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PART 1 灰色畫廊

十字路口的秘密
作 者
藍逸
故事類型
靈異恐怖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6.12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
累積人氣
5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十字路口的秘密資料大全
               PART 1 灰色畫廊 更新時間:2016.06.12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流血的蘋果(一) 加入書籤
在雜貨店買了毒藥。

這種藥叫七步倒,和一種蛇毒同名,意思就是服用了此藥的人,七步之內一定會毒發身亡。當然,如此可怕的毒藥不是針對人類的而發明的,它的主要用途是毒殺老鼠或是蟑螂等對人類來說有害的小動物。

不過,聽說如果用在人類身上,效果也絕對不會差到哪裡去。

“真的有那麼厲害?”

凝視著自己用指尖就可以夾起來,包裝袋長度還不到五公分的小小毒藥,這個超過四十歲的男教師還真不相信它有這樣的效用。

還有,包裝袋上的那隻死老鼠,也畫得實在太醜了點吧。

“算了,死或不死都是注定的……”

三更半夜,把汽車停在十字路口邊,獨立坐在車裡嘆息的男人,輕輕地拆開了毒藥的包裝袋。

這裡沒有老鼠或蟑螂。男人的潔癖妻子不允許家裡的任何一個角落有讓這些小東西生存的條件,當然範圍也包括丈夫的汽車在內。

男人想毒殺的對象,是自己。

這個男人叫田思承。他今天是來這裡自殺的。半夜停在這個無人的十字路口考慮了很久,他確定自己絕對不是一時衝動才會做出如此決定。

想死的念頭,在腦子裡轉動了好幾年,就在這個夜晚,它忽然變得無比明確。

動作緩慢卻毫無一絲猶豫地撕開了包裝袋,裡面露出了一片軟軟的像是泥土般的黑色物質。

“七步就能解脫?”

如果他一直待在車裡不走的話,算個七秒就差不多了吧?田思承吸了一口氣,將帶有淡淡異味的藥泥送進了自己的嘴巴里。

無聲地吞下了藥泥,除了苦澀的感覺還殘留在舌尖上,一切感覺上就和前一秒沒有分別。

田思承靠在駕駛座上,閉上了眼睛,開始深呼吸。

忘了是從哪一個健身網站看來的資訊——三個深呼吸等於十秒,所以藥效大概在他做完了兩個深呼吸時就會發作。

至少他死前還能平靜地享受這兩個深呼吸,聽起來倒也還不錯。

遺憾的是……事情卻和他想像的有些不一樣。

才吐出了第一口長氣時,強烈的昏眩感像蜘蛛一般攀爬進了他的腦袋。男人本能地加重呼吸來緩解這種幾近窒息的感覺時,他的思潮卻像是被剪斷的電線一樣,忽然“啪”一聲斷開——

沒有折磨、沒有痛苦,他的世界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身軀變得如同羽毛一樣輕盈,在黑暗中不斷飄蕩……

但,黑暗並沒有維持很久,田思承很快又看見了光芒。

在黑暗的深度,藏著一團像是漩渦一般不斷扭轉的彩光。彩光漩渦有著一股吸力,讓男人的身軀不住朝著它飄蕩前進,直到進入了那團漩渦——

咚——

回過神來時,先感受到的是膝蓋上傳來的微微痛楚,田思承雙膝彎曲地跌坐在地面上。空氣中滲透過來的冰冷感覺讓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這裡是……”

抬起頭,在有些模糊的視線中,先見到的是無數的色彩。

那些色彩慢慢地變得清晰,周圍的環境也逐漸能看得清楚了。

這裡是像是畫廊一般的地方,牆壁上掛滿了畫。

灰色的牆壁雖然帶來了一種壓抑的感覺,但掛在牆壁上的畫卻是鮮豔奪目的童趣蠟筆畫。

“畫廊?我怎麼……會在這樣的地方?”

他不是剛剛吞服了毒藥,照理來說應該……死掉了嗎?可他現在置身的場所,似乎和所謂的“死後世界”有些不太一樣?

揉了揉額頭,感覺到自己意識尚算清醒。田思承深吸了幾口氣,起身往前走去。

拖著有些乏力的雙腳步行在畫間,田思承眉頭間的皺線不斷地深陷。

牆壁上那些畫,畫的都是蘋果。

大小不一的蘋果,紅色、綠色、紫色……甚至是彩虹色,有的帶著梗和葉子,有的被蟲子咬了一口,有的被切了一半。

童稚的筆觸極不成熟,讓每幅畫看上去都像是印象派的抽像畫,而且運用蠟筆的技巧也過於生澀,導致圖畫顯得有些骯髒。

但,在這氣氛壓抑的灰色環境裡,蠟筆獨有的鮮豔色澤也讓每幅畫都顯得無比生氣蓬勃。

“只有……蘋果的畫廊?”

田思承咬了咬嘴唇。一幅一幅看上去無比幼稚的“蘋果”,慢慢勾起了他一些非常惡劣的回憶。

關於那個女孩,還有……那幅畫的回憶。

噠——

輕盈的腳步聲驀地響起,在寂靜中顯得格外刺耳,打斷了田思承的思緒。

前方走過一個十三、四歲左右的女孩。這個女孩體型瘦小,留著整整齊齊的娃娃頭,身上穿著常見的學校制服。

在田思承的注視下,她止步在一副畫前,抬起頭似乎在看著那幅畫。

田思承只能看見女孩的背影,他不由得全身一震——

“端木同學?”田思承快步走上前,有些結巴地問道:“妳……妳怎麼會在這裡?”

女孩沒有一點反應,像是根本聽不見田思承的詢問。她舉起了白皙的手,小巧的手指輕觸在掛在她面前的那幅畫上。

女孩身前的這幅畫,和“畫廊”裡的其他畫完全不同。

這幅畫是這裡唯一用水彩塗出來的作品。畫中的紅色蘋果,鮮豔欲滴,上面還沾滿了似血一樣的刺目液體。

畫下寫著題目,就如同畫給人的印象一樣,叫《流血的蘋果》。

看著被畫得無比細緻的蘋果和鮮血,幾滴冷汗滑下了田思承的額頭。

怎麼回事?

不知道是否他的錯覺,血跡似乎在滑動,閃爍著晶瑩的光芒,彷彿隨時就要溢出了畫框一樣。

畫中的蘋果,好像真的在流著鮮血——

就在這樣的感覺浮現時,畫前的女孩忽然轉過頭來。

這一刻,田思承根本不願相信自己的眼睛。

女孩的兩個眼窩一片漆黑,眼角正在溢著有如眼淚一樣的鮮血。

鮮血從臉頰滴落到她的白色制服上,形成了兩條刺目的血線,然後再緩緩地滑到了地面上,

“啊……”

這是什麼?難道是……鬼?

愣了不到半秒,田思承回過神來就慌忙地轉身逃亡。但走沒兩步,他整個人就像是絆到了什麼,狼狽地跌倒在地面上。

腳踝被什麼東西纏住了。一股強大的拉力牽扯住他的腳,讓他沒辦法再站起來。

纏住他的,是鮮血。

女孩身上溢出來的血,不知道何時通過地面蔓延過來,形成了像是手一樣的鮮紅物體,緊緊地抓住了田思承的腳踝。

拖著像是殭屍般堅硬的腳步,女孩朝著田思承慢慢走近。她的嘴裡,不住發出了一陣陣像是呻吟一樣的古怪聲音——

“田老師,你不可以……不可以……”

女孩眼窩中的鮮血噴得越來越多,身上的白色制服幾乎就要染成紅衣。

“不……”田思承勉強維持著冷靜,但還是止不住聲音裡的顫抖,“妳也知道,我沒有存心傷害妳的意思……妳……不應該責怪我!”

田思承才吐出最後一個字,溫熱血液組成的手就攀上了他的脖子,用力地往他的咽喉掐了下去。

“老師,你不覺得很痛嗎?”女孩嘴角溢出了絲絲黑血,“我這裡,也好痛……”

女孩撫摸著自己的左胸腹,蒼白恐怖的臉彷彿化為了挪威名畫《吶喊》裡的那張臉孔,開始瘋狂扭曲。

“唔……”就像是剛剛服用了毒藥一樣,窒息的感覺再度浮現。田思承腦海裡緩緩湧現出一段記憶……

第一章 流血的蘋果(二) 加入書籤
這是發生在三天前的事。

寧靜的早上,在鴉雀無聲的教室裡,堪稱全校最嚴格的男老師,正以極為冷峻的眼神怒瞪著眼前瘦弱蒼白的少女,彷彿少女犯下了什麼滔天大罪。

“二年4班,端木願同學。”從男教師喉裡吐出來的聲音淡漠無情,根本不存在一絲對學生該有的溫度,“明年就要考高中了,居然還有閒情製造這種垃圾?”

說完這句話,男教師狠狠地把一張畫紙拍在桌面上,刺耳的聲音在安靜的課室裡造成的幾乎是雷鳴般的巨響。

被斥責的女生低垂著頭,模樣乖順地不發一語,有些過長的劉海恰好就完美地掩飾了她臉上的神情,讓人看不透她到底在想些什麼。

“端木願,抬起頭來!”男老師怒道:“妳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女生依舊沒有抬頭。她甚至沒讓男老師看見她握起來的、微微顫抖的小拳頭。同時的,她還悄悄將視線移動到桌上那張有些皺褶的畫紙上——

畫紙上,畫著的是一個形狀完美、色澤鮮豔的蘋果。

那是繪畫班的導師曾經贊不絕口的作品。

絕對不是……田老師口中的垃圾。

見女生沒有反應,男老師吸下一大口氣,兩手緊抓著畫紙的兩側,向左右拉開。

這一秒,班上的同學幾乎都屏住了呼吸。

就算是在十四歲這種血氣方剛、喜好打抱不平的叛逆年齡,也沒有一個人敢站起來,對老師這種莫名其妙的行為表現出抵抗、甚至是加以喝止。

除了因為這間學校的風紀一向不錯外,還因為這名姓田的男老師,在學生心目中幾乎是魔鬼一樣的存在。

田思承老師長得高大,相貌很英俊,雖然超過四十歲了,但保養得有如二十幾歲的樣子,而且聲音低沉具有磁性,外形可稱得上具有韓劇帥氣男主角的特質。

可就算外表再出眾,他對學生的極端嚴苛態度,只是一直強化他在學生心目中的恐怖形象。

像是他此刻的所作所為那樣,也只會一直加深學生對他的厭惡感。

唰啦——

鮮豔的蘋果被分為兩半。

男老師把畫紙揉成了兩團,扔到了旁邊的一張桌子上。

“扔到垃圾桶去!”

被如此吩咐的男生臉色慘白地撿起了紙團,戰戰兢兢地站起起來,準備按照吩咐去處理掉這些所謂的“垃圾”。

可就在這時,一直默不作聲的女生,忽然抬起頭來,怒瞪著老師。

周圍的人,尤其是最靠近她的田老師,都可清楚地看見,她的瞳孔正以不正常的方式放大,同時地她的身軀像是觸電一樣猛地顫抖起來。

“幹什……”

田思承還以為她要搞什麼花樣,怒不可遏地正打算開罵,不料女孩的身體卻忽然往前一傾,重重地倒了在田老師的身上。

田思承無法忘記當時的感覺——倒在他身上的少女,就像是一塊石頭一樣,沉重得彷彿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

俐落的切割聲音響在死寂的世界中。

唰啦唰啦地,被割開的“鮮血”散落了一地,化為了一大灘的血水。

血手都被斬斷了,也沒有任何東西再束縛住喉嚨或是雙腳了。田思承發覺自己的呼吸變得順暢起來,他趕緊大口大口地將周圍的氧氣都吸入肺部之中。

抬起頭來,鬼魅般的女孩不見了,他看見的只是一個陌生的身影——

“嗨。”

接近發育完全,但還帶著些微稚嫩感的男孩聲音,輕描淡寫地對他打了聲招呼。

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個看上去剛成年不久的男孩。

夜空般的黑色瞳孔、凌亂的黑色短髮、墨水般的黑衣黑褲,站在灰色牆壁和彩色童繪所組成的世界裡,男孩如同黑色顏料勾勒出來的形象,無比顯眼突出。

男孩手上拿著一把小刀,刀鋒上染滿了新鮮刺目的血跡。

“你……”

田思承摸著還有些酸麻的脖子,盯著眼前的陌生男孩,說不出半句話來。剛剛斬掉了那些血手,把他從危機中解救出來的,就是這把刀……這個男孩嗎?

男孩看著田思承欲言又止的樣子,無奈地撇了撇嘴,笑道:“歡迎你,第八十七位客人!”

第二章 地獄無門(一) 加入書籤
靠在灰色的牆壁邊坐下,田思承驚魂未定地喘著氣。想起自己口袋裡還放了條手帕,他用顫抖著的手把它拿了出來,擦了擦汗水。

“這位哥哥,你還好吧?”

站在他眼前的陌生男孩給他遞了罐飲料。

看似非常普通的運動飲料,卻讓田思承胸口一陣緊繃。

聽說進食了“另一個世界”的食物或飲料,就再也回不去活人的世界。

不對……他在想什麼。既然早已經決定要死了,根本不需要害怕這種事情。

田思承咬了咬牙,接過了男孩手中的飲料,打開一飲而盡。

“慢慢來,慢慢來,會噎到的啦。”男孩抿了抿嘴,不理解地看著眼前這個把運動飲料當成消愁美酒一樣狂灌的男人。

擦去嘴角溢出來的甜冷液體,田思承蹙著眉頭,充滿疑惑地看著眼前的男孩。

“你是誰?”田思承眼中有著藏不住的警戒。

“嚇?你是問我的名字嗎?”男孩把右手托在腮幫子上,眨著幾下眼睛道:“我叫十字。剛才是我救了你耶,你別那麼拘謹好嗎?

男孩的心情看上去正輕鬆愉快,跟這個詭異的世界,還有他身上陰森的打扮根本格格不入。

這樣的孩子實在太奇怪了。田思承甚至還要再三確認,這個男孩會不會只是他恐懼過度出現的幻覺,然而他幾乎可以立刻確認事實不是那樣。

“剛才襲擊我的女孩去了哪裡?”

田思承腦海裡還有很多疑問,但他忍不住先讓這個問題衝出了口。

“喔,大概怕了我,逃走了吧。”男孩蹲到了田思承面前,直盯著對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笑道:“她是被你殺死的,現在來找你尋仇了,我說的對不對?”

男孩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樣,就像是認為自己發現了最大的真相。

被那樣的笑眼凝視著,田思承的背脊掠過一絲寒意,連帶心跳也跟著猛地加速,但他表面上還是清晰而冷靜地道:“別開玩笑了,我像殺人犯麼?你怎麼會有那麼離譜的推測。”

“既然不是你殺的,那她的‘魂魄’為何死咬著你不放?”男孩又問。

“魂魄?”聽見這個關鍵性的詞語,田思承不由得心中一凜。他搖了搖頭,道:“她是……鬼魂?我也是?我果然是死了嗎……”

不過,地獄居然是個像畫廊般的地方,這還真是讓他大開眼界。

“不,不完全是。”男孩俐落地往上一跳,從蹲著的姿勢恢復到穩穩的站姿。他往周圍張望著,道:“這裡是地府和人界的交匯之處。”

“交匯之處?”

田思承的腦袋繼續打結。什麼鬼名詞啊……這是在拍電影?

“那麼,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田思承也跟著站了起來,拍掉自己腳上的灰塵,“難道這是死亡後的必經之路嗎?”

“不喔,完全不是那回事。”男孩嘆了一大口氣,道:“這是因為你還沒有完全死去。你只有部分的魂魄離開了軀體,去不了冥府報到,又回不了人間,所以只好在這個世界逗留了。聽起來很可怕對吧?”

聽了男孩的解釋,田思承簡直懷疑一切是在做夢。什麼魂魄彈出體外,想尋死地獄卻無門而入之類的,這種扯淡的設定,怎麼會發生在現實……發生在他身上?

真是的,要是這一切是做夢該有多好。偏偏他此刻的意識就是如此清醒,直接抹煞了這一點明明最合理的可能性。

“那,我要怎麼做,才能夠完全死去?”田思承原本的目的就是這個,他幾乎沒有經過任何思考就如此做出詢問。

“咦,原來你是自殺的麼?”男孩睜大了眼睛,這個新發現讓他相當吃驚。

“你怎麼知道的?”田思承冷冷地盯著男孩,甚至還流露出一絲厭惡。

田思承一向不喜歡讓別人知道他在想什麼,所以他實在不喜歡這個詭異的小鬼那一直企圖要看穿別人的眼神。

“只有自殺者才會求死嘛。”男孩漫不經心地說完,忽然轉頭望著身後的走廊,“糟了,她真的不打算放棄報仇耶。”

“什麼意思?”田思承的後背再度透過一絲涼意。

田思承才把問題問出口,周圍忽然傳來了一陣陣奇異的水聲——

啪嚓、滴答、啪嚓、滴答……就像是水果被擠壓,並不斷噴出汁液時所產生的聲音一樣。

“你看,又來了。”男孩嘆了一口氣,道:“那些會動的血啊。”

第二章 地獄無門(二) 加入書籤
牆壁上的畫,溢出了大量紅色的液體。

鮮血在地面上迅速流動,像是火山內噴出來的熔岩般不斷擴散,灰色的世界幾乎在瞬間被染紅。

紅色的液體前進的方向,是田思承所在的位置。

“可……可惡!”田思承往沒有鮮血的地方退去。但鮮血以他為中心匯聚過來,很快連最後一點讓他躲藏的空隙都即將消失。

“冷靜點。”男孩邊說話,邊緩緩地抽出了佩在腰間的小刀,

“叫我冷靜?”田思承失去耐性,怒吼:“十字……對吧?那你告訴我要怎麼做?乖乖被這些鮮血勒死?”

“如果你真的想死,那的確是個不錯的選擇。”男孩十字舉起了小刀,輕描淡寫地道:“讓這些血手弄死現在這個你的話,人世中的你就會喪失部分的魂魄,肉身自然也會死去。”

在十字說完這句話的同時,他們的面前的鮮血已化為了幾隻枯瘦血手,迅速朝田思承所在處舞動過來——

十字迎了上前,俐落地揮動小刀。

空氣中劃過了無數交錯的弧線。

刀鋒在血手間組織成了一張密不透風的大網,把周圍的血手都一一砍斷。男孩運用刀法的技巧,成熟得就像是電影中的高手。

站在如同鞭炮一般散開的刺目血滴之中,十字回頭盯著田思承,道:“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死去,不完整的魂魄就無法進入輪迴之道,結果可能會讓你化成永世不得超生的孤魂野鬼。”

“啥……”

永世不得超生?

就算田思承多麼想要尋死,就算他從來不相信投胎轉世論,就算今天說出這件事情的是個一直在胡言亂語的陌生小鬼,“永不超生”這個說法還是讓他的心裡不由得浮現一陣強烈的恐懼。

“你的意思是……如果不想永不超生的話,就只能選擇在現實中活過來?”

說出了這個他原本最不願接受的解決方式後,居然感覺鬆了一大口氣。

“沒錯,活過來。”十字的聲音中多了一些吃力感,此刻他正忙著對付另一個角度過來的血手,道:“聽聽你心裡最真實的聲音。只有靠你自己的感覺,才能找到離開這裡的方法!”

十字說完這句話時,兩隻被遺漏的血手猛地越過他的身側,往田思承的方向抓去。

田思承不是什麼動作高手,他只是個運動神經一般的成年人,在常人眼中幾近音速的血手飛速抓向他時,他連半點閃躲的可能性都沒有,就這樣被血手狠狠地抓上了半空。

“哥哥!”

十字大嚷,轉身往田思承方向衝去,可三隻血手卻在這時候猛竄過來,趁機刺穿了他的小腿。這個男孩只能慘叫一聲,狼狽地跌落了在地面上。

血手把田思承扯向了一幅畫的方向。

那幅畫就是讓田思承無比印象深刻的《流血的蘋果》。

田思承緊緊咬著牙關,身體僵硬得就像是死去好幾個小時的屍體。他已經忘了掙扎,甚至還忘了什麼叫慘叫。

原來普通人遇上這種事情時,就連基本的反應都完全失去。

回過神來時,田思承的身體一半已經進入了畫中,他感覺到自己彷彿從空氣進入水中,皮膚上傳來冰冷的感覺,還有些想要窒息。

血手要把他帶進畫中。

這幅詭異的畫裡會有什麼?比地獄更可怕的世界?

離開這個灰色的世界前,田思承真希望自己能夠進入一場永遠的睡眠,永遠……永遠不要再醒來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十字路口的秘密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6.1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