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186
累積人氣
59837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第二十節:練功 【三】 更新時間:2016.02.19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節:練功【三】 加入書籤
第二十節:練功(三)
“師兄,吾說的可對?哎,爾在想什麼?”佛容見萬佛走神,就用纖纖細膩的玉手掂起腳尖在萬佛直直的眼神前晃動。
“幹什麼?小妹。”
“師兄,爾的眼神不對吆。”
“有什麼不對,不就是走了一會兒神嗎?”
“不是吧?爾直勾勾地看著殷玉小姐的烏發方向,看到什麼了,和妹妹說說。”佛容一臉不解的挨近萬佛道。
殷玉聞聽立即連脖子也紅了起來,竟自低頭不語。
“師妹,別瞎胡鬧了,為兄何曾看殷玉小姐的烏發?”萬佛很是無奈地看著佛容轉來轉去探尋的大眼睛道。
“還說沒有,玉竹可是看到了?要不爾是看殷玉小姐的玉顏來著。”
“上仙,小尼可沒看到,千萬別拉上小尼。”玉竹趕緊往後躲道。
“師妹,咱能不能不鬧,為兄怎能盯著殷玉小姐的臉看。”萬佛連連擺手道。
殷玉看了一眼萬佛臉更紅了,頭也低得更低了。
“哪爾看什麼了,哪眼神可是拔也拔不出來啊?”佛容還在逗著,也就是佛容敢在萬佛面前這樣放肆。
“好了,小妹,為兄只是想了點事情而已。看汝大驚小怪的,把師兄汗都弄了出來。” 萬佛說著還用手抹了抹額頭。
“老奴也看到上仙似乎在想什麼問題,沒看小姐,佛容上仙切不可委曲了萬佛上仙。”老嬤嬤也趕緊道。
“看看,連老嬤嬤也知道,汝怎麼就那麼笨呢?”
佛容實在是忍不住了,噗哧一聲已是笑的彎下了腰。殷玉身邊的兩個小丫環也跟著吃吃的笑個不停。只是她們可不敢笑彎了腰。
“師妹,咱能不能不笑了,有什麼可笑的,諸位,吾這小妹就是這麼惡作劇,千萬莫怪。”萬佛故做正經道。
殷玉也白了兩個還在捂著嘴的小丫環兩眼,老嬤嬤道;“汝這兩個小蹄子,還不趕緊給上仙上茶,難道還等著老媽媽伺候汝兩個嗎?”
“是,哪敢勞動老媽媽,奴婢們這就去。”兩個小丫環硬憋下笑意象一縷煙一樣飄向了門外。
“這都是小姐縱的,丫環不象丫環,家丁不象家丁的,大不成個體統。”
“嬤嬤又數落殷玉了,她何曾慣過他們,不就是少說了他們嗎?”玉竹在旁邊替殷玉開脫道。
“少說就是縱啊,老奴從小跟著女公子們,知道這些婢子不說是不行的,常勸三小姐可她就是不聽,因而現在就成了這個樣。”老嬤嬤不服氣道。
“嬤嬤,汝讓吾說什麼?就是說什麼她們也未必聽不是。”殷玉糯糯道。
“還敢不聽,誰不聽就讓管家拉出去打三十大板,拉出去配個小廝,看他還聽不聽?”
“又來了,她已禮佛,何況他們又不是犯了什麼大錯,打板子,拉出去配小廝,可不害了她們一輩子?”玉竹勸著老嬤嬤,她原是玉竹和殷玉老娘的陪房,現又是這個大家族大管家的老婆,才被派了來伺候兩位小姐,因而說話肯定不一樣,連玉竹等小姐也常得給面子。
“嗷,配個小廝就曲了她們不成,在木壑配個小廝就算很不錯了。象她們哪樣的想配個小廝的可是牛毛一般,有些莊子上的家生子想配還沒得配呢。”
“這說的倒也不錯,可將她們配了小廝,一輩子和哪小廝種三畝薄地,哪小廝再染上個喝酒賭博的毛病,還不知能活幾天呢?就算不死也是家徒四壁,倒不似死了幹淨。阿彌陀佛,看這都說了些什麼?”玉竹的話顯是闖了佛戒。
“二姑娘,不,玉竹師傅,這可不對啊,說不定嫁的哪個小廝可是個有志氣的,混上個莊頭、小管家的也說不定呢。”哪些小廝都在她男人的管治下。
“唉,不說還不行了,倆位上仙恕弟子胡言了。”
“說吧,說吧,不怕。”萬佛一聲不吭面無表情地聽著,佛容可是大有興趣的湊了過來。
“嬤嬤可是偏心的緊,就汝哪些小廝有幾個能混成莊頭、小管家的,恐怕三百個里也沒一個吧,就是混成個莊頭,也不過四兩銀子的月例,噢,對了,年底還有些收成,也不過剛夠吃,一般的小廝混成莊頭、小管家後還要買兩個通房丫環,這哪能夠的?就算湊合,家里也要鬧成一鍋粥,在木壑咱們家的小廝算不上最好的也差不多吧。汝老可是久歷木壑的難道連這些也不知道嗎?”玉竹娓娓道來.老嬤嬤竟然聽的目瞪口呆,她很少尤其玉竹出家後更少聽到她這樣說了。
“二姑娘,汝出家可是太可惜了,不是老奴說,就憑二姑娘的本事汝管這個家也綽綽有余了;咱家的小廝在木壑的確算不錯的,四兩銀子的月例哪可是眾眾的小廝夢寐以求的,是沒幾個能混上的,但一個丫環還能怎麼樣?還不是主子說配什麼就配什麼嗎?配個貓兒狗兒的又能怎麼得。四兩銀子很不錯了,就算再有兩個通房丫環,再生幾個小孩,還不得讓別人羨慕死啊?”老嬤嬤嘖嘖道,哪一臉的表情好象是她配了小廝似的。
“什麼?還小孩?生下來還當小廝嗎?這還成了黃粱夢了?”
“怎麼就是黃粱夢了,這小廝生的小孩就住定一輩子是小廝嗎?哪不還有憑文能武功人前顯赫的嗎?”
“且不說嬤嬤說的哪些憑文能武功人前顯赫的就是扳著指頭也能數得過來,木合有多少小廝,怕是沒有千萬也有幾百萬吧?幾百萬出那麼幾個怕是連鳳毛麟角都算不上;再看哪些顯赫的,顯了不幾年就讓給收拾得目不忍睹了,只怕還不若當小廝呢,當小廝起碼還能苟活幾年,這木壑早就是這樣,近來尤甚,真是越來越看不懂了。”玉竹有些痛苦地喃喃道。
“木壑就是這樣等級森嚴了,可又能怎麼辦呢?哪麼多的尋常草民的女子總不能不嫁吧?所以就是當個通房大丫環已是到頂了還能怎麼樣?”嬤嬤還在強辯。
“通房大丫環怎麼樣?大家閨秀只怕還比不上呢,姑娘們倒是身勢顯赫,有的還紅極一時,哪是貌可傾城,琴棋書畫樣樣皆精,到頭來還不是黃粱夢一場?且不說處處是個棋子的痛苦,就是嫁個紈褲子弟,三天扔在腦後還是小事,不斷的造出孽來,汝還得跟著吃瓜撈;只怕汝吃不下還得兜著走可就不堪言了。嬤嬤說是也不是?”玉竹逼視著嬤嬤。
“哪有姑娘說的那麼可怕?老奴見是見過,只是不象姑娘說的那麼不堪吧?”老嬤嬤已徹底瀉了氣。
“只怕比這更可怕。老嬤嬤不要聞過飾非,遠得不說,前幾年聽說的這木壑大家閨秀被押去當奴,甚至賣到青樓的還少嗎?”玉竹氣極道。
“還真有這等事,不妨說來聽聽。”殷玉大驚道。她是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
“就說這附近的吧,聽說前幾天青郡郡守家的百余女眷已被發去當奴的當奴,進青樓的進青樓,郡守的兩個小姐據說還不錯,有人再三說情已被發往勾副將家為奴。”
“哪勾副將可是挺橫的個人啊,據說他連自己的手下也打,這下這兩位小姐可有的受了。”老嬤嬤驚嘆道。
“哪個青郡?是不是城里已無人的哪個?”佛容繞有興趣地問道。
“還能是哪個?就是哪個青郡。”殷玉道。她也聽說了一些。
“怎麼會沒有一個人呢?按說就是酷熱也不該在短時連一個人也沒剩下啊?”佛容有點想不通。
“這些還不好理解嗎?上仙來得時間太短,想是還不知道這里的事吧?酷熱已去了城中人之三、四停,瘟疫再去上三、四停,其它的人還敢在城中嗎?這還不算酷熱引起的其它大難。”殷玉果然機敏過人。
“因而吾等倆姊妹早已看破這等江湖的極劇險惡,倆位上仙在上,乃是仙中豪傑;吾姊妹雖是凡人,卻實實想拜倆位為師,從而徹底歸入佛門,再不受這等江湖凌辱。”說完,玉竹已大跪于地,哪殷玉也款款跟著跪了下來,萬佛、佛容有些出乎意料,忙叫二人起來再說不遲,但哪二人只管跪著就是不起,老嬤嬤、丫環也跟著跪了下來,這一來屋子里可就跪了一地;佛容無奈地看向萬佛,萬佛想到這姊妹能看到這些也屬不易,再加上玉竹已出家為尼,又見她們意志極為堅定,就沉聲道:“好了,師妹,不用看為兄了。汝有意就先收為徒吧。”跪在地上的姊妹倆人忙二十七叩了下去,佛容運功相攙,眾人皆感一股大力已將身軀托了起來,佛容所用正是□佛寺玉女拂龍掌中的第三招“托塔”。
“好了,各位起來吧,既然師兄不反對,本仙也樂得過幾把師傅癮。”佛容笑咪咪地眨巴著清
純的大眼睛。
“師妹,收徒不是兒戲,是要有拜師大禮的,現在在這等江湖不宜操持,不等于汝等禮畢,到時該來的是免不了的。”萬佛訓戒道。
“還哪麼繁瑣,哪這師不拜也罷,可小妹記得吾初入師門時可沒師兄說的哪些。”佛容要打退堂鼓。
“哪是師伯、師父、師叔念汝是個女徒,還是最小的女徒,才讓汝以後再補,記住了即便汝是最小的女徒以後也得補,肯定不可免的。”
“哎呀,師兄怎麼早不說呢?”
“還早不說,早說了若讓汝行大禮汝還敢不拜?”
“拜是肯定要拜的,早說小妹就求求師伯、師父、師叔他們,也好減幾道工序,師兄爾是知道的小妹最怕那麼繁瑣了,累得慌。”
“這些汝留著到師伯、師父、師叔他們面前再說吧;現下當了師父就先教教兩個徒兒圍棋吧。”
“吾哪敢在師伯、師父、師叔老人家面前說這些啊,圍棋也得教啊?這不是小道嗎?”佛容低聲嘟噥道。
“師妹,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快快教來,少費話。”萬佛催促道。
“師兄,能不能不催,再催就上房。”
眾人一聽,硬憋住笑,尤其是哪兩個小丫環憋得兩腮通紅鼓起,活象含了核桃。
“哪敢情好,今天為兄可有眼福了,倒要看看這大大的仙姑是怎麼上房的。”萬佛微笑著一字一頓道。
眾人實在是憋不住了,老嬤嬤先吃吃的笑了出來,見殷玉不滿地瞄了她一眼,趕忙把剛釋出的笑意硬生生憋了回去,可惜憋得太過難受,哪喉嚨里竟發出了似鴿子一般咕咕的聲音,兩個小丫環實在是憋不住了,一個一笑出聲,連帶著旁邊的丫環、家丁笑得是前仰後合,先笑的哪個小丫環竟然倒在了老嬤嬤的懷里。有個家丁竟然笑得把手里捧著的茶壺倒到了管家的身上,哪曲鋸的中間被弄濕了一大塊,夏天穿的也薄,哪管家被燙得跳了起來,正要反手打過去,見佛容似是看向這邊,舉在半空的手只好劃了一個圈,裝著拂起衣服上的茶來,眾人笑得更厲害了。
“師兄,不怨吾,小妹剛才已教過的。”佛容一臉正色道。
“還不怨汝,兩位徒兒起來吧,等師妹教汝等圍棋,只怕把膝蓋跪爛了也是白搭。” 萬佛輕輕一抬袖子將又跪的二女托了起來,這下眾人齊齊在心中喝一聲彩,萬佛的功力端的深不可測。
“師伯,莫非要親教徒兒?”殷玉有點大喜過望。
“不教又能怎樣?就汝師父教怕也東西寥寥。”萬佛對佛容很是無奈。
“師兄,爾教就好,爾教就太好了。”佛容正在大發愁,她怎樣才能下的了教徒的台階,要她教還不啻殺了她,唉,早知道這樣當初師伯、師父、師叔教圍棋時說什麼也該好好學學,現今沒東西就是再憋也憋不出個子醜寅卯來,這可真是活人叫尿憋死樣的難受。
“汝也別想躲過,就站在為兄旁邊,有該汝講得汝還得上陣。”佛容一聽就像洩了氣的皮球,懶洋洋地挪到了萬佛身邊,這剛卸了大任,可轉了一圈又給放到了肩膀上,禁不住狠狠瞅了萬佛幾眼。
“徒兒,繼續把這盤棋下完。”萬佛裝作沒看見佛容的小動作道。
輪白棋走,殷玉拿起棋子正要開拆左下邊的兩子,手剛到位置就已被萬佛檔住。
“徒兒,這可不是要點,汝在布局階段本已落後,怎麼還敢走這麼不痛不癢的招呢?”
“師伯,徒兒的棋看不出落後啊,這兩子再再拆一下可就又可增加不少目呢。”殷玉有些口吃,萬佛也不過就大她十幾歲,不到當師伯的年紀,何況她是二九年華的閨閣小姐,也難叫得出口,即便她知道不叫是萬萬不可得。
“徒兒,汝這棋的布局階段有三大落後,一曰:太薄。二曰:太低。三曰:太散。”
“何為太薄?”佛容急切問道。
“師妹,汝聽好了,之所以說這盤棋的白子太薄是因為白子的棋型凝滯,汝來看這幾團子雖說達二十幾子卻疊在一起,是子壓子,型壓型,毫無生氣,就象個人們常吃的湯餅,還虧了附近只有兩粒黑子,要再有幾粒必將形成壓力,很可能還將發起攻擊。這是幾十子的一條龍啊,汝說怎麼辦?”
“哪就做活唄,還能有什麼辦法。”
“師妹啊,不是說汝,這也能叫辦法?這條龍不能棄也不可輕易做活,再想!”萬佛沒好氣得
“哪該怎樣?”玉竹迷惑道。
“好吧,再提醒汝等一句,這黑子的毛病在哪里?”
佛容、玉竹、殷玉幾人低下頭苦思冥想著,翻來覆去的看著黑棋的陣勢,屋子里靜得異樣,當幾個腦袋都要擠在一起時。
佛容突然發出了一聲驚呼,直把其它幾個女人嚇得差點跳起來,萬佛不動聲色地看著佛容。
“師兄,吾知道了,是不是黑棋的中間有斷點?”佛容得意地脆生生道。老嬤嬤這才乘機撫了撫胸口。
“唔,算汝說對了半招棋。”
“怎麼才算半點?連一點都不到,師兄還是那麼苛刻。”
“說汝說對了半點還是因為汝是為兄的師妹,要不然……”
“要不然怎麼樣?”佛容撲閃著大眼睛一本正經問道。
“師妹,還是不問的好。”萬佛故意躲閃道。
“速講,不講不行。”佛容又急了起來。
“哪講了汝可不許惱。”
“不惱,不惱就是,從速講來。”
“哪可是汝說的,是有斷點,可斷點不是關鍵的,關鍵是局部的要點在哪里?”萬佛抱臂道。
“有斷點可是爾說的,哪就算全說對了。”
“可汝沒說棋的要點在哪里啊?這一招白棋下在哪里?”
“吾不管,就是全一點。”佛容粉嫩的小臉開始鮮紅起來。
“唉,師妹,這就算全一點還不行嗎?”眾人見佛容小粉拳也攥了起來,忍不住笑了起來,佛容有點羞怯地朝萬佛揮了揮小拳頭。
“這還差不多,徒兒們就在跟前,等完了再收拾爾。”
“師妹,先前汝說的不惱得,咱不能說了不算吧,哪成什麼了?”
“小妹沒惱啊,但沒說繞了爾吧?”佛容說著還呲開小虎牙逼近萬佛嘿嘿幹笑了兩聲;萬佛趕緊放下胳膊挪到了另一邊,眾人又笑個不住。
“好了,師妹,繼續觀棋怎樣?”萬佛很想將圍棋的棋理能用的用一些在練功上,雖然練功與下棋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情。看來練功還得將哪些圖畫搞清楚,一知半解是萬萬要不得的,昨晚已弄清了不少,還需多練習多體會才是;這種圖畫肯定還有不知道多少深意在里面,想到這里,他很是為自己的愚鈍生氣,真有點後悔平時師伯、師傅、師叔教習時自己忽視了太多的東西;敢情當時師伯、師傅、師叔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都是有深意的,要不然自己可悟很深,也能省不少勁,現在也不用臨時抱佛腳了;萬佛現在還不知道他師伯、師傅、師叔在教習時豈止大有深意,要不然他們也不會無端地教與他們的愛徒不是。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0.2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