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眾生苦
第二回 妖孽誅
第三回 忠孝辯
第四回 前路難
第五回 秦賊熾
第六回 無情劫
第七回 寒窗憾
第八回 寇讎擊
第九回 桃源夢
第十回 裡外逼
第十一回 逍遙淚
第十二回 離別恨
第十三回 群龍會
第十四回 英雄血
第十五回 末世緣

明季。曹文詔傳
作 者
雨時
故事類型
虛構歷史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6.12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
累積人氣
1362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明季。曹文詔傳資料大全
               第四回 前路難 更新時間:2016.06.12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七章 加入書籤
文詔與文耀奉命出征,到陝北平亂。他們離京之後,曹家變得冷冷清清的。曹芝一反常態,乖乖的留在家中,她整天在庭院中呆坐,思念著兩位哥哥。曹芝往日總愛偷偷出門,但如今文詔不在,自己可以任意妄為,卻又覺得沒有興致去胡鬧搗蛋,況且小淳在家中養傷,她要好好地守護著。

曹芝悶在家中,只對著母親和嫂子。她看見嫂子打點家務,照顧老母,非常慇勤,心裡對這嫂子生了一點好感,但為了小月的緣故,她仍是不願與這嫻雅的嫂子打交道。淑真對文詔的思念,比芝兒更深,畢竟只是新婚燕爾,夫婦倆只相處了幾天,丈夫便遠去陝北,留下一個陌生的家,讓她照料。淑真咬緊牙關,遵照文詔的吩咐,一心一意照顧他的家人。

轉瞬間,文詔和文耀已離家數日。小淳的肩傷亦已康復,可是在日間,他仍不敢離開芝兒的閨房半步。夜來,小淳悄悄從芝兒的閨房出來,看看室外的月光,不一會兒,又躲回屋子去。

芝兒見夜已深,娘親和嫂子大概已經睡了,才敢開腔跟小淳說話。

芝兒輕聲說:「小淳,也要想個辦法讓你出去!」

小淳臉色沉了下來,說:「我也知道我不可能一生一世躲在這裡,可是外面的官兵仍在緝捕我,我怎能出去哩!」

曹芝皺起眉頭,也想不出法子。

「況且我也不知道我能到哪裡去……」小淳說時,頹然喪氣,像完全沒有希望一樣。

「別這樣吧!天無絕人之路嘛!」曹芝安慰著小淳,可是她心裡明白,這事情一點也不好辦,而且小淳留在家裡,早晚會給人發現,那麼,就真是天大的麻煩了。「小淳,我明天到小月那裡去,跟她商量一下,看能怎辦……我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你送出京城之外。」

小淳也沒有更好的方法,惟有把自己的性命交到曹芝手中。

第二天清早,曹芝換上一襲寬大男裝,偷偷出門,往漱玉院走去。清晨時分,漱玉院裡比較清靜。青樓之地,酒池肉林,夜夜笙歌,嫖客妓女喝得酒酣耳熱,相擁而醉,春宵暗度;到得日上三竿,客人醉醒,才意猶未盡的離開。在這清晨時分,大家仍賴在溫香軟枕當中,怎理得曹芝這不請自來的常客!

曹芝熟悉漱玉院的一草一木,仿如自己的家園一樣。她從後門進來,直走到小月的房間去。曹芝進門,看見小月呆坐在桌邊,臉容憔悴,一雙眼睛紅彤彤的,似是一整夜沒有睡過。

曹芝見小月這般模樣,心裡很難過,若不是因為要守護著小淳,她早該來安慰這老朋友。曹芝說:「小月,你還好嗎?」

小月緩緩轉臉,看著芝兒,兩行眼淚直流到腮邊。

「小月,你怎麼啦?」

「芝兒,我……」小月見芝兒,即泣不成聲。

「小月,不急!你哭吧!我知道大哥的事,一定傷透你的心了!哭吧!」

小月聽到文詔的名字,就伏在芝兒的肩上哭了。

「小月,別怕!你可以找一個比大哥好上一百倍的!一定可以的!」

小月無語,搖搖頭,彷彿世上就只得曹文詔一人,能讓她死心塌地。

「那……也不怕……如果你不嫌棄,也可以叫大哥給你一個名分……只要等到大哥回來,再從長計議!」

小月聽罷,沒有得到半絲安慰,反而哭到更淒厲。

曹芝不明所以,惟有等到小月哭聲稍歇,才再問道:「到底是什麼回事了?」

小月終於拭乾眼淚,她吞了一口氣,緩緩說道:「我恐怕等不到文詔少爺了。」

「為什麼?」

「大娘已把我許配給謝員外,作他的三房妾侍……再過半月,我便要嫁入謝家。」小月抽泣了一下,又咬緊牙關,說:「大娘說,這安排是最好的了,難得謝員外看上我,她說她是最疼我的了……從沒要我像其他姐妹一樣,操皮肉生涯……她們要嫁一戶正當人家,真是比登天更難哩!」

「小月!這太為難你了!要你嫁給一個白髮老翁,就這樣過一生嗎?不成!不成!」曹芝氣得腦後生煙,說:「我要跟大娘說個明白!」

小月含淚拉著芝兒,說:「芝兒,沒有用的!由我被賣進這漱玉院,我的命就在大娘手裡,誰也救不了我!就連文詔少爺也救不了我!」

「不對!不對!大哥一定能救你,雖然他今天的官位不高,可是他勇謀兼備,必定可以立軍功,成為赫赫有名的大將,屆時他一定可以把你從這鬼地方帶走!」

「可是,我已經等不到了!」

「別說傻話!」曹芝只覺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小淳的事情還未解決,小月這邊又出事了。大哥在新婚之日,吩咐過自己要看顧小月;如今發生了這大事情,又叫自己怎樣去出主意呢?芝兒想起自己對文詔說過:「如果有人欺負小月,我就帶她到陝北找你,讓你作主。」曹芝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一念頭,一個很冒險的念頭。可是,這真要很大的勇氣!

曹芝對小月說:「你讓我再想一下!我要再細想一下!」無論平日曹芝是如何的勇敢,這一趟,她也真是拿不定主意。

曹芝拖著腳步,離開漱玉院。她一邊走,一邊在發呆。她在想,小淳和小月兩人的困境,如何能解決?她明白,一定要把他們送離京城,兩人才可避過一劫,可是,離開京城以後,兩人又可以到哪裡去呢?大概,小淳應該返回陝北的家鄉,可能找到一處落腳之地。小月要去找大哥,找到大哥就好辦了!曹芝心想:「這真是談何容易!這路上多艱險啊!他們離開之後,能活命嗎?離開之後,大家可能就一生一世都不能再見啦!」曹芝想到小月,就更覺不捨。

曹芝頹然回到家中,見吳媽急步出來。吳媽一見曹芝,喜孜孜地說道:「三小姐!三小姐!喜事臨門呀!」

曹芝聞言,高興得跳起身來,說:「哥哥回來了嗎?」

「不是!不是!你進來就知道啦!」吳媽就把曹芝拉進屋內。

曹芝踏入中堂,見桌上滿是禮物,大包小包的,堆在那裡。老夫人和嫂子也坐在那裡。

老夫人見曹芝那一身寬大儒生服,皺起眉頭,說:「芝兒,你看!你這個模樣,真失禮啊!」

曹芝不以為意,走到娘親身旁,她好奇地看著那些禮物。

老夫人對芝兒說:「這些東西都是送給你的!」

「給我的!」曹芝有點摸不著頭腦。她只見母親和嫂子都很高興,嫂子的笑容是有點奇怪的,可是,哥哥剛出征,又有什麼可高興的事情呢?

老夫人說:「剛才王大嫂子來過!」

第二十八章 加入書籤
「王大嫂子?哪一位王大嫂子?」曹芝猛然想起,王嫂子就是那替大哥作媒的媒婆。曹芝張口叫道:「她來幹什麼?」

吳媽掩嘴笑說:「她來向三小姐提親耶!」

曹芝瞪大眼睛,她搖搖頭,不敢相信吳媽的說話。

老夫人說:「王大嫂子替人來問媒,那是楊鶴大人的兒子楊嗣昌。」

「楊嗣昌!那個讀枉書!」曹芝驚呼道。

「芝兒,你怎能如此無禮!楊鶴大人是朝中一品大員,楊公子一表人材,亦是當朝進士,兵部郎中,家勢和人品都是上佳之選。」老夫人說道,似乎對這位乘龍快婿甚為欣賞。「唯一的遺憾,是楊公子早已成家,他不想要你委屈,所以,想把你納作平妻,與正室平起平坐。」

芝兒聽罷,打了個哈哈,說:「誰稀罕做姓楊的媳婦?不錯!我是敬重楊鶴大人,他一直體恤民情,亦慧眼識英雄,是哥哥們的伯樂,可是,這跟我要嫁給那讀枉書是兩碼子的事情呀!我才不要做楊嗣昌的平妻,我不要爭別人的丈夫!」

「芝兒,你怎能這樣說話呢?你已經快十九歲了,該是談婚論嫁的時候。從前,因為你大哥的親事,我都不敢為你籌措……現在你大嫂已經入門,就應該為你找夫家了。」

「胡說!還有二哥哩!二哥仍是孤家寡人啊!」

「文耀是男兒漢,不一樣的!」

「娘,總而言之,我是不會答應!」說罷,曹芝悻悻然走回內室去。曹芝怒不可遏,她想起當日文詔被母親逼婚,黯然跪在中堂的情景;今天這事情竟落在自己的身上。曹芝跑到後院,只想吸一口氣。

這時,淑真跟在芝兒身後,她看見曹芝氣急敗壞的樣子,心裡也有點感受。淑真走到芝兒跟前,柔聲對她說:「三姑娘,婆婆叫我來勸你一下。」

曹芝氣在頭上,罵說:「都是你們這些詩禮傳家的奴隸,什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們的終生幸福就栽在你們手中。」

淑真被小姑罵了一頓,覺得不是味兒,可是,文詔把家裡的事情交給自己,也要硬著頭皮,開解曹芝。淑真淡然說:「三姑娘,我明白你當下的心情。我們身為女子,很多事情實在是沒法作主,可是……可是事情也不是那麼壞。」

曹芝閉口不語,雙手緊緊握拳。她知道自己的脾氣,如果她再說話,必定會叫嫂子難受。她要遵從大哥吩咐,尊重嫂子,還得少講一句話。

淑真續勸道:「你這心情,我明白,我真的明白。當天我知道要嫁給你大哥,我也跟你一樣,又惱又恨,又驚又怕,我也怨父親要逼我嫁一個我不認識的人。可是,我嫁進來以後,才知道父親沒有選錯。相公不單是男子漢、大丈夫,而且對我很好,很尊重我,婆婆待我亦如子女一般。」

「我大哥哥當然是男子漢、大丈夫!他定意要善待你,就一定會辦得到。」

「那麼,楊公子呢?聽說楊公子也是很有才華的人呀!而且,你們見過面,楊公子真心待你,才請王大嫂子來問媒……三姑娘,你是比我強多了。」

曹芝聽得嫂子這番說話,心裡雖然仍不服氣,但是卻舒服了許多。曹芝心想:「是的!我真是比嫂子強多了!起碼我跟那個讀枉書見過面,那讀枉書也像是有點喜歡我!可是,大哥呢?他的心一直在小月那裡,只是因為娘親的緣故,才娶大嫂,大嫂還懵然不知哩!」

曹芝說:「大嫂,我知道楊嗣昌的家境好、才學高,而且風度翩翩,言談出眾,是很多女子夢寐以求的佳偶。可是,我……我不是這種人,我不能接受他!」曹芝一想到嫁入楊家,就得與楊嗣昌朝夕相對,守著楊家的規矩,過著必忠必孝、毫無主見的生活。曹芝想到這裡,禁不住打了一個寒噤。

淑真似懂非懂,不明白小姑為什麼要平白放棄這樣的一個良人。淑真問:「你是不是有心上人哪?」

曹芝斷然說道:「沒有!」

淑真臉色一沉,把曹芝拉到一旁,低聲問道:「三姑娘,我想問你,你真的要如實答我……」

曹芝的臉色也沉重了,她心知大事不妙。

淑真問:「你房間裡的人是……」

曹芝眉頭頓蹙,即說道:「大嫂,你千萬不要告訴別人!」

「我知道的,這事不能張揚,女人的名節事大!可是,你怎會藏了一個男人在房間呢?如果他是你的心上人,也得讓婆婆為你作主啊!」原來淑真昨夜輾轉不能成眠,本想到後院散步,就看到小淳鬼鬼祟祟的縮入芝兒的閨房,她想看個究竟,卻聽到芝兒和小淳在對談。淑真不敢驚動家裡的人,便退回房間去。早上淑真想問個明白,已見曹芝溜了出去。淑真惟有等曹芝回來。

「他……是我的一位多年好友,可是他不是我的心上人,我們也沒做過什麼失德的事。大嫂,你要相信我,千萬別告訴娘親。」

「那麼,他要待到什麼時候呢?這事情早晚會給婆婆知道的,那時候,就真是天大的麻煩了!我們是女子,這種事情是絕對不成的。」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大哥也認識他的,如果你不相信我,也得相信大哥!」

淑真聽到文詔認識這人,也知道這事,一顆心才稍稍穩定下來。可是,她還是不安心,又問:「三姑娘,那麼,他什麼時候離開啊?我們一家都是女人,恐怕會出岔子,弄得流言蜚語,那就……不太好了!」

「大嫂,你就給我三天,我一定會解決這事情。」

「那麼,關於楊公子的親事,我要怎樣回答婆婆呢?」

「這個嘛!」曹芝盤算了一會,說:「你跟娘親說,我不依,我要大哥為我作主。」

「嗯!我知道了!」淑真也鬆了一口氣,說:「我們暫且拖延這門親事,我替婆婆寫一封家書,送到陝北,請相公作個決定,對嗎?」淑真本來要做說客,勸小姑答應這一門親事,可是小姑這脾性,自己是管不了的。如今,把這事情交給文詔去處理,淑真也是覺得輕省了。

「對吶!大嫂也真聰明!」芝兒誇了大嫂一句。忽然,芝兒覺得這平凡的大嫂也有可愛可親的地方,竟然對她生了一點敬意。

曹芝謝過大嫂,便直往後門出去。淑真想把曹芝叫住,卻也沒有辦法。

曹芝一邊走,一邊盤算著:「幹嘛出了這麼多事情?如果大嫂修書給大哥,大哥一定會叫我嫁給楊嗣昌……大哥就是那樣……他一定要我順著娘親的意思,況且楊鶴大人是大哥的恩人,是他的伯樂……

可是,總不能因為他有恩於曹家,就要犧牲我的終生幸福啊!我可不是大嫂,我沒法逆來順受……我要跟大哥說個明白!在那家書送抵陝北前,我一定要跟大哥說個明白!」

曹芝走到漱玉院門前,終於下定了決心,要與小月和小淳二人,一同離開京城,到陝北去找文詔。她找著了小月,便對她說:「小月,我們一同離開京城,到陝北去!」

小月頓時呆住,講不出話來,自從她入京之後,就沒有想過要離開。

曹芝問:「小月,你不想去找大哥嗎?」

第二十九章 加入書籤
小月斷然說:「我恨不得馬上就見到他!」小月衝口說出心底話,這一刻,她才清楚知道,無論如何,她都是想留在文詔身旁,哪怕是無名無分,只要能見到文詔,那就夠了。

曹芝續說:「可是,我有一道難題,要先解決!」她環顧四周,把小月的房門牢牢關上,又把小月拉到一旁,輕聲說道:「小淳在我家裡,我們要帶他一道離開!」

小月嚇了一跳,叫道:「小淳!」

曹芝掩住小月的嘴巴,在她耳邊,把小淳的事情,一一告訴小月。曹芝說:「如今小淳是欽犯……要送他離京,恐怕不容易!」

小月沒有再見過小淳,卻想起那些到漱玉院來玩樂的宦官,他們都皮膚雪白,紅唇貝齒。小月再看著身穿寬大書生服的曹芝,問道:「芝兒,小淳現在是什麼模樣?」

曹芝想了想,說:「他嘛……也像從前一般消瘦,樣子跟以前都差不多,只是比從前更蒼白……」

「你想想,他漂不漂亮?」

「你說什麼傻話?他怎會漂亮!只有女兒家才叫做漂亮!」曹芝頓了一會,恍然大悟,說:「小月,你是說叫小淳易服……」

「這也值得一試!」

曹芝點頭稱是。

「可是……芝兒,我們又能到哪裡找文詔少爺呢?陝北不像京城,那邊是茫茫群山,天大地大,我怎知道文詔少爺在哪裡呢?」小月想到這裡,又有點沮喪了。

曹芝再細想了一會,說:「別怕!有一個人會知道大哥的行蹤!」

「是誰?」

曹芝想起了任職兵部的楊嗣昌。曹芝對小月說:「小月,你能找到一套女裝給小淳嗎?我還要一些胭脂粉黛,珠釵飾物。」曹芝把魏化淳的身形高度,告訴小月。

於是,小月就溜出房間,到後院去,她看見那裡掛了幾套女裝,她仔細思索,盤算哪一位姐妹的身形跟小淳最貼近,又再環顧一下,就拿走了一套淡紅絹衣。她返回房間,又把自己的胭脂和飾物,跟那絹衣一併包裹,交給曹芝。

曹芝對小月說:「我現在就去找那楊嗣昌,如果我今夜不來找你,明早辰時初,我們就到阜成門前等你。」

曹芝告別小月。她背著那一包女裝,踏出漱玉院。曹芝心裡有點矛盾,自己是下了決心,與小淳小月二人,同往陝北,可是,自己自懂事以來,從未離過家。要算平日頑皮出走,黃昏前也會跑回家去,哪會想到要遠去陝北,前路是禍是福,也沒法知曉。可是,如果不走,小月就要嫁作人妾,自己要困在楊家,小淳更不堪設想。曹芝想到這裡,只覺得是非走不可,惟有離開,才有一線希望。

曹芝走著走著,來到長春文社的門前。曹芝想起在長春文社與楊嗣昌相遇,若不是那一次相遇,那姓楊的大概不會登門提親。曹芝想起來,真有點後悔,都是自己頑皮闖了禍!

「那讀枉書會不會在文社內?」曹芝想了一會,就走進文社內。她剛進大門,那守門的家丁就喊道:「怎麼你這個小丫頭又來了?」

「我來找人哩!」

「不成!不成!主人吩咐過,斷不能給你再闖進去!」家丁伸開雙手,攔住曹芝的去路。曹芝走向左邊,他就攔在左邊;她走向右邊,又給那家丁攔住。曹芝生氣了,她硬闖了幾次。兩人在那大門內擾嚷了半炷香的時間。

文社主人聽得大門那邊甚為嘈吵,走了出來。一些士人也跟著出來了。文社主人一見曹芝,即皺眉說:「怎麼又是你呀?」

「夫子,我來找人的!」曹芝說:「可是就給你的人攔住!」

「你來找誰人?」

「我……」曹芝正想說話,楊嗣昌就從文社裡走來,說:「曹姑娘是來找在下嗎?」

曹芝看見楊嗣昌,有點尷尬,點頭說:「是的!」

楊嗣昌一笑,說:「好吧!我們到外邊去談一談吧!」嗣昌向文社主人作揖請辭。

曹芝跟著嗣昌出門,覺得渾身不自在。曹芝還聽到後面的士人暗笑說:「好好一個閨女,穿成這個樣子……還來打擾楊大人,不知道是立什麼心腸,真是丟人現眼!」

楊嗣昌沒有理會其他人的說話,對曹芝說:「我們找一家飯店,坐下來,聊聊天,好嗎?」

曹芝勉強點頭,兩人就走到一家飯店內,坐下來。嗣昌點了幾碟小點心。曹芝覺得非常侷促,渾身不自在。她從沒有跟男子單獨相對,雖然小淳躲在自己的房間,但她一直只當他是朋友,沒有想過小淳是男是女,可是,這眼前的楊嗣昌,分明是個翩翩公子,還剛剛遣人到家裡提親。

嗣昌為曹芝斟滿一杯香茶,說:「曹姑娘,這裡的雨前龍井特別香,你真要試一試!」

曹芝喝了一口,嘴巴差點兒給燙傷,她扁扁小嘴,一副滿辛苦的模樣。嗣昌看見曹芝這可愛容貌,禁不住朗聲大笑。

「你笑什麼?人家的嘴巴給燙到了!」

嗣昌仍舊笑不攏嘴,說道:「對不起!只是姑娘確是可愛極了!」

曹芝聽罷,不禁打了一個寒噤。

嗣昌續說道:「你喜歡那些綢緞和珠飾嗎?」

曹芝想了想,老實說,她沒有細看今早那些禮物,也不知道是什麼樣子的綢緞和珠飾。曹芝只應了一聲:「嗯!」

「你喜歡就好了!曹姑娘,自從那次在文社初遇,我已經很仰慕你,你是我所見的女子中,最叫人難忘的。我真是有點兒無法自拔,才向父親大人請求,准許我向你提親。我知道我是有點唐突,還望姑娘接納我這份情意。」

曹芝聽得嗣昌的綿綿情話,不覺窩心,反是更受不了。曹芝硬著頭皮,說:「楊公子這份情意,芝兒心領了!可是婚姻大事,我作不了主。如今,我家裡沒有男人,兩位哥哥都在軍中,娘親和大嫂都不能作主。」其實,娘親早想答應這門親事,只是自己斷然拒絕。

「是嗎?我早該向曹參將陳明,只因參將新婚,我怕打擾了他!如果讓家父出面談婚,曹參將大概也會首肯。」

「楊公子家裡已有嬌妻,我大哥一向疼我,他不會想我去爭人家的丈夫。」

「那也確是苦了你……我答應你,我會全心全意的對你,不會讓你受半點委屈。」

曹芝裝了一副為難無奈的模樣,說:「這事情也不好說!」

「那麼,我去請准曹參將,好嗎?」

曹芝假裝含羞答答,說:「也不用了!我嫂子會修書一封,向大哥陳明,看看大哥的意思……可是,大哥已出門多日,不知道他身在何方?」


第三十章 加入書籤
嗣昌聽到曹芝要問准文詔,心裡寬了,說道:「曹參將在往陝北榆林衛的途中,從這裡到陝北,大軍大概要大半個月的路程,如果現在把家書送去,來回就是一個多月吧!」

曹芝暗道:「陝北榆林!」

嗣昌摸一摸曹芝的茶杯,說:「茶涼了!姑娘再試試看!」

曹芝強顏一笑,喝了一口,雖然這茶也真夠香味,可是也打動不了曹芝的心。曹芝陪著嗣昌,閒坐了一會,就托辭離開了。嗣昌把曹芝送返曹家,曹芝沒有拒絕,但一路上,她心不在焉,只是偶然答嗣昌一句。嗣昌能得這如花少女相伴,已覺滿足,也沒察覺她是假情假意。

曹芝返回家中,急忙拉著嫂子,對她說:「大嫂,我已經把事情辦妥,明天清早就會把那人送出曹家,你不用擔心了!」曹芝把事情講了一半,她不但要把人送出曹家,她自己也要離家。曹芝心想:「我沒有撒謊啊!我是要把人送出曹家,還要送到陝北去!」

淑真聽了,當下鬆了一口氣,那不明來歷的男人離開之後,大概就不會再發生什麼事情了,小姑的名節保住了,自己也算是解決了家裡一個難題。

* * *

寅末卯初時分,夜闌人靜之際,曹芝趕緊叫小淳裝扮。小淳把一襲紅絹女服穿好,緩步而行,已像極了一位可人兒,只是這可人兒略嫌清瘦了一點。

芝兒也不禁說一聲:「小淳,你長得比我更漂亮啊!」

小淳靦腆一笑,心想:「芝兒,我寧可是真正的男子漢,那麼,我才可以告訴你我心底裡的話,才敢和你在一起呀!」

「來吧!我幫你梳頭吧!」芝兒說。

小淳走到鏡台前,坐了下來。曹芝拿起梳子,思前想後,也不知道從何入手。平日,芝兒的頭髮都是由娘親或吳媽來幫忙弄妥的;如果不是的話,就自己把頭髮往腦後一梳,綁一條大辮子,通常還要塞進大帽子裡去,再穿上那寬大男服,大搖大擺地在街上蹓躂。芝兒從沒有擔心過那頭髮是好看、還是難看。可是,這一下子,總不能讓小淳梳一條大辮子,就走出去吧,這樣豈不會讓人察覺小淳的身分。

芝兒是極苦惱的樣子,心想:「都怪我不好,從沒有把梳頭這技倆學好!」

小淳對芝兒一笑,輕聲說:「讓我來吧!」

芝兒好生奇怪,她猶豫了一會,才把梳子交給小淳。小淳熟練地用梳子把頭髮梳得順順滑滑,用手把頭髮盤在頭上,然後用髮叉把髮髻插好,再用珠釵頭繩點綴一下。小淳幾下子的功夫,那一頭「秀髮」就被整理得美麗出眾。

芝兒不禁嘩然。

小淳拿起胭脂,照樣是一手流暢的技法,不消半刻鐘,把自己裝扮成美豔如花的女子。小淳站起身來,恁誰也不能認出他是一位小宮監。

芝兒也看得呆了。芝兒看看自己那一副闊袍大袖、衣不稱身的傻相,再看看眼前那漂亮動人的小淳,真是有點自慚形穢。

小淳說:「別站在那裡發呆了,還趁天未亮,我們走吧!」

芝兒點點頭,放一封留給娘親的書信在鏡台前,便拿起包袱,披上外袍,往後門走去。這時候,天未亮,還朦朦朧朧地下著小雪。曹芝與小淳踏出曹家,她回頭一看,心裡竟有點忐忑不安的感覺,畢竟是去路茫茫,禍福難料。

他們急步走向阜成門,路上,曹芝再三偷看小淳的裝扮,心裡讚嘆不已,禁不住開口問道:「小淳,你怎會學得這裝扮的功夫?雖然我從來沒有用心去學,但是我也知道這門功夫殊不容易。」

小淳無奈一笑,對芝兒說:「我在皇宮裡,要服侍娘娘妃嬪,我幾乎每天都要為她們梳頭打扮……我的手藝是宮中數一數二的,連皇后娘娘都叫我去幫她打扮……在皇宮裡,如果沒有一門技倆,就很難站得住腳……可能,一生一世都只能當個站門的奴才。」

「是嘛!在皇宮裡就是這樣嘛!」

兩人在曹府內,礙於處境,無法詳談,現在兩人離家出走,總算能暢所欲言。

芝兒又問:「那麼,你跟那魏……那個姓魏的,又是什麼關係?」曹芝不敢直言魏忠賢的名字,雖然路上無人,也怕惹來別人的眼光。

「他待我不薄……」小淳感慨萬千。

「怎會待你不薄?他把你弄成這個樣子!」

小淳慨然說道:「我不恨他,他自己也是這個模樣!」

芝兒長嘆了一口氣,心裡千百個不明白,小淳眼中的魏忠賢,難道是他的恩公來麼?芝兒記得當年魏忠賢在漱玉院帶走小淳,還把大哥遠配至遼左,二哥追隨其右,使一家人分離了八年。雖然大哥在遼左屢立軍功,從小小的把總,升遷至遊擊將軍,可是,也抵不過家人別離的憂傷啊!

小淳續說道:「我在宮裡,算是得到提攜,他把我送到最好的師傅那裡去學梳頭。我是有點聰明,這功夫學了不久,就自成一派。我在宮裡穩得住腳,也依靠他,那些王公貴冑,才不至對我這下人太過態。」

「那是你自己的能力啊!你也對他忠心耿耿,他才會這樣包容你吧!」

「不錯,我是薄有能力,我是忠心耿耿。芝兒,你可不會明白,在皇宮裡,不是講能力才華的,是講你背後有沒有靠山的……」

「我不明白!」

「有時候,我們得學會押注,要學會向誰靠攏;如果押錯了,那麼,就會跟那一幫人一同滅亡!」小淳想說:「就像我現在一樣!」卻又不敢說下去。

曹芝好像明白了一點,因為先皇仍在的時候,魏忠賢能呼風喚雨,所以,小淳迫於無奈,必須得投靠他。新皇登基,魏忠賢失勢,小淳即成欽犯。曹芝說:「那麼,你是迫於無奈啊!」

小淳又是一笑,說:「也是,也不是!我只是沒有更好的選擇。」

曹芝眉頭頓蹙,她再看看眼前小淳,一剎那是很熟悉的朋友,剎那又是很陌生的一個人。她不了解眼下的小淳,他跟多年前在街上碰上的小淳是兩個人。他現在說的話,芝兒根本就聽不懂。

他們走著走著,談著談著,來到阜成門前。他們站在一個陰暗的角落,等候崔新月。等了不久,有一位矮小瘦弱的書生來到,那書生張目四顧,像在尋找親友。那人一看見曹芝,就急步前來。

這時候,天還未亮透。那書生來到曹芝跟前,才看得清楚,這書生是小月喬裝打扮的。小月是見慣了曹芝男裝的樣子,可是小月這樣的打扮,只是頭一遭。小月急步走來,有點喘噓噓的。

曹芝見小月,喜道:「你來啦!」

小月喜上眉稍,說:「我幾乎跑不出來,昨晚客人不多,大娘和老四一直守在院裡,叫我們準備這東西,準備那東西。好不容易,大娘和老四累了,我才偷得出來。」

小淳見小月這位故友,真有點喜出望外。正想噓寒問暖一番,那城門就打開了。天亮了,守城的兵將把城門打開,讓進出的人通過。這時,趕入城中做買賣的販子,紛紛把牛羊牲口,雞鴨菜疏,運入城裡,到市集去出售。

芝兒對二人說:「我們先出城,然後再詳談。」

第三十一章 加入書籤
於是,兩位小書生帶著一位美女子走到城門口。來到城門前,忽然聽到後頭一聲喊聲:「你們三個,給我站住!」

曹芝心裡一寒,想繼續前行。可是那守門的小卒已追到他們身後。小卒打量了三人一眼,厲聲問道:「你們三個人古裡古怪的,出城幹什麼?」他手裡拿著一疊欽犯的畫像,逐一查閱,又再盯著三人。

曹芝強作鎮定,說:「我們姐弟三人,要到山西去探親。」

「山西?山西哪個地方?」

「山西大同嘛!我們老家是山西大同人,伯父在那邊生了病,所以要去看望他。」曹芝裝了一副山西大同的腔調。其實,曹芝本來就是山西大同人,因為老父立了軍功,才舉家遷到京城。曹芝自小在京城長大,但是那山西腔,還能說一兩句。

「你別裝腔!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們嗎?」小卒拿著那一疊畫像,在他們面前搖動,說:「我看!」

曹芝慌忙說道:「大爺,我沒有說謊,我們只是要到山西探親!」

「山西人?山西多有錢人啊!那麼,你們的家也不賴吧!」

小淳聽得小卒的說話,心裡就明白了。小淳從錢袋裡拿出了一塊碎銀子,交到小卒手中,柔聲說:「小兵哥,請你行個方便!」

小卒拋一拋手中的碎銀,覺得約有五錢,感到滿意了。小卒說:「還是當姐姐的比較聰明!走吧!」

小卒就這樣放行了。小卒手上的確是通緝魏化淳的皇榜,只要他再仔細查看,就能緝捕小淳。可是,這個年頭的兵卒,沒有幾個是真正用心辦事。他們只會敲詐平民百姓。

小淳三人離開京城,急步走了一里路,才敢放鬆下來。曹芝被小卒嚇得臉色發白,小月走得氣喘如牛,小淳就嚇得冷汗直流。三人在一亭中稍作休息。

芝兒說:「好險!」

「別胡說八道!」小淳示意,叫芝兒謹慎言行。

「小淳,你真有辦法!」芝兒誇小淳說:「我真想不透那廝的用意,你卻明白了。」

「芝兒,我是司空見慣了,這是皇宮朝廷裡的人的把戲……情理是說不過去的,最重要是疏通疏通……上至皇親國戚、一品大員,下至守門宮監,都是一個模樣。」

芝兒又不明白了,她雙目茫然,說:「他們都講禮義廉恥、仁義道德,怎會是這樣?那麼,那些莘莘學子,多年寒窗,苦讀聖賢之書,是為了什麼?考取功名,為朝廷效力,又是為了什麼?」

「芝兒,你不會明白的了……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哪怕你有鴻鵠志向,一入官場,仍然是身不由己的。」

「可是,我的哥哥們不是這樣的……」

小淳嘆一口氣,說:「如果曹文詔是那種人,就不會給發配到遼左;如果他聰明一些,他今天就不至於仍是個邊軍參將。我們最害怕的,就是像曹文詔這樣的官!」

小月聽到小淳這樣對文詔說長道短,心裡也不舒服,說:「文詔少爺是一位忠於朝廷的好官,他待人以誠,你怎能這樣說他呢?」

「文詔少爺真的是笨!如果他聰明一些,早就可以替你贖身了。你看!曹府之內,一件賣錢的家當都沒有!我告訴你,就是宮中的一個小宮監、小兵丁,家裡的擺設都比曹府華麗。」小淳似笑非笑。

「小淳!你不能如此奚落文詔少爺!」小月維護著文詔。實在,文詔在小月心中,是全無瑕疵的。

曹芝卻沒有再跟小淳爭論,因為她知道眼前的小淳不再是漱玉院裡的小孩。曹芝真想知道這八年,小淳在宮中是如何度過,怎會把他改變成這個樣子?

小淳看見曹芝臉色沉了,也自知失言,就向兩位妹子道歉。雖然小淳對人情世故,確是比兩人老練,可是,他也知道,眼前兩位妹子天性純良,也不應跟她們談論這些世態炎涼之事。「還是不要再講這種事情了。」小淳說道。

三人走在路上,談天說地,在這第一天,他們覺得甚是歡愉。尤其是曹芝,對她來說,所有在京城以外的情事,都是如此新奇。在京城外,她覺得日頭也光亮一些,雖然初春時節,仍下著小雪,寒風仍冽,曹芝卻是異常興奮,她心想:「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我終於可以走在我哥哥們的腳踪上了。」

* * *

過了未時,淑真在曹家未見曹芝的身影,心裡焦急起來。她在院子中坐立不安,想要到房間中看個究竟,又怕碰上那陌生的男子。正當她忐忑不安之際,吳媽慌張地走過來,對她說:「少夫人,不好了!」

淑真驚道:「什麼事情?」

「三小姐溜掉了!」

淑真這一驚可真夠受了,她張開嘴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少夫人,我剛進去小姐的房間,看見她的東西都拿走了,桌上還留了這一封給老夫人的書信。少夫人,你看怎麼辦?」

淑真急忙拿過書信,拆開一看,信上寫著:「娘,女兒決與吾友小淳小月往陝北榆林尋找大哥,為親事作斷,自當速去速回,勿念!芝兒拜上。」

「三姑娘怎會這樣胡作妄為?」淑真從沒有想過,小姑會離家出走,這事情在她心目中,簡直是匪夷所思。一個閨女走出家門,已經是天大的事情,更何況是跟一個男人出走。淑真頓時不知所措。

這時候,老夫人從中堂進來,看見二人慌慌張張的樣子,問道:「媳婦,發生了什麼事情?」

「婆婆……」淑真不知從何說起。

吳媽叫道:「老夫人,糟糕了!三小姐留書出走了!」

老夫人當下嚇得臉色發白,淑真連忙從旁攙扶著。老夫人定了定神,淑真才把書信交給老夫人。老夫人看完了,搥胸說:「芝兒,你真傻!你不要嫁給楊公子,就坦白跟我講,我怎會逼迫你呢?」

「婆婆,我們去追三姑娘回來吧!」

吳媽急說:「我馬上去!」說罷,就走出門外。

「婆婆,要不要請兵部衙門幫忙?他們有快馬,可能會追得上。」

老夫人傷心難過,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她舉手拉著淑真,再喘過一口氣,說:「小月是那在漱玉院的女子……那小淳是誰?」

淑真覺得很為難,說:「前天晚上,我……我看見一個男人在三姑娘的房間……可能就是這一位小淳吧!」

老夫人怒目圓瞪,說:「媳婦,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淑真見老夫人怒極,當下跪了下來:「婆婆,請你原諒我!我知道這事情太大了,所以不敢胡言亂語。我也問過三姑娘,她說那男人只是她的朋友,相公也認識。她又說今天會把他送走……我以為把他送走了,就會沒事……沒料到三姑娘會跟他私奔……婆婆……對不起……我錯了……」淑真嗚咽著。

「算了!算了!這也不能怪你!你才進門十數天,又怎會知道芝兒的脾氣!這個女兒是給我寵壞了!」老夫人把淑真扶起。

淑真拭乾眼淚,說:「婆婆,我沒有主意了,我們該怎麼辦?」

第三十二章 加入書籤
「我會推卻楊家的親事……」老夫人說:「可是不能驚動衙門……這樣叫我怎向楊家交待!實在是太叫人丟臉了!至於那個男人的事情,讓芝兒回來,我要再問清楚,這女兒是沒分寸,可是,也不會做出這失德的事……可能真如她所說,只是朋友而已!」

「那麼,我們怎麼辦?」

「媳婦,你馬上寫一封家書,請兵部送往陣前給文詔,把事情告訴他……芝兒已經走了半天,大概我們也追不上了……你請文詔派人在路上攔截她,如果芝兒真的找上文詔,就請他馬上派人送她回京。」老夫人說著說著,又傷心起來,嗚咽說:「傻孩子呀!你怎會這樣衝動呢?你是終身不嫁,我就叫你兩位哥哥供養你一生一世好了!」

* * *

魏化淳、曹芝和崔新月離開京城,向西南走去,走了七天,剛剛踏入山西的邊陲。他們本來預算半個月的步程,就可以到達陝北,找到文詔,可是,走了這麼多天,還未到一半的路。三人走到山西的井陘,盤川已所餘無幾。

曹芝和小月依舊是披著那一身寬大儒服,跟在女裝的小淳身後。

小月覺得有點累了,對曹芝說:「芝兒,能找一家飯館歇腳嗎?」

曹芝盤算了一會,說:「小月,我們找一家茶亭吧!」

小淳看見小月疲倦了,也說:「芝兒,我也餓了,找一家飯館吧!」

「可是……可是我們已所餘無幾,到飯館去,恐怕……」曹芝有點無奈,說:「我們得省點,不知道還有多少路程!」

小月說:「不是說從京城到榆林,大概是半個月的路程嗎?」

曹芝說:「那姓楊的是這樣說的……」

小淳嘆了一口氣,說:「他大概是說行軍的時日……他們會比我們要快得多……恐怕我們只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可能,我們還要再多走半個月哩!」

小月聽了,也嘆了一口氣。

曹芝說:「你們別這樣吧!這條路不管有多遠,只要我們一天一天地走,就總會走得完,也一定能找到大哥。」

小月強顏一笑,說:「芝兒,你說得沒錯,我們一定能找到文詔少爺的。」

小淳無奈,他年少時,跟隨崔老頭從陝入京,這一段路是漫長而艱辛的,當年他們盤川用盡,逼得小淳在街上當小毛賊。如今,在京八年,要重新踏上這一條路,小淳真是百感交集。

他們走在井陘的小街上,忽然,兩個小男孩走到曹芝面前,兩人一追一趕,曹芝冷不防就給他們碰個正著,還差點兒摔倒在地上。曹芝眼見只是十歲左右的孩童,就沒有多追究。曹芝再走了幾步,摸摸腰間的錢袋,那錢袋竟不翼而飛。

曹芝嚇了一驚,說:「小偷!他們偷了我的錢袋。」

小淳大驚,轉頭看去,那兩名孩童已不知去向。小淳追了兩步,可是那一身衣裳,把他纏繞得幾乎跌倒下來。曹芝也想去追,可是走到路口,也不知要往哪裡找他們。

曹芝咬牙,恨恨的說:「我們的盤川……」

小月也追上來了,她看見曹芝臉如死灰,就知道不妙。小月安慰曹芝說:「芝兒,我們先找個地方,再看看怎麼辦吧!」

三人頹然找到小鎮外的破廟,他們瑟縮在那頹垣敗瓦下,已是飢腸轆轆。三人相顧無言,甚為沮喪。

「芝兒,我們該怎麼辦?」小月開腔問道。

「小月,我們還得繼續上路的……哪怕是行乞,也要到陝北。」曹芝說:「我們沒有退路,要回去也要盤川。」

小淳說:「我不能回去,回去是死路一條……曹芝,我身上還有這些珠釵衣服,我們將它們變賣,也許可以多挨一段路。」

曹芝點點頭,說:「也是的!小月,這些都是你的東西,你願意把它們變賣嗎?」

小月微微笑說:「芝兒,我心裡只想見文詔少爺,這些東西我不稀罕。」

「那就好了!我們明天就把東西變賣。」

小淳細想了一會,對曹芝說:「芝兒,你的老家不是山西大同嗎?」

芝兒點點頭。

「我們到大同去吧!」小淳說:「到了大同,可以拜託你的鄉里,給我找個落腳的地方,安頓下來嗎?」

「小淳,你不是要回陝北的老家嗎?」芝兒問。

小淳苦笑說:「我離鄉八載了,那裡的鄉里會認得我嗎?況且陝北是苦窮之地,大概也沒有我立足之處……可是,大同不一樣啊!那裡沒有人認識我,我可以再安頓下來。」

「小淳,不對!我們要到陝北去。」

「芝兒,你們要找曹文詔……可是我不可以給他看見我,他會把我抓回朝廷領功的。」

「小淳,不成的!」曹芝說:「我從小就在京城長大,跟大同的鄉里根本扯不上關係,他們根本不認識我。況且,我們不是什麼山西富戶,我們老家在大同右衛,是屯兵的地方,那邊全是軍戶賤民。」

「芝兒,那邊總有落腳之處吧!只要到得大同,就告訴他們,你是曹文詔的妹子,他們也會給你大哥幾分面子!」

「不成!這裡相去大同要幾天的路程,如果我們先把你帶到那裡,往返就是十多天,我們的盤川不足……這裡往陝北的邊陲,也是幾天的路程。」

小月拉著小淳,說:「小淳,我們一起到陝北吧……到了陝北,我們就分道揚鑣,我們到榆林,你就返回延川的老家。」

小淳很失望,對芝兒說:「我知道,這裡是你作主的!」說罷,就把身上的珠釵飾品,絹衣羅裳脫下,放在芝兒的腳下。他把布衣穿好,就倒頭睡去。

芝兒和小月無奈對看,她們也沒有再說話,把包袱裡較能賣錢的袍子,拿了出來。

三人一同上路,不過短短七天,已是各有所思。曹芝心裡難受,可是,她知道在這路上,大家不能各懷異心,必須同舟共濟,才可以一起撐過去。

芝兒走到小淳身後,輕聲說:「小淳,對不起!請你原諒我!我剛才是衝撞了你!」

小淳背著芝兒,心裡也明白,這些日子很艱難,而曹芝離家出走,除了為了她的親事,也為了帶自己遠離京城。他心裡知道自己該感激芝兒的救命之恩。小淳轉臉,向曹芝說:「芝兒,我沒有生氣……我怎會生你的氣……別胡思亂想了,快去歇著吧,我們明天還要趕路。」

曹芝還以一笑,曹芝身後的小月也笑了。小淳看見芝兒這笑臉,當下心寬了,這女孩的笑容一直都如烙印般留在心中,這麼多年,他都沒有忘記過小胖曹芝的小泥人。只是,在掙扎求存的骨節眼上,小淳選擇的,仍是他自身的利益。

這一夜,小月夢見文詔,他身穿紅錦甲,就像當天離開京城的模樣,他在陝北的土頭上,騎著馬,迎著她來了。小月朝思暮想,就是這一情境。也就是這一情境,讓她堅持走在路上。小月沉醉在甜夢中,竟不禁痴痴笑了。曹芝勞累了幾天,倒頭睡去,只是夜露風寒,覺得有點冷了。小淳卻是輾轉不成眠,他心裡所擔憂的,正是漫漫前路,禍福難料。直到深夜,小淳才勉強睡去。

翌晨,三人把身上的家當,能賣的賣,能典的典,籌措了一些盤川,便從井陘橫過山西。他們所得的銀兩不多,不足以讓他們夜宿客店,他們唯有沿途尋找善心人,讓他們借宿,又或是住在荒廢的野居、破廟內。他們辛辛苦苦地再走了十天,本來光光鮮鮮的出門,也難免變得灰頭土臉,一身塵垢。三人終於來到黃河邊上。走了大半個月,三人終於看見秦境,就在大河的另一邊。這時候,三人已是疲憊不堪,他們看見秦境,仍禁不住雀躍起來。

曹芝笑道:「小月,我們到了!過河之後,便是陝北。」

小月眼泛淚光,笑說:「芝兒,我們快將見到文詔少爺了嗎?」

「嗯!過了河,再走幾天,就可以找到鎮西軍。」

小淳對芝兒說:「過河之後,我們就要各奔前路了嗎?」

曹芝看著這村女模樣的小淳,她抿嘴一笑,說:「過河之後,你就是李淳,不再是魏化淳,也不是村女,你可以做回你自己了!」

小淳長長的嘆了口氣,他定睛凝視曹芝,一時間情不自禁,一手把芝兒擁在懷裡。小淳輕聲說:「芝兒,我的小泥人,我捨不得你!」

芝兒一笑,輕拍小淳的肩膀。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明季。曹文詔傳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4.1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