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眾生苦
第二回 妖孽誅
第三回 忠孝辯
第四回 前路難
第五回 秦賊熾
第六回 無情劫
第七回 寒窗憾
第八回 寇讎擊
第九回 桃源夢
第十回 裡外逼
第十一回 逍遙淚
第十二回 離別恨
第十三回 群龍會
第十四回 英雄血
第十五回 末世緣

明季。曹文詔傳
作 者
雨時
故事類型
虛構歷史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6.12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
累積人氣
1362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明季。曹文詔傳資料大全
               第十三回 群龍會 更新時間:2016.06.12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八十八章 加入書籤
崇禎六年九月,艾萬年返回山西,與李卑誓師東討,大敗賊首掃地王及八大王,然而,流賊被驅而不散,如百足之蟲,復剿復起,而萬年只得兵一千,面對賊眾愈萬,往往是疲於奔命。後來,萬年奉命,鎮守陝西平涼。

十一月,官軍又有武安、柳泉與猛虎村之捷。其時,流賊已有三十六營之眾,各有賊首,但是,卻沒有統一的指揮者,一時間,群龍無首,被官軍分散追擊,節節敗退。這時,流賊為求自保,就藉詞乞降,騙過官軍以求保命;而剿賊之官軍,缺少了曹文詔這一員猛將,其他兵將都往往按兵不出,彼此觀望。山西流賊被趕至河南畿輔附近,有三十六營二十萬之眾,河南守軍左良玉、梁甫、鄧圮等,為了保存自己的實力,都不肯爭先交鋒,各以賊據險要,不宜妄動之言,託辭不出。

時已隆冬,三十六營的賊眾被困在河南畿輔之西,糧食將盡,其實是一網打盡的好時機,只可惜在河南的官軍,沒有一支肯出來渡河迎戰。三十六營的流寇以闖王高迎祥為首,待在太行山以南,北上是連綿荒野,東去有數萬官軍守衛京師,只有南渡黃河,才可保命。三十六營的賊寇被苦困,正是危急存亡的時候。

十一月二十四日,河南天氣急劇轉冷,下了一場大雪,黃河結冰。

闖王高迎祥見黃河結冰,足有二尺之厚,可讓大軍和馬匹走過,大喜,心想:「上天為我開路了!」便大叫:「天助我也!」就對身後的賊眾說:「馬上拔營渡河!」

群賊見前路大開,無不欣喜若狂,便策馬南渡,此乃澠池縣之馬蹄窩。他們直插河南腹地。當時,三十六營的流寇,就以闖王響馬賊高迎祥為首,三十六營的賊匪當中,包括了闖將李自成、八大王張獻忠、滿天星張大受、曹操羅汝才、還有一位左金王賀錦,就是被文詔釋放,前號獨行狼之賀錦,另有賊首二十多人,號稱三十六營。

群賊渡河之時,遇上守河官軍,官軍只得數千人,遇上二十萬流賊,即敗歿。而在後方之追兵,就藉詞說黃河冰面開始溶解,無法再追趕。三十六營二十萬之流賊,就此從容渡過黃河。而渡河之後,更以高迎祥為首,三十六營合為一股,輕易攻陷澠池。

十二月初一日,高迎祥派遣二百賊人南下入伊陽縣劫掠,伊陽縣即告失守,更慘遭焚城。

初二日,高迎祥領軍往西南攻伐盧氏縣,盧氏縣城亦被攻破。盧氏縣山勢險要,高迎祥就盤據於盧氏。

十五日,流賊又南下,掠南陽府之南召鎮、平甫、內鄉、唐縣。高迎祥分遣部眾,屯兵於杏花山、沙草口,又再攻魯山。

十九日,再南下劫掠汝寧府之西平、裕州。

二十二日,掠遂平。

二十三日,掠確山,再南侵信陽州。

整個河南,從東北面的澠池,至西南面的信陽州,在短短一個月內,被流賊蹂躪。流賊來如急風,所到之處,不遇抵抗。惟是在嵩山一帶,河南巡撫元默率領總兵左良玉、湯九州、李卑、鄧圮等,列陣以待,致使河南東面的幾十座重要城池,避過賊匪的鐵蹄。

流賊聲勢日壯,張獻忠一股,再度西插入陝,滿天星一股直逼湖廣,老回回等攻入四川。

七年正月,朝廷驚覺流寇已從陝西入山西,又從山西入河南,在河南壯大,再從河南南侵湖廣、四川一帶。賊匪之禍,叫崇禎皇帝寢食不安。朝廷商議,主撫主剿,意見紛亂不一。最後,朝廷以各府縣鎮事權不一,難以有全盤討賊之計,就推薦以陝西巡撫陳奇瑜總理陝、晉、豫、楚、川五省軍務,專事討賊。當時,百官多舉薦洪承疇總理五省軍務,但洪承疇仍統率延綏三邊,未可以輕易抽身,而手下兵將如副總兵艾萬年,只擁兵一千,緊守在陝西中部的平涼,萬年的兵馬只能守城,不能調動,而文詔則仍遠在大同。

朝廷棄洪承疇不用,朝中百官亦有微言。洪承疇自崇禎四年起,久鎮延綏三邊,領兵抗賊已兩年有餘,其中以文詔一軍打擊西賊,功績昭著,承疇亦因此屢立功勳。洪承疇知西賊難平,撫也不得,剿也不易。惟承疇決斷,又了解賊之難辦,陝賊對承疇仍甚畏懼。

洪承疇在延綏,收到朝廷兵部書函,告知陳奇瑜總理五省軍務,至此,洪承疇想起總兵曹文詔,不禁嘆了一聲:「若我有文詔在,哪怕你幾萬賊子,你陳奇瑜亦不過如此罷了!」

陳奇瑜總理五省,傳召各將領於均州會師。

崇禎七年四月,賊首老回回、滿天星等五大營由湖南攻入四川,受官軍所阻,復返湖南,又兵分三路,每路一萬人,其一攻打均州,入河南;其二攻打鄖陽,入四川;其三犯金漆坪,渡河攻略商雒。

陳奇瑜到達均州,與陝西巡撫練國事、鄖陽巡撫盧象昇、河南巡撫元默、湖廣巡撫唐暉商討對策。陳奇瑜以五省總督身分,命令練國事駐守商雒,鎮守賊寨之西北面;盧象昇駐防房縣、竹溪,守其西面;元黙駐盧氏縣,守其東面;唐暉駐南漳,守其東南,於是官軍包圍流寇的陣勢已成。

六月,合圍之勢形成,陳奇瑜就領兵與盧象昇一軍,突襲賊軍。高迎祥大敗,賊眾死亡六千人。陳奇瑜乘勝追擊,高迎祥連連敗陣,又死亡一萬多人。

這時候,分散於山西、四川、河南、湖廣之流賊,紛紛還師陝西南部。在陝南的官軍,不過三千人,面對賊匪幾萬之眾,實無還擊之力。陝南一帶,東至洵陽,西至略陽,都是賊營。

這時,左金王賀錦帶領著一萬賊兵,逃往陝南西面的略陽安營。賀錦不再是獨行狼,他已不是當日那披散頭髮、身穿破黑袍的狼,而是身穿黃布甲,頭戴銅盔帽,極具威儀的賊子頭領,他稱自己為左金王。賀錦策騎,逃避官軍追捕,而跟隨在賀錦之側,除了左右兵將之外,還有一女子,就是人稱賀夫人的崔新月,崔新月的馬術,在這幾年間,已進步不少。雖然她不懂騎射,但已是禦馬能手。

賀錦來到略陽一座山頭,見地勢險要,即吩咐部眾設寨安營。賀錦跳下馬背,向崔新月那方走去。崔新月亦一躍下馬。

賀錦見新月,連忙慰問道:「新月,你累了嗎?」

新月搖搖頭,說:「沒有,我不累!」

賀錦又問:「新月,你餓不餓?」

「不餓!」

這時候,一位探子走到崔新月跟前,說:「賀夫人,我去臨洮打探過,曹文詔已不在陝西,他已被調往大同!」

新月聞言,嘆了一口氣。

賀錦心中不悅,說:「新月,為什麼你還想找那個曹文詔?」

新月轉臉不答。原來獨行狼賀錦於兩年前被文詔擊敗之後,崔新月帶著他潛伏深山,為他療傷,直至傷癒,已是初冬時分,當時,崔新月想到臨洮找文詔,獨行狼不願新月在陝西獨行,便一直追隨在她身後。崔新月來到臨洮總兵府,文詔已移鎮山西,彼此又再緣慳一面。新月極為無奈,正徬徨無助之時,獨行狼再出現於新月眼前,請求她回到自己的身邊。新月見獨行狼情深款款,又知自己與文詔有緣無分,別無他選,惟有再跟隨著獨行狼東奔西跑。獨行狼賀錦棄狼寨之名,改號左金王,招攬飢民餓兵,成為流寇三十六營其中一支,又再坐擁過萬部眾。崔新月在陝西磨練四年有餘,亦再非當日在京的纖纖弱女,不單擅於騎術,亦有屬於自己的過百親兵。正如當日文耀所言,獨行狼是放不得的。賀錦再次坐大,就因為當日文詔的一點婦人之仁。

賀錦無奈,說:「你還對那曹文詔念念不忘嗎?」

新月冷然說:「我只想知道他身在何方,僅此而已!」自從上次一別,又在臨洮緣慳一面,崔新月心裡知道,她與文詔,今生是有緣無分,只是,她仍想知道文詔可仍安好。

* * *

崇禎七年七月,文詔身在山西大同。大同乃九邊重鎮之一,接壤關外蒙古一帶。後金舉兵西征攻打大明,攻入大同境內,攻陷得勝堡,奪大同鎮,又南下圍攻懷仁縣、井坪堡及應州。文詔領兵,死守懷仁,抵抗金兵。

天啟至崇禎初,文詔在遼左從軍八年,曾經跟隨熊廷弼、孫承宗、袁崇煥三位名將抗金,深知抗金所需,並不單是將士的武功,而是軍需糧草,還有火器大炮。後金與秦賊的不同之處,秦賊是一盤散沙,後金卻是精兵鐵騎,而且更懂得鑄造紅衣大炮。文詔所領,不過幾千殘將,又無親信在身邊,加上兵部支援不足,致令文詔之於大同,猶如蛟龍囚於淺水。

而萬年守平涼,亦只得一千兵,每有流寇來犯,只能緊閉城門,堅拒群賊於城外,根本無力迎戰。萬年站於平涼城牆上,偶然會從衣襟內,拿出那一塊繡著「竟夜不成眠」的手帕,向東遙望,想念身在京城的曹芝。與曹芝一別,轉眼又是一載。

* * *

七年七月,群賊聚於陝南,當時,高迎祥、李自成與張獻忠的一幫賊匪在陝南的東面的興安縣,被陳奇瑜的五省兵力共十萬大軍包圍,高迎祥等非常畏懼,避入了興安縣的車箱峽。車箱峽長約四十里,四周給高山包圍,易入難出。迎祥等人因被官兵追趕,誤入這絕境。車箱峽山上的居民知道馬賊入峽,就紛紛趕去,從山上投擲大石火炬,並以大石堵塞山口,想把這幫馬賊困死在車箱峽內。

在車箱峽內,賊匪糧草己盡,亦無法尋得食物。加上天雨連綿,續降了二十日的大雨,賊人餓死的、或戰死的已經有一半,只剩下幾萬軍力。

張獻忠見情況極劣,長此下去,必定喪身於峽內,就走到高迎祥的營帳裡,高聲叫道:「闖王!闖王!我們不能坐以待斃,殺出去吧!」

這時,高迎祥正與闖將李自成在營中。

高迎祥悻悻然說道:「難道我高迎祥就命喪於此地?豈有此理!倒不如拼死衝出去,也可活得暢快一些!」

張獻忠和應說:「好啊!我馬上就帶人衝出去,起碼宰幾個明軍,讓他們陪葬!」

李自成斜了張獻忠一眼,冷然說:「你憑什麼衝出去?雨下了二十多天,你出去看看,我們的弓箭都已濕透,弦都鬆了,那些刀劍兵刃都要生鏽了。我們就憑一雙手去跟官軍火拼,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張獻忠反駁說:「李自成,你說得漂亮,難道就在這裡等死嗎?」

迎祥見兩人勢成水火,從中勸解說:「在這困境中,兄弟必須和睦,從長計議,不能互相猜忌。我們窩裡鬥,就讓官軍漁人得利了。」

張獻忠聽迎祥勸導,才把火氣收了。


第八十九章 加入書籤
李自成冷然一笑,對高迎祥說:「闖王,你記不記得崇禎三年八月,王嘉胤被困於府谷,當時,他身邊一位小太監獻了一計,讓大家在曹文詔手下全身而退。」當年,王嘉胤雄霸河曲,盛極之時,高迎祥和李自成是他寨中的一員小將。那獻計的太監就是魏化淳。

高迎祥點頭,說:「當年,那太監叫王嘉胤斬了一個與他相似的將領,獻於秦軍,佯裝投降,就趁官軍鬆懈之時,王嘉胤突圍東遁,逃入山西。當時,你我都在府谷,跟隨王嘉胤逃走。」

「那就是了!」李自成說:「這也不失為一條妙計!」

高迎祥明白了,就對李自成說:「自成,你是說要我們詐降!」

「正是!」

張獻忠聽李自成獻計,哼了一聲:「那官軍會這麼愚蠢嗎?他們已中過計,還會再相信嗎?」

「相不相信是要看誰人領軍……如果是洪承疇曹文詔,我們是死定了……可是,這個陳奇瑜,也值得一試!」

「那麼,我們從何處逃逸?這裡不是府谷,府谷仍有退路,這車箱峽是完全沒有出口的!」高迎祥又想了想,嘆了一口氣。

李自成說:「那入峽的隘口不就是出口麼?」

「嗯!自成,你這話怎麼說?」

「這裡與府谷不同,我們是闖不出去的!唯一方法,就是讓官軍帶我們出去!」

高迎祥和張獻忠對望了一眼,大家都皺了眉頭。

李自成笑說:「我們要誠心誠意,向陳奇瑜投降,求他遣送我們返鄉歸農!」

高迎祥問:「如果陳奇瑜不肯,那……」

「這也要押一個賭注!」李自成續說:「我們從各處搜掠了這麼多金銀財寶,還有美女,如今在這山峽中坐以待斃……這些東西吃也吃不得,打也打不得,實在沒必要留在身邊。」

張獻忠聞言,忿然說:「李自成,你這個傢伙,這些東西大半是我搶回來的,你就拿去慷慨嗎?」

李自成睨著張獻忠說:「如果你死了,這些東西能帶下黃泉去嗎?」

高迎祥居中,喝道:「你們別吵!讓自成說下去!」

李自成說:「這些金銀輜重,就拿去送給那些官軍將領,特別是陳奇瑜和他身邊的心腹,這樣,也許,我們還有一線生機!」

高迎祥細心的想了想,就對李自成說:「自成,就用此計!」又轉面向張獻忠說:「獻忠,把你那些財寶美女,交給自成,讓他來節制。」

高迎祥又問李自成,說:「自成,我們派誰人出降?」

「可用我手下顧君恩,這計策也是他所獻的!」

「好吧!就叫顧君恩,帶二十人馬,到隘口出降!」

翌日,顧君恩就帶著二十人馬,十車金銀財寶,和數十婦女,走到車箱峽的隘口。顧君恩在長竹上掛了一條布條,一邊走,一邊揮動,叫喊說:「皇恩在上,請赦草民死罪!皇恩在上,請赦草民死罪!」

顧君恩來到隘口前,即被數百弓箭瞄準。顧君恩大驚,跪地說道:「皇恩在上……諸位大將!我顧君恩只是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誤入歧途,落草為寇,現伏請諸位大將網開一面,車箱峽內三萬六千餘人願棄械投降。皇恩浩蕩,讓我們歸農還鄉!」

那守峽的將領聽得顧君恩的說話,即揮手,示意弓箭手放下武器,又叫左右說:「把那人帶上來!」

官兵便把顧君恩帶到將領跟前。那將領喝道:「你就叫顧君恩!你來這裡幹什麼?」

顧君恩說:「將軍大人,我是代表闖王高迎祥,向你們的督軍大人投降的!請你行個方便,帶我去見督軍大人!」

「我帶你去見他?你這賊子,一定是在使詐!」

顧君恩臉色一沉,戰戰兢兢說道:「不是!不是!我們困在峽內已經二十多天,筋疲力竭,人人都想回家了,闖王才讓我出來,向督軍大人投降!」說罷,就從衣襟內拿出一袋金銀,送到將領的面前。

將領打開一看,果然滿是金子,就笑了笑,說:「看來!你們也有點誠意!可是,我這裡還有數百兄弟,這麼的一點點……」

「沒問題!」就從一車上拿下了一小箱的珠寶,放到將領腳前。

將領看見那一箱財寶,即眉開眼笑,說道:「好吧!我就帶你們去見督軍大人吧!」

將領先搜清眾人的身體,見他們都沒有帶武器,也安心了,就帶顧君恩和他的隨從、女人到陳奇瑜的大帳去。

顧君恩一路走來,一路向眾將派送金子銀子。顧君恩所經之處,再沒有受到任何阻撓。直至見到陳奇瑜,就俯伏在他腳前,乞降說:「督軍大人,草民知罪了!我們不過陝北饑民,在鄉間無法找到生計,才結黨成賊,如今在車箱峽內,苦思了二十多天,覺今是而昨非,懇請大人網開一面,給我們一條生路。這裡有一些婦人和珠寶,都是我們多年搶掠所得,現在歸還於大人,以表歸降的誠意!」

陳奇瑜見顧君恩詞情懇切,而婦女中亦有樣貌娟好的,陳奇瑜就心動了!

陳奇瑜問左右說:「你們說一說,車箱峽內的流賊,到底應怎樣處置?」

陳奇瑜的將帥全受了顧君恩的大禮,其中一人就對陳奇瑜說:「督軍,既然賊匪已有回轉之心,那麼,皇恩浩蕩,亦應讓他們改過自新,歸農還鄉!」

陳奇瑜未能完全被說服,就又問另一位將軍,那人也說:「我想朝廷也不願濫殺無辜!讓他們歸農還鄉,亦免了他們來個殊死一戰。」

陳奇瑜又問第三人,那人答說:「督軍,如今納降,即大功可立啊!」

陳奇瑜聽到這人的說話,沾沾自喜,心想立了大功,即可得聖上重賞,或可再官升一級。於是,陳奇瑜就對顧君恩說:「你回去告訴那些闖賊,我陳奇瑜可接納你們的降議,但有三件事情,必須答應,我才容許你們離開!」

顧君恩連忙拜謝,陳奇瑜說:「其一,叫闖賊交幾個煽動亂事的人出來,我要就地正法!其二,闖賊及所有從匪必須棄械出降;其三,我將遣安撫官送各人回鄉,你們不得有異議!」

顧君恩說:「這三件事情當然要辦好!」

「那麼,八月初三,你們就到隘口歸降吧!」

八月初三日,高迎祥果然領著一眾賊匪棄械出降。高迎祥還帶了幾十個人頭,獻給陳奇瑜。陳奇瑜見狀,大喜,問高迎祥說:「你們這裡有多少人?」

高迎祥說:「稟督軍大人,草民共三萬六千一百三十一人!」

「好呀!」陳奇瑜心想,他一舉解散了三萬多名賊人,實在是朝廷的大功臣,即對左右說:「馬上向聖上奏報,八月初三日,五省總督陳奇瑜於車箱峽解散賊眾共三萬六千餘人,遣歸鄉農。」那人便立即返回大營,向聖上覆命。

陳奇瑜對高迎祥等人說:「你們這幫馬賊,姦淫擄掠,作奸犯科,本是死有餘辜,但是,皇恩浩蕩,念你們不過是一班餓農,所以,特赦你們還鄉。」

眾人異口同聲喊道:「謝聖上聖恩!謝督軍大人!」

陳奇瑜聽得眾人拜謝,更是喜形於色,又說道:「我現派遣安撫官,送你們回鄉!你們先以府縣鄉自分,每百人為一隊。我將每隊派一人,領你們歸去。」

陳奇瑜一聲令下,賊眾就應聲分開,高迎祥、張獻忠、李自成各領自己的精銳,而佯裝是故里同鄉。陳奇瑜見那三百多隊的歸鄉小隊已成形,就浩浩蕩蕩的帶著自己的大軍和那三萬餘數的降賊,離開車箱峽,走出棧道。

起初,那三百六十多隊的賊子乖巧地跟隨著安撫官,走出車箱峽外。他們走了半天,見後頭的官軍已遠。高迎祥馬上從後勒住那安撫官的脖子,迎祥體格魁梧,一使勁,那人就一命嗚呼。高迎祥哼了聲:「笨蛋!」就帶著那一百部眾,揚長而去。

李自成與張獻忠的部眾,跟安撫官來到鳳翔城外。鳳翔守軍見是賊人來了,便緊閉城門,將那二百人拒於城外。

安撫官大喊說:「奉五省總督陳奇瑜的軍令,安插降賊於鳳翔城內,請開城門收納!」

鳳翔知縣孫鵬怕來人有詐,答說:「我縣內只得守軍三百,你那二百賊若是造反,我豈非引狼入室!請你告知督軍大人,另覓居處,安置這些降賊吧!」

安撫官又喊道:「不可,你必須立即開門收納!否則,以抗軍令辦!」

孫鵬與左右商議了一會,答道:「我先以繩索,接納三十人入城,餘眾容後再談!」說罷,就縋下繩索,接了三十人到城牆上。那三十人一到城牆上,即搶奪守軍的武器,與之肉搏。孫鵬一方,馬上召來一百兵勇,把城牆上那三十人幹掉。

城牆下的李自成與張獻忠見同黨被殺,立即喝了一聲,賊人一嘩而散,並殺掉了那兩位安撫官。兩人率眾,再搶掠其他縣城村莊。

那三萬多的降賊,沒有被安撫得幾日,便又成了流賊,再次荼毒陝晉、河南一帶。

陳奇瑜本可一舉殲滅高迎祥、張獻忠及李自成等流寇,但陳奇瑜貪功冒進,又不擅於兵家之法,終於放虎歸山。大明的氣數,亦所餘無幾。

陝晉一帶的州縣,紛紛上奏,斥責陳奇瑜私放流賊。陳奇瑜反而駁斥各地官員,說他們閉門不納降賊,是招撫失敗的元兇。陳奇瑜又委過於各地巡撫,說他們未有盡力剿賊,尤以陝西巡撫練國事為甚。練國事旋即被逮下獄。崇禎七年歲末,百官彈劾陳奇瑜失職誤國,陳奇瑜終被革職查辦,其後,更被發配邊疆。

在延綏駐守的洪承疇得知流寇在車箱峽詐降,並騙過陳奇瑜,放他們出棧道。洪承疇獲悉此事之後,拍案怒道:「你這個陳奇瑜,領了幾萬兵馬,最後還是給賊子一兩句說話,就把你騙過了……你這個笨蛋,真把這爛攤子留了給我!」


第九十章 加入書籤
崇禎七年八月,後金大軍攻入山西大同,力壓大同鎮以南的懷仁縣,文詔孤軍苦守一個月之後,懷仁縣終於解圍。隨後,文詔領兵北上,欲奪回大同鎮城。可是挑戰金兵失敗後,又回守懷仁。其後,後金兵馬勢不可擋,復入侵大同西南靈岳一帶,攻佔了許多官軍屯堡。明軍與夷軍我寡敵眾,銃械火炮,亦去之甚遠。文詔的兵力,只能苦守一城,根本不能挑戰滿夷大軍。後金攻陷大同一帶後,凱旋而出,留下一大片焦土。

崇禎七年十一月,聖上有旨,大同總兵曹文詔、總督張宗衡及巡撫胡沾恩在大同被捕論罪,聽候發落。

文詔官帽被摘,鎯鐺入獄。文詔在牢房裡,想起自己半生戎馬,盡忠職守,萬料不到會落得如此下場。文詔身在大同,雖是自己的故鄉,但畢竟離鄉已久,不被鄉人熟悉,又因為戰敗論罪,鄉人亦不敢接近。他孤身在大同獄中,沒有一人來探問。

文詔在鐵窗之外,看見那一輪明月,黯然嘆道:「難道我曹文詔就此屈死在獄中……我曹文詔是戰將,死也要死在沙場之上。」在大同這個寒冷的晚上,文詔想起那遠在京城的家,他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能否再見家人一面。

* * *

自從文詔被調離奏晉,至崇禎七年歲末,已足有十八個月之久。自從文詔被遷走,秦軍無大將可用,流賊就更加猖獗,加上陳奇瑜養賊為患,流賊之禍已是一發不可收拾。高迎祥等人出車箱峽之後,旋即又聚眾數萬,而躲在西面略陽一帶的數萬流賊,聽得高迎祥再領導群雄,就馬上東來會合,當中就包括外號左金王的賀錦一軍。他們乘勢大肆搶掠,北至寧夏邊界的慶陽,西至甘肅邊界的巩昌,西南面至鳳翔府內的寶雞,蹂躪了大半秦地,所過之處,頓成荒土。這時候,流寇大軍,已有幾十萬人。而在陝西駐防的官軍,不過一萬。賊多兵少,朝廷又支援不足,三邊總督洪承疇明知不能力敵,故此多派兵守城,而不追剿。

崇禎七年十二月,陳奇瑜下獄,洪承疇進兵部右侍郎,總理五省軍務,兼總督三邊。

同月,曹文詔於大同論罪,敕令罷免總兵之職,充軍邊衛。山西巡撫吳甡,乃當日在山西慶陽接待文詔的巡按御史,於七年九月接任山西巡撫,早於十一月,已知文詔因敗於後金而下獄。吳甡早年知文詔乃將才,知兵善戰,得知文詔下獄,已全力斡旋,希望將文詔釋放,可是,一直沒有得到聖上回覆。

當日,兵部的軍令剛下,去到吳甡手裡,吳甡即向崇禎皇帝請旨,遷文詔到山西南部平賊,為援剿總兵,帶罪立功。而另一方面,洪承疇亦向崇禎請旨,召曹文詔返回承疇軍中,協助討伐河南的流寇。

曹文詔多年勤於軍務,盡忠職守,總算是贏到兩位前任長官的賞識。當時,崇禎皇帝見洪承疇乃用人之際,就允許承疇,批准兵部調遷文詔到河南,以援剿總兵官之名,帶罪立功。

曹文詔本在大同獄中,等候朝廷制裁。十二月初三日,文詔靜坐於獄中,監軍太監攜著兵部軍令,來見文詔。

文詔於獄中已服刑一個月,容顏憔悴,但見監軍來到,仍抖擻精神,聽候聖裁。

監軍太監宣:「大同總兵曹文詔領兵不力,致大同境內盡受夷兵摧殘,現貶為庶民,充軍邊衛。」

文詔閉目,輕輕嘆了一口氣,就領命。

「曹文詔,你準備一下,明天就跟張宗衡、胡沾恩同赴邊疆!」說罷,監軍太監就悻悻然離去。

曹文詔見太監走後,心裡沉重,他細想了一會,對守牢的獄吏說:「獄吏大哥,可否借紙筆一用!」

獄吏知文詔是領兵大將,盡忠職守,對文詔亦甚是禮待,答說:「總兵大人,當然可以!」就把紙筆拿到牢房之中。

文詔對獄吏一笑還謝,就拿起筆來,寫了一封家書:「淑真吾妻如晤:念甚。文詔出征一年又半,未能歸家,克盡夫父之職,深感歉疚。今又被遣邊疆,未知歸去何期。望汝加衣加飯,保重身體,並代奉高堂,撫養孩兒,恩深情切,銘記在心。」文詔寫完家書,就深深吸了一口氣,把一腔英雄眼淚,吞進肚裡去。

文詔拿著家書,對獄吏說:「大哥,又要煩你了!請你交給巡撫吳甡大人,煩他將這封家書,轉到京城曹文詔家中。」

獄吏敬佩文詔,就很爽快地答應了。

午後,那監軍太監又來到獄中,文詔有點希奇,心想:「不是要充軍邊塞了嗎?還有其他刑罰嗎?」

監軍太監又宣:「大同總兵曹文詔接旨!」

文詔即下跪接旨。

「奉天承運,皇帝召曰:大同總兵曹文詔抗金不力,本擬充軍,惟念舊日平秦賊有功,今豫賊禍劇,特命為援剿總兵官,歸五省總督洪承疇麾下,立功自贖。欽此!」

文詔聽得聖諭,心裡乍驚乍喜,就立即接旨說:「文詔領旨!萬歲!萬萬歲!」

那太監說:「曹總兵,真是恭喜你了!終於脫罪!」

文詔向太監拱手還謝。

太監續說:「聽說山西巡撫吳甡到任之後,就想把你南調討賊,他上奏了好幾次薦保你,可是,皇上不允許。這一次,洪承疇上書兵部,皇上就准了!」

文詔說:「吳大人對曹某真有再生之恩!」

「好吧!你就好好地準備一下,兵部已准你帶二千兵馬,趕赴河南!」說罷,太監就離開牢房。

這時候,那獄吏匆匆趕來,他氣呼呼地說:「曹總兵,我剛才把你的家書帶到衙門,託人替你交給吳大人,可是,就接到吳大人一封密函,叫我親手交給你!」

「吳大人的密函?」文詔馬上接過書信,拆開細閱。

原來吳甡知道崇禎皇帝准許了洪承疇的呈請,命文詔為援剿總兵官,即日帶領二千兵馬,趕赴河南剿賊。吳甡向文詔陳述,其時山西太原一帶,賊首高家計蹂躪各處村鎮,鄉民水深火熱,處境堪虞。吳甡遂力請文詔先到太原,助他殲滅高家計這賊首。

文詔看完吳甡的書信,想起吳甡在懷慶的時候,極力推舉文詔,文詔亦因此官升一級至都督同知,吳甡亦力薦其手下將帥,雖然未獲兵部接納,但這知遇之恩,文詔一直都沒有忘記。而剛才那監軍太監所言,文詔在獄中的時候,吳甡亦極力薦保,此再生之恩,文詔真是無以為報。

文詔閉目,心想:「從大同南下河南……我何不取道太原,先為吳大人平高家計,以報大人再生之恩,然後再與洪督軍會師!」

文詔立即把書信收在懷中,他知道這是抗旨,抗旨是死罪!可是,他是寧死也要報答吳甡這一位官場上難得的知音。

* * *

這個時候,高迎祥的流賊,已有幾十萬人,他們兵分三路,一路北走陝西中心慶陽,一路東奔湖南鄖陽,一路經終南山入河南。入河南的一路,為十三家七十二營,已有二十萬人,賊營分佈在西面的永寧、盧氏縣,東至於開封,連綿幾百里都有賊人的蹤跡,除此之外,那原本在陝西的賊人,亦趁隆冬渡河來會,在河南的十三家七十二營,就足有三十萬之數。

崇禎七年十二月,流寇的首領都聚在河南各地。

情勢危急,洪承疇身處河南信陽,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他急遣河南官軍左良玉堵塞澠池;陳治邦扼汝州;陳永福截南陽,但這三地守軍合計不過數千人,面對河南三十萬賊兵,簡直是以卵擊石。

洪承疇急召左右說:「曹總兵呢?曹文詔為什麼仍未到河南?」

侍從說:「曹總兵現在身處太原!」

「什麼?為什麼到太原去了?」

「曹總兵領兵,路經太原,被巡撫吳甡留住,請他協助剿匪!」

洪承疇拍案怒道:「這個吳甡,山西那邊就一兩幫土匪,他自己撐不來,就把我的人也拉去了,豈有此理!去!馬上再給曹文詔下個軍令,叫他馬上到河南來援!」

各部賊匪的首領,分三路攻戰,一路經伊陽、汝洲,向東攻陷滎陽,再東至鄭州,南至商城;一路由懷慶,劫掠至睢州、陳州、許州一帶;一路由葉縣、上蔡至汝寧。流賊所到之處,如入無人之境。

高迎祥坐鎮滎陽,對身邊闖將李自成說:「自成,我們在河南所向披糜,官軍還有能力反抗嗎?我們何不劃土為王,將河南分了吧!」

李自成被高迎祥一問,細心思量了一會,說:「洪承疇不會如此輕易就範……照我估計,不日之後,就會有明軍來援!」

「是嗎?如果是陳奇瑜之流,亦沒有什麼可怕!」

「洪承疇比陳奇瑜難於應付!最近,聽說曹文詔從大同南下,到了太原,高家計那邊被曹文詔殺得節節敗退。」

「什麼?曹文詔又來了!」

「洪承疇比陳奇瑜更懂得用人!曹文詔這個人極難應付!」

「那麼,我們怎麼辦?」

「也不必怕他!我們有三十萬大軍,他們算起來,也不過是一萬之眾,我就不相信我們會輸給他們!」李自成胸有成竹的模樣。

「可是,我們上一次不就是輸了給陳奇瑜嗎?」

「闖王,我們的問題是十三家七十二營,合共是三十萬人,可是,如果我們分開了,每一夥都只得幾千,官軍來逐一擊破,我們就會崩潰!」

「自成,那怎麼辦?」

「闖王,還趁官軍援兵未至,何不急召十三家七十二營的頭目,集合於滎陽,一同商討對策!」

高迎祥想了一想,對自成說:「也好!自成,你馬上下令通知十三家七十二營各部頭目,正月初一日,於滎陽大會!」


第九十一章 加入書籤
崇禎八年正月初一日,十三家七十二營的頭目領著自己的幾百親信,來到滎陽大會。當中,以十三家之勢力最大,計有闖王高迎祥、八大王張獻忠、左金王賀錦、曹操羅汝才、老回回馬守應、革裡眼賀一龍、改世王許可變、射塌天李萬慶、混十萬馬進忠、過天星惠登相、橫天王、九條龍、順天王。而闖將李自成則隸屬高迎祥之下。再其次就是七十二營的大小各部。一時間,滎陽就集合了數萬賊匪。

高迎祥坐在中間,圍著他的,先是其他十二家的頭目,後面的就是那七十二營。迎祥高聲呼道:「各位大將領導,我闖王高迎祥今日號召大家到來,是跟大家商討對付官軍的戰略一事!」

眾人屏息靜聽闖王的說話,因為闖王一軍已有五萬之眾,是眾匪首中實力最強的。

迎祥續說道:「你們都知道,我們攻城略地,所到之處,如入無人之境,可是,我們是沒法守得住一城一地,官軍一到,我們就作鳥獸散,把本來已到手的地方,都拱手讓給大明軍隊。這樣下去,不是長久之策!」

老回回馬守應說:「那麼,我們合力渡河北歸,把整個陝西拿下來。」

「拿下陝西幹什麼?」張獻忠嗤之以鼻,說道:「陝西山多地貧,那裡的人比我更窮,回去幹什麼?當然是南下四川,那邊什麼都有!」

馬守應反駁說:「八大王,你的老家不也是在延安嗎?那裡什麼都沒有,你是吃糞來長大的?」

張獻忠怒極,拍案罵道:「老回回,我先割下你的舌頭,再送你回陝西!」說罷,就亮出佩刀。

馬守應身後的侍從馬上亮出武器,嚴陣以待。

滎陽大會登時殺機四起。

高迎祥立即站起身來,怒喝道:「你們都給我坐下!你們就這樣內鬨,官軍未到,我們就自傷殘殺了。坐下!坐下!」

馬守應和張獻忠見高迎祥震怒,才慢慢回到坐席,安靜下來。

左金王賀錦坐在一旁,冷然笑說:「你們想得真容易,為什麼我們幾十萬人,會敗給那幾千官軍,你想過嗎?」左金王身旁,坐了一位女子,就是賀夫人崔新月,她跟隨著賀錦,來見識這滎陽的盛會。崔新月沉默不語,只是靜聽著夫君說話。

高迎祥說:「左金王,你有什麼高見?」

左金王一笑,說:「我在遼左跟隨過熊廷弼……」左金王自稱跟隨抗金大將熊廷弼,其實他是跟隨著曹文詔,做過一年兵卒。崔新月眉頭一皺,心裡暗忖:「夫君,你也真抬舉自己了!」

左金王說:「他們練兵之嚴,是我自嘆不如的!他們行軍佈陣,只聽軍令,哪會像我們這樣,各自為政!」

高迎祥說:「左金王所言甚是!」

「平日訓練有素,行軍時軍紀嚴明,再加上一名有勇有謀的良將,就是萬人敵了!」左金王說著,崔新月想起的就是曹文詔,心想:「那人豈不是文詔少爺嗎?」

左金王續說:「最難攪的是這種人不單有腦袋……」左金王指指頭顱,又指指心房,說:「還有這裡!」

「那是什麼?」

左金王說:「他們心裡有信念……就是那種笨蛋的死忠的信念……我們嘛!有這個腦袋的人不多……」他又指指腦袋,再指指心房,說:「有這個心的人就根本沒有!」

「左金王!你這話說了像沒說一樣!」高迎祥嘆說。

「我沒有說錯!所以我們始終是一盆散沙……」左金王斜了張獻忠和馬守應一眼,嘆一口氣,說:「不過,還好!這種人在朝廷已經不多了!否則,我們早該死光了!現在,高家計在山西被曹文詔纏著,他真是倒大霉!看來他時日無多了!」

崔新月聽到曹文詔回到山西,心裡暗笑。

高迎祥問道:「那麼,左金王,你有什麼好提議?」

左金王賀錦恨恨地說:「我們不如派幾千死士,先把曹文詔除了,那麼,我們就可以安寢無憂!」

崔新月的面色沉了下來。

「那也是一個好主意!」高迎祥說:「那麼,有誰願意擔此重任?」

大家聽到曹文詔之名,心裡都冷了一截,連平日最氣焰的張獻忠也低頭不語。各賊首都不願當那敢死的馬前卒。

高迎祥嘆了一口氣,說:「這一路也是走不通的!要滅曹文詔還是要從長計議的。」

張獻忠說:「這也是廢話!還是揮軍下四川,做個南天王好了!」

馬守應怒說:「我們為什麼要跟著你走?你走你的陽關路,我過我的獨木橋!」

高迎祥又喝道:「你們別再吵了!」高迎祥想鎮住場面,可是,大家都七嘴八舌,情況一片混亂。

這時,李自成站了出來,抽出佩刀,使勁劈下,勁力到處,轟隆一聲,把自己的坐席劈成兩半。那十三家七十二營的頭目才安靜下來,眼睜睜地看著李自成。

闖將李自成收起佩刀,對大家說:「諸位兄弟,一個人面對強敵,尚且要奮鬥,更何況我們有十萬大軍!官兵根本不足懼,就算把山海關的鐵騎雄師全調動過來,也敵不過我們幾十萬人,只是我們要同心協力,不要再窩裡鬥!我現有一計謀,可以讓我們定天下!」

高迎祥急問:「那是什麼?」

李自成說:「闖王!我們十三家七十二營必須結成聯盟,然後,分配進攻路線,所佔之地,各自屯兵,所有財物由諸路軍人公平分配!我們一鼓作氣,大軍此行,勝負成敗就聽天由命!」

高迎祥聽了,瞪一瞪眼,不置可否。

諸路人馬互相對望了一下,各人心裡暗暗計算,又悄悄與身邊的親信商討。

當中,張獻忠站起身來,問李自成說:「那麼,那些路線如何分配?」

李自成答:「制籤!大家拈鬮定路向,由上天決定!」

高迎祥點一點頭,說道:「自成!這是正途!是大謀略!」

張獻忠聽罷,朗聲說:「好!我們就拈鬮定路向,各安天命!」

馬守應也應道:「好!就這樣決定!免得人家說我小家子氣!」

左金王說道:「這也是個良策!我們儘管試一試!」

其他人見幾大頭領舉手贊成,也紛紛響應。

高迎祥見眾人達成協議,便對李自成說:「自成!這是你的建議,就由你來主持吧!」

於是,李自成拱手謝過高迎祥,就把各路線寫在字條上,讓十三家的頭目來抽取。十三家各領線路。賀一龍、賀錦為一軍,南禦四川、湖廣之兵;馬進忠、橫天王、李萬慶、許可變一軍,西當陝西之兵;羅汝才、惠登相為一軍,分屯滎陽一帶,北禦開封、汝州之兵;高迎祥、張獻忠為一軍,率兵東征;馬守應、九條龍為一軍,無一定路向,往返游擊接應。

李自成見各營再無異議,就擊掌呼左右道:「牽營中最好的牛、羊、馬各一,在當天之處,設壇宰殺,以祭上蒼!」又在壇上放了銅盆,以高迎祥為首,各人歃血為盟。

滎陽大會之中,十三家七十二營當天起誓,歃血為盟,一時間,聲勢壯如黃河之水,而自此,流賊之災,亦如黃河之水,無法阻截。

滎陽大會,群雄第一次聚首,商討攻伐戰略,從此之後,流賊再非一盆散沙,亦再不躲避官兵。他們進襲的地方,再不限於小縣小鎮,而對於名都大府,都一併進攻。流寇的壯大,與官軍的衰敗,就定於這滎陽大會中。

十三家七十二營拈鬮定路向之後,就紛紛帶著自己的人馬,往自己所分的駐地飛馳而去。十三家其中三軍,以防禦官軍為主,而高迎祥一軍最強,負責東討。

高迎祥一軍,分三路進發,向東討伐。高迎祥一軍有張獻忠與李自成為先鋒,兩人皆驍勇善戰。而長江以北一帶,官軍軍力薄弱,無法抵抗,高迎祥行軍極快,急如雷霆之勢,自正初一以來,十數日內,就從滎陽向東,攻下固始、霍邱、壽州、穎州,殺死知州尹夢鼇、州判趙士寬和在鄉的兵部尚書張鶴鳴。於正月十五日,高迎祥一軍進逼南京直隸鳳陽。

鳳陽乃大明開國君主朱元璋的故里,為大明的中都留守司,屯了重兵防衛,合計不下六千精兵,以一巡撫一太監護衛。鳳陽亦是朱元璋皇陵之所在。

鳳陽撫巡楊一鵬年紀老邁,當迎祥大軍壓境之際,臥病在床,不肯到陣前應戰。抗賊之責,就落在太監楊澤身上。

楊澤走到城樓之上,見迎祥大軍密集如丘上的螞蟻,嚇了一大跳,即急急退了下來,對陣前的兵將說:「你們還不快快射殺那一幫賊匪!那賊首就在前面,快去叫幾個神射手來,射殺他們!」

那兵將冷然說:「我們憑什麼來射殺他們?」

楊澤大怒,一掌就想打在那兵將的臉上。那兵將孔武有力,一手把楊澤制住,說:「楊監軍,我們的弓箭,不是給你換成了家中的名畫和名器麼?」

楊澤扔開那兵將的手,說:「廢話!怎麼會沒有弓箭?你們是貪生怕死,想避戰而已!」

「好吧!你就來看看!」兵將把身上的弓,拿到楊澤面前,那弓弦已經鬆脫,又說:「我們就拿你家裡的名畫名器,扔下去,看能殺死幾多賊人?」兵將說罷,就把楊澤拋出城外,楊澤就此摔死了。


第九十二章 加入書籤
這時候,迎祥的大軍已經撞破鳳陽的城門,攻入城內。迎祥入城,大肆搶掠,殺死留守的官員及官軍共四千餘人,更焚毀皇陵,燒掉二萬多所房舍。

高迎祥從河南滎陽出發,到南京鳳陽,兩地相距千里,而迎祥於十數日已將此地攻陷,雖然,大明官軍腐敗,但迎祥一軍之戰鬥力,與行軍之急速,已是今非昔比。

高迎祥一軍攻佔鳳陽之後,在城中與賊眾舉杯暢飲,賊人亦四處強搶民女,姦淫擄掠,荼毒生靈。當中尤以張獻忠一軍為甚。

高迎祥在席中,飲得面紅耳熱,笑說:「這大明皇帝的故都給我搶過來了,還有什麼地方不能去的呀?」

李自成說:「闖王,下一步當然是攻取京師,自立為王了!」

高迎祥聞言,狂笑說:「做皇帝!真夠爽了!來!我們現在就開個名號!自成,你幫我想一想!」

李自成想了一想,笑說:「闖王乃真命天子,真龍托世,就叫做『古元真龍皇帝』吧!」

高迎祥大喜,說道:「古元真龍皇帝!古元真龍皇帝!好極了!馬上叫一個會寫字的,把這個大號寫在旗幟上,掛到城頭去。」

李自成見高迎祥喜不自勝,說道:「闖王,皇帝登極,應有禮樂!」便對身旁的張獻忠說:「獻忠,聽說你把守皇陵的司禮太監拉到自己的營帳去,何不叫他們出來,為大家奏樂?」

獻忠看見李自成向高迎祥獻媚,心裡已經不是味兒,心想:「李自成,你這個馬屁蟲,真叫人作嘔!你去獻殷勤就好了,還要我張獻忠幫你一把,你真是妄想了!」就說道:「那十二位太監正在替我那十二位美女整妝,哪有餘閒為你們奏樂?真做皇帝了嗎?如果你們已經是皇帝,那我裡頭的美人也就是我的嬪妃了!」

李自成怒道:「張獻忠,你是不服闖王了嗎?」

「我不是不服,只是對你這個馬屁精,看不對眼!」

李自成與張獻忠怒目相向。高迎祥從中調停,說:「你們不要吵了!本來是高高興興的嘛!」

張獻忠悻悻然說:「闖王,這裡也沒有什麼好玩的了,明天,我就拔營南下!」

迎祥想勸獻忠,卻給李自成按住,說:「既然大家心裡不舒服,闖王,我們也不必強留他!過不多時,大明軍隊應該會來搶回他們的老祖宗的墳地,闖王,我們也不能多留,還是把所攻佔的財物運走,先帶兵西歸!」

高迎祥想了一想,說:「那也好!」

高迎祥一軍,留駐鳳陽三日,就分道離開了。他們離開的時候,鳳陽城內有數千裸婦,棄於街道之中,有節婦更羞憤自盡,城中哭號之聲,徹夜未停。

崇禎八年正月十八日,崇禎皇帝接到奏報,知道鳳陽失陷,皇陵被毀,即撫膺痛哭,並遣官員公告天下社稷,下詔罪己,上諭說此乃國恥,誓要盡心滅賊。

崇禎八年二月,崇禎皇帝決心討賊,就下令新接任的鳳陽巡撫與五省總督洪承疇合力平賊,並立軍令狀,以六個月為限,剿平流寇。

當時,洪承疇身在河南睢陽,聽到南京鳳陽朱元璋陵寢被焚,亦極之難過。崇禎皇帝所遣的中官到達洪承疇在河南的行營,宣旨說:「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鳳陽失陷,祖陵遭劫,朕痛心疾首,特命五省總督洪承疇協同鳳陽巡撫朱大典,合剿流賊,以息天怒。特晉洪承疇為兵部尚書,賜尚方寶劍,以便行事。限六月之內,殺賊還師,軍令如山。欽此!」

洪承疇戰戰兢兢,接過聖旨。

那傳旨太監說:「洪總督,鳳陽之變,皇上震怒呀!」

洪承疇拱手說:「請公公代承疇向皇上回話!」

「洪總督有話好說!」

「鳳陽之陷,承疇雖非專責,但是流賊自西來,承疇未能及時堵截,致驚先皇在天之靈,重為皇上之憂,承疇難辭其咎!請皇上貶我三級,帶罪自贖。」

公公說:「洪總督何出此言?洪總督應以大明江山社稷為念,及早平寇,才是盡忠報國之舉呀!」

承疇長嘆一聲,點頭稱是。

於是,洪承疇奏上進兵方略,令各路大軍分別鎮守四川、湖廣、鄖陽、汝寧、江北、山西靈寶、陝西商州、河南汝州、保定磁州等地,南北策應,圍剿流賊。這各路雄師計有七萬。

承疇布置既定,就率師出潼關,離開陝西,進入河南。三月初一日,抵達河南汝寧,準備與流賊死戰。

崇禎八年三月初,承疇進駐汝寧十日,分遣各路兵馬進攻流賊,但用兵審慎,不作強攻。

監軍太監王裕民問洪承疇,說道:「洪大人,你陣中將帥不少,然而大人不作正面強攻,是什麼原因?」

洪承疇淡然說道:「我仍在等一人!」

「那是誰?」

承疇說:「曹文詔!」

這時候,曹文詔在太原已撲殺高加計,帶領著二千大軍,從山西疾馳至河南。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明季。曹文詔傳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6.1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