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269
累積人氣
59419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第十九節:練功【二】 更新時間:2016.02.19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九節:練功【二】 加入書籤
第十九節:練功﹙二﹚
萬佛練功到後半夜,要不是明天還得辦事,只怕他可能又要練通宵了,在□佛寺時他可很少這樣,想起在□佛寺時的樂趣、舒適,萬佛就十分的想念,哪是多麼開心的日子,每天日出都到恆雅綠油油的山腳下仰望著日光映照中的巍巍橙色雪頂的山巒練功,不用操什麼心,師伯、師父、師叔早就弄好了一天的功課,還輪流親自手把手的親授,雖然有時因為不用心或者懶點,抑或師兄弟間鬧點小別扭而被師伯、師父、師叔訓訓,但也都是點到,但萬佛卻是很個例的一個,他不僅從來不挨訓;師伯、師父、師叔反倒還很依賴于他,萬佛時常感到困惑,難道是自己太過蠢笨?讓師伯、師父、師叔很放心的緣故嗎?
練了這麼久萬佛已將這幾招的精髓吃透,但是並沒有感到功夫精進了幾許,萬佛告誡著他自己:練功不是一時的事,何況師伯、師父、師叔一個也不在眼前,更何況還有那麼多張沒打開。這些功夫雖然都是不少人練過的,起碼師伯、師父、師叔都練過;但怕是每個人都有他們個人的體會,這些招很容易,但對初學者還是大有不知所措的,他知道學習這些罕有的功夫應該得悟出點什麼,不是笨笨的學習就行的,高深的功夫就得有高深的悟性;想到這萬佛不禁極是欽佩起哪些功夫的創立者來,他們可是在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憑著大悟發現了這些功夫,想一想學習都這麼難,何況他們要創立功夫,萬佛已經太過不能想象,禁不住揉了揉有點疼的太陽穴。看來得多悟了。
看天色還早,萬福就和衣小憩了片刻,卻不知這一小憩就感到睡意不斷襲來,眼皮怎麼也抬不起來,他太累了,須臾已進入了夢鄉。
待萬佛醒來時,艷陽已從方格的窗欞中照了進來,片片灑在他的身上,萬佛猛然想起今天還有事,一邊一咕嚕爬起來,一邊埋怨不該熬夜。
萬佛剛洗漱了,哪門就有人敲了起來,“嘟、嘟”門上有門環,想是來人怕驚動了萬佛才用手敲的,萬佛開門一看,敲門的原來是玉竹,後面緊跟著淨修等。
“上仙前些天說要巡查庵院,老尼特來相陪。”淨修見到萬佛合什曰。
“嗷,先不用了,汝等也忙,就先由吾等隨意看看吧。”
“哪也好,老尼就先告退。”
萬佛見諸人都已去的遠了,方才過院來看望佛容,哪佛容也是剛梳洗畢,正坐在院中的茶桌前發愣,見萬佛進來就道:“走了?” 想是已聽到了萬佛與淨修的對話。
“嗯,剛走,看來這庵院也不是什麼好相與的,師妹得萬分操心才是。”
“師兄,小妹也有了同感,看來這江湖的確來的冒失了點;為今之計當怎樣呢?”
“師妹也不必過慮,俗話說,既來之,則安之,不然大可馬上回□佛寺。”
佛容想想也對,不由得也懊悔起來。
萬佛見佛容似有悔意,就道:“師妹大可不必擔憂,不管它三七二十一,幾天就可回到□佛寺,只是到時不可再生猶豫才好。”
佛容片刻的躊躇才道:“只是哪昆顏山佛眾、仙眾當怎麼看咱們呢?”
“師妹萬不可有這等想,昆顏山比咱們更知這等江湖的凶險,然還是攛輟汝來已是犯了大錯,這次有聞過飾非更是錯上加錯,要不是昆顏佛好言相勸,師兄就先繞不了他們,即便這樣,師伯、師父、師叔豈肯善罷甘休,必是要懲戒于他們的,這里為兄就不多說了,要不然又有偷聽了。”
佛容聽罷稍稍有了釋然;萬佛見狀就用百步傳音的功夫對佛容道:“汝可在這庵院里好生修禪、練功,有時也可為庵寺講講經學,但以後還得多加留意,這庵院可能也被這江湖滲透,萬萬不可不防,凡事皆與為兄研究,連方丈等一幹人也心懷異志,千萬留意,千萬留意。”這佛容雖還沒學好百步傳音的功夫,但聽卻不下于萬佛,見萬佛運功出汗便道:“師妹一切聽師兄就是。”萬佛仍不放心道:“愚兄也講經學,到時說回就回萬不可違拗。”由于兩人沒有聲音,四周一片靜謐,突然萬佛已一縱上了禪房。佛容也是一驚,隨即跟了出來。
果見哪玉竹已入了院門,佛容又一次暗暗佩服起萬佛的機警,他竟然用了百步辯音的功夫,在幾十步以外就已知道有人向這里走來,這種功夫還能辯明來者的動作並能看出他們的動機;萬佛練這樣的功夫竟然耗了上百年的仙行,起初佛容對這樣的功夫還有點不屑一顧,在她看來這只不過是小技而已,犯得上耗費哪麼多仙力嗎?想不到,在這等江湖卻用上了,佛容分明看到哪玉竹穿的可是軟底的僧鞋,這種鞋最是無聲,但還是被萬佛聽了個正著,昨晚想也是被萬佛聽見才有了哪一出蛋石擊惡的好戲,要不然被哪些惡狗聽去,還不知想出什麼害人的辦法呢?佛容想到這就有點深悔沒有研習這些武功,這到了用時方恨書少啊!她要是知道萬佛因研習百步傳音、百步辯音還長了功力還不知道要後悔成什麼樣呢?
玉竹還有幾分稚嫩的秀臉上挂著汗珠,見到萬佛、佛容一揖到底才道:“上仙休息了片刻否,小尼本當帶路巡庵,因有其它事遲了點,望上仙責罰就是。”
萬佛也就是想順便看看,似不太急,加上玉竹平時沒少受責罰,就道:“就一盞茶而已,但以後須得注意。這就是玉竹,師妹可否隨為兄觀庵?”
“汝叫玉竹?”
“是的,小尼法號玉竹。”
“哪日救了汝卻沒記汝的法號,好吧,頭前帶路吧。”佛容看起來比玉竹還小,見了玉竹就有點活泛。
“玉竹,汝祖籍何處?家里可還有什麼人嗎?”佛容與這玉竹倒還有話。
“小尼乃木壑賠零郡人氏,後遷至這陰魆城,家中還有雙親,並一幹姐弟。奶奶家和姥姥家還在陪零。”玉竹諾諾道。
佛容心道這玉竹說話倒還有條有理,似乎是念過書的,只是不知為何出家?隨又道:“卻是為何出家?”
“小尼隨家來到陰魆時還小,家父還有叔伯舅姑也是時有左遷,但數年前突生大變故,家道就中落下來,小尼看透了這木壑的伎倆,心似死灰,恰與佛有緣就皈依了佛門。”玉竹說到這里傷感之情溢于言表。
“什麼大的變故能造成這麼大的破壞?”佛容有點好奇起來。
“惡人戕害。”玉竹說到這里似乎痛苦起來。佛容好像還有興趣打聽打聽。
“嗷,皈依就好,強似受苦了。”萬佛見狀趕緊轉移著話題。他深知揭開玉竹心里的傷疤玉竹有不盡的痛苦。而且每揭一次痛苦就加深一次,唉,揭傷疤是沒辦法的事,能少揭還是要少揭的。有時不得不揭也是無奈的。他們哪能知道這等江湖揭傷疤是常有的事,這江湖不少人以揭弱者的傷疤為樂事,甚至做為做惡的手段。
佛容只是一時好奇,當聽到萬佛的言下之意時,才知自己有點失口,趕緊停了口,三人都不言聲地往前走,氛圍顯得有些沉悶。
萬佛曾經回溯過玉竹的情況,他的爹娘雖未做過什麼有益的事,倒也沒有太過的仗勢欺人,也沒有魚肉鄉里,在這樣的江湖倒還算是為數寥寥的幾個明智之人;只是萬佛仙行還不到,對幕後的東西還不能盡知,萬佛每次非常勞累的回溯都要感慨一番,深深感悟到練功的關鍵;但湧來的雜務他又不得不去應付,這可能就是難以多顧及功夫的原因,況且練功夫是要有極其相應的練功環境的,換句話說就是什麼時候練功環境都是基礎的基礎。因為功夫也是要吃透的,更是要悟的;他現在根本顧及練功都談不上,更提不上練功的環境了。
“皈依以後,小尼的士族倒是有了不少起色,想不到小尼一弱女子還能為士族起點作用,也不枉了這一生,上仙不知道小尼的家族在陰魆城甚至在木壑有的去處都是數得著的大士族了,吾奶奶已九十有余,做為凡間的女子還真不多見。”玉竹說到這里就有點洋洋得意起來。
“士族千口能有佛緣,才是百年修來的大福,只是以後更得全身心的修禪,當然士族中切不可有做惡者,否則必不可收拾矣。”佛容點道。
玉竹聞聽大為驚慌,剛才腳下還算輕盈的步伐瞬間竟有些踉蹌起來。
“玉竹不必太過焦慮,然得看住士族的作為,有什麼早祈佛緣,倒不失了汝的大體。”萬佛見狀勸慰道。
“小尼孤陋寡聞,實是知道的寥寥;就這樣還是知道的難以數清,可想而知這不過九牛一毛耳,這江湖怕是要大大出乎上仙的預料了。”
“玉竹,汝聽著,做惡是萬萬不可能瞞得住的,只會愈來愈大;佛更是講因果的。”佛容幾句話倒讓萬佛很是感慨,倒不僅僅因為她這些話,更因為這段時間佛容長大了不少。
“上仙,要想在這等江湖分清弄明做惡有多大是何等的不容易啊,這里面還有眾眾的虛偽,都在拼命的隱瞞等,可怎麼分清呢?”
“玉竹,汝從佛太短,道行還很淺,有些虛偽汝就難以看出,若哪天汝到了哪樣的境界,不用看就能知其七八;當然汝要有悟性自可大大提高,因而汝要好好的修禪,該學的不可有半點懈怠。”萬佛娓娓道來,玉竹頓感茅塞頓開。
“虛偽隱瞞下的惡行更居心叵測,當然這是相比赤裸裸的惡行而言的。惡行嘛,都是以惡為一切的。”
“這江湖大士族有幾家?”佛容似乎不經意的問道。
“可有不少,玉竹孤陋寡聞就知道陰魆的四家,還有相對較小的還有幾十家。”
“這些大士族可是顯赫的很哪。”
“這等江湖有什麼顯赫的,都是不擇手段踏著別人的鮮血,甚至尸體得到的,要說本事沒有半點,害人可是一個賽似一個,想想都吐不完呢。”玉竹蹙眉道。
“都怎麼害人的?”佛容饒有興趣地問道。
“這可一時說不完,小尼知之也不甚詳。雖然拼命隱瞞,這江湖知道的人可還是不少的。”
萬佛則一邊聽,一邊像是在考慮著什麼。因為只望後而來,不一會兒已到了庵院的後面,這後面有兩個大的院落,玉竹帶路向右邊的院落而來。
這右邊的院落只用了一道不高的牆隔開,越過垂花門就進到了一排排的灰石房舍中,萬佛的感覺有點象禪房,但卻比尼姑們的禪房要矮小一些,也更舊一些。一排排倒還像個樣子。斗拱前有一小院。
過了幾排房舍,又往右進了幾扇小門,玉竹在一個對開的木門前停了下來;“篤,篤,篤”幾下敲門後,門後露出一個約摸五十余歲女人的臉,見是玉竹,保養還算不錯的臉上立即有了笑容,只是脂粉塗得厚的兩腮似乎有點掉粉,佛容泯嘴憋住了笑。
“原來是二小姐到了,這兩位是?……”
“嗷,他們是兩位上仙,趕緊的通報三妹。”
“是住在庵里,昆顏山去酷暑的上仙嗎?”
“不用多言,速去通報吧。”
隨即兩扇門大開,哪婆子已急步走向上房,一邊走還一邊叫道:“三姑娘,上仙來了,昆顏山的上仙來了。”
“這婆子從小就跟著三妹,都五十余了,還這麼沒個正形。”玉竹苦笑道。
“無妨,無妨,這婆子倒是有趣。”佛容邊應著邊看著這個小院,但見小院比先前看到的大了不少,顯是兩個小院打通的,院中間種著兩顆柿子樹,果實還是不大的青粒,倒是院中間種著的牡丹還鮮艷的開著幾朵。
萬佛看著這一層又一層的院子,看得出松澗庵從一開始就有一定的防範,但到底要防範什麼呢?三層院牆可是要費些事的。
進到房里才看到這是進深的三間,並排還應有三間,再加上耳房、廂房、暖閣不下于幾十間,看來這院還是住了不少人的。
房子的擺設倒也普通,只是房子正中放著的棋桌和牆上的仕女上香圖倒還顯出了大士族的勢力。
圖畫筆力遒勁,一看就不是出自凡人之手,萬佛暗忖這圖畫在木壑定算寶物,沒有上萬兩怕也下不來。
再看這棋桌,非但雕工精良,木質也是上好的紫檀,尤其四條桌腿雕成了四個孩童的模樣,既顯得栩栩,又不失雅致,端得是匠心獨運。
桌旁坐著一個俏麗的女子,精致的鵝蛋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烏雲般的黑發向後梳成了一個墮馬髻,花格的尼袍再加上簪子搖搖得黃珠,可謂典雅嫻靜。
對面是一個頗有威嚴的胖胖老婦,看樣子不下于六旬,正在陪哪個少女下圍棋。
見萬佛、佛容進,忙站了起來,朝他們深深一福,玉竹趕忙上前道:“萬佛、佛容上仙,這就是吾三妹殷玉是也。”
“啊,好個可人兒。”佛容嘆道。
“哪里可及得上上仙之萬一,上仙實在是太過獎了。”玉竹在旁邊趕忙道。玉竹說這些倒也不是謙遜,佛容可是仙家的清洌之美。
“兩位上仙請坐,小女子身在庵中也沒有什麼好招待的,兩位上仙見諒!”殷玉又盈盈一揖道。
“可別客氣,汝等正在下棋嗎?繼續吧,師兄咱們不妨坐下看看怎樣?”佛容淺笑時眉心紅紅的美人痣也更嬌麗了。
“好吧,就依師妹。”不是什麼大事,萬佛一般不會掃了佛容的興致,因而也把個佛容慣的可以。
幾人坐下,殷玉與哪嬤嬤又接著下了起來。
這是一盤已至中盤的棋局,雙方的布局已走得差不多了,即將展開中盤的廝殺;殷玉執白棋,萬佛看了有一盞茶的功夫,眉頭蹙了起來,玉竹只是稍通圍棋,看了半天也未看出個子醜寅卯,見萬佛蹙眉就小心翼翼問道:“上仙看出了什麼不妥嗎?”“這樣說還早了點,嬤嬤果然老謀深算!”佛容又低頭看了一會兒,還是沒有看出什麼,就眨巴眨巴清澈的大眼睛道:“師兄,這有什麼不妥,速講來小妹聽聽。”“沒什麼,就是講了汝也不懂。”佛容在□佛寺學棋時沒怎麼用功,師伯、師父、師叔也都不怎麼要求她,下棋時萬佛等眾師兄也都讓著她,是以,佛容的棋藝雖也可敵凡人之棋手,卻是和萬佛不能比的,更不用說是仙家高手了。
“師兄,爾是講也不講?”
“說了,就是講汝也不懂。”
“不講回去必說與師伯、師父、師叔他們。”
“又來了,說與他們汝不懂棋嗎?汝不怕師兄妹們笑話汝?”
“笑話就笑話,反正師伯、師父、師叔繞不了汝。”
“汝能說什麼?說師兄因汝不懂棋不教汝嗎?”萬佛憋著笑道。
“哪爾就別知道了,添油加醋是少不了的。”佛容憤憤道。
“還添油加醋,汝厲害,講與汝就不說了吧。”
“哪是,速速講來。”說完,還將白玉般的臉龐伸了過來。
老嬤嬤等幾人忍住笑道:“佛容上仙果然是性情中人啊!”
“唉,萬佛什麼人都不懼,只這師妹卻是慣的大不成個體統.”
“哪是上仙太過疼愛于她耳。故而縱了佛容上仙。”老嬤嬤笑道。
“唉,誰說不是呢。”
“別打岔,從速講來。”佛容繼續催道。
“好了,好了,師妹,汝知道這圍棋棋局一般可分幾個階段是哪幾個階段?”
“這哪能難得倒師妹,不就三個階段嗎?”佛容斜睨著清清的大眼睛有點得意道。
“嗯,不錯,都是哪三個階段啊?”
“布局,中盤,收官。”
“嗯,說說這盤棋的布局怎麼樣吧?”萬佛彌面無表情道。
“小妹看了半天,沒什麼問題,也就是平平的差不多吧,看這黑白兩方目數就在伯仲之間,小妹可是數了又數的噢。”佛容盯著棋盤道。
“汝再好好看看,不要被迷惑。”萬佛提醒道。
“就是哪樣的,小妹倒是覺得殷玉姑娘的白棋實地較多,稍占優勢,反正不管怎樣小妹都認為兩人的布局都還可為,是棋逢對手的一局棋,當然後面不能出紕漏。”佛容急力分析著這盤棋的布局。白膩的額頭上居然沁出了細密的汗珠,圍棋就是這樣,雖是小道、小技,但也包涵了數不清的奧秘;所以僅僅看看也是很累人的事情;佛容這時已是全神貫注,急劇的緊張,急劇的壓力,她雖為仙子也得出汗,看來即便圍棋這樣的小技要想脫穎而出也非易事,這就是按常規做個一般的棋手也要幾十年的功力的原因,而且九層里的九層都只是能下下棋而已,也就是說幾乎幾百個學圍棋的人恐怕連一個高手都出不了;換句話說就是高手恰若人們常說的鳳毛麟角。高手的出現是要有對圍棋很高悟性的,並不是想當然,這是學棋的人都知道的道理,但他們既缺乏圍棋悟性,又不願意程門立雪,因而也只能就是個知道圍棋是黑白子的水平;圍棋水平到了一定的境界,有的棋手還可知道圍棋方寸棋枰卻有著眾眾的學問,雖然這些學問都是前人中的高手費盡千辛萬苦悟出來的,然他們要運用自若,也得有漫長的積累過程,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的哲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0.2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