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度假地十六章

度假16
作 者
陽刃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0.05.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5
累積人氣
22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度假16資料大全
               度假地十六章 更新時間:2020.05.18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度假第十六章 加入書籤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模模糊糊之中我又漸漸有了意識,只是那種感覺就好像漂浮在一片深黑之中,似有似無不是很真實,我正是混混沌沌,但突然間我感到混身一陣巨痛,我猛然驚醒,睜眼一看就見到她正面對面被我壓在身下,揮動著榔頭邊敲邊罵‥「混蛋,看什麼看?還不快滾開。」隨即扭動身子拼命將我推開,翻身站了起來,走到一棵樹邊,支手倚樹撫胸喘息。
「什麼?樹?」我大吃一驚,一下子連疼痛都忘了,趕忙揉了揉雙眼,想確定自己是不是看錯了,然而定睛一看卻見周遭果然都是樹,陽光正從葉隙間垂直灑落下來,顯然時已正午,而且是在一座山上,我驚訝極了,道‥「這…這是那裡?我…我昏了多久?妳…妳把我弄到這裡幹什麼?」
她猛然轉過頭來,狠狠瞪了我一眼,怒氣衝衝快步走了回來。
「ㄟ…ㄟ…妳…妳幹嘛…」我驚道。
「你這個混蛋!」她舉起榔頭劈頭就是一陣亂敲‥「你還說,都是你、都是你、你混蛋、混蛋、混蛋…」
「嗚哇~」我痛得慘叫起來,趕忙翻身滾向一邊。
「呼呼呼~」她大口喘著氣,狠狠的瞪著我,神情凶惡,沒多久,雙瞳中竟氣得泛起了淚光,罵道‥「你這個混蛋,自從遇到你,我就沒有碰到一件好事,剛…剛才你竟敢又摸…現在好了,就算殺了你也沒用了,我們永遠也回不去了、永遠也回不去了,你混蛋、混蛋、混蛋。」
我又氣又痛,忍不住顫聲道‥「妳…妳自己把我弄到這裡來,怎麼又怪我讓妳回不去?而且怎…怎麼會回不去?等一下走下山,找到公車站不就可以回去了?妳說我又摸…可是那是在打鬥,我…我又不是故意要摸妳的,妳…妳要打人就打好了,何必再講歪理,是妳自己一直要來殺我,妳沒遇到好事,我又有什麼辦法?」
「你放屁!」她怒道‥「我敲死你這個混蛋。」講完一揮手舉起榔頭,衝到我的面前,眼見又要對我亂敲。
「哎呦!我的媽。」我嚇了一跳,趕緊站起來想躲開,但才起身榔頭卻已如狂風暴雨一般敲到我的身上,我兩腿一軟又跌坐下去,慘呼道‥「嗚哇!妳…妳這個瘋子…我到底是那裡得罪妳,妳為…為什麼一定要殺死…我…才甘心,嗚哇~」
「為什麼要殺你?」她似乎是打累了,退了一步,怒氣衝衝邊喘邊道‥「廢話!你該死的地方多了,就憑你三番兩次佔我便宜,你就罪該萬死。」
「小…小姐!」我吃力的站了起來,顫聲道‥「妳…妳倒果為因了吧!我承認自己是有冒犯過妳,我願意誠心向妳道歉,但是麻煩妳告訴我,妳到底為什麼要殺我?事實上我會冒犯妳,就是因為妳一直要殺我,我為了活命不得不如此啊!」
她怒道‥「你放屁!還說。」說著又舉起榔頭,眼見又要敲到我的頭上,我嚇得「哎呀!」大叫一聲,兩手奮力一推將她推倒,轉身拔腿就跑。
我實在是怕死這個惡女人了,我拼命的跑,大概這一輩子再也沒有比這一次跑
得更快了,直到跑了半個多小時之後,我才敢回頭查看,確定她真的沒有跟來,才停下步來,坐到一棵樹旁休息,只是一坐下,我便感到全身乏力,直冒冷汗,這時我才知道自己為了逃命居然是跑到虛脫了。
我靠在樹上,疼痛與疲勞一陣又一陣向我襲來,酸軟與慵懶一下子就在我的體內擴散開來,眼皮好重好重,實在是很想閉上眼睛小憩一下,可是此刻說不定她馬上就要追來,我怎麼敢睡?我最多只能在這停留一會兒而已,我挺了挺身子向四周打量,然而放眼望去,只見到處都是鬱鬱蒼蒼,除了樹還是樹,根本就分不清東南西北。
「唉!」我不禁深深嘆了口氣,真不知道自己是陷在怎樣的一場惡夢裡,但若真是惡夢還好,畢竟自己做了什麼惡夢自己還能清楚,但現在我除了清楚了那些讓我消沈到了極點的缺點之外,這整件事我清楚什麼呢?昨晚一番沉痛的自省,已讓我萬念俱灰,決心投案,但沒想到現在又莫名其妙被抓到這裡來了,看來光是坐牢賠錢,惡運似乎還覺得不滿意,我真不知道它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又到底要折磨到什麼時候?
「唉!」我又深深嘆了口氣,心想現在抱怨這些又有什麼用,重要的是現在又到底是什麼狀況?我仔細想想她方才的話,實在是極為古怪,她剛才為什麼一直說回不去了?為什麼說現在就算殺了我也沒用了?昨晚我按到那個怪東西之後就昏迷了,當時屋裡除了小巫沒有旁人,小巫嚇昏了,照理說應該是她把我弄到這裡來的,她怎麼會回不去?但如果真是她把我弄到這裡來的,為什麼我醒來的時候,她會躺在我身體下面?難…難道她這種人也會趁人昏迷搞性騷擾?而她連續三次追殺,非要致我於死命,為什麼把我運到山上之後,就會殺了我也沒用了?
我想到這裡正是煩嘔難耐,如陷五里霧中。
「ㄟ…ㄟ…怎麼天黑了?」而就在此時突然間層層的烏雲從遠山處批天蓋地翻將而來,周遭一下子暗了下來,沒多久晴空一變,竟又嘩啦嘩啦下起傾盆大雨來了。
「他媽的!」我見狀暗罵一聲,所謂「暴雨本是無心物,卻被衰人引出來」剛才還是晴天,現在卻突然下雨,如此反常難道真是我已衰到能左右天氣嗎?我罵完之後便趕緊起身想躲,但斗大的雨珠卻一下子就將我擊得全身溼透了,我邊走邊罵想趕快找個地方避雨,只是我走著走著,走了一個多小時,四周除了樹還是樹,那有什麼可以避雨的地方,而該死的雨卻是越下越大,我全身疼痛,又冷又累,腦子越走越紛擾,越走越雜亂,時而咒罵於眼前的暴雨、時而憤恨於纏身的惡運、時而自慚於新省的缺點、時而煩嘔於難解的迷淖,越想越消極、越想越忿恨,腦子裡不禁又開始偏激起來,實在是不想再走下去了,很想乾脆就近找個樹坐下休息,乾脆被雨淋死算了,然而就在我快要放棄的時候,突然間我雙眼一亮發現不遠處好像有一個山洞,心中大喜趕忙拔足狂奔,一頭竄了進去。
走進山洞才發覺這個山洞面積不大,但是因為山勢傾斜,洞前又有窪地,雨水
流不進來,裡面倒是十分乾燥,一走動,腳下便響起一陣陣「卡嚓、卡嚓!」的聲音,居然是堆滿了一地的乾葉枯枝,想必是經年累月被風吹進來的。
我見狀差點沒歡呼起來,趕緊收集枯枝堆成一堆,取出打火機「答、答、答!」
打火,沒多久火苗便竄升了起來,熊熊火焰一下子便為我驅逐了寒意,這時我才感到跟著董事長這個老淫棍,也不能說全沒好處,至少他為了方便活動跟擺派頭,除了叫我這個隨從要養成習慣穿西裝外,還要隨時攜帶參萬元現金和可以防風防雨的高級打火機之類的東西,而這些東西就對我闖禍以來的生涯產生了不少的幫助。
我到洞外拾回幾隻較長的樹枝支成衣架,脫下衣褲,走到洞口絞掉雨水,晾到衣架上,隨即用腳在火堆旁清出一塊地方,不管三七二十一,倒頭就躺!我實在是太累了,才剛躺下我就忍不住沈沈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大雨還是嘩啦嘩啦下個不停,我只好窩在洞裡沒有出去,一個人窩在洞裡,腦子裡不免又開始紛紛擾擾,想到自已闖下大禍,回到文明世界不是坐牢就是賠一輩子錢,心中真是萬般無味,真想一輩子都呆在這裡算了,就算不坐牢不賠錢,但我缺點那麼多,能改嗎?如果不能改,回去幹什麼?丟人現眼嗎?
只不過獨自一個人呆在山洞裡實在是很孤獨,心中放著許多迷惑,更讓我覺得很不安,何況沒吃飯益發使我頭昏眼花十分難受,所以到了下午,我的想法就改變了,決定冒雨出去碰一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找到路下山,就算是回去坐牢也比呆在這裡好,要不然最起碼也要找一點東西回來吃。
我掙扎著走出洞外向林深處邁去,只是沿途走來別說找不到路下山,就連一隻野獸也沒看到,聽到樹上有鳥叫卻捉不到,舉目所見的植物又不知那一種能吃,結果在森林中跌跌撞撞了一個下午,不但是路和食物都沒找到,滿地糾纏的籐葛以及泥濘還使我步履維艱,跌了好幾跤,而滂沱的大雨更是為我本已虛弱的身體再增上一份惡寒,飢寒交迫使我意識逐漸模糊,混身難過到了極點,實在沒有體力再繼續尋找下去,無奈下為了活命,只好胡亂抓了一些螳螂、蚱蜢之類的昆蟲帶回去權充食物,草草結束這次行動。
我脫下上衣將昆蟲包好,便提著包包,循來路回洞,一路上我昏昏沈沈、跌跌撞撞,幾乎是一點一滴強迫自己壓榨出殘餘的體力才能走下去,而包包中的昆蟲偏偏又拼命亂跳,使我必須更費力才能將包包抓住,心中悲苦不已!想到學生時代看英國作家狄福寫的魯賓遜漂流記,感覺香蕉、葡萄、兔子之類的食物在荒島上幾乎是俯拾即是,好像離群索居似乎是一件滿富足滿浪漫的事情,使我有好一陣子也有無政府主義傾向,但是輪到我流落深山,淋到混身溼透費盡全力卻只能抓到這些噁心的昆蟲來吃,我發誓只要有機會,我一定要把這個姓狄的騙子幹掉。
我正是精神渙散,滿腦子胡思亂想自怨自艾,混然沒有注意到走錯路了,徒自劈荊斬棘,一歪一瘸又嘀嘀咕咕邊走邊罵,只是走著走著,突然間我混身一顫,猛然清醒,一轉身,趕緊躲到身旁的一顆樹後,因為我看到戴痰盂小姐就坐在前方不遠處的一顆樹下。
我伏在樹後,嚇得心跳時快時慢,砰砰作響,很怕她已經看到我了,然而過了好一會兒也沒動靜,我忍不住伸出半個頭向她望去,只見她依然還是坐在原地一動也不動,根本就沒發現我,我偷偷打量她,只見她髮絲散亂,低著頭靠著樹,叉開兩腿頹唐的坐在地上,不但混身溼透沾滿泥濘,而且一隻腳還沒穿鞋,看起來十分狼狽,簡直就像是已經掛了。
我實在訝異,她在搞什麼?難道她從昨天到現在就一直坐在樹下避雨所以才會弄成這樣嗎?那麼她真是沒有說謊?真是跟我一樣流落荒山回不去?可是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我想到這裡,雖然明知還是少惹她為妙,最好還是馬上轉身就溜,但心中實…實在是忍不住想過去看看,於是我轉身在身旁的樹上折下一支較粗的樹枝防身,閃出樹後向她走去。
我躡著腳走著走著,直到她面前五步之遙才定下身子,只見她依然是握著榔頭低頭坐著,混然對我的出現沒有反應,我在她積威之下,一時不敢造次,許久才道‥「喂!妳…妳坐在這裡,幹…幹什麼?」
然而她卻沒有任何反應,我怔了一會兒,咽了一口口水,鼓起勇氣用棍子在她肩上撮了一下,沒想到她居然被棍子一撮,就向一旁倒了下去,竟好像是真的已經掛了。
「啊…」我嚇了一跳,考慮了好一會兒,才戰戰兢兢伸出手指到她鼻下。
微弱的熱氣若有若無滑過我的手指,看來她並沒死,我噓了一口氣,再一觸她的額頭感到十分燙,看來她真是因為淋雨淋到感冒發燒而不支昏倒了。
我怔怔的望了她好一會兒,心中委實紛亂,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現在該怎麼辦?是離開?還是救她?我考慮了好一會兒,但最後我終究還是決定救她,一把拉起她的身子,扯下她手中的榔頭丟到一邊,將她背了起來,打定方向一歪一斜的向回洞之路走去。
唉!朋友,行文至此,我想您一定很訝異我怎麼會救她?其實這個問題別說我當時模模糊糊,事實上一直到今天,我在心裡還是一直反覆問自己,我當時怎會這麼做呢?
當然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我當時心中充滿那麼多迷惑,而這一切迷惑的答案顯然也唯有她知道,所以我會救她彷彿是我在心中隱隱希望能藉此抓住這唯一能解除迷惑的機會,但…但是理由真的只有這麼多嗎?
憑良心說,她除了個性凶暴古怪之外,實在是一個很美麗的女人,我對她的美麗印象一直很深刻,而當時她狼狽的模樣,看起來又分外可憐,所以我會救她,會不會是因為我雖然深深厭惡自己性格中的好色,但事實上缺點乃是與生俱來的,並非是後天造成的,這種受基因密碼鎖定無可改變的根性會使我固然厭惡,然而一旦受到誘惑卻又會像飛蛾撲火一般不自覺受到吸引?見到落難的女人就會產生一種想藉由保護來博得好感的盲目衝動?更何況有人說,這世上有不少人在兩性關係中是有虐待狂與被虐待狂的變態傾向,因此我會救她又會不會是因為我不但好色,而且還好色到這種高階層次,所以在我的潛意識中,已經對這個一直打我殺我的惡女人產生了一種連自己都不清楚的奇異感情呢?
只是時至今日,我都無法確切弄清楚這些我在事後推論出的假設是不是我當時會決定救她的潛在因素,唉!如果是的話,那我不但真的好色、高階好色,而且缺點也確是先天賦予且根深柢固的沉痾,不但不能歸咎於後天,而且想改也改不了了,不過有一點倒是能夠確定也令我十分自豪的,那就是誠如小說的開始所言,我是一個講究儒家思想人本主義,非常注重人權的熱血臺灣青年,正因為如此,我怎麼可能見死不救,而將一個高燒昏迷的女人獨自拋棄在大雨滂沱的深山之中呢?
許久之後,我終於吃力的將她背回了山洞之中,如釋重負「碰!」的一聲,將她半摔半放到地上,兩腿一軟便跌坐在一旁喘息,良久才回過力來,忍住酸痛勉強站起來拾取枯枝重新升起火,再將昆蟲串成幾串,插在火堆四周,隨即絞乾衣褲晾起來,坐回火堆旁取暖,只見幾隻昆蟲還在踢腿掙扎,而她依然是昏迷不醒,我實在是透支過度了,望著望著只覺眼前所見越來越朦朧,沒多久我就胡里胡塗睡著了。
再醒過來時,周遭已是一片漆黑,顯然時已入夜而枯枝也已燒盡了,我摸出打火機,就著微光拾取幾支枯枝升起火,沒多久,洞中就又恢復光明。
火光中我見到她依然是昏迷不醒,而且表情看來十分痛苦,混身都在顫抖,我
走過去摸了摸她的額頭,感覺似乎比白天時還燙,這時我才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將她救了回來,但是現在該怎麼處理呢?想到她一直打我、殺我,真是令我感到
十分憤恨,而且把她救活之後對我有什麼好處?難道她真的會乖乖告訴我一切的真相?但是望著她美麗的臉孔顯得如此痛苦、如此憔悴,我的心裡卻又有一種莫名的奇妙感覺,似乎是不自覺的在為她感到難過、感到憐惜,很怕她會就此香消玉隕,孤寂的病死在這荒山野嶺之中。
「唉!」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心想‥「算了!別那麼小氣自私,救人救到底,她現在這麼可憐,還是想辦法救救她吧!」但是怎麼救?背她尋路下山求醫?可是現在外面還在下雨,她已經病到昏迷了,再淋雨會不會死的更快一點?何況今天白天一下午都沒找到下山的路,現在天黑了豈不是更難找?可是如果就這樣任她自生自滅,什麼都不為她做,行嗎?
我正是憂心充充,不知該如何是好,突然間洞外吹入一陣冷風,立時吹得火焰忽前忽後搖晃起來,我著實打了個冷顫,縮著身子不斷用手到處搓揉,忽明忽暗中見她也是冷得將身體捲曲起來,本就顫抖的身體也更是抖得厲害了。
「啊!對了!」這時我才想到‥「她會冷,我真是笨,她從剛才就一直在發抖我怎麼就沒想到她會冷?她現在從頭到腳混身都溼透了,就像泡在水裡一樣,洞口又偶而會有風吹進來,怎麼會不冷?怪不得她一直昏迷不醒,沒有起色,可是怎麼辦?我又沒辦法把洞口堵起來,更不可能讓她的衣服馬上變乾。」
突然間我想到‥「啊!對了,我的衣服已經快晾乾了,我可以幫她把溼衣服脫掉,換上我的衣服啊!」
「啪!」我想到這裡,不由得拍拍臉,暗道‥「我為什麼又想到這種主意?我既然深刻慚愧於自己的好色,這一次我為什麼又想到這種色色的主意?真的是別無選擇?還是因為缺點是天賦的根性改不了?何況我如果這樣做,算不算乘人之危?她醒來之後,又豈會善罷干休?」
我忽然想到這個兩難的問題,一瞬間只感腦筋打結難以決斷,我寞寞的回到火堆旁坐下,隔著火光望著她,怔怔的一串又一串吃著串燒,心中莫衷一是,一遍又一遍問自己‥「要不要做?要不要做?」許久都是舉棋不定,煩惱到連額頭都流下汗來了,混然忘了口中嚼的是噁心的昆蟲。
只是這期間她的眉頭也愈皺愈緊,口中斷續呻吟,表情越來越痛苦,簡直就像離死不遠了,而熊熊的火光跳躍著在她臉上閃動著一陣又一陣時暗時明的流光,
更是為我的心裡增添了一股古樸神秘的壓力,我見此種種,終於感到忍受不了了,猛然起身,擲蟲嘆道‥「唉!罷了、罷了,孔曰成仁孟云取義,長嫂溺水,都要從權相救,何況現在這種情形呢?她本來就以為我是一個好色之徒,再讓她
多誤會一次又有什麼大不了,我現在如果再冬烘不救她,她恐怕就快沒命了。」
我想定之後,飛快的繞過火堆衝到她面前,顫抖的將雙手伸向她的胸口,笨拙的一顆顆解開她上衣的扣子,不一會兒,她那潔如凝脂的酥胸便又再次呈現在我的眼前,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解開女孩子的胸扣,我的心跳的簡直就像快從嘴巴裡吐出來一樣,我趕忙閉上眼睛不要看,快速搬動她的身體,一陣上下其手,沒多久便除掉了她全身的武裝。
我走到洞外就著落雨洗盡她衣服上的泥濘,擰乾後回到洞內,狠狠閉上雙眼,一咬牙飛快的用她的上衣幫她擦去身上的水漬,心中告訴自己‥「我真是在幫她、在幫她,不是好色、不是乘人之危…」但是我的手掌隔著布料游走在她玲瓏有致的嬌軀之上,混身卻依然感覺宛如遭受火焚,尤其是當擦拭帶動起她的椒乳顫動,忍不住暴睜眼,只見乳尖上那兩小圈好可愛好可愛的微暈就好像兩小塊晃動的草莓布丁,那漂亮的粉紅色是顯得如此聖潔卻又妖冶,更是使我忍不住產生了男性的生理反應,巴不得一口把它含到嘴裡狠狠吸上幾口,想到自己經不住這有如煉獄一般的煎熬,心裡高舉義幟而生理卻又有如此下流反應,我懊惱的暗罵一聲‥「畜生!」,眼淚不自覺奪眶而出。
終於不久後,我有如和尚撐過魔考一般,為她擦乾身體,換上了我的衣服,又
將她的衣服晾了起來,取下一串串燒上的昆蟲,塞進她的嘴裡,搬動她的下額幫她咀嚼,直到見她嚥了下去,我才有如虛脫一般靠著岩壁跌坐下來,混身大汗,
心裡好不舒服好不舒服,雖然心裡一直告訴自己這樣做是為了救她,但是想到自己方才的下流反應,又不禁反問自己真是這樣嗎?更何況未經她同意就顫自冒犯她的身體,更是讓我感覺自己就好像是做了一件天大的壞事一般充滿罪惡感,久久難以釋懷。
我捲曲坐在洞中的一角,隔著火光怔怔的望著她時而蹙眉、時而切齒的面容,那一瞬間不知道是不是我心中的罪惡感在作祟,感覺佔了她的便宜欠她些什麼?還是女人痛苦的樣子本來就容易吸引男人,抑或是根本只是因為我在深山中混了兩天,頭腦搞的不太清楚了,突然間我的心裡完完全全佔滿了關懷她、憐惜她的樸素感情,全心全意盼望她能夠趕快渡過這場危厄,不僅全然忘了和她之間的仇恨,更沒再考量她醒後會不會善罷干休?會不會再打我殺我?
滂沱的大雨依然是淅淅瀝瀝的下個不停,而洞口垂掛著的水簾更是將洞裡洞外
區分成兩個迥然不同的世界,那一整晚我就著溫暖的火光,耳際迴響著機械般的雨聲,我的心裡雖然還是充滿了消沈、迷惑和不安,但對於她,我只感到除了柔軟還是柔軟,時而為她拭汗,時而來回踱步,直到她沈沈睡去不再呻吟,我才靠在岩壁坐下繼續守護著她,只是漫漫長夜忍不住半睡半醒,不知不覺中已是晨光微熹,過了一夜。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度假16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20.03.1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