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476
累積人氣
57902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第二十四節: 謎林 更新時間:2016.02.19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四節: 謎林 加入書籤
第二十四節:謎林
回到庵院匆匆用了晚齋,喝茶時萬佛不覺自言自語:“哪山看起來高聳險峻,卻又為何叫七閨秀山?”
玉竹和小尼聞言都有些色變,“徒兒只知道相傳哪山原有七個大家閨秀曾隱居于山中,後不什麼緣故卻不知去向,為了紀念哪七個走出紛擾的大家閨秀,這山又恰好有七座主峰,故曰:七閨秀山是耳;只是險峻幽深少有人敢進山罷了。”
“哪七個女子想是得道成仙也未可知。”佛容的興趣又來了。
萬佛對傳說倒沒怎麼在意,他稀罕七閨秀山是因為他認為松澗庵背靠著這不小的從山峻嶺卻是有了不小的練功隱居的余地,還有就是七閨秀山畢竟是天然的風光,是天然的萬佛都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興趣,在這詭異的江湖有這麼一塊天然的場所怎麼能不吸引哪些閨秀,她們盡可在這天然的風光中淨心明志,即便不是得道,僅就遠離這樣的江湖紛擾也不失為一種享受,
可是她們哪里知道在木合要想徹底躲開這數不省數的江湖紛擾是根本不可能的,是以這種傳說的結尾也只能是不知去向了。
萬佛雖然打算滿滿,但他還是想抽個合適的時間再實施,盡管現在馬上就可,在這樣的江湖里也只能這樣;這一來就過了幾月,木壑的酷熱算是臨時挨了過去,已到秋意的木壑比酷熱時又迎來了蟲災,雖然不算嚴酷,可也在炎夏大減產的基礎上又減了幾成,農莊里顧不得秋高氣爽的金秋風光,堪堪躲過酷熱的剩余草民又投入了與蟲災的戰斗。
這一天,萬佛汗淋淋地剛從草舍練功回來,雖然秋天七閨秀山上的風已有些凜冽之感,但練功還是出了一身汗,他已草草將絹本及狼皮卷上的功夫大致看了幾遍,已對一些畫面的功夫有了一些感悟,當然符號所指他還不知道,他隱隱覺得似乎與氣有關;絹本上的瑜伽也開始了,這是基本的功底,也不可大意,將來的功夫進展他可不想吃夾生飯,再要是返工練瑜伽,只怕是更耗時、耗力;還得同時練佛仙擊龍鉞的相關招數,想要不出一身汗都難,萬佛不動聲色地看著窗外高高的秋光,拿上暗暗備齊的幹糧、繩索,背上百寶囊,穿上夜行靠,將水獺皮帽拿在手里,悄然來到佛容哪里打了招呼,已出了庵門,佛容自是不肯,可哪里能說得動萬佛,本想要一起前往,無奈萬佛不允,也只好待在庵中。
萬佛對巡山沒有多少底全因為這是在這樣的江湖,雖然在這江湖上行走已是極為險惡,但前往在這樣的江湖中的從山峻嶺也輕松不到哪里,這些從山峻嶺雖然也屬自然,但畢竟還在這江湖里,他不得不防,但有一點卻還是讓萬佛寬慰了不少,再怎麼說哪畢竟是連綿的大山,肯定人煙稀少,不沾染這江湖的是是非非頗有一種與自然的親近感,在來這江湖後萬佛已極少有悠閒清靜的感受;他也想時不時的過一把這樣的自然癮,天地萬物是自然的造化,不時地親近才不愧為仙家,哪徜徉于山水間的豪情不是什麼仙家都能理解的。
再說那萬佛全身上下緊襯利索,這一天待早間陽光明媚時悄然出了庵門,奔哪七閨秀山展輕功捷馳而往,到了哪湖塘邊上,只見暗流旁的湖水還有些滴翠,就知道哪黑流還在蔓延,只是看起來緩了些,也不知是什麼緣故;萬佛看著哪湖塘上已結起的薄薄的一層霧氣,本想施展凌波微步的輕功絕技到湖塘左側看看哪團黑流,但想到凌波微步頗耗體力,這上山的路還遠著呢!可庵里人又沒人知道這黑流究竟是什麼?來自于何方?是以頗為躊躇了半晌,看天色已不早,只得繞過湖邊,沿著湖塘的右邊,起起伏伏得向前進了竹林,哪草舍業已收拾出來,被萬佛當做了練功的場所;這段時間,萬佛在功夫上已有了一些體會,尤其是哪絹本及狼皮卷上的已弄懂了不少招,只是師伯、師傅、師叔沒一人在場,無法得到他們的面教,少不了要走一些彎路,而且理解的也不夠多,不夠深;消化就得加緊點;哎!要是他們中有一位在場將那些招法僅僅指點一二,怕是早已精進了不少,萬佛不知道這恰是師伯、師傅、師叔的意圖,就是讓他看著這些畫面,吃透這些畫中的招法,才可融入到潛意識中真正成為自己的仙術,他們當初看這些畫面時也是這樣,因而才有了對這套功夫相同的招法,不同的練法;也才有了那麼多旁生的功夫,這就叫發揚光大。萬佛走著想著,對木壑這樣的江湖也有這樣的湖光山色不禁感嘆起來,自然的造化可不是仙家可窺其一斑的,其博大恐怕連師伯他們也不知半點端倪;人本來也就是自然的一個小小的產物而已,人的發展過程也只是這自然的一個小小插曲,就象這茂密的竹林灌木叢,到了一定的階段就會演生,說白了也就是自然進化的一個小小的角落,只不過人做為生物較為高端;萬佛幾百年來實在弄不清楚,這造化來自何方,自然又是怎麼將它們聚在了一起,盡管萬佛做為傑出的仙家也可說已有了點上知八百年下知八百年也不能,萬佛不知道的就是佛也不可知曉天機,這些已大大過了他能感知的範疇。
又走了約莫半個多時辰,萬佛已沿著右溪上到了七閨秀前峰的山腳下的樹林里,從這里坡勢也開始陡了不少,回眸望去,庵院已成了渺渺的村舍,湖塘也已縮成了銅鏡一般,只是湖塘上的薄霧仿佛濃了不少,萬佛對這湖塘又有了點疑惑;再看哪青青的竹扦般的叢叢風竹時,萬佛才長籲了一口鮮鮮的空氣,草舍陋實的屋頂抹上了金黃色的陽光,與遠遠的一線藍天交相輝映,就像一幅自然的山水畫展現在萬佛的面前,萬佛心情自來到木壑後難得大好起來,幹脆坐在草地上欣賞起來,他對自然風光向來情有獨鐘,盡管這樣的風景著實比□佛寺差了許多;就僅哪□佛寺的千里雲海,熠熠佛光萬佛已有半年未再看到了,萬佛想到這里下意識地舔了舔幹幹的嘴唇,拿出水袋喝了一口才感到哪股灼熱消了下去,看來自己是太想念□佛寺了,對,一定要趕緊回返,這是絲毫不容置疑的。
再琢磨眼下,哪湖塘就在草舍的邊上不遠處,也有詭異,湖塘有三條溪水注入,分別從三個峽谷中湧出,右溪水流湍急水流較大,清澈見底水質很好,中溪雖然小了點,水也還不錯;倒是這左溪穿行于峽谷樹林之間,按道理水質應該不錯才對,可為什麼反而流出的是黑水呢?聽舀水的尼姑講:她們到哪黑水濃烈的去處聞到了一股似有似無的惡臭味,看來水里大有文章,要是整蠱下毒,看來多半是衝著松澗庵來的,抑或就是衝著他們來的’看來一定得查個清清楚楚才是,這本就是極應該的事,對佛家仙家更是這樣。
右溪在這一帶已是波濤飛濺,雪白的浪花時時捧出一陣陣的水霧,水流衝在石頭上發出隆隆的悶響,就象幾百余輛戰車馳過一般。
萬佛隨意地向上看去,在上面不遠處的樹林似乎平了不少,已不象這幾百步的陡峭,再往上樹林又高起了不少,看來比這里又陡峭些,這又點類似梯子一般;當萬佛上了這階梯子,還是感到了一絲的震撼,在哪空明澄碧的七色光暈中,隱現出一汪碧水,丈許深的碧波竟然可一望到底,幾條小小的游魚悠閒地穿梭其間;潭面上被陽光蒸騰起小片的霧靄,就象這汪碧水是熱的一般,萬佛已好久沒有看到這麼綠的水了,在□佛寺時萬佛就好到碧水旁練功,這潭雖小了點,淺了點,比不上□佛寺的,但久違的感覺還是打動了萬佛對碧水的鐘愛;這山只有有了水才能顯出靈氣啊!萬佛放遠視線,水潭周圍的樹木已是色彩斑斕,一小片楓樹葉竟直伸進了潭里,楓葉倒印在靜靜的水面,就若琥珀鋪在了潭底。
萬佛很有點想不通,這樣的景色怎麼能在這樣的江湖,這真是大為辜負了天之造化,難倒天意就是要有這樣極為鮮明的對比嗎?還是萬佛太喜歡水了呢?要不然怎麼說仙家也是水做的呢。
再往上行不足半里,又是一個水潭,只是這潭面積小了一些,但水色已有點發暗,深了不少;
一股白練似的飛瀑傾瀉而下,在潭邊的青石上激起了兩丈余高的水霧;萬佛任由水霧激起的絲絲拉拉的雨風飄濕衣裳,哪薄薄的水霧吹過臉龐,帶來的絲絲涼意讓他清醒了不少;夜行靠服雖然是緊身的,但還是被風吹起了衣角;佇立在大石上靜靜地看向松澗庵以外的遠方,哪庵前的紅色小山包仿佛沒有盡頭一樣伸向遠方;萬佛不明白這個庵院為何要將門開向朝北,後牆雖有象門的所在,但萬佛都無法肯定這也是門,因為哪門太過象哪石牆,看看也不象是常開的模樣;庵門開在北邊,庵院就象是坐南朝北,這與萬佛知道的坐北朝南的木壑風水大相徑庭,實在有太過的不可思議,難道當年造這座庵院的人不懂嗎?
萬佛想了半天都不能肯定這是怎麼回事,幹脆不再琢磨了,看來還是要挑一個可行的機會進入哪些不開的後院才是。
再往上是一片夾雜著灌木的兩階亂石灘,只是跌宕不算大而已,稍稍有點傾斜的亂石灘若從遠處怕是難以看出是兩階了,從近處卻能看出那不明顯的梯階;可溪水在這個亂石灘上還是形成了兩個小小的石潭,水不深,但微波下面的水底石頭鋪滿了潭底,好象石頭在隨著水波跳舞。
當萬佛再上到上一階梯地時,眼前豁然開朗起來,原先幾十丈寬的峽谷在這階上,撒開了一個形似橢圓的衝積平原;萬佛估計了一下,這片衝積平原少說也有幾千畝之大,高高的銀杏樹幹就象魚刺一樣矗立在綿延向上的大片樹林竹林間,鳳尾竹寬大的葉子徜徉在樹林里,呵!這里竟然有這麼多的銀杏和鳳尾竹,與這里相比在湖塘邊上看到的哪幾株鳳尾竹和庵院里看到的哪幾顆銀杏顯得那麼孤單、寂寞,就像佛容也常感到孤單一樣;萬佛不止一次地開導過佛容,她來到木壑就是注定選擇了孤獨,這還是因為有他這個師兄在她的身邊,要是萬佛不跟來或者馬上返回,佛容一個人留在了木壑,僅哪種孤獨就不是她能忍受的,盡管她是仙女。
萬佛對比了眼前的這塊小的衝積平原和庵右哪塊望不到邊的草原一下,這塊小衝積平原雖然小了許多,但厚達幾寸的腐殖質卻大大增加了土壤的肥力,要是沒有這些肥力,這些土壤充其量也就是小小的岩石顆粒,即便種上什麼東西,也很難長起來,萬佛手里揉搓著似乎一擠就要流油的土壤;看著溪水在平原上形成的兩個長長的碧水潭,就知道了這里為什麼植物長的那麼茂盛的緣故;是水啊!!僅就這片小小的平原而言,只要有了水就有了一切,有了樹,有了竹,也有了這麼肥沃的土壤;這在木壑怕也是極其罕有的吧,老聽人講木壑可是以貧瘠著稱的,看著眼前的物事萬佛已隱隱約約有了打算。
萬佛坐在靠近潭邊的石頭上,用手撅起了一捧清冽的溪水,舔了一舔一股涼意立時傳遍了他的味覺,好清甘的溪水,怪不得哪些植物長的那麼茁壯;要沒有這溪水,這里怕是一片光禿禿的荒原了吧?水不愧是萬物之源,現在還不寒冷,但見這溪水的清涼怕是哪雪帽的雪水也未可知,聽庵里的人講這七閨秀前山的雪帽今年因酷熱減小了不少,這溪水若是來之于哪里,再遇酷熱是不是還會減小,這右溪很長,下游人口綢密,全依賴這條溪水,就連松澗庵也得依賴這條溪水,要是減小,就將是這木壑的一件大事,試想,溪水兩岸的幾十萬人沒有收成,連日常用水也成了問題,還不是這木壑的大事嗎?再要發展下去,成為急迫的大問題也很有可能;他想象不出數十萬人渴極餓極的場景是怎樣的,即便他在來時看到了萬戶俱寂的荒涼場面,但哪畢竟還是有人活了下來,這沒水可是一個都活不了,而且很短就完;想到這里,萬佛又有點生氣,幹嗎閒吃蘿卜淡操心呢?現在還沒有馬上返回其中的一個原因就是琢磨琢磨這七閨秀山佛地的生存,聽庵里的人講庵寺大都在七閨秀山里,就是溪水小了,各庵寺還有山里的泉水,看來一時倒還無虞。萬佛輕輕撥弄著溪水,看著潭水中蔥綠色飄動的水草,估算了現在溪水的流量,心里有了底。
待萬佛再向上進入了樹林、竹林時才看清了哪些鳳尾竹竟然有三、四丈高低,這要長多少年,三十年還是四十年啊,一顆竹子的成才就得要這麼多年,哪人的培養要多少年,是不是乘十倍,俗話說十年育樹百年育人嘛;育人先要讓人具有生存的技能,可一項技能的獲得往往要幾年或者幾十年,這還是在本人有興趣、有動力且專注的情況下,就連小小的技能都是這樣;有人小看下七十二行的小技能,但殊不知就這樣的小小技能也能讓某個人受益終生,甚至是一生謀生的手段;倘若這個人要是在這樣的小技能領域有所拔尖,哪還將成為該領域的領軍人物,抑或成為風雲人物也未可知;就拿這幾百年來鑄劍領域就出了一個風雲人物,他鑄出的青銅劍不僅在木壑大大的風光,竟然還被木壑的數王奪來奪去,與其它幾位鑄劍的風雲人物引起了幾場戰爭,有幾十萬人死在了戰爭中,這樣的結果雖然令人唏噓不已,但說明僅僅幾個只是鑄劍的匠人也能掀起驚濤駭浪;盡管劍只是其中一樣小小的兵器。相傳他鑄出的劍能吹發立斷,萬佛練得萬能識人術其中的擊龍鴛鴦鉞還是要用到的,是以他對劍還是有點興趣。
萬佛時常認為吹發立斷是有創意的,在他所處的哪個古代還是一個不小的創意,但這還遠遠不夠,這個鑄劍的手藝上加了這麼一點點的創意,就立馬越過了其他人,成為了利刃,然他要是在劍的威力上有突破才是更大的成就,盡管萬佛也知道一個小小的創意的誕生有多麼難;有點用的創意的誕生則更難,哪怕是小的不能再小的東西,要想從沒有到有卻是不可思議的,對,起碼都可說是不可思議的,萬佛常常感到難以想象的是大自然創造了這麼多的萬事億物,該怎樣運作才能做到,在他想不通時就只能感慨大自然及天的博大和無所不能。
萬佛很是知道這江湖極善造假,待造完假就很是厚顏地到處吹噓他們的偷竊本事,萬佛很是想不通怎麼可以厚顏成這樣?看來這樣的江湖從一開始就奠定了這樣的基礎,唉,本性難移啊!什麼是非曲直在這樣的江湖都是扯淡,嗷,應該是扯談中的扯淡,他來的時間太短了,又哪里能知其一二,隨著時間沙漏的嘩嘩向前,他將感知到愈來愈多愈來愈大的不可思議。
萬佛不願再想這些,怪道在這江湖里也得有極強的調適能力,只這些已是大不容易了,萬佛做為仙家在這樣的江湖里有了很強的同感;這已是太累了,不知道在這樣的江湖待上個一年半載還有多累?
他看向前峰的穹頂,皚皚的雪頂已籠在了一片桔黃色的陽光中,即使在這樣嚴酷的氛圍中自然也能顯現出璀璨的光輝,哪怕是自然的一毫角落當真也是無可比擬的。
進入先前看到的林子,規模、茂密、清新等雖然比不上□佛寺不遠處的森林,可也夠密,陽光透過樹葉的間隙零零散散地撒下,在林地的落葉上留下了一抹抹的斑駁;萬佛使勁吸進一口林中的清新;只要有植物的地方,總是這麼清新,萬佛非常享受這種清新,林中不時傳來了不知名的小鳥的歌唱,婉轉留連回蕩在林間的樹梢上,地上不遠處的落葉下不時有木耳和蘑菇小小的傘形冒出來,上古有林子的地方就不缺這類東西,這可是千年以後上好的食物,想是哪時的人還不太懂這種東西很高的營養價值,又或是這七閨秀山人跡罕至,是以採過的痕跡並不多,可萬佛卻還是了解一些這些東西的營養價值的;他看著這些成片的食物,想起蘑菇湯的芳香,喉結就禁不住動了一下;有點餓了,萬佛坐在林間的一塊大石頭上,任由撒下的陽光照在靠上,身上緩緩的感到了暖意,這一道奔波沒有吃東西不說,還越走越高,常感到涼意是自然的;吃點東西,再曬曬太陽,是萬佛到木壑後難得的享受;萬佛起身站在大石上向松澗庵方向望去,來路早已掩映在霞光中的絲絲白雲中,萬佛約摸自己已走了不下兩個時辰,再往上坡勢更陡了,他還要趕在夕陽前返回,卻不能再留戀于這山間的麗境了;萬佛聽著右溪叮咚的水聲,向上攀來;隨著愈攀愈高,一個時辰後,當萬佛踏過一片滑溜溜的苔蘚疏草地後,看到了雪頂的雪線,地上也越來越濕滑了,水漬打濕了他的靴子,幸好這靴子是皮子的,腰也高,不然雪水或許滲進鞋里,這可是有點難受;看來這雪頂在秋季時還在融化,怪不得右溪的水越來越大了,即使今年酷熱的夏季也未見減少多少,在許多人看來,那麼熱沒減幾許不是很好嗎?但在萬佛看來卻實在令人極為擔憂,且不說這前峰的雪頂再融化下去,右溪的水量勢必大減,就是眼前的融化成勢,一時山洪爆發也不得了,萬佛估計了一下,僅這個前山的雪頂融化一小部分,哪也將大大增加泛濫的力道,萬佛想起剛才三、四譚間洶湧的瀑布,雖然不太高,但稍有泛濫哪聲勢就不可阻擋,下游人煙稠密,幾乎都是臨河而建,就哪些低矮的房屋,哪能經的起山洪雷霆萬鈞的推勢,幾刻鐘就能將一座城池推平,這還不包括泥石流,萬佛不敢再想下去;他現在只想松澗庵沒事才妥。
萬佛急晃晃得繞著幾丈高的雪頂邊緣足足又走了一個余時辰,還好這邊的水倒很是不多,他長籲了一口氣,看向了雪頂旁的苔癬,神情專注到幾只小動物從他面前跑過他都沒有眨眼;他在琢磨又一個大問題,明年再象今年的酷熱,即便不再加熱,這雪頂還是可能繼續融化,山洪過後,就是枯水期,松澗庵的數千人可就靠右溪及中溪的水,下游更是,僅僅一旦水量變小,松澗庵可是承受不起,人一時都離不了水,想想也是人就是水做的嘛;他趕緊運輕功像大鵬般躍上雪頂,搭涼棚四下觀瞧,盡管離雪頂的高處還有一段距離,但勁風還是吹起了衣靠的兩翼,兩翼就像大鵬的翅膀一樣飄了起來。飄起!飄起。
隱隱的萬佛感到腳下的雪也不象他曾經感到的昆顏山雪頂的雪那麼磁實了,不,不對,這分明就是有點松軟;連昆顏山的小峰的雪頂也比這磁實,當然這有高低的問題,但萬佛的心還是又向下沉了沉;他對這種情況已沒有了底,不知道是否今年的冬天還能積攢多少冰雪,明年還將有多熱,……一旦有一個因素稍過,下游就將是不可想象的可怕,萬佛曾經見過北方一處山峰的泥石流,哪磅礡的迫勢至今還震撼著他,幸虧哪下面沒有住人,要不然肯定早將深埋在了哪底下,他對有些事是不可能隨時間淡忘的,相反還可能歷久日濃。
他站向雪坡之上,翻騰的雲霧就象白色的裙擺一樣蕩漾在他的腳下,幾個七閨秀前面的山峰成了雲中的孤島;他運起輕功又向上攀了幾百步視野才好了一些,環視一周,萬佛又看到了右邊的一片艷艷的花叢,不錯就是一片花叢,可哪實在是距離太遠了了,遠到連萬佛也看不清是什麼花,看來這片花還在中溪的左邊,稍比雪頂低點,從顏色及高低,萬佛猜想可能是梅花;在這高山之巔竟然能看到這麼一叢百畝以上的梅花,萬佛真是好生愜意,看來所言不虛,到了不一樣的高低看到的是不一樣的景觀;不,即便是同一物事在不一樣的高低看起來也是不同的,他心儀大開,看向天際,橘黃的陽光已播撒在流水般的雲層上,哎,這次怕是不能到哪梅林中了,只能再找時間了,萬佛惋惜地看向哪一片時隱時現的花叢,他很是贊賞梅花迎寒怒放的品格,但即便梅花能在嚴酷的氛圍中綻放,然在這充滿了陰謀的江湖怕也極難為,想到這樣的江湖萬佛的興致就大大沉了下來,他在琢磨若馬上返回□佛寺怎樣不由分說將佛容也帶回,對對,就是絲毫的不分由說,這是天意所定。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1.0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