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269
累積人氣
59419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更新時間:2016.02.19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加入書籤
第十七節:轉達
松澗庵的尼眾還跪在塵埃里,戰戰兢兢地偷望著半空,見哪雲起雲湧自是驚訝不已,誦經聲、磕頭聲不絕于耳;淨修等則木然得不時望向半空,曬得通紅的面龐不時有疑惑顯露。
又是一個時辰後,才見萬佛、佛容輕盈地躍下半空,仙樂又起,疊嶂般的雲朵累起幾十丈高,直看得眾尼目瞪口呆,半空傳來昆顏佛的聲音:“倆位上仙多多操勞,昆顏定將轉達于□佛寺。”高亢的穿上雲霄;回響在七閨秀山的雪頂。
待雲朵遠去,微風散開,眾尼還跪在哪里不敢起來,炙熱的光線又曬在她們的身上,看著汗流浹背的尼眾,香客,萬佛高聲道:“諸位可起去回庵各行其責,有事不可懈怠。”看著尼眾、香客退去,萬佛對噘著厚潤小嘴的佛容道:“師妹,咱們也該回禪房了,還有不少事情呢。”見四下已無人,佛容幹脆一屁股坐到了一根早已腐朽的木頭上;“要回師兄請先回吧,當真是鐵石心腸。”佛容弱弱的悄聲道。
“師妹,不可小孩子樣啊,這還算是鐵石心腸?以後定是一次比一次遠甚;汝怎麼也不想想一則為兄根本不願留在這木壑。二則木壑之地也的確太過險難。三則庵里態勢不明。四則木壑之事乃是天數。豈是仙力、人力可為的,且不說聽到的,汝沒看見這才幾天啊,就發生了這麼多事,這江湖向來烏七八糟汝又不是不知道,偏要孩子氣來趟這極渾的江湖卻是為何?”萬佛沉聲勸道。他現下也只能點到為止,其一是有的還不可說。其二是有的還說不清。這江湖對真相向來能捂住就捂住,能篡改就篡改,一般蟻民都是要悶在鼓里的,即便當了刁民也知道無幾;萬佛初來這里,雖然是仙家可也還是了解的不夠透徹,後來萬佛才知道他們了解的連九牛一毛也算不上。這樣點點也讓佛容多點心里准備。
佛容冰雪聰明,焉能不知這里面的利害?然她素來愛面子慣了的,要是今天返回□佛寺傷了自己的面子不說,哪臨雲,淨修等也落得個沒臉,況且還有很多事要幹。當下佛容見萬佛說的甚為在理,也不敢再多言。
“已說了不管幾百條都依師兄,全依師兄還不行嗎?”佛容拉住師兄的衣襟撒嬌道。
萬佛無奈地點了點她挺俏的小鼻子道:“師妹,奈何啊。”佛容頗不好意思地嬌笑起來。
“師兄,爾看哪庵牆上似乎有文呢。”
萬佛定睛一看,原來在庵門的兩側真有文,哪晚來時太也過黑,這幾天又很忙,竟未注意到,只見一面牆上是“南無阿彌陀佛”幾個半人高的大文,另一面牆上是“眾生皆可成佛”
庵門前兩邊是一幅對聯,道來卻是大有意味。
萬佛看罷很是不以為然,這江湖表面上滿口的“仁、義、禮、智、信”,可又有誰真正遵守過,聽二師兄言講這江湖都是憑背景,只要有背景,有關系,即便十惡不赦也可被捧為英雄,當時聽到二師兄這樣說,還大為不可想象,但自從來了這里這幾十天萬佛已開始有了體會;要不有哪麼句話叫:事非經歷不知難呢。其實不知難根本不是不知道,而是沒有體察就理解不了其中的難處。有的事可說極苦還得要有悟性。
木壑的關系盤根錯節、等級森嚴,塔尖的都是那些所謂的王侯將相,眾草民卻淹沒于塔基下,縱然叼上幾口也充其量只是苟延殘喘而已,但是還總被呼悠來呼悠去,讓萬佛極為不解的是這些蟻民還甘願被呼悠,有很多還甘願當幫凶當刁民;這真正是奇葩中的奇葩。再加上這江湖的各種勢力的潛規則,竟將木壑弄了個亂七八糟,蟻民欲加難上加難,無可苟延。
萬佛想了又想,但始料未及的是現下對這江湖的了解也不過千之一二,抑或還不夠,至于佛容仙行遠遜于萬佛,更想不到這些,不涉他們還好,但凡涉及佛容也難幫的上,但不涉的能有幾何?萬佛思前想後終覺不妥,遂作別眾人徑往庵後的松柏林而來。及到樹林近前,萬佛才感到這松柏林很是不小,僅前面的就有幾箭的深淺,後面的綿延看不太清,林中松柏參差,古藤纏繞,小溪蹤蹤自是一番景象;萬佛想起在山上看到的那片左溪的松柏林一直綿延到山腰,想是該比這個樹林大,萬佛再看哪松樹時卻發現哪松樹竟然是白色,這難道就是罕見的白松嗎?
萬佛繞有興趣的摸著白松,想不到這里還有這種松樹,吸進一股濃濃的松香,萬佛頓感爽爽,遂加急步入了林中,林中看樣子是常有人走的,仟陌縱橫,倒也不覺得怎麼難走,萬佛盡情地聞著滿滿的松香,信步過了一個小丘,又翻過了一低崖,徑直進入樹林的深處,愈往里樹愈加叢密起來,地上還不時冒出點松茸、野花什麼的倒也別有野趣;待到一人跡罕至處,萬佛觀八方肅靜,才從百寶囊中掏出了昆顏佛悄然塞給他的幾本絹本;哪書卷已捂了半天,加上有些份量,拿出時已有些濕漉漉的。
原來,昆顏佛用分身術在哪淨修奏對時,已悄然將絹卷放入了萬佛的百寶囊中,且附耳百般安頓佛機不可洩露,淨修自是不知,佛容倒還似有一點感覺,但因仙行尚淺,究竟不明其理;萬佛徐徐打開絹卷,一道金光已照亮了暗下來的樹林,萬佛趕忙合起,來到亦可合抱粗的大樹下才又打開了絹卷,金光已被樹冠遮擋,只見扉頁放光的是“參禪要訣”幾個大書,再翻開卻是萬佛寺大師─萬雅彌勒佛的手書小篆,萬雅彌勒佛是萬佛、佛容的師伯之一,況彌勒佛頭巨肚圓,巨耳垂肩,樂觀開朗,是眾師伯中萬佛、佛容接近較多的一位師伯,也是很親近的一位師伯;萬佛在萬佛寺時就常聽他的教導,學得了不少他的獨門絕技。
哪一行小篆乃是一句佛語:佛陀難化無緣眾生。
再翻一頁金光更為強烈,萬佛忙用手遮住讀道:佛仙萬能識人術。
是了,師伯應該很知道這江湖極險,而且險皆由人起,是為陰謀,在這里免不了要與各種各樣的人打交道,那萬佛、佛容從修成仙體,就常呆在□佛寺,哪知這江湖的險惡;想是師伯怕萬佛仙行不夠,因而寫這本練功的冊子讓萬佛于方外也可大漲仙力,佛之功力自不願外人所知,才有昆顏佛送書時的情態,萬佛想到這里不由得樂出聲來,同時也滿滿地充滿了暖意;師伯哪樣大大咧咧的一個高佛竟然也能行事縝密,倒也太過難為他了。萬佛也正在為練功發愁,要不然缺了師伯、師父、師叔們的指引,這功還怎麼練下去,萬佛心中還真有些沒譜,更不要說這佛仙識人術萬佛聽都沒有聽說過。
萬佛萬萬不知的是這佛仙識人術的功夫是這樣的博大精深,練了幾十年後萬佛感覺就像剛剛入門似的,可用之一二就能辨惡除害,當真不可思議。
再往里看就是一些招法的畫面,萬佛繞是仙家看了也怕做不了,不是因為其它,而是哪些動作實在太難了,有的畫面畫的動作竟然在樹梢頂上,往下看還有不少,肯定是越來越難;萬佛很是遲疑,是不是師伯給錯了,還是……
又往下翻了幾頁,雖然畫面很少,但顯而易見這種斧法卻非常實戰,萬佛之所以認為是斧法,就是看到了絹本上的招里有用斧頭的。
再下來還有鉞招,但顯見比斧招更難,萬佛翻過來覆過去看了很久,就是不知道這畫上的招怎樣用出來,不免就有些急躁起來,幹脆把絹本放在地上攤開看了起來。
這一攤開就看見有幾本頗為不同,不僅顏色是異于絹本的暗黃色,而且似乎還厚了不少,萬佛拿在手里來回摩挲著,覺得這玩藝兒有點象皮子,這究竟是什麼皮子呢?萬佛有點驚訝。
萬佛拿著哪皮子只好到光線好點的地方打開來看,哪皮子折疊了好幾層,萬佛打開第一層時又露出了一個較小的皮子,再一層又是一個更小的皮子,每個皮子上都有滿滿的畫和符號,萬佛試著看了看,竟然一個也不認識,這是些什麼符號?再看中間又是一個壯碩的漢子擺出了一種招法;在這個壯漢的對面畫了一個猥瑣的醜家伙,萬佛辨認了半天才看出象個人臉,每個人臉都畫滿了箭頭,箭頭的末尾又是那些符號,還用方框圈了起來,這是什麼意思?萬佛更急躁起來,定了定神才又拿起一張較小的對著斑駁的陽光看了起來,陽光下仿佛上面有些細細的毛在幾近無風的皮子上搖曳著,萬佛迷著眼睛看了良久,突然就是一驚。
莫不是傳說中的狼皮卷?萬佛以前在□佛寺學藝時曾經聽師伯、師父、師叔提到過有一種絕頂的功夫,就描在狼皮上,萬佛在旁聽著極為震撼,忍不住嘟囔了幾句,就被趕了出來;事後師父只說他道行還不夠,不宜練哪上面的功夫,萬佛卻一直耿耿于懷,他不信不能練,可又覺得師父說的也不無道理,功夫有時看起來就那麼幾招,卻蘊含著無盡的天道;弄不好就可能練偏,抑或走火入魔也未可知,從這點看來師父說的還真有大道。這若是哪狼皮卷本可太可怕了,萬佛直驚得站在哪里半天轉不過神來。
萬佛又拿起打開的皮子透過太陽光看了起來,肉乳色,殘留的短毛是灰色的,皮子的頂端還赫然有長長的狼嘴的痕跡,萬佛又拿起放于鼻子下面狠狠嗅了起來,似乎有些狼的騷味。
萬佛一屁股坐在了還有些發燙的地面上,可以肯定這就是狼皮卷,但上面的功夫是不是還不得而知;但這已經足以令萬佛有些吃驚了,師伯竟然要他練狼皮卷上的功夫了。
看來師伯、師父、師叔料到了這江湖的極為險峻,萬佛不禁有點啞然失笑,這些事連自己都能料到,師伯、師父、師叔的道行不知比自己高了幾許焉能不知?
再打開狼皮卷時,萬佛似乎想起了什麼,不錯,是想起來了,在□佛寺時有一次上課好像講到了這種符號,當時萬佛覺得就是一種符號而已,卻沒有好好的學習,萬佛這個悔啊,也不免怪師伯何必要用這種符號。
萬佛依稀想起了一些符號的意思,萬佛趕忙又打開了狼皮卷,磕磕巴巴地好不容易看出了那幾個大的符號的意思:原來是佛仙識人術第一招,萬佛極力地回憶著記住的一些符號,又認出了不少符號,這時的萬佛已差不多看懂了這第一張畫,只是有些地方還有點似是而非罷了;萬佛看了看符號其實很容易,但還是有些覺得師伯是對他上課不好好聽講的責備;師伯怎麼突然找起麻煩來了?
“ 真是知者不難,難者不知啊。” 萬佛不禁喟嘆道。
想哪時若不自以為是好好學這種符號,現在何至于費這麼大的力;萬佛磨蹭了磨蹭疲勞的臉。
“師伯也是,何必弄這種玄虛,爾以為徒兒來這江湖容易的嗎?白費這麼多事。”萬佛想起彌勒佛笑嘻嘻的容貌,就恨不得馬上見到師伯。
萬佛到後來聽到了狼皮卷的來歷在大大震撼的同時,也知道他誤解了師伯。
較小的皮子上符號也小了下來,這可能是狼皮變小的過,萬佛思忖道,而且萬佛還發現在關鍵的地方竟然有空著的箭頭,看來這只是些基本的,緊要的不知師伯將怎樣教與他,萬佛既帶著大大的期盼,又有點忐忑不安,是不是自己的功力還不足以練哪些關鍵的呢?
這可不是萬佛能高興的,誰不知道關鍵的才是絕招,唉,先練著吧,萬佛剛才的衝天興奮不覺間就減了幾分。既是師伯讓練得也許沒錯,萬佛相信彌勒佛的功力和用意,萬佛是個一絲不苟的仙家;在功夫這方面萬佛是太有興趣了,俗話說:興趣是最好的老師。狼皮卷雖然只寥寥標明了幾處動作,還常常一個意思幾處標,但練起來恐怕不是可以想象的;這畫中也頗有些意思,兩個畫中的人物竟然有線連著,這又是什麼意思,這第一招怕就是一層功力啊;萬佛盤腿坐下,按第一招的姿態擺了擺,就見狼皮卷隱隱又有黃光泛起,萬佛以為看錯了,揉揉眼睛再看,沒錯,就是黃光,萬佛大為驚異,剛才的光線很可能就有這狼皮卷的紅光,難道這狼皮卷還能通靈,看著狼皮卷上哪熠熠放光的符號,萬佛才明白過來,原來不是狼皮發出的光,原來是哪些符號,萬佛曾經聽師父說過,功夫見到有緣的人就能放光,若是那無緣的得到卻是可怕的,萬佛不知道若他無緣,哪狼皮卷就不可能顯出什麼畫和符號來,充其量也就是一張普通的狼皮而已。
萬佛顧不得樹林里髒髒、濕濕的地面,索性實實的坐在了上面,他已無暇顧及這些了,研究了半天總算已對幾張絹本及狼皮卷了解了個八九不離十,他迫不及待地想驗証一番。
入定有一盞茶的功夫,萬佛並沒有什麼異感;似乎還只是原來的功底穿行于間,萬佛就有些急躁起來。
“是不是遺漏了什麼?”萬佛疑惑道。
又過了半炷香的功夫,萬佛又翻看了識人術及斧招中的第一招,發現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看看已然偏去的日頭,就有些飢餓起來,從早上到現在就沒喝一口水,吃一口飯,萬佛禁不住舔了舔幹燥的嘴唇,口中傳來一陣苦味,這渴可比餓還難受千萬倍,看來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功夫;萬佛開始後悔沒帶水和幹糧出來了。什麼事都得想得更周全才是,在這江湖沒有最周全只有更周全啊,下面還有數本絹本、狼皮卷未看 ,看來得些時日了,萬佛知道功夫是日積月累的事,就像學識一樣,只有這樣學識的根基才可能扎實,才能是有點用的學識、功夫。
第十八節:練功﹙一﹚
萬佛忍著飢餓回到禪房,哪佛容聽見響動,見萬佛一臉疲憊就打趣道:“這又是上哪野去了,才回來?”
“師妹,汝這是和兄長說話的口氣嗎?”萬佛有氣無力地訓道。
“都這樣了還不忘訓人啊?說吧,到哪里去了?”
“師妹,能不能先讓為兄喝口水,吃口飯再說啊”萬佛無奈道。
佛容趕忙倒了一杯水,又叫小尼到齋堂拿飯,小尼剛走,佛容想了想又覺不妥,就隨著去了齋堂。
萬佛喝完一杯,又自己倒了一杯,就這樣喝了足有六杯才止住了渴。這也就是萬佛,一般人若是在哪炎熱酷暑下一上午,而且是勞累的一天還不知怎麼樣呢。
唉,看來不能這樣,得找個幽靜的地方專門練功,萬佛思量著,這附近的所在萬佛一一都做了對比,卻一時想不出個好的所在,想著想著,困意襲來,竟然睡了過去。
佛容與哪小尼一前一後到院內時就聽到了雷鳴般的呼嚕聲,佛容就是一怔,平時萬佛的鼾聲可沒這麼響,想是太累了,再聽哪鼾聲就像春天的雷聲一聲緊似一聲,回頭一看跟著的小尼用手捂著嘴,顯見是憋著笑就道:“吾家兄長這鼾聲趕上雷聲了,若雲低真以為雨要來了。”
哪小尼見佛容這等說,終于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聲來,笑過一陣才小心翼翼道:“大上仙雷厲風行,這呼嚕聲也自是不一般的。”萬佛和佛容向來對這些小尼和顏悅色,所以她們就叫萬佛做大上仙,萬佛、佛容聽見也只是笑笑而已,並未責備她們,現在她們竟然叫順嘴了,說著說著就脫落出來。
“汝去吧,吾拿進去就是。”佛容輕易不讓她們進萬佛、佛容的禪房。
佛容將飯菜拿進禪房,就坐下來等萬佛醒來以後用齋,但坐在哪左等萬佛也不醒右等萬佛也不醒,半炷香都燃過去了,萬佛也沒有睡醒的意思,只是呼嚕聲小了不少,佛容暗忖道:雖是炎炎夏日,但飯菜終歸要涼的,涼了吃也失了味道,這飯盒倒是好木料,可也不能保三個時辰不涼,還是叫起師兄吃了再睡為好,可睡不醒被叫起來也很難受,佛容正在猶豫,八下觀望就見黑陶瓶里插著的雞毛撣子,心下有了注意,佛容古靈精怪的勁又上來了。
佛容走過去抽出雞毛撣子,抓住把子躡手躡腳的走向萬佛,見萬佛仰躺睡得正香,就將雞毛撣子的雞毛拔下幾根來,放在了萬佛的鼻孔處。
佛容見萬佛的鼻息只是吹著雞毛一動一動的,強忍住笑又往鼻孔里入了入,只見萬佛的鼻子先是動了幾下,接著一個大大的噴嚏打了出來,哪響動恰似晴天打了個霹靂,直把個佛容嚇的橫穿出丈余把房中的條案也差點撞倒,佛容趕緊用手扶住兀自笑個不停。
佛容忍住笑再看時,只見哪萬佛已翻了個身臉向里又睡了起來,佛容這個氣啊,暗道:還就叫不醒爾了。複又上前舉起雞毛又佛起萬佛的腳心來。
一下,兩下,數下萬佛只是動了動腳,再拂幾下後,萬佛有了反應,不停地用另一只腳摳著被拂的腳,哪腳趾的靈活,竟把佛容看呆了。
佛容心道:萬佛還能這樣摳癢啊,這倒與自己平時懶得脫襪就用腳脫襪有的一比了;想到這,佛容臉上有些發燒,佛容啊佛容,看汝一個羞花般的女子都想了些什麼?
萬佛還是沒醒,這一覺睡得這個香喲,本不欲再去打攪萬佛,怎奈飯菜再時間長點就涼了,到哪時佛容又得去趟齋堂;得叫醒萬佛哦,吃了再睡也不遲啊。
當佛容將雞毛在萬佛兩個腳上都稍動時,萬佛就不停地兩只腳交替著摳癢,哪一上一下的動作把個佛容逗得禁不住笑出了聲,哪小尼也在門外站著笑得前仰後合。
萬佛睡眼惺忪地坐在床上,兀至摳著腳心道:“師妹,汝怎麼不讓為兄睡覺啊?汝這可是虐待為兄了。” 佛容看著萬佛一本正經的神態,笑得更厲害了,鮮嫩的瓜子小臉也憋的通紅,黑黑的柳葉黛眉還一翹一翹的,就急到:“師妹,就知道惡作劇,看不打破汝的皮。”
“師兄要打小妹?爾可是沒動過小妹一指頭的,今天卻要打,給,爾打吧。” 說著,還把黑油油的臻首入了過來,頭上的鳳頭步搖也跟著擺動起來,萬佛看著師妹黑油油的頭發及顫動的孔雀開屏頭面心道:罷了,這都是慣的結果,還說不得了,雖然現在舍不得,但以後可得好好調教,不然這可成何體統?唉,師伯、師父、師叔爾等就慣吧?看看爾等的徒兒都要上房揭瓦了。萬佛暗在心中埋怨著他們。
佛容見萬佛半天不吭聲,就鬼精地一笑道:“師兄舍不得了吧,別怨師伯他們,慣小妹也有爾的份。”
“汝還別說,日後還真得好好調教調教,不然還不知惹出什麼來。”
“想怎麼調教,想好了沒有?”佛容挨過來眨巴眨巴水靈靈的大杏眼道。
“到時便知,有點著急?”
“小妹急什麼?再說了有急這得嗎?師兄,飯菜再不吃可要涼了。” 佛容掩飾道。
“吃就吃,吃完早點休息,明天還得出外呢。”
“帶上小妹?明天又出外幹什麼?”
“這汝就不要管了,帶不帶汝得看汝的表現。”萬佛逗道。
“還得看表現啊?又出外幹什麼呢?”佛容有點洩氣地嘟囔道。
“好了,小妹別說那些。先去吃飯吧。”萬佛看著食盒里的饅頭道。萬佛知道天色已離晚齋時間不遠矣。
“好吧,就去用齋,這齋飯可比哪竹鼠差多了。”佛容依舊嘟囔道。
萬佛趕忙點著佛容的挺挺的小瑤鼻道:“汝說話能不能有個把門的,這可是在木壑的庵院里,說吃哪玩意兒汝覺得合適嗎?”
“哪有什麼?不懼他們知道。”佛容辯道。
“師妹,他們諒也不能怎麼樣,但還是少點事好,汝忘了哪些惡陣和機關了?汝可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痛啊,不對是傷還沒好就忘了疼了。”萬佛又逗道。
“還真是的,不知哪些惡極的玩意兒怎麼樣了?”佛容不想為小事不開心。
“汝想了,哪天帶汝去看看?”
“才不呢,哪些都是這江湖害人的玩意兒有什麼看的,師兄,吾就納了悶了,這江湖怎麼這些玩意兒這麼多,前些天吾還在庵外似乎看見了幾個鬼鬼祟祟的影子,想也不是幹什麼好事的。”
“這就是了,這江湖專出這些,哪很可能是跟蹤的惡狗,這也是在這庵院里要備加注意的原因。”
“什麼地方可得點清靜啊?這江湖還當真奇怪之至。”佛容悵然道。
“他們就不想讓汝清靜,汝倒奢望起來了。”萬佛不無揶揄道。
“哪怎麼辦,小妹就是很煩嗎。”
“到庵外,哪里寬闊,他們奈何不了。”
“怨不得師兄總是想出庵,原來因為這些,那天小妹必將把這些惡行翻個底朝天,讓其無所遁形。”
“師妹有了志向,還真是難得,”萬佛拍拍佛容道。
“太小看小妹了,在師兄哪里小妹還真是不堪啊。” 佛容有點洩氣道。
“看看,這就吃不住了,還志向,這點毅力都沒有,還來這江湖幹什麼?不若立馬就回返吧;在□佛寺可用不著操這麼多心,唉!這氣洩的就像哪魚鰾被踩破了一樣。”萬佛還在逗著。
“噗哧,爾才像個破魚鏢呢。”佛容被逗樂反嘴道。
“師妹剛才哪聲噗哧就象魚鰾破了的聲音,還是揉來揉去再一加勁的響動。”
“師哥,爾又欺著師妹,看師伯、師父、師叔知道了爾怎麼辦?”
“還記得挺清,為兄吃飯可以吧?”說著已拿起飯盒饕餮起來。
足有半炷香的功夫,萬佛都樂在其中地品嘗著飯菜,萬佛有點把吃飯當享受了。他就是這樣別人不經意的事情也能上升為享受。
“爾吃飯能不能不出聲,吧嘰吧嘰的弄得別人也餓了。”佛容找茬道。
萬佛轉了個方向,背對著佛容繼續享受著他的飯菜。沒吭氣,佛容哪個氣啊,可又沒辦法,見萬佛為了不弄出聲音抻長脖子緩緩下咽的樣子,又忍不住的樂。
“師兄,爾就和小妹說說話嗎。求爾了。”
“說什麼?汝不是不想讓說嗎?再說了食不言嘛。”
“好師哥,爾就說說該怎麼有毅力就成,小妹再不敢還嘴了。”佛容見萬佛也吃的差不多了就道。
“汝先去用齋,用完齋飯再講。”
佛容沒念,只得跑到齋堂用了幾口齋飯就返了回來。
“師妹,汝不好好吃飯可不成。”萬佛見佛容來得這麼急就蹙眉道。
“下次好好吃,師兄趕緊講吧。”
“哪好,下不為例啊,這可是汝應下的呦。”佛容知道她得辦到,但怎奈心癢難拂也只得這樣了。
“師兄趕緊講吧,晚上時間可太有限了,一時片刻小妹還得去洗澡呢。”
“哪好,汝隨師兄來。”佛容見萬佛正色起來,不敢有點滴怠慢就隨萬佛出了庵。
庵外寬闊了許多,也沒有那麼憋悶了。萬佛與佛容離開庵門百步以外,找了兩塊石頭坐了下來;萬佛看向七閨秀山的方向,見哪陡峭的山形已淹沒在空曠的暮色里,只留下了模模糊糊的影子,就想這座叢山離庵院不遠,是必要弄個清清楚楚的才是,只是綿延幾百里該從何弄起呢?萬佛看向左邊就有一種說不出的感應,這感覺似乎還有點古怪,他仙術已大有所成,自覺這感應錯不了,但是這古怪到底是什麼呢,他還一時說不上來,這時,一陣微風吹過,竟然有一股淡淡的香氣,這是什麼花的香味?萬佛揣測著,有點象菊花,又有點象桂花,是了,或許是桂花,只是這離得可能不近,要不然不可能這麼微弱。
“師兄,講啊。”微風拂過佛容的長發,似乎連哪隨意散碎的留海也飄動起來。
萬佛看了佛容一眼道:“師妹,汝可聞到什麼香味?”
“什麼香味?沒有啊。”佛容使勁抽了抽她的小瑤鼻道。是了,佛容道行還不到,怎麼能聞得到。
“沒什麼,師妹,汝知道這江湖眾眾的有什麼?”
“草,人。”
“不對,是指人之間。”
“交往,感情。”
“不對,在這樣的江湖眾眾的是陰謀。”
“陰謀?”
“對,是陰謀,至于汝說的所謂感情也得屈從于這些。”
“他們為什麼這麼做?都有什麼陰謀?”佛容吃驚地張大了圓圓的櫻口。
“現在還只能說其九牛一毛,汝以為哪些洞里的玩藝兒是憑空生出來的嗎?還有哪些按在禪房里的。至于為什麼汝得找他們才知一二。不外乎其極見不得光的罪惡行徑。”萬佛沉聲道。
佛容半晌沒吭聲,“師兄能不能再說點緣由。”佛容還沒轉過彎來。她雖知道這些,但事情卻太過違背常理。
“再說點緣由就是,咱們昆顏山降溫這江湖跟著受了大益是大不妥的。”
“這些不是極大的好事嗎?救了這江湖數不完的人。”
“唉,師妹太過單純了點,這也是今天為兄要與汝說一說的意思,再要這樣,卻是極不可設想。師妹,這江湖不少向來嫉賢妒能,加上吾等功可遮天,汝想就以他們所有的所作所為,他們將怎樣?”
“極為感激啊,這不是常理嗎?”
“還極為感激?這江湖怎麼能用常理來看呢?況且他們壓根就想貪些好處,起碼貪上一小部分呢?”
“這是絕不可能的,是誰的就是誰的,怎麼也不可能有半點含糊,怪道庵中有人暗示要小妹讓出些,還說什麼有舍才有得呢。”佛容為萬佛的深不可測而折服。
“嗯,還不錯,這樣能在這江湖呆些日子了。”萬佛有些釋然道。
“當真卑鄙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這可是連畜生也做不出來的啊!”佛容幾乎要咬牙切齒了。
“這還不算什麼,汝看著吧,以後更多、更大,不信,為兄現在就讓汝看個夠。”萬佛說完已悄悄摸起一個雞蛋般的鵝卵石,猛然提勁向不遠處一處黑魆魆的低窪處打去,呼嘯的鵝卵石伴著嗚咽的響聲飛了出去,隨即就聽到了一聲悶哼,接著就聽到嘩嘩的慌亂逃跑的聲音,與這同時萬佛也已一縱而起,象猛虎般撲向哪低窪處。
半盞茶的功夫,萬佛返回來時,佛容焦急道:“哪些貨們哪去了?”
“已逃。”
“師兄為何不追?”
“不用,想拿下還不容易,這後面還有太多沒弄清楚的事啊。”
“什麼事?”
“若他們是誰派來的?想幹什麼?幕後有什麼陰謀等等。看來起碼得順縢摸瓜。”
“他們是不是在偷聽?”
“不排除這樣的可能,但這些或許只是其中的一小些。這也是有話得到外面說得原因。”
“師兄,爾說他們逃回去,他們的主子將怎麼辦?”
“不知道,或許扔塊骨頭安慰安慰,更可能被賞一頓臭揍。”
“哪可太不上算了,要是臭揍一頓怕連他們自己也對不起了。”
“給發現了,臭揍一頓是輕的,他們充其量也就是些嘍羅,平常當狗用,知道的多,或者暴露還很可能被滅口。”
“哪豈不是賞塊骨頭就是最好的待遇了?他們真容易滿足,說不定還要大搖特搖尾巴呢。” 佛容說著就想起了哪搖尾巴的場景,忍不住笑出聲來。
“所以他們背地里對他們的主子還不知道恨成什麼樣子呢,他們常在蟻民面前耀武揚威也是這種心理的表現。” 萬佛可沒笑,她感到這些貨們也是通過訓練的,依他當前的功力雖有一段距離要奔過去,可也應該抓住幾個才是。
“師妹,不早了,明天早起還有事呢,回吧。”
“明天還有什麼事?”
“汝別管了,到時跟著就是了。”
“哎,明天又睡不成懶覺了,苦啊”佛容嘟囔著。萬佛看了她一眼,佛容只好前行,萬佛在後面看向黑漆漆的四周;到庵門前時佛容又想起師兄說起的香味,就想再說什麼,萬佛卻已給她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她才意識到到了庵門口。
萬佛望了望黑洞洞的庵門,再回望有著嗤嗤昆蟲鳴叫的庵前,才大踏步的進了庵門。
一回到禪房佛容就去睡了,她今天可是用了心焉能不累,萬佛還不能睡,雖然他也很困、很乏,但他還得將白天絹本和狼皮卷上看到的功夫再研習幾遍,他不放心現在的練功辦法,而且這些功夫的練習可不能拖著。今晚的遭遇再次給他上了一課,他竟然讓哪些偷聽者溜掉了,雖說他追下去能追到,況且現在還不是時候,但說明自己的功夫遠還沒到隨心所欲的程度,在這等江湖這可也不是福音。他用涼水將上下澆了個透濕,果然清醒了不少,這山里的水即便是夏天也還是滿涼的,借著涼蔭蔭的感覺他趕忙打坐起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0.2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