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476
累積人氣
57902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更新時間:2016.02.19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加入書籤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見佛容還在大張著粉嫩的厚唇呆呆地看著他,就又說道:“小妹,發什麼呆嘛,沒見過為兄嗎?還是凍殭了啊?”
“兄長,剛才看到爾得周圍雪花都落不下去了。”佛容衲衲道。
“不好意思,是不是嚇到汝了,為兄識人術還太欠火候,只得用了些別的仙功;這些功用起來就會產生熱量,雪花自然就被溶化了。”萬佛就是這麼耐心,尤其對佛容更是這樣。
“哥哥,小妹也想學識人術,求兄長提攜小妹。”佛容再次見識了這些功夫後已是愛不釋手。
“小妹,這些功夫是不適合仙女練得,汝還是把汝的玉女功練好;為兄可知道玉女功乃上乘仙功,是沒底的。”他可不敢隨意讓佛容練佛仙萬能識人術,師伯他們當初讓佛容練玉女功也是就這些做了很多的考慮,才量身定做了這玉女功;什麼人練什麼功是有講究的,亂練不能取的成效還則罷了;說不定走火入魔也未可知,佛容終有小孩心性,見到高若神秘的物事就想獵奇也是有的;萬佛只當她好奇心又發作了而已;況且識人術要求仙家的功底要厚的多,師伯他們肯定經過了深思熟慮才交給萬佛演練。
“兄長,別找哪些借口,爾就說教不教小妹吧。”佛容似是鐵了心要學。
“為兄已說過了,哪些功夫不是汝能練得。”
“怎麼就不能練了,兄長爾練得,小妹也練得,兄長是一個鼻子,兩只耳朵,小妹也沒多出什麼來,怎麼就不能練了?”佛容不依不饒。
“說不能練就不能練,聽話!還沒多出什麼來,哪小彘也沒多出什麼來,那能一樣嗎?”萬佛有點逗道。
“好啊,兄長把妹妹比做小彘,看,見到師伯他們不哭給他們看,不,現在小妹就衝進哪梅林,到時師伯他們問起就說給兄長氣的。”說完,一貓小蠻腰作勢要返回梅林。身上穿的披風也挨近了地面。
“小妹,汝盡管進哪梅林,那些玩意兒見了汝一定問汝怎麼又回來了,這里還有點光已然看不見十步開外,哪梅林里可是黑漆漆的了,即使哪些玩意兒突然問及,依小妹的功力也只能看個輪廓;萬一拉住汝哪衣角,為兄又不在身邊可怎麼辦啊?”萬佛一邊照直還向前走著,一邊打趣道;佛容雖不見得怕卻是最厭哪些髒玩意兒,成仙前後也曾有過好多見識,這些還嚇不倒她;可這身曲裾披風可是剛做的,她可有點舍不得;萬佛自是知道的,是以笑吟吟地回著佛容不以為然。
“兄長,爾不疼小妹了,爾要不應下教功夫,小妹就坐在這里不回了。”說著就一屁股坐在了厚厚白雪的草地上。
萬佛見佛容真坐在了地上,又是好笑又是疼愛地趕緊回身架起了佛容:“汝還真坐啊,起來吧,地上涼,天不早了,趕緊得回庵是正經。”
佛容見自己只是坐了雪地,兄長就架起了她;心知萬佛終是疼愛她異常,就一邊拖著步子,一邊道:“兄長不應,小妹就還坐。”
“好了,小妹別小孩氣了,讓為兄琢磨琢磨再說。”萬佛又好氣又好笑道。
“這還差不多,對了,兄長爾不是還要講什麼嗎?”
“嗯,邊行邊說。”萬佛輕聲講了起來,倆個人在銀裝的大雪中渾然向前。
到庵里時,天色已然不早;庵附近只零落的下了一點,比山上要暖和的多,剛及禪房就見房里燈光搖曳,推門一看原是玉竹、殷玉及幾個婆子丫環坐在房中,已不知等了多久; “師伯,師父,爾等可算回來了,方丈她們都來了幾趟了,不知道爾等到了哪里,都問了不知多少次;徒兒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殷玉小碎步迎過來。
玉竹則趕緊收住了與幾個丫環的談論,自到桌邊倒了兩杯茶用梨花木描金托盤托著捧到了萬佛和佛容的面前。
“阿彌陀佛,師伯,師叔辛苦,徒兒卻是做不了什麼,真真慚愧之至。”
幾個丫環緊趕緊抓住了六屜食盒的把手,這幾個丫環也是個有眼力的。
“徒兒們早來了,汝等沒和她們說什麼吧?”佛容已不象剛來時那麼不留心,在這樣的江湖也只好這樣說話了,盡管她很是不習慣這樣做,可又有什麼辦法呢?萬佛嘴角帶著不宜覺察的一絲笑意看向佛容,心道;小妹也學會了在這江湖說話辦事的竅門,盡管萬佛極是厭惡這種套話的做法,可在木壑還只能這樣,除了這些別無他法;佛容剛來時的哪種單純只可能讓自己受傷愈來愈大,他可不希望佛容受這江湖的害,現在見佛容摸到了一絲對付的辦法,也沉穩了不少,稍稍感到了點滴的慰籍;只是這還遠遠不夠,看樣子也只能緩緩來了。
“徒兒不敢,再說也的確不知道師伯,師父的行蹤;只是全按師父說的備了飯菜。”殷玉弓身諾諾道。
“飯菜做得也不知道合不合師伯,師父的口味,小徒自打學了師伯的幾道菜開竅了不少。”玉竹也趕緊道。
“嗷,打開師父嘗嘗。”說完,佛容拿住丫環遞過來的筷子夾起上屜的菜就送進了櫻桃小口里,嚼了幾下,還吧嗒了幾下厚潤的嘴唇。
“嗯,還不錯,有長進。”說著還打了一個響指;萬佛看著有點哭笑不得,稍前還想著小妹有了進展,不一會就原形畢露了。
“兄長,爾也過來嘗嘗,味道有幾分象爾做得了。”
“為兄知道徒兒們有長進,只是在這禪房用齋未免單調了些,不若都到哪湖畔草堂品茶閒談,竹林夜談豈不更有畫境。”萬佛依舊雙臂抱著刀道,哪刀在連枝燈下閃著幽光。
“好,太好了,還是兄長有點子。”佛容見說幾乎雀躍起來,在路上時佛容可是一股勁的喊累,足足有幾百聲,只把個萬佛喊得搖頭不止,到後來,佛容幹脆就三步一小歇,五步一大歇,眼看四面八方的物事愈來愈模糊;把個萬佛急得,這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回到庵里?沒辦法只的攙著她走,就這樣她還是一時喊腳痛,一時喊腿痛,再不然就跑到樹林旁邊逗歸巢的鳥兒,把個萬佛折騰不過,警告她下次不帶她,她才老實了點;好不容易回到了山下,佛容玩心又起,鬧著要到湖邊聽萬佛給他講湖里的詭異;說什麼也不肯回,是萬佛連哄帶勸才回了庵,這會子萬佛提出到草堂夜齋可不合了她的心願。佛容蹦完見沒動靜,大家都看著萬佛;就三步並做兩步又抱住了萬佛有力的胳膊。
“做是做得,可千萬要聽話,不然可沒下一次,小妹可應下?”萬佛斜睨了下佛容。
“小妹應下就是了,囉嗦的兄長。”
“為兄還囉嗦?就這樣汝有時還不聽話呢?”
“小妹什麼時候不聽話了?大事可是兄長一言九鼎的啊。”佛容討好地看著萬佛甜甜笑著。
“還大事一言九鼎,大事再不聽話,遭了這江湖的暗算怎麼辦,大事若有半點不聽,就把汝揪回萬佛宮,到了師伯他們跟前汝愛怎麼樣就怎麼樣,省得為兄操不完的心。”萬佛正顏道。
“好了,都依兄長還不行嗎?”她知道萬佛都是為她好,雖然有時過于嚴厲了些。
“哎,徒兒,也就是汝等師父敢這麼放肆,連師兄他們也不敢在師伯面前有失。”他的確把個佛容慣的可以,後來連師伯他們也後悔連連,可什麼藥都可買得,唯獨這後悔藥卻是無處可尋。
“兄長這下可該走了吧,小妹都前肚貼後心了”佛容說完,玉竹,殷玉就笑了起來。
“這樣說來,好像為兄經常餓了汝一般。”萬佛用手刮了一下佛容的小瑤鼻,苦笑道。
“兄長,徒兒們可還在跟前呢啊。”佛容捂著鼻子。
“汝還管徒兒們在不在跟前?要管就好了啊。”
“師伯,時辰真的不早了,師父也餓了,不若咱們動身吧。”玉竹大著膽勸道,她這麼長時間可從來不敢說什麼,她們知道師伯有本事卻很嚴厲。
“開拔,拿上些菜。”萬佛一邊說著,一邊已出了門。
這時庵里已是燈光點點,在山上時雪下得那麼大,可庵周圍卻片雪未降;而且似乎還只是雲多了些,到了庵外卻是一片漆黑,萬佛他們對周圍的物事還依稀可辯,倒是苦了兩個徒兒,玉竹還可勉強走的,可也是尖叫不斷,殷玉在木壑算大家閨秀,平常白日都難得出門,何況黑黝黝的晚上,真個深一腳淺一腳,稍不注意就摔了個坐墩,虧得這是晚上,要不然她還不得窘死,可這一刻臉已紅成了桃子;借著夜色殷玉想站起來,可庵周圍雖然沒下雪,但草上還是有點濕滑;再加上她的曲琚袖子太寬了點,幾次都沒站起來,再坐下時更實了些,黑暗里一個蒲扇大手遞了過來,她知道這是師伯無疑,小手剛一搭上去,一股大力已將她整個人都拽了起來。他本來想回禪房拿燈,轉念一想這幾個女子也就佛容見過點場面;玉竹雖已出家也是在大家族里長大的,殷玉就更不消說;她們練練也好,當他的徒兒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萬佛、佛容幾乎天天都來草堂,是以還算整潔;該有的物事也都一應俱全,尤其萬佛有時幾天都呆在草堂練功;眾人一進草堂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草藥味,
“師伯,師父,這里怎麼有點草藥味哎。”玉竹欣喜道,她近來就在研究草藥;因而也對草藥味敏感。
“三姊,是草藥味里面夾雜著不知什麼香味。”殷玉更正道,她確實在淡淡的草藥味里聞到了一股香味,是哪種若有若無的淡淡清香,有點象茉莉的味道,又有點象丁香的味道。
“嗷,忘了,汝兩過來。”
玉竹,殷玉不明就里走到萬佛跟前,萬佛取出一個描金的小盒,小心翼翼打開,只見里面是透明的藥膏,萬佛剜了一點點,抹在她兩的人中上塗開,兩人立時感到一陣群涼傳遍了全身。
“師伯,這是什麼藥膏,這等好受。”玉竹大膽問道。
“汝等師伯可真舍得下本,連為師也沒那福氣;這種藥膏喚作‘解毒清涼膏’是用百種草藥練制的。”佛容在旁邊大是不平地說道,說完還撇了撇粉紅的小嘴。
“別聽汝師父瞎吵吵,汝兩個不塗這種藥膏不久就要跌倒。”
“哪師父為何不塗?”
“汝師父是仙女用不著。”
“哪里就用不著了,這藥膏塗上可醫幾種疾病;小妹近來常感煩悶心亂;兄長何不給小妹也抹點?”佛容嬌弱地靠在了萬佛身上。
“哎,真拿汝沒辦法,這藥也有混抹得?”萬佛一邊埋怨著一邊只得也給佛榮抹了點,當他用手給她抹開時,佛容還享受地閉上了大大的眼睛。
“師父在師伯面前就像個孩童似的。”玉竹說著竟咯咯笑了起來。
“徒兒,膽肥了啊,敢編排師父了。”佛容立馬睜開了大眼睛,長長的微卷睫毛還呼扇了幾下。
“哪敢啊,師伯,師父要打徒兒了;救救徒兒吧。”玉竹一閃身藏到了萬佛寬厚的身後。可她還沒露出頭來,佛容已站到了她的旁邊,玉竹趕緊又挪到了萬佛的前面,可當她還未站定,佛容又在眼前了,似這般幾個來回,玉竹已氣喘籲籲,香汗也流了下來,殷玉只覺得好玩,站在旁邊抿著嘴笑;她哪里知道佛容輕功的厲害,別說她了,就是萬佛想要擺脫也難;佛容對輕功難得喜歡,她的天賦又不是其他仙女可比擬的;別人就是以十倍的功夫練功怕也趕不上她,因而她的輕功在眾師兄妹中自然就算上乘的了。後來她又練成了“玉女幻境”輕功已然達至化境。
“師父,就繞徒,徒兒這一回吧,吧,徒兒可要脫水了。”玉竹練過不少功夫,來到松澗庵這幾年更沒閒著,輕功在庵里也數的上了,可在佛容面前她連喘口氣的功夫都沒有,她算是在妹妹面前栽的夠狠。
“師父,就繞了三姐這一回吧。”殷玉也在旁求道。
萬佛面無表情看著,這實際是佛容在練玉竹的基本功,她們兩將來要學的還很不少,這基本功可是少不了的;別往遠里說就佛容常用的永春指她們能學到個三兩成,在這江湖就能少吃眼前虧。永春指是玉女功的前期功夫,練到六成就可用單指削斷木棍,威力端的驚人,佛容已練得六成以上,可近幾年少有進展,佛容也以為她已練得不錯;有點不思進取;她還不知單這永春指就是深不可測;她充其量也就算是不錯而已。
又是幾個來回,玉竹已喘得蹲了下來;哪樣子十足就是說:師父爾愛怎麼罰徒兒就怎麼罰吧,再轉下去,徒兒命也沒了。
“起來,徒兒,看汝再往哪里跑?”佛容杈著小蠻腰,俏俏的小瑤鼻向上翹著,把個殷玉看的笑做一團。
萬佛正想說什麼,就聽外面的竹林嘩嘩的聲音,萬佛立馬警惕起來;自來到這江湖萬佛已形成了這樣的習慣。他很明白在這樣的江湖凡惡事都是惡霸在操縱著,他不得不多費心注意任何一點蛛絲馬跡;這些惡霸都是這江湖的老江湖了,又在這江湖極有權勢,他們都是做惡的老手甚至惡魔;陰謀詭計比比皆是;而且他們還以各種形態出現,手下都有一幫惡狗;上下極為嚴密,活脫脫就是一個個藏污納垢的一大茅坑大糞;在這樣遍處都是的情況下,怎麼做都不為過;盡管萬佛在□佛宮時是個瀟灑的仙家。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1.2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