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816
累積人氣
55855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更新時間:2016.02.19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加入書籤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殷玉和老嬤嬤這盤棋直下到中午,棋局已進入中盤的尾聲,黑白兩子已殺得難解難分;黑棋纏繞住了白棋兩塊棋,白棋也厚了些,隱隱的對中間黑子的一條大龍形成了合圍,只是白棋還不夠厚,再加上兩塊白棋有恙,一時難以大舉進攻黑子;佛容看著都捏了一把汗,可又一時不知該怎樣指點徒兒,只急得佛容從這邊走到哪邊,又從哪邊走回到這邊,這個煎熬就不用提了,這可是她第一次授徒,還是兩個大家閨秀。這臉可丟不起,她焦急地看看萬佛,萬佛還是哪幅面無表情的樣子,佛容禁不住腹誹道:師兄就知道悠哉游哉,德性。
又過了一頓飯的功夫,白棋的兩塊棋已被逼向邊路,看來做兩個眼的可能性愈來愈渺茫,這兩塊棋雖然不大,也就十三、四子,可帶著不少的虛空,若被吃,白棋已然輸定。
殷玉已顧不得大家閨秀的形象,柳眉早已凝成了一個疙瘩,雙手捧著潮紅的雙腮苦思著,連腳下玲瓏剔透的繡鞋也因為思考的姿勢露了出來,鞋上面竟然繡著幾朵牡丹花。
見萬佛還在不露聲色地看著白熱化的棋局,佛容實在忍不下去了,就用酥臂狠狠地碰了碰萬佛,他不經意的白了佛容一眼,仍然一動不動地看著棋盤,佛容這時已恨不得上前擰住萬佛的耳朵。……
一盞茶的功夫白棋在又下了十幾手時,哪兩塊白棋已然被吃,殷玉看了又看,疲憊地站起身來准備投子;這時萬佛卻未置可否地輕輕道:“咦,白棋怎麼可劫斷黑棋的龍頭啊。”這一句話剛出,哪老嬤嬤已似青天打了個霹靂,要是這樣自己豈不是樂極生悲,倆位上仙可都在場啊,要在平時老嬤嬤並不太在乎幾盤棋的輸贏,何況平時她還是贏多負少;小姐也是常求教于她,可今天小姐剛拜師就贏了她,她這老臉可就挂不住了。
殷玉又低下頭看了半天,還是不知道該怎樣劫斷,忍不住迷惑地看向萬佛;佛容則只看了幾眼就興奮到大叫道:“師兄,還真有劫斷哎,就在這里。”佛容指向棋盤的一處,殷玉也是個伶俐的女子,在兩刺以後,已然劫斷了黑棋,被劫斷的黑棋龍頭足有三十幾子,若被吃,將是大敗虧輸;老嬤嬤怎麼也難以置信,剛才還笑瞇得雙眼立馬瞪得比銅鈴還大;她不知道象圍棋這樣的小競技是有很大的偶然性的,何況她的棋本來也很薄。……
在下來的劫爭中兩人汝來她往十幾個回合,老嬤嬤終是丟不起三十子加虛空的龍頭而主動消劫;但哪本已奄奄一息的十幾個白子卻活了過來,還稍帶著殺了十幾個黑子,由于損失太大,黑棋敗局已定。
老嬤嬤在堅持著又收完大官後,見回天無力就投了子,在她艱難的站起來時她已疲乏到了急點。時間已然過午,再下一盤怕是不可能了。
這時萬佛的思緒已飛向了練功,看來自己還的打厚底子,底子不厚就似浮萍一般只能一時小用,不可長久,功夫若不能長久還叫什麼功夫?想到這里,萬佛拉起佛容就想告辭,他急得回去鑽研狼皮卷,不想再有半點耽擱。
“師伯、師父,吃了午飯再走吧”殷玉殷切地希望師伯、師父留下用飯。
“是啊,師伯、師父,這已過午了,不吃飯徒兒心里何安。”玉竹也懇求道。
“師兄,徒兒們說的有理,爾看這也的確不早了,要不然……”
“就依汝等吧,只是不可太過麻煩。”萬佛見佛容這般說,只好應了下來。
待老嬤嬤和管家安排午齋走後,佛容嬉皮笑臉地湊到萬佛跟前道:“師兄,爾是不是早就看出了棋局的端倪?”
“哪有,為兄也是剛看出來。”萬佛面無表情的道。
“算了吧,爾就是早就看出來了,一直到關鍵時刻才說了出來;真是個老狼仙。”佛容一臉壞笑道。
“有汝這麼說師兄的嗎?汝見過這麼偉岸年輕的老狼仙嗎?”萬佛說著還揚了揚眉梢。
殷玉、玉竹輕笑起來,佛容說的不錯,只是萬佛不僅早就看出了劫斷,還看出了這盤棋白子更厲害的殺招,只不過萬佛念及老嬤嬤的面子未說而已。
“徒兒,汝年歲不大,又是大家閨秀,何故要當這俗家弟子呢?”萬佛雖然仙行深厚,但卻很不願在這江湖收徒。要不是玉竹、殷玉一而再再二三的懇求,佛容又幫著說話,他是斷不會在這里收徒的,現在也只好權宜應下,這後面的事情還有不少,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師伯有所不知,徒兒是早已看透了這江湖的種種貓膩,思來想去還不若青燈古佛倒也能圖個一輩子的清靜。”殷玉是個玲瓏的女子,知道要真正成為仙家的弟子,須做的還很多。
“徒兒不必拘泥,盡可放開來講。”殷玉、玉竹聽罷,走到圓墊跟前又要跪下,佛容忙攔住道
“師兄,要不親做幾個菜來助性,汝師伯可是個喜吃的。用完齋再說也不遲啊。”萬佛本還想問下去,然轉念一想:殷玉今天才是剛剛見面,況且這里也不是個說話的去處,也罷,以後見機行事再說。
萬佛雖與這烹飪不太通,卻是個好味之人,見佛容這一次也想吃自己做的菜,不好違拗,就跟著管家經游廊到了廚房。殷玉、玉竹自是再三攔阻未果。
一盞茶的功夫業已做好,待丫環端上來,殷玉、玉竹還在謙疚不已。
“不知師伯、師父大駕光臨小舍,未得採買食才,只能先將就了。”殷玉唯唯道。
佛容倒是看著滿桌的素齋興致勃勃道:“呃,還算可以,師兄向來不喜奢靡,就連師伯、師父、師叔也對他交口稱贊,徒兒們就不必客氣了吧。”
“師伯折煞小徒了,來之前倒是與妹妹打了招呼,可萬萬沒想到,這拜師的大喜盈門居然有門;師伯、師父還肯留下吃飯,徒兒可大喜過望了。”
“行了,徒兒們不必過謙,還是動筷子先嘗嘗吧”萬佛拿起了筷子,他要不拿筷子,卻是無人敢動的。
“嗯,餓了,吃吧,吃吧。”佛容趕緊響應道,她可是早就餓了,現在聞到這麼香的味道,早已急不可耐。
當見萬佛夾起素鴨燒時,佛容迫不及待地就伸向了哪紅通通的汆湯豆腐,這豆腐可是難得的,也有點出乎佛容意料;吃飯的是一圓桌,老嬤嬤及管家一會兒才可到廂房用齋,現在他們得在這里伺候著;玉竹、殷玉則坐在佛容旁邊,萬佛、佛容都不是苛求規矩的仙家,自然不會太在意什麼人坐什麼地方,再說了這又不是什麼嚴肅的場合;及到後來正經拜師才有了宏大的一幕;玉竹、殷玉在吃了素鴨、豆腐以後也是連稱鮮美無比,竟然想不通豆腐也能做的這樣入味,紛紛提出要學,萬佛想想這也罷了,她們三人都是女人,本應該在這做菜家務上下點功夫。老嬤嬤本也想學,可自己已年過六旬,況自己是嬤嬤也是下人,就未敢開口,但她不僅見識了萬佛的棋藝,還見識了廚藝,已然敬佩的五體投地,看萬佛雖是大大的上仙,卻沒半點架子,佛容竟然還進的廚房,就佩服的更緊了
“上仙,這豆腐用了什麼調料?卻比哪老奴家的大廚還做的好,小姐可是總埋怨他們的手藝的。”老嬤嬤一邊上湯一邊不無疑惑地諾諾道。
“都是師兄教的,他可清楚的很。”佛容向萬佛努努櫻口道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放了鮮蘑兌的湯而已,”萬佛面無表情道。
這時其它的菜也端了上來,乃是:鮮味口蘑,清炒竹筍;還有一大盆的沙棘黍羹湯,再加上殷玉這時的木壑還沒有炒菜,眾人不識這種味道,頗有不解,但卻是平生的口福。
俗話說:素齋難做,萬佛知道佛容有這樣的廚藝已是非常難得,就又介紹道:“這沙棘玉米羹要用深秋初冬時的沙棘才更好些,哪時的沙棘已然熟了,就不止是酸味,還有吾想可能用薏米也更好些,這薏米清熱排膿可是個好東西,唉,萬物都是有它的用途的,這就是老天生出萬物的意思;只是這偏南點的去處未免熱了點,想來這沙棘也不好找吧?”
“師伯說的極是,這是遣家丁們上山幾天才找到了這些,時令倒還不錯,初春是也。”玉竹忙回道。
萬佛暗想:是了,是了,幾次看到的哪從山峻嶺的雪山必有這些東西,只是七閨秀山以外的
山還有點對不上,就自言自語道:“哪幾座雪山高聳,可不知喚做什麼山?”
“哪里也叫七閨秀山,是三閨秀峰的次要山頭,只是就這幾個次要的山頭也是恁樣的險峻;聽說還常有鬼魅出沒,因而哪主峰也就更沒人敢上了” 玉竹、殷玉聞之都有些恐懼道。
“嗷,敢情這一片從山都叫做七閨秀山?”
“是的,師伯,這七閨秀山聽說不止幾百里許。還都是人跡罕至的去處呢!”玉竹有點誇口道。
“哪畫冊可有標明?”
“有得有有的沒有,然大都還是有個影子的。”
“看圖畫,終歸沒有到哪處更直觀耳。山貌就是這樣。”萬佛已有了主意,他一旦有了主意就只剩了實施,而且還要徹底的實施才會幹休。
“哪可得跑多少道啊?得跑到什麼時候?”玉竹還在喟嘆著。佛容已然對這些談論失去了耐心。
“咱們老說山幹嗎?山那麼大,也不是可為的。還不若說說圍棋倒還有點趣。”
“師父,山雖大卻是有仙則靈啊。”
“山上還住著神仙?說說都有什麼神仙?”佛容聽到這就來了興趣。
“爾和師伯來到庵里就是山里的神仙啊。”殷玉笑吟吟道
“吾倆住在山下庵里怎麼能算做山上的神仙呢?汝這小妮子倒挺討人喜的。”實際上佛容比殷玉大不了幾歲,只是現在好歹也是個師父了,師父就要有師父的樣子。
萬佛現在看到佛容就想笑,想起剛才講布局時佛容的窘態,笑意就漾滿了臉龐,連黑密的眉毛也向上翹了翹。佛容見萬佛嘴角的笑意,便湊過來打量了萬佛半天才問道:“師兄,爾笑什麼?”
“沒,沒有啊,為兄笑了嗎?”
“爾這笑里面定有文章,速講出來聽聽。”
“沒有,想是師妹眼花了,為兄何曾有笑?”
“少來,爾笑得嘴都要咧到腮幫上了,還說沒笑。速講來。”佛容不依不饒道。
“師妹,汝可先說說汝對這局棋的感受,為兄再講不遲。”
“哼哼,果然還在想著剛才的棋局,爾得先講,再不講小妹可就動手了。”說著又挨近了些,哪小瑤鼻似要碰上萬佛方圓的下巴了。
萬佛趕緊挪到了桌子的另外一側道:“師妹,別鬧了,兩個徒兒還在旁邊呢。”
佛容左右看了看玉竹、殷玉道:“汝兩個背過臉去,說,什麼也沒看到。”
玉竹、殷玉一臉戚戚地看著萬佛道:“師伯,爾看師父又把氣撒到徒兒們身上了。”
“師妹,這可不好,自己有氣還拿徒兒撒氣,哪還有個師父的樣?”
“爾還敢說,就是爾引起的,看不揪爾幾根胡子下來,爾就不知道小妹的厲害。” 說完就撲了過來,萬佛一邊躲一邊道:“就沒汝這樣的,為兄只不過笑了笑,就要被揪胡子,還講不講理。” 佛容也不說話,只勁的追萬佛,倆人圍著桌子就轉開了圈,萬佛邊跑邊喘道:“師妹,再跑,跑,就又餓了,再吃汝今天可是第三頓了,晚上再吃就是第四頓了,人家肯定會說汝比三師伯彌勒佛還能吃哩。”
“爾還說,看不追得爾喘不上來,還說不。” 只把個玉竹、殷玉笑得蹲在了地上。
又追了幾圈,佛容道:“還敢不敢笑話師妹了?”
“不笑話就是了,師妹汝這樣追下去也挺累的,還不若歇著才好,好。”
“爾停下來讓小妹出、出氣再歇著就更舒坦了。”佛容撩一把額上的汗水道。
“師兄才沒那麼傻呢,停下來是萬不可能得。”
佛容暗忖,這樣追下去也不是辦法,況萬佛也只是逗她,要不然早就躍出屋子了,還能讓她在這里追來追去?累得他也差不多了,有個台階就下才是正經。
佛容正想著,就聽“砰”一聲就感覺熱熱粘粘的什麼物事濺到了自己手上,佛容一驚輕功就用了出來,直縱起半人來高,落下時又碰倒了什麼東西“匡鐺,嘩啦”,佛容定睛一看,原來她撞倒了一個端著茶水的小丫環,落下時又砸中了一個不大的青銅鼎,鼎里的物事也倒了出來,老嬤嬤聽到響動,以為發生了什麼事一蹶一蹶也跑了過來,見屋里一片狼藉,就趕緊吩咐丫環們收拾,上仙還在這里這又成何體統。老嬤嬤念叨著,佛容一臉茫然似在回憶當時的情景。
“師妹,汝砸爛了家居,端得好功夫,從今天起就稱這功夫為砸功怎麼樣?”萬佛咧嘴笑道。
“還不都因為爾,要不然也不會有這麼些事。”佛容恨不得上前將哪笑吟吟的嘴再拽開點。
“怎麼能怨為兄,撞了丫環的是為兄嗎?砸了家居的是為兄嗎?” 萬佛擠咕著星目道。
“爾等著,小妹今天要不逮住爾,就枉為仙姑”佛容咬著銀牙道。
“師妹,汝要再追,為兄就上房梁。”萬佛暗道:佛容輕功又有長進,看來到了這江湖也還沒懈怠;只是不知師妹的玉女擒龍掌有沒有長進,在這房梁上倒可一試。
“師父,徒兒懇求就繞了師伯這回吧?”玉竹、殷玉道,老嬤嬤也在旁邊勸著。
“好,既然徒兒和老嬤嬤都這樣說了,就先不追爾,不過爾得講圍棋,要不然就是上房頂也不行。”說著還挺了挺玲瓏凸起的小胸脯。這次連老嬤嬤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本該汝講,怎麼又推到為兄這里?”萬佛嘟囔著。
“再嘟囔,就加碼了。”
“這還講不講理了,講就講。”
“徒兒下棋幾年了”萬佛問道。
“徒兒已下來七年,妹妹卻只有三、四年的棋齡。”
萬佛聽罷微頜,這琴、棋、書、畫乃木壑女子的必修之課,倒也不違佛意、仙意,這些技藝雖只有小用,卻也是門學問,更可稱為文化;尤其是哪圍棋是當下的木壑最有趣,也是最競技的棋類,到了一定的境界還有利于練功的悟性;練功和修禪都要悟性的,再高的功夫也得有自己的體悟,照貓畫虎既不可能練出出神入化的功夫,也不可能將功夫發揚光大,雖然它們大為不同;再說了就是增不了悟性,也可健體不是。
萬佛正在思量,哪佛容拉了拉萬佛道:“徒兒不知,汝師伯可是棋中之仙,還不快求他講給汝還等什麼?”玉竹、殷玉剛才已領教了萬佛的棋藝,自是深知所言不虛,正要跪下叩頭。
萬佛忙道:“汝師棋藝也不錯,先讓她講給汝等,亦為不可嘛。”佛容用力掐了掐萬佛的胳膊,見萬佛仍微笑地看著她,似是渾然不覺一般,就有些氣惱地瞅了瞅萬佛,但轉念一想,師兄是不是在捧自己,想讓自己在這江湖占有一席之地?可做師卻是很不易的,何況做長期的大師父;師者實際上是在付出自己千辛萬苦得來的本事、技能、學問。現在佛容似乎明白了點萬佛不想收徒的些許心境。看著萬佛剛毅的神色,想起師兄行事就遠在自己之上,嘴角禁不住漾起了滿滿的幸福感。佛容心潮澎湃不提。
萬佛又問道:“徒兒,既入吾門,就得知道汝等情形,倘若沒有什麼不便,但講無妨。”玉竹、殷玉少不了又推讓一番,玉竹道:“小尼乃姐也,就由小尼開個頭,不到之處妹妹再講可好?”殷玉點了點頭,玉竹接著道:“徒兒家族也算是木壑的大戶,師伯、師父想已知道,徒兒阿翁原居從一品,母也封一品誥命;兄弟姊妹四個,上有兩個哥哥,均在軍營效力,四年前父遭排擠,一降再降,現已降至陰魆一閒職矣,雖還是三品大員,可已有職無權,前年一個哥哥又在兵亂中戰死,現只有徒兒兄妹三人,家道中落還則罷了;前年二門又遇抄家之禍,故而徒兒姊妹就來到了這松澗庵,徒兒二人皆已通讀四書五經,些許識的幾文,再加上親戚幫襯才有了這松澗庵的佛緣,只是……”佛容見玉竹吞吞吐吐,知其在庵中講大有不便之處;遂寬慰道:“不便就留待以後再講。”“師伯、師父若得空,千萬常去家中做客,也好讓徒兒盡盡孝道。”殷玉細聲細氣道。
“哪是自然的。只是為何這樣的大士族也遭這樣的不測?”佛容有了更多的不解,這江湖不是全靠關系嗎?這大士族關系不可謂不強,怎麼還這麼極易倒呢?
“這木壑僅說算得上大士族的沒有上千,也有數百了,但幾乎都是空的,雖說外面的架子還很風光,可內里卻是盡的很,有的反倒還比以前看著更風光了,就若陰魆的這七、八家有三、四家的奢糜比以前就更甚;哪排場沒見過的人是怎麼也不可能相信的,阿彌陀佛。”玉竹似有無盡的話沒說出來一般口宣著佛號。
“這就讓人更不懂了,不是已然早就盡上來了嗎?怎麼還那麼排場?哪銀子又從哪來?”佛容大不可思議道,瓜子般的玉色小臉寫滿了不解。連嫩嫩的小肥腮也仿佛凝成了兩個大大的問號。
“這算得了什麼?不是有哪麼一句話嗎:人到有時需盡歡嗎?歡一個時辰是一個時辰,因而寅吃卯糧,搜刮斂搶也就早不在話下了,聽說有的大士族已將莊子上的租吃到了三年之後。”玉竹已然有點說不出來了。
“徒兒之父也是因為趕不上這步伐,因而遭到一貶再貶的,但凡徒兒的阿翁多孝敬點也不能落得這個樣了。”殷玉低眉細氣,說著說著竟似要落下眼淚來。
“三妹,切不可那麼想,四叔可不是因為孝敬的太多了,才被抄了?唉,抄也沒抄下個什麼,只怪他平日里也不知多收點,早就入不敷出了,阿翁再不濟,也還不至于家徒四壁吧?”玉竹給殷玉寬心道。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趕不上不行,索的少了不行,索的多了更不行;這還怎麼辦?這就是智能仙來了也只有幹瞪眼的份了。”這些早已不是佛容能想通的了。
“師父太不了解這江湖了,既要在這樣的江湖搞一個品級,就得處于千難的境況,汝若只是一介草民。雖生活也極難,只要訓服,肯極忍,還是能苟延上幾年的,可一但遇到象今年的酷暑,不可苟延的最先的就是汝;可汝若還有點想爭個品級,且不說汝十有十成沒有哪家底、關系等,就是有也得跑個死去活來;這江湖的品級就是汝的紅利,倘搞到了七品,汝有了哪權勢,就可撈點,雖算不上多,可比幾乎所有的草民已強了不少;汝的家族跟著汝也得到了紅利;要是搞到了大點的品階哪紅利也相應大了幾倍,當然與汝大爭的勢力也相應大了不少,當汝搞到了哪品級想要保全就更難上加難,家父就是不擅該道才有了今天。”佛容徹底懵了,只愣愣地看著玉竹哪利索的紅唇上下翻飛著。
萬佛從來就對這些沒半點興趣,思緒早就飛到了九霄雲外;他盤坐在雕龍鳳的寬榻上,早已忙里得閒地將絹本、狼皮卷上看到的幾個招法練了幾遍,現在他已在淺悟著青天撥雲鏟的第一招:聚力,這聚力雖只是鏟法中的最淺顯的,但練到小有火候,也可將力量集于棍尖,瞬間洞穿半尺厚的牆壁,若遇到惡人就可想而知了,使出時不費什麼力量就可拿下,這樣又加了一項可制惡的技能,在這樣的江湖是必不可少的,雖然萬佛對這樣的直接攻擊還是有所保留,但萬佛卻不得不為之,何況這也對其它仙術有助益,何樂而不為呢?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0.2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