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度假第十四章

度假14
作 者
陽刃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0.05.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5
累積人氣
35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度假14資料大全
               度假第十四章 更新時間:2020.05.18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度假第十四章 加入書籤
我實在感到為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是沒多久我終於還是咬了咬牙,心中做了決定…
我道‥「這個…小姐,妳…妳請坐啊!」
她靜靜的聽我講完,卻是不說話也不坐下,只是依然背對著我,緩緩搖了搖頭。
「妳父親生病?要用錢?」
她又是緩緩的點了點頭。
我見她的樣子好像是害怕,又好像是害羞,心中不禁更是憐惜,於是我心想別
繞圈子了,乾脆還是開門見山的講吧!免得讓她繼續尷尬,於是我道‥「小姐,我知道我這樣有些唐突,但…但…是我還是坦白跟妳說吧!唉!妳知道現在的社會笑貧不笑娼,大家都為錢迷失了,人人都自私自利,誰還肯為別人?實在是令人厭惡,不…不過我看妳和別人不太一樣,妳肯為家庭犧牲,妳…妳這樣很好,可是妳要撐住啊!再大的困難總會有好的解決方法,妳…妳這麼做,犧牲實在太大了,這樣子吧!我…我不做了,但三千塊我還是給你,妳先拿回去應急,再慢慢想別的辨法,好不好?」我講完後慇勤的望著她,盼望她能說出一個讓我感到欣慰的答案。
然而她依舊是背對著我靜漠不語,我不禁感到奇怪,但不久後卻見她兩肩微微顫動,而一雙纖纖的玉手也是緊緊的握起了拳頭,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她不說話,原來她是被我感動到情緒有些激動了,我不由得雙瞳中也泛出了感動的淚光,我正想說些安慰她的話,然而她卻先開口了。
她道‥「我…我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你這個混蛋,本來我還以為你只是好色無聊而已,想不到你還這麼卑鄙。」
「什…什麼?」我真是差點跌倒,怎麼也沒想到她居然會在這個充滿人性光輝的感性時光說出這番鬼話,霎時氣得我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而且我也真是覺得莫名其妙?不瞭解她的話是什麼意思?
我抹了抹臉,深深吸了一口氣‥「小姐,我不懂妳的意思,我是真的想幫妳,妳不希罕就算了,何必出口傷人,何況妳我素昧平生,妳對我又能有什麼了解?妳怎麼可以莫名其妙的罵我好色、卑鄙?」
「哼!」她道‥「你以為我不瞭解你的企圖?你們這些臭男人個個好色如命,尤其是你更是色中餓鬼,哼!你會那麼好心平白無故給我錢?你還不是因為知道妓女不可能真的只拿錢不做事,所以你才這麼說,你這麼說的目的,根本只是想讓我感動,好讓我…為你…為你服務好一點。」
「什麼?服務好一點?」我實在感到乏味極了,沒想到她居然把我的好心想成這樣,而且也真是感到奇怪,剛才那個女將硬把我當成一個膽怯的小淫蟲,現在她又把我當成一個奸詐的老淫棍,看來我這張臉真是有一點問題,實在該去整型了,道‥「小姐,妳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而且我們素昧平生,妳怎能一口咬定我是一個好色之徒呢?」
「哼哼…」她道‥「你一直說我們是素昧平生,但是我想我們並不是第一次見面吧!」
「什…什麼?」我迷惑道‥「我們認識嗎?」
「哼哼!」她奸笑道‥「你說呢?」
我這時才突然想到這個女人從剛才開始,似乎就一直有意無意的不讓我見到她 的臉,而且她的聲音聽起來似乎也有一點熟悉,心中隱隱感到不妙‥「我…我怎麼知道?我…我又一直沒看清楚妳的臉,妳能轉過來,讓我看一看嗎?」
「好啊!」只見她輕輕應了一聲,隨即緩緩轉過身來,慢慢將頭抬了起來,讓我終於見到了她的臉。
「什麼!」我驚得一下子跳了起來‥「怎…怎麼會這樣?怪不得她說我們不是第一次見面,怪不得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熟悉,原…原來她竟是剛才要殺我的那位戴痰盅小姐。」
「怎…怎麼會是妳?」我又驚恐又迷惑‥「妳…妳怎麼這麼快就追來了?妳…妳的傷為什麼一下子全好了?」
「哼哼!」她道‥「怎麼?很意外嗎?哼哼!」她斜著嘴笑了幾聲,隨即板起了面孔,一言不發的從口袋中摸出那把我十分熟悉的掌心雷,露出一付惡狠狠的模樣,道‥「姓陽的,你真是一個渾蛋,剛剛逃過一劫就跑來旅館嫖妓,我假扮妓女,就是要試探看看是不是真的,沒想到你不但真的來嫖妓,而且還有閒情逸緻用卑鄙技倆來欺騙妓女感情,你這個色膽包天輕視女人的混蛋,看來你還真是該死,再加上你上次害我受傷、害我出醜,那就更該死。」我正是驚恐不已,而她卻已緩緩伸直了手臂,再一次將鎗口瞄向我的頭臚。
我大吃一驚,見她怒氣沖沖,只怕立時便要動手,懦弱的本性立時又流露出來, 急道‥「哎呀!您…您先別開鎗,聽我說、聽我說。」
她道‥「哼!你死到臨頭了,還有什麼話好說?」然而她話雖說的絕斷,但一時卻也並未開鎗。
「嘿嘿!」我強作笑臉‥「這…這個…話也不是這麼講啦!嘿嘿…這個…大…大姐,其…其實妳誤會小弟了,其實小弟一向是對女性同胞十分尊重的,小弟那…那敢嫖妓?而且剛才小弟一時錯手,不小心踫到了您幾下,其實小弟也是一直十分後悔的,不過看來大姐您一切都好嘛!如此看來,小弟還真是白擔心了一場,哈哈…」我牽強的講完一番謬論,自己也深知真是胡說八道,不由得大汗澪瀝的瞪著眼乾笑著,只盼望天可憐見,讓我眼前的這個厲害的女子,能夠突然腦筋打結,變得昏庸起來。
但是顯然我的希望是落空了,只見她杏眼圓睜更加生氣的喝道‥「混蛋!你死到臨頭了,還在胡說八道,真是諂媚的東西,不像個男人,下流,去死吧!」講完「卡!」的一聲叩下擊錘,眼見就要開鎗。
我想我大概是如小說的開始所言,是有一點精神分裂,此時我見到自己為了求生,又忍不住諂媚的說完一番謬論,卻終究還是難逃一死,在她開鎗前的這千分之一秒裡,我的心態又像上次一樣突然起了變化,深深的怨恨了起來,既恨命運為何這樣對待我,更對自己的懦弱陷入了一種簡直近乎自虐的自我鞭笞,感到很不甘心、很不甘心,很想在死前反抗她一下,就算不能像上次一樣把她拉倒,最起碼也要罵她幾句撈回一點。
「等一下!」我急忙大聲怒喝。
「怎麼?」她露出一付輕視的神情‥「又想出什麼下流的招式求饒呀?」
「放屁!」我怒目而視‥「誰向妳求饒,老子只是要在死前和妳說清楚,妳一而再的追殺我,口口聲聲說我該死,但是我倒是想問妳,我到底為什麼該死?妳一心要殺我,我不得不反抗,但是讓妳摔一跤,妳說我罪加一等更該死,我委曲求全對妳好言相向,妳又說我諂媚下流,請問我到底該怎麼做才對,小姐,我想妳雖然是一個混蛋,但心中或多或少也應該有一點良知良能吧!」
「你放屁!你才是混蛋。」
「妳住口!」我吼道‥「我要講、我要講完,我在臨死前向妳說這些話,就是要喚醒妳的良知,告訴妳,妳殺我根本就不是因為我有犯過什麼罪,只不過是妳怕我洩露你們的不法行為,要殺我滅口,對不對?所以妳殺我根本就是一件邪惡的謀殺,妳少給我擺出一付人五人六、理直氣壯的樣子,妳這個戴痰盅的女歹徒、戴痰盅的女混蛋,動手吧!哈哈哈…」我激動的講完話,心裡苦極了,閉上眼仰天狂笑,心想她那麼好強,一定會很生氣,一定會馬上扣下扳機殺我吧!
「哈哈哈…」我就這樣一直笑著、笑著,也許是苦到頭了,所以此時雖然死在眼前,但我卻並不怎麼怕,直到好一會兒、好一會兒,我才突然一凜,想到‥「怎麼回事?我笑太久了吧?她怎麼還沒開鎗?」猛然睜開眼,只見她果然是氣得滿面通紅,全身都在發抖,只是奇怪的是她雖然氣成這樣,卻沒有扣下板機,我正感到奇怪,卻見她又道‥「你…你竟敢罵我戴…姓陽的,你…你少得意,我告訴你,我要殺你的原因,你完全猜錯了,但我就是不告訴你,我要你做鬼都做一個糊塗鬼,總之這一切都是你這個混蛋造成的,如果不是你亂搞,逼得我走投無路,我何必殺人?你還敢罵我?你才是混蛋、混蛋…」她越講越激動,講到後來竟是語帶哽咽的越罵越大聲。
我感到更奇怪了‥「嘿!我真是受不了妳,妳要殺就快殺,說這些怪話幹什麼?妳說我完全猜錯?但是妳如果不是黑社會,妳為什麼會有鎗?為什麼要殺我?還污賴我亂搞?自己講歪理還要哭?妳尊重一下自己殺手的身份,好不好?三言兩語就被人罵哭了,像什麼話?好了,我看妳就不要再強辭奪理了,我難道說的不對嗎?妳本來就是一個戴過痰盅的女歹徒,妳說我混蛋,但妳比我更厲害,妳是一個戴過痰盅的女混蛋,哈哈…」
「你…你這個混蛋!」她怒道‥「你死到臨頭了,還敢罵我戴…好、好,我現在不殺你,哼哼…你等著瞧吧!」
「什…什麼?」我真是做夢也沒想到她居然會說不殺我了,大喜道‥「妳…妳真的不殺我?那…那很好啊!謝謝啦!我…我要走了。」轉身就想離去。
「站住!不准走。」她喝道。
「妳…妳又不殺我,我不走,要…幹什麼?」我道。
「幹什麼?」她擦了擦眼淚‥「哼!誰說不殺你,我是說暫時不殺你,哼!你敢打我、罵我,本小姐要讓你受盡折磨之後再殺你。」
「什麼!」我立時驚怒交加‥「你他媽的有問題,我看妳這個戴痰盅的傢伙是被痰盅把頭打『爬待』了吧?妳這個戴痰盅的大變態、戴痰盅的虐待狂、戴痰盅的殺人犯。」
「你…你還敢罵?」她氣得跳腳‥「你…你放屁,你才是有問題、你才是戴痰盅的傢伙、你才是戴痰盅的大變態、你才是戴痰盅的虐待狂、你才是戴痰盅的殺人犯。」
我攤攤手‥「妳再罵也沒有用啊!事實上戴過痰盅的是妳,我那有戴過?而且妳不但戴過,還拔不下來,滿地團團轉,嘿嘿!戴痰盅的傢伙,嘿…」
「不!」她氣得簡直快發瘋了,滿臉通紅、青筋暴起,猛搖頭大叫‥「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頭越搖越激烈,聲音越吼越大聲,吼到後來竟氣得連眼睛都不自覺閉上了。
「什麼?閉上眼睛?」我真是感到驚喜到了極點、迷惑到了極點,驚喜的是我已經死定了,她這樣大意閉上眼睛,豈不是送給我一個死裡求生的反擊機會?而迷惑的是她到底在搞什麼東西?她既然這麼生氣,為什麼不一鎗打死我?為什麼一直激動委屈的和我鬥嘴?如今居然還發脾氣發到忘了自已的處境,大意的閉上眼睛?她這人非常厲害我已是見識兩次了,剛才在海濱小鎮的時候,她的行為實在可謂冷靜從容深沈機詐,現在假冒妓女來殺我,更是深具心機,可是為什麼如今被我罵了幾句,她就突然變成這樣?這是因為她個性古怪?還是有其它原因?難…難道是我剛才祈禱生效,她真的變昏庸了?
我實在感到十分迷惑,但生死之際,良機稍縱即逝,這些念頭也只是一閃而過無暇多想,我不是什麼勇士,甚至還很懦弱,但此刻我死在眼前,深知自己如果不鼓起勇氣抓住這一瞬間的機會賭一賭,等她睜開眼睛就真的完全沒有機會活命了,一咬牙,趕緊飛起一腳就向她手中踢去,誰知竟一擊中的,將鎗從她的手中踢飛了出來,跌落在沙發上。
「什麼!」她猛然驚醒,又驚又怒,大喝一聲‥「你卑鄙!」舉手就向我打來。「啊…」我見她來勢凶凶,一下子慌了起來,根本不知該如何處理,一低頭,
胡里胡塗就向她頂了過去。
「哎呀!」她大叫一聲,沒想到被我歪打正著,一頭撞彈到床上,捂住肚子倒在床上。
我見機不可失,趕緊轉身,拾起掌心雷,再一轉身,正見她剛想從床上撐起身子,我忙舉鎗將鎗口對準了她的額頭。
冷冰冰的鎗管抵在她的額頭上,立時使她不敢動彈,但是她那一雙狠狠瞪著我的眼神中,卻是依然充滿了卑視與憤怒,顯然極不服氣,一付躍躍欲試、伺機反擊的模樣,委實令我望而生畏,我擔心她有所蠢動,小心翼翼向後退了幾步,直到已不在她手腳可以攻擊的範圍內方才停步。
「你殺我啊!」她怒道‥「趕快殺啊!你有種殺嗎?你殺了我,就變成殺人通緝犯,哼!」
我實在沒想到這麼容易就主客易勢了,心中正在竊喜僥倖,但聽她又想激我開鎗,怒道‥「妳不要故計重施了,我才不會再上妳的當,小姐,我希望妳好好想一想,以我現在的處境,我根本就不可能去報警,也更不想成為殺人犯,妳何必苦苦相逼?妳這樣不是逼我走極端嗎?」
「哼哼!」她冷笑了笑‥「你走極端?你少來了,你以為我不瞭解你嗎?哼!我告訴你,我來之前就研究過你了,你這個傢伙好色、無聊、自私、懦弱,你敢殺人嗎?哼!你走極端?我看你還是趕快溜吧!」
我怒道‥「妳…妳憑什麼這樣說我,我…我什麼時候好色了?妳…妳說我自私懦弱?我告訴妳,我的膽子也不算小,妳如果把我逼急了,我照殺不誤。」
「哈哈…」她突然大笑起來‥「你不好色?你不好色會叫巫鐵男幫你邀女孩子?你不好色會被我引到巷子裡?你不好色會跑到旅館嫖妓?你說你不自私不懦弱?你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當你撞了船之後,就應該坦然面對負起責任,不該為了自已的利益逃避現實,哼!你說你逼急了會殺我,鬼才相信,你這個自私懦弱的傢伙為了自已的利益,連撞船都要逃亡,你肯再多一項殺人的罪名嗎?」
我一下子愣了,只覺得她這樣指責我好色,一時之間的確很難辯駁,但就算我好色,可是我會逃亡卻真是因為沒錢賠,雖然接連兩次鎗口驚魂,我也發現自己懦弱,但是她怎能用這個理由來指責我懦弱?而且還加上一個自私?道‥「妳…妳說我好色就好色好了,不過我會逃,真的不是想逃避責住,我…我只是因為沒錢,沒辨法負責,只…只好跑了。」
「哼哼!」她又冷笑了笑‥「噢!你沒錢,沒辨法負責,所以就一走了之,可是你弄壞兩艘船又不負責,你有沒有想過那些漁民怎麼辨?你想到自己的處境,不想把問題弄得更糟,可是你弄壞別人謀生工具,那麼別人怎麼辨?你想過嗎?」
「是…是啊!」我立時有如棒喝,想到‥「那些漁民沒有船不能打漁,該怎麼辦?我…我真是沒想過。」但一時下不了台,辯道‥「可…可是我又不是故意的,而且我又沒有錢,所…所以我…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你放屁!」她怒道‥「這就是你們男人不負責的一貫藉口,明明就是逃避責任,還要裝出一付很不得已的樣子,噁心!卑鄙!」
「什麼?噁心?卑鄙?」我見她罵得難聽,雖然明知她說的沒錯,可是一時惱羞成怒,何況她自己也是黑社會,憑什麼大義相責?反唇相譏道‥「妳…妳就會說我,那妳自己呢?妳為了自己的利益,動不動就殺人,就很對嗎?」
「這…」她楞了一下,嚅道‥「沒…沒錯!殺人是不對,但是殺你這個好色無聊又自私不負責的畜生,那是為社會除害,當然另當別論。」
「什麼?畜生?為社會除害?」我見她把我犯的錯說成十惡不赦,卻把自己的惡行說的好像弔民伐罪一樣,心中真是怒極了,但是想到自己如今的處境,不由得還是抹抹臉‥「好、好,全都是我的錯,我好色、我無聊、我自私、我懦弱,我全都承認,好不好?但是就算我真的那麼混蛋,跟妳也沒什麼關係啊!妳是當殺手又不是在選老公,小姐,妳知道我現在撞壞兩艘船,逃亡都來不及了,妳就放過我,別再追殺我了,好不好?只要妳答應我,我馬上就走,絕不傷害妳。」
「哼哼!」她冷笑了笑,憤怒的神情一下子變得鄙夷憊懶‥「講了半天,結果還是求饒嘛!你還說你不懦弱,哼哼!少在這討價還價了,不敢殺我,就快滾,峱種的東西,哈哈哈…」
「我…」我怒道‥「我真是不瞭解妳,妳這樣做不是逼我殺妳嗎?」
「哈哈!好了、好了。」她笑道‥「少裝腔作勢了,小峱種,快滾吧!滾慢了,小心馬上又被我捉到,哈哈…」
「那…那妳的意思是說妳一定不會放過我囉?」
「哈哈…你說呢?哈哈…你們這些臭男人平常人五人六,其實也不過如此嘛!哈哈…」
「妳…」我真是氣得連話都講不出來,可是怎麼辨呢?殺她?我又不想,但是就算我願意忍氣吞聲夾著尾巴溜走,她一定又會像這次一樣,馬上又神奇的追來,我真是感到進退兩難,心中真是氣極了,尤其是我看到她一付得意揚揚的神情,更是讓我有一種被侮辱的挫折感,心中又像上次一樣盲目的陷入一片嗔毒之中,很想修理她、很想修理她,突然間我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武俠迷告訴我的那個不戒和尚困住他老婆的故事。
我望了望她,心中滿是即將雪恥的快感,我道‥「哼哼!妳笑夠了沒有啊!哼哼!妳如果笑夠了,就換我說話了吧!哼哼!」
「怎麼?」她停下笑容‥「你還不快滾?還想放什麼屁?」
「哼哼!」我奸笑了笑‥「小姐,妳很聰明,妳說的一點都沒錯,我真的是很自私、真的是很懦弱、我真的是不想殺人、真的是不想成為全省通緝的殺人犯,但是,小姐,妳犯了一個錯誤,一個致命的錯誤,哼哼!」
「你少來了!」她道‥「不敢殺我就快滾,少在這放屁。」
「哼哼!」我又奸笑了笑‥「沒錯,我是不敢殺人,沒錯,我是想快滾,但是妳想想我是一個自私的人,妳現在口口聲聲說還要追殺我,那麼我如果不殺妳,我怎麼能好好滾?哼哼!小姐,妳知不知道妳犯下了一個極大的錯誤,妳現在處於劣勢,也明知我不想殺妳,那麼妳就應該騙我,說妳不會再追殺我,把我騙走,先保住妳自已的性命再說,可是妳偏偏就要咄咄逼人,使人狗急跳牆。」
「怎麼樣?」她道‥「我就是要逼你,我就是故意要讓你這個好色的混蛋難過,我就是看準了你是個自私懦弱的大峱種,你敢怎麼樣?」
「哼哼!」我奸笑道‥「是,沒錯,我是懦弱,我是峱種,可是妳有沒有仔細想過,我為什麼懦弱、峱種?我這麼做還不是因為我自私,我想好好活下去,哼哼!妳一而再的追殺我,不論我怎樣求妳都不行,我都快活下去了,怎麼還會在乎會不會成為殺人通緝犯,何況妳所謂的懦弱是指我逃避責任,剛才的情形妳也看到了,我如果被逼到絕境的時候,就算妳拿鎗指著我,我也敢拉倒妳、反駁妳,我的膽子應該也不算小吧!妳想我會怕殺人嗎?哼!妳說我現在敢不敢殺妳?為了活下去,要不要殺妳?」
她的表情本來一直顯得鄙夷、傲慢,但我話聲一落,她的雙眉就跳了一下,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似乎已被我的言詞打動,一下子想通了我話中的意思,愣了半晌才結結巴巴道‥「你…你少來了,我…我才不相信。」將頭偏了過去,嘴巴上說不信,但臉上終究還是露出了驚恐之意。
我見她終於怕了,乘勝追擊「卡!」的一聲叩下擊錘,將鎗上了膛,嚇得她左眉又跳了一下。
我心中得意又繼續故作奸笑‥「哼哼!道理想清楚了嗎?從牛角尖裡鑽出來了嗎?哼哼!只不過我現在不但要殺妳,我還要…哼哼!把衣服脫掉。」
「什麼!」她大吃一驚,忙轉頭驚恐的望著我‥「你…你要幹什麼?你…你這個小色鬼,你…你要先姦後殺嗎?」
「哼哼!」我又故意奸笑了笑,喝道‥「叫妳脫就脫,問那麼多幹什麼?不要廢話,快脫。」
「不!」她悲憤大叫‥「我不要。」
「不要?」我快步走向前去,用鎗管在她額頭上撮了一下‥「不要,我現在就殺了妳,快脫、快脫。」
她不斷的望著我,臉上神情顯得即悲憤又驚恐,遲遲不肯行動,好像真的寧死不從,我見她這付模樣,心中也不禁開始擔心她這人看來非常好強,如果突然跳起來拼死反抗或是咬舌自盡,怎麼辦?
但沒想到我正這麼想,她卻終究還是十分不情願的站了起來,兩手緩緩舉向胸前,一顆又一顆的解開上衣的扣子,不一會兒,洋裝便滑落於地,而她那潔如凝脂、玲瓏有致的曼妙嬌軀也就除了三點之外,其餘均無所遁形的暴露在我的眼前。
「哼哼!」我不由得真的奸笑起來,心想‥「好強?拼死反抗?咬舌自盡?我真是想太多了。」我逼她脫衣服,本來的用意只是想屈辱她,並且把她困在房間裡,根本不是真的想強暴她,但也許是她一直十分強勢,所以此時實在令我有一種制伏悍馬的感覺;也許是她的身材實在是…唉!其實如今回想起來,更也許只是因為我是一個好色之徒,心中潛藏著恐怖肉慾和對異性生命施展權力的慾望,所以此時我雖志不在此,但心中卻不自覺萌生出一股莫名的快感,使我忍不住既得意又邪惡的猛盯著她上下打量。
她見我如此,趕緊用手遮住胸、胯,低著頭偏向一旁,神情顯得極為羞憤,不敢正視我的目光,一付待宰羔羊的模樣,已全失以往的霸氣。
我目睹此景,更是得意,心中不由得更是竄起了一股殘忍的獸慾,我似乎是忍不住真的要假戲真做了。
然而正當我面紅氣喘,但就在此時,突然間她的雙瞳中終於泛出了淚光,一顆顆晶瑩的淚珠便宛如一串串皎潔的珍珠,簌簌的滑落下來,滴在她的洋裝上,浸濕出點點的暈漬,神情是顯得那麼那麼的沉痛。
「什…什麼!」我見狀一凜,頓時宛如棒喝,慾魔遁逃!只覺得這一滴又一滴的淚水都像是滴落在我的心頭,我突然醒了過來,心中直道‥「啊!我…我在幹什麼?我…我身為孔子信徒,居然想強暴女人?何況她雖然是黑社會,但畢竟還是女人,我…我這樣逼迫一個女人,實在是太過份了。」
我看她不斷的飲泣,心中滿是歉意,但事已至此,後悔已晚,於是我道‥「好了,妳不要哭了啦!要不然,妳現在上床,把綿被蓋上。」
她突然停止了哭泣,抬起頭惡狠狠的瞪著我,但不久,還是躺上床,一言不發的攤開綿被蓋上,只是才躺下卻又開始嚶嚶哭泣起來。
我道‥「好啦、好啦!妳不要哭了啦!我現在看不到了,妳趕快把剩下的脫掉吧!」
「喂!你太過份了吧!」她突然悲憤大叫‥「你要強姦女孩子,叫人家自己脫衣服、自己上床也就算了,內衣褲還要叫人家自己脫,你…你或多或少也要使用一點暴力吧?」
我心中不耐,只想趕快結束這一切‥「好了、好了,別說廢話了,叫妳脫就趕快脫。」
她那一雙珠淚婆娑的淚眼,又是惡狠狠的瞪了我許久,才十分不甘願的在綿被中脫下胸罩和內褲丟了出來,隨即用力躺下身子,閉上眼睛不看我,只是眼淚卻還是從她的眼角一滴又一滴的流了出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度假14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20.03.1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