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476
累積人氣
57902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更新時間:2016.02.19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加入書籤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哪若是這般說,汝父想要保住原來的品級該送多少?”佛容問道。
“哪要看當年的行情了,還要看送的人有多少。象今年若是還想在哪從一品的少傅位上怎麼也得萬把兩銀子才可。”玉竹也有點吃不透道。
“萬把兩?哪少傅的俸祿又有多少?”
“也就幾千兩而已。”
“幾千兩?哪怎麼能夠?就是都送了,家里人怎麼辦?難道要他們喝西北風不成。”佛容又想不通了。
“想辦法唄。”玉竹大有深意笑曰。
“想什麼辦法?按說幾千兩在木壑可買幾千石糧了,哪生活可比草民好了太多,可都送了,汝等吃什麼?”
“看來師父太不了解這江湖了,也罷,徒兒就明說了吧,想要有好的生活就要憑手中的權勢,要讓他們也送。”
“怎麼憑權勢?他們要是不送呢?”
“不送他們怎麼辦得了事?尤其是不好辦的事情。”
“這不成了逼迫了嗎?”佛容大是憤懣起來,玲瓏的玉手也攥成了拳頭。
“不逼迫他們怎麼願意送?這江湖權勢都是要幹這些的;家父收的少送得少,才搞成了這個樣子,現在倒好。一個從三品的閒職,也不用送了,可也不用想升了,士族也大不若前了。”
“怎麼就對士族有這麼大的影響,不就汝幾個和汝父母嗎?”
“怎麼就徒兒幾個?還有大門、三門、四門呢?還有七大姑八大姨,更還有跟著混得更多,他們不也得跟著沾點光嗎?”玉竹顯見對師父連這麼淺顯的道理都不知道很是無語。
“徒兒士族在這木壑是書香門第還算很是收斂的,有哪大家族可是露骨的緊呢!不啻于明火執仗。”玉竹見師父很是沉悶,就繼續道。
“這也好意思明得來?這臉要厚到什麼程度啊”佛容極是感慨。
“這也算不了什麼,這江湖比這大的明的事俯拾皆是,有什麼稀罕的?聽說這江湖有一王想要另一相邦的女兒做小老婆,哪相邦嫌哪王惡的緊,深知女兒一旦過去就是狼入虎口,又沒得什麼利,就一直死咬住不肯,後來,師父猜怎麼著?”玉竹笑盈盈賣著關子。
“怎麼著?還要強搶不成?”佛容恨恨道。
“師父端得料事若神!還真就強搶了,只是比這還要轟轟烈烈,竟然派了幾百兵丁圍了相邦府,殺了管家,制住相邦搶了去,只是這女人命薄,不幾日就讓哪王爺折騰死了,相邦太太也因連氣帶嚇一病嗚呼,當真使人唏噓不已。”玉竹說到這里,殷玉已是眼圈帶紅,瑤鼻抽動不已,玉竹見到只得口打嘿聲道:“在佛庵里說這些也是罪過了,唉,不說也罷。”
“連相邦也成了這樣,草民就可想而知了。”
“哪是什麼相邦,只不過品級不低是也。”殷玉低聲道。
“年祿兩千石的九卿不是相邦是什麼?盡管這九卿是個閒散的九卿沒什麼實權;這江湖向來誰的拳頭大誰說了算,哪相邦拳頭不夠大罷了。”
“師兄,看來爾說的還真是大准,早知道當真萬不該來啊,只是……”佛容似是自語地對萬佛道。見半天都沒動靜,就更來了氣,不禁扭頭看向萬佛道:“師兄,爾在幹嘛?”
萬佛趕緊回過神來道:“說哪些沒味的幹嘛?倒不若說說這江湖的圍棋。”他正練的起勁,實是沒聽到佛容她們在說什麼。
看著萬佛身上蒸騰的淡淡汗氣,玉竹、殷玉不知其所以然,忽閃著睫毛奇奇地看著他,佛容自是知道打攪了萬佛練功;乃道:“徒兒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能知道什麼?”
“汝剛才說什麼?”
“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呀。”
“不是這句,再前面。”
“嗷,早知道很不該來這江湖嗎?”
“就是這句,能悟出這句,汝子可教也,早說了不是很不該來,而是徹底就不該來,師妹,汝一時頭腦發熱倒不要緊,看惹出多少,多麼大的事來。”佛容低頭不語,她已大知理虧。
“怎麼?師伯、師父要回嗎?”玉竹、殷玉均露出了不盡焦急的神色來。
“徒兒,汝兩人只管說這里的圍棋,其它就不要操心了。”萬佛言它道。
“這木壑的圍棋也是詭譎異常,徒兒和妹妹怕是連個皮毛也不知道,要想知道的深些還的問二伯他們才是。”
“怎麼個詭譎啊,就汝兩個知道的些許說來聽聽。”
“木壑的棋壇,大概可分為高手、棋手和愛好幾類,高手是在木壑棋壇吃叱詫風雲的領軍人物,幾乎都被各勢力豢養,有的哪境況都不次于大臣,拿著不低的俸祿,還有對局銀,幾盤棋下來,弄得好的幾千上萬兩銀子的比比皆是,棋手是塔的中層,也就是參加參加郡城的比棋,他們雖只是棋手,也可能一輩子以棋為生,愛好者就不多說了,他們只是把圍棋當成了茶余飯後的游戲而已。”
“這圍棋雖是玩中的小技,卻也深奧的緊,一般棋手下的不錯,也可常得幾百兩,日子倒也不是尋常草民可比的,若是哪頂尖高手過的可就賽王侯了。徒兒就聽說這江湖的兩個頂尖高手各為一股勢力狂拼,”
“怎麼拼呢?難不成還要以為這兩派的圍棋以命相博?”佛容煞是有趣的看著玉竹。
“倒還不至于,可也差不多了,據說他們在園中斷斷續續大戰了幾十日,下了十盤棋,雖下了個五比五,但兩人也已疲累到了極點,有一人竟然還吐了血。”
“至于嗎?不就是圍棋小技嗎?”佛容愈發不解起來。
“圍棋雖相對而言只是小技,可在這木壑可就大大的不同了,師父有所不知這木壑向來極缺機遇,而這卻是木壑圍棋史上難得的機遇,稍縱即逝;因而即便是頂尖的高手又怎麼能放過,何況幕後還站著木壑位列前茅的兩大勢力,為了勢力的利益他們也得血拼到底。”玉竹說到這里時,就似乎置身哪嚴酷的賽場般的悲壯,柳眉也豎了起來。
“這圍棋不就是下著玩兒的小手藝嗎?怎麼還扯到了勢力的利益上了?”
“師父哪里知道,圍棋雖小的很,卻關聯兩派勢力相斗的銳氣,要是一伙勢力被另一伙勢力挫傷了銳氣,可就有敗下來的隱憂,哪還怎麼去爭?他們可不是一般的棋手只是玩玩而已。”殷玉接著道。
萬佛對殷玉的見解有點驚詫,看不出這徒兒倒是個有點見解的,二九之年能看得這麼深,也真真夠難為她的,這倒不失為練功的底子,假以時日有點成就也未可知。萬佛不知道殷玉已來這庵院一年有余,士族衰微現在已不可能為她擋多少風雨,她得靠自己,這一年多她不管有多累都得學著長大,何況原來的士族本就沒什麼指望,這也是玉竹看破紅塵的原因之一。這兩姊妹在三年之前還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哪時她們是這江湖實實在在的大家閨秀,雖然士族幾十年的大風大浪早已司空見慣,可究竟還是有兩個從一品,數個三品以上的大員在撐著,最不抵也還不至于餐風露宿,但這幾年卻急轉直下,這樣的跌宕不是她們可以理解的,更不是她們可以擔當的,隨之而來的家族內部的矛盾也愈來愈尖銳,也讓她們身心疲累到了極點,是以殷玉幹脆步其姐的後塵,來到了庵里成了俗家的弟子。
“什麼銳氣,不過就是劫掠利益的戾氣罷了,還說的那麼好聽幹嘛?”佛容蹙眉道。
“這些銳氣。”
“不對,是戾氣,師兄”萬佛剛想說什麼就被佛容糾正過來。
“嗷,戾氣,戾氣,這些個戾氣本就無半點用,還談它幹嘛?不若就這盤棋說說也比說哪強之太甚,徒兒若棋藝大有長進,倒可為以後的練功打下基礎。”萬佛很是無奈地瞅了瞅佛容。
“徒兒,這倒也是,就讓汝師伯好好給汝講講這盤棋是正經。” 說完向玉竹遞了個眼色。見萬佛走近棋桌,趕緊跟了過去。
萬佛進來時這盤棋已近中盤,但萬佛還是將殷玉的布局擺了個八、九不離十,玉竹、殷玉自是看的有些心驚:想不到萬佛沒看到殷玉的序盤卻能擺個差不多,這可不是一般的功夫;萬佛將殷玉與嬤嬤的序盤都講了一遍,著眼于殷玉的幾個錯招又擺了幾個棋招,玉竹有了一些體悟,可殷玉尤有些吃不透,低眉信手的消化著剛才的招數,在木壑女子需必修的琴棋書畫中,圍棋既可做為她們終身的一項技藝,又可成為她們以後相夫教子的依靠,更可成為她們茶余飯後的一項樂趣,不可謂不緊要;當然殷玉已是俗家弟子,還用不著相夫教子,可修禪、練功更少不了下棋的修養。
“徒兒,汝等還需在基本功上多下功夫,俗話說:台上一瞬功,台下十年功就是這個道理,一招棋用出來只是一眨眼的短時,卻得十年的磨礪;要沉的下心來,明天早上不妨入定半個時辰,既可養身又可怡性何樂而不為呢?汝兩人可記下了?”
“師伯的話敢不牢記在心嗎?這可是關乎徒兒一輩子的事、事啊!”殷玉看著萬佛都不知說什麼好了,倒是玉竹還能跟上點趟,結結巴巴地接了話。
“還有就是把哪棋譜再好好的看看,師父就是沒辦法在汝師爺講後也得看棋譜,可謂是經驗之談也。”佛容不小心把自己的老底給露了出來,玉竹和殷玉都強忍著正色看著她。
“汝師父說的極是,她哪可是在這方面經驗老到。汝等可少走很多彎路了。”萬佛一本正經道。殷玉已忍不住半掩著嘴吃吃笑個不住,玉竹則強忍著用胳膊碰著殷玉。佛容起初還沒回過味來,茫然地看著兩個徒兒,再想了一遍,就有點知道自己露了底,又不便伸斥兩個徒兒,畢竟是自個不小心的緣故,見萬佛還要說什麼,少不得又很很盯了萬佛一眼,萬佛只好笑吟吟的把後面的話生生咽了回去。
“徒兒,圍棋這門小手藝還要常常實戰才是,一日不戰,就得一月才能補回,記住,實戰才能鞏固汝等學到的東西,這樣吧,每一個月將實戰的譜子拿給汝師父看看,與嬤嬤對局一年內須的看勝率。”見佛容不吭聲,萬佛只得下了硬任務。圍棋雖相對而言是小藝,卻也學無止境,方寸棋盤孕育著濃濃戰雲,正是在這樣的激烈博殺中棋手才能真正體驗到哪棋藝的暢爽發揮,從中體驗圍棋的樂趣;從中悟出啟迪。萬佛也想到了玉竹、殷玉的棋下得差不多時他就要加入功夫的基本練習,但讓萬佛吃不准的是能不能到哪個時候。
“徒兒,汝等可聽到了,一月一看可是必不可少的啊。”佛容知道萬佛又在提攜自己。唉,悔不該課上沒好好聽啊,要不然依自己的悟性棋藝怎可能是這樣的。佛容輕輕敲起了自己膩白的太陽穴。
萬佛斜睨了佛容一眼,見佛容低著臻首輕敲著太陽穴,就知她又想到了別處,小妹本是個練武的好材料,卻總是小看棋藝這樣練心性的小技,看來她並沒想透練武是要練心性的,只有這樣才能及時分析出對陣的態勢,才能及時冷靜得出對策,同時對打通任督二脈也不無好處,這可是練武者夢寐以求的,打通二脈可就能增強功力,武藝用于實戰無非就是攻擊乃至防御時的力量對比,功力就是力量之一,只要力量有優勢,就可立于不敗之地。仙術則更是這樣,這里面的深奧也遠非習武可比,先天的因素很大,但有心性的後天努力卻可得些許補償。這段時間萬佛都在悟著狼皮卷上的識人術的淺顯招法,雖也有了不少的收獲,但他就是想不通該怎樣以佛仙識人術打通畫著的哪幾個經絡;看畫上的意思怕是仙功得大有長進才可,但萬佛自認為自己已有千年的仙力,難道還不夠嗎?要怎樣才能大幅升高仙力?仙力要升到什麼水平?看畫面有幾株似乎是草的模樣的東西,這些是不是能大增仙力?
“師兄,不早了,咱們也該回禪房了。”佛容看向屋里的光線道。
“是的,徒兒有什麼盡管道來,切不可支支吾吾哪樣或許誤事,切記,切記。”萬佛說完站在斜陽的院子里輕輕地揮了揮手,就大步出了院子。
當他們出來時,玉竹卻走了另外一條路,繞著後面俗家弟子的禪房繞向另一邊,一路走來,那一排排灰色的禪房小院相連處都有其它的路通往別處,但各個小院又是那麼相似,就連房上的筒瓦也一個模樣,只是有的小院似有游廊通到了別的院子里,有的似有抱廈,在幾轉後,佛容已有點迷糊起來,她雖是仙女也難弄的清楚了。
“徒兒,這里面似是設計好的一般?” 佛容打破沉寂道。
“師父說的是,只是徒兒才疏學淺,幾年了也不識的這擺的是什麼陣,庵里知道的人也很少,就是問她們,她們也是藏藏躲躲不肯講,似是什麼人不讓講一樣。”
“這陣有點九宮八卦的影子,可能里面還有別的設計。”萬佛面無表情地輕輕道,佛容聽了卻驚了一下,這庵院雖在木壑排的前列,可也用不著擺這樣的陣啊,她曾聽師伯講過這九宮八卦,是這江湖極陰毒的一種陣,庵院擺這樣的陣幹什麼?佛容不願再想下去了,她不願很累很累,興許這木壑人講求風水也不盡然。
“師兄,爾認為這里面有什麼機關?他們想幹什麼?”
“師妹,這種大型陣勢為兄以後再講與汝聽,至于想幹什麼?汝還得去問他們,做這種事情的他們為什麼這麼幹再清楚不過了。”
“他們怎麼可能暴露他們的目的?師兄又不是不知道這江湖的事幾乎都是黑箱的不能再黑箱了。”佛容看著萬佛依然面無表情的神態,怨道。
“好了,師妹,有的事汝經經就記得更牢,說不定一輩子想忘也忘不掉,汝啊,就是太懶于琢磨了,可惜了汝的聰明伶俐。就似這庵里的殿為什麼這麼陳舊?還有新建的又為什麼那麼單薄等等?留心處處皆學問也是千百年來的大道理耳。”萬佛看著牆皮已斑斑脫落的牆皮道。
“這也太過難了,更太過累了,想那麼多幹什麼?哎呀,還牆皮呢?管它牆皮怎麼了,新建的單薄有什麼學問?”
“師妹,在這樣的江湖什麼不得操心,即便這樣也還是偶有不到之時,何況汝這麼漫不經心?汝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啊?” 萬佛的表情立時有點嚴肅起來。
“師父,師伯說的沒錯,這里面水可不是一般的深,徒兒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是感覺這牆皮脫落肯定有些年頭沒修過了,庵里每年僅香火就夠修得了;這新建的單薄肯定是偷工減料了,可為什麼這樣?徒兒想了好久也沒想明白。”玉竹一邊在前面帶路,一邊囁嚅道,她還有很深的顧慮,畢竟前段時間萬佛、佛容剛救了她。
“徒兒說的好,徒兒倒是個不怕累的。”萬佛在旁邊鼓掌表揚。他知道玉竹在這樣的江湖若沒有琢磨勁,早就不知道怎樣了。
“唉,好累,好累,徒兒是不是說這香火不明不白就沒有了?偷工減料是有人動了手腳?”
“徒兒可沒這麼說。”玉竹趕忙圓話道,她肯定在想這江湖即使說個話也這麼累,哪能就句句說到點子上還能注意到方方面面。這也已是她的極限了。
“師妹的聰敏伶俐用的好,只是以後更要發揚光大才是。”萬佛頗為欣慰地笑道。
又不知轉了幾個彎,過了幾個門,眼前豁然開朗,佛容定睛一瞧原來回到了二進院子里,萬佛想起剛才經過的幾道門,還有比庵院還高的院牆,不由得自言自語道:“經過的哪緊閉的大門里是什麼所在呢?”
佛容看向玉竹,玉竹悄聲道:“徒兒也不知,徒兒從未進去過,哪里是方丈等幾個才能進的去的。聽人說的哪里面也有樹木、花草、山石是個出人意料的所在。”聽玉竹一說,萬佛想起來了是有樹木的枝丫伸到了牆的上邊,看來樹木卻是不管汝隱蔽不隱蔽的。
看著眼前池中亭亭玉立的荷花,再道:“師妹,汝可知這荷花在酷熱中為何還開得這麼神嗎?”
“想是這池中的水不同凡響吧?”佛容來回看了幾遍後有些不敢肯定道。
“師妹說的不錯,這水定是有活水的,而且水中養料也很足,只是這花的根莖卻有些泛紅。”萬佛又一次贊賞了佛容的聰穎伶俐。
“師伯說的極是,這水就是活水,引自哪邊的湖塘里,至于養料徒兒卻是不懂。”
“吾已幾次看到了哪個湖塘,徒兒頭前帶路,到哪湖塘邊上看看”萬佛想起了幾次看到的哪個湖塘,看著樣子這附近怕是這樣的湖塘還不在少數。
三人出了庵門,天空還是那麼高遠,三人行在草木夾持蜿蜒的小道旁,萬佛感到了無比的舒暢,高遠的自然,翠綠的植物都是練功不可或缺的。這些將有助于練功時的凝神靜氣,萬佛深知在這樣的江湖沒人的地方才是有用的練功場所;所以這江湖才有那麼多的隱居修煉,雖然他們可能練不成任何功夫,更可能一輩子或者幾輩子都是一事無成;但識人術卻是直達仙境的仙功,強調練神、練意、練氣,雖然萬佛還只是剛揭開了這浩瀚功夫的序言,後來當萬佛習之一二時才領略了識人術的深奧和博大。
到了湖塘的邊上,三人都深深吸了一口氣,這一汪碧水水邊的風景在這酷熱的江湖是那樣的彌足珍貴,但萬佛卻看到了一絲的詭異,在幾百畝的碧水中卻有股股的黑流,他又從幾個地方看了看哪股股的黑水,就發現這些黑水都集中在左側,而且在哪股股貌似平靜的黑水下卻隱著相應的暗流,好凶險的水勢,這暗流是怎麼回事?看來這江湖不了解的還太眾啊,這江湖都是人為的,這次也肯定都是人為的,但弄這些黑水暗流到底為了什麼呢?這背後的陰謀到底都有些什麼?有什麼樣的目的?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0.3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