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序章
一章 雨

Ever17同人-月與海的子守歌
作 者
克里斯
故事類型
同人作品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1.19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200~300
本月人氣
29
累積人氣
6013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9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9 / 9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Ever17同人-月與海的子守歌資料大全
               一章 雨 更新時間:2018.01.19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一切都起於二ま一七年五月。
  當文明世界還沉浸在高科技帶來的浪費與懶惰,當世人幾乎忘記飢餓與苦難的意義,一種致命傳染病就像上天要懲罰驕傲的人類,毫無預兆地在日本爆發,不到兩個月就擴散到全球,導致數億人──不分人種、膚色、長幼、信仰──在自己嘔出的血泊中死去。
  傳染病的名字是「TB」──Tief Blau──德語的「深藍」之意。
  隱形的死亡軍團侵略了地表所有國家,都市瞬間被屍體堆成人間地獄。為了阻止疫情擴大,各國政府決定隔離疫區,不論市民是否發病,是否帶原,任他們抱著憎恨與絕望自生自滅,導致無數隔離區如癌細胞一般,佔據各大都會的核心地帶。
  人民對國家不再信任,政府失去掌控力,更因舉國崩壞而面臨破產,就在這時,某跨國巨大企業趁虛而入,成為多國背後的實質操縱者,霸佔資源,獨攬市場,壓搾地球上殘存的人口。
  在這生命如雨水消逝的年代,人們流傳起一則荒誕不已的傳說。
  有一種人──不,一個「物種」,擁有人們夢寐以求的事物。
  不老不死。
  這不老不死的生物──或說怪物──外表與人類無異,但一手能舉起壯漢,一跳能越過卡車,身受重傷也能快速復原,任何疾病都感染不了牠們,時光更無法在牠們身上留下痕跡。相傳只要喝下牠們的血液,就能獲得永生。
  活在死亡陰影下的人們,一度陷入尋找牠們的狂熱,甚至興起擄人飲血的邪教。隨著時間過去,世人一無所獲,越來越多人相信這不過是瘋人瞎編的現代怪談。
  儘管如此,永生不死的獎盃,依然誘惑著脆弱膽小的人類。

     *

  黃浦江切開了這座城市。
  江水以東,是井然的街道與高聳的大樓。
  未來主義的大廈林立在江邊,誇耀著它們的富裕與豪華,或藍或金的燈火通宵明亮,使得星空與月光被壟斷成奢侈品。黃浦江面被彩光映照成閃動的巨蛇,誘惑每一個憧憬的來客。
  遠遠看來,這城市就像是巨大的幻影。
  江水以西,景色卻大相逕庭。
  倍受稱頌的萬國建築群如今燈光黯淡,淪為巨大的墓碑。一度令夜晚恍如白晝的飯店和商廈都被棄置,蕭瑟的風聲取代昔日的喧鬧,在死寂的街道之間嗚嗚低迴。
  這矛盾的景象,是市民如今習以為常的「日常」。
  二ま二四年──上海。
  隨著「深藍」在日本傳出第一起死亡案例,地緣接近的上海很快就面臨威脅。病毒以黃浦江西邊的醫院為核心向外擴散。隨著死亡人數以等比級數增加,人民與國家之間日益矛盾,引爆血腥衝突,向來以高壓手段聞名的政府面對連環打擊,終於束手無策,在二ま一七年七月,下令在災區四面八方架起圍牆,駐守軍隊,宣布上海浦西地區為「特別隔離區」。
  昔日光耀四海的「不夜城」,從此淪為無人聞問的黑暗地帶,法律不再有任何意義,暴力組織趁勢崛起,取代政府,牆內的百姓被國家拋棄,只能自力更生。不僅如此,在浦東「健康市民」的排擠下,不被社會接受的貧民、移民、偷渡者、罪犯、和其他被歧視者,都紛紛逃入牆內,更加劇它的失控與混沌。
  政府無心面對,市民不予尊重,放任它腐爛的結果,使隔離區成為巨大的「廢墟都市」。
  從此,人們帶著半是畏懼,半是嘲諷的心情,為這塊土地取了新的渾名。
  污穢之土、黑暗之都……


  「玄城……」
  披著黑色雨衣的女子,對落下雨水的天空喃喃自語。
  「真是骯髒的城市。」
  不過三滴雨水的時間,雨勢就增強為滂沱大雨。
  雨水像是要喚醒這條街道,以馬路、屋頂、廢車作為樂器敲出激烈的打擊樂,但不論雨勢多麼猛烈,死去的街道依然沒有一絲生機。廢棄的汽車霸佔了寬廣的道路,像是一群耍賴的亡者,宣告上海的街頭不再是上海的街頭,而是玄城的荒野。
  在這荒蕪的世界,除去角落竄動的老鼠與蟑螂,只有一道孤單的身影。
  黑衣女子踏著謹慎的步伐,在廢車之間穿梭察看。
  車輛在這幾年陸續遭人洗劫,值錢的東西──例如發動機、電子零件──早就被偷盜一空,有的連輪胎與鋼板都被取走,成為名符其實的「骷髏車」。
  她用纖瘦外表難以想像的怪力,徒手扳開汽車的前蓋、後車廂,打破僅剩的玻璃,尋找任何堪用的物品。大多時候找到幾包衛生紙就算幸運,在物料稀少的玄城,衛生紙的價值非昨日可比,倒也沒什麼不好。
  要是車內一無所獲,她會將目標轉向油箱。只見她一拳打凹油箱蓋,扯開它,再把隨身攜帶的抽油管伸進洞口──還有剩,她想著,將汽油抽進油管另一頭的塑膠筒,份量不多,連容量的五分之一都不到,但也值幾個錢。
  至於街道兩旁那些門窗破碎的商店,她早就不抱期望。它們太顯眼,在玄城被隔離的第一週就成為下手目標,如今還有拾荒者會不定時地來回搜刮,確保連一顆糖果都沒有剩下。
  她聽見街道另一頭傳來隆隆聲響,不假思索地躲到廢車後頭。
  一台貨卡車自遠處駛來,輪胎壓過垃圾和坑洞,車身上下震動,像是搖擺逛街的流氓。
  貨卡車沒有發現她,在廢車陣旁駛過,車身後半段的貨台載滿面色兇惡的「士兵」,每個人都握著一挺俄製突擊步槍。稱他們士兵算是抬舉,他們沒有制服,不隸屬於任何軍隊,而是玄城暴力組織的成員,定期在城內巡邏以維持秩序──或者說剷除異己。
  她耐心地躲藏,直到貨卡車的聲音遠離,再三確認沒有後續車輛或其他士兵,才離開掩護。

     *

  即便大半街區廢墟化,玄城依然有住民的蹤影。
  這條街不過一條車道寬,被低矮的樓房兩面包夾,兩側伸出的屋棚在上空參差交接,像是想碰觸彼此的舌頭,從縫隙中澆下唾液般的雨水。小孩子不常見到如此大雨,拿出漱口杯盛裝雨水打起水仗,幾個中年男性坐在牆邊,用倒放的塑膠籃當桌子,三三兩兩圍起來玩紙牌。
  黑衣女子提著剛蒐集的汽油,從互相潑水的兒童之間走過。小男孩不小心潑得她一身濕,但她無動於衷,寬大的雨衣使她的身型顯得模糊難辨,拉低的帽沿讓人幾乎看不見她上半張臉。小男孩有些意外,但拾荒者在玄城並不罕見,其他街民也沒有多看她幾眼。
  她以不引起注意的步伐,走向街道一隅的店舖。店舖與其他棚屋沒有太大不同,兩層樓高,外牆灰暗,和其他棚屋並排,像一塊劃了刀痕卻沒分開的豆腐。若要說特別之處,就是招牌在這黑暗之城顯得格外諷刺。
  上頭寫著──日昇雜貨店。
  黑衣女子頂著一身雨水走進開放式入口。店內堆放著各式各樣的食品,從半個人高的米袋、保存良好的罐頭、礦泉水,到新鮮的麵包都有。如果說食物等於金錢,這間店簡直是這條街的銀行。
  在食物堆成的高牆中心,坐著一個削瘦的男人。
  男人頭上無毛,身穿白色棉質背心,靠在折疊海灘椅上,一手捧著三國演義,一手拿著塑膠圓扇,悠悠哉哉地搧著風。即使下著大雨,室內依舊濕熱。
  黑衣女子將汽油筒一股腦放上櫃台,動作之粗魯,像是要找人尋釁。
  「辛苦了。老樣子嗎?」
  男人不在乎她的失禮,戴著墨鏡的臉甚至沒轉向黑衣女子,似乎早就習慣她的「禮貌」。
  他放下小說和圓扇,把黑衣女子的汽油筒收到底下,在櫃台鋪上一層報紙,再慵懶地把架上的麵包、罐頭、瓶裝水拿下來,加上一小袋花生,全部放在報紙上,胡亂包紮成一團。最後不忘拿給她一個空的汽油筒。
  黑衣女子一句話也不說,將紙團和汽油筒收進雨衣下的側背包,轉頭就要離開。
  「妳家離這兒有段路吧?」
  男人叫住她黑壓壓的背影。
  「如果妳想搬來,我可以幫妳安排,『花園』很需要修理工。」
  她聽得出男人話中的善意,但不代表她會為此駐足。
  黑衣女子再次拔開腳步,帶著像要奔赴戰場的氣勢,走進充滿敵意的大雨。
  在走到完全聽不到的距離之前,她只聽見雜貨店裡傳來一句話。
  「雨很大,慢走啊,小町。」

  一雙帆布鞋踏著遍地雨花,走過雜草叢生的石磚路。
  它們後頭跟著鮮紅色的行李箱,行李箱上躍動的橘色虎斑貓圖案,在雨中看起來,就像忍著眼淚的迷路小孩。
  帆布鞋的主人是一名少女。
  少女年約十六,留著一頭俏麗短髮,頭髮右邊夾著白貓造型的髮夾,身上穿著雪白的水兵領學生制服、水藍色的膝上短裙,左手拉著的行李箱款式童稚,和她的年紀極不搭調。
  光憑這身打扮,任何人都能斷定她不是玄城的住民。
  白衣少女沒有撐傘,任憑雨水打濕全身,她的眼眶泛紅,似乎才痛哭過一場。
  或許是太過傷心,她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暗處有人窺視。
  這條藝文商店街曾是上海的驕傲,設計師以傳統石庫門建築為底,將它重建為兼容古典與時尚風格的步行區。如今那些喧騰一時的酒吧、畫廊、露天咖啡座……都成為廢墟,櫥窗被磚頭砸破,佔領在其中的黑暗住民,紛紛向她投來警戒的視線。
  濕透的制服貼附著少女的肌膚,突顯出她發育青澀的身材曲線,她感到渾身不自在,每一口呼吸都變得濕黏沉重。越是加快腳步,視線咬得越緊,她就像被一群獵犬盯上的白兔,陣陣寒意竄上背脊。
  她拔腿奔跑,行李箱卻輾到異物,從手裡震開,她也失去平衡,在地上跌出水花。
  按著擦傷的膝蓋坐起,她回頭一看,行李箱倒在五步之遙的地方。
  當她看清楚絆倒它的東西,呼吸就像被人掐住,暫停了數秒。
  那是一隻斷手。
  切口接近手肘,血液早已流乾,破裂處露出腐爛的肌肉,蛆蟲在肌束之間貪婪鑽動。
  少女別開視線,按住嘴巴嘔吐的衝動。
  拖沓的腳步聲和搖晃的人影在暗處蠢動,她幾乎能聽見他們的呼吸聲,看見他們手裡的利刃。
  她衝上前,抓起行李箱,把一切危險拋諸腦後,逃進玄城的更深處。


  不知道跑了多遠,直到氣喘吁吁,再也抱不動行李箱,白衣少女才終於停在一間老戲院前。
  她躲到戲院的門廊中躲雨,背靠著色彩燦爛的電影海報調整呼吸。
  她蹲下,從行李箱掏出智慧型手機,按下解鎖密碼。
  雷射顯示器在空氣中投射出半透明的全息立體影像,她的手指在空中比劃,點選影像中代表地圖的APP圖示,想要知道身在何方,卻只得到一行「您所在的地區不支援地圖服務」的訊息文字。
  她揮手,讓影像返回主畫面,再以手勢將APP圖示全部隱藏,留下圖示後的桌面照片。
  照片背景是威尼斯的聖馬可廣場。
  她站在廣場中央,比現在小上十歲,一隻手給男人牽著,另一隻拿著冰淇淋。男人衣裝筆挺,沒有正眼看相機,他的輪廓剛硬,鬍鬚茂密,臉孔嚴肅又帶點兇狠,比起照相顯然更習慣對人發號施令。一位身著裙裝的女士站在兩人身旁,臉上戴著完美的微笑,似乎受過嚴格的禮儀教育。
  站在中間的少女──小時候的她──誇張地笑著。
  就像要告訴全世界,在那一天,她是最幸福的人。
  看著照片,少女哭紅的眼眶,又打轉起點點淚水。
  她蹲坐在牆角,抱住膝蓋,把半張臉埋在胸前,將手機調成手電筒模式,驅亮身旁的黑暗,帶給她些許的安全感。
  她的眼角餘光看著馬路上漆黑的水窪,就像在看自己的未來……
  這時,戲院轉角傳來男人沙啞的笑聲。
  少女彈跳起來,警戒地盯向聲音的方向。
  兩個男人伴隨潮濕的腳步聲出現在街道的另一頭,一個高瘦像枯枝,一個矮壯如河石,,他們穿著輕薄破舊的便衣,毛髮與鬍鬚胡亂滋長,皮膚沾滿灰塵與油污,笑臉咧出滿口黃牙,笑聲恬不知恥地表現出高漲的興奮。
  不祥的預感在少女心中冉冉升起。
  少女抓起行李箱,她每倒退一步,男人就踏近一步。
  濕黏的腳步聲宛如倒數計時,挑動少女緊繃的神經。
  一步……兩步……三步……
  少女拔腿就跑,男人們高喊著齷齪的字眼緊追在後。
  她衝進戲院旁的小巷,用手機照亮前方的黑暗,腦袋一片空白,只想擺脫他們,身體卻疲憊不堪,行李箱的重量更讓她上氣不接下氣,隨著笑聲越來越接近,她的雙腳越是不聽使喚,一想到接下來的命運,她終於敵不過恐懼,淚水湧出雙眼。
  「救命呀──!有沒有人──!」
  求救在玄城毫無意義,男人們輕鬆追上她,將她壓在牆邊,用淫慾激發出來的雄性蠻力扣住她的雙手。她的手機摔落,無力反抗,想尖叫,嘴巴卻被摀住,腥臭味從男人粗厚的手掌竄進她的口鼻,嗆醒她眼前即將發生的是無法動搖的現實。
  男人從褲袋掏出蝴蝶刀把玩,刀光在少女眼前飛旋閃動,他把沾有血漬的刀尖對準她劇烈起伏的胸部,佯裝要割破她的前襟,少女張大濕潤的雙眼,用動彈不得的頸部搖首求饒,男人滿足得咧開奸邪的笑臉,但還沒滿足到會放下刀刃轉頭離開。
  ──救命……!
  刀光照著少女的肌膚。
  ──誰都好……救我……!
  被摀住的嘴巴無聲嘶喊。
  無視少女哀求的眼神,男人把刀尖慢慢伸進她的前襟。
  少女閉上雙眼,咬緊牙關,任憑眼淚被雨水同化,似乎對命運感到絕望。
  四周的聲音逐漸遠離她的雙耳,她再也聽不見男人的笑聲,和自己的哭聲。
  直到一聲悶響打破所有雜音。
  男人停下手上的刀,回頭一看,發現前一秒還在身旁的同夥竟離奇失蹤──正確地說,他在背後的牆上找到同夥的身影,矮胖的身體以大字型趴在牆上,像被巨大的印章壓進磚牆,有種卡通片的滑稽,數秒後才像剝落的牆漆一樣癱倒在地,斷裂的鼻樑流得滿臉是血。
  男人睜大細小的雙目,將蝴蝶刀平舉在胸前掃視四周,除去同夥與少女,他沒有看見任何人。
  正當他要破口大罵,他的背後傳來人聲。
  「你們怎麼墮落都與我無關。」
  是個年輕女子的聲音。
  「但欺負這麼小的女生……」
  他在轉身同時揮砍,「印」在眼簾的卻是一記飛拳。
  蝴蝶刀在地上彈出鏗鏘聲響,男人連退數步,好不容易才穩住重心,他按住出血的鼻樑,瞪視豎立在眼前的黑色身影。
  女子身穿黑色雨衣,五官藏在壓低的帽沿下,聲音代替表情,道出她情緒中的冷酷。
  「我就不能袖手旁觀了。」
  黑衣女子一手扠腰,一手握拳。動作輕描淡寫,壓迫感卻大得令人難以直視。
  男人罵出一串粗話,撿起蝴蝶刀握在腰間,準備一刀刺過去。
  少女連忙撈起手機,躲到黑衣女子背後的垃圾箱旁。
  她沒有逃走,而是靜靜旁觀兩人對峙。
  雨水擊打屋瓦,垂下細密的雨簾;積水洩出水管,撞擊堅硬的路面。潮濕嘈雜的合奏佔據少女的聽覺,加上她與二人隔著一段距離,使她聽不見男人在叫嚷什麼。
  眼前景象就像百年前的黑白默片,光與影是她唯一接收的訊息。
  男人搶先動作。
  他舉刀衝向黑衣女子,刀尖對準胸口,卻見她單手輕鬆撥開刀刃,順勢將他持刀的姆指扣住,用力翻轉。少女聽不到骨肉斷裂的聲音,但男人張大到幾乎裂開的嘴巴,和像毛巾一樣逆時鐘扭擰的手臂,說明他的右臂關節遭到扭斷。
  黑衣女子一拳埋進男人的心窩,他像被釘在原地,兩眼僵直,動也不動,數秒後才口吐鮮血,跪倒在地。
  才剛製造出兩具「遺體」,黑衣女子卻是若無其事,甩了甩手。
  她轉身,發現少女還在原地,似乎感到訝異,發出無聲嘆息。
  呆立幾秒後,她向少女筆直走來,同時將面具般的雨帽揭開。
  「沒事吧?」
  冷漠卻又帶點溫柔的聲音,喚醒少女的意識。
  手機燈光讓白衣少女看清黑衣女子的面貌。
  她擁有英氣逼人的端正美貌,膚色雪白,一雙黑色眼眸既嚴厲又憂鬱,年紀出乎意料與少女相仿,最多不超過二十歲,氣質卻遠比外貌滄桑,彷彿經歷過少女無法想像的波瀾壯闊。
  暴力確實讓少女恐懼,但某種更強烈的情感征服了她的怯懦。
  ──既強悍……寧靜……又美麗……
  這一剎那,少女的內心深處毫無徵兆、毫無理由地認定:
  ──她,就是我的歸宿。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Ever17同人-月與海的子守歌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1.1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