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眾生苦
第二回 妖孽誅
第三回 忠孝辯
第四回 前路難
第五回 秦賊熾
第六回 無情劫
第七回 寒窗憾
第八回 寇讎擊
第九回 桃源夢
第十回 裡外逼
第十一回 逍遙淚
第十二回 離別恨
第十三回 群龍會
第十四回 英雄血
第十五回 末世緣

明季。曹文詔傳
作 者
雨時
故事類型
虛構歷史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6.12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
累積人氣
1361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明季。曹文詔傳資料大全
               第五回 秦賊熾 更新時間:2016.06.12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三章 加入書籤
曹芝三人來到黃河邊,他們想要渡河入陝,可是他們找了大半天,仍未看見一戶船家。過了午後,才見一葉小舟緩緩駛來。

「船家!船家!」三人不斷向那小舟揮手。

船家好像看到了他們,駛到他們的跟前。

曹芝見船家,大喜,說:「我們要渡河入陝,可否載我們一程?」

老船家聽到他們的話,當下搖頭,說:「你們要到對岸?我不去!你們找別的船吧!」

小淳說:「船家,我們找了半天,好容易才見到你這只船,你可以幫幫忙,載我們渡河嗎?我們會給你錢的。」

老船家仍在拼命搖頭,說:「你們到對岸幹嘛?對岸是秦境啊!」

曹芝用她的山西腔,說道:「老鄉,我們知道那邊是陝北,我們要到那邊去找我們的大哥去啊!」

「哎呀!小兄弟!我看你是咱們的同鄉,我勸你們還是別去了!」

「為什麼?」

「過了河就是秦境,秦賊猖獗;那邊沒有一片是太平地,逃離秦境的鄉民愈來愈多,你大哥大概也該走了吧!」

「我哥哥是不會離開的,他是從京城派往陝北的參將!」

「呵!你哥哥是鎮西軍!」船家說:「你哥哥可知道你們要過去?他派人來接你們了嗎?」

曹芝想了一會,說:「嗯!大軍就在對岸等我們!」

老船家想了想,問:「你們能付多少?」

曹芝說:「五個銅錢!」

「那邊是太危險了!」船家說。

「七個銅錢!」

船家再想了想,才說:「好吧!上來吧!我把你們送過去,馬上就要走!你們別妄想我會在岸邊等……無論你們的人在、還是不在,我都得馬上走,你們知道嗎?」

曹芝點點頭,就馬上跟小淳和小月跳到船中,生怕船家又改變主意。

船家把小舟駛入河中,一邊搖櫓,一邊說道:「你們三個少年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陝北那邊可不是鬧著玩耍的地方……這幾年,整個夏天就沒有下過一滴雨,一入秋,又淫雨連綿,天寒結霜,那些禾苗未長出就已經凍死了……鄉民採蓬草來食,吃完了蓬草,就吃樹皮,到冬天什麼都吃完了,就到河邊吃石頭……不多日,就飽脹而死。那一邊,滿地都是餓死的飢民,活著的人挖一個大坑,一下就埋葬幾百人。那些賤農無法耕種,官府的田稅、雜稅又逼得緊,活下來的寧可跑去作賊,也不願守在田裡,唉!」

小淳答說:「我們也是從那裡出去的,那已是八年前的事了,那時候也是極貧苦,沒有口糧,可是仍能住人……」

「那些年頭……我記得……苦是苦了,把小孩子賣掉,也可換一家半年的溫飽……」

小淳和小月也記得自己是被賣到京城,換了十兩五錢銀……那些銀兩都可能被崔老頭花盡了。

船家續說道:「那些飢民作毛賊,都只是偷盜搶劫,還未至於要你的命……可是,那些山賊,實在是太嚇人了!他們一來,呱啦呱啦,一條村莊就被夷為平地,見人殺人,姦淫婦女,半天下來,好好的一條村莊就變為死城!」

芝兒聽罷,憤然說:「那些惡賊實太可惡!怎可如此目無皇法!」

「皇法?皇法在陝北是走不通的!」船家苦笑說。

「朝廷不是派了大軍剿賊的嗎?」

「說的也是!鎮西軍來了!好像是平靜了一些!」

曹芝聽說鎮西軍的威名,即感臉上生光,心想:「這是理所當然的,我哥哥們的軍隊,必教這一幫毛賊膽顫心驚,聞風而逃。」

小淳問船家說:「船家,那麼,秦境可有安居之地?」

「哈哈!有嗎?南邊西安和鳯翔兩府吧……那邊官多,總得太平一點……不過,那邊官多稅重,平民百姓也是吃不消……這邊是快活,那邊是慢死……你自己選吧!」

小淳聽罷,不禁低聲嘆氣。想不到出宮之後,生活是如斯艱苦,當日被淨身入宮,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

船行了半個時辰,便慢慢靠岸。船家見沒有官兵等候,叫道:「你們的人還沒有來到哩!」

芝兒心裡有數,明知這是騙船家的說話,即說道:「別慌張!他們該馬上要來,我們上岸再說!」

小淳心裡不安,問船家說:「船家,這裡附近有人家麼?」

船家見與三人投緣,三人又文質彬彬,手無縛雞之力,便對他們說:「你們一定要路上小心啊!如果真的找不到你們的人,從這裡上岸,向東邊走,大概一個時辰的步程,該有一條村莊,你去求求他們,給你們一個方便。告訴他們,渡頭的張老頭,是你們的朋友。」

曹芝三人感激張老頭的仗義,連忙拜謝。

三人上岸,已近黃昏。張老頭把他們送上岸,就頭也不回,馬上回航。曹芝想向老船家道謝,也沒有說得半句話,小舟已駛到江中。

曹芝三人亦不敢久留,匆匆向東走去,還趁天色未黑,找一處落腳的地方。他們如船家所言,走了約一個時辰,來到一條村莊前面。可是,這村莊卻不像是尋常村里,他們看到是一堵圍城,一堵用石頭黃土做的圍牆,把村子重重圍住,這圍牆足有兩個人的高度。圍牆頂鋪了荊棘蒺藜,圍牆中偶有一扇小窗,讓人可窺見村內的情形。這時候,日頭西掛,霞光已露,再過半個時辰,就會日落西山,斗轉星移。

曹芝在圍牆外,叫道:「請問一下,村裡有人嗎?」

曹芝往圍牆內看去,沒有看見人影,也沒有人回話。

小淳喊道:「我們是路過的,想借貴村莊度宿一宵。」

裡面仍沒有人回應,只是曹芝隱約看見一些木籬笆後,有微動的人影。日影西斜,那長長的人影映在地上,給曹芝看見了。曹芝呼叫道:「那一位兄弟,我看見你了……你們不要害怕,我們只是路過,沒有惡意……你看!我們只是兩個窮書生,和一位姐兒。」其實,曹芝沒有看見那是什麼人,只是順口叫了一聲「兄弟」。

小淳又說:「是渡頭的張老頭叫我們來找你們幫忙的。」

這時候,木籬笆後才走出幾個人,他們是幾名壯漢,手持著鋤頭、利斧。他們走到小窗前,向外看去,果然只見兩位瘦小書生和一位姑娘。他們圍在一起,商議了幾句,一人就走上前來,對芝兒三人說:「你們到這邊來。」他示意叫三人往前再走一段路。

第三十四章 加入書籤
三人向前走,至圍牆一角。見圍牆下方有一扇木門,他們聽到牆內的人搬動石頭,再看見木門被打開。這一堵木門只有半個人的高度,能讓幾個人矮身進出。門打開了,三人彎身內進。三人入村後,村民馬上把門關上,又移動大石,把門堵住。

那領頭的壯漢說:「你們是哪裡來的人?」

曹芝拜道:「我們姐弟是從京城來的,路過這裡,想借宿一宵而已!」

壯漢說:「你們是認識張老頭的?」

「是的!老頭是我同鄉!他說這村子的人熱心好客,叫我們來借宿。」

壯漢聽罷,哈哈大笑,說:「熱心好客?這鬼地方會有客人的麼?老頭幫過我們,把一些婦孺送到對岸,我才會讓你們進來!」

曹芝心想:「難怪一提起張老頭的名字,他們就讓我們進來,原來張老頭是他們的恩人!」曹芝說:「真感謝你們!如果你們不收留,我們就可能要風餐露宿。我們姐弟三人姓曹,我姐姐叫曹淳,在下是曹芝,舍弟曹月。」

壯漢見三人溫文儒雅,沒有惡意,也鬆了一口氣,說:「我叫王大順!是這村子的當家!」

曹芝拱手拜道:「王大哥!」

王大順也召了身後的幾位同村兄弟,向三人一一引見。曹芝覺得這村子很奇怪,日暮黃昏,這個時候,該是家家起炊煙、戶戶滿兒孫。可是,村子裡沒有人聲,完全是靜悄悄的。

王大順說:「你們先入村內歇著吧!」

曹芝三人跟隨村民,走入村內。曹芝一邊走,一邊環目四顧,村內一排一排的農舍緊緊相連,農舍內卻是空蕩蕩的,偶然有一二老人坐著,又或是三兩壯漢,村裡邊沒有女人,也沒有孩子。

小淳也覺得這村子很奇怪,在他的記憶中,家鄉的村莊不是這樣子的,小淳好奇問道:「王大哥,你們的村子很奇怪啊!」

王大順說:「是啊!本來這村子不是這個樣子……小屋子散佈在山上……秋收的時候,一大片金黃色的稻田,家裡的女人和小孩圍在桌邊,吃土豆餅、羊羔肉……可是,現在都不一樣了!」

王大順把他們帶到一空屋子內,說:「你們就在這裡歇著吧!明天早上,你們就趕快離開!」說罷,就離開他們。

曹芝答謝大順後,退回屋內。曹芝問小淳說:「小淳,這村莊很奇怪嗎?」

小淳說:「嗯!你們不覺得嗎?這裡只得男人,沒有女人,沒有小孩,這些屋子緊緊相靠,村外還有圍牆,與其說是村落,我說更像是軍旅行營。」

「軍旅行營?」曹芝眉頭緊皺,說:「他們不會是賊吧!」

小月說:「也不像!我們手無縛雞之力,如果他們是賊,也不必對我們如此有禮!」

「也許只是我想多了!」曹芝忐忑不安,她細想了一會,對二人說:「我還是要出去看看!」

「芝兒,別去!」小月拉著芝兒。

芝兒說:「別怕!我只是到門外走走,不會走遠!」

芝兒就走出門外。她走回到圍牆前,見王大順和幾位壯漢仍然在那裡守著,他們拿著鋤頭和斧頭,安靜地坐在那裡,細聽著牆外的情況。這時候,天色黑了,這一夜月色明亮,可以看見這幾個人沉默的身影。他們守在那裡,安安靜靜,似是擔心圍牆外的事情,多於村內的事情。芝兒看見他們沒有異樣,舒坦了點兒,就返回屋子去。

曹芝對小淳小月二人說:「他們對我們似是沒有惡意!我們早點歇著吧!明天還要趕路!」

三人在屋子內,感覺妥妥當當、安安穩穩。這段日子,能有一宿好眠,已經是萬幸了。曹芝像往常一樣,倒頭睡去。小淳小月勞累了一天,也是非常疲倦,亦昏昏入睡。

夜來,只得風聲蟲叫,四週一片死寂。

「賊來了!」倏地,有人大叫道。「賊來了!」

曹芝在夢中驚醒,她打開門,往屋外一看,見圍牆那邊有火光,又聽見不斷有人說:「賊來了!賊來了!」曹芝不禁嚇了一驚。

小淳和小月也被吵醒了。他們走到芝兒身後,驚問:「芝兒,發生了什麼事?」

芝兒對二人說:「我去看看!」

小月驚道:「別去!那邊可能有危險!」

芝兒心裡也害怕,但總要弄個明白,便說:「我只去看看,馬上就會回來,你們進去,躲避一下!」

芝兒急步走往圍牆前,只見村內的男丁都跑了出來,無論是年老的、年少的,他們每個人都手執利器,他們眼中有火,要準備跟敵人死戰一般。

圍牆外有人叫道:「你們這一幫廢奴,乖乖出來投降,交出所有家當,也許我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否則,我們入村,要你們全都人頭下地!」

村民們屏住氣,一言不發,不答話。王大順神色凝重,緊繋握住鋤頭,他瞥見曹芝,即示意,叫她退回屋內。

圍牆外的人續叫道:「我操!你們還不讓我們入村,就別怪我們心狠手辣!兄弟們,我們攻!」

這一下子,村民們都一湧到圍牆邊。圍牆是他們的屏障,外邊的人不易攻入,老人家就搶著俯在小窗前,窺探牆外的情況,偶而有一二刀劍從窗外刺來,老人就拿起斧頭,跟他們拼命。

「兄弟們!要撐住呀!」王大順吼道。

牆外邊的人想要爬進來,可是那圍牆高而直,不容易被征服。

「我操!攻進去!」賊頭子高聲喝叫。

外邊人聲鼎沸,非常混亂。圍牆內的村民四處奔走,亂作一團,在黑夜中,在混亂中,他們無法辨別敵人從哪一方來襲。他們一聽見有異動,就一窩蜂的搶到那一方去,只像一堆瞎眼的狂牛一般。

村內的人都急得像熱蝸上的螞蟻。曹芝看見這情況,起初也真的被嚇得慌張起來,她掩住嘴巴,幾乎要大叫出來。可是,她勉強叫自己平靜下來,心想:「如果是兩位哥哥,他們會如何應付呢?如果我是兩位哥哥,我能做些什麼呢?」她拼命想著文詔和文耀。曹芝想到兩位哥哥擒拿魏良卿的時候,是何等冷靜沉著,她知道了,這個時候,必須細心觀察,再果斷行動。她想到這裡,一顆心就不再顫慄了。

在慌亂的人群中,曹芝細心聽去。忽然,她聽到有東西架在牆上的聲音,曹芝心中一寒,驚道:「是梯子!是梯子!在那邊!在那邊!」她直指圍牆的一角。

王大順聽見芝兒的叫聲,不敢怠慢,即呼道:「兄弟們,拿長矛!」

王大順跟幾位兄弟,跑到芝兒所指的方向,果然見賊人從牆外爬進來,那賊人爬到圍牆頂,一下子就按在荊棘上,他雙手一痛,冷不防就給王大順的長矛刺中肩頭。那賊人哀號了一聲,就跌到圍牆外。接著又看見另一人爬到牆頂,他們就像是陰魂不散一般,一個又一個地出現在牆頂。王大順和其他兄弟,不管來人是誰,就舉矛刺去。

曹芝再細心聽去,又叫道:「那邊也是!快去!」

王大順立即呼道:「老三!老四!拿長矛!到那邊去!」

第三十五章 加入書籤
王大順轉個臉來,看見另一人翻牆而來,他們幾人又再合力,用長矛把敵人敗退,他們舉矛狂刺,那人即血洗土牆,血污濺到曹芝身上。另一邊,老三和老四也同樣手持長矛,發狂地向牆頂刺去,把想翻牆而來的賊人嚇退。

外邊的賊王大叫道:「我操!你們再上!給我撞!」

曹芝大驚,叫道:「木門!木門!快去頂住!」

曹芝也管不得了,馬上跑到木門那邊,用身子頂住那堵門的大石。幾名壯漢看見這情狀,急忙跑去援助曹芝,他們用力把那大石頂住。外邊的賊人用大木柱撞擊木門,轟隆轟隆的一下一下衝撞過來。曹芝和眾人合力支撐住。這一聲一聲的轟然巨響,衝撞得曹芝的心房也在劇痛。

「芝兒!」這時候,小月和小淳也出來了。小月弱質纖纖,也死命的用身體頂住那守門的大石。小淳顧不得自身的安危,拿起一支長矛,也閉著眼睛,往圍牆上刺去。

一時間,村莊內那一百多位男丁和曹芝三人,就並肩在這堵黃土牆內抗賊。

賊王喊道:「他媽的!飯桶!給我爬過去!」

賊子前仆後繼,有些人就這樣掛在土牆上。

「翻過去!翻過去!」

偶然有一二賊子越牆而進,可是,他們剛翻過來,就重重的跌在地上,給老頭們揮斧砍殺,當下血水四濺。

「我操!我操!」

就在賊王的狂罵聲中,大家苦戰了兩個時辰。曹芝那撐住石頭的小手在流血,小月頂在曹芝身後,亦已幾乎站不住腳。小淳看見那血洗圍牆的情狀,被嚇得退到屋後。村民沒有被嚇退,反而是愈戰愈勇。

一線晨光初露,照在王大順的長矛上。

「我操……」賊王的聲音有點沙啞了,他仍在罵道:「你們這幫廢物,就連小小的村莊都攻不下……我王嘉胤的顏面往地洞裡放好了!你們都給我退下吧!」

賊王喊了一聲:「退!」牆外立即安靜下來,牆頭上再沒有人聲。轟隆隆的撞門聲也於瞬間消失。

老頭們向小窗外看去,那些賊人收起兩條木梯,和那撞門的大柱子,迅速離開了。

老頭叫道:「大賊王嘉胤跑了!」

這時候,曹芝的意志力已經耗盡,她眼前一花,雙腿發軟,整個人倒在地上。小月也一樣,軟軟地坐了在地上。小淳從屋後走出來,扶起曹芝,見她的雙手滿是血絲。小淳慌張起來,叫道:「芝兒!你醒一醒,你醒一醒!你不要嚇唬我呀!」

王大順撐著長矛,也走過來,看望芝兒。王大順自己也受傷了,肩膀的血水在不斷流出。王大順見芝兒的臉色鐵青,好不難看,他蹲下來,仔細察看曹芝,輕輕拍打她的臉頰。

這時候,曹芝慢慢醒轉,見小淳小月都安然無事,心裡才寬了。曹芝強撐起身子,可是一雙手碰到地面,即痛得臉容扭曲。

王大順是粗獷的莊稼漢,他二話不說,一手把曹芝扶起,問道:「小兄弟,你還行嗎?」曹芝的身體甚輕盈,就這樣給王大順拉了起來。

曹芝忍痛,強顏一笑,說:「王大哥,我還好!沒事!」

王大順翻開曹芝的手掌,見她滿手鮮血,心裡感動起來,說:「小兄弟,真感謝你!如果沒有你的提點,我們可能已栽在賊人手裡。」

曹芝搖搖頭,說:「甭謝!難道我可以袖手旁觀嗎?我們是在一條船上!」

小月心繫曹芝的傷勢,說道:「芝兒,你別再說話!先療傷吧!」說罷,小月便把曹芝帶回屋子裡去。小月讓芝兒好好的坐下,用清水替她把傷處洗淨,再用布包裹。

曹芝看見自己的兩隻手,苦笑說:「你們看!就像兩隻大粽子掛在臂上一般。」

小月和小淳沒有曹芝的笑容,兩人憂心忡忡,他們一想起昨夜的情景,就擔心得嘴角都垂下來。

小淳說:「芝兒,我們還是回山西吧!我們不能再留在這鬼地方。」

曹芝心裡明白,經過昨晚一役,她終於明白到,她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樣堅強,她還是有束手無策的時候。在陝北,正如老船家所說,這真是不能鬧著玩耍的地方。這裡是一個戰場,戰場裡的人會死亡,是真正的死亡!曹芝看一看見身上的血污,就記得是那死去的賊子的血,曹芝想到這裡,竟有點想吐的感覺。

這一刻,曹芝心亂如麻,大家已經來到這地方,要回去,成嗎?能嗎?

此時,王大順走進屋內,他的肩傷也給包紮好了。他帶了兩位兄弟來,他們一個拿著衣服,一個拿著一盆熱食,來到三人面前。王大順對三人說:「真抱歉!你們作客的,我們都沒有好好的招待過,這裡有一些衣服,你們換過吧!看!你們好端端的袍子都給弄髒了。真抱歉!我們沒有更好的東西,這些衣服是我老婆和兒子的,看來也合身!」

曹芝見王大順是很一位很老實的男人,又想起昨晚他是如何勇敢地對抗賊人,心裡對這粗魯的鄉下人心生敬意。

「王大哥,真感謝你!」

王大順尷尬一笑,說:「其實,我也不習慣說這樣的客套話!小兄弟,我家的口糧不多,這裡有幾碗土豆粥,你們也吃一點吧!」

王大順說罷,那兩位兄弟就把衣服和土豆粥放下。王大順正想離開,卻給曹芝叫住。曹芝說:「王大哥,我們能聊一聊嗎?」

王大順回頭說:「當然可以!你是我們的恩人!」便對身後的兩位兄弟說:「你們去拿酒來!」

王大順請曹芝三人坐到桌邊,又把土豆粥送到他們面前,說:「粥還熱哩!快嚐!」

曹芝三人吃著,覺得這粥真是美味。小月和小淳掩嘴而嚐,皆點頭稱是;曹芝則學著莊稼人的豪氣,大聲讚好。三人吃飽了,那兄弟也把一罈酒拿來了。

王大順為各人斟了一大碗,舉碗說:「來!乾掉!」

曹芝的酒量極淺,她喝了一口,覺得一團火從嘴巴裡燙起來,再從喉頭燒到心頭。曹芝不自覺把舌頭伸了出來,叫道:「辣!」

王大順見三人不習慣,滿不好意思地說:「這酒不夠好嗎?我想京城的酒一定是那些百年佳釀,你們大概喝不下這些鄉間劣貨。」

曹芝急道:「不是!不是!只是窮書生一向很少喝酒而已!」

王大順嘆說:「唉!你不是窮書生,你是小英雄!」

「不敢當!不敢當!」

「看你!瘦小得可憐!可是膽子大、心思細!還死命幫我們撐住大門……我們不過是萍水相逢的人,你也這樣仗義出手,你不是小英雄,是啥?」

「沒有!沒有!情勢危急,任誰也會出手!」

「好!小兄弟!來!乾!」王大順又叫乾杯。

曹芝勉為其難,再喝了一口。小月和小淳相視無言,小月想把曹芝按住,叫她不要再喝,不過,曹芝仍然是再喝了一大口。


第三十六章 加入書籤
曹芝有點酒意,臉上泛紅,她真想問個明白,說道:「王大哥,這一幫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強攻你們的村莊?」

王大順又喝了一口,嘆了一聲,說:「你們是外地人,不知道陝北的情形……本來,我們這地方雖不富庶,但一片瘦田,也可養活家人。可是,近年夏天奇旱,秋後就下雪雨,禾苗長不出來,山上的村民多半在挨餓……有些人挨不住,就跑去作賊……尤其是北面的山區,那裡逃兵多,那些逃兵極凶悍,糾眾劫掠。山賊愈來愈多,愈來愈猖獗……他們一來就是幾百人,甚至是一千人,他們所經過的村里,全被洗劫一空……最可怕的是,他們連婦孺也不放過!」

曹芝慨然說道:「所以,你們就把女人和小孩都送過河去。」

王大順點點頭,說:「只有張老頭肯幫忙,把女人和小孩一家一家的送到對岸……三個月前,我們知道那些賊子早晚會來,我們就把女人和孩子送到山西……然後,把散在山頭的鄉里全都搬到這裡,再集合全村男丁的力量,築起這堵土牆……就是怕賊人來犯。」

小淳問:「為什麼你們不跟那些婦孺一起離開呢?」

「我們不能走!這片是我們的土地!我們還有口糧,是因為這片土地靠河邊,讓我們仍能在這災荒之時,得到水源,養活家人……我們這村內仍有糧食,這比起北邊的人家,已是非常幸運!我們一旦離開,這土地被人家佔據了,我們怎樣活下去呢?」

曹芝嘆說:「你們就是為了保護這家園,才拼死跟賊人搏鬥!」

王大順說:「大概半個月前,賊人就來犯了。起初,只來了十幾個,他們來叫囂、來示威,叫我們投降,但我們不開門,他們無處入手,擾嚷了半天,就離開了……幾天之後,那王嘉胤帶了一大群人來,約有一百多人吧,他們想強攻入村,可是他們沒有工具,爬不上圍牆,也就失敗了……昨晚是第三次來犯……想不到他們做了梯子來……這一仗是最困難的一仗!也希望是最後一仗!」

「你以為他們會放棄攻擊你們嗎?」曹芝問。

「我不知道,我只想死守這村子,直至賊人放棄為止。我希望經過昨天一役,我們殺了他們幾個人,他們就會離開。」

「他們為什麼要攻擊你們?又為什麼會放棄你們?」

王大順被曹芝一問,才發覺自己沒有想過這事情,一時間,他答不上話。

曹芝說:「就因為他們知道你有餘糧、有利器,他們才來搶掠。如果你們是一窮二白的村莊,他們才不會費勁來攻打你們。你們一日還有餘糧,他們就不會放棄……」

「你是說,他們仍會來犯!」

「而且會越來越烈,他們在外邊,有的是成千上百的賤命;在你們村中,每一條性命都極寶貴,少一個人就是一個人!」

王大順慨然說:「難道我們真是要投降?不成,就是投降了,也是會沒命的……我們殺了他們這麼多人,他們怎會輕易放過我們呢?」

小淳聽到他們的對談,曹芝竟說賊人會再來攻伐,即慌張起來,說:「芝兒,我們馬上離開這裡,我們馬上返回山西,到你大同的老家去!我們馬上就走!」

曹芝眉頭緊皺,沒有言語。

小月知道大家難開京城的目的,是為了尋找文詔,現在功敗垂成,她握住芝兒的手,安慰說:「芝兒……」小月自己也是心亂如麻。

小淳說:「你們回京城吧!在京城,生活雖不能盡如人意,可是,也可以安安穩穩地過活呀!我們在這裡,朝不保夕,隨時會喪命呀!」

曹芝苦思了一會,仍然無語。

王大順見曹芝一臉苦惱,也明白大家的難處,他說:「其實,你們也該早日離去,我也不敢保證我們能撐多久!」

曹芝問口說道:「王大哥,不是這個問題!」

小淳追問:「曹芝,那是什麼問題?」

曹芝說:「我們不能貿然出村!」

王大順明白了曹芝的用意,說:「小兄弟,你是擔心出村後的安危嗎?」

曹芝點點頭。

王大順續說:「這也是我的難處!我不敢請你們留下,也不敢請你們離開……那幫賊子可能就在附近,你們能平安走進來,是一時的運氣。你們出去,真怕會遇上他們,尤其是你姐姐……」王大順瞥了小淳一眼,覺得這姐兒一旦遇上賊人,就不堪設想,他又說:「而且,就算走到河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渡河!」

曹芝說:「我不知道怎樣才可以平平安安地離開,這才是我真正的難處……現下,最安全仍是留在村內……可能我們也要跟你們一起成功退賊後,才可以離開!」

王大順看著曹芝,心裡有點感動,在這個時候,竟然有人願意留在村內,與他們一同抗賊。小淳聽到曹芝這說話,悶聲不響,他心想,這村子裡的人怎能擊退那些凶悍的賊匪,大家留在村內,只有等死的份兒。

曹芝一直緊緊皺著眉頭,她在努力動腦筋。忽然,她呼了一口氣,她終於想通了,就抖擻精神,對王大順說道:「王大哥,你知道你們這圍牆的毛病嗎?」曹芝提起精神,開始回想昨晚攻守的情況,思索其中的長短利弊。

王大順說:「有毛病嗎?這土牆足有一尺厚,已經很堅固了,也有二丈高,抵得住敵人了。」

曹芝說:「它又高又厚,的確是很好的屏障……可是也因為它又高又厚,我們完全不知道賊人會用什麼來進攻、從哪一方來進攻……我們必須知己知彼,才可以抵禦敵人。」

王大順猶疑說:「這……難道要我們拆掉它?」

「當然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們要在村內建一座哨站,能看通四方的哨站。」

「啊呀!我從沒有想過哩!小兄弟,你說下去!」

「你們拆掉幾所空置的房子,把土頭堆高,建一座中空的高塔,這塔子要比土牆高,裡面放一道梯子,讓一兩個人爬得上去,塔頂四面要有小窗,讓塔中的人能眼看四方,又不至於給敵人射殺。」

「好!我馬上吩咐下去!」王大順叫道:「老三,你吩咐下去,馬上拆掉村中空置的房子,把土頭石塊拿到圍牆前。」又轉臉問曹芝:「小兄弟,還有什麼吩咐?」

曹芝再細想了一會,咬咬牙,說:「這裡就只得那麼的一百多人,如果他們來一千,我們怎能以一敵十?如果我們能以一敵十,以逸待勞,才能守得住村莊……這樣打消耗戰,賊人覺得不划算,才會放棄!」芝兒自言自語,說:「我們要的是能往外進攻的武器!」她想得入神,一面喃喃自語,一面走出屋外,她張目四顧,村子內能作武器的東西不多,只有滿地的石頭。曹芝叫道:「石頭!就用石頭!」

王大順三人緊緊跟在曹芝身後,又不敢打擾她。

曹芝轉身對王大順說:「叫兄弟們把家裡最長的木塊拿出來,我們要做幾座『擲石台』!」

「擲石台?」王大順摸不著頭腦,但也順著芝兒的吩咐,說:「好!我馬上去!」


第三十七章 加入書籤
「王大哥!我換過衣服,馬上就出來!這身衣服讓我作嘔,教我腦筋不靈,我再想清楚一點,就馬上出來!」曹芝說罷,就轉身入屋。

王大順也不敢怠慢,馬上到村裡吩咐各人,加緊作工。

小月凝視著曹芝,她那頑強不屈、苦思對策的樣子,直教她想起文詔。小月一向覺得曹芝只是一位長不大的頑劣小妹,從沒有想過曹芝在這境況下,仍能抖擻精神,從容冷靜地面對。曹芝的勇氣與謀略,就像文詔少爺一樣。小月對這位朋友,真是越來越敬佩。

小淳卻不以為然,他想到昨晚的一戰,就恨不得馬上離開這鬼地方。他覺得曹芝是瘋了,打仗打得瘋了……竟然說要逼退賊人才離開,這真是妙想天開!

芝兒換了一身村民的衣服,用她那大粽子般的手,畫了幾張「擲石台」的圖樣,拿給王大順看。那擲石台其實是一座跳板,中央用木架支撐,還要坐得兩個人,把板子壓住;一端綁上一個籃子,籃子中放大石,另一端可讓一個壯漢用力踏下或跳下。那壯漢一跳下去,那籃子中的石塊就向外飛出,擊向村外的敵人。曹芝就姑且叫這東西做「擲石台」。

王大順看見這擲石台的模樣,心中大喜,即叫道:「兄弟們,快按此圖來做這擲石台!」

曹芝再看了看,仍感不滿意,說道:「這擲石台的中央能用其他東西替代這兩個人嗎?若要兩個人按住板子,我們就浪費了兩雙能打仗的手!」

王大順再細看了一會,叫道:「請叫老伯公來!」又轉臉向曹芝說:「老伯公是我們這裡最好的木匠,他一定有辦法!」

王大順把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叫來,向他展示了擲石台的圖樣,老伯思量了一會,向圖樣指點了一下。老伯肯定地點點頭,拍拍胸口,就走到那些在建造擲石台的兄弟跟前,跟他們商議。

王大順走回芝兒的跟前,對她說:「老伯公說這事易辦,他還說兩天之內,就可以做好三座擲石台!」

「那就太好了!」曹芝說:「我是那種只會說、不會做的人!你們有好工匠,那就最好了!」

曹芝再環顧高牆,盤算了一會,又對大順說:「王大哥,你請一位兄弟,在這牆上,每隔一肘,劃一個刻度,從木門中央開始為一,一直數下去。」

王大順應道:「知道了!」

王大順指揮著村中的兄弟搭建那哨塔,又命令當中一位識字的兄弟,在高牆上寫刻度。老伯公與其他工匠就建造擲石台,曹芝那一雙大粽子般的手,未能幫助各人,她站在一旁,不時與王大順商討,那抗賊的方略。

三天之後,哨塔和三座擲石台大功告成。曹芝和眾人試用擲石台,曹芝爬到哨塔頂,指揮著幾名壯漢,沿著高牆的刻度,以擲石台攻擊圍牆外的東西。曹芝叫道:「台一,度二十,放!」即是命令擲石台一,向圍牆刻度二十的方向,擲出石塊。

起初落點還未妥當,壯漢們再試了幾次,終於能控制得到。晚上,曹芝又仔細思量領導的方略,她寫明在對戰中,主帥發號司令的方法,教導那在哨塔頂的領兵人,如何指揮塔下的部眾,還有調動那最重要的三座擲石台。

曹芝把寫下來的方略,一一詳述給王大順,叫王大順照樣吩咐各人,讓他們必須遵從首領的指揮。

曹芝對王大順說:「我仔細數過,村子裡有一百零五個人,加上我們三個,就共有一百零八位……我們就是水滸傳中的一百零八個好漢……可是,我們也只得一百零八位,我們得每人堅守自己的崗位,才可以以一敵十,把賊人逼退!我們每個人都要聽首領的話,所以,這首領也必須明白每一個人能做的事!」

王大順向曹芝拜說:「請小兄弟作我們的首領吧!」

曹芝立即搖頭,坦然推辭說:「我不能擔當此重任,原因有二。其一,我是外人,不認識你們每一個人,你們也不認識我,我無法服眾。其二,你看!我這一副身子,弱不禁風,我爬到哨塔頂,能撐多久?一不留神,摔下來;我死了,不打緊,卻會誤事。」

王大順明白曹芝的用意。

曹芝說:「王大哥,你是這裡的當家,你要鎮住大家的心……還有,你也要找兩位副手,萬一有任何不測,也有繼承人……這才是一個真正領袖所要做的事情!」

王大順敬服於曹芝的器度和風範,不禁叫了一聲:「小英雄,請受大順一拜!」當下跪了下來,又說:「小英雄,如果你不嫌棄,我就拜你做大哥好了!」

曹芝見狀,大驚,呼道:「王大哥!這不成哩!你起來吧!」

「不!你必須答應,否則,我不起來!」王大順這莊稼漢,心裡敬重曹芝,就要徹徹底底地拜服於這小英雄腳下。

「王大哥,別這樣吧!如你不嫌棄,我就像你家人一樣,叫你一聲大順吧!」曹芝靦腆地說。

王大順這才起來,叫道:「大哥!從今之後,你姐姐就是我姐姐,你弟弟就是我二哥!」

「好了!那麼,你現下就好好地分配崗位,把陣形排好!我們還要對每一個人解說清楚!」

王大順即說道:「大哥,當賊人來到的時候,你跟姐姐和二哥必須留在屋子內,不要出來……我們一百零五個人就在外邊撐住!」

曹芝瞪大眼睛,叫道:「啊呀!大順!你怎能這樣安排呢?他們兩人躲在屋裡,我也得出來跟大夥兒在一起呀!」

王大順說:「大哥!這裡我是當家,我說的就是了,對嗎?」

「大順!那麼,我就依你的。」曹芝明白大順的好意,也明白自己在陣中,能做的事情不多,只好無奈答應。

王大順召來了村內那一百零五個男丁,把他們分成幾隊,有人專管擲石台,有人用長矛保護圍牆頂,有人用斧頭鋤頭殺傷入村的敵人,有人守住木門。他們各自知道自己的隊號,亦知道要攻守的方位,就是那刻在牆上的度數。

他們每天集合到圍牆前,聽大順和曹芝講解,也不斷地根據大順的口令,來走動移位,他們操練了幾天,動作是愈來愈敏捷,合作也愈來愈純熟。

曹芝看在眼裡,心裡喜悅,這是她第一次練兵。她在想:「哥哥們練兵的時候,也都一樣嗎?我有半分大哥的風範嗎?」

小淳和小月常常站在曹芝身後,不敢多插嘴。小淳看見這小小的巾幗英雄,心裡也有一點敬意,但是,他總覺得無論如何,曹芝都應先顧及三人的安危,而不是只管著跟人家抗賊。

* * *

這一夜,春寒漸退,長空萬里無雲,天上的星光燦爛,山間的樹影浮游在星光之中。

王大順守在哨塔上,忽然,他看到遠處有一條火線,急速地往村子這方飄來。王大順一驚,馬上敲響手中的銅鑼,叫道:「快起來!賊來了!各路就位!」

這時,火線已急速靠近,王大順看清楚一點,這火線是由幾百枝火把連成。這一次,王大順點算得清楚了,來襲的足有幾百人,還有四條長木梯,一樁木柱。大順叫道:「大哥謀算得沒錯,我們真要以一敵十!」

未足半刻鐘的光景,村民已齊集在圍牆前,他們各執自己的兵器,隊形即成。

第三十八章 加入書籤
大順呼道:「台一,度二十!台二,度七十五!台三,戒備!」大順依照曹芝所指示的方法,將擲石台吩咐就位。

曹芝從屋內跑了出來,他跑到哨塔下,呼叫說:「大順!要沉住氣!別惹怒王嘉胤!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只要守到天明,就成了!」

大順回答說:「知道了!大哥!我命令你馬上滾回屋內!」

曹芝咬咬牙,就跑回屋內去。曹芝跑回屋內,見小月和小淳已經嚇得臉無人色,他們瑟縮在屋內一角,小淳害怕得用手掩著耳朵。小月在不住祈求上蒼。芝兒走到兩人身邊,伸手把兩人抱住。曹芝覺得二人的身體在不住顫抖,尤其是小淳。

小淳怨說:「曹芝,你怎可讓我們陷在這境況中!曹芝,我恨你!」

曹芝咬緊牙關,安慰二人說:「我們一定可以挨過今晚!我曹芝以曹家的聲譽作保,他們一定會成功!」

這時候,圍牆外的賊人已在叫陣:「開門!開門!我們這裡有八百多人!你們村裡最多是兩百個老弱殘兵吧!你們不是我們的敵手,快開門投降吧!我會大發慈悲,放你們一條生路!」

大順按照曹芝的吩咐,不答話!

王嘉胤等了半刻鐘,沒有聽見村民的回應,即叫道:「好呀!敬酒不受!我今晚就要夷平你這鬼村莊,坐在你們的人頭上。兄弟!攻上!」

頃刻,人聲如潮浪般湧來!

小淳緊緊掩著耳朵,緊緊閉著眼睛,罵說:「曹芝,我恨你。」

小月禱告說:「上蒼啊!請保佑我們!」

曹芝咬緊牙關,靜聽屋外的情況。

「台一,放!台二,放!台三,度一百七十,放!」這是大順的聲音。「門,度一,守!矛一,度六十,攻!矛二,度一百,攻!矛三,度二十,攻!斧一,轉矛四,度四十五,攻!斧二,戒備!」

曹芝暗叫道:「好大順,好啊!」

外邊即傳來瘋狂的殺戮聲和慘叫聲……那擲石台「嗖嗖」的擲石聲,石頭撞向人群的碰撞聲,眾人退避的驚呼聲……那樁木柱轟隆隆的撞門聲,眾兄弟守門的怒吼聲……

「台一,轉度十七,放!台二,轉度一百,放!台三,放!」

王大順站在哨塔頂,看得清清楚楚,那幾百賊人有一些攻到圍牆邊,大部分卻被擲石台的飛石嚇得急急後退,可是他們後退,卻碰到後頭的群眾身上,後頭的人來不及後退,就跌倒在地上,給前面的人踐踏。這樣一慌亂,這幾百人的陣形就潰敗了。

前方攻到牆邊的賊子,踩著他人的屍體,想要爬到牆內,但是他們未到牆頂,已給牆內的人洞悉,幾道長矛直刺到面前。

「矛一,攻取敵人的木梯!」大順又叫道。

矛一的幾位壯漢,立即用長矛鐵叉,把牆外的長梯挑起,整條木梯竟翻過圍牆,落在村民的手中。矛一精神大振,把所有想越牆的人都逼退。

「台一,度一!門,退!台一,放!」擲石台對準木門的方向,向撞門的賊子擲石。那一幫賊子被打得頭破血流,就連木柱都拋下,急急後退。

至此,王嘉胤的八百賊匪潰不成軍。

王嘉胤狼狽而逃,邊跑邊罵道:「你們這群狗雜種,我一定會再來!你們等著瞧!」

大順站在哨塔頂,親眼目睹這一場勝仗,和那賊王落荒而逃的狼狽相,大喜,叫道:「眾部!停手!」大順看著王嘉胤部眾遠去,才從哨塔上下來,又命老三到塔頂繼續守護。大順下來,村民仍然站在自己的崗位上,大順大叫一聲,感動得眼淚直流,他叫道:「我們打勝了!」

村民即「呵」的一聲,高呼起來。

這時候,曹芝從屋內跑了出來。大順見曹芝,感激流涕,當下跪在他面前,說:「大哥!大順勝了!我們勝了!」

曹芝也感動得流淚,說道:「好大順!了不起!」又轉臉向眾人說:「你們也真了不起!」

王大順站起來,一時感觸,就抱住曹芝。眾人亦一呼而上,擁抱曹芝。

小淳和小月看到這情景,小月也禁不住為曹芝喜極而泣。可是,小淳卻不以為然,他鐵青著臉,心想:「那些賊人來勢洶洶,你們能敵得幾多次。今天是八百人,明天是一千人,這爛土牆早晚會給人夷為平地!」

小淳沒有半絲歡顏,他只是盤算著自己的後路。

天亮了,村內一片平靜,一些村民趕緊清理村子內外的賊屍,他們在村外不遠處,掘一個大坑,把屍體埋葬。

在屋內,小淳對曹芝說:「芝兒,你們已經嚇退了那班惡賊,我們應該要離開這地方了,是嗎?」

小月也說:「芝兒,能走了嗎?」

曹芝細想了一會,搖搖頭。

這一下,小淳氣極了,罵曹芝說:「你還要留在這地方幹什麼?難道你真的以為是他們的大哥了嗎?你回京城吧!你回去,大不了就嫁給那姓楊的,那姓楊的老爹是一品大員,有財有勢,能嫁給他,真是修了幾世的福!還有你呀,小月!在京城,做個少奶奶,享清福,為什麼老遠來找那曹文詔?那曹文詔娶了妻,他這種道貌岸然的人,還能給你什麼?你們清醒吧!死心吧!」

曹芝聽罷,心裡有氣,卻強忍著,心平氣和地說:「小淳!來到這個地步,也是我始料不及的。不過,現在真的不是我們能走的時候,回京也好,北上也好,也得等一個合適的時機,我不想再貿然犯險!」

小月見二人爭執,勸道:「你們不要這樣吧!我們既然決定一起上路,就得互相包容。」

小淳轉臉向小月說:「好吧!小月,你說!我們是離開,還是留下?」

一時間,小月啞口無言,只說:「當然是要離開……」

小淳又問:「那麼,你是決定要回京城了!」

「不!不!」小月急道:「我不要回去!」

「那麼,你跟我到大同吧!」

「也不!我想……我想到榆林……」小月一想到文詔,就巴不得插上一雙翅膀,飛到陝北榆林去。

「你們簡直是不可理喻!這鬼地方能住人的嗎?」小淳說罷,即氣沖沖地走出屋外去。

曹芝一直沒有說話,心想:「是我做錯了嗎?」

這時候,大順來到屋內,對曹芝說:「大哥,我們出去看看吧!」

曹芝點點頭,便與大順走出屋外,巡視村內情況,最重要是點算兵器,還有查看那三座擲石台的情狀。老伯公拍拍胸口,說:「這東西沒問題!」

曹芝喜見大家都士氣如虹,就算王嘉胤今夜再來偷襲,也會是勞而無功。

曹芝一邊走,一邊說:「大順,你知道嗎?我最害怕的是什麼?」

「大哥,那是什麼?」

第三十九章 加入書籤
曹芝停下腳步,說:「是火攻!」

大順也停下來,當下眉頭大皺,急問:「那麼,我們怎辦?」

「我還未想到對策……所以,你們只能默然無聲地防守,千萬不要惹怒王嘉胤。他們來襲,是為了你們的存糧;他們不用火攻,也是因為村內的存糧。他們一旦用火,燒毀村內一切,那麼,他們多番苦戰,都白費了。」

大順聽曹芝解釋,也明白了,對她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曹芝續說:「只怕王嘉胤老羞成怒,會不顧一切,那麼,到時候就不堪設想。現在,我們只能盼望那賊王知難而退,這是我們唯一的勝算!」

「大哥,言之有理!」

「但願那賊王沒有講過兵書……也願上蒼憐憫,助大家脫險!要不然,我們就要多撐幾個月,到冬天,那賊王糧盡,才會離開。」

「要撐到冬天!」

「你們要小心計算口糧,才能撐得過去!」

「不用擔心!我們會撐得過去!」

曹芝說罷,仍然是憂心忡忡。

「大哥!還有什麼吩咐麼?」

曹芝再想了一想,說:「還有一事叫我格外不安!」曹芝腦裡忽然閃出一幕情景,竟是「煙」!

「大哥,那是什麼?」

曹芝沒有對策,他不想嚇倒大順,只說:「沒什麼了!」曹芝心想:「只盼那王大賊沒有讀過兵書!只盼他只是一個笨賊!」

這時候,小月匆匆走來,喘噓噓地對曹芝說:「芝兒,糟糕了!」

「什麼事?」

「小淳……小淳……他不見了!」

曹芝一驚,急急跟小月來到圍牆前。曹芝爬上哨塔頂,向外望去,看不見小淳的蹤影。王大順也跑到哨塔下,向芝兒呼道:「大哥!大哥!真的找不到姐姐!」

曹芝看見村外有幾個大土坑,即問道:「你們剛出去嗎?」

「是的!今早,我趕忙叫幾個兄弟,把那賊子的屍體埋到村外,我怕這些屍體發臭,那就麻煩!」

「糟糕!小淳一定是趁大家忙著的時候,偷偷從木門出去了!」

* * *

小淳走過圍牆前,見木門的大石被移開了,幾位兄弟正在圍牆外忙著掘土坑,埋葬昨夜被殺的賊人的屍體。小淳見機不可失,立即打開木門,屈身逃走。兄弟們趕忙把屍體埋葬,沒察覺到有人從木門偷走,他們趕快把事情做妥,就急急回村,把木門關好,再用大石封門。

小淳慌忙出村,沒有理得村內的小月和曹芝,他只顧急步走往河邊,想找到當日送他們渡河的老船家。他跑呀跑呀,終於來到河邊,他張目四顧,想找那船家,卻沒有見到半隻船影。他再走一段路,忽然,他看見前面有幾個人影,正要走上前去,那幾個人轉身,小淳看得清楚,這些人身上配帶了利刀和利斧。小淳心裡一寒,轉身就逃跑。那幾個人看見小淳,當中領頭的就叫說:「你們快去,把她拿住!」

小淳聽得這叫聲,心裡更慌張,這分明就是那賊王王嘉胤的聲音。小淳腿上加勁,可是又怎及得賊人的氣力!

小淳跑了不到十步,就給身後的人抓住背心。小淳拼命掙扎,叫說:「放我!放我!」

兩名賊子把小淳擒住,一人見小淳貌美,不禁淫笑說:「想不到這地方,竟有這樣的美女!」

「放開我!」

這時候,王嘉胤來到他們跟前,他看見小淳的美貌,也不禁垂涎,說道:「這娃兒真漂亮!」他來到小淳的跟前,用那粗糙的大手,撫摸小淳的臉頰。小淳是宮監,一張臉白滑如脂。「真教人心痕難抵!可是……老子今天的心情壞透了……」他再打量了小淳一眼,就吩咐左右說:「你們把她帶回山上的大營,我擺平了這條臭村莊,再回來好好地……哈……」王嘉胤的淫笑聲,響遍了整個河谷。

王嘉胤再慎重其事,對兩手下說:「你們別碰她一根汗毛,否則,讓我知道了,我就把你們兩隻狗子給閹了!」

兩名毛賊聽得老大的說話,當下不敢再動歪念,馬上把小淳押到山上。小淳不斷呼喊:「救我!救我!曹芝!」

曹芝仍站在哨塔上,引頸四望。他忽然聽到河邊那方,有聲音叫道:「曹芝,救我!」曹芝向河邊那方看去,卻看不見小淳的身影,畢竟是太遠了。曹芝心急如焚,從哨塔上爬下來,就走到木門前,對大順說:「大順,開門!我要出去找小淳!」

大順嚇了一跳,急道:「不成!不能出去!外邊太危險了!」

曹芝推開大順,自己撲向大石,想把它推開,說道:「我要出去找他!小淳有危險啊!」可是,只憑曹芝的氣力,又怎能推開大石。

大順說:「大哥,你不能衝動,如果姐姐真是給賊人抓住,你出去也是送死!」

小月拉著芝兒,說道:「芝兒!你聽我說,你聽我說!別衝動!」

曹芝仍在拼命地推,她說:「我不能眼巴巴看著小淳受苦!」

小月捉住曹芝的肩膀,說:「芝兒,你做所有的事情,都像文詔少爺一樣……你們都是同樣的沉著冷靜,可是,在這種事情上,你就遠不及他……」

曹芝聞得大哥的名字,當下平靜了下來。

小月續說道:「你記得你當日落在甯國公手中,文詔少爺是怎麼對你?他是以大事為重!他的心比你現下更焦急!」

曹芝看著小月,一顆淚在眼眶內打滾。

小月說:「小淳會平安無事的!」

曹芝垂頭喪氣,頹然走回屋內。她很後悔,後悔當日沒有帶小淳到大同,如果去了大同,事情就不會像今天這樣。

* * *

曹芝和小月在村裡平平靜靜地過了很多天,他們離開京城,已經差不多三個月,時已入夏,本來預算是半個月的路程,現在還不知道要耽誤多久,才可以到達榆林。

四月二十七日,黃昏,曹芝照樣走到圍牆前,巡視軍情,她抬頭一看,覺得這天的天氣有點異樣。

這一天,風向轉了!本來潮濕的天氣變了!春天本來風不大,可是,這一天,風改變了,一陣一陣的南風,從村外吹向村內。

曹芝心中一凜,叫道:「糟糕!天亡我也!」她立即跑去找王大順。

曹芝對大順說:「大順,趕緊叫兄弟們從井裡打水,把所有能盛水的器皿,都注滿水!放到村中每一個角落!」

第四十章 加入書籤
王大順立即領命。村中的兄弟馬上從水井打水,把村中每一個能盛水的器皿,都注滿了水。王大順回來,問曹芝:「大哥!還有什麼吩咐?」

曹芝對大順說:「大順!今夜,如果賊人來襲,我們可能會守不住了!」

王大順臉色大變,說:「大哥,為何你這樣說?我們不是打了一場漂漂亮亮的仗麼?我們怎會這麼容易就守不住?」

曹芝說:「大順,如果他們今晚來襲,他們就會用煙攻……」

「用煙!」王大順張大嘴巴,驚慌得答不上話。

「他們一旦用煙,我們就沒有能解的辦法……那麼,你們只能趁亂棄守!保命為上!」

大順搖搖頭,說:「我們一定要守衛村莊的!」

曹芝說:「你去跟大家講吧!叫大家準備離開吧!」

「不成!我不能這樣做!」大順緊緊握拳,對曹芝說:「大哥,你也不要跟他們說!我們的性命繫在這土地上,要我們棄村,那麼,跟叫我們自盡是沒有兩樣的!」

「大順……」

「大哥,我們還要漂漂亮亮的再打一仗……大哥,如果他們真的來了,就請你們趁亂出村吧!你們不應跟我們一同犯險。大哥,你對我們已是仁至義盡!」

「大順……」曹芝握著大順的肩膀,說:「能認識你們,是我曹芝的榮幸!」

「大哥……」

「不用太擔心!可能王嘉胤沒有我的聰明,沒有我的努力,他可能只是一名笨賊。如果他們今夜不來,那麼,再過幾天,我也可以安心離開了,因為他們應該已經知難而退了!」

「但願如此!」

夜來,萬籟俱寂,只有那南風在呼嘯著。

王大順守在哨塔頂,這一夜,每一刻都漫長如歲,他心裡極沉重。他也不禁合十,舉目向上蒼祈求,祈求那一班惡賊不會再來。一顆流星劃破長空,遠處的樹林傳來一陣一陣急速的步聲,大順還看見那一串飄來的火線。

大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他們來了!」大順拿起銅鑼,大聲敲響。

兄弟們立即從屋內跑了出來,各自來到崗位上。

這一夜,曹芝就像大順一樣,不能入睡,她聽到銅鑼聲,心裡不禁浮起一陣寒意。這時候,小月也被驚醒了。曹芝對小月說:「今夜,我們必須手牽著手,一定要緊貼在一起,不可以分開半步,知道嗎?」

王大順看見王嘉胤領著那一幫賊匪,這一次,他們的人數不多,大概只有兩百人,這些人手執火把,還各自抬著一堆枯乾的艾草。他們只拿來了兩條木梯,連撞門的樁柱也沒有。

大順猶豫了一會,才叫道:「台一,度三十。台二,度一百七十。矛一、矛二、矛三,戒備。斧,戒備。」

曹芝聽得大順這番佈陣,心頭更寒,他知道來人不多,這就表示了王嘉胤不再強攻。

這一次,王嘉胤沒有喊陣。一幫賊眾只是迅速地把艾草堆在圍牆前。因為賊人少,行動迅速,一時間,王大順不知道怎樣攻擊他們,王大順非常猶疑,就連村內的兄弟也開始疑惑。

大順細想了一會,惟有向其中一些賊眾擲石,即叫道:「台一,放!台二,放!」

壯漢跳到跳板上,石頭應聲飛出,可是卻打不中人,因為人數稀少,他們都能走避。到此,王大順明白曹芝的叫他們棄村的用意了。可是,大順知道,這一刻,大家更不能放棄。

到此,王嘉胤終於開口叫道:「放火!」

大順叫道:「斧,放下武器,拿水來!」

賊子放火燃點艾草,就立即離開圍牆。那些艾草就在圍牆外燃燒起來,火被圍牆隔住,沒有往村裡燒,只是在一瞬間,就升起了濃濃的白煙,這煙味還極烈,薰得人沒法呼吸,煙乘風勢,直往村內飄去。王大順站在哨塔頂,只能看見村內一片白濛濛,他沒法看見自己的兄弟,也不知道能怎樣指揮大家。這時候,王大順聽見芝兒的叫聲,說:「兄弟們,用水弄濕衣物,用濕布包裹口鼻!去!快去!」

王大順馬上從哨塔下來,他在濃煙裡,看見曹芝和小月。她們兩個人用濕布包住口鼻,指揮著各人,往村後躲避。

「大哥!大哥!」王大順在濃煙中喊道。

「大順,帶大家棄村吧!後面有梯子,帶大家從後面離開吧!」曹芝說:「拿著你們武器,往後突圍吧!」說罷,曹芝被濃煙嗆到,在不斷咳嗽。

這時候,一些老年人受不了濃煙的薰圍,不支倒地。大順說:「那麼,我帶你們一起走吧!」

「我們手無縛雞之力,會連累你的!大順,你走吧!」曹芝的雙眼也被薰得淚汪汪的,眼前的景物已是朦朧一片。「大順!你馬上走吧!咳咳!」

「大哥……」大順不能就此撇下曹芝。

這時,小月也快支撐不了,她身子一軟,將要倒地。曹芝急忙把她扶住。「大順,走吧!」

王大順情急之下,心生一計,他抱起小月,拖著曹芝,來到一家屋子後,這屋子就是王大順的家。他往地上細看,看見地上一片木板,即用力把木板掀開,那裡有一個半丈深的地洞,他一手把小月放進洞裡,又把曹芝拖了進去。他從屋裡拿出一張被子鋪在洞口上,再立刻把木板蓋上,然後在木板上灑了一滿桶子的水,他張目四顧,從旁搬來了一大堆廢柴枝和雜草,鋪在木板上。最後,王大順在地上「咚咚咚」的,叩了三個響頭。

王大順拿起斧頭,說了一聲:「大哥,保重!」就離開了!

這地洞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曹芝閉起雙眼,緊緊握著小月的手,兩個人互相倚靠。小月的身體在不斷顫抖,曹芝不敢言語,心裡只說:「別怕!曹芝,別怕!」

外邊傳來幾陣急速逃跑的腳步聲和激烈的打鬥聲後,就忽然變得異常平靜。

這時候,曹芝聽到王嘉胤的叫聲,說:「拿水來,把火熄滅!」

又過了不多時,曹芝就聽到地面有腳步聲,這些腳步聲很平穩,很從容。曹芝知道,賊人已入村了。

王嘉胤叫道:「給我搜!把所有糧食和武器拿走!」他續罵道:「鄉巴土狗!竟叫我王嘉胤花了這麼心力,才把你們夷平!你們真了得,可還不是一樣的要死在我手下!我操!鄉巴土狗!」

曹芝在地洞裡,聽得外邊的人都死了,心裡非常難過。也不知道在洞裡守了多久,外面才復歸平靜。正午的陽光從柴草堆滲入木板,又從木板滲入地洞。曹芝和小月這才看得清楚,這地洞原來是一個小糧倉,放了一堆木薯和土豆。這裡是王大順家裡極隱閉的小糧倉。

曹芝靜心細聽,外邊只得風聲和鳥聲。她慢慢把木板推開,從柴草堆裡爬出來,頭上是正午的烈日,四周是靜悄悄的。她伸手把小月從地洞裡拉出來。曹芝和小月環目四顧,發覺村莊已被洗劫一空,一些土屋被推倒夷平,不遠處還有幾具村民的屍體。他們已是身處死城當中。

第四十一章 加入書籤
四月二十八日,正午,曹芝和小月從地洞裡爬出,乍見自己是身陷死城之中。同日,黃昏,在陝北榆林外的荒郊,曹文詔一軍在當地紮營。營地中有大明的旗幟在飄揚,亦有「曹」字的營旗。

曹文詔所領一千兵馬,剛在烈日之下,操練隊形。文詔的令旗一晃動,一千兵馬各自就位,進時同進,退時同退,一千兵馬時而分流,時而合股,非常熟練。馬匹在土地上飛馳,躍起黃沙百丈。曹文詔為參將,所到之處,屬下無不肅然佇立。文詔甚少說話,可是,所發之號令,眾人必全心細聽,並立即遵行。

黃昏時分,駐營軍士,除了守營侍衛,其他兵將皆解甲休息。這時候,一名遊擊將軍仍未解甲,他巡邏至營地一角,見一同袍坐在曹營旗下,這人也未解甲。

遊擊將軍緩步走近,那營旗下的同袍沒有察覺他的到臨。遊擊將軍看著同袍,見他用石頭在地上寫字,他在地上寫了一個「曹」字,細看了一會,擦掉,又再寫一個「曹」字。遊擊將軍抬頭看看營旗,就是這個「曹」。

「萬年!」遊擊將軍叫那同袍說。

同袍抬頭一看,即對來人一笑,回答說:「文耀!」

那巡邏的遊擊將軍就是曹文耀;那寫字的同袍就是艾萬年。

文耀坐到萬年身旁,細看那個「曹」字。文耀說:「你在寫什麼東西?」

萬年靦腆一笑,立即把那「曹」字擦掉,笑說:「沒有!沒有寫什麼!」

文耀打量了萬年一眼,又細意看著他,說:「萬年,你每天都對著大曹二曹,還有兩位小曹……還不夠嗎?你還要想著哪一個曹?」

萬年轉臉,不去看文耀,唯唯諾諾,支吾以對。

「那可是我家的三曹吧!」

「文耀,你別胡說八道!」

「萬年,我家的三曹不是好惹的!」

「啊呀!你怎能如此說三小姐呢?」

「你看!你看!一提起那刁蠻小妹,你就動氣了!我看,你是栽在芝兒的手上了!」

「文耀,別胡說!這樣對三小姐很不敬的!」

「好了!好了!我不耍你了!」

萬年拍拍文耀的肩膀,似乎是感激他手下留情。

「怎麼了?要我來幫忙嗎?還是你下次回京,自己向芝兒剖白?」

萬年嘆了一聲,說:「這麼容易嗎?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

文耀微笑說:「一定會再見面的!只是,我妹子真不好惹,也不敢說她會如何待你,這就得看你的能耐與運數了。」

萬年與文耀相視而笑。

這時,一名卒子來到二人身後,對二人說:「兩位遊擊將軍,曹參將請兩位馬上到大營!」

兩人馬上從地上跳起,急步走回大營。兩人甫進營,見文詔站在那裡,手裡拿著一封書信。

文詔見二人來到,即對文耀說:「文耀,你來!看看這家書!」

「家書?」文耀聽到是家書,心裡萬分雀躍,馬上從文詔手中,拿過來看。

可是,文詔臉上沒有半絲喜悅,反是憂心忡忡。當文耀細看家書的時候,文詔對萬年說:「萬年,本來這只是我們的家事,不應該把你牽涉進去,可是,我也想聽聽你的想法。」

文耀細看書信,愈看就愈不對勁,最後,文耀鐵青著臉,說:「芝兒出走,要到陝北來!」

萬年聽到文耀的說話,也不禁嚇了一驚,急問:「文耀,什麼的一回事?」

文耀定一定神,說:「這是大嫂寫來的家書,說因為楊嗣昌大人向芝兒提親,芝兒不依,就與一位叫小淳、一位叫小月的人,留書出走,說要到陝北榆林找大哥評理!」

萬年聞言,心裡且驚且喜,驚的是曹芝一個女子,竟孤身犯險;喜的是她拒絕了楊嗣昌的親事。

文耀心疼這妹子,脫口說道:「芝兒真笨!她只要多鬧幾天,娘親必會就範,何需冒險入秦!」

文詔忖度,說:「文耀,芝兒為什麼要帶小月和那小淳出來?你認識那小淳嗎?」

文耀嘆了口氣,說:「小月姑娘……她可能要來找你……那小淳……是誰?」

文詔再細想了一會,說:「小淳……小淳……難道是當年被魏閹帶入宮裡的小淳……魏化淳……」文詔記憶那通緝魏化淳的皇榜,那魏化淳的容貌就像是當年在京城街頭碰到的小孩。「魏化淳就是小淳……他找到了芝兒……」

萬年急問:「那魏化淳不就是被通緝的魏閹餘黨嗎?」

文詔點點頭,說:「他曾是是小月和芝兒朋友……芝兒可能是為了這兩位朋友,才冒險離京。」

「大哥,那麼,我們怎麼辦?」文耀問。

文詔對文耀說:「文耀,你馬上修書一封,向娘親稟報,說……我們已經找到芝兒,芝兒賴在陝北,暫不願回家,叫老人家安心!」又轉臉對萬年說:「萬年,你派幾名探子,打探芝兒三人的下落。」

「參將,萬年想帶一隊人馬,在榆林四周搜尋三小姐,好嗎?」萬年有點衝動,向文詔請纓。

文詔搖搖頭,說:「不可!這是我們的家事,不能為此調兵。派幾名探子,已是僭越了職分。萬年,就這樣吧!」

文耀與萬年相顧無言,也只得領命。文耀心疼妹子,萬年心繫曹家三小姐,在文詔心中,又豈止曹芝一人,還有那教他牽腸掛肚的小月。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明季。曹文詔傳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4.2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