掉了,那麼可就真的是得不償失

所以說買這些日常用品,進去以後一定會用到,這麼看來貌似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一邊這樣想著的子揚,也一邊慶幸著自己有跟著朱稀一起出來,否則要是出發的當天,朱稀拿給了子揚一袋食物,子揚可能會直接轉送給李白,而不會留著

畢竟誰能想到到了那個地方,真力會完全沒辦法使用了?這次的情況可不像登山那時候,有辦法自己自給自足,人皇墓這詞聽起來就是個墳墓地方,有冥紙倒還正常,有食物?說笑吧,要是祭拜的供品可能老早就腐敗發臭了!

雖說子揚當然不會因為沒食物而餓死,要是真的道那時候,反正其他人也一定會有帶,而且為了防止意外發生,肯定會帶出多於一人份的份量

到時候再用"借"的就行了

至於使用世界點去兌換,雖然也是一個不錯的方法,不過兌換所需的世界點也是貴的離譜,能夠盡量不這麼做是盡量避免 . . .

最後朱稀替子揚包了幾塊燻肉,味道並不怎麼樣不過能夠在常溫下放置很常一段時間

後來他們兩又逛了許多店,而平常朱稀逛街的好處也體現出來了,需要什麼東西幾乎不用找,只要走短路,轉了幾個彎,就能夠輕鬆的到達目的地

到的該回去的時候,朱稀替子揚清點了一下所有東西,出了一開始買的肉以外,還買了幾捆營養的菜乾,以及一些簡單的醫療用品

至於飲水,到朱稀家以後就能夠解決,外頭也沒有特別在賣這種東西,所以確認所有東西都買完了以後,朱稀便再次的牽著子揚的手,像是害怕子揚走失了一樣,握的緊緊的

回到房間以後,太陽也才剛西下沒多久,朱稀將所有東西放到子揚的房間裡,接著便要子揚趕緊去睡覺

因為出發的時間是早上八點多那時候,提早起來這種事情當然是最基本的,加上陪朱稀他們幾個人說幾句話,葉秋也會來找自己 . . .諸如此類的事情,讓子揚最少也得提早個兩個小時起床才行

或許是在外頭奔波了一整個下午,朱稀自己也是有些累,向子揚說了一句"晚安,明早我會過來叫你起床",接著便快步的往自己的房間方向趕去

盯著空無一人的床鋪,子揚這時也才想起李白到底是跑哪去了,除了李白之外連狄雲也是失蹤,也不知道是去哪裡做了什麼

不過有狄雲在,子揚還是很放心,躺在床上時,一想到自己竟然比李白還要早睡,臉上也不禁浮現出了笑容,緊接著閉上雙眼,慢慢的進入夢鄉之中 . . .


195-前往朱雀城 加入書籤
來到了隔日早晨,這時候子揚已經在朱稀的幫助下,起床吃早飯

至於同樣也說要來的葉秋,至今仍是不見蹤影

雖然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不過四個人一起共桌吃飯,現在想來貌似也是好幾天前的事情了

也在和狄雲,李白聊天中,子揚也才知道昨天為何整天都沒看到狄雲和李白

原來子揚要前往人皇墓的事情,在朱稀的告知下,兩人也明白得和子揚分離開一段日子

他們並不是出門去找要拿來送給子揚的禮物,而是 . . .打算讓李白也跟著一起去

就連子揚也是依靠葉秋去和朱斂私下商談,子揚才有機會加入到隊伍裡,李白想要加入進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這也只是"幾乎"不可能,在算上朱稀的條件下,機會自然是無上限的飆漲

昨日一整天下來,狄雲和李白忙的就是這些事情,雖說朱斂同意讓他們陪子揚一同前往,但是名額只限一個,畢竟此行並非兒戲,哪個能私下空出那麼多位子送人?

最後的最後,狄雲果斷的將機會讓給李白

不只是因為李白的實力比她強上好幾倍,同時她也有預感,或許他們和子揚能夠相處的時間,已經不會太多了

至於此行所需要的東西,他們在昨天也統一買齊,相比起子揚的小背包,李白甚至還重新買了一個新的大背包,大的裝下一抬電視都不成問題

不過在剛才將東西全部放進去,才發現到重量比預期的重上兩倍左右

最後,當然還是由子揚代為放入儲物戒裡頭

在和狄雲及朱稀寒喧了幾句以後,子揚便和李白一同朝著逐漸遠離他們視線的兩女,揮手道別

"希望李白不要拖累蘇大哥呢."

看著逐漸遠去的李白,狄雲心中也是有股難以言敘的感覺,湧上了心頭

反觀有點憂愁的狄雲,朱稀反而是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看著剛升起的太揚,說道:"我只希望他們兩個能平安無事."

"恩,也是呢!"

聽到朱稀的話,狄雲也是跟著笑了一下,緊接著一道寒風吹了過來,讓他們立刻將門關上

在來到了集合地點時,子揚便看到了葉秋慢步的朝他走來

沒等子揚問他為何早上沒來,葉秋便先一步的說道:"剛才我去和朱斂談了一下,看能不能讓我也跟著一起去,結果是可以,所以早上時我就沒去找你了,一直待在這裡等你過來,免得去破壞你們離別呢."

"原來你都看到了阿 . . ."聽到葉秋的話,子揚也是面無表情的問道:"話說我們是要怎麼過去人皇墓?坐飛船或者是用傳送陣?"

"坐飛船?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人皇墓的位置剛好處於朱雀國的正對面處,坐著飛船沒個七天七夜是到不了的."

"所以是傳送陣囉?"

"恩,沒錯."

葉秋點了點頭,並轉過頭伸出手指來,指著不遠處的一個大門

從剛才子揚就注意到了那扇不平常的大門,為何說它不平常,那是因為在門的中心,是一個超大的淡綠色漩渦

"就是用那東西,只要穿過那扇門,就行了."

"這麼簡單阿?"

"不 . . .我忘了說,穿過那扇門是抵達朱雀城,得要進行兩次的傳送,才有辦法傳送到人皇墓那裡."

看著那扇功能幾乎是"任意門"般的東西,子揚高仰著頭,估側著這扇門至少也有兩層樓高,至於寬則是約兩尺

再時間經過了十分鐘,這段時間裡最讓子揚頭疼的,莫過於時不時都想溜去前面,近距離接觸任意門的李白

在朱斂匆匆趕來以後,也才宣布啟動傳送門

當傳送門啟動時,中心的漩渦逐漸隨著時間加快,到了後面更是一秒轉個十來圈有餘

快到了一個地步以後,整個門就突然像是被冰凍住一樣,成了一面像是鏡子的東西,不過照出來是一片的淡綠色

感受著這扇傳送門傳來的陣陣靈力,子揚便道:"啟動這東西,得花不少錢吧?"

"那可不是,光是這扇門就差不多能夠抵一座城的所有財富,每一次啟動所花費的能量,大約能提供一座城一年的開銷呢."

葉秋看著傳送門笑了幾聲,接著又道:"因為成本太高的關係,所以你看到的這些人都是從附近其他城鎮裡,趕過來的人,一直以來都是待在客棧裡頭呢."

"是嗎,難怪有這麼多人,我卻都沒有發覺到呢."

就在子揚和葉秋聊到這裡的時候,李白便突然的插嘴道:"蘇大哥,我們到底什麼時候要走阿,一直待在這裡都快半小時了呢."

"瞎說,也才不足十五分鐘吧."子揚笑著回答李白,緊接著也聽到了前面傳來了朱斂的聲音,同時前排那些比較早來的人,也都儼然有序的排著隊,一次一個人通過

看到前面已經開始傳送,葉秋便從木椅上站起身,朝著子揚說道:"這裡的人不足為懼,你真正要提防的是四大城的人,尤其是朱雀城,你和朱稀的關係應該早早就傳到朱雀的耳邊了,難保她不會派人來解決你,自己多多注意吧."

"你不一起走傳送門嗎?"看著要離開的葉秋,子揚便立刻問道

"我是要一起去沒錯,但我可沒說要通過那個 . . .以我的實力,通過那東西的話可能瞬間就讓它報廢掉了,就算我想用,他們也絕對不會讓我用的."

"所以我只好自己慢慢走過去 . . .不過你也別擔心,最晚只要今天下午,我就能夠抵達那裡了,在這之前你就好自為之吧."

葉秋說完以後,便在瞬間從原地消失不見

雖然這個情況已經發生非常多次,子揚也有實際被葉秋提著走過一遭,但子揚還是難以去想像,葉秋的速度究竟快到什麼地步

將這個無解的問題拋之於腦後,因為人數並沒有很多的關係,很快地便換到了子揚和李白

"蘇大哥,你,你先走吧."

看著這扇詭異的門,李白突然地停下腳步,站在原地不動

見李白竟然連個門也要怕,子揚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不過總不能讓後面的人等太久,所以子揚便走到李白的旁邊,輕說地說道:"不要怕,把眼睛閉上,跟著我走就行了."

"恩 . . .好吧."

或許也是注意到了來自後方那不友善的眼神,這時的李白也沒有太多廢話,直接就妥協了

緊閉著雙眼,一隻手牽著子揚的手,另一隻手則是拉住子揚的衣衫緊緊的,像是怕子揚突然跑掉一樣

看著李白的反應,子揚這時也才想起李白也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孩而已,雖然已經逐漸的步入青年,但行為和個性,明顯還和個小學生沒什麼兩樣

通過傳送門的時候,子揚便感覺到全身的知覺,就像是暫時的與大腦停止了傳遞一般,無法感覺到自己的呼吸,全身無法動彈

這樣的狀態大約只持續了三秒鐘,緊接著子揚便感覺到了前腳已經踏出傳送門,緊接著他整個便通過傳送門,踩到了另一端的地板上

重新取得了身體的控制權,子揚除了感覺到有點頭暈目眩以外,就沒有其他感覺了

至於比子揚晚了約兩秒的李白,一走出來時,便立刻趴倒在地上,臉色蒼白的喘著大氣,一看就知道很不好受

也在子揚將李白扶起來時,朱斂也慢步的朝子揚走來

見子揚竟然沒有任何異狀,甚至還有餘力去幫李白,他先是面露了一點驚訝,緊接著看著李白,說道:"通過傳送門都會這樣的,待會會帶你們回房間裡休息,先忍著吧."

"恩 . . ."

李白有氣無力的回應了一聲,緊接著便一直處於這樣的狀態

看了看四周其他先通過的人,也都沒有太好受,只是比李白還要好上很多,都蹲在角落休息

也在這時候,子揚才明白為何不是一次通過五個人,增加效率

或許有其他原因,不過其中一個應該就是害怕有人蹲在這裡休息,導致後面的人上不來吧!

扶著李白走到了一旁的石頭上坐了下來,足足過了一分鐘,李白才比較好受了一點,雖然臉色依舊蒼白無比,但已是能夠說出話來

大約經過了十分鐘,所有人全都已經被傳送過來,不過朱斂那些人仍然沒有進一步的動作,想來也是刻意要讓所有人先好好的休息一下

不知到過了多久,朱斂才帶著一部份的先行離開,緊接著回來則是第二批,第三批的帶著離開

至於子揚,則是被排在第四批,原因便在於虛弱的李白

雖說其他人的實力看起來不怎麼樣,但比起李白來還是強了不知道多少倍,李白能夠支撐住並保持意識清醒,已經算是很厲害了

最後,當然不能讓所有人只等他們兩個,子揚便將李白背在自己的背上,跟著第四批的隊伍,朝著他們暫時的住所前進

196-潛藏的危機 加入書籤
扶著李白走到他們的房間裡,子揚便要李白躺在床上好好的休息一下

由於他們兩個人是中途安插進來的,能有房間自然已經很不錯,不過剩下的也只有一間,子揚和李白理所當然的得同住一間

因為只是要在這裡歇息一段時間,所以房間很簡陋,並沒有什麼布置,不過最基本的床,椅子,桌子還是一併俱全

為躺在床上休息的李白倒了一杯茶,在看著李白喝完以後,子揚便要李白先在這裡睡一覺,他自己則是要出去走幾圈

而李白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接著上半身重新躺回去,便在瞬間響起睡覺的打呼聲

無奈地搖著頭,子揚拉起李白腳邊的大布,蓋在李白的身上,接著起身走向外頭去

和赤城一比,朱雀城的確是大的沒邊,光是子揚所待得這裡,一個暫時的休息地方,就不下於當初朱稀家大小的兩倍左右

繞了一圈,也沒有什麼特殊的東西,他們那幾個人當然住不了多少房間,其於還有非常多的空房間,也不知道是用來做什麼的

也在子揚閒逛的時候,便突然見到朱斂從前方快步的朝這裡走來

看到子揚,朱斂也是停下腳步,朝子揚忘了幾眼

"你怎麼在這裡瞎逛,何不出去街上逛逛呢?"

見到子揚竟然在這裡,朱斂顯得有點驚訝

一聽到可以出去,子揚當然也不想待在這裡浪費時間,當下便問道:"哪裡可以出去?"

"從這裡一直朝著前面走,接著右轉一路走,你就會看到大門,從那裡出去就可以了,還有,集合的時間是明早,這段時間就好好休息吧."

朱斂說完以後,便又匆匆忙忙的離開,留下子揚一個人待在那裡

"算了 . . .去幫小白買些東西吃吧."

子揚喃喃自語了一句,接著便加快腳步,朝著朱斂所說的地方趕去

來到朱斂所說的大門,與其說是大門,到不如說是個只能供一個人通過的小木門,然而其他地方則是用紅色的磚頭圍成了一道牆,將他們包覆在裡頭

雖說這到牆已經矮到子揚只要用力向上一跳就能越過,但見到一些要出去的人都乖乖的從門出去,子揚也就沒有無聊地翻牆而過

來到了外頭,並不是立刻就能到街道上去,子揚他們所處的位置,大概就是朱雀城的每個角落,在這裡除了這間供他們休息的大建築物外,其他的只有遍地的草地

走在一條鋪著石磚的道路,子揚遠遠望去便能看到街道的模樣,估計得走上五分鐘才能抵達

來到了朱雀城的街道,這裡並不像赤城那樣,會有拉著推車的老販賣著小東西,也不會有人隨便地鋪著大布條在地上,擺起攤子來

因為這個因素加上街道本上就已經被擴的很大,所以人雖然是多,但也沒有到無法通過的地步

相比起赤城,朱雀城賣的東西都比較上的了檯面,子揚只是隨便的掃了幾個店鋪,賣的東西都很不錯,但價格也不是蓋的,完全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起的

走了一段不小的路,子揚就是找不到賣吃得的店,盡是一些賣修真的東西

問了一個路過的人才知道,原來這裡是修真類物品的區域,因為整個朱雀城的商業區大的誇張,所以說就被劃分為凡人和修士兩大區域,這兩個區域賣的全都是關於該領域的人會用到的東西

所以說子揚在這裡找不到吃的,是很正常的事情

向那位路人道了一聲謝,子揚便照著對方告訴自己的路線,快步的朝著對方所說的方向前進

讓我們來從高空來俯瞰整個朱雀城

首先子揚待的地方位於整個朱雀城的西邊,至於一開始的那個地方則是在西邊偏南側

至於子揚現在要前往的區域,則是他現在所待的地方的正對面,也就是東邊,這裡的區域算是最大的,平常人口流量很大

接著來看看南邊,這裡並不是商業區域,而是居住區,是"大部分"的凡人和修士平時居住的地方,生活有大半的時間都是在這裡度過

最後來看北邊,這裡就比較有話說了,是整個朱雀城最重要的一個地方,不只是朱雀居住的地方被蓋在此地,朱家的一些直系,旁系血親也定居於此

當然,住在這裡的並不只有朱家的人,但能知道的是有資格住在這裡的人,全都是有錢又有權的大人物

也因為如此,每當走到偏向北方的地方,都會有一整隊的修士在那裡徘徊,只要行為舉止鬼鬼祟祟,他們就會立刻走上前,好好的關心你一下,平時非居住在裡頭的人,也沒辦法進去,得由裡頭的人邀請才行

在我廢話的同時,子揚便走到了整個朱雀城的中間區域,也是唯一一個非商業性,沒有人居住的地方

這裡是一個超大的廣場,具體有多大不多說,光是在這個廣場中間的超大噴水池,就足足有一個操場那麼大,噴出來的水也是非常壯觀,不過製造的聲音也很大就是了

這個大廣場的性質大概就和公園差不多,是用來給人放鬆身心的,一些小孩也會在這裡追逐嬉戲,大人們則是坐在椅子上談是非,非常的悠閒

走到了目的地,比起比較公整的修士區域,這裡明顯比較髒亂了點,不只是道路變小,且商鋪的平均大小也縮小很多

在這裡雖然也是看的到修士,但數量十分的稀少

走在人群之中,子揚隨便買了個簡單的東西,幸好之前留下的靈幣還有一些,否則直接用靈石付賬的話,可能就得等上一些時間,等老闆去其他地方湊靈幣來給子揚了

買好東西以後,子揚也不準備在這個地方多待,擁擠的水洩不通的人群,讓他也是有點受不了

不過就在子揚被人群困在一個角落,動彈不得的時候,子揚卻是看到了一道像是洛天依的身影,出現在人群裡頭,緊接著又快速的鑽進了小巷子裡

接著子揚自然也是淡定不得,將為李白買的東西放進儲物戒裡頭,便一路擠向那個小路,也不管四周被他擠的人的怨言,一路擠到了小巷子去

快步的朝著小巷子深處走去,走了一分鐘左右以後,便來到了剛才那條街道的隔壁街道

見到洛天依就在正對面的小巷子,子揚也不知道對方是不是發現到自己,不過她的速度很慢,像是有意無意的在等自己一樣

雖然搞不清楚為何他要這麼做,但子揚暫時也沒有去想這個,而是照著洛天依走過的路,一路衝向前,希望能夠欄住她

接著就是子揚一再的穿過小巷子到隔壁街道,接著再走小巷子 . . .一直這麼重複下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子揚才發現四周沒有了喧嘩的人群聲,而是變的寂靜

由於子揚是一路的追著洛天依,也沒去想自己是往哪個方向走,當下也就沒辦法知道自己處在哪個位置

到了這裡,小路也就更多了,四周全是一些廢棄掉的商鋪,了無人煙

在附近轉了轉,子揚也沒有再看到洛天依的身影,雖然沒有看清楚,但這時的子揚敢確性對方絕對是洛天依,否則哪個人會那麼無聊的朝著這種沒人的地方走,而且之前還跟得上的距離,到了現在卻是連個影子也沒看到,一看就知道是故意讓子揚追上的

雖然在追得時候就已經知道結果,但見到自己就這麼追丟了,子揚還是感到可惜的嘆了口氣

就在他轉過頭,想要沿著過來的路,一路走回到原處時,卻發現附近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當下的反應就是立刻躲到了旁邊的商鋪中的桌子底下

只聽腳步聲越來越近,子揚也能判斷出是有兩個人朝這裡走過來

也不知道是因為四周都不會有人在的關係,所以他們兩人說話的音量並不小,子揚是聽得一清二楚

而且從桌子的隙縫還能勉強的透過去看到

"你們竟然也會有沒有辦法處理的事情,得找上我阿 . . ."

最先開口的是一位批著咖啡色披風的人,因為全身都被披風壟罩起來,所以子揚沒有辦法看清他的面貌

至於站在他旁邊的,則是先笑了幾聲,接著說道:"我們家大人雖然是無所不能,但總也有懶得去處理的事情麻."

"行行行,廢話就不要說了,我的時間很寶貴,這次打算要我幫什麼,就快點說吧."

聽到對方有打算長篇大論的前奏,披風男(性別從聲音辨別)擺了擺手,要他趕緊說回正題

見披風男如此的無禮,那位穿著一身厚重鎧甲的中年人,雖然面露微怒之色,但也明白的確時這事要緊,當下也沒有在廢話,慢慢的說道

"這次的委託就是要你幫忙殺個人."

鎧甲男說完,便從腰間拿出了一捲牛皮紙,遞給了披風男

一聽這次的委託竟然是殺一個人,雖然這類的委託,披風男已經是接過了不下於百次,但他深知這一次委託他的人,可是大有來頭,當下便略微吃驚

將牛皮紙攤開來,是一張披風男從來沒有見過的臉

"這人是什麼來頭?竟然要你家大人特地來找我辦這件事情,我可先說,雖然我是收了錢就辦事,但是找死的事情可不幹阿!"

"放心吧!這人只是一個普通的金丹期修士而已,依照你的實力不費吹噓之力就能解決了."

"既然如此又何必找上我?在我看來連你也能夠執行吧?"

雖然聽鎧甲男說起來很簡單,但披風男也是非同一般鼠輩,很快地便抓到了重點

見披風男是打算把事情問個清楚,原本還打算半拐半騙讓披風男去執行任務的鎧甲男,便有些不悅的說道:"你這是在低估我嗎? . . .沒錯,一個小小的金丹期修士我並不放在眼中,但棘手的地方就在於不能在朱雀城裡動手,所以我才會找上你."

"不能在朱雀城裡動手?為什麼?"

一聽到連地點都有限制哪裡不能動手,披風男便來了興趣,笑著問道

"這個你不用知道,你只要回答幹或不幹,其他的我們這裡都會幫你準備好."

" . . ."

低著頭沉思了一會,披風男接著才開口道:"那麼報酬怎麼算?"

"先付訂金一箱靈石,完成以後再給你兩箱,如何?"

"開玩笑吧!報酬那麼高但委託卻那麼簡單,這裡頭沒有鬼我才不信!"

披風男高亢的回了一句,讓鎧甲男也是不高興到了極點,臉色也是撐不下去,陰沉著臉說道:"幹或不幹,你不做我還有其他人選."

看鎧甲男的眼神,披風男也就知道對方不是開玩笑的

雖然明白其中一定還有一些事情對方沒有提到,但有錢能使鬼推磨,一想到完成這個任務就能省了他接好幾個高危險性的委託,披風男也是咬著牙,回答道:

"算了,我幹就是了."

一手奪回鎧甲男手上的牛皮紙,緊接著披風男又問道:"話說回來這次的目標叫什麼名字,有什麼來歷?又是哪裡礙到你們了?"

"他叫做蘇子揚,來歷不明,只能追溯到是從一個小村子裡突然出現的,至於需要除掉他的原因麻 . . ."

"自然是因為沒有留著他的理由."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異世稱霸無人可擋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1.1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