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269
累積人氣
59419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更新時間:2016.02.19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加入書籤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八方已是萬籟俱寂,只有不知曉的什麼蟲子還在吱吱嘰嘰鳴叫;遠處不時傳來幾聲野獸的嗥叫;殷玉不禁縮了縮單簿的削肩,這個徒兒太過羸弱,在木壑卻非福音;萬佛見狀遞了個眼色給佛容,指了指她的衣服;佛容會意站起來進了自己的練功房,出來時手里已多了一件繡著底花的青色曲鋸;佛容走到火堆旁複又座在軟榻上將手里的曲倨遞給了殷玉。
“師父,徒兒不冷,就是有點怕,這山里是什麼在叫啊?”殷玉尚有點忐忑道。
“汝膽子也太小了,為師知道汝有太多的擔憂,可這能怎麼樣?況且汝身體也弱了點,再加上擔憂,恐非福音;汝可要知道僅擔憂就可能大傷到汝。”佛容對這個徒兒有點無可奈何。
“讓師伯,師父操心了,可徒兒就是做不到,徒兒也知道這些道理,可殷玉不僅身在木壑,士族也脫不了木壑,能不想嗎?姐姐倒是出了家又怎樣?不照樣還得擔憂?”
“姐姐可不象汝哪樣苦思冥想的,出家人本該四大皆空;姐姐雖還做不到,可也從中悟出了不少道理。”玉竹也在旁開導道。
“姐姐,倘環烏打到七閨秀山汝還能這麼淡定嗎?就算汝四大皆空能淡定,家族怎麼辦?環烏人可是彪悍異常的。”殷玉說著眼角已有了淚光。
“且不說這次還不一定能打到七閨秀山,就是打到了,這里有很多庵寺,汝等也不必太過憂慮,按說這未必就是一件壞事。”
“對啊,環烏這幾十年打過來幾次了,對循規的庵寺倒還能不犯就不犯;小妹汝還有什麼擔憂的。”玉竹似是想起了什麼,驚喜之色溢于言表。
“吾說的不是咱們,吾是說士族怎麼辦,汝已出家可以不管,可吾卻不能不管。”殷玉說著小嘴已是噘了去,玉竹討了個沒趣,低下頭心道:汝能管什麼?
“徒兒士族之事本不該汝管,汝之士族也號稱木壑的大士族,怎麼事事都得不該管的人去管?就是有什麼也是他們當為劫數;況且環烏打將過來一次了事,倒比汝等長期活在惡霸的欺壓下好的多,徒兒汝說說是不是這麼個理?”佛容對這個徒兒的不開竅有點動氣。見殷玉還不吭氣,佛容緩了緩又道:“徒兒,汝雖生長在木壑,卻被這里的惡勢力從小灌輸了木壑慣用的哪些極大的騙術。唉,兄長爾倒是給徒兒講講啊,要不然多早晚都能被騙死。”佛容講不出來,膩白的額頭上青筋也似乎有點暴了起來。
“這講起來可不是三天五晌能講出個所以然的,汝就先講講看嘛。……”萬佛還想說什麼,佛容趕忙接口道:“兄長,爾就講講吧,難道他們士族吃的大虧還少嗎?爾是不是要等他們不可收拾時才要告訴他們,徒兒要不是汝等拜了汝師伯和為師,為師才懶得管汝等呢;為師累了,汝等求師伯吧。”說完,竟然長長的睫毛已合上,這陣子琢磨來琢磨去,她已明顯感到了疲勞。見師父閉目養神不再理自己,殷玉窄窄的小臉蛋上已是一片泛紅;她還在士族之中,自不是玉竹可比的著急;萬佛也不言語,當他的徒兒可是要有先天的悟性的。
“師伯,小徒自拜到爾老人家門下,自感天資缺憾,但徒兒極願跟爾老人家一輩子學武學藝,萬望師伯不要嫌棄。”殷玉說著已有兩滴淚水順紅紅的腮邊流了開來,殷玉顧不得搽,只用手帕掩住了嘴;唉,萬佛暗自嘆息起來,罷了,這些徒兒雖是木壑人,但畢竟是他所收的首批徒兒,何況這近半年來朝夕相處,倒也很遵守徒兒的本分,他知道眼下她們士族又有燃眉之急;他雖極不願講來,也有點難做的緊,正要規勸一番。玉竹已在軟塌上稽首道:“玉竹既已出家,本不當再管士族之事,然父母尚在家族之中,玉竹豈能置身事外,萬求師伯指點迷津。”說完又是深深一稽,額頭已放在了軟塌上,久久都沒起來。
“徒兒起來,非是師伯不願說,只是這事雖是汝士族之事,但不可避免有木壑之事;汝等知道凡木壑之事師伯都不願多講,這已不是第一次這麼說了。”
“師伯盡可不說這木壑,只撿徒兒士族的事講,怎麼講都可,士族能得師伯指點是幾代修來的福氣。”萬佛見徒兒之態就知道她們已是受了士族的大托,看來她們的士族果然危機四伏。
“罷,也罷,不過這涉及的只有士族,汝等除了士族長以外切不可講出去,汝等可能做到?”
“師伯盡管放心,小徒就是萬死也不敢亂言。”殷玉見姐姐已抬起頭來就道。
“罷了,徒兒汝等聽好,若戰事一開汝等士族長得躲起來;汝等士族所受之祿,若士族主事處置不當,不僅可能盡失,還將免不了有其它。因為汝等士族雖在木壑不受待見,但畢竟是三品以上的大士族啊。”萬佛面無表情說到這微微一瞥,就見哪殷玉,玉竹已是呆了。
“什麼不受待見,簡直就是受排擠,因為她們士族沒象惡霸那麼做惡。”佛容狠狠道。
“小妹不要說的那麼不堪,看嚇著了徒兒。”
“實際就是這樣,興許比這要嚴酷的多。小妹不過據實道來而已。”
“也罷,徒兒汝等也不小了,該知道點士族的狀況了,師伯想說的是汝等士族雖還有架子在哪,木壑的話怎麼說來著,就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可一但走下坡路在木壑意味著什麼,徒兒們該是清楚的,師伯分析了這麼多要說的只有一個字:躲。”
“兄長這一味的躲要躲到什麼時候?”佛容有點想不通。
“為兄說的不是一味的躲,而是要躲過這個冬天;過了這個冬天再想辦法。”萬佛意味深長。
“兄長汝就展開來講講多好,也好讓小妹學到爾的分析。”佛容興致高漲起來。
“好吧,就稍稍分析一二吧;確切地說就是木壑這個冬天將是一個風起雲湧的冬天,而且必有大劫;就說這次環烏的行動將在十天內開始,抑或就是這幾天,這次環烏相對不一定要大打,可即便這樣,也可能打到陰魆郡,為兄做過計算,按環烏的精騎四天即可打到陰魆,環烏精騎的彪悍為兄就不多講了,木壑與環烏大戰小戰難道還不清楚?”佛容聽的若醉若癡,玉竹,殷玉則有點目瞪口呆。
“哪就與他們拼死一戰,前幾次還不得退了出去?還就不信了人多四十倍還怕他們不成。”殷玉有點失了理智。竟然豁地站了起來,頭上的金飾珠環也搖動不已。
“徒兒汝懂什麼?還不座下聽師伯講更待何時?”佛容厲聲叱道。
“徒兒,汝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徒兒吾來問汝,這三十年環烏與木壑大戰已有幾次?結果若何?”
“聽說有三次,都是木壑慘敗;可環烏人不是照樣得退走?”殷玉還有點不服氣道,這女子雖剛及笄一年,終是受了太多的影響。
“不,是四次,第二次是二十四年前,當時環烏人不及木壑四十有一,地不及木壑九之有一;卻將木壑打的大敗,黑燈山一戰木壑精銳被消滅二十四萬,當時黑燈山周圍幾百里殺得血流成河,僅環烏繳獲的銅輪戰車就達三百輛,連上擊毀的;木壑戰車損失殆盡;三王死于戰場,四王被俘,至時木壑元氣大傷,走上了一蹶不振的道路。草民更甚,師伯就不多講了;汝等該知道的。”萬佛幽幽地輕聲道來,然在殷玉和玉竹耳中卻若洪鐘大呂,震的耳膜嗡嗡做響。
“師伯本不欲講這些,不過汝等確該知道些許,才勉為其難講了不少。”
“師伯,哪為什麼他們還退出木壑?”殷玉仍不死心。
“哈哈,問得好,其實環烏本可不退的,畢竟木壑不對在先,可環烏是游牧之族,不擅耕作,占著還得耗力。是以退了出來,可這樣的決定明顯大錯特錯了,這才在以後連續又打了兩戰,一次比一次慘烈;要是哪一次就清除了木壑的惡勢力何止于耳;吾搞不懂的是環烏當時是怎麼想的,有時間的話師伯必研哪段史籍。”萬佛說的都是實情,殷玉,玉竹哪是雖還沒有出生,但他們畢竟生于木壑的大家族,多多少少也聽到過一些,雖然聽到的多是騙語。話題太
過沉沉,一時安靜的可怕,遠處黑漆漆的夜空在七閨秀山的左右延伸出去,仿佛沒有盡頭一般。
“兄長,這黑燈山是不是在七閨秀山的朔北方向,離這有千里之遙?”佛容對木壑地形似是有些研究。
“不錯,小妹去過?”
“沒有,只聽人講過。”
“看吧,若有時,為兄倒是想再登一次。”
“師伯到過哪里?哪里有沒有七閨秀山這麼大?”殷玉抬起小臉問道。
“比七閨秀山看起來還要遼闊,只是沒有七閨秀山秀;汝兩是凡人還是不去為妙。”
“為何?難道就因為徒兒是女子?”
“不完全是,哪座山不幹淨,汝等是凡人又是女子去了怕汝等受不了。”萬佛面無表情。
“有什麼不幹淨的,兄長何不講來聽聽?”佛容興趣大增,有些迫不及待道。
“算了,汝也是仙女就別打聽那麼多了。”
“不行,兄長不講就不去練功,再說了吾可是仙女,不怕得。”佛容說完,小小挺俏的鼻子還哼哼了兩聲。
“還是不講了吧?這黑呼呼的夜里,汝不怕,她們兩個呢?”
“不怕,師伯只管講來。”玉竹有點猶豫道,然師父想聽的她若何敢違逆。
“當真要聽?”
“要聽。”
“果然要聽?”
“要聽,要聽,要聽”佛容一疊聲道。
“好,這可是汝要聽的啊。”
“速講,再不講就睡著了。”
“好吧,既然這樣,哪為兄就再勉為其難講點。黑燈山是哪種北方典型的險峻山嶺,綿延幾百里,山的外面就是一望無際的草原;山連著山就頗似北方的炊餅。”講到這里殷玉俏笑了一聲;“象炊餅啊,徒兒倒是吃過的,味道還真不錯。就是有點太虛了不經吃。”
“妹妹,汝能不能不說話;再打斷師伯講,就把汝哪小嘴堵上。”
“汝沒物事,拿什麼堵?”
“哪還不好辦,姐姐就把僧襪脫下來堵住。”玉竹大大咧咧道。
“惡心死了,汝哪僧襪得有幾日沒洗了吧?”殷玉張了張殷紅的小嘴,似是胃里翻了起來。
“徒兒別鬧,汝哪僧襪堵汝妹妹的小嘴,熏也把她熏死了,她還問的出來。”說的玉竹笑了起來。
“吾之僧襪有那麼臭嗎?看師父說的。”說著還不好意思的往穿著僧鞋的腳上看了好一陣子。
“惡心玩意兒,還盡往哪看,汝師伯還在跟前呢;兄長爾盡管講來,別理哪兩個沒出息的玩意兒。”佛容有點惱道,她急得都要冒火了。
“對,師伯,別理哪沒出息的玩意兒,講吧。”玉竹也跟著道。
“姐姐,汝學師父說話。”殷玉一臉壞笑。
“汝兩個再鬧就不要聽了,統統給吾站到哪牆跟前。”
“師父,站到牆跟前幹什麼?”
“面壁,還幹什麼,汝以為還給汝兩個備了什麼好吃的?”殷玉吐了吐舌頭,低下了頭。
“講啊,兄長。”佛容又回頭催道。
“還說汝等鬧一鬧就忘了這茬,怎麼又想了起來?”萬佛有點鬱悶道。
“兄長還不知道小妹,其它不說就這記性好,這才有幾時,就是十幾年前的事也忘不了。”佛容說的還真不假;她去年想起萬佛七八年前作弄她的一件事,就在三師伯哪添油加醋地很奏了一本,害得萬佛被好一頓訓,幾個師伯,師叔的鐵嘴功萬佛至今都記憶猶新。
“講,講,只是汝等得安靜才是,再要鬧,就都給吾回屋練功去。”
“別囉嗦了,速講。”
“師伯,講吧,徒兒不聽都睡不著,這心里自是掂著一件事。”
“好吧,剛才講到哪來著?”萬佛又拿起一串肉,佛容急躁的劈手奪了過去。
“小妹哪有汝這樣的,還不讓人吃了。”萬佛沒防備,見肉已到了佛容手上就道;玉竹,殷玉都沒有看清肉已到了佛容的手上,吃驚地向佛容豎起了大拇指。
“唉,慣得沒樣了,講,講,這要不講汝等師父又不知要耍出什麼花樣來了。”萬佛頓了頓接著講道。
“北方的山雖象炊餅卻並不比七閨秀山低,溝壑縱橫,山谷幽深;依為兄看來還高了不少,然這些山的延伸卻是些不高的小山,據跟去的當地人講,這些只長著茅草的小山頭不幹淨,到了夜里就見灰蒙蒙的幾步之外燈光就沒了,山頭上常有戰鼓和吶喊聲。再往里就有更滲人的景況。有幾個人聽了就有點打退堂鼓;這樣走了數人後,吾等晚上時也就只有十一人了;吃完晚飯,汝三師兄就非鬧著上山看夜景;大伙拗不過他,只得稍事休息後于二更出了驛站大門,這晚就跟今夜一樣,黑漆漆的夜色伸手不見五指;白天看到的幾座小山掩在夜色里失了蹤跡。”
“師伯,不幹淨是不是有鬼?”殷玉有點萎頓問道。
“別插話,聽汝師伯的。”佛容瞪了殷玉一眼。
“吾等一行是十一人就事先分成了兩隊,齊頭並進;這樣走呀走的,從二更走到三更也沒到哪小山下;提著的跽人風燈也愈來愈小,開始剛出客棧門時還能照十三四步,可走了不到一個時辰僅能照到七八步遠了;再走了一頓飯的功夫已只能照得三四步了;白天時為師估量了一下,最近的小山也不過就三里出頭,這都走了一個時辰了哪踏出的小道還往前延伸著;三師兄見狀就叫過哪跟來的人問:這是怎麼回事。哪跟來的人有點抽抽道:他也不知,白天上哪小山也就半個時辰就夠了,還勸大伙轉回客棧。為師看他驚恐的樣子就想笑,可時辰不長,同來的幾個人說什麼也不走了,非要返回,這真是讓為師惱火的很,可又不能說什麼,畢竟他們也有他們的恐懼,可不管怎麼說,既然已進了這黑燈山,斷無半途而廢的道理;為師就是這樣的脾氣,要察就要查的個徹徹底底,不留任何死角;他們連黑燈山的門都還沒進就要返回,哪象大士之為,三師兄雖也猶豫,但聽為師的也力圖進入;可哪幾個卻不管不顧徑自就往回返,還將七盞風燈提走了四盞,余下的六人就只有三盞燈了。”萬佛面無表情講道。
“哪次若小妹妹在,小妹定要說服哪些膽小若鼠之輩,不過兄長哪次也太過涉險了點。” 佛容也知道些哪次的事情,只是只言片語而已,不是萬佛說與她的,萬佛向來不願多講,畢竟發生的明白都擺在那里的,還用多說嗎?後來才知在這木壑不說卻是不對,當然這是後話。
“師伯,他們返回是不是經了什麼令他們怕到了極點才要執意回去呢?”殷玉一幅深思的樣態倒把玉竹逗樂了。
“妹妹,汝想到了什麼?那麼深沉,不知道的還以為汝少年老成呢?”
“姐姐,汝向來不知,凡在木壑發生的事皆有其無盡之根源,所謂冤有頭債有主是也。”
“講得好,徒兒還真有點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的意思了。”佛容不失時機誇她的徒兒道。
“說的有點道理,其實也沒什麼,三師兄見愈走愈黑,久也到不了哪小山之上,情急之中就問為師這是不是木壑的四煞陰魂陣,吾怕大伙害怕就沒說出,可這時昆顏山的黑四郎卻知道些這木壑的四煞陰魂陣的端倪,就道出了它的可怕之處,再加上又遇到了幾件怪事,這些人就起了返去的念頭,黑四郎也在其中大加渲染,倒合了他們的心意。”萬佛半閉目仿佛在回憶當時的情景。
“兄長,什麼是四煞陰魂陣?有什麼可怕的?”佛容對奇聞軼事向來頗感興趣,聽說有這樣的布陣,早已心癢難耐,就是不睡覺也的追根究底,弄出個所以然來。
“這木壑的四煞陰魂陣是木壑一種很陰毒的布陣,就是木壑的哪些術士借黑燈山幾萬陰魂排列的一種陣,目的無非就是要用于將他們打的大敗的環烏;這陣若是練到一定的火候,每個陰魂就可成煞,雖不能打的仗,更不能打的大仗,卻可影響環烏運道,還可將這離兩地對壘的黑燈山變成死處;經過黑燈山之戰,木壑慘敗後,木壑絕大部分權貴都不想讓木壑草民知道情況,這樣有了這些惡陣就可大大的隱瞞戰況,為他們下一步的詭計實施造的時機。這四煞陰魂陣即便白天進入也是大為不利,何況晚上;晚上正是陰魂活動之時,況無光漆黑,自是這四煞陣最烈之時。吾等進入時已過二更,陰魂已有減弱,可還烈的很,當吾等愈往里走就愈加黑了下去。”
“師伯,環烏就不知道這些嗎?”殷玉咽了口唾沫秀目圓睜問道。
“怎能不知?環烏已比木壑強大豈能不知?可環烏幾次派了祭司前來看了幾次後來卻不見了下文,想是對環烏影響不大,否則環烏可是手段多多,豈能輕饒了木壑?”
“哪,到了小山否?”玉竹也愣愣問道。
“汝等聽為師往下講,不要著急;又走了有一盞茶的功夫,哪黑四郎就叫有心煩意亂的感覺,起初吾和三師兄自是不信,可後來哪黑四郎九尺高個竟然萎頓在地上,就見那黑四郎口吐白沫眼見已有點不行了得感覺,他是三師兄非留下來的,黑四郎在昆顏山一向驕橫,可在吾和三師兄面前卻不敢有大的造次,就是心里不願意,也斷不敢說出來;可要是真出了事卻也不妥;三師兄只好運功救他,還有幾個人也有不適;想是功底淺薄所致,看來這陣對少量人入內確有大害。三師兄和為師自是不怕得,可眾人卻難說,這時候周圍黑霧漫漫,蕩漾在吾等身旁;遠處似有光亮,眾人一喜就要前往;被為師欄了下來;眾人不解急問;三師兄說道:這或許是這四煞陰魂陣中的幻象,眾人靠近很是不妥。然有幾個人可能想看個究竟,還是向哪光亮走了前去;那光亮明明就在前趨不遠處,可吾等卻半個時辰卻還沒靠近;眾人疑惑,在經吾和三師兄勸導後跟著往別處而來,正這時,就見前趨的光亮立時大了起來,一盞茶不到已有半個村子大小,在中間突若出現了一隊兵士,看樣子不下千人,布成一個方陣身披沉甲,手持長戈緩緩走來;只一盞茶功夫,腳步聲沉沉已是不絕于耳;吾心中一閃已知是木壑的步兵方陣,這種陣專用于木壑步兵突擊,長戈竟然有一丈余長;眾人已然不知所措,三師兄忙于救哪黑四郎無暇顧及,為師只得座下運起功來,哪時為師功底還不比現在;象這麼大的運功運一次功就要損去幾年的道行,是以不願輕易運這麼大的功,但眼見不運功就有人要遭難,不得不為之,那些方陣愈來愈近,有的兵士已可看到面孔,只見在這些殭硬的面孔上,都留著血,愈近哪血就流的愈多,後來竟然將臉孔也遮擋下來,就象一個個血葫蘆一般;愈走愈近,沉沉的戰靴踏出□□的聲音,愈近哪種逼迫感愈強,三師兄在運功療哪黑四郎的傷,無暇顧及;其他人已不見了身影;四周愈發黑了起來,襯得哪鬼方陣愈加亮了許多。”
“兄長,爾不趕緊運功擋住哪陰兵,更待何時,再往前,爾和三師兄相必沒啥;哪些一起來的人就要倒霉了。”佛容聽得急上心頭。
“是呀,師伯再要不運功,哪些回驛站的人也一個別想回去。”殷玉急得什麼似的。
“不是為師不願運功,實是哪時雖也學了不少,可畢竟用的還不算多,師伯吃不准到底能否擋的住這伙陰兵,這可是千人還多,而且也是久經沙場的,倘萬一擋不住,是不是將有更多的陰兵出現也未可知。當時只有師伯一人可想,三師兄也難合理力;這時黑四郎恰時醒來,見大批陰兵吼吼向他走來,刀槍劍戟若林,嗷一嗓子又厥了過去;把個三師兄忙得,又是拍臉又是掐人中,哪黑四郎就是不醒;三兄急的,又不能就拋下他,一時汗都濕了衣背;為兄見事已這樣,只能原地擋攔了,就盤坐下來運功起來,反正就是不能完全攔住,也可為三師兄抽出空來,這樣他們或許可回到驛站。”
“三師兄,不若兄長,若兄長擋不住,不僅那貨要死,就是三師兄怕也危險之至。”佛容對她的兄長自是了解很深。
“明知險險,哪貨還要跟著幹嘛?這黑四郎倒是個孱頭。”玉竹冷笑道。
“誰說不是呢,明知他不行,兄長幹嘛還帶著哪貨?這黑四郎在木壑時可也是個老鄉兵了,竟然連這點眼色都沒有,當真孱的夠嗆。”佛容恨恨道。
“這貨也是木壑的?還是個老鄉兵?”玉竹有點大惑不解。
“打住,萬不要再提哪貨了,聽昆顏山的仙家講,就因為他是木壑的,又出了不少事,才跑到昆顏山非要學本事,這不還當上了行武閣的閣主,兄長,吾就奇了怪了,這麼個人還能當上閣主,真不知這昆顏佛生的什麼眼光?”
“哪黑四郎是臨雲祖師所薦,雖沒什麼本事,可也修成了個半仙;當時三師兄也說既有臨雲祖師的極力所薦,又有昆顏佛的話也就帶上了他,反正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也不少。”
“可這廝卻在哪時厥了兩次,是不是故意的?就是場面再怎麼可怕;好歹也是個半仙,至于半點忙也幫不上嗎?”佛容仍然憤憤不平。
“這些以後有的是機會弄清,為兄就接著講,為兄剛打坐運功,就感覺後面已有一股大力擊向了前面的陰陣,三師兄是個急性子,想是他已出手,可他一邊要醫哪黑四郎,一邊又要擊退陰陣,卻是有點分神,雖說哪時他的功力不比為兄差;陰陣被他的大力擊中之處,就有陰兵倒地,兵器落地時的響聲不絕于耳;遂及就聽到了鼓聲大作起來,陰兵不僅沒有後退,還不知死活加急衝了過來;長戈得撞擊聲甲葉的嘩啦聲已近在咫尺;為兄這片刻的運功已將攝石功運于掌中,只是太過倉猝,未及功力的五成。不知道運出去效果怎樣?”
“還等什麼?速擊出啊。兄長爾也是的,這般緊急卻要用攝石功,小妹可知道爾從師伯他們哪里學到的豈只攝石功,那麼多功夫爾不用,這時候偏要用什麼攝石功。”佛容聽得急得要上房了。
“師父,陰兵只是幻象,還真能將師伯這樣的上仙怎麼樣?”玉竹明顯在安撫她師父。
“徒兒有所不知,這陰兵的攻擊有時不若那真人差,這要看在什麼去處,這黑燈山死了那麼多人,必是極陰煞之處,養出的陰兵可想而知;汝師伯們雖是上仙,然就哪股陰煞之氣粘上也是不好,唉,就是給汝等講汝也不懂。還是好好聽聽下面要講的吧;兄長爾繼續。”
“為兄顧不得那麼多,就立馬將周圍的大小石塊攝到了半空,借著三師兄擊出的力道打了過去,而這時前面兩排的長戈也已刺到,為兄與汝三師兄往後騰出幾十步方才站定;這時石雨也擊中了陰陣,只見陰陣里若滾滾雷聲,大小數不清的石塊密集地砸向陰陣,轉眼間幾十排陰兵被砸倒,可詭異的是這些陰兵在被砸倒後除了升起一綹濃煙,卻是什麼也沒剩下,一盞茶後哪些陰兵已所剩無幾,在陰陣的上空形成了一層厚厚的淡紅色薄霧;不一回兒就被什麼強力吸了回去,再看四周已不似來時的黑暗。”
“兄長哪淡紅色的霧是不是象今天看到的一般?”
“嗯,有點,只是不似今天看到的紅而已。”
“被什麼吸了進去?”佛容大瞪著本已快占到小臉二分的大眼睛,顯得更是著急起來。玉竹等自是聽的呆了。
“師父,今天爾看到了若黑燈山的紅霧,霧?”玉竹咽了口唾沫結結巴巴問道。
“徒兒,別聽汝師父瞎說,她就是南柯一夢而已。”萬佛面無表情道。
“對,是夢,夢,兄長繼續講。”
“待霧散去,在那明亮所在亮堂堂顯出一道關城來,關城高可數丈,黑洞洞的四方關門大開,隱約可見門中的房舍街道。遠遠的可看到高高得鐘樓立在兩旁,鐘樓後面還有樓閣。”
“師伯,這荒山野嶺,哪來的這麼大的關隘,別是什麼鬼城,城吧。”玉竹臉色發白地拉住了萬佛的衣袖;殷玉則在旁邊偷瞄向院外沉沉的夜空,驚恐之色溢于言表。
“傻徒兒,還別是,就是鬼城,為師記得在木壑也見過這麼一幕;唉,這木壑的詭異可說也說不完啊。”佛容感慨著,明亮的大眼睛也隨著看向周邊無垠的夜空,只不過她更像在觀察什麼物事似的,來木壑這半年余她也有了這樣的習慣。
“為師知道這是鬼城,可這座鬼城卻顯得那麼與附近的山體格格不入;為師琢磨可能與哪光線有著不可分的關系,哪光中竟然有灰光,這種光線可是殊難看到,有的凡人窮其一生怕也難見一次。”
“這是什麼光亮?灰的,可沒見過,是什麼樣子?”殷玉低眉信手道。
“師伯,哪些是不是與妖術有關?”玉竹也急問道。
“徒兒,汝要能見到,只怕現在就不在這里了。”佛容笑道。
“徒兒們問的好,這些是仿九轉輪回的灰光,而且是妖術造出的九轉輪回的灰光。”
“輪回是天數,他們還敢臆造天意?”玉竹修行已有數年,自是知道這輪回是怎麼回事;當她聽得也是大大吃了一驚。
“玉竹徒兒果然沒有白白修行,他們就是在謬為天意。這灰光就是這些陣的一小部分。”
“兄長,他們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謬為天意,難道就不怕極大的報應嗎?”佛容不可理解。
“小妹,汝還是太過單純了,徒兒現在就給汝師父講講這木壑的不少權勢為何敢逆天行事吧。”
“姐姐,汝講吧,妹妹在旁補充就是。”殷玉見玉竹望向她,就道。
“汝兩不可推來推去的,玉竹汝說,殷玉也要講不得有誤。”佛容是個急性子,見狀不由得就有點冒火;她對什麼刻意隱瞞向來都是打破沙鍋問到底的;這也是她練功常有精進的關鍵原因。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2.1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