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476
累積人氣
57902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更新時間:2016.02.19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加入書籤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萬佛見佛容沒有吭聲,就招呼道:“小妹,汝也來幾句?”佛容其實在想心思,沒料到萬佛叫她,有點不知所以然的道:“兄長只管講來,小妹再想想。”萬佛見狀也不願強要佛容說什麼,可看到佛容有心事就下意識的看向兩個徒兒,兩人雖還是拘束的笑吟吟看向自己,可他已看出這兩個徒兒也似有心思,不對殷玉臉上看來比前顏色似是還好了一些,卻隱隱透出點邪色;萬佛有點好笑,這木壑還真鍛煉人,這般女兒家也學得了藏藏躲躲,可她們哪里知道,她們的師伯已有了佛仙萬能識人術二成的功底,她們的現狀豈能瞞得了他。
“徒兒,汝兩人過來。”
玉竹,殷玉二人趕忙站起走到師伯身邊,尤其殷玉更是蓮步款款。
“師伯。”兩人都有點不知所措。
萬佛又上下看了幾遍,才面無表情低聲道:“汝二人有心事?”
玉竹搖了搖頭,萬佛又看向殷玉,殷玉也趕緊慌亂的搖了搖頭。
萬佛靜靜閉目一聲不吭,就像在打坐練功一般,堂內一時靜的可怕,堂外的微風吹來,吊著的人魚燈晃了起來,玉竹不禁打了個寒顫,努力提了提膽量道:
“師伯,是有不少事不知當講不當講?”
“說來聽聽,小妹汝不是餓了嗎?還不過來用飯,還等什麼?”萬佛依然閉目養神。
“就來,就來,兄長不是說還要烹制什麼嗎?這柴草可是在這呢?”佛容見狀也小心翼翼道。
“今天開個例,就邊吃邊講吧。”
“兄長好開通嗷,這段時間吃飯時不能說話都憋死了。”萬佛沉沉地看了佛容一眼,小妹到現在還不明白不讓吃飯時說話是對她很好的事情。
玉竹趕忙到食盒前提過來,一一打開,將幾樣晚齋放在了桌子上;佛容看了眼,還是哪幾個花樣,就有點倒了胃口;連筷子也懶得拿了。
玉竹她們早已吃過晚齋,自是不用再吃,就在旁邊陪著師伯,師父。
萬佛也不吭聲,拿起筷子就用了起來,殷玉見師父遲遲不動筷子,就知道師父不喜庵里的齋飯;她一貫在自己的房里由幾個老嬤嬤做了來吃,花樣倒還不少;這時就叫過跟來的老嬤嬤及丫環到旁邊低聲吩咐起來。
“徒兒,汝等在哪里嘀嘀咕咕什麼?還不講來更待何時?”佛容有點沒好氣。
“沒什麼,就來。”殷玉邊應著邊擺了擺手。
“徒兒,汝等不要忙了,過來講吧。”萬佛稀里呼嚕一邊喝著粥,一邊叫著殷玉。
殷玉沒辦法,只好又回到了桌旁。
“什麼事,說吧。”佛容抬玉手敲了敲桌子。
“徒兒說出來,師伯,師父可就當耳邊風一樣,只當聽了不相幹的逸事即可。”玉竹知道萬佛對這木壑不相幹的事向來就是聽聽而已;佛容卻有點上心。
“不要囉嗦,速速講來。”佛容有點不耐煩了。
“也沒什麼,就是,就是西邊的環烏怕又要開打了。”玉竹極是害怕得吞吞吐吐道。
“哪有什麼?姐姐過慮了,環烏彈丸之地能拿木壑怎樣?”殷玉在旁壯膽道。
“話可不能這麼說,汝忘了環烏四年前哪次打擊?看看木壑成了什麼樣?妹妹就是個雛兒也。”
“哪又有什麼辦法?這木壑有權勢的只以為挑一挑事說不定能撈點什麼好處,可他們總打錯算計;哪次又是這樣,本以為依仗木壑人數眾眾,就去惹哪環烏,沒想到戰死了幾萬將士,連帶草民也吃了大瓜落,幾十萬被擊殺,環烏倒是大撈了一筆,這不是奉上門的好菜嗎?”說到這時,殷玉的鵝蛋臉竟然升起了紅暈。
“他們一貫這樣,每次都是他們挑起事來,可每次他們都敗得很慘;妹妹還記得嗎?哪次兩王及四個大司馬被殺,至今還有好幾個大臣和大將被關著。幾個郡被占著;唉,說也說不完啊!”玉竹鄙夷道。
這時院內吹來一陣小風,萬佛放下筷子自顧自走到了院里,八面看了看,才進屋說道:“天氣也晴了不少,有點小風,徒兒汝等將吊鼎搬到院中火堆旁,待師伯拿了肉來烤了,汝師父可還餓著呢。”玉竹,殷玉到廚房找了找,就見靠牆一溜廚櫃的上面放滿了大大小小的釜、碗、鼎等炊具,在廚櫃的下層還發現了幾個陶杯,哪陶杯桃子大小,杯壁上還有花紋,看著倒是喜人,玉竹和殷玉看著喜愛就一並拿到了院內;這時萬佛已由後面的房中搬出了幾個盆來,又從其間提了幾個壺,也不知里面是什麼物事;佛容站在哪里沒有事做,就繞著哪火堆轉著道:“兄長,哪壺里是什麼物事?”
“小妹猜來看看。”
“大不了就是些酒啊什麼的,兄長是也不是。”
“汝只猜對了一小半,這兩個壺里分別裝著為兄新釀的菊花酒及菊花茶。”
“竟有菊花茶可喝,兄長爾真是太疼小妹了;美哉,壯哉。”佛容聽得有菊花茶可喝,幾乎興奮得要跳起來了。萬佛見狀卻是苦笑地搖搖頭。
“小妹,茶也可喝得,酒也可喝得,然汝得應了為兄幾件活才可。”
“哪要不應,是不是就沒得喝了?”佛容眨巴著大眼睛挨到了萬佛身邊。
“小妹,離為兄遠著點;汝也不嫌熱。對,就站哪說話。”萬佛揮揮胳膊道。
“還真麻煩,不就喝點茶喝點酒嗎?”
“也不是不能喝,就是吾等喝兩杯,汝才得一盞,若何?”
“不行,不行,吾最喜菊花茶了,兄長對小妹不好,小妹先喝了這一壺。”說著已極速出手將一壺拿到了手中。
萬佛則將余下的一壺拿了過來,才笑嘻嘻道:“小妹,汝拿的哪壺是菊花酒,這壺才是菊花茶呢。”
佛容一聽差點氣個倒仰,這兩壺怎麼看都一樣,怎麼自己就偏偏拿了酒過來;這要喝下去,這壺酒沒有三十斤,也有二十六、七斤,喝完還不醉成一灘泥;正在合計著,哪萬佛不經意地瞄了瞄佛容又道:“小妹,吾等最喜看醉了的仙女了,徒兒們今晚汝等可有眼福了。徒兒們汝等說是不是?”“不行,就是不行,小妹不同意。”佛容一聽急得都要上樹了,玉竹,殷玉看著笑得前仰後合。
“小妹,酒是為兄釀的,菊花是為兄採的,汝不同意做不得數。”萬佛還在逗道。
“師父,不聽聽師伯怎麼說嗎?”玉竹一句話驚醒夢中人,佛容沉吟片刻,搖著曲裾的帶子又挨過來,歪著臻首撲閃著大眼睛看著萬佛。
“兄長,爾怎麼說?”
“嗯,這還差不多;小妹,汝聽著,這幾件活也不須費什麼勁,先說第一件,哪就是吃完以後汝得讓徒兒們練得一招瑜伽,瑜伽是基本功她們不學不行,就從最小的招法開始,其余的待後再講。”萬佛將手里的銅壺掂了掂,佛容玉指彈了一下,指尖若蓮花瓣一般彈開,好一個玉女彈花指,這是玉女功中暗器的上層仙功;若使出可同時對數個威脅百步擊殺;佛容能感覺到兄長培養自己的良苦用心,怎麼講也是自己極親的人,不時會為自己打算,連師伯,師父也未曾做的這麼多,這麼巨;她幾時修來的仙福能得恁般兄長,萬佛靜靜看著佛容。
“好,就這麼著,現在該吃了吧,小妹都要餓癟了。”佛容眉間的胭脂痣這時就像盛開的花朵般鮮艷,萬佛不經意再看了幾眼。
“嗯,好吧,坐下來吧。”萬佛率先坐了下來,他要不坐,其他人是不敢坐的。
玉竹是尼不宜動手,殷玉雖是俗家弟子,但知道師伯,師父沒那麼多講究,就從花袋中掏出了肉,見紅紅的甚是可人,就問道:“師伯,這是什麼肉啊?”
“徒兒們可盡情猜來,今天不在庵中,再說了師伯一貫討厭這兒虛偽的形態,對佛也是哪樣表面上一套,暗下又是一套,佛是用來放在心里的,做在行動上的,這木壑卻恰恰相反,表面文章做的是極盡虛偽之能事;但背後卻是反其道而行之。”
“師伯,大有不知,這里可比爾想的要糟得多;就說這虛偽吧,哪雖是一種詭計,若礙不著別人雖也看見極不象樣,還無大害;但木壑的虛偽往往卻都是要害人的,連說話時都要給人挖坑,以期看里面能否撈到好處。”玉竹極是謙虛道。
“唉,師伯雖與汝師父不是這木壑的,卻也對這里有所了解;只是不願看到狀況竟然這般嚴酷,人性至這已不是用語言可表達一二的了。”
“師伯說的極是,只是師伯和師父宅心過于仁厚,怕不太適于在這木壑。”玉竹在這木壑二十余年自是看的也算個清的。
“徒兒說的極是,從一開始師伯就極不同意汝師父來這里,汝師父也不是一點也不知道這兒的事;可她執意要來,師伯不跟著該怎麼辦?來了即刻返回也無不可,可汝師父卻頑心未泯;就是有點不想返回,想來怕是另有隱情也未可知,若強行拉回,又怕她失了心性,但願她只是頑頑,到收了汝等兩個,一時也難立馬返回了;汝這師父就是慣出來的,也罷,待她在這木壑吃盡了苦頭,也就從哪時能歇了這份心思。”在萬佛看來遠比這要長久,他只是不願起先說得太過,一來怕效果打了折扣,二來他也要盡盡佛仙之本份。
“小妹雖愚鈍了點,但也並非完全不知這木壑,兄長總盼小妹更好,就是現在回了□佛宮也是小妹想望的,斷不會因為兄長拉走而說什麼,倒是要感念兄長的呵護,慮事的周密;只是,只是……”
“什麼只是,只是的,這可不象小妹的一慣風格,有什麼就盡管講來。”萬佛很是大量的一揮手。
“也沒什麼,只是既為佛仙就是要有一番做為的,要不枉為佛仙,盡管這樣小妹也願一時片刻與兄長返回,兄長什麼時候定了,小妹決無二話。”
“嗯,這還差不多,似這般倒是不虧了仙女的靈性,只是還要從心里早有打算,到時也不顯得突兀了。”萬佛又放了點心。
“師父卻是說的有點差了,要想在木壑施展佛仙做為怕是要完全失望了,這里是不需什麼人材的,而且這木壑本來算是人材的就鳳毛麟角,他們又大為知道這江湖的做為,躲避還來不及,怎麼還要出頭呢?”
“徒兒說的不對,木壑歷來不是還有點人材的嗎?雖相對而言量小數寡,相比克彤次陸它地也只是小人材,卻也做了點小事的。”
“哪只是無奈中的無奈的選擇,他們不是被騙出山,就是被迫出山,而且大都境況堪憐,師父萬不可被一時的假象蒙騙了,說到虛偽這就是一種大虛偽,讓汝盡可能出了汝的大力,然後再過河拆橋。”玉竹娓娓道來,佛容聽得是目瞪口呆;在她的意識中從不曾有過這樣的例子,她今天雖長了見識,卻讓她無論若何都難以想象,怎麼這江湖竟然發生這般下作的勾當。
可惜遠比這下作的事在木壑早就習以為常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2.0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