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717
累積人氣
55756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第四十節:齋聊【三】 更新時間:2016.02.19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十節:齋聊【三】 加入書籤
第四十節:齋聊(三)
見佛容木納,萬佛暗道:看來還得緩緩行事,小妹終是過于純真了點。
“徒兒,汝等別與汝師父講這些了,她一時怕是弄不明白了;對了,汝等還沒猜出這是什麼肉呢?”
“是不是獾肉?不是說走獸吃不過獾嗎?”殷玉盯著哪肉弱弱道。她喜肉但又怕肉,在庵里這兩年只是偶爾能打打牙祭;現在雖不知是什麼肉,清澈的眼神里卻透出渴望來。
“獾肉肥了點,再說獾肉也沒這麼大塊不是嗎?”玉竹搖頭道,萬佛只是笑卻沒言聲。
“是包子嗎?”
“汝兩這樣就是猜到明年也猜不出子醜寅卯,為師可餓了,就不等汝兩了。”佛容迫不及待的從紅色的肉塊上兀自拉下一塊,拽過一根筷子粗細的竹條穿了上去,玉手上竟然還粘了一些油膩,動作嫻熟似是老手一般,沒錯,他們在□佛宮時也常跑出來打打牙祭,師伯也知他們在佛院里素食青燈缺了油水,向來睜一眼閉一眼;他們只是仙家,至多也就是佛家的寄室弟子,倒不必太過苛刻,哪樣也不利于他們的仙功、武功練習,心里有佛比什麼都關鍵,走過場卻是沒有必要的,也是有害的。
片刻後,一股肉香已然飄散在高遠的夜空,在黑漆漆的山巒中引起了一絲騷動。
“小妹,汝知道是什麼肉,就架在了火上。”萬佛甚是慈愛地看著佛容向冒著輕煙的肉上撒著他們自治的調料。
“吾管它是什麼肉,兄長拿出來不就是吃的嗎?能吃就行,小妹可等不得了。”佛容半刻也沒停手的意思,隨著香味的飄散,她加緊了翻動的頻率;膩白小俏的鼻子尖上也沁出了幾滴清清的汗滴,佛容隨手抹了一下;銀白的鼻凹間就有了幾道黑黑的碳灰,她渾然不覺地烤著肉,一邊烤著還一邊搖著頭哼起了不知從哪里學來的民曲;……黃土溝壑兮,綿延不絕;混水澆灌兮,尤可長禾。……
“師父什麼時候都是這麼樂呵呵的,就不見她有什麼愁事?”玉竹很是羨慕的看著佛容道。
“哪能沒有愁事,只是師父向來樂觀,愁也是一天,樂也是一天何必呢?”佛容嘴里有肉,含糊應道。
“汝師父哪叫沒心沒肺,她才不屑琢磨那麼多呢。”
“能不琢磨還是別琢磨了吧,累得慌。”
玉竹,殷玉止不住掩口輕笑起來。
“徒兒,汝兩個也可烤些菜蔬,要不是今天已晚,師伯再做幾個菜,在這朔風秋夜吃上佳肴喝上美酒,聽上秋蟲;哪自是有一番享用啊。”玉竹,殷玉聽得笑了起來。
“汝兩又笑什麼?難道師父說的又不對了?”
“不是的,不是的,師父做的沒錯,只是徒兒們就是不明白怎麼又回到了吃上。”殷玉忙著解釋。玉竹卻在憋著笑。
“笑,笑,再笑就讓汝兩收拾這草堂。”佛容恨恨道。
“收拾草堂本是徒兒們該幹的,就是師父不說,徒兒們也是責無旁貸。”玉竹趕緊正顏。
“這還差不多,在這木壑徒兒們可做的遠不止這些。”
“小妹,汝是想讓徒兒們幹些雜事嗎?這可得在她們練功之余,咱們不能像這木壑的師父一般幾十年都不教徒兒們半招啊。”
“師伯說的極是,這木壑的徒弟都得這樣,遇到極好的師父也得做幾年的打雜,能學得一招半招已是大幸矣;可這樣的好師父卻是極少極少的,少到了屈指可數;而且以後也得很遵師道才是,木壑有句民諺:師徒若父子;就是說徒兒得象對待父母般對師者;要是遇一般的師父幾十年不教還則罷了,規矩卻是一樣都不少的。”殷玉絮絮叨叨說著。
“徒兒,汝是女子,對這方面的了解還是太少了,今天是汝兩個的開課大禮,汝兩個可要吃飽了才是嘛。”萬佛一邊烤著肉一邊聽著她們說話,篝火上的肉已然散發出誘人的香味,萬佛試了試風頭,有點微風卻是向山里刮得。
“小妹,這肉味道怎麼樣?汝還沒猜出是什麼肉呢。”萬佛將已烤成褐紅色吱吱冒油的肉串又遞了過去;佛容拿在手里只管大嚼起來,這段在庵里少油缺肉已把她饞壞了。
“不管是什麼啦,反正這味道很是不錯,徒兒們還不嘗嘗?”說著將幾個肉串遞了過來。
“比這好吃的多得是,這又算得了什麼?小妹這是給餓極了吧?”萬佛只怕佛容吃不好影響了練功,練不好功可是丟了西瓜撿了芝麻。
“師父,徒兒就烤些菜吧,要不破了庵里的節律。”玉竹不敢接。
“這肉串倒是鮮美的緊,徒兒好幾個月不曾這麼開葷了。”殷玉輕啟朱唇嘗道。
“師伯不吃點嗎?”玉竹倒是個懂事的。
“汝等先吃,看汝等師父都要饞得連命都不要了。”萬佛揶揄道。
“這才是真性情,徒兒們說是不是?”佛容揚了揚玉白油膩膩的小手。但嘴上可沒半點停歇。
“然也,師父果真金玉良言,說的大為在理。”
“師父不遮不掩乃是真性情。”玉竹,殷玉隨聲附和。
“汝兩倒是兩個不錯的馬屁蟲是也,這馬屁拍得有水平;只是別拍在馬蹄子上就是了。”萬佛笑吟吟看著殷玉等。
“哪又有什麼,就是拍在馬蹄子上也是百密一疏而已,沒關系的,師父不在意就是了。”佛容大嚼著手中的肉食也不忘了給她的兩個徒兒寬心。
“哪里,師父全在師伯的教導之下,有長處也都是師伯的功勞。”殷玉趕緊道。
“妹妹說的有理,萬泉歸海,哪能就忘了根本中的根本。”玉竹自是不甘落後。
“汝兩倒是個機靈的,剛才說什麼環烏的事究竟有何事?”佛容吃了不少肉食後來了精神。
“嗯,不誤正事是大好的習慣,也是必須遵守的;徒兒汝兩就速速講來,該講的不可有半點隱瞞。”萬佛面無表情地緩緩道。
“姐姐,汝口才好,就先講吧,有不到的地方妹妹再補充。”殷玉看看玉竹先開口道。
“哪好吧,小尼也是道聽途說,不知太眾,妹妹只管補充就是。”
“說吧,說吧,看汝兩婆婆媽媽的就來氣,再不說就去打掃草堂外加挑十擔水。”佛容對這種推來阻去很是不以為然。
“師父可知環烏是怎樣的否?”玉竹輕聲一語,她很怕佛容再著急起來。
“稍知一二,汝兩有什麼新鮮的只管道來。”
“環烏地不及木壑百一,人不過木壑十一,師父可知就這百年以來,環烏已大敗木壑幾次了?”
“能有幾次,左不過三兩次而已,汝師父哪有時間關心這些。”佛容還真不太知道,可又不想在她們面前失了面子。
“就這百年,木壑已大敗三次,小敗更是數不勝數,每次都有大量的土地銅錢被擄,人口也傷亡很大;這次又是木壑惡霸為了轉移災害帶來的滅頂之災,而用奸計想在環烏哪撈點,可這些似乎決計不可能啊。”萬佛半瞇著眼笑道。他對這些雖很是沒什麼興趣,但畢竟這是木壑全地震動的大事,就是再不關切,也還是被灌了不少;這次雖不算動手,可環烏不是那麼好得罪的,按現在的狀況,木壑怕也過不去;他們還在木壑,諸事皆可不做,但佛容不知道卻未必是好事,不琢磨就更不著調,他這是很婉轉的在提醒佛容。
“真是什麼也瞞不過師伯,師父,師伯說的很是,前段時間木壑諸王用奸計騙的環烏受了損失,環烏豈可幹休,前幾天已派一千余精騎衝入河套搶了王綱,還擄了幾千年輕女子到環烏為奴;這幾天木壑全地已下入軍令,還說入軍有數十大好處;聽說已有四十萬入軍了,看來這場戰是不可避免了;這里雖離可能的戰區不近,怕也難保不被牽連;若戰場臨近輕騎三天就可到了;師伯,師父還是早做打算為好;只是師伯,師父可一回了之,七閨秀山的眾眾庵寺就難說了。”玉竹憂心忡忡道。
“徒兒大可不必擔憂過甚,想哪木壑在百年里已大敗三次,就是沒動了根本,也已元氣大傷;這次難保不是虛張聲勢;再說了師父有說走嗎?汝師伯也不可能在這樣的狀況下強拉師父走,是不是兄長?”
“哪倒未必,小妹,吾等是□佛宮弟子總是要返回恆雅的。”萬佛嚼著很是香美,連眼皮也沒抬一下。佛容聽得氣已洩了一大半。
“兄長,哪也不能在這時返回,爾還得有對這七閨秀山庵寺的打算。”佛容嬌嗔道。
“哪可極是未必,這七閨秀山的庵寺雖也屬佛門,可在昆顏山之下,為兄可不做隔靴搔癢的事。”
“七閨秀山有十萬余佛家弟子,雖說與□佛寺隔著一層;可也是佛門,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何況是十幾萬佛門弟子,兄長就求求爾;想想辦法吧。”佛容殷切地看著萬佛。
“哎,小妹,這不是吾等該琢磨的事,是昆顏佛的事,是木壑的事,幹嘛要多事呢?汝是不是閒得發慌?”
“就算小妹多事了,兄長就管上一管吧,要不要小妹跪下來求爾。”佛容又搖起了萬佛的胳膊。
“哪就跪跪吧,反正汝閒著也是閒著。”萬佛依然面無表情地大嚼著。
“兄長還讓小妹真跪啊,徒兒們可在呢。”佛容可憐兮兮搖著萬佛,整個人也要趴在萬佛的背上了;玉竹,殷玉也站起來,看來也要隨佛容跪下;萬佛一邊騰出一只手來撐住佛容壓下來的玉體,一邊端起玉盞喝了幾口菊花茶。
“好了,小妹,真拿汝沒辦法,汝先坐好,聽為兄道來。”
“爾說吧,就這樣抱著兄長的胳膊暖和。”佛容這才坐在旁邊的小榻上。
“先不說汝等看的還是太淺了,就是看的深也對這等事能避則避,這種事大且不說,而且要琢磨的東西也是多之又多,才能有一半個點子,還不敢保有半點小用,汝等說幾天吃不好睡不好的琢磨來琢磨去,累得脫了形還不敢說能頂點用,何苦呢?”萬佛說到這里稍稍頓了頓。
“哪,徒兒們怎麼辦?環烏騎兵聽說可是凶悍的,上幾次可是經常屠城的。”佛容很是茫然。
“是呀,師伯,徒兒們可怎麼辦?要不然吾等就由師伯安排怎樣?,”玉竹有點大急,她畢竟比殷玉經的事多。
“兄長就想徒兒怎麼安排吧,也好讓小妹當的了這個師父。”
“小妹,這言差矣,依為兄看來師父傳授武功已是無上之功德,哪還能包了這些事呢?”萬佛面無表情,他說的是實話,師父,師父,只是教徒兒本事已是無上之功德,在這木壑,師父能教給徒兒點皮毛,哪已是很不錯的師父了,有的徒弟當牛做馬一輩子怕也難從師父哪學到哪怕半點東西的在木壑也大有人在;木壑有句俗語:教會徒弟,餓死師父就是這個道理,試想師父憑自己的悟性好不容易一輩子悟出那麼點東西,可徒弟先不說根本就不可能悟出,就是窮其一生能悟出點什麼,也未必能及師父的十之一二,但拜師奉師父為父母卻能走捷徑習的其一輩子都不可能得到的東西,按木壑的話來講哪可是前世修來的大福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2.1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