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度假第十七章

度假17
作 者
陽刃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0.05.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6
累積人氣
20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度假17資料大全
               度假第十七章 更新時間:2020.05.18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度假第十七章 加入書籤
未滿十八歲者不得瀏覽
清晨的寒氣令我不自覺捲曲起身體,迷迷糊糊之中我似乎聽到她又在呻吟,我猛然驚醒,奔到她的面前,只見她兩眼半睜半閉,口中喃喃直道‥「唔…水…水…」
我摸了摸她的額頭,知道她的燒已經退了,心中大喜,趕忙奔到洞口掬水灌到她的嘴裡,她似乎渴極了,連續喝了五次才不喝了,我跪在她身旁,為她擦了擦溢出口的水漬,問道‥「妳現在感覺怎麼樣?好一點嗎?」
她緩緩的轉過她那無神的眼眸望向我,也許是大病之後心神散亂,她竟怔怔的望了許久,才發現眼前的人是我,兩眼暴睜,驚道‥「怎…怎麼是你?你…你要幹什麼?」邊講邊掙扎著想要爬起來,卻又半天撐不起身子。
我輕輕的按著她的肩膀將她推了回去,道‥「妳不要緊張,我不會害妳的,妳
現在病才剛好,還是再躺一會兒吧!」
她閉上眼睛將頭側到一旁,緊蹙雙眉,酥胸喘動,過了許久才邊喘邊道‥「你…你把我弄到這裡來幹什麼?」
我道‥「什麼幹什麼?當然是救妳囉!」
「什…什麼?」她驚訝道‥「你…你救我?你會救我?你為什麼要救我?」
「啊!這…」我一時之間倒是被問住了,事實上您知道關於這個問題時至今日我是搞不清楚答案的,我很想告訴她,我救她是因為我有太多太多的疑問想問她,只是那一瞬間,話到嘴邊卻又欲言又止,心中紛擾雜亂,不僅是模模糊糊的感覺這似乎並不是我救她唯一的答案,這樣講似乎不誠實,而且還產生了一種奇異的感覺,只覺得自己在內心深處雖然明知和她有仇、她很神秘、很危險,但卻又忍不住想藉此機會和她改善惡劣的關係,很不想讓她認為我是因為有什麼目的才會救她,我怔了半晌,才結結巴巴道‥「這…我…也不知道,總…總之我見到妳的時候,妳已經昏迷了,而且還在繼續淋雨,我…我總不能視若無睹見死不救,讓妳一個女孩子獨自在荒效野外淋雨淋到死吧!」
「哼!」只是沒想到我話聲才落,她就突然「哼」了一聲,拼命又想撐起身子。「啊…」我自認自己這番話並沒有什麼不妥,見她這麼激動,嚇了一跳,不自
覺將她又推了回去。
「你放開我!」她氣得連聲叫罵‥「放開我、放開我…」
「好、好。」我連忙縮回手‥「我放開、我放開!妳…妳放心啦!我真的不會害妳啦!妳…妳現在病還沒有完全好,我…我看妳還是先不要激動,好好休息一下比較好。」
「哼!」她怒道‥「你少在那裡假惺惺裝好人了,我一直要殺死你,你難道一點都不恨我?你就不怕我醒來後還會要殺你?我告訴你,我即然被你抓住了,你要報復我的話,就直接來吧!少在那裡胡言亂語的繞圈子搞鬼計,把自己說的那麼偉大,你以為我還是小女孩,三言兩語就被你騙到感動嗎?哼!」她在講這些話的時候顯然是既氣憤又吃力,講完立即閉上眼睛,喘得更是厲害了。
「什麼?搞鬼計?」我感到一下子堵了一口氣,沒想到自己一番辛苦,卻被她說成搞鬼計,但仔細想一想,要怪誰呢?我和她是曾經三次惡鬥的仇人,我突然這樣也怪不得她不信,我抹抹臉,道‥「小姐,我知道我這樣做的確是很唐突,妳會感到意外其實也很正常,但是我真的只是想救妳,我沒有想搞什麼鬼計…」
「你少來了!」她倏地睜開眼睛,打斷我的話‥「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花言巧語鬼鬼祟祟,尤其是你,你會無原無故救我?鬼才會相信,我告訴你,我還是那句話,你要報復的話,就盡管來吧!你要是想搞什麼鬼計,那你是白費功夫。」
「我為什麼要搞鬼計?我…」我道。
「好了!」她吼道‥「混蛋的東西,你不用再說了。」
「什麼?混…蛋東西?」我實在感到窩囊極了,她為什麼一定要堅持我是在搞鬼計?還罵我混蛋?我在她心裡真的這麼壞嗎?我畢竟太年輕,還很孩子氣,忍不住又升了火氣‥「小…小姐,妳真是很奇怪,事實擺在眼前,我明明就是在救妳,妳為什麼一定要說我是在搞鬼計?妳為什麼一定要把我想的那麼壞?我現在搞鬼計對我有什麼好處?」
「你放屁!」她怒道‥「你還好意思說我為什麼把你想的那麼壞?你這個好色無聊自私懦弱的混蛋,你要我相信你會救人,你不是在搞鬼計,你想想看你自已的所做所為吧!」
其實我心裡也覺得她指責我好色無聊自私懦弱並非無的放矢,事實上朋友,您知道的,自從那晚我被她指責出這些缺點以來,我的心裡就一直感到慚愧、挫折,但也許我真是無可救藥,所以行文至此,我雖然承認缺點也沒在文中提及,但內心深處其實是一直隱隱又有一股很小很小的聲音在為自己和她虛擬辯駁的,此時聽她又觸及痛腳,而我心中又本已有氣,終於忍不住惱羞成怒將這番強辯對她吼了出來‥「我的所做所為又怎麼樣啊?妳為什麼一直要說我好色無聊自私懦弱?是!沒錯,我曾經請巫鐵男幫我找女孩子,但是那又怎麼樣呢?一個年輕男孩子想邀女孩子一起去玩,有什麼不正常?難道這樣就算好色?這樣就該讓妳理直氣壯的殺死?再說…」
「你鬼扯!」她吼斷我的話‥「講得那麼好聽,你真的只是想請她們一起去玩嗎?哼!我看你是想學你們董事長一樣在海上欺侮女孩子吧!」
我怒氣衝衝正想反駁,但陡然一驚‥「妳…妳怎麼會知道我想學董事長?這件事只是我自己幻想而已,妳怎麼知道?」
「哼哼!」她泠笑了笑‥「你不要管我為什麼知道,你承不承認有這回事?」
「我…我承認。」我道‥「不…不過那只是幻想啊!別說小巫沒邀到女孩子,就算他邀到了,憑我一個窮小子,沒錢沒勢能給人家什麼?人家為什麼要甘心讓我欺侮?那充其量只不過是一個幻想罷了,小姐,我承認自己不該有這種邪惡想法,我現在心裡也很後悔,但我不是聖人,我不可能一輩子不犯錯,何況那只是天馬行空的幻想而己,難道妳從小到大都沒有過邪惡的念頭,從來沒有性幻想?」
「啐!」她本來正是怒氣衝衝,但聽我一講完,便啐的一聲,兩頰一紅閉上了眼睛,似乎是聽我詢問她有沒有性幻想,令她一下子也感到不好意思,我也感到自己是失言了,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的這番話似乎效果很大,竟使她閉上眼睛後不但沒再回話,而且憤怒的的神色還一下子就暗淡下來。
我見她神情豹變,不禁也感到奇怪為什麼一談到性幻想她就變成這樣?難道她在這方面有什麼特殊的缺憾?但激辯之中火氣正盛沒有深究,繼續道‥「再說被妳引誘到小巷子和到旅館嫖妓這兩件事吧!妳曾經用這兩件事來指責我好色,可是妳有沒有想過一個正常的男孩子接受女孩子的搭訕有什麼不對?不接受才是傲慢沒禮貌吧?嫖妓更是被妳和那個女將一起強迫的,妳說我闖了禍不負責是自私懦弱,沒錯!我承認,可是我知道自己做錯了,正想去投案,卻又莫名其妙被妳捉到這裡來,小姐,你知不知道,這兩天我除了吃了幾隻昆蟲之外,什麼都沒吃,身體難過的不得了,我之所以會救妳,完全是因為我是一個人,我不忍心眼睜睜看妳死,所以才會不念舊惡又不顧妳醒後會不會再殺我,費盡全力把妳背回來,昨晚為了守護妳又一夜沒睡好,妳不感謝也就算了,還說我搞鬼計騙妳,我請問妳,此時此刻我流落荒山,餓都快餓死了,我救妳有什麼好處?還要騙妳幹什麼?反倒是我想問妳,妳到底為什麼要殺我?我到底犯了什麼罪?何況這其中有太多太多的事情令我不明白,比如說妳為什麼要把我弄到這裡來?妳為什麼會知道我腦中的思想?妳能不能告訴我?」
其實我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心裡一直在猜想她會不會聽到一半就睜開眼睛大發脾氣不讓我說完,然而沒想到她卻一直靜靜的聽著,不但沒發脾氣,而且原本就暗淡的表情還越變越古怪,好像是聽了我的話之後,令她感到很煩惱很沮喪,一直緊緊皺著眉頭,似乎正在思考著什麼重大的難題。
我見她半晌不說話,道‥「喂…喂!妳…說話啊!妳幹嘛不說話?」
然而她不但沒回話,更索性將身子側了過去面向岩壁,我正感到莫名其妙,沒多久,竟見她又嬌軀顫動,微微發出了飲泣之聲。
「啊…啊?」我沒想到她居然會如此反應,一時之間倒是愣了,我怔怔的望著她,只見她髮絲散亂又穿著一身肥大的男人衣服,背對著我抽抽噎噎,看起來真是十分可憐,一反之前她在我心中所建立的強悍印象,我一下子又洩了氣,心態又憂柔起來,柔聲道‥「對…對不起啦!我只是想跟妳解釋清楚而已,沒想到不知不覺就越講越大聲了,妳…妳不要哭了啦!我…我不是故意要這樣的。」
「嗚嗚…」然而她只是一味哭著,似乎對我的話置若罔聞,我呆了半晌忍不住觸了觸她的肩膀‥「妳…不要再哭了啦!」
「你不要管我。」她吼道‥「你走開,嗚嗚…」
「是、是!」我忙道‥「我不管妳、我不管妳,我走開、我走開。」講完隨即站起身來,傻兮兮立在她的身旁,忍不住拼命搓手,真是感到尷尬極了,真盼望能趕快結束眼前這場突如其來的鬧劇,然而她竟是越哭越上癮,哭了許久都不停止,急得我頭皮發麻拼命搔頭,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許久之後,我終於忍不住又用手觸了她一下‥「好…好了啦!求求妳別哭了,好不好?」
「不要你管。」她吼道‥「我哭死也不要你管,嗚…」
「話…話也不是這樣說啦!」我道‥「好端端的哭死幹嘛?」
「你管我。」她突然轉了過來‥「你都對、你都對,你了不起,都是我的錯,嗚…我為什麼不要哭死?我就是要哭死,你管我,嗚…」
我搔搔頭‥「我…我沒說我全對,妳…就不要再哭了啦!好不好?」忍不住又用手觸了她一下。
「你走開。」 她猛然撥開我的手‥「對!你說的沒錯,你其實罪不至死,你救我的確是對你沒有什麼好處,你了不起,你大仁大義,錯的人是我,我不該想殺人,嗚…其…其實你知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來殺人,嗚…你以為我喜歡殺人嗎?嗚…你知不知道當我知道必須要來殺你的時候,我的心裡也很徬徨,但沒辦法,我不殺你,不能解決問題啊!嗚…所以我就安慰自己、欺騙自己,認為你既然想學你們董事長一樣在海上欺侮女孩子,撞船之後又逃跑不負責,嗚…你一定是一個好色無聊自私懦弱的混蛋,嗚…告訴自己殺人固然不對,但殺你這種混蛋卻不必內疚,是在為社會除害,不論你做什麼,我也一律把它解釋成你是在幹壞事,嗚…但接連幾次…我…總之…嗚…你說的沒錯,你其實並沒有犯什麼大罪,嗚…你並沒有那麼壞,錯的人是我,我不該想殺人,一切屈辱都是我自己咎由自取,都是我想殺人的報應,嗚…」
「啊!」我又是愣了,心中實在訝異,實在沒想到她會突然說出這番話,這番話又是什麼意思?一時間只覺震驚、錯愕、迷惑、欣喜…紛紛擾擾襲上心頭,我一直以為她不論是為什麼要殺我,她本人是一個慣於殺人的殺手應該是勿庸置疑,但如今聽她這樣講,才知道她是第一次來殺人,而且看來她還為了要殺我,心中為難掙扎備受煎熬,可是即然如此,她又為什麼要殺我呢?
而另一方面我和她三次惡鬥,糊里糊塗佔了她不少便宜,她的心裡會恨透我乃是理所當然,然而如今她居然在聽完我一番強辯後,就立即改變對我的成見也坦率的承認過錯,這一點倒是令我感到十分的欣喜、欽佩和慚愧,相形之下我有缺點卻還要強辯,真是…
我道‥「妳…妳也不用太過自責啦!其實我也不是真的一點錯都沒有,何況我也沒被妳殺死,不過即然殺人令妳感到這麼為難,看來妳來殺我一定是被什麼重要的原因逼的囉?那麼妳能不能告訴我,到底是為什麼?」
她本來正哭的十分過癮,沒想到我話聲才落,她就猛然將頭轉了過來‥「為什麼?為什麼?哼!我還不是被你們這些混蛋的臭男人逼的。」
「啊!」我嚇了一跳,見她方才展現幾分柔弱姿態,但忽然間似乎又不對勁了,而且她所謂逼她的臭男人是誰?是我嗎?顫道‥「嘿嘿…您…您好像對男人很有成見,嘿嘿…不…不過我…我…」
「什麼成見?」她怒道‥「哼!你們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我忙乾笑道‥「是是是是。」
她瞄了我一眼,也許是她發覺我的樣子有些怪異,目光暗了下來,喘了幾口氣,道‥「嗯!我…不是說你,你不太一樣,你算異類。」
「什麼?異類?」我實在沒想到鬧了半天,雖然終於改變了她對我的評價,但
也只不過是被她從「混蛋、不是好東西」提昇為「異類」而已。
我抹抹臉‥「是是是是,妳說的對、妳說的對,不過妳這樣講,我還是聽不懂,臭男人歸臭男人,這跟妳要殺我有什麼關係?」
「怎麼會沒有關係?」她似乎還沒說過癮,倏地睜開眼睛,邊喘邊道‥「如果不是你們男人,我怎會弄到今天這個地步?這…」
她怒氣沖沖,顯然正想大發議論,然而她話講到一半卻突然停了下來,瞪大了眼睛盯著我反覆打量,半天都是表情嚴肅一言不發。
「啊!」我被她看得十分尷尬,也十分不解‥「嘻嘻!妳…妳繼續說啊!妳還沒說妳為什麼要殺我,一直看我幹嘛?嘻嘻…」
她冷冷道‥「你為什麼只穿內褲?你的衣服呢?」
「哎喲!不好。」我猛然吃了一驚,暗道‥「完了、完了,我居然把這件事忘了,現在怎麼辦?該怎麼向她解釋?」
但知道無法隱瞞,終究還是鼓起勇氣‥「妳…妳昨天混身溼透了,一直昏迷高燒不退,我…我怕妳…會死掉,所以就…就把自己的衣服給妳穿了。」
「什麼!」她驚得一下子坐了起來,瞪大眼睛望著我,神情真是駭人極了。
「哎…哎…」我驚道‥「妳…妳別激動!別太激動…」
「你…你…」她顫抖的指著我,隨即低下頭來,一見果然是穿著我的衣服,一把就抓住胸前的衣服,猛然一陣亂扯亂摸,動作一停立即「啊…」仰天狂叫起來,叫聲一落猛然翻身站了起來。
「你…你這個混蛋!」她指著我道‥「搞了半天,你…你都是在鬼扯,你…你竟敢又脫我衣服,還連內衣都…你還說你沒搞鬼計,原來你昨晚就已經…你說!你昨晚對我做了什麼?」眼眶中已滾動著淚水。
「沒…沒做什麼啊!」我驚道‥「就…就是幫妳換衣服啊!」
「你放屁!」她吼道‥「鬼才相信。」眼淚終於嘩啦嘩啦流了下來,飛速衝了過來,舉手就打。
「哎…哎…」我邊擋邊道‥「妳…妳不要誤會,哎呀!不…不要誤會,我…我真的只是幫…幫妳換…哎呀…」
「你放屁!」她怒道‥「你這個混蛋,我還以為你是什麼好人,你混蛋、混蛋、混蛋!」她邊罵邊打,罵到最後一個「蛋」字的時候,已經用貓爪功在我臉上抓出一百條以上的傷痕。
「哇!」我真是痛得快瘋了,忍不住奮力一推將她推倒,快步退到洞壁‥「妳…妳不要再過來、不要再過來,我昨天真是為了救你…」
「你放屁!」她狠狠擦了擦淚水‥「你這個偽君子,最壞的就是你這種人,滿嘴花言巧語,講一套做一套,你敢佔我便宜,我跟你拼了。」講完快步又衝了過來。
「哎哎…」我忙道‥「妳…妳不要誤…哎呀!」然而她卻已衝到我的面前,左右開攻狠狠用手掐住我的雙頰,使出了恐怖的掐頰手。
「哇…噢咿嗚…」我立時痛得慘叫起來,只是面頰受制,叫聲聽起來就像是嘴裡含著兩個柳丁一樣的古怪。
我和她交手已經不止一次,對於她的格鬥技可說是知之甚詳,所以此時我雖然是痛的臟腑翻轉,腦中泛白,但卻也知道她己經連續使出了兩項必殺絕技,接下來想必是更為可怕的撞鳥腿,那種中招之後錐心剌腹的痛苦真是令我想到就不寒而慄,我想到這裡也許我是太怕那種痛苦了,突然我變的神勇,一咬牙,再次奮力將她推開,轉身就跑,溜出洞外。
洞外依舊是下著傾盆的大雨,我一衝出山洞之後就拼命向前跑,腦中想的只是很怕她會隨後追來,連頭都不敢回,根本就沒想到要跑到那裡。
我就這樣跑著跑著,許久之後,我實在累的跑不下去了,回頭一看也肯定她沒有追來,我才停下來,想躲到附近的一顆大樹下休息,只是我才剛走過去,就發現樹下有一支榔頭,我才知道自己是恰巧又跑到了昨天發現她的那個地方。
我拾起榔頭,緊靠著樹幹大口喘息,方才奔跑的時候氣血翻湧還不覺得冷,但如今一停下來,嘩啦嘩啦的大雨不斷從葉隙間砸落下來淋在我的身體上,沒多久我便感到陣陣的惡寒不斷的向我襲來。
我縮著身子不斷用手到處搓揉,想讓自己暖和一點,但顯然是收效至微,沒多久我竟凍得連牙齒也開始打顫,心中不禁奇怪,昨天我出來兩三個小時,雖然也是被雨淋的十分冷,卻也沒有現在這麼冷,我現在只出來了一會兒為什麼就這麼冷?難道是我昨晚一夜沒睡身體較差?還是因為今天比較冷?或是因為我今天沒穿衣服?
只是這些問題我已經沒有精神去深究了,我呆在樹下,只覺得越來越冷,手掌觸到身上,只感到混身都是僵硬冰涼,口齒不斷的打顫,真是難過的不得了,我左思右想該怎麼辦?該怎麼辦?總不能永遠站在這裡吧?再站在這裡只怕過不了多久我就要冷死了,然而我想來想去也實在想不到什麼好主意,於是無奈下我咬了咬牙,決定再回山洞,回到山洞充其量是被她打一頓,再呆在這裡,只怕過不了多久,我就要被雨淋死了,更何況我現在又有了榔頭,不見得打不過她。
我打定了主意便往回走,此時大雨兀自未止,雷聲隆隆不絕,我跌跌撞撞的走了好一會兒,才終於又見到了山洞,然而我見到山洞,卻又不禁停下步來,心臟砰砰直跳,實在害怕那即將到來的惡鬥,我正是忐忐忑忑,但定睛一看竟發現我的衣服被丟在洞口十步之遙的地方,看來她換衣服了,我實在是太冷了,看到衣服真想馬上過去把它拾起來穿上,就算是濕衣服也好,可是…我嚥了好幾口口水才鼓起勇氣躡手躡腳的走過去,一拾起衣服就趕緊躲到一旁穿上,但沒想到我才剛穿好,便感到混身一顫,趕緊停止動作,因為我竟聽到洞中有一個男人在乾笑。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度假17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20.03.1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