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476
累積人氣
57902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第三十四節:查找 更新時間:2016.02.19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四節:查找 加入書籤
第三十四節:查找
其實,萬佛還是過于悲觀了,僅就在佛容運功力拍蒼蠅時,只有半間屋子大的黃圈還是起了些作用的,每次黃圈拍下來都大力地擊在哪些正在運功的惡術者身上,當然佛容精神被窺探、攪擾、惡縛等的力道也小不少,這也是佛容現在舒服不少的原因;在哪陰暗的角落里,哪群列成四列四行的念念有詞惡狗門被打得東倒西歪,有的已嘴角見血,想是受了傷,而後面層層管著這些的惡霸也好不到哪里;這時候就有幾個小惡霸在東倒西歪地傳達著從上面下來的指示。
萬佛檢幾處大石,運功擺了擺,就席地坐在了大石上,運起剛學到的瑜伽搜惡功,暗暗跟著哪股股的惡意闖進了哪些惡陣的操作者中間;看到了先前哪番情景,但萬佛得到的畫面還很模糊;連哪些操作者拿著的玩藝兒也看不太清,可越看不清就越想鬧明白;萬佛將功力運到了現在練就的八成,好了,這回總算清楚了一些,近前一看,雖還不甚清楚,但看個大概是沒什麼問題的,可當他湊過來看向哪幫人的手里時還是吃了一驚,這些操作者手里拿著的竟然是血淋淋的耳朵;而且還是哪種較為精致的女人耳朵,連哪上面的耳環還未承取下;就耳朵的情況來看,雖模模糊糊的但還能看出形似小女人的耳朵;不用講這些惡賊連這些少女也未放過。
萬佛微閉的雙眼眉頭皺了起來,而且有一股香味也鑽進了鼻子,他癢癢的很想打個噴嚏,剛一睜開眼,就唬了一下,只見佛容不知什麼時候已從樹上下來,正貼近看他的表情,長長的眼睫毛還呼閃呼閃地看著他,哪香味就是佛容身上散發出的香味,萬佛行這種功夫時還得精力集中;這就是佛仙萬能識人術初期一二層的典型表現,他還做不到三心二用;要是平常即便是佛容這種仙女要想稍稍靠近萬佛怕也不是那麼容易。
現在萬佛鼻子已癢的很,還未及開口一個大大的噴嚏已響了起來;只見佛容一個倒縱已退去一丈有余,噴嚏大大的回響在雪峰空曠的山谷間回蕩。
“兄長,爾打噴嚏時能不能說一聲,哪怕打個手勢也行啊?”佛容一邊用小手抹著左半邊臉一邊埋怨道。
“嗯,下回吧,這次實在是太急了。”萬佛不無揶揄。
“還下回?下次再打,就用東西堵住。”
“堵住?用什麼堵住?小妹,還不讓人打噴嚏了”
“爾這叫打噴嚏,比得過七師伯的三昧真火了;真是的早上才穿的衣服,這下好都濺上了爾的唾沫。
“不至于吧?還滿身?”萬佛濃濃的一道眉毛微微向上挑了挑。
“不至于,聽聽哪響動就可想而知了。”
“響動或許大了點,可畢竟只是雷聲大雨點小而已。”
“還雨點小?要不要下場傾盆大雨啊?”佛容見兄長一味閃避,更生起氣來。
“誇張,絕對誇張。”萬佛搖頭晃腦道。佛容這個氣,可又奈何不得,人家說的有理,還不讓人打噴嚏了;唯有萬佛知道這個噴嚏也不是無緣無故打得。
天色愈發昏暗下來,佛容看了看萬佛: “兄長,庵里怕是要用晚齋了吧?要不咱們回吧。”
“小妹,汝怎麼連天色晚和天陰下來也分不清了呢?這明明就是又陰了下來嘛。”萬佛有點疑惑地看向佛容。
“不是小妹認不清,實在是腹中飢餓,況且小妹也著實太累了。”佛容偷眼看了看萬佛。
“好了,實話實說就是了,哪就依汝回吧;在回以前為兄還得辦一件事,小妹不讓汝下哪樹,汝怎麼又不聽話?”萬佛盯著佛容嫩白的面龐,就感到佛容香腮兩邊的嬰兒肥少了一些,唉,看來即便師妹在這樣的江湖也輕松不了啊。佛容是少了不少在□佛寺時的寧靜祥和,更少了對她來說不可或缺的詩情畫意;可是這極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她現在有點騎虎難下,要說回吧,又是她非來的,還不由分說把兄長也拉了來,她有點想讓兄長說出來的感覺,這樣她也可有台階下,還能對二師兄及昆顏山有所交待,一想到昆顏山她不禁打了幾個寒顫,立馬有點清醒起來,強忍住腹中有些飢餓問:“小妹看兄長坐了下來,不知怎麼了,故而前來探望探望,在哪樹上也無聊的緊,不想再呆在哪樹上了;兄長是不是還琢磨哪白樺林呢。”
“不是為兄要琢磨,而是哪白樺林太過詭異而已,還有哪左邊的大片荒山更讓人起疑,能不看看嘛?這些玩藝兒可都是些極害人的;汝以為為兄閒得發慌,不知道休息舒服嗎?”萬佛語氣里帶了點責備,他對佛容沒有理解他而感到難過。佛容雖有古靈精怪的,但一直以來都很能了解萬佛的感受,可自從來了這木壑,佛容在這些方面似乎遲鈍了不少;老是得他三番五次的強調;起初他還以為是佛容知道的更多琢磨的更深的緣故;可觀察來觀察去又不很像,佛容又有點諱莫若深,萬佛一時也很難吃的很透,對了,這諱莫若深的勁也是以前沒有的,這也是萬佛想要知道佛容非來這江湖的原因;他就是這樣,什麼都要弄個真相大白;不然決不幹休,這也是□佛寺的普適性格;他的師伯他們比他還執著。
“可已天晚了,小妹也著實有點餓了”佛容嬌嗔。
萬佛不說什麼,站起來看向前峰翻滾的雲層,只見哪雲層已象野馬般湧了過來。算算時辰也的確不早,可要看的遠不止一個白樺林;還有就是他隱隱感到詭異的力道又大了不少,唉,看來今天要檢查完是不可能了;可又太不甘心;他迅速地對比著一切,把小妹一人放在這也的確有點不放心,要是再讓她上哪樹上,看她又不太樂意;這些惡行看來已然把吃奶的勁都使了開去,他們不惜代價搞得這麼鋪張目的還沒有完全弄清楚;再看看他們演得什麼鬼招也是當緊的;他要把他們的惡挖到一切都不存在,而且哪還遠達不到他的要求。
“好吧,小妹,咱們可回,但汝得把汝的玉女沙撒一些,這樣這里若還有惡霸惡狗再來就可知曉。”萬佛斷然道。
“小妹練哪沙著實不宜,得費時費工啊;這次出來也就帶了一小袋!”佛容說完不自覺地用小手捂住了百寶囊,繡著金線百花的百寶囊向來是佛容的愛物,哪是她得的一個念想,還不是一般的念想,因而她向來不讓別人動她的百寶囊,有時有的師兄姊稍微摸摸也會招來她的尖聲追打,抑或還被師伯叫去狠訓一通,是以也只有萬佛拿著看過幾次;哪上面的繡工渾然天成,竟然用了天蠶絲線;可這繡囊的來歷卻未曾聽她講過,每每一講就見她淚眼婆娑,哄還哄不過來,哪還能再惹了她,是以萬佛雖看過卻不知來歷,只在七師伯哪里得知,當年佛容修煉成人形時這袋就放在他的身邊。
“小妹,咱們只有將這惡陣得一切弄明才不能著了它的暗算,況且還得將惡挖到盡頭;連這點沙都不舍怕是不行的。……”雲雲說了半天,還應了給她練更多的沙,佛容才打開百寶囊取出一個描雲紋的綢布小袋,她拿著哪小袋良久才躊躇地從中倒出了一小把綠熒熒的粗沙來;萬佛也不常見到,這次近看才看清哪顆粒有米粒大小;據師父講只有用佛仙施過功的靈泉水才能練出這樣的沙,而且以練玉女功的仙女練成的為上佳;萬佛見勸了這麼半天佛容才倒出了這麼一小把,禁不住苦笑起來。
“小妹,汝就給這麼點沙夠幹什麼?”
“兄長,當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這麼一小把爾知道小妹要練多長時間嗎?何況這水可

不是那麼好找的;小妹來這木壑這麼長時間就沒發現一眼泉是能用的。”佛容幽幽地看了萬佛一眼;這倒也是,就是□佛寺方圓百里也只找到了兩眼泉,而且還只是涓涓小流,更是師伯他們集中運功才流了出來;當時佛容還不能親身經歷哪樣的場景,後來聽說場景很壯觀,佛容心中又充滿了眾眾的遺憾;關鍵是這麼不可或缺的過程她卻不能看到,盡管她不能在哪樣大的場景中做什麼。
“小妹,汝怎麼就不開竅呢?要是能挖出哪怕一小部分極隱秘的惡幕和用這麼一小把玉女沙哪個合算不用為兄教汝吧?”萬佛常為規勸佛容頭疼;不僅是佛容,對別人他也有同感;這本來就是一件很累的事,對佛容尤其這樣,每次萬佛都得給她說很眾的廢話─也就是一遍又一遍的給她闡述本就很明顯的理由,而且佛容還經常不講理,今天看來又要這樣了,況且還是在這樣的狀況下;萬佛極疲累的事情已不少,但他今天又得面對又一件了,萬佛的汗有點冒了出來;他又得做好准備費點周章,更費點口舌說一堆沒任何小用的費話與佛容周旋了。
“合算當然還是挖出惡幕合算,可兄長敢說能挖到什麼嗎?”佛容還在努力地想著什麼。
“小妹,汝要動動腦子;記住一句話:什麼做惡都不可能隱瞞的住的,愈隱瞞就暴露的越徹底越迅速。”萬佛只的面無表情的解釋道。
“哪他們為什麼還要拼命去隱瞞呢?”
“因為他們抱著根本不可能有的僥幸,這樣下去只有更糟。”
“難道他們不知道這些嗎?”
“他們是做惡的主體,怎能不知,他們不僅知道的比誰都清楚,他們在做惡時有著極強的目得性,做的惡愈大他們就愈清楚,這就象辦的事愈大准備就愈多一樣。其實當辦時只是一瞬間。”萬佛耐心地給佛容講解著。他越來越想不通,佛容怎麼在這些事情上就顯不出一絲她哪靈動勁呢?明明就擺在哪,已是極顯了;還有什麼能比得過實際擺在那更不可動搖呢?萬佛感覺到這些面擺著的實際已然象這大山一樣巋然不動;再看佛容還在哪里撲閃著明亮的大眼睛看著他。
“還有什麼?兄長,最愛聽爾析之了。”
“小妹,汝還有完沒完,為兄已和汝講得夠清楚了,還要怎麼講?為兄越來越懷疑汝在裝傻充愣。汝就不心疼為兄累嗎?趕緊撒吧;看這樣子大雪興許要下來了。”說著,按了按佛容挺俏的小鼻子。
“人家還想聽嘛,這才哪跟那啊?”佛容有點不甘心,她太想學兄長了;從來了木合,萬佛的分析已讓她隱隱感到他已與有的師叔都不遑多讓。自己是不愛學,可架不住萬佛這種現場教學,既生動又有趣,還象辦案一樣。
“好了,小妹,天色已不早了;趕緊撒吧,待以後為兄再講與汝。”萬佛用手接了接空中,已有晶瑩的雪花落在了掌心。
“馬上撒,可兄長還得給小妹找靈泉;小妹還得多多做那沙才是。”
“好了,為兄知道了,做沙時為兄與汝一起。”
“甚好,甚好,這可是兄長說的?”佛容眉開眼笑。只見她滴溜一轉嫩白的小手上已有了一個草綠繡蜜蜂的小袋,將一些沙倒了進去,別說佛容雖厭學繡工倒也不錯,似她這種一學就會的在仙女中也不多見。
萬佛拿到小袋,也不多言,三步並做兩步奔到了白樺林旁,已一躍上了一顆大樹,借著風勢將哪小袋打開,就聞到了一陣散出的香味,心中暗道:這玉女沙煉制時也不知用了幾味花草,端的好香;只是不要讓那惡鬼聞到才是,他還有所不知這香味也只有他這樣功力深厚的仙家才能聞到一二;一般人也別想聞到分毫,後來煉的玉女沙更是精品,也有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這時的白樺林上已紛紛揚揚下了起來,可在樹頂上看只有前峰的左側雲霧愈來愈濃了。萬佛迅速將沙握在手中,一個鑽天旋轉順風撒了開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1.2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