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581
累積人氣
52840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更新時間:2016.02.19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加入書籤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萬佛在看到這些邪陣時已然將惡琢磨到了極致,有的時候反複檢驗就是想讓這些極惡浮出來,他不想使他們還藏在陰暗的角落里繼續害人;當下,萬佛在周圍連續轉了數圈力圖不放過哪怕一個小小的線索,正在查著,他就想起來了這樣的陣該當有一個陣芯,可是他已轉了能轉的角落,卻始終沒發現這樣的陣芯;不對啊?這是怎麼回事呢?難道忽視了什麼嗎?對,肯定是忽視了什麼,哪到底忽視了什麼呢?萬佛躍上一顆坡上的梅樹,再往四周望來,只見後面的樺樹林里似有詭異;可哪樺樹林離這里足有幾百步,這樣一個陣能把陣芯放在那麼遠的去處嗎?萬佛撫摸著方方的下巴沉思起來,片刻後他已斷定,這個陣的陣芯還應先在附近找找再說;琢磨到這萬佛已縱到了後面的高沿上,萬佛緩緩地走一步觀察一步不僅看向了四周,尤其忍著惡臭看向了哪九個大鼎,或許哪陣芯就藏在哪些鼎的下面也未可知,萬佛這時已有了將這些大鼎翻過來的衝動;又走了幾步,萬佛仿佛在第三和第四個大鼎之間的空隙中看到了一件玩藝兒,哪是一個小小的黑幡,只有幾寸長,插在第四個大鼎的底角夔龍處,緊緊的挨著哪條張牙舞爪的夔龍,萬佛飛身一瞬就到了哪鼎的旁邊,一陣熱浪夾雜著惡臭撲面而來,他微微一頓,已加了功,這是萬能擊龍鉞中的銅衣功,只是萬佛剛練還不成火候,然擋住這些熱還是可以的,但再往前挪挪,就感到更熱,比今年夏天還熱,可哪小幡卻能在哪般灼熱中,足見上面肯定施了邪術,而且還不是一般的邪術;離哪幡幾步遠時,幡上的勾勒就顯了出來,哪上面幾寸之地竟然畫了木壑`四種邪物,萬佛只認識一種乃是渾沌;觀察了幾許,哪幡上的繁複條紋突然有一陣陰戾之聲傳出,哪幡也跟著動了起來,接著幾個大鼎也震動起來,力道確是不小數百斤的大鼎也能撼動,看來有惡人在上面動了手腳,這些惡種看起來不象在這附近,然離這麼遠,卻有這樣的力道,連萬佛也頗感意外,這得集多少人之力啊!不用說這就是這陣的陣芯,想不到諾大一個陣,陣芯卻這麼小,疑問越來越多了,萬佛理了一下思路,還是覺得先破了這個陣才是當務之急;想定一閃萬佛已回到了高起的土堆上,運起擊龍鉞中的第一層,一股大力已擊向鼎中,哪惡臭的粘液竟蕩了起來,徑直潑向了哪面小幡,只聽嗤嗤聲不斷,哪小幡已然冒出了一股黑煙;萬佛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誰讓他手頭上沒有狗血呢?他學到的破邪陣需狗血,當這粘液比哪狗血還要污穢,想必可也有用,當哪些惡狗再發功可有的好看了;然後萬佛又將米粒大的一點光打入了已蔫蔫得幡上,他想將幕後的一切都搞清,當然最好將幕後一勺燴,將所有的玩藝兒都搞得清清楚楚,這就是他的性格。不見這些惡底誓不罷休。……
“兄長,兄長,爾在里面嗎?”林外遠遠的傳來了佛容清脆而又有些焦急得喊聲。
萬佛沒出聲,迅捷地奔出了梅林,沿途斑斕的梅花落在他的肩上,他怕佛容不知情地在梅林里亂闖。
當萬佛出得梅林,佛容已在梅林的邊上喊了幾個來回,正在猶豫要不要衝進去。
見萬佛穩穩地站在她面前時,緊緊拉住他的胳膊,兩只妙目已盈滿了淚花。
“兄長,這麼半天爾到哪了,急死小妹了。”
“沒事,沒事,汝看為兄不是來了嗎?”萬佛溫聲安慰著她。
“可在里面看到什麼?這林子里什麼味啊。”佛容的嗅覺更好。
“小妹好鼻子,這麼遠就被汝聞到了。”萬佛由衷地贊嘆道,他可是進了林子老遠才聞到的。
“這有什麼?比這遠比這小的味小妹照樣聞的清而又清,兄長,爾說這是什麼味啊,真是臭極耳。”佛容太難以忍受的用手捂住了鼻子。
“小妹的鼻子比狗鼻子還要好,既然覺得不能忍受哪就走吧,還回到哪石上等為兄。”萬佛打趣道。
“爾才狗鼻子呢,小妹已在哪石上等了有一炷香的功夫了,才不願再在哪里幹等,難受死了。” 佛容說什麼也不想再等了。
“哪怎麼辦?為兄還想進里面掃尾;汝不想回哪石上,要不就在附近轉轉看看風景?”萬佛著實不願佛容進梅林冒險。
“不嘛,就要跟著爾,這地方一個人都沒有,又那麼詭異。”佛容其實是想萬佛帶她進林子看看,要不然心癢癢的不行。
“哪汝不嫌哪味?愈往里哪味可是愈濃啊,幾十步以後怕是臭的吐個不止,汝還怎麼往里走?” 萬佛為難道。
“兄長,小妹沒那麼嬌嫩吧,爾能受的小妹自然也能受的,這下兄長可放心乎?”佛容哪纏人的手段可非一般人可比的。
“吾看還是算了吧,哪里面可沒什麼好看的,都是些極污穢的玩藝兒,可不比在外面觀觀梅花來的舒服。小妹,汝看這梅花開得正艷,這香味飄散,是不是有點仙家該觀的景象啊。”萬佛不厭其煩地誘導著。
“嗯,不嘛,小妹就是想進去看看嘛。”佛容不為所動。還緊緊摟住了萬佛的腰,好像一放手萬佛就鑽進林子不見了似的。
“好了,小妹,汝先放手,咱們可說好到了里面不可叫喚難受。”萬佛有點無奈,他寵佛容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對這個小妹實是太慣了。
進了梅林以後,這次萬佛已是大踏步地直向哪惡陣而往,他已然已對去來之路及這樣的狀況熟悉了不少,可佛容就不一樣了,她一路跌跌撞撞緊趕忙趕地跟著萬佛,即便這樣也常被甩出好遠,萬佛也只得時不常的站下等等她,待佛容喘籲籲跟上來,卻又被樹根拌幾下,有幾次就差點撲在萬佛的身上;關鍵是哪股惡臭愈來愈讓她難以忍受了,有數次她感覺就要窒息了,這次待她頭暈眼花跟上來時,已是一頭靠在了萬佛寬闊而又結實的肩膀上,嗓子里也癢癢的,有種想吐的強烈反應,又一陣惡臭隨微風湧過來,佛容已蹲在地上幹嘔起來,人也有點虛脫的樣子,向下委頓著,萬佛趕緊將真絲繡青花汗巾上放了點樹上的梅花捂在了佛容的鼻子上,立時梅花的清香傳遍了佛容的鼻腔。
“小妹,說不讓汝進來吧,汝還以為為兄瞞著汝什麼,看看難受壞了吧?”萬佛有點心疼佛容。
“小妹,實不知這,這外面看起來繁花似錦的梅林里面是這般模樣,小妹還就不信了,倒要看看這些極惡的嘴臉。”這陣的難受把佛容的肝火給挑了起來。佛容是哪種什麼事也休想動搖她半點的仙女,萬佛非常欣賞她這種性格,因為這些性格像極了萬佛。看到佛容不似剛才那麼難受了,他稍稍放了點心,扶佛容在一片花堆上座下;佛容臉色又恢複了點平時的粉白,在清冷的梅花影映襯下越發顯得楚楚動人。見佛容好了不少,萬佛站起身形向四下觀察起來,這里剛進林子不遠,梅樹還沒那麼繁密,從樹的空隙竟然能看到後面樺樹林的一斑,萬佛上次進梅林時就感到後面的樺林也很不對,但那時急于趕時辰,沒來得及好好觀察哪片樺樹離林,現在再看過去,就覺得這樺林竟然感覺比這梅林還要詭秘。看來這樺林里更有文章。
萬佛琢磨著琢磨著就已飛身上了一顆高可盈丈的梅花樹,這梅花樹沒有百年也有幾十年了,粗壯結實,萬佛站上了一根不粗的枝條,展眼望去,就見哪樺樹林里升騰著縷縷的紅霧,和梅林里的黑煙交相輝映,在半空緩緩地蒸騰開來,竟然帶起了一面灰塵翻滾著直向山後而去。
“兄長,下來吧,小妹已好了些,咱們趕緊看看,小妹一刻也不想在這里。”佛容看到了萬佛站的樹枝不太粗。
“小妹,汝還行嗎?愈往里哪些味可就愈大了,而且還有毒陣。”
“不要緊,咱們趕緊搜來,這也是必要看的。”佛容大是佩服她的兄長怎麼能忍受。
“哪,好吧。”萬佛也想讓佛容體驗一下,不體驗又有什麼辦法呢?她們非要來這樣的江湖;萬佛應著已從樹上下到了地上。
當倆人再次來到哪個土堆上時,眼前的詭秘還是驚呆了佛容,雖然萬佛一道已給她講了不少。
佛容不懂陣法,她只是被眼前的狀況所驚呆,這是怎樣的狀況啊,哪大鼎冒出的黑煙幾乎使她暈厥過去,盡管她的口鼻上緊緊圍著萬佛為她而制得鮮花圍巾,可哪股淡淡的花香到底沒能擋住這濃濃的味道,她勉力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萬佛,就感到了非常的不解,萬佛沒什麼遮擋,裸露著口鼻卻像沒什麼事一樣有力地扶著自己;要不說人不可比人呢;她哪里知道萬佛剛才也稍有點難受,只不過他的功力已非佛容可比,再加上他已有點適應而已。
萬佛扶著佛容靠著一顆梅樹歇息了片刻,佛容果然緩過來不少。
“兄長,哪,那鼎里是什麼?竟然這麼難聞?”佛容弱弱地問道。
“嗷,沒什麼,只是點尸體而已。”萬佛怕嚇著佛容般輕描淡寫道,聲音也放的柔和了不少,盡管他也知道佛容是被熏得而不是被嚇得。
佛容是仙子,自然膽量驚人,可她畢竟沒聞過這些味道,或者說沒聞過這麼多這麼難聞的味道,盡管這味道沒毒。
“兄長,這麼眾的尸體豈不是有幾十具?這些惡霸、惡狗到底要幹什麼?”佛容扶著萬佛的胳膊又往高處走了走。
“還能幹嗎?害人唄,小妹有所不知,這是這江湖所擺的一種邪陣,喚做九龍扛鼎,專害人意志。”
“他們想害得是誰?什麼人擺了這陣?幕後的惡手又是誰?”萬佛想不到佛容的疑問比他還多。
“若估計不錯,當與在山下偷聽的人有關,說不定他們都是一伙的,只是分工不同罷了,小妹也別再琢磨了,很累的,也容易餓。”萬佛面無表情看著哪些大鼎。
“還別說,真有點俄了,兄長,是不是剛才吐了不少的緣故?”佛容說話時還有點弱。
“哪不有肉嗎?還是幾大鼎,就是過了冬也用不完,還能存著防天陰。”
佛容一聽,想吐的感覺又升了上來,感覺別過臉狠狠道:“爾才存著防天陰呢,就會欺負小妹,哪像個上仙。”說著已一頭靠在萬佛的肩上,萬佛來回跑了幾趟,本就有點累,又想來想去,更累了,佛容這一靠,萬佛頓覺有種大山壓身的感覺。
“小妹,汝可該減減肥胖了,這堆肉恨不能有二百斤。”萬佛一邊努力撐著,一邊還嘟囔著。
“還說,爾以為小妹現在不太舒服就拿汝沒辦法了嗎?說,小妹有沒有二百斤。”佛容一邊說著一邊已閃電般地揪住了萬佛的一只大耳。
“好了,小妹,汝先放開為兄的耳朵。”萬佛有點吃痛。
“小妹明明只有一百一二十斤,爾卻說有二百斤,分明就是拿小妹開心,看小妹不揪著這耳朵半個時辰。”佛容又往外拉了拉,萬佛方正的臉形有點扭曲。
“好了,沒二百斤總成了吧?”萬佛濃濃的眉毛也抖了幾下。
“嗯,這還差不多,二百斤小妹還不成了圓的。”佛容得意地松開了手。
“汝還以為自己不是圓的嗎?以後下坡可就方便了。”萬佛一邊揉著耳朵一邊囁嚅道。
“怎麼就方便了?”佛容不解地眨巴眨巴大眼睛。
“哪還用說,下坡只需滾下去就可以了,豈不是方便了很多?”
“哪,下坡時用不用捎上兄長?”說著粉白的小手又伸了出來。
“好了,小妹,為兄就不有勞汝了。”萬佛趕緊將頭扭了扭,看著佛容道。
“兄長是不是有點累了?”佛容半晌才又問道。
“還可。”萬佛心不在焉,他在想著另外的事,況且這里也沒辦法坐下來。
“兄長,爾又想到了什麼?”
“小妹,汝知道這是個什麼陣嗎?”
“不知道,但小妹可知道這必是一些極惡的陰毒之陣。”佛容想起自己在萬佛寺學習陣法時常走神沒好好學就有點懊惱,當時在佛容看來仙女學不學陣法自是不當緊的,可萬萬沒想到這麼短就用上來,兄長可對陣法深有研究,以後少不得還要向他多請教才是。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1.0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